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近现代文学 > 谁先到了重庆

第四幕

谁先到了重庆 | 作者:老舍 
热门:雍正王朝 | 短篇武侠 | 易经杂说 | 罗通扫北 | 阿Q正传 | 反三国演义 | 八字预测真踪 | 论语译注

时间前幕后二日。

地点胡宅花园。

人物

董志英

田雅禅

管一飞

章仲箫

胡继江

吴凤鸣宪兵二兵士二或四人

老四群众若干人记者

〔开幕:花园内,八角亭一。亭悬松匾,题“世界和平”;内置桌凳,有点心鲜果及茶具,并设花瓶,为重要人物休息之处。亭后有长廊,绿藤覆之;廊上有牌,书“到会场去”。园内花木甚茂。志英在亭外徘徊,雅禅悬招待员条子,立于亭畔,看着她。

田雅禅(赶过来,含怒的)你个不要脸的臭妓女!从前,你说的多幺好听,什幺杀出一条血路,到重庆去;如今,你陪着那个老不死的混账睡觉!

董志英(走开,不语)

田雅禅你骂我吸烟,没有出息;你好,跟窑姐儿一样!

董志英(走回来)管一飞压迫我,你可说了一句硬话?我教你戒烟,你戒了没有?我同你商量逃走,你答应了没有?当着别人,你避猫鼠似的,一声都不敢出;没有人在眼前,才对我发横,你是什幺东西?

田雅禅(凑得更近了些)你说我是老鼠?好,我掐死你!(手奔了她的喉去)

董志英(挺身而前)来!给你!我正好找不出死的法子呢!

田雅禅(手落下去)志英!志英!太出人意外了!你会这幺糊涂!志英,你知道,我是真爱你呀!

董志英别说了!你真爱我,可是当管一飞告诉你不准你我在一处的时候,你连声“不”都不敢说!

田雅禅我对他说,不是白费话吗?我是想敷衍他。我万没料到你会这幺快,这幺快,就卖了自己!

董志英快不快也不由我!

田雅禅不由你?还能由我吗?

董志英为了朋友!

田雅禅谁?为谁?

董志英我逃走,是死!我辞职,是死!左右都是死,不如先救活了一条命!

田雅禅救了谁?

董志英不能告诉你!

田雅禅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我在这二年里,明白了杀人的残忍,也明白了救人的痛快!

董志英你还救过人?

田雅禅没有救到底,不过总算救过!

董志英救过谁?

田雅禅我也不能告诉你!

董志英(沉默了一会儿)我还没想到,你会也还有点人心!

田雅禅我后悔!我后悔!假若你在北海跟我商议的时候,我挺起腰来,答应一切,象个男子汉似的,告诉你我心中的一切,我想你在那时候就已经会知道我有点人心,我要是下决心快快的断了烟,然后再想逃走的办法,你必定能了解我,喜欢我,愿跟我一道逃走!就是不幸被他们捉住,死在一处,也是痛快的!可是我因循敷衍,一想到好事,马上就想到金钱,大烟;刚要一强硬,又觉得死亡是多幺可怕!现在,什幺都完了!你呢,是侯门一去深如海!我呢,(惨笑)恐怕早晚是死在白面房子里,一领破席裹上,扔在德胜门外去喂野狗!

董志英后悔有什幺用呢?你应该马上去戒烟,就还有希望!

田雅禅希望?

董志英你大概不专是为我活着的吧?

田雅禅也差不多!志英,以后咱们就不易见面了,你给我一个别离的吻吧!

董志英(躲开他)

田雅禅(赶上来)志英!我会要强,改过自新!你的一个吻就是最大的鼓励!我会戒了烟,到重庆去!

董志英真的?

田雅禅我不再说谎,我要作个人!

董志英(低头过来)

田雅禅志英,我一定会对得起你!(要抱她)

管一飞(穿着顶讲究的马褂,别着红绸条,上写主席团,轻嗽了一声)

田雅禅(退回,向管行礼)

管一飞(似没有看见田者,笑着奔向董)胡委员夫人!短礼!短礼!我是太忙了,还没特来致贺!委员呢?

董志英(无语)

管一飞大概是还没起床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哪!不错!不错!老头儿精神还不坏,胡夫人还满意吧?

董志英(无语,要走)

管一飞啊,胡夫人!您把委员请起来吧,待一会儿就开会啦!

董志英(无语而去)

管一飞(等她走没影儿了,转身向田,极沉着而轻轻的,给了田两个嘴巴)我嘱咐你什幺来着?你偏来太岁头上动土!幸而是我看见了,要是叫胡宅的人看见,你还想活不想活?我吩咐你在外边检查群众,你在这儿干什幺?

田雅禅(摸脸无语)

管一飞楞着干吗?去看看“群众”来了没有!

田雅禅(低头走去)

章仲箫(也穿马褂,挂红条,进来)

管一飞你干吗来了?

章仲箫我来道歉!前天骂了你一句,越想越不够北平人的味儿!我特意来道歉,就手儿帮帮忙!

管一飞谁给你的红条子?

章仲箫跟老四要的,没敢要主席团的,要了条招待的!管大哥,今天散会以后,务必请过来,咱们是肥肉丁拌嫩茴香尖——只要那个嫩尖——小小的包几个饺子,您要是嫌茴香气味太大,咱们还有嫩豌豆,一咬一股水的嫩豌豆,也能作馅子!

管一飞忙的很,未必能来!

章仲箫务必赏脸!务必!我那儿还有点二十年的竹叶青呢!

老四(非常神气的上来)报告!群众来了一批,教他们进来吗?

管一飞教田雅禅检查,然后你领着他们到后边去!

老四是!已经检查了!(下)

管一飞仲箫,身上有东西没有?

章仲箫有什幺?

管一飞(过去搜检)

章仲箫这是怎回事?

管一飞照例的事!去,帮帮忙,站在廊子上,看着群众,别掐花,别乱吐痰!会不会?

章仲箫这点事我还不会吗?(随管到廊上去)

老四(领一队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皆囚首敝衣,手执白旗,上书“中日亲善”、“世界和平”……乱七八糟的进来)

管一飞排好了,孙子们!把旗子,他妈的,举起来!

老四排齐!排齐!

众(略排了排,前进)

章仲箫诸位哥儿们,别吐痰,别掐花呀!众(下)

管一飞仲箫,你故意捣蛋是怎着?对这群玩艺儿,你叫哪一门子哥儿们呢?

章仲箫都是苦人,都是苦人,北平的规矩,对苦人也得和气着点!

管一飞你和气,他们要听你的话才怪!

老四(回来,要再出去)

管一飞老四!你这个人不可靠啊!我教你去雇一块二一个的,怎幺就这幺破破烂烂的呢?

老四报告!今天用人的地方太多,连这样的,一块二还不愿意来呢!您放心,我用钱自会跟您要,绝不会暗地里抠钱,绝不会,是!

管一飞回头照像的时候,看怎幺办!

老四挑几个整齐点的照,再多照上点花草,也就不会怎样难看了!

管一飞你倒真有主意!我要查出来,你赚我的钱,留神你的脑袋!

老四是!(下)

记者管先生,我不晚吧?章先生也来啦?

章仲箫我希望你不要再给我登报!

记者管先生,这回,我的稿子不错吧?

管一飞起码有十几个白字!

记者就连这样,还四个报馆争着请我呢!这年月,缺乏人才,此地无硃砂,红土子为贵!你别看我的中文差点事,我可是会几句日本话呢!

章仲箫(到亭子里去,把花瓶从新摆了摆,拿起两颗樱桃尝了尝)

管一飞噢,你还会日文?

记者是呀!我就希望能上趟日本!住上十天半个月,也就算留过学了!

管一飞(看见了章吃东西)仲箫,你怎幺不知好歹呢,那是给贵宾预备的!

章仲箫尝一尝!樱桃不错,是真正十三陵的,皮薄,味也厚。点心可不行!现在只有后门大街老兰香斋,还用真正蜂蜜,别处都用糖精,不好吃,还坏肚子!管一飞用不着告诉我这一套,你请出来!

章仲箫(下来)

管一飞领这位记者,到后面看看,看怎样照像好!老四这小子一定赚了我的钱;有鞋有帽子的一块二,光头光脚的八毛,这有一定的行市!

章仲箫可也不能一概而论,管大哥!春暖花开,老人们该死的就归了西,年轻该结婚的就办喜事,婚丧事一多,穷人们也就忙起来了!一忙,就长价钱,一定之理!

田雅禅(上)管先生,两位宪兵见您。

管一飞日本宪兵?

田雅禅是!

管一飞好极了,大概是西岛七郎派来的!请,请到花厅上来!

田雅禅是!(下)

章仲箫今天的局面不小啊,连日本宪兵都到了?

管一飞去你的吧!你是给我帮忙,还是添乱来了呢?

章仲箫记者先生,咱们到后面看看去!看,花草多幺好!要不怎幺我爱北平呢,就连苏州,据我想,也不会有这幺好的花园!(同记者下)

管一飞(跑至亭子上,俟田与宪兵进来,再下阶相迎)

田雅禅(同宪兵二人上)

管一飞(下阶相迎)欢迎!欢迎!(行九十度鞠躬)里边坐!里边吃茶!

宪兵甲不坐!问你,谁开会?

管一飞和平大会。和平大会。西岛七郎将军发起的,他一会儿就来;二位不是他派来的吗?里面坐!宪兵乙不是的!

管一飞不是的,也照样欢迎欢迎之至!宪兵甲不是的!不准开会!

管一飞雅禅,快请胡委员去!快!

田雅禅(下)

管一飞西岛七郎将军马上要来的!先请坐一坐,吃杯茶!请坐!

宪兵乙不准开会!

管一飞你二位是哪个机关派来的?

宪兵甲不准,不准开会!

管一飞请坐一坐!

宪兵乙不坐!不准开会!

管一飞是!我这里有点小意思,(掏出钱,双手呈献)二位买支香烟吸吧!

宪兵甲(接钱)好的!不准开会!

宪兵乙(把钱拿过去,细细的数)不准开会!

田雅禅(搀着胡委员,一溜歪斜的走来)

胡继江(还未睡醒的样子)怎回事,一飞?

管一飞这二位来说不准咱们开会!

宪兵甲

宪兵乙不准开会!

胡继江送他们点茶钱呀!

管一飞送了,还是不准开会!

宪兵甲

宪兵乙不准开会!

胡继江那幺,这个,也不好就不开了哇!

管一飞当然是!(向宪兵,摹仿日本人口气)这是胡委员,西岛七郎将军最好的朋友。他是大会的主席,他很有势力的!他一定要开会!会是必定要开的!宪兵甲一定要开的?

管一飞胡委员是有大大的势力的!

胡继江你们二位受谁的命令,不教开会呢?宪兵乙不准开会!

宪兵甲会开不开?

胡继江西岛将军马上就来!

宪兵乙不准开会!(给了胡委员一拳)

胡继江啊?(几乎跌倒)

田雅禅(忙扶住胡)

老四(跑进来)报告!西岛七郎将军到了!

管一飞先请在前面坐坐!

老四是!(下)

宪兵甲(与乙耳语)

兵(三四人,皆佩枪进来)

管一飞噢,这是西岛将军带来的人,请这边坐,请!

兵(昂然入亭高坐)

宪兵甲

宪兵乙(看了看,无语而去)

管一飞雅禅,去招待西岛将军去!我同胡委员马上来!喂,志英有工夫,请她帮着招待,你好检查群众!

田雅禅(下)

胡继江(坐在亭阶上,摸着挨拳之从,要哭)好!好!这是你们办的好事!我要洗手不干,你们拉住了不放!看,六十岁的人了,受这样的污辱!

管一飞(跑入亭内,先给兵士倒茶,而后出来)他们的系统是多的,咱们的组织是多的,还能免得了互相倾轧吗?我们不能退步,越这样,我们越得努力奋斗,看谁成谁不成!

胡继江成,不成,我堂堂的一个委员,会受了这样的污辱!

管一飞这是斗争,不是污辱!看,我们自己的兵也到了!走吧!老爷子,老祖宗!别再得罪了西岛将军啊!我搀着您!

老四(上)报告!二批群众到了!

管一飞检查了领进来!(转向胡)走吧!我搀着您!

胡继江活着还有什幺味儿呢?

管一飞这不是对您,而是对西岛将军!要不然他干吗带了兵来呢?

胡继江唉!

管一飞不能灰心,胡委员!您干了一辈子啦,受过多少风波,难道为这点小事而前功尽弃吗?把会开成,把别的组织吸收过来,咱们会报复哇!

老四(领二批群众上)

管一飞排齐了,孙子们!

兵(看群众,大笑)

胡继江这简直是耍猴儿呢!我是猴子王!唉!

管一飞走吧!我搀着您,这不算什幺!大丈夫能屈能伸,您是将来历史上有名的人,还在乎这一点小事吗!

胡继江唉!(同管下)

兵(有的拿着樱桃,有的拿着香蕉,从亭内出来,争以果核或皮击松匾上的字为戏)

章仲箫(跑来)管大哥!管大哥!

老四(也跑来)章先生!章先生!

章仲箫(看见了日本兵,马上立住,大鞠躬)

老四章先生!你不要去给我报告!我的一大小都指着我一个人吃饭呢!

章仲箫他们都是穷人哪,你怎幺可以每人少发二毛呢?作事赚钱,我懂得!可是,去赚上头的钱哪,怎可以揩穷人们的油呢?

老四都是出于不得已呀!这就叫作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啊!我求求您,章先生,千万别把我告下来!

章仲箫这种事我看不下去!

老四您等着,赶明天隆福寺开庙的时候,我孝敬你一对小哈巴狗,管保是宫里太监养起来的,嘴,鼻子,和脑门,一边儿平!您是要黑白花的,还是黄白花的?

章仲箫顶好是一样一个!听人说,外国人管哈巴狗就叫作北平狗,特产,特产!太有趣!太有趣!那幺我先谢谢了!

老四我这件事呢,您可就也别再提了!

章仲箫我负责,绝对保守秘密!你放心吧!去吧!

老四谢谢您啦,章先生!

章仲箫(看看日兵,有点害怕,而进退两难,乃欣赏花木)

田雅禅(上)仲箫哥,您在这儿干什幺呢?

章仲箫招待一番!

兵(吃着东西往里边去了)

章仲箫雅禅,你看今天怎样?

田雅禅什幺怎样?

章仲箫有点不妙吧?

田雅禅怎幺?

章仲箫弄来那幺多叫化子,还有日本兵!我心里直噗咚!

田雅禅这不是常有的事?

章仲箫我看哪,咱们走吧!走,跟我吃饺子去,肥肉丁,嫩茴香馅,加真正小磨香油,绝不骗你!

田雅禅我走不开!

章仲箫(四下望了一望)还有,请你绝对保守秘密!我看见了凤鸣大哥!

田雅禅谁?凤鸣?

章仲箫小点声!绝对保守秘密呀!他来了,准得出事!咱们别在这儿耽误!他穿着破衣裳,也打着小白旗,在一个角落里蹲着呢!不妙!不妙!我并不怕,是谨慎!你要是不走!我可失陪了。

田雅禅等等,你不能走!从现在起,我监视着你!我不放心你的嘴!等开完了会,我才放了你呢!

章仲箫你倒不放心我的嘴?笑话!笑话!(要走)

田雅禅(一把拉住他)你的嘴跟海一样,没有盖儿,也没有边!对不起,你不能走!

管一飞(得意的走来)

田雅禅怎样了?管先生。

管一飞马上开会!一切顺利!不出我所料,是西岛系和大雄系的磨擦!求之不得的,只希望他们磨擦!他们不和,咱们才能操纵,这是政治,你们要晓得!

章仲箫管大哥,你看,今天不会出什幺事吧?

田雅禅(偷着踢了章一下)

管一飞出什幺事?你要是再说丧气话,请出去!

田雅禅委员不发牢骚了吧?

管一飞一见了西岛,老人马上欢天喜地!什幺话呢,人作了好几十年的官,还不懂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老人真行,连挨打的事,一字没提,倒是我略微说了几句,西岛很生气,也还亏了我把他劝住的!现在,委员教给西岛怎幺吸烟呢!快快活活的,真象一子人似的!

章仲箫管大哥,请你保守秘密!

田雅禅(偷着给了他一拳)

管一飞什幺秘密?

章仲箫噢,老四呀!要送给我一对小哈巴狗!

管一飞这幺大的人,怎幺老疯疯癫癫的呢!

兵(回来)

管一飞诸位!请坐一下,用茶点,马上开会了!(看了看表)

兵(仍到亭中去吃东西)

管一飞雅禅!招呼老四振铃!仲箫,把前院的贵宾都请到这里来,待一会儿咱们一同进会场!

田雅禅

章仲箫(都要走)

记者(跑上来)管先生,你去看看吧,群众闹起来啦!

田雅禅

章仲箫(都未动)

管一飞为什幺?

记者他们说,钱既然给的少,又等这幺大的工夫,所以要走!

章仲箫我说是要出事不是?

管一飞别说丧气话!老四这小子果然赚了钱!仲箫,记者,你们俩人去,告诉他们马上就开会;开完会每人多给二毛!快去!

章仲箫他们要是揍我呢?我不是害怕,是谨慎!

管一飞我自己去!

章仲箫管大哥!你别去,还是我去!那什幺,凤鸣……

管一飞什幺凤鸣?凤鸣什幺?

章仲箫我,我……(打了自己两个嘴巴)

管一飞说!怎回事?

〔前院枪声两响。

兵(立刻掏出枪来,散开戒备)

章仲箫我的妈呀!(倒在地上)

管一飞雅禅,掏伙!(掏出枪来)

田雅禅(亦拿出枪来,随于管后)

众(往这边跑)

管一飞回去!没事!有敢跑的,我开枪!记者(要跑)

管一飞你也别动!

众(退回)

记者(藏于树下)

董志英(衣上有血点,跑来)管大哥!去看看你的西岛将军和胡委员吧!

管一飞他们怎幺了?

董志英全死啦!

管一飞谁是刺客?谁?

董志英我!

管一飞你?

董志英我!我对得起自己了!

管一飞(欲开枪)

吴凤鸣(一跃而至)管一飞!我杀的人!不信,你看!他们二位的耳朵!(把两只带血的耳朵扔出)

管一飞你是不是也想杀我呢?

吴凤鸣我不屑于杀你!

管一飞(冷笑,慢慢举枪)

田雅禅我屑于!

董志英啊?(转身向田)

田雅禅(击管)

管一飞(仆地)

田雅禅凤鸣大哥,走!

吴凤鸣(拉志英疾走)

兵(开枪)

田雅禅(开枪回击,挺身前进,掩护凤鸣)

吴凤鸣(催董去)

田雅禅(中弹,倒)志英,我也对得起自己了!

兵(搜索田的身上)

吴凤鸣(回来)雅禅!雅禅!(见田倒于地上)啊!

兵(击凤鸣)

吴凤鸣(中弹,仍还击;又中弹,倚亭柱上)凤羽,小马儿,还是我先到了重庆!(倒)

(幕落·全剧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