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玉词-宋-李清照

古典文学网 > 古典诗词 > 词集 > 漱玉词-宋-李清照
漱玉词 宋 李清照
提要
潄玉词
 

提要
  《漱玉词》一卷,宋李清照撰。清照号易安居士,济南人。礼部郎提点京东刑狱格非之女,湖州守赵明诚之妻也。清照工诗文,尤以词擅名。胡仔《苕溪渔隐丛话》称其再适张汝舟,未几反目。有启事上綦处厚云:“猥以桑榆之晚景,配兹驵侩之下材。”传者无不笑之。今其启具载赵彦卫《云麓漫抄》中。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载其与后夫构讼事尤详。此本为毛晋《汲古阁》所刊。卷末备载其轶事逸文,而不录此篇,盖讳之也。案陈振孙《书录解题》载清照《漱玉词》一卷,又云别本作五卷。黄升《花庵词选》则称《漱玉词》三卷。今皆不传。此本仅词十七阕,附以《金石录序》一篇,盖后人裒辑为之,已非其旧。其《金石录后序》与刻本所载,详略迥殊。盖从《容斋五笔》中抄出,亦非完篇也。清照以一妇人,而词格乃抗轶周、柳。张端义《贵耳集》极推其《元宵词永遇乐》、《秋词声声慢》,以为闺阁有此文笔,殆为间气,良非虚美。虽篇帙无多,固不能不宝而存之,为词家一大宗矣。
 
潄玉词
  凤凰台上忆吹箫(闺情)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离懐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新来痩,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闗,也则难留。念武陵人逺,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声声慢(秋情)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牕儿,独自怎生得黒。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壶中天慢(春情)
  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楼上几日春寒,帘垂四面,玉栏杆慵倚。被冷香销新梦觉,不许愁人不起。清露晨流,新桐初引,多少游春意。日髙烟敛,更看今日晴未。
  渔家傲(记梦)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彷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一剪梅(别愁)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鴈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如梦令(酒兴)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行鸥鹭。
  又
  昨夜雨踈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巻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醉花阴(九日)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时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巻西风,人似黄花瘦。
  怨王孙(春暮)
  梦断、漏悄,愁浓、酒恼。寳枕生寒,翠屏向晓。门外谁扫残红?夜来风。 玉箫声断人何处?春又去,忍把归期负。此情此恨此际,拟托行云,问东君。
  又(春暮)
  帝里春晚,重门深院。草绿阶前,暮天雁断。楼上远信谁传?恨绵绵。 多情自是多沾惹,难拼舍,又是寒食也。秋千巷陌人静,皎月初斜,浸梨花。
  蝶恋花(离情)
  暖雨和风初破冻,柳润梅轻,巳觉春心动。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 乍试夹衣金缕缝,山枕欹斜,枕损钗头凤。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
  浣溪沙(春暮)
  楼上晴天碧四垂,楼前芳草接天涯,劝君莫上最髙梯。 新笋看成堂下竹,落花都上燕巢泥。忍听林表杜鹃啼。
  又
  髻子伤春懒更梳,晚风庭院落梅初,淡云来徃月疎疎。 玉鸭熏炉闲瑞脑,朱樱斗帐掩流苏。通犀还解辟寒无。
  又
  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寳鸭衬香腮,眼波纔动被人猜。 一面风情深有韵,半笺娇恨寄幽懐。月移花影约重来。
  武陵春(春晚)
  风住尘香花巳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点绛唇(闺思)
  寂莫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 倚遍阑干,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
  雨中花(闺情)
  素约小腰身,不奈伤春。疎梅影下晩妆新。袅袅娉婷何様似?一缕轻云。 歌巧动朱唇,字字娇嗔。桃花深径一通津。怅望瑶台清夜月,还送归轮。
  ○附
  金石录后序
  予以建中辛巳归赵氏,时丞相作吏部侍郎。家素贫俭,德甫在太学,每朔望谒告出,质衣取半千钱,歩入相国寺,市碑文果实。归,相对展玩咀嚼。后二年从官,便有穷尽天下古文竒字之志。传写未见书,买名人书畵,古竒器。有持徐熈《牡丹图》,求钱二十万。留信宿,计无所出,卷还之。夫妇相向惋怅者数日,及连守两郡,竭俸入以事鈆椠。每获一书,即日勘挍装缉,得书畵彛鼎,亦摩玩舒巻,摘指疵病,尽一烛为率。故纸札精致,字画全整,冠于诸家。毎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言某事在某书某巻第几叶第几行,以中否胜负为饮茶先后。中则举杯大笑,或至茶覆懐中,不得饮而起。凡书史百家,字不刓缺本不误者,辄市之,储作副本。
  靖康丙午,德甫守淄川,闻金人犯京师,盈箱溢箧,恋恋怅怅,知其必不为己物。建炎丁未,奔太夫人丧南来,既长物不能尽载,乃先去书之印本重大者,画之多幅者,器之无欵识者。已又去书之监本者,画之平常者,器之重大者。所载尚十五车,连舻渡淮江其青州故第。所鎻十间屋,期以明年具舟载之,又化为煨烬。巳酉歳六月,德甫驻家池阳,独赴行都,自岸上望舟中告别。予意甚恶,呼曰:“如传闻城中缓急,奈何?”遥应曰:“从众,必不得巳,先弃辎重,次衣衾,次书册,次巻轴,次古器,独宋器者可自负抱,与身俱存亡,勿忘之。”径驰马去。秋八月,德甫以病不起。时六宫徃江西,予遣二吏部所存书二万巻,金石刻二千本,先徃洪州。至冬,洪州陷,遂尽委弃,所谓连舻渡江者,又散为云烟矣。独余轻小巻轴写本,李、杜、韩、柳集,《世说》、《盐鐡论》,石刻数十副,轴鼎鼐十数事,及南唐书数箧,偶在卧内,岿然独存。上江既不可徃,乃之台温,之衢、之越、之杭,寄物于嵊县。庚戍春,官军收叛卒,悉取去。入故李将军家。岿然者十失五六,犹有五七簏挈家寓越城。一夕为盗穴壁,负五簏去。尽为呉说运使贱价得之,仅存不成部帙残书策数种。忽阅此书,如见故人,因忆德甫在东莱静治堂,装标初就,芸籖缥带,束十巻作一帙,日挍二巻,跋一巻,此二千巻,有题跋者五百二巻耳。今手泽如新,墓木巳拱,乃知有有必有无,有聚必有散,亦理之常,又胡足道。所以区区记其终始者,亦欲为后世好古博雅者之戒云。(龙舒郡库刻其书,而此序不见。洪容斋见元藁于王顺伯,因为拈出。易安作序时绍兴四年也。)
  李易安贺人孪生启,中有云:“无午未二时之分,有伯仲两楷之似。既系臂而系足,实难弟而难兄。玉刻双璋,锦挑对褓。”注云:“任文二子孪生,德卿生于午,道卿生于未。张伯楷、仲楷兄弟,形状无二,白汲兄弟,母不能辨,以五色绳一系于臂,一系于足。”(《漱玉集》不载此启,见《文粹补遗》。)
  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来惟忆三句云:“言与司合,安上巳脱,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为解曰:“女殆得能文词妇也,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巳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谓汝为词女之夫乎?”后李翁以女女之,即易安也,果有文章。易安结褵未久,明诚即负笈逺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一剪梅》词以送之。
  易安以重阳《醉花阴》”词函致明诚,明诚叹赏,自愧弗逮,务欲胜之。一切谢客,忘食忘寝者三日夜,得五十阕,杂易安作,以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曰:“只三句絶佳。”明诚诘之,答曰:“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正易安作也。
  宋人中塡词,李易安亦称冠絶。使在衣冠,当与秦七、黄九争雄,不独雄于闺阁也。其词名《潄玉集》,寻之未得。声声慢一词最为婉妙,荃翁张端义《贵耳集》云:此词首下十四个疉字,乃公孙大娘舞劎手。本朝非无能词之士,未曾有下十四个疉字者,乃用文选诸赋格。“守着窓儿独自,怎生得黑。”此黒字不许第二人押。又“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四疉字,又无斧痕,妇人中有此,殆间气也。晩年自南渡后,懐京洛旧事,赋元宵《永遇乐》词云:“落月镕金,暮云合璧。”巳自工致,至于“染栁烟轻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气象更好。后疉云:“于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皆以寻常言语度入音律,炼句精巧者,易平淡,入妙者难。山谷所谓以故为新,以俗为雅者,易安先得之矣。
  张子韶对策有桂子飘香之语,赵明诚妻李氏嘲之曰:“露花倒影栁三变,桂子飘香张九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湘雨楼词钞-清-周祖同 下一页 片玉词-宋-周邦彦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