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近现代文学 > 公笃相法

卷十三

年限限定法要诀

公笃曰。年限者。厄年之限定也。俗谓大限之年。数学名之曰厄年。一为死亡刑伤之厄。一为破败疾病之灾。皆有一定限制之年限也。其中有正厄傍厄应证厄。上篇已详论矣。此间所言者。即正受之厄年。应受之厄年两种也。其法亦从男子九数起推。女子八数起推。其定位而提前提后者。是为正受。其五行而加用者。是为傍受。其有余不足。乃天地之气候。如节令末至。气候先至。此提前之义也。如节令先至。气候末至。此提后之义也。故数学有超神接气之法。即正受应受之义也。兹特详注如下。

一.男子九岁为第一厄。提前三岁。则六岁为应厄。提后三岁。则十二岁为应厄。此为正受之厄年也。其五行之五形加推。即水形加一岁。火形加二岁。金形加三岁。木形加四岁。土形加五岁。亦有据各形而反应之者。此为傍厄。而合其九数正厄之用。此为应受之厄年也。

二.十八岁为第二正厄。提前三岁。则十五岁为应厄。提后三岁。则二十一岁为应厄。是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九数之傍厄。有顺应。有反应。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三.二十七成。为第三正厄。提前三岁。则二十四岁为应厄。提后三岁。则三十岁为应厄。此为五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九数之傍厄。有顺应。有反应。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四.三十六岁。为第四正厄。男子以此厄为最重。即以九数。转七数之关键。冬至之阳。入夏至而化阴。乃气候交易之原理。人运亦同之。盖九数为先天之乾阳。七数为后天之兑阴故也。提前三年。则三十三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三十九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九数之傍厄。有顺加而应之。或反加而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五.四十二岁。为第五正厄。提前三年。则三十九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四十五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七数之傍厄。有顺加而应之。有反加而重厄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六.四十九岁。为第六正厄。提前三年。则四十六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五十二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七数之傍厄。有顺加而应之。有反加而重厄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七.五十八岁。为第七正厄。晚运以此厄为最凶。依然是九年一厄。即阳极生阴。阴尽复阳也。提前三年。则五十五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六十一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成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而重厄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八.六十七成。为第八正厄。提前三年。则六十四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七十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而重厄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九.七十六岁。为第九正厄。提前三年。则七十三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七十九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而重厄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八十五岁。为第十正厄。提前三年。则八十二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八十八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顺加而应之。或反加而重厄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一.九十四岁。为第十一正厄。提前三年。则九十一岁为应厄。提后三年。则九十七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其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而重厄以应之。此皆应受之厄年也。

十二.八岁为女子第一正厄。先天为震卦。后天为艮卦。女子之气。化偶从阳故也。提前二年。则六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十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三.十六岁为第二正厄。提前二年。则十四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十八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四.二十四岁为第三正厄。提前二年。则二十二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二十六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加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五.三十二岁为第四正厄。提前二年。则三十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三十四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六.四十岁为第五正厄。提前二年。则三十八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四十二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女子以此厄为最重。是其八数转六数之关键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七.四十六岁为第六正厄。比为加六数之第一厄。盖天一地二。乃易经之原文。八数为双四也。四数为先天之兑阴。至此化阳。而用六数。六数者。后天之乾阳也。提前二年。则四十四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四十八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顶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八.五十二岁为第七正厄。提前二年。则五十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五十四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十九.六十岁为第八正厄。复还八数者。盖阳极而阴生。由后天之乾六。复还先天之双四兑阴也。提前二年。则五十八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六十二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二十.六十八岁为第九正厄。提前二年。则六十六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七十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合傍厄卜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廿一.七十六岁。为第十正厄。提前二年。则七十四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七十八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廿二.八十四岁为第十一正厄。提前二年。则八十二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八十六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廿三.九十二岁为第十二正厄。提前二年。则九十岁为应厄。提后二年。则九十四岁为应厄。皆为正受之厄年也。以各形加推。而为傍厄。有顺加以应之。或反用以应之。皆为应受之厄年也。

公笃曰。正厄。傍厄。应证厄。前已详载于量寿要诀中。此章复言其正受应受者。即气候相应。五形相推。定而不定。不定而定也。凡瘦露者。有提前二年三年之法。厚和者。有提后二年三年之法。其格局奇凸异凹。或外浊内清。或内浊外清。又从反加而推论之。逆其气候而反用之。其事实多应验于此。即时令有超神接气。阳顺阴逆之法故也。余考人之生死大厄。危险破败。刑伤疾苦。多应厄年。不为无因。故分正受其气候。应受其形质。女格亦同上列之法也。盖男子三数之应。乃震卦长男之气也。女子二年之应。乃坤体太阴之气也。兹将详明其原理与用法。以备采取而用之也。

部位轻重法要诀

公笃曰。部位第一法。为风后氏监定。即流年运限图。九十九个部位。乃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故缺一部。而用印堂代之。千古以此为定法。末更改也。此为运限之用。包括吉凶祸福。寿夭劳逸各项也。然地点错误犹多。而柳庄则有意颠倒其先后。混乱其紧要。而无轻重之分。又无网领之用也。余考部位轻重法。古人知之而不详言。多守秘而不宣。好学者。反覆深求。亦有蛛丝马迹。兹将经验确实。分别摘录如下。其未经考证。而无应验者。完全删除。以待后之高明。而补其不足可也。

一.两耳之运十四年。由一岁起。至十四岁止。以天城之二岁四岁。人轮之十岁十一岁。为第一组。虽部位不佳。而运亦平安。如部位厚收。而运为上上吉。天廓之一岁二岁。天轮之八岁九岁。为第二组。其部位陷弱而纹。主刑人丁而运亦平稳。如部位丰隆而厚。其运安好而为上中吉。地廓之五岁六岁七岁。地轮之十二岁十三岁十四岁。为第三组。其部位尖薄而纹。主疾病及刑克。而运亦不吉。其部位垂珠而朝。主智敏及衣禄。而运亦小吉。以第一组好则倍吉。不好亦平常。第二组好则次吉。不好亦减等。第三组好则小吉。不好则倍凶。此为初运之第一段。盛时从上列之法。乱世反此而用之。逆其气候故也。

二.南岳之运十四年。由十五岁起。至二十八岁止。以南岳十六岁。天庭十九岁。司空二十二岁。中正二十五岁。印堂二十八岁。为第一组。其部位陷弱而纹。为减等之平常。其部位丰隆突奇。为加倍之亨吉。火星十五岁。日角十七岁。辅角二十岁。边城二十三岁。丘陵二十六岁。为第二组。其部位陷削而痕为减等之不吉。其部位丰隆高突。为进机之初阶。以月角十八岁。辅角二十一岁。边城二十四岁。塿墓二十七岁。为第三组。其部位薄削陷弱。为加倍之不吉。其部位丰隆奇突。为逼迫之亨吉。此为盛世之法也。如乱世则第一组为第三组。第三组为第一组。完全相反而逆用之。加在不盛不衰之间。或治乱混合过渡之时。则以第一组为第二组。第二组为第三组。第三组为第一组。此为依次相推之法。故不合上列二法。又兼以厄年部位二法合用可也。

三.两眉之运六年。由二十九成起。至三十四岁止。以山林二十九岁。繁霞三十三岁。为第一组。其部位浓乱不足。为驳杂之平常。其部清秀修长。为离奇之发达。紫炁三十二岁。彩霞三十四岁。为第二组。其部位粗浓散乱。为减等之不吉。其部位清奇有势。为减等之亨吉。山林三十岁。凌云三十一岁。为第三组。其部位粗浓散乱。为加倍之不吉。其部位清秀细长。为平常之小吉。此盛世之法也。如衰性则第三组为第一组。第一组为第三组。完全相反而推论之。如果于盛衰之间。治乱混合之际。则依次减用以推论之可也。设有不合。则用提刚提后之法亦可也。

四.两目之运六年。由三十五岁起。至四十岁止。以中阳三十七岁。中阴三十八岁。为第一组。其部位清润充聚。为加倍之亨吉。其部位浊淡不足。为劳碌之驳杂。以太阳三十五岁。少阳三十九岁。为第二组。其部位清润充聚。为减等之亨吉。其部位浊浮不足。为冷退之损失。以太阴三十六岁。少阴四十岁。为第三组。其部位清润充聚。为平稳之小吉。其部位浊淡不足。为加倍之危险。此盛世之法也。如乱世则以第一组为第三组。第三组为第一组。完全相反而推之。如界于盛衰之间。治乱之际。则依次减等而用之可也。

五.中岳之运十年。由四十一岁起。至五十岁止。则以山根四十一岁。寿上四十五岁。准头四十八岁。为第一组。其部位丰隆耸干。为加倍之发达。财库最旺也。其部位低弱陷痕。为刑克之冷退。财星见耗也。以光殿四十三岁。年上四十四岁。左颧四十六岁。廷尉五十岁。为第二组。其部位丰隆匀配。为乘时之小发。减等之旺也。其部位低陷不匀。为枝节之遗累。纠纷损失也。以精舍四十二岁。右颧四十七岁。兰台四十九岁。为第三组。其部位丰隆匀配。为走险之小发。劳碌成功也。其部位低陷不匀。为挫折之大败。反覆大损也。此为盛世之法。乱世反用。界于盛乱之间。则依次减用可也。

六.人中之运十年。由五十一岁起。至六十岁止。则以人中五十一岁。食仓五十四岁。水星六十岁。为第一组。其部位深长厚仰。为平安之上禄。其部位窄短薄曲。为疾厄之小阻。以仙库五十二岁。禄仓五十五岁。法令五十六岁。五十七岁为第二组。其部位敦厚纹长。为平稳之中禄。其部位削弱纹短。为灾厄之刑克。以仙库五十三岁。虎耳五十八岁。五十九岁为第三组。其部位敦厚丰隆。为减等之小亨吉。其部位薄削陷弱。为牵制之大痛苦。此盛世之法也。如乱世反此推论之。如果于盛衰治乱之间。从依次减推之法也。

七.承浆之运八年。由承浆六十一岁起。至归来六十八岁止。则以承浆六十一岁。地库六十三岁。金缕六十六岁为第一组。其部位丰隆宽突。为平安之大旺。其部位薄弱陷削。为冷退之次弱。以地库六十二岁。鹅鸭六十五岁。归来六十八岁为第二组。其部位丰隆宽突。为平稳之亨吉。其部位薄弱陷削。为刑克之受制。以陂池六十四岁。金缕六十七岁。为第三组。其部位丰隆宽突。为平常之小吉。其部位薄弱陷削。主孤苦之忧愁。此盛世之法。其余如上列之法可也。

八.归来之运七年。由六十九岁起。至七十五岁止。则以地阁七十岁。颂阁七十一岁为第一组。其部位丰隆宽突。为加倍之亨吉。其部位薄弱陷窄。为减等之不吉。以归来六十九岁。奴仆七十二岁。腮颐七十四岁。为第二组。其部位丰隆宽突。为减等之亨吉。其部位薄弱陷窄。为缺点之冷退。以奴仆七十三岁。腮颐七十五岁。为第三组。其部位丰隆宽突。为平稳之小吉。其部位薄弱陷窄。为忧愁之寒苦。盛衰亦如上列之法也。

九.地支之运二十四年。由七十六岁起。至九十九岁止。则以子午卯酉之八年。为第一组。辰戍丑末之八年。为第二组。寅申巳亥之八年。为第三组。其轻重之加减。盛乱之用法。均如上列也。

古今用神要诀

公笃曰。相术一法。由来久矣。古今之气候不同。天时之人事各异。余考相法。出于轩辕时之风后氏。从数学而生相法。以生克制化。而合吉凶祸福。其富贵贫贱。寿夭劳逸。皆包括其中矣。至两周时。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灵根德行。举止动静。察其言词。观其神色。是其纲要也。如智伯灌水围晋阳。烯疵见韩魏二君。无分地之喜。有危惧之忧。其知必叛而倒戈也。如晋国大饥多盗。却雍以进市廛有利色。见人货物有贪色。见公务人员有惧色者捕之。果为盗也。至两汉时。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精神满溢。智慧灵巧。仪彩丰奇。举动异常。是其纲要也。至六朝与惰唐时。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骨格清奇。仪表雍容。言论神微。精气蕴藏。是其纲要也。至五代宋时。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形格丰突。气色明润。声音聚长。精神充足。此其纲要也。至元明时。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形格魁梧。肥识优长。精神充足而恃勇。志向超摹而耐劳。此其纲要也。至满清时。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形格敦厚而清。才智蕴藏而和。性情纯正而诚。品行清高而德。是其刚要也。现在为中华民国。相法为之一变。其用神注重。以形质锐露而威煞。乌珠玄黄而清蚓。气质刚勇而任劳。才智权诈而出奇。是其纲要也。其原理与用法。均随天道而转移。时势而变更。其形神音气之规模有定。而趋重之取义不同。兹将分类详解如下。

一.两周持相法最盛。业风监术者尤多。在两周以前。有形质部位。参以举止动静而论之。其法极简单。但据大体而立法。细则不详也。至两周时。则相法大倡明。专门之法立矣。如精神相法。气魄相法。骨质相法。灵根相法。举止动静相法。多从哲理学中转出。各有专长。而立门户尚无形格纹痕之法也。按西周行王道。东周用羁术。其用神则以其灵根如何。而知其才智。精神如何。而知其贵贱。举止动静如何。而知其容量。言词如何。而知其行为。神气如何。而知其心理及吉凶。是为当时要法也。

二.秦汉时代。相法中衰。因秦氐火焚各书。而失传也。纵有私藏者。皆断简残篇。然为时不久。至汉而成一统。经两次改革。而知风监法者颇少。用动静气魄二法者较多。另增有神气相法。筋骨相法。纹痕相法。其用神则以其仪彩如何。而知其贵贱穹通。举动如何。而知其事业大小。精神如何。而知其寿夭吉凶。智慧如何。而知其刚柔忠奸。是为当时要法也。

三.六朝隋唐时代。相法确有进步。虽一乱一治之时。中多战争。然有开辟疆土。推广版固。而有月波经相法。偏重于哲理。又有照胆经相法。偏重于灵气。皆舍形色而不载也。一行禅师。增补形神内外法。李淳风增补白鹤掌相法。至此始言形格。两周秦汉。皆无形格之法也。其用神则以其形格之清浊如何。而知其贫富。奇俗如何。而分其贵贱。仪表如何。而知其事业大小。言论如何。而知其行为忠奸。神气如何。而知其才智贤愚。是为当时之要法也。

四.五代宋时。为乱而后治。其中多割据僭号。用武之时尤多。至此相术精进。有言理。言法。言心。言神。言气色。言声音。而为全备之时。即相法之大成。有专法可稽考也。在五代时。达摩由西域复入中国。传五来相法五篇。有心神之六役法。神色之三疑法。目神之三脱法。皆精深之法也。五代未有麻衣相法三章。立理法兼用法。宋初有希夷心相篇一章。立善恶因果法。其用神则以形格丰突。其人精健而有专长。气色明润。其人发达而乘时机。精神充藏。其人智慧而名禄。声音聚长。其人安定而完善。以此分别其事业大小。认定其富贵福泽。此为当时之要法也。

五.元朝明代。为用武时居多。其发达也暴而速。其立身也危而暂。一为苛法之逼迫。崛起走险。一为破格之选拔。因时济用。当时有水镜相法之伪书。有柳庄相法之离奇。皆据枝节一偏之说。不及上列各法远矣。其用神则以形质魁梧。其人雄健多谋而服众。胆识优长。其人刚毅勇为而有决。精神充足。其人果敢有恒而恃勇。志向超群。其人任劳负责而有智。以此分别其事业。认定其贵权。此为当时之要法也。

六.满清时。为升平时多。用武时亦多。拓地数万里。交通达于全世界。有大清神监。衡真相理。铁关刀。燕山集。兰陵集。王氏监。相法须知。相法捷要各书。半为想像之说。而失真面目处尤多。其用神则以形格清厚。其人为厚福而大器。才智蕴藏。其人多谋而高节。性情纯正。其人守义而尽职。品行清高。其人立德而镇静。以此而考其富贵事业之大小。是为当时之要法也。

七.中华民国为民主时代。国法律时有改革。全国重心时有迁移。首重富业。贵名次之。则有西法之手相学。骨相学。人面相学。新法之相法大观。其学说支离。更不及上列各法远矣。其用神则以形质锐露而有威煞。其人奔驰发达而权重。鸟珠玄黄而清蚓。其人阴险冒险而刚勇。气质刚躁任劳。其人偏长而坚持到底。才智权诈出奇。其人残忍而好胜贪功。以此而分别其事业大小。盖因时势使然。天道成之。是为现代之要法也。

相法成绩说

公笃曰。相法为知人术。观人之仪表。可知其富贵贫贱。即麻衣谓首查其形是也。观人之神采。可知其寿夭贤愚。即麻衣谓次查其神是也。观人之气色。可知其吉凶祸福。即麻衣谓再观其气是也。听人之声音。可知其喜怒善恶。即麻衣谓又听其声是也。观人之纹痕。可知其刑克挫折。观人之筋络。可知其劳碌安闲。观人之骨质。可知其禀受厚薄。观人之血液。可知其疾厄子女。观其两眉知人环境忧乐。观其两目知人刚和诚诈。此为精确之纲要。又在持监者眼力能认定真伪之分。清浊之别。内外之用。加减之合也。如毫厘之纹痕。尘点之细影。皆宜注意焉。其中最难分者两种。即形质之目神。气色之红色。兹特分别如下。

一.凡观人之形质。惟目神最难。其他皆容易辨认也。盖目长不过一寸。宽不过五分。其目形分十四种。目神分三十一种。目露分四种。神变分五种。转机分二十种。共成七十四种。上篇业已分载矣。加进一层论之。尚有五大种。可以包括上列七十四种也。一为充足有余之眼神。二为浮淡不足之眼神。三为藏真似俗之眼神。四为浮假似真之眼神。五为易位兼并之眼神。则化而为三百七十种眼神矣。如能分别种类的确。则专用合用均易。其他部位形质。皆迎刃而解。则到十分成绩矣。

二.凡观人之气色。惟红色最难。其他皆容易辨认也。其红色有五种。红而鲜明者为红色。红如猪肝者为赤色。红而最淡者为紫色。红色不足。紫色有余。为躁色。红而粉光者为绦色。皆在浓淡轻重中分之。尚有浮沉定三色。包括上列五色。则化而为十五种矣。其远看有此色。近看无比色。是为浮色之认定法。故有红浮紫浮赤浮躁浮绦浮之各色也。远看无比色。近看有此色。是为沉色之认定法。故有红沉紫沉赤沉躁沉绦沉之各色也。远近看之。均有此色。是为定色之认定法。故有红定紫定赤定躁定绦定之各色也。如能详细分明。则到十分成绩矣。

三.形格之五行。为相法之基础关键。表面似无用。而根据颇重也。盖具何种材料。为何种用途。成何种事业。万不能以此而混彼也。如木主清贵而不权。土主大富而不贵之类是也。如形格认定确实。判断自无错误也。

四.部位之界限。为相法基础之二。盖各有正当关系。附带关系。连带关系。万不能越轨而妄语也。如耳轮主智禄。水星主衣禄。驿马主达外。人中主子女。准头主正财。印堂主官职。山根主疾厄。奸门主妻妾。两颧主权柄辅佐之类是也。如部位认定确实。事实自无错误也。

五.目神之重要。此为全局之枢纽。外形内神故也。达摩测量法。以目神得十分之五。盖富贵贫贱。寿夭劳逸。祸福死生。刑伤疾苦。刚柔智愚。皆系于此也。中有一项两项之合用。三项四项之兼并。万不能呆滞而模糊之。如目神认定确实。标准自无错误也。

六.气色之吉凶。此为行年之紧要关系。各有专司之吉凶祸福。是为趋吉避凶之决心而有益也。凡利中有害。而不先预应付。双方牵制。而不舍轻全重。吉而不扩充。凶而不勇退。行动有危险。不以权利而贪惑之。不行动有危险。不以淫乐而迷恋之。万不能执一不计二。勉强而颠倒。以致失其机会。蹈其陷阱。其误根本。反其轻重也。如气色认定确实。吉凶自无错误也。

七.声音之结果。此为相法之求全关键。凡富贵贫贱。寿夭劳逸。其子女是否可靠。六亲是否有辅。晚运是否安全。而声音尚占多数也。万不能以清秀而为贵。又不能以浊滞而为贱。如木形得铿锵之金音。而反受制及刑克。土形得清秀之木音。而反劳碌及冷退。火形得韵长之水音。而使挫折及危险。金形得躁急之火音。而反刑伤及破败。水形得沉迟之土音。而反结怨及奔驰。凡受克制不化者。皆有缺点。及消耗也。声音如能确实认定。准绳自无错误也。

八.精神之蕴藏。此为相法之灵根智慧枢纽。又为寿夭事业之关键。盖神过于形者贵而寿。形过于神者贫而夭。神充色枯者生。色润神散者死。万不能以真混假。以伪乱真。以藏蕴而认为不足。以浮露而认为有余之类是也。如精神认定确实。寿夭自无错误也。

九.加减之乘除。此为相法全盘统计。以定其福泽。舍轻就重。以多胜少。而为判断也。万不能指定一部。指定一点。而呆滞定之。即认为如何好。或如何不好也。盖部位有轻重之分。气色有浓淡之别。时令有生旺之论。形质有宜与不宜之类是也。如加减认定确实。主因自无错误也。

十.生克之反推。此为相法之疑难格局。是为变法之关键。而有天道厚薄之气候。时势治乱之生机也。如格局好而反驳杂。格局不好而反发达。部位旺人丁而反刑伤。部位刑人丁而反倍旺。浊者反贤智。清者反拙愚之类是也。盖盛衰半数相反。地形多数相异。以及古怪精灵之局。每有单长。异常适余之格。每有缺点。如能确贯了解生克反推之理。认定自无错误也。

十一.厄年之用途。此为灾祸损失。惊险死生之关键。如男子九年七年之正厄。女子八年六年之正厄。加数之傍厄。提前提后之应证厄是也。万不能以部位好而轻视之。盖应天地之气数。阴阳之变机。如逢厄年之运。本属损阻惊险。轻亦刑克疾厄。再有部位不好者。倍凶。再有气色不好者。死亡无更改也。如能运用厄年。而认定确实。其惊损死生自无错误也。

公笃曰上列十一则。为相法之区段。入手之秩序。盖相法有益于人。而复益于己。为涉身处世。进退趋避之南针。不可不知也。其要点有五。其一曰吉凶祸福。知之而先有预定。自不失着也。其二曰富贵贫贱。知之而不勉强。自无倾覆也。其三曰寿夭劳逸。知之而即自修。自不妄为也。其四曰妻妾子女。知之而先有布置。措施得当也。其五曰疾厄交际。知之而有准备镇静而不仓皇。取巧而不紊乱也。如能精心阅历。自有玄妙之点。以上十一则。为入手之门径。依次之程序。不可混乱而自误也。

天道

公笃曰。相法于天道。颇占重要地位。盖治世所出之人材不同。部位之用神不同。运限之推论亦不同也。其乱世所出之人材不同。部位之用神不同。运限之推论亦不同也。乃智识开化之早退。部位单重与兼并。运限提前与退后。所以盛世偏重于精神声音。以内为用神。乱世偏重于形格气色。以外为用神故也。其大抵在难易久暂四项耳。前篇虽略言之。尚未分类详注也。故考查艺术各书。均宜重视其时代如何。采取用神如何。兹特分类如后。

一.极盛时代。其格局之取法。以厚重和蕴。神聚声聚。浑藏气充。以上列为用神。其发达也不易。其成功也持久。其运多提后。如某部丰隆奇突。有照应后至十五年。或提后十年。及八年者。皆持久之兆。以精神骨质声音为用尤多。形格气色次之。此为极盛时代之要法也。

二.次盛时代。其格局之取法。以停匀收藏。清秀安和。声长进韵。以上列为用神。其发达也平稳。其为用也保守。其运虽提后。其部位则可前后照映。如某部丰隆清奇。则发达于部位之前。而安享于部位之后。有提后十年。及八年五年者。皆平安之运居多也。以形格声音精神为用尤多。而气色骨质次之。此次盛时代之要法也。

三.一治一乱时代。其格局之取法。以厚露奇突。清中合威。气聚色润。以上列为用神。其发达也离奇。其为用也权变。其运多正受以应证之。如某部清奇有势。则发于某运。按其形质而论之。亦有提前二年三年者。亦有提后二年三年者。以形格骨质气色为用尤多。而声音精神次之。此一治一乱时代之要法也。

四.极乱时代。其格局之取法。以黄睛有煞。清奇威露。气润色紫。以上列为用神。其发达也冒险而成功。其为用也阴谋而权诈。其运多提前。如某部清奇煞露。凸突威锐。有提前十二年。及十年八年者。以形格之眉目。气色与声音为 用尤多。精神骨质次之。此极乱时代之要法也。

五.次乱时代。其格局之取法。以清秀有威。敦厚凸突。神聚出入。气色晶莹。以上列为用神。其发达也。变幻而多头。其为用也机智而捷径。其运多提前。而可照应本部位。如某部清奇有势。偏重一官一岳。一纹一色。有提前八年及五年三年者。以形格精神气色为用尤多。声音骨质次之。此次乱时代之要法也。

生机

公笃曰。相法有益于社会尤多。是为普通常识之术。古人多守秘而不宣。是诚何心欤。余考形格与事实不应验。运限与部位不应验。亦有两相易位。完全相反者。何也。盖有内外轻重虚实藏露之八项。不为无因也。又如两眉修长清秀。细匀有势当然合格。而至眉运驳杂万分。无一丝一缕之机会。其两目呆滞不清。或中岳陷痕尖薄。而目运反为发达。或中岳运名利双收。此为易位之局。凡一官一岳。有特殊情形。皆关系一生。不仅本运为用故也。又如某部特殊。本应大发。然发不足者。则运可延长时间。或发达过量者。则运亦可减短时间。此又一法也。盖形质锐露而煞重。或逢乱世而气薄。均可提前十二年八年五年也。故正厄年中。而反发达。傍厄年中。必见破坏。其形质厚重而深藏。或逢盛世而气厚。均可延后十二年八年五年也。故傍厄年中。反乘时机。正厄年中必经挫折。其和露相兼。厚薄相混。为正受之运。或提前二年。或延后二年。正厄傍厄均为平安。应证厄年中。必见灾祸也。凡用法者。当于上列三项注意。考查已过之事实。而应何厄。则如其现行何运。应忌何厄也。又有第一度应正厄。第二度应傍厄。第三度应证厄。多为古怪奇兀之格局。以百分计之。不过二三分耳。而不有常也。凡形小身大。外浊内清。神倍于形藏气含员。类似粗俗。而反精英。每应于此五项格局之中。持监者。更须细心考查可也。

补遗第一

公笃曰。凡相法之入手。初则认定单独部位。是为分用之法也。盖部位有正当关系。附带关系。连带关系。各有专司之事实而不可混乱。是为纲领之法也。故古人有问贵在眼。间富在鼻。问寿在耳。问名在眉。问禄在口。求全在声。问权在颧。问行动在驿马。问水行在陂池。问子女在人中。问妻妾在鱼尾。问智慧在耳轮。问外财在福堂。问吉凶在气色。问寿徵在精神之类是也。先明此项正义。然后用测量法。轻重法。加减法。统率法。厄年法。此为合用之统计法也。自然乘出其地位。判断其事实。而分其特等。上等。中等。下等。常等。不局等之格局。以应其富贵贫贱。劳逸寿夭。吉凶祸福也。

补遗第二

公笃曰。世之谈内相者。多论其隐藏之处。某处有何种特别之痕纹。或有何种特别之骨病。余则不然。按有名有质者。皆外相也。何得为内相耶。余考古人。皆以形质气色为外相。有名有质故也。其辨认较容易。各形各色。皆有标准一定之法也。以精神声音为内相。有名无质故也。其辨认较艰难。精神多浑藏而不露。声音多依稀而相似。而无标准一定之质也。凡人皆有内相外相。盛世偏重内相。乱世偏重外相。此其法也。兹特从古而更正之。读风监书者。勿为异端所误也。

补遗第三

公笃曰。上列之图式为鱼尾交爻纹。乃余名之也。丙子之春有江西某君 。鱼尾有此纹。余考各相法。皆无此纹。余经验二十余年。亦目所末觛。故怀疑而推论之。鱼尾为妻妾官之专部。鱼尾纹上仰者。主妻强淑而偕老。鱼尾纹平衡者。主刑妻而重配。鱼尾纹下反者。主重配而乖戾。鱼尾有十字纹者主骄悍而生离。余以原理而绳之以法。其纹印上仰。命妻当旺而贤淑。盖无生育。或刑克子女。方纳庶妻也。庶妻即有子。何有交爻纹于当中。盖因性情乖戾。意见不合。或有后遗累。势成要挟。故有离异也。即为离异。何以再交爻。盖离此而娶彼。当有三配也。余判之如是。询之亦不谬。兹特记之。按相术要点。在理有定理。而无定用法。无定法。而有定用。此从其正义与附带而着想。又从当时潮流而推论。以定其事实。此为活法之活法。持监者。勿呆滞一点而为定论也。

补遗第四

公笃曰。相法有合法与不合法。有正应与反应。其中分专司部位。与连带部位。正受气色。与兼受气色。在表面上看。则形格与事实相反。颠倒其富贵贫贱。气色与时令相反。颠倒其吉凶祸福。部位与运限相反。颠倒其穹通得失。以及寿夭劳逸。刑克疾苦。完全颠倒而应验之。或先后改移而错乱之。故有不验之说。推其原理。则有狐疑之点。绳以轻重内外加减易位之法。则有诀窍。不为无因也。兹特分类详注如下。

一.发际低凹三岔。或五岔。均主幼年丧父。或为庶母所生。是为古法之定论。而验者颇多。然有不刑父。而反先刑母。又有不验庶出者。似为不验。余考两耳平匀。日月角不陷不露。山林丰满无痕。山根高超不陷。两颧不削不突。无高低则刑父不在幼年之初运。而反在中年眉运刑父而见孝服。或三十左右而丧父宫。此为事实相反之一。盖因仅发岔一部。刑父较迟。如加以左额角陷痕。或土星偏左。又如加以左颧高超。或人中偏左。则刑父方早也。又于中正无陷痕。右边城不倾陷。两眉无高低。鬓发不双曲。亦不应验庶出之法也。

二.鬓发曲突。下连眉毛。或接近眉棱。两耳廓低下反。本主幼小刑母。或于十五岁之前刑母。而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不刑母而反先刑父或迟刑母者。似为不合法。余考门齿不楞生。不掀露。不尖峰。两侧无尖锐齿一颗。边城右不倾陷。右颧不高插。土星不偏右。人中不偏右。则刑父母于幼年之初运不验。当应中年之目运见孝服。此为事实与形格相反之二。盖仅鬓突一部。刑母尚轻。如再有他部刑克。则刑母方早。不为无因也。

三.人中平满而无沟洫。本主无子女之格。或有子女亦刑伤而不成立。是为古法之定论。盖人中直纹主克子。人中横纹主克女。人中十字纹主孤绝。有纹尚如此重要。何况沟洫平满而不通乎。验者颇多。然有上列之局而又不刑子女。又反旺子女。似为不合法。余考印堂无痕无纹。三阳不窄不陷。两眉弯曲尾收有棱泪。印堂平宽小露不冲而反生子五六。亦有嫡子不立。而庶出之子三四。此为事实与形格相反之三也。按子女宫以眉尾曲收者多子女。三阳丰满者旺子女。尚占重要地位。而胜过人中故也。

四.鱼尾为妻妾官之专部。鱼尾丰满。及有纹上仰者。主妻强淑而偕老。妻族富丰而有助。鱼尾痕平破者。主克妻而续弦。鱼尾痕下反者。主刑两妻而三配。鱼尾有一纹一妻。三纹三妻。鱼尾纹成十字。或纹成交爻。均主离异。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上列之局而不刑妻。及无妾庶者。似为不合法。余考印堂无悬针痕。又无川字纹。声音无破锣声。又无断散声。尚不至早刑也。或不偕老一线耳。设为刑妻其运当在四十五之后。五十八之前。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部位与运限相反。盖眼神不愁不紧急。目形不露不浮白。年寿不曲不断不起节。虽有鱼尾之刑克。而应验亦最迟。其刑与旺。两相抵折故也。

五.山根坑陷而弱者无寿。人中洫短而掀者早夭。或以眼神过清而浮光。或以面皮绷紧而无余。均为夭伤不寿。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上列之形。而反寿者。似为不合法。余考南岳有横纹三四法令纹长下交。眉高一寸余。耳长三寸许。虽有上列之弱点而反寿至耄耋。此形格与事实相反之五也。盖寿徵以南岳纹。法令纹。为得分数较多两耳两眉次之故也。凡山根坑陷者。主半数不受祖业。人中短掀者。主半数招谗构怨。目神清浮者。主半数贪淫多病。面皮绷紧者。主半数刑克劳碌。此为应此弱点。而减彼弱点。不完全应夭殇故也。

六.天仓丰满。主享前人余业。地库丰隆。主享子孙后福。中岳园隆高起。主本身恢宏大创。均为殷富之格。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上列之形。而反困穹。或有衣禄而已。似为不合法。余考水星小薄。准大尖坠眉尾陷弱。或为井灶纹冲或为声音散乱。虽有上列之好部位。亦平生无积蓄。仅以衣禄糊口。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之六也。盖水星小薄所受之禄不多。准大尖坠土星克水而相犯井灶纹冲。财不入库而空虚。声音散乱刑克疾厄而失败。虽有上列之好部。功不补过故也。

七.土星尖削而薄。井灶露孔而小。本主驳杂困穹。又如天仓冲破。地库薄弱。此为贫乏无依。是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上列之格。而反积金垒垒。似为不合法。余考福堂骨高起。成三角棱。两目神明润。而充足收敛。而反财库充盈。田连阡陌。或为破败于桑梓。远发立业于他乡。或为环境逼迫。冒险发达于意外。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之七也。盖木植之局。于瘦削薄弱均不忌。火炎之体于锐露泄仰亦不忌。又有狮鼻不忌露孔。虽有上列之弱点。而亦名成利就。不过木植之形多疾厄。火灾之局多劳碌。狮鼻之格多刑克。于财源当业尚吉故也。

八.形质清秀。两眉细匀修长。两目细收最清多出贵名之格。次亦丰禄安闲之格。加以土星两颧。匀配隆厚。水星两耳。匀厚收敛此为贵名权禄。富厚丰盈。而有事业之格。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上列之好部位。而反不贵不富。反操贱业。及下流技艺者。似为不合法。余考其神过清而流丽。其声漫散而黯断。两颧隆大而下坠则成贱品不寿之格。男女皆然。又无丝毫贵名。又非当业厚禄。而反为下流技艺。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之八也。盖目神过清而流丽虽然聪敏。而多偏见邪行。及疾厄夭折。淫荡失败居多也。声音漫散而多黯断。是为内浊而不全。主劳碌破败。逼迫而为下。观隆大而下坠。此为假权。另则优伶。女则娼妓。以及下贱也。二流技艺。虽格局清秀而匀。皆为无用故也。

九.形质浊俗南岳有杂乱纹。印堂有悬针纹。中岳削露。两眉稀弱。五官不配。五岳不匀。多出平常下贱之人。及贫乏劳苦之辈。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而有上列之弱点。反为富贵双全。寿考康宁。及作惊人之事业。似为不合法。余考伏犀骨高拱圆突于发中。声音清奇。而铿锵韵长。瞳人缩小。精神充聚。此为蕴藏之格。虽有上列之弱点。而反名满天下。威权万里。功在当时。名垂后世。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之九也。盖伏犀骨在上停。方大者王霸。圆大者将相。而为超群之贵也。声音清奇。为蕴藏之格。而为贵寿之善后也。瞳小主特智。而有专长。神充主贵寿而性刚毅。而有流芳之事迹也。盖因恶不掩美故也。

十.春令属木。为天气上升之初。是为大壮之卦。发现青色腻色本合时令。以事实论之。应有平稳之小亨吉。亦有应喜因之人丁。次则平安无咎。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春令见青色。而有哭泣惊险。疾厄冷退。似为不合法。又如春令有黑暗之色。本不合时令。应有哭泣驾恐。疾厄官讼。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春令见黑色。而有反见亨吉。进财禄。旺人丁。次亦平安顺遂。似为不合法。余考旺者为水形。次则木形。不古者为火形。次为金形。不为无因。此为气色与时令相反之十也。盖水旺于木。故得春令而吉。木发于春。故同气相求而无咎。火得木为死。故见春令而衰。金发于春。是为因气受制。见阻而消耗故也。

十一.夏为火令。为天气上升之极。离明美丽之象。于红燥色不忌。本合时令。以事实论之。应顺遂亨吉。次亦平安无咎。此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夏儿红燥色。而反官讼损失。遗累是非。似为不合法。又如夏令有青滑之色。本不合时令。应有疾厄是非。遗累忧疑。此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夏见青色。而反进财禄。旺人丁。次亦平安顺遂。似为不合法。此为气色与时令相反之十一也。余考吉者为木形。次则火形。不吉者为金形。次则土形。不为无因。盖木旺于火。故得夏而旺。火发于夏。故同气相求而无咎。金见火而废。故得夏令消毁。土发于夏。是为枯燥不生而相害故也。

十二.秋为金令。为天气下降之初。萧杀立威之气。于白莹之色本合时令。以事实论之。当为平安顺遂。生机进益。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秋令见白莹之色。而反冷退刑伤。忧惊连累。似为不合法。又如秋令有黯滞色。本不合时令。主障碍消耗。牵制遗误。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秋令见黯滞色。而反走险暴发之时机。第二第三之利益。似为不合法。此为气色与时令相反之十二也。余考吉者为土形。次为金形。不吉者为水形。次为木形。不为无因。盖土旺于金。故得秋而吉。金相于秋。是为同气相求而无咎。水得金而寒。故见秋令而绝没。木发于秋。受克而损伤故也。

十三.冬为水令。为天气下降之极。万物得之而藏。于黑暗色。本合时令。以事实论之。大势平稳而无咎。保持原位而无害。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冬见黑暗色。而反危险拘留。哭泣疾厄。似为不合法。又有冬令见白莹色。本不合时令。主孝服耗财。疾厄掣肘。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冬见白莹色。而反升官旺财。谋遂获功。次则安全无阻。似为不合法。此为气色与时令相反之十三也。余考利者为金形。次为水形。不吉者为木形。次为火形。不为无因。盖金旺于水。故逢冬而吉。水合于冬。故同气相求而无咎。木见水而绝。故不吉。火见水而废。故消灭也。

十四.三六九全月。为土令。而旺于四时。其位中五。临制四方。于黄明之色。本合时令。以事实论之。主进名权之升迁立功。主得财帛之获利进展。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土令见黄色。而反冷退牵制之烦扰。障碍损失之连累。似为不合法。又如土令见红燥之色。本不合时令。主损失破败。官讼拘禁。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土令见红燥色。而反借题发挥之进机。同舟共济之获利。似为不合法。此为气色与时令相反之十四也。余考吉者为火形。次则土形。不吉者为金形。次则水形。不为无因。盖火得土则旺。故亨吉。土得土令。故为同气相求而有益。金得土则埋没。故无功。水得土。则阻塞。故泛滥而有害也。

十五.火烧中堂。为格局之最忌。凡临时发生。其运限亦最忌。俗云败人亡。乃火炎土燥之义。关系极重也。如逢中岳运。当见刑克冷退。疾厄官非。内顾有忧。外患有累。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火烧中堂。而反发达。名利双收。次亦平安无恙。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部位与运限相反之十五也。余考吉者为木火形。不吉者为金土形。不为无因。细则详补遗第五之中也。

十六.两眉清秀修长。高起尾棱。本主名贵而寿。当业而丰。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于两眉运中。极端驳杂。孝服疾厄。劳碌奔驰。毫无权利。似为不合法。余考全局精神在眉。其眉运虽困难。其生机关键伏此。故有发达于后六年之目运。及后十年之中岳运。其两目中岳均弱。而反发达其故何也。此为形格与事业相反。部位与运限易位之十六也。盖形质敦厚浑藏。外浊内清。气聚神倍。或出升平盛世。或为土金之局。此五者每有提后应证。不为无因也。持监者。更须留心考查之可也。

十七.印堂有悬针纹痕。为相法之最忌。凡富贵者。主危险亡身也。足衣禄者。主刑妻克子而破败也。最下等人。亦主劳碌刑克。一生困苦也。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至印掌运。而反发富进贵。旺妻妾。进子女。似为不合法。此为事实与形格相反。部位与运限易位之十七也。余考有印堂纹者。每有幼年孤苦。六亲失助或为发达而引诱入危害。亦有中年发达。或为安乐而纵欲至夭折。皆因别部有特殊可取点。发达了发达。破败了破败。虽非其运。而有其因。每见危害于目运居多。其目虽清润不露。亦危险破败于此。好与不好。两相易位。不为无因也。盖因幼小未经严格教育。猝然发达。矜骄恃才以自用。傲慢妄尊以轻视。以致危机潜伏。而自蹈危险以亡身也。

十八.中岳丰隆。兰台匀配。而为财帛官之专部。主大富。进田宅。或前人无产业。而亦恢宏自创也。此为古法定论。验者颇多。然有至中岳运。而反刑伤挫折。疾厄冷退。消耗殆尽。似为不合法。乃有发达于前十年之眉目运中。其两眉痚散短促。两目流露不清。何以不失败。而反发达。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部位与运限易位之十八也。余考形质清秀锐露。或为飘摇乱世。或为木火之局。其气先到。故提前发达以应证之。不为无因也。

十九.鱼尾纹深陷平衡。或下反。印堂纹冲。两颧尖露。本主刑妻。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妻宫强淑而偕老。而反子女不立。或无生育。似为不合法。又有人中平满。泪堂深陷。三阳低凹。本主克子。此为古法之定论。验者颇多。然有子星三四。贵强而有力。而反克妻二三。似为不合法。此为部位与事实相反之十九也。余考声音为格局所克。而为废气所致。或为声音间断杂乱。而有缺点所伤。刑此而减彼。克彼而减此。多出混合相争之局。或为偏重奇古之局。或为极清极浊之局。盖有贵名过于形格。而减少子女。当业过于部位。而减少寿徵。不为无因也。

二十.女格发粗浓而多。主刑夫。发粗浓不刑夫何也。南岳必宽平。南岳凸突圆拱不刑夫何也。其印堂必宽隆。印堂窄陷纹冲不刑夫何也。其鱼尾必丰满。鱼尾陷痕不刑夫何也。其中岳必高隆有染。中岳小弱露孔不刑夫何也。其两颧必平厚。两颧尖露不刑夫何也。此为形格与事实相反之二十也。余考有上列各形。皆不克夫。其神必收而和静。其音必柔而清秀。此为外弱内吉。两相抵折。不为无因也。

公笃曰。前例二十条。为相法不合而相反之大纲。其他类推者尚多。不及一一备载。盖因事实与形格完全相反。部位与运限完全相反。气色与时令完全相反。以及两相易位。提前提后而应者。故有此条之说。然其相反相易。提前提后。亦有气侯。内外。治乱。轻重之分。而为法也。不能不留心考查。探求其所以然。推之以原理。绳之以用法。以乘其定位。自有一定标准。以判其富贵贫贱。刑伤疾厄。吉凶祸福也。例如有应正厄年者。有应傍厄年者。有应正厄年者。有应一度正厄。一度傍厄者。盖因各人之形质配合不同。各人之禀受气候不同。各人之天姿贤愚不同。各人之性情刚柔不同。各人之厚薄行运不同。各人之精神部位不同。是其立法之诀窍也。又以细心考查其经过之事实。明白其应受之原理。此为一大关键也。

补遗第五

公笃曰。火烧中堂。为各种形质之所忌。其准头属土。故名土星。内应脾络也。两侧窍属金气。医名迎香穴。内应肺络也。两直窍入脑海。下督脉。过大椎。通命门。内应肾络也。盖因肾中有火。医名之曰君相火。道名之曰真火。相学名之曰元神火。亦名本命火是也。故火烧中堂。即肾火上浮。水火不交又不济。而越正轨之义也。以脾土而论。是为火炎土燥。而不生化也。以肺金而论。是为火烁金伤。而见消毁也。以肾水而论。是为火水末济。而相侵犯也。故均不吉。而有缺点。然有轻重之别。故有应惊险者。有应冷退者。有应刑伤者。有应牢狱者。有应疾厄者。有应死亡者。亦有暂时发达。而终破败者。亦有猝然发达。而即危身者。其部位本一。而应证之事实则各异。兹特将各类分别录后。

一.火烧中堂。有燥浮色。即红而浮光也。其事实则主环境困难。事实驳杂。劳而不功。反生疑族之仇怨。害而不利。反生纠纒之争端。内而政之隐患漏巵尤多。外而六亲之牵制遗累尤重。其损失尚属轻微。是为冷退消耗之例。如反有利益。则有蹈陷阱。受箝制之失败于后也。

二.火烧中堂。有红润色。即红色之深也。其事实则主逼迫惊灾。官讼暗害。以恩结怨。失足而成千古之恨。弄巧反拙。举手而掉万层之波。外有相欺相许之蚕食鲸吞。内有如疽如痈之虎去狼来。怀疑而生恐惧。烦恼而生气郁。其损失较大。是为破败飘零之例。如反有利益。则有刑伤人丁。而鳏寡孤独之应证于后也。

三.火烧中堂。有赤暗色。即红中代黑之猪肝色也。其事实则主嫌嫉地位。而有官讼刑伤。危险环境。而有暗害牢狱。轻则有痔漏之痼疾不痊。重则有倾覆之破败无余。其损失最大。是为危险而伤残。损失而疾厄。人口流离之例。如反有利益。则有危机四伏。亡身破产之应证于后也。

四.火烧中堂。有燥浮色。而加血缕者。其事实则主官讼是非。暗害株累。争端而受屈。势力之压迫也。神经而昏愦。郁结而怔忡也。六亲遗累。常填无底之壑。内顾隐忧。每有附骨之疽。如反有利益。则为后患之纠缠。失败之牵制。劳苦烦扰。终身不休。以应证于后也。

五.火烧中堂。有红润色。而加血缕者。其事实则为夙恕之暗害。惊阻之危险。以及本身痔漏之痼疾。倾覆之损失。而为种种障碍。人口日见衰弱。财星日见窘迫。如反有利益。则有子孙不肖而恃逆。天灾不测而危害。以应证于后也。

六.火烧中堂。有赤暗色而加血缕者。主飞灾之株累盗贼之诬攀。意外之横祸。人命之牵连。水火之为殃。富丰者一时即为贫乏。兵匪之为害。贵名者一时即为伤残。丢官失权。损财破产。如反有利益。则有人口流离。危险死亡。而累及子女妻妾。以应证于后也。

公笃曰。火烧中堂一格。固属损失冷退。刑伤惊险。人所共如也。然亦有暂时侥幸。而有发达。进田宅。成贵名。此为引诱入危机。则有死亡于本身。俗谓发棺材运是也。否则祸遗妻妾子女。人亡破也。总之以火形人不忌。而反旺名利。不过多劳碌奔驰。忧心顾忌。艰难险阻而成功也。木形人次之。虽有飘摇劳碌。疾厄刑克。是为小冷退。尚不为大害也。惟金形人最忌。身败名毁。人亡破也。土形人次之。主刑人丁。多痼疾。破财消耗。忧愁度日也。水形人又次之。主株累损失。牵制郁结。烦扰不休也。此为大纲之轻重诀。加减之乘除法。不可呆滞而论之。兼体又从折衷之法可也。

补遗第六

公笃曰。凡厄年之法。有先后之应验。前已分秩序。而言其定法矣。余于经验考证。尚有天道厚薄之分。时势盛衰之别。故有专应正厄年者。即男子九年一厄。女子八年一厄之类是也。又有专应傍厄年者。如男子九年一厄。而其形格属何局以加之。如水一火二金三木四士五之类。女子八年加推亦然也。又有于正厄傍厄均无妨害。其官禄财帛反吉。人丁喜庆常见。疾厄惊险。连累损失。完全化除。似不应验厄年之法矣。故有专应应证厄年。即提前三年二年。延后三年二年是也。又有应一度正厄。一度傍厄。又有第一次应正厄。第二次应傍厄。第三次应应证厄。参差如是。此中不无标准之指定。盖以何种形质之格局。而应何项厄年。何种天道之气候。而应何项厄年。何种治乱之时势。而应何项厄年。兹特分别详注。以便阅者。知其法而采取其用也。

一.凡乱世之形质清秀而薄弱。当应提前之应证厄年。即男子九数之提前三年。女子八数之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见疾厄刑伤。损失灾祸也。其形质清秀而五官露势。五岳高耸者。当应加数之傍厄年。男子即九年。而以各形之数以加推之。女子八年。而以各形之数以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灾祸损失。刑伤弱点也。其形质清秀而五岳平匀。五官和蕴者。当应正受之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冷退破财。疾厄刑克也。此为乱世之要法也。

二.凡盛世之形质清秀而薄弱。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障碍损阻。疾厄刑克也。其形质清秀。而五官露势。五岳高耸者。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见逼迫郁结。哭泣遗累也。其形质清秀。而五岳平匀。五官和蕴者。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破败疾苦。掣肘隐忧也。此为盛世之要法也。

三.凡一治一乱之形质清秀而弱。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疾厄纠纒。灾患不休也。其形质清秀。而五官露势。五岳高耸者。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仓猝失败。疾厄官非也。其形质清秀。而五岳平匀。五官和蕴者。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见暗害纠纷。哭泣拘禁也。此为一治一乱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间。次盛次乱之时。用之亦合法也。

四.凡在乱世之形质。浊厚而肥重。当应堕谊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为不吉。而见欺诈损失。刑克妨害也。其形质浊厚肥重。而五岳高耸。五官露势者。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损人破财。痛疾隐患也。其形质浊厚肥重。而五岳平匀。五官和蕴者。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而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内顾牵制。外患欺凌损人破财也。此为乱世之要法也。

五.凡在盛世之形质浊厚而肥重。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天灾流行。时势障碍也。其形质浊厚圆肥。而五岳高耸。五官露势者。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为不吉。而见族戚箝制。友邻要挟也。其形质浊厚圆肥。而五岳平匀。五官和蕴者。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哭泣疾厄。盗匪陷害也。此为盛世之要法也。

六.凡在一治一乱之时。其形质浊厚圆肥者。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驳杂消耗。刑克后患也。其形质浊厚圆肥。而五官露势。五岳高耸者。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陷阱窘迫。人丁衰弱也。其形质浊厚圆肥。而五岳平匀。五官和蕴者。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为不吉。而见郁结之神经。哭泣之冷退。此为一治一乱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间。次盛次乱之时。用之亦合法也。

七.凡乱世之形质浊厚与清秀相兼。或界于清浊之间。或界于厚薄之间。则第一厄。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危险挫折。疾厄哭泣也。第二厄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而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戕贼危害。妄举损失也。第三厄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见破败伤残。刑克痼疾也。此为乱世之要法也。

八.凡盛世之形质浊厚而清秀相兼。或界于清浊之间。或界于厚薄之间。其第一厄。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以各形而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欺诈拐骗。疾厄官非也。其第二厄。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遗累牵制。内忧外患也。其第三厄。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为不吉。而见刑克疾苦。烦恼激刺也。此为盛世之要法也。

九.凡在一治一乱之时。其形质浊厚而与清秀相兼。或界于清浊之间。或界于厚薄之间。则第一厄。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或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或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见烦扰遗累。冷退疾厄也。其第二厄。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有刑伤破败。明欺暗害也。第三厄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驳杂牵制。株累妨害也。此为一治一乱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间。或为次盛次乱之时。用之亦合法也。

十.凡在乱世之形质。似露而含静。似和而有势。或为一和一露之局。则第一厄。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水火盗贼之惊险。天灾时势之不测也。其第三厄。则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见危害损失。损人破财也。其第三厄。则膺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为不吉。而见惊恐疑惑。疾厄哭泣也。此为乱世之要法也。

十一.凡在盛世之形质。似露而含静。似和而有势。或为一和一露之局。则第一厄。当应正受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挫折牵制。疾厄消耗也。其第二厄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后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后二年。均为不吉。而见哭泣争端。株累受屈也。其第三厄。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且冷退遗误。结怨暗害也。此为盛世之要法也。

十二.凡在一治一乱之时。其形质似露而含静。似和而有势。或为一和一露之局。其第一厄。当应应证厄年。即男子九年之提前三年。女子八年之提前二年。均为不吉。而且飘摇无依。流离辛苦也。其第二厄。当应傍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而以各形加推之。均为不吉。而见刑克损伤。疾厄耗财也。其第三厄。当应正厄年。即男子九年。女子八年。均为不吉。而见破残血光。冤屈遗累也。此为一治一乱之要法。或界于盛衰之间。或为次盛次乱之时。用之亦合法也。

补遗第七

公笃曰。五形者。五行之义也。相法之分五行。各从其类。限制其事实也。其气色亦以五行。而取生旺之乡。其声音亦从五行。而取生化之旺。又顺气候之四时。以取顺天之序。以分别其吉凶之轻重。祸福之久暂。以推论其事实也。古人论之颇详。犹恐误认五行之界限。混乱其形质。而不合法也。故有木形清秀而瘦。金形方正而坚。水形圆肥而清。土形浊厚而深。火形尖露而锐之说。至于两形相兼。则取分数多者为主。分数少者为客。如两形相等。或相并。相似。则为相争相混之局。而无主客之分矣。又如三形相兼。当以何为主体。何为兼体。何为附属之辅佐。然后论其相生而制否。相克而化否。如三形相匀。是为混乱之局。则查其所生何时令之何节气中。是否于此三形。有相同之气候。而取同五形者。为主体之用否。则以当时之旺气。为主体之用也。盖于合本时之形。为相气之本气。本时所生之形。为旺气之生气故也。如均不合。则查其生于何方位。而在何卦爻中。是否于此三形。有无相同之五行气候。而取其主体之为用也。盖合于本形之地。得山水之本气故也。如又不合。则查其声之五音所属。即音秀为角木。音亮为商金。音长为羽水。音燥为徵火。音浊为宫土。而加于此三形中。以取主体。亦为合法。上例三法。均为取巧从权。而从根本上求之。以区别其相争相混之用。而轻重间。自有关键。此余常用之法。与要诀也。按五行有定位。而有重要关系。盖有专司之标准。而指定其人为何项名位。何项事业。随五行为转移。从五行为类推。而评之也。此为相法之第一基础关键。如不缕晰分明。则错其主因。混其事业。每见今之持监者。茫然而颠倒。盲指而紊乱。盖未考究古人原文之义耳。兹特分类如下。

一.木形清秀瘦植。薄弱修长。均为木局。其卦为震。其音为角。其时为春。其色为青。其味为酸。其用为仁。故有帝出乎震之说。而为尊贵之义也。如成纯木之局。上为仙品。是为超凡入圣。千古存形。次则为圣为贤。是为立德。立言。立法。而为万世师。千古流芳。其最下者。均为盛名之誉。文说之。特智之慧。专长之能。有遗迹可传也。盖木形为清贵。而有盛名。是其定法也。万无木形而有帝王之说。亦无高位重权之说。若紊于此。则不合法也。

二.土形浊厚而深。言迟行缓。均为土局。其卦为坤。其音为宫。其令为三六九全月。其色为黄。其味为甘。其用为信。土厚积块而主载。而生万物也。如成纯一之土局。则为大富而丰盈。富可敌国。而捋王侯之局。次则为上富。名满大都。田连阡陌。其最下者。亦为中富。俨然阀阅之。富甲一州一邑之局。均为合法。盖土生万物。而为财源。专主富而不主贵也。万无土局而有贵权卿相之说。亦无文名盛誉之说。若紊于此。则不合法也。

三.金形方正坚实。腮突犄角。声宏气聚。均为金局。其卦为兑。其音为商。其时为秋。其色为白。其味为辛。其用为义。金主刚毅。而司杀伐。其物有甲。而象战斗。如成纯一之金局。其上则为大富贵创业之帝王。或为英明神武而有能为之帝王。次则为公侯将相。开疆拓土。而有名臣之风。或为中兴柱石之臣。而司重权也。又次则为九卿。为藩镇。为边将。于史册可记载者。均为合法。盖金为权贵。任劳有为也。万无纯金而有仙品之姿质。亦无圣贤之行为。若紊于此。则不合法也。

四.水形圆肥而匀清。韵长而坐如钉石。均为水局。其卦为坎。其音为羽。其时为冬。其色为玄。其味为咸。其用为智。水为先天之第一生数。亦为尊贵之义也。如成纯一之水局。其上则为佛品。是为金刚不坏之身。超出轮回之外。次则为帝王。或为承受而享厚福之帝王。又其次为公侯将相之权贵。不劳而立大功。其最下者。为列卿方伯。或为文章可传。或为学说可稽。均为合法。盖水主贵而安闲。厚福而绵长之义也。万无纯水而有仙品圣贤之说。亦无劳苦不贵之说。若紊于此。则不合法也。

五.火形尖露起峰。三山突顶。声急肩耸。均为火局。其卦为离。其音为徵。其时为夏。其色为红。其味为苦。其用为礼。火为后天之极。其数为九。穷而后通也。如成纯一之火局。慧根超于群众。才智异于寻常。其上则为公侯将相。其次则为列卿州牧。其最下则为县宰尉丞。然多出于艰难险阻之中。名誉倍于职权也。善作而不善成。善始而不善终。均为合法。盖火炎上而不持久。威烈而有畏忌也。万无纯火而有仙佛姿质之说。亦无帝王厚福之说。若紊于比。则不合法也。

六.木形主清贵。而无权势。名盛而权轻也。如兼微金而为局。则为贵而有权矣。盛世多文贵。而遥领武权之立功。安闲居多也。乱世多武贵。而兼政柄之成名。劳碌不休也。各有阶梯时机之不同。各有采取偏重之不同。盛世富业亦平稳而持久。乱世则暴发而飘摇。乃时势之趋向与重心相反耳。盖木得金。则削成器用。以成其梁栋之材故也。

七.木形主清贵。名过于权之局。如兼微火而成局。则为贵名大噪。轰传一时。或遗身后也。故有文章流传。或美术流传。或为智巧艺能之专长。而遗迹流芳也。其人聪明绝顶。过目不忘。而有慧根也。知机达时。好名负气。而有骄志也。故多限止于中富中贵之间。上峰有疑。同类有嫉。故也。次则下富下贵。又次则宰丞佐治。常贵素丰。盛衰皆然。名过于权。而富次之。然有建树也。盖木局兼火。而通其灵。以成其清美扬彪也。

八.木形为清贵盛名之格。如兼微水而成局。则为贵而有权。安而有福。盛世则为方伯剌史。次亦洲伯邑侯。乱世有从武阶而转移政柄。上至厅道。下至州牧邑侯。均为文职文权居多。次则尉丞佐治之贵。其富业与上列之名实相符。有时过之。其最下者。为余荫之。梓荣之眷。盖木局兼水。顺天地之气。而滋生繁荣故也。

九.木形主清贵盛名之格。如兼微土而成局。则为中贵之格。次则下贵。又次则常贵。而富业倍于贵名也。其中多勷助政治之名权。或为学界之教职。或为司法之专职。亦有富丰之业。桑梓之荣也。亦有借贵名之势。假贵人之辅。以专其谋。而偏重其富也。盖木局兼土。相克而相化。培其根。繁其实。而享其禄也。

十.土形本为富而不贵之格。土生万物。而旺财富故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则为下贵常贵之名。佐治偏副之权。或为财务税司之例。其贵不大。其富倍发。亦有专发利源。而为富绅豪商之格也。盖土局兼木。相克相化。条其枝干。繁其华实。而养其钟灵毓秀之气故也。

十一.土形主富而不贵之格。如兼微金而成局。则有文贵武贵之中贵。盛世多文职而兼兵备。乱世多武权而兼财柄。亦有名份过之。权职中贵。偏副其用也。次则州伯邑宰。亦有兼并财务税司。又其次则为佐治吏丞。亦有专理财务利源。富过于贵也。盖土之主体为富。金之兼体为贵。土得金而相生。贵其势而辅用。当其源而韫玉故也。

十二.土形主富而不贵之格。如兼微水而成局。则为文贵之政柄。次则主司法教育。财务警政。勷助政治之例。万无大贵上贵之事业也。又其次则为富绅梓荣之贵名。又其次则为豪商大贾。专艺良工之例。其性聪敏而拘节。长此而短彼。富重贵轻之格而安闲也。盖土得水而为克制。尚不侵犯。土喜润泽。而能滋生故也。

十三.土形主富而不贵之格。如兼微火而成局。则主富而见弱。及夭亡贵而见危及刑克。前业虽丰。而见衰微。根基虽厚。而见破裂。或为天灾之不测。或为时势之危害。或为冷退之损失。或为刑克之疾苦。作先富后贫者论。或一成一败。得失不常。劳碌不休。人丁不旺也。盖土得火而炎燥。无生机而受制。喜润恶燥之义故也。

十四.水形本主大贵享福之格。水者源流绵长之义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则为名过于权。事多安享。而多立言立法之功。次则一省一州。而有移风易俗之治。又次则为县宰丞尉。而有善举建设之能。又其次则为文名硕德。而有独善品学之表。一善可褒扬。一技可为法。一节可誉。一事可传之类也。其最下者。亦足衣禄也。盖水得木而相生。润其根而实其华故也。

十五.水形本主大贵厚福之格。如兼微金而成局。则主大贵而有重权。上为帝王之格。次为公侯将相之品级。而有国安危之所系也。亦有屏藩柱石之贵。一省一隅之安危关键。或为茅土之对。世袭之荫。而乱世亦主僭号之雄才。割据之大略。而多劳碌。以成功也。次则为中上之贵。而操兵柄。或为权重一时。而操政柄。又次则为厅道刺史。师旅边镇劳而有为也。其最下者。亦主贵名而有权。虽短于才智。亦能发达也。盖水得金而为有用。水为大贵。其气萌生。金为权贵。其气肃杀故也。

十六.水形本主大贵厚福之格。如兼微土而成局。上则为州伯邑侯。平稳安全也。次则为财务税司。丞尉佐治。贵名虽减。富丰倍发也。或为富绅豪商。大贾奇艺。享受厚禄也。其最下者。诚厚而庸。信义而拘。亦丰衣足禄也。盖水得土而受制。减其贵而增其富。微其名而厚其禄故也。

十七.水形本主大贵厚福之局。如兼微火而成格。上为圣贤之事业。有特智而守礼。立善教而绳法。身在当时名垂后世。惟环境多穷蹙。平生多飘摇。遗身后名以流芳也。次则为一偏之长。有学说可传。又次则为时机之乘。有一节可誉。又次则为一器之发明。一艺之美誉。天姿灵慧。过目不忘也。盖水得火而既济。穷则变。变则通。故也。

十八.金形本为权贵。任劳有为。金者坚也。肃杀之气。刚毅而有决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则为聪慧过人。机巧而多才。坚忍而勇为。盛世多文贵。而遥领武权。乱世多武贵而崛起割据。次则为屏藩重镇。而有冒险行为。建树奇勋。又次则为文至厅道剌史。武至师旅边将。但有风尘之走险。离奇之遇合。逼迫以成功也。盛世则从文职。而至上贵卿相之权禄也。次亦 司通剌史州牧。有秩序之阶梯。从稳固之进展。其最下则为邑宰清名。而多建设也。盖金得木而相克相化。木清名而金权贵。以美其材而成其器故也。

十九.金形为权贵之局。如兼微水而成格。则为特贵之帝王。上贵之将相。中贵之潘镇。茅土之荐。世袭之卦。而多厚福也。乱世则为僭号割据。次则上贵之各首长。又次则中贵以及师旅厅道。而多劳碌也。其最下者。亦小富贵。而有专长特智好名贪功以勇为也。盖金得水而相生。有权有用。如渊之藏明珠故也。

二十.金形为权贵之格。如兼微士而成局。上则为中贵。而兼财政税司。交通经济之权。次则为下贵。而兼局所工务。警政司法之权。又次则为常贵。学界之教授。富绅之梓荣。均主当业倍旺于贵名也。或为得贵人之辅而发达。或借贵力之势而偏重。乱世有劳碌奔驰。盛世为安全享受。盖金刚土柔而相济。以财富而误其贵名故也。

廿一.金形主权贵之局。如兼微火而成格。则为上贵盛名之事业。然多流离辛苦。危险招嫉。虽能成其功。而不享其福也。或为成功而身死。或为成功而见黜。才智之长。锋芒之露。上震其主。下嫉其长。故谗毁而不见容也。次则为中贵下贵常贵之例。亦多艰难险阻。一成一败也。盖金得火而炼剑。铸熔而成利器。其质可珍。用之伤人故也。

廿二.火形本主劳贵机智之格。火者。炎上也。后天之离卦。位尊而数九也。才智绝伦。而有灵根。性情清高。而有奇策。孤立之象也。如兼微木而成局。则为清名而贵权。亦为才能而有富业。亦为劳碌而有生机。其发达也离奇。其遇合也险阻。然贵者不富。富者不贵。富贵虽能成功。亦不善后。而有阻挠之挫折。或为嫉妒之危害也。其中等富贵。或下等富贵。皆为成功而不寿。或为名成而身毁。盛衰皆然。如司马迁周公瑾之类是也。盖火得木而见焚。穷通互相表里。故也。

廿三.火形本主劳贵机智之格。如兼微金而成局。则为士农工商。学贾技艺之类。多出劳碌奔驰。冷退消耗。虽有贵名。而无用也。或为困乏其身。财不入库也。虽有祖业。而不守也。或为牵制株累。得不偿失也。虽能创业。而不享受也。或为劳碌发达。疾苦不寿也。盖火得金而受制。烁毁无余故也。

廿四.火形本主劳贵机智之格。如兼微土而成局。则为风尘飘摇。劳碌创立。驳杂往返。牵制成功。然有漏巵不塞。既得而复失。亦有趋利忘害。已成而复败。贵不过下等。而多疾厄冷退。富不过中丰。而多刑克隐患。亦有富而不贵之格。田运阡陌。人丁衰弱。盖火土相生。而刚柔相用不相济故也。

廿五.火形本主劳贵机智之局。如兼微水而成局。则为立言立法可传可风之例。上则为圣人贤人。其行为万世师。其言为千古法。次则为哲人名士。或有文章学说而传世。或有大节遗迹而流芳。其下则为发明物器之制造。发明专艺之创立。然平生多劳碌而挫折。事实多迍遭而困乏。贫贱不移其志。威武不屈其节。名贵而权次也。盖火得水而未济。反映以成其大用故也。

廿六.木金各半而为局。木主清贵。金主权贵。两局相争而无主客之分。虽贵而不足。虽富而不丰。此益彼损。当有缺点。何况士农工贾商艺之人乎。应有智识之聪敏。材艺之专长。然多飘摇挫折。外华内虚。财不入库。复不足用。亦主刑克冷退。牵制郁结。邻友之纠纒。卷入漩涡。得不偿其失。族戚之遗累。恩怨混合。功不补其过。盖木金各半而相争。应贵而受制。富而受欺。两相凌雪。终成画饼故也。

廿七.木水各半而为局。木主清贵。水主大贵。两形相争而无主客之分。亦有州牧邑候之贵。次则常贵佐治之例。次则素丰之富。又次则农工商贾。而有小发达之例。亦主刑克人丁。疾厄牵制。盖木水相争。又相生而复相制故也。

廿八.木火各半而成局。木主清贵。火主劳贵。两形相争。而无主客之分。亦有初富而终败。初贵而终贱。天性聪敏。作事懈怠。或以骄生忽。以偏见而受羁绊。或因利忘害。以嗜好而并烦恼。又有务正义。而见颠倒之时机。或为经发达。而见倾覆之事实。才智与事实不合。利益与妨害混合。盖木火相争。消毁无余故也。

廿九.木土各半而为局。木主清贵。土主富丰。木土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有劳碌奔驰。驳杂遗累。前人亦有产业。而小康者。或为弟兄叔侄之分裂。祸起萧墙。或为族戚邻友之欺忤。常多雀角。亦有忧患丛生。神经刺激之疾苦。冷退不休。哭泣人丁之烦恼。盖木土相争。相克而复相犯。两不相用。而复两害故也。

三十.金水各半而为用。金主权贵。水主大贵。金水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有上贵之偏受。副其名权而掣肘。中贵之正受。短其时间而波折。次则为下贵之政权。多处嫌疑而招是非。又次则为常贵之荣名。多生怨谤而受挫折。亦有灰心消极之中止。亦有受辱知足之轻弃。盖金水相争。而不相化。害大于利。相用而不相容。祸倍于福故也。

卅一.金土各半而为局。金主权贵。土主富丰。金土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为州伯邑宰。迂阔而多劳。庸厚而无用。次则为丞尉佐治任劳而不进迁。周折而多影响。又次则为富绅梓里之公务。小康丰足之衣禄。又次则为劳碌而立脚跟。牵强而有出路。亦多遗累之纠纒。而受限制。亦有疾厄之冷退。而刑人丁。一得一失。而不完善。忽成忽败。而有缺点。盖金土相争而相反。乃客凌其主。下犯其上故也。

卅二.金火各半而为局。金主权贵。火主劳贵。金火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为世之纨絝。而有嗜好骄矜之破败。前人之余业。而有游荡荒淫之破产。次则为常人之一成一败。遗累不休。多劳多怨。官讼不了。聪明不务其正。刚复而多痚懈。盖金火相烁。其质焚毁不存。残破不堪故也。

卅三.水土各半而为局。水主大贵。土主富丰。水土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为小商小贾。佃农薄艺。以及工役之例。又主环境恶劣。而多劳碌。人丁刑伤。而多冷退。景遇萧条。事实繁扰。忙乱耳目。忧苦身心。盖水土相制。崩溃而复壅塞故也。

卅四.水火各半而为局。水主大贵。火主劳贵。水火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为杂艺而糊口。劳工而就食。贱役以容身。依人以度日。则为少成多败。而无隔宿之粮。有劳无逸。而有终身之苦。贫乏其身。劳苦其形。灰颓其志。伤耗其神。盖水火相争。而不相容。相害而不相济故也。

卅五.土火各半而为局。土主富丰。火主劳贵。土火相争。而无主客之分。则为小商佃农。杂艺劳工。小贸贱役之例。或为幼而无父之孤者。失其培养之力。或为老而无子之独者。失其晚年之靠。或为中年无妻之鳏者。失其内辅之助。或为有衣禄而疾苦者。失其能力之效。盖土火相争。是为火炎土燥。枯竭不生故也。

公笃曰。五行而合五形。为相法之初基。其分别大概之界限。故木主清贵。而不权也。土主富丰。而不贵也。水主大贵。而有福也。金主劳贵。而有为也。火则败多益少。而有劳也。虽贵而亦不善其后也。或功成招嫉。名成受谤。依然贫乏也。次则以部位之轻重。而用加减乘除之测量法。以评论之。是为纲领之要也,其精神有余不足。或藏或露。声音清秀铿锵。或缓或急。则又据各形。而论其宜与不宜也,其内气之长短浓淡。外色之轻重浮沉。则据各运而顺四时五行以定之。是为节目之要也。至于两形相兼。则分其生克制化而用之。两形相争。则分其秩序侵犯而减之。又如三形相兼。三形相争。则又从多数少数。相犯相混而推论之。其中又有相似而实非。又有明是而暗反。则当查其清浊真伪。内外轻重。虚实反易。藏露混含之十六项。自有一定之标准。以判断其富贵贫贱。吉凶祸福。寿夭劳逸。贤愚死生。自无狐疑之错误也。古人恐后人认定不确实。则有本瘦。金方水圆。土浊。火露之法。又恐水土相混。则有圆厚而清者为水体。敦厚而浊者为土体。又恐火土相混。则有局深而静名为土体。局露而锐者为火体。惟金形一项。则有厚金薄金之分。乃有腮方特角而坚实。声音刚亮而神聚之说。可谓完备之至也。盖五形者。原料也。五官五岳者。良工也。有良工而无原科。只可以物代之。而不实用也。有原料而无良工。虽能成器。而不美观也。有原料又有良工。则趋时而尽善也。其喻如是。业风监者。当求其根本之质。勿以区区五形。而忽之也。

五行生化诀

公笃曰。气色一项。前章已详细备载。而无遗矣。此篇则分五行之形质。四时之气候。各色之生化。尚有先后天之气数。利于此而不利于彼故也。余考五行。生我之时令不吉。我克之时令次之。克我之时令又次之。我生之时令大吉。同我之时令次之。此为一半之大用也。又以生时令之气色为不吉。时令所克之气色次之。克时令之气色又次之。时令所生之气色为大旺。同时令之气色次之。此为一半之大用也。二者合而推用。两相折衷。此生化之诀窍也。古人之书未经备载。亦无此项用法。秘而不宣也。兹特分类如下。为风监作一先声之向导耳。以俟后之高明。采取而用之可也。

一.木形以青润浮腻气为本质。是为同类相求应有之气色也。不拘何时有之均无大妨害。如发于春。得木之相气。不拘何部有之均为平安而顺遂。此为同气相求。故无妨害。而反有利益。相者形质也。又相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旺一死之气色。则为得偿其失。经忧疑而后吉。功补其过。见疾厄而进禄。旺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废一囚之气色。则为牵制而复遗累。忧惊而复疾厄。两祸相连双方掣肘。囚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死一旺之气色。则为顺遂而得贵名之禄。需多忧思而郁疾。意外而获偏浮之财。需多小累而口舌。死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废一囚之气色。则为疾厄之道误。冷退之小累。散漫无头绪之牵制。仓皇多失措之周折。废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

二.木形以紫红色。为生旺之气色也。如发于春。是其大旺之时。一相一旺之气色。则为升官进权。得禄获功。又人旺丁。常人主进田宅。旺财源。见喜庆。进子女。相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旺一相之气色。则为大旺而亨吉。事半而功倍。逼迫则有生机。走险则有越级。旺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囚再囚之气色。则为破残不完善之名利。尚有余波。遗累不结束之事实。尚有官讼。囚者形质也。又囚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死一废之气色。则为损失之冷退。暗害嫁祸而受拘禁。反覆之灾疾。天灾不测而受影响。死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废一死之气色。则为利小害大。得者蝇头失则倾覆无余。弄巧反拙。誉者虚名。毁则冒大不讳。废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

三.木形得白莹色。是为囚制之气色。如发于春。是为一相一废之气色。则为血统之哭泣。连带之利益。而主无凭证之赔偿。族戚之牵制。友谊之辅助。而主不结束之暗亏。相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旺一囚之气色。则为小损中有大盆。周折中有成功。去轻就重之决谋。以得偿失之有余。旺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废一旺之气色。则为亨吉而不全功。利益而不善后。中道变迁。拖延牵制之象。名利不符。镜花水月之例。废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囚一相之气色。则为平常无功亦无咎。逗留无益亦无害。或为劳倍功半。而守株待兔之呆滞。或为得不偿失。而昼蛇添足之掣肘。囚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死再死之气色。则为种种不祥之经过。损人破财。而生怪意之灾。处处危害之潜伏。罢职失权。而有不测之祸。是非烦恼层出。疾厄株累常见。死者形质也。又死时令也。

四.木形得黑暗色。为死气最凶之色也。如发于春。是为一相一死之气色。则为危险而后安全。破败而后补益。明升暗降之官禄。弄巧反拙之财利。先后不同。久暂各异。相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旺一囚之气色。则为小谋见阻。再谋见成。而不持久也。间接见误。直接见功。而多顾忌也。疾厄流连。人丁衰弱。旺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囚一旺之气色。则为盈可补其漏。得可偿其失。功可赎其罪。害与利相等。囚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死一相之气色。则为小恩小怨。混合而生是非。小利小害。纠缠而生障碍。冷退而刑人丁。遗累而郁结病。死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则为一废再废之气色。应有缺陷不全之事实。双方欺诈之不遂。拘留之牵制。疾厄之遗误。废者形质也。又废时令也。

五.木形得黄滞色。是为破残不全之气色。如发于春。是为一相一废之气色。则有大顺小逆之多费周折。名旺禄虚之勉强就范。劳倍功半。预谋不合心理。恩少怨多。竭诚反生疑嫉。相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旺再旺之气色。则为官禄并旺。而进人丁之喜庆。坐守均利。而获同舟之共济。谋略通达。事实进捷。旺者形质也。又旺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囚一死之气色。则为牵制之累。人口之灾。奴仆之患。牛马之损。囚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死一囚之气色。则为琐碎纠缠之吃亏。招非结怨之冷退。劳而无功。谋而见阻。死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废一相之气色。则为进取而有逗留。取守而有忧虑。两可牵制。得之不为荣。尽量勇为。失之不为害。废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

六.火形得红紫色。为同气相求之本质气色也。不拘何时有之。均无妨害。如发于夏是为一相再相之气色。则为发达而安全。顺遂而持久。名利有成。人财并旺。相者形质也。又相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死一旺之气。则为逼迫就谋之进捷。艰难经营之获利。一成一败。而生转机。一得一失。而为过渡。死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废一囚之气色。则为争名夺利。而履危险:贪多务得。而陷倾覆。先有利益而后失败。骄其志也。始为同舟继而仇害。懈其常也。废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囚一废之气色。应有株累不休之官讼。偏见不宜之损失。重则牢狱拘留。轻则刑克疾厄。囚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旺一死之气色。应有贵权而受包围。财利而受影响。苛求则生患。过贪则伏危。持重亦有小益。缓决亦得时机。旺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

七.火形得白莹色。是为废残之气色。美而不完善也。如发于夏是为一相一囚之气色。应有流连之疾病。酝酿之是非。忧疑之哭泣。暗争之名利。相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死一废之气色。应有差寸误尺之纠纷。舍大全小之失算。谋之再三而阻耗。求之再四而掣肘。死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废一相之气色。应有缺点之官禄。不满之财利。受屈之名誉。从权之小益。废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囚一死之气色。应有疾厄反覆而误事实。族戚牵制而招官讼。得少损多之利源。有官无禄之嫌疑。囚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旺再旺之气色。应有贵权而受包围。逼迫进机也。财源而见飘摇。反得倍利也。人丁喜庆。事实顺遂。旺者形质也。又旺时令也。

八.火形得黄暗色。是为旺气。而亨吉也。如发于夏是为一相一旺之气色。应有人丁喜庆。官禄升迁。不谋而亦成功。不劳而亦获利。相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死一废之气色。应有冷退消耗。疾苦哭泣。伤感之郁结尤多。不满之障碍不少。死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废一死之气色。应有下凌上之欺诈。奴犯王之觊觎。鬼神之为祟。人不安而财又损。水火之为灾。屋见破而人又伤。废者形质也。死者令时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囚再囚之气色。应有事事掣肘。先后错误而困难。处处失宜。始终逗留而劳怨。利小害大。得少损多。囚者形质也。又囚时令也。如发生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旺一相之气色。应有坦途之利益。安全之功名。升迁而又兼职。正财而加偏利。常多喜庆。并旺人丁。旺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

九.火形得黑润色。是为囚气不旺之气色也。如发于夏。是为一相一因之气色。应有疾厄流连而不痊。货财漫散而不结。事实颠倒而无益。内顾纷争而不息。相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加发于春是为一死再死之气色。应有损失而经危险如飞灾。游戏解烦而生杀机。重病哭泣。而误医药。死者形质暗害而也。又死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废一旺之气色。应为享中有阻。而不善其后。得中有失。而不补其漏。官禄而有牵制。财利而有拖延。废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囚一相之气色。应有剜肉补疮之政策。守株待兔之计划。进谋而中道障碍。退守而虚浮冷退。囚者形质也。相者时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旺一废之气色。应有谋比令也。如遂彼之过渡。易得易失之波折。人事转移之连带损益。时势影响之牵强就范。旺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

十.火形得青腻色。为死气不吉之气色也。加发于夏是为一相一死之气色。应有忧思顾忌。而成痼疾。事实逗留。而有妨害。富贵而有党争。益小害大。贫贱而有欺侮。明是暗非相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死一相之气色。应有人丁之隐患丛生。私念不休也。六亲之遗累常至。要挟不止也。误会是非。因利以诱之。招嫌结怨。弄假而真也。死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废再废之气色。应有意外之横祸。离奇之飞灾。毁其名誉。损其财禄。伤其人丁。误其疾厄。废者形质也。又废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囚一旺之气色。应有春蚕作茧自纒政策。美而不足也。饮鸠止渴之燃眉办法。利而反顾也。轻重不分之小益。恩怨不明之半利。囚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旺一囚之气色。应有小破财而收效。大费力而成功。互相利益之乘机。坚决任劳之借力。旺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

十一.金形得白莹色。是其同类相求之本质气色。如发于秋是为一相再相之气色。应有平安之亨吉。持重之利益。稳见下手。而成功也速。同舟共济。而收效也倍。相者形质也。又相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废一囚之气色。应有刑人丁之消耗。用奴仆之欺骗。得不偿失。破残而不全。亲不如痚。挪杂而不纯。废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囚一废之气色。应有假人以柄之纠纷。遗误不休。托人不实磕诈。恩怨不明。哭泣多出错误之医药。是非多出细故之族戚。囚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旺一死之气色。应有驳杂而得利益。颠倒而进权禄。逼迫则因祸而福。穷困则乘机而发。旺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死一旺之气色。应有强勉之误。一谋即达。烦扰之利。厚利频来。交痚者均可同利而为功。有怨者均可互利而为用。死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

十二.金形得黑润色。是为生旺不忌之色。如发于秋是为一相一旺之气色。应有良好时机之为用。越级而升迁。至亲好友之援引。意外而暴发。谋名名成。谋利利就。相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废一死之气色。挫折之中道见阻。受屈之意外生波。利害无轻重。终成画饼。恩怨无曲直。终为激刺。废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囚再囚之气色。应有官讼之官讼。缠绵不断。灾厄之灾厄。耗散不休。心有余而力不足。垂头丧气。亲有累而痚相犯。失足吞声。囚者形质也。又囚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相一旺之气色。应有取巧之进益。事半而功倍。不劳之生机。力少而利多。旺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死一废之气色。应有拂意之失权。务名之罢官。即损其财。又伤人丁。即受其制。又遭暗害。死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

十三.金形得黄黯色。是为衰弱之气色也。如发于秋是为一相一死之气色。应有利小益而隐附骨疽。官小亨而填无底壑。条约结合而不守信。交谊深厚而有离间。相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废再废之气色。应有漫无把握之捕风捉影。假以权柄之东陷西失。力轻任重之见逼。劳倍功半之见过。废者形质也。又废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囚一旺之气色。应有见飘摇而转机。遇贵人而提擢。艰难中有厚利。逢时势居奇功。囚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囚一旺之气色。应有见疾厄而进禄。见患难而获利。名权不符之过渡阶梯。事权不一之同舟共济。旺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死一相之气色。应有昼蛇添足之遗误。镜花水月之虚浮。功不赎罪。得不偿失。死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

十四.金形得红燥色。是为囚气受制之气色也。如发于秋是为一相一囚之气色。应有牢狱而不危身。损失而不覆灭。刚复自用之错误。事机不容之飞灾。容忍可减轻。缓和可免半。相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废一旺之气色。应有小利而含惊险。因之进展。时机而兼嫌疑。因之权利。废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囚一相之气色。应有鱼目混珠之真伪失查。多头政策之劳怨失当。旺人丁则破财。获利益则官讼。囚者形质也。相羞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旺一废之气色。应有进行不合预谋。临时而决之。事实不合标准。因人而施之。旺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死再死之气色。应有意外之变机。因福而为祸。骄横以养痈也。心乱之妄贪。因利而忘害。蒙蔽以失足也。纵欲之为殃。遗误之哭泣。重则惊险牢狱。轻则损失疾厄。死者形质也。又死时令也。

十五.金形得青腻色。是为废气小阻之色。如发于秋是为一相一废之气色。应有安危之忧疑。惧为仇怨所败。六淫之疾厄。常为医药所误。流离辛苦。而不收效。仓皇失措。而多障碍。相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废一相之气色。纵欲之戕贼。遗累而复官非。劳力之经营。胜利而遇盗贼。小患小损。则不伤大体。常疾常愁。则不致大危。废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囚一死之气色。应有名利引诱。而入危机。时势迷惑。而见倾覆。利令智昏。明知而不拒。情为义屈。甘累而受怨。囚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旺再旺之气色。应有喜信频来。一兼再兼之官禄。时机叠至。三番四番之财利。小仇怨化而为良友。小损患化而为利用。旺者形质也。又旺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死一囚之气色。应有劳而不功。功不抵其罪。谋而不得。得不偿其失。六亲之遗累。取怨招尤。友谊之要挟。暗害相嫉。死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

十六.水形得黑暗色。是为同气相求之气色。如发于冬是为一相再相之气色。应有稳见持重之安全进谋。以守为进之顺遂进展。小挫而不为害。反有生机。小辱而不为非。反得盛誉。相者形质也。又相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旺一死之气色。应有忽降忽升之官禄。名实不符之半虚。忽得忽失之财利。劳功各异之半遂。有逢厄难而获功。有因疾病而免祸。旺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废一囚之气色。应有仓皇失足之惊灾。酒色迷离之危害。牢狱枷锁之连累。疾厄伤残之飞灾。废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死一旺之气色。应有忧喜交集之人丁。得失各半之财利。机会与影响混合。而收半功。直接与间接不满。而有屈就。死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囚一废之气色。应有哭泣而再哭泣。冷退不休。疾厄而又疾厄。缠绵不已。波外生波之官讼。累中又累之交际。囚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

十七.水形得黄明之色。是为囚气受制之色。如发于冬是为一相一囚之气色。应有拘定目标。而有周折之利。骄其心理。而有呆滞之误。忧柔之牵制不定。情义之包围受欺。相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旺一废之气色。应有名受攻讦而愈彰。反得嘉奖之禄。事被打击而倍利。反得意外之遂。旺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废一旺之气色。应有逼迫而得厚禄。惊惶而收大功。驳杂而有出路。艰难而获大利。废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死再死之气色。应有利令智昏之妄贪。叠遭失败。饮鸠止渴之纵饮。明知故犯。才短蹈危之挫折。盛气见逼之毁伤。死者形质也。又死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囚一相之气色。应有小亨之不满。而多顾忌。奔驰之无功。而多嫌疑。得失不合标准。两不相抵也。利害而出范围。双方牵制也。囚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

十八.水形得青腻色。是为旺气亨吉之色。如发于冬是为一相一旺之气色。应有乘时机而进名权。又沽盛誉之遂心。逢善价而获财利。又得浮财之满意。外辅内佐之成功。得陇望蜀之收效。相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旺一相之气色。应有升迁之进职。得利之倍功。人丁之喜庆。事实之顺遂。旺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废一死之气色。应有时势变迁之障碍。人事转移之危害。亲者反痚而为累。搕诈不休。恩者成怨而为患。负义不止。废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死一废之气色。应有中途惊险之损失。天灾阻止之妨害。奴仆拐骗之私逃。因利而忘恩。友朋暗算之攫夺。因忽而受屈。死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囚再囚之气色。应有辛苦而无功。既得而复痚懈以失之。驳杂而受制。有益而复颠倒以误之。误会嫌疑不释。疾厄冷退不休。囚者形质也。又囚时令也。

十九.水形得红燥色。是为废气而见损阻之色。如发于冬。是为一相一废之气色。应有不满之顾忌。患生肘腋。劳碌而痚虞。害出袍泽。利益而有利用之蒙蔽。事业而有挪腾之欺诈。相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旺再旺之气色。应有安全进取。不谋而遂。强迫入手。侥幸而捷。得尺进丈之扩充。得陇望蜀之宏举。旺者形质也。又旺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废一相之气色。应有似是而非之名利。内外不符。委屈求全之环境。事权不一。志大愿奢。事多牵强而益少。戚众交广。财有耗散而累深。废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死一囚之气色。应有丢官罢职。而受拘留之灾。丧赀破产。而受嫁祸之害。纵欲奢情之暴病。狎邪妄贪之杀机。死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囚一死之气色。应有昼蛇添足之失败。饮鸦止渴之后患。乱其常度之四面楚歌。授人以刃之自杀政策。囚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

二十.水形得白莹色。是为死气不吉之色。如发于冬是为一相一死之气色。应有孝服冷退。疾厄流连。贪小利而损其大体。务虚名而耗其实力。或为名实不符之掣肘。或为事权不一之纠纷。相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旺一囚之气色。应有官禄而见毁誉。财利而见飘摇。趋舍异路之误此遂彼。采取误会之小题大做。旺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废再废之气色。应有美行而不掩其恶。盈余而不补其漏。克肉补疮之无益周折。驱虎进狼之误解受制。废者形质也。又废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死一相之气色。应有几经反覆。始得蝇头之利。饱受惊险。仅收鸿毛之功。蒙蔽而不尽善。尚得枝栖之安。虫惑而受利用。自取轻妄之辱。死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囚一旺之气色。应有借题发挥之进阶。貌合神离之互利。人丁灾疾。以牵制其正务。天灾祸患。以障碍其行动。囚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

廿一.土形得黄润色。是为同类相求之气色。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相再相之气色。应有奇策制胜之功名。奇货可居之财利。广交游而得利益。常收舍短取长之效。睦族戚而得辅佐。常获补偏就正之功。相者形质也。又相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囚一废之气色。应有牵延而不就范。终为镜中之花。慨允而不履行。空捞海底之月。内有顾忌。得心而不应手。外有嫌疑。欲益而反招尤。囚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死一旺之气色。应有扬眉之取尊官。积劳之得厚利。旺人丁之喜因。有远谋之顺遂。死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旺一死之气色。应有诚恳之谋。周折而进其善。守信之约。劳碌而收其利。人口有疾有喜。庭又和又安。旺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废一囚之气色。应有侮弄之受愚。措施不当也。轻慢之受制。行止不慎也。贪多务得之掣肘。用恩取怨之遗误。废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

廿二.土形得青腻色。是为囚气受制之色。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相一囚之气色。应有羁留之久待。得不偿失也。轻重之失宜。乱不合法也。或为纲要之废弛。误于游戏娱乐之场。或为哭泣之障碍。累于拘节虚表之点。相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囚一相之气色。应有惊惶不安之隐忧。虽有利益。而受仇敌之箝制。委屈求全之不满。虽有人力。而受时势之影响。人丁多疾灾。财利多牵制。囚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死再死之气色。应有颠倒事实之株累。损人破财。结合团体之横祸。陷危履险。疾厄不得愈。是非不得直。养痈遗患也。条约不守信。义愤不得伸。箝制畏势也。死者形质也。又死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旺一废之气色。应有人情交际。而得进步以立基。异乡飘零。而有遇合以创业。中道变谋。而有时势之助成。小耗不吝。而有意外之进展。旺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废一旺之气色。应有艰难辛苦之进名禄。转危为安。驳杂周折之得权利。因祸为福。任劳受怨。反收渔人之利。上亲下善。反得中饱之财。废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

廿三.土形得红燥色。是为死气不祥之气色。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相一死之气色。应有复杂烦扰之官禄。祸生于细微。行动舟车之远谋。患生于不测。损人丧财。复招官讼拘留。败名伤身。复遭盗匪残害。相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囚一旺之气色。应有委曲求全。从权而暂立足跟。忧思郁结。忍辱而占盈尺地。方寸乱而不定。器小易盈往返多而不一。智浅又露。囚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死一相之气色。应有小利而多纠纷。藉丝之是非不断。微名而有烦恼。飞扬之黑白频来。细故不忍。而招谣以受制。微嫌不避。而结怨以暗害。死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旺一囚之气色。应有风怨报复之争端。阻挠其前程。酒色放纵之疾厄。垂漩其财产。哭泣之冷退。暗亏之消耗。旺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废再废之气色。应有天灾流行之瘟疫。又为水火之灾。人口流离之凶抜又为盗贼之患。废者形质也。又废时令也。

廿四.土形得白莹色。是为旺气亨吉之气色。如发于三六九全月。是为一相一旺之气色。应有越级之升迁。倍利之进益。正兼各权之亨吉。正偏各财之胜利。子女平安。疾厄痊愈。相者形质也。旺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囚再囚之气色。应有哭泣人丁。流连疾厄。借水行舟。而舟破沉。昼虎不成。而反类犬。囚者形质也。又囚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死一废之气色。应有扩大规模之倾覆。失足陷阱之危险。驱其虎而进其狼。以暴易暴之失着。丧其财而郁其疾。一误再误之昏愦。死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旺一相之气色。应有短期收效。化怨为友。反为辅佐。暂时成功。弄拙反巧。反为投机。人丁平安。事实顺利。旺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废一死之气色。应有官讼是非。大义不伸。公理不直。交际累损。瘫疤之溃。仇怨之害。财源消耗。人丁刑伤。废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

廿五.土形得黑黯色。是为废气破残之色。如发于三六九全月之土令。是为一相一废之气色。应有得不偿失之消耗。功不抵罪之官禄。外益少而内耗多。环境日见恶劣。公有益而私有害。地位日见穷蹙。相者形质也。废者时令也。如发于春是为一囚一死之气色。应有人口伤亡。财源殆竭。荒旱又遇盗贼。毁肌肤而残肢体。官讼又遭火灾。受拘禁而烬灭。囚者形质也。死者时令也。如发于夏。是为一死一囚之气色。应有飞灾横祸。层出不穷。诬攀牵连。沉冤不雪。痛心疾首。而有无代价之危险。身败名裂。而有受枉屈之破。孝服又见刑伤。大病又误医药。死者形质也。囚者时令也。如发于秋是为一旺再旺之气色。应有因祸为福之利益。冒险获功之时机。仇怨相争而复利用。亲痚相累而复有益。虽不持久。而获暂时之安。虽不周到。而有短期之利。旺者形质也。又旺时令也。如发于冬是为一废一相之气色。应有利益中之缺点尤多。官禄中之隐患不少。妄贪则蹈陷阱之中。船行则入波涛之里。能忍小则不乱大谋。能取守则不受株累。废者形质也。相者时令也。

公笃曰。上例二十五条。为相学之心法。数学之兼用。古人多守秘诀不宣。仅露生克制化一语。其六朝之月波经。唐代之照胆经。自谓经书。尚无气化克制之说。而达摩为相法大成之中兴祖师。亦末谈及此项纲领之要诀至麻衣。更次一筹。细则不详。如水镜。柳庄。衡真。铁关刀。大清监。燕山集。王氏监。兰陵集。相法须知。相法捷要各书。更不知气化为何物。余考先后天各数学。始有此项妙诀。医学虽有之。尚有多数隐藏。及不合原则。如司天在泉。为六法十八盘。仅载一盘。纯系后天体质。末用先天气化。据此可知。盖五行生化。又以河图洛书为第一。乃纯粹先天法也。阴符数为第二。乃半先天半后天法也。至于演禽。太乙。六壬。易数。纯系后天定位之法。其生化尚有少数不验。先后时间亦有少数错误。兹采取先后天并用之法。以生我者为死气。此为最不祥之气色也。我克者为废气。此为次不祥之气色也。克我者为囚气。此为小受制之气色也。我生者为吐气。此为最吉祥之气色也。同我者为相气。此为小亨吉之气色也。故有同时令而同部位。同气色而同运限。现于此人为吉。现于彼人为不吉。盖各人禀受之形质不同。故用五形之五行。五色之五时。以推论也。如能明白此项原理。用之合法。其应验如响。至于兼体。则可类推而折衷之。此为相法之最要纲领。请注意探求可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