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唐宋文学 > 蔡宽夫诗话

卷下

五○、杨凝式题诗

杨凝式仕后唐①、晋、汉间,落魄不自检束,自号杨风子,终能以智自完。②书法高妙,杰出五代,可与颜、柳继③轨。今洛中僧寺尚多有其遗迹。《题华严院》一诗云:"院似禅心静,花如觉性圆。自然知了义,争肯学神仙。"用笔尤奔放奇逸。李西台建中,平生师凝式书,题诗于旁曰:"枯杉倒桧霜天老,④松烟⑤麝煤阴⑥雨寒。我亦生来⑦有书癖,一回入寺一回看。"⑧西台亦自深稳老健,前辈所贵重也。(《丛话》前二十四、《全五代诗》九、《宋纪》三引《蔡宽夫诗史》、王校《王五代》二、《郑五代》二)

----------------

①《全五代诗》九引"唐"下有"以后在"三字。《五代诗话》"唐"作"周"。

②《五代诗话》"完"作"免"。

③《宋纪》"继"作"并"。

④《宋纪》作"杉松倒涧雪霜干"。

⑤《宋纪》"松烟"作"屋壁"。

⑥《宋纪》"阴"作"风"。

⑦《宋纪》"生来"作"平生"。

⑧《郑五代》引至此。

五一、罗隐题很石诗

润州甘露寺有块①石,状如伏羊,形制略具,号很②石,相传孙权尝据其上,与刘备论曹公,壁间旧有罗隐诗板云:"紫髯桑盖两③沉吟,很石空④存事莫⑤寻。汉鼎未分⑥聊把手,楚醪虽美⑦肯同心。英雄已往时难问,苔藓何知日渐⑧深。⑨还有市廛沽酒客,雀喧鸠聚话蹄涔。"时钱镠、高骈、徐温鼎立三方,润州介处其间,隐此诗比平时所作,亦差婉而有味也。⑩元符末寺经火,诗板不复存,而石亦毁剥矣。⑾寺中有李卫公诗,陆探微、吴生等画,亦同为煨烬。惟梁天监中两铁镬各容数石尚存。(《丛话》前二十四、《全五代诗》六十七、王校《王五代》二、《郑五代》五)

----------------

①《王五代诗话》"块"作"磈"。

②《全五代诗》"很"作"狠"。

③《全唐诗》二十四"两"作"此"。

④《全唐诗》"空"作"犹"。

⑤《全唐诗》"莫"作"可"。

⑥《全唐诗》"分"作"安"。

⑦《全唐诗》"美"作"满"。

⑧《王五代诗》"渐"作"见"。

⑨《全五代诗》无以上三联。

⑩《郑五代》、《全五代诗》引至此。

⑾《王五代诗话》引至此。

五二、王元之春日杂兴诗

元之本学白乐天诗,在商州尝赋《春日杂兴》云:"两株桃杏映篱斜,装点商州副使。何事春风容不得?和莺吹折数枝花。"其子嘉祐云:"老杜尝有'恰似春风相欺得,夜来吹折数枝花'之句,语颇相近。"因请易之。王元之忻然曰:"吾诗精谐,遂能暗合子美邪?"更为诗曰:"本与乐天为后进,敢期杜甫是前身",卒不得易。(《丛话》前二十五、《诗林》四、《玉屑》八、《宋纪》四)

五三、张观诗论书法

张文孝公观性端谨,一生未尝作草字,故其诗有"保心如止水,为行见真书"之句,世多以谓人之所为,可于书体见之,此殆不然,亦适然耳。今书吏自少即学楷法,往往自不解破体,其人岂皆端愿者邪?人物之高下,要自其书之气韵观之,盖精神所寓,有必不可掩者,初不在真与草也。①杜正献公以直谅端方名天下,平生践履未有一事少出礼法,年过七十谢事,始学草书,遂尽其妙。今使人每见之,则其英特秀爽,无所降屈之气,犹若可想见者②,此其所以异乎?(《丛话》前二十七)

----------------

①《宋纪》无以上诸语。

②《宋纪》八作"《蔡宽夫诗史》"引至此,无"若"字、"者"字。

五四、林和靖诗

林和靖《梅花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诚为警绝;然其下联乃云:"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则与上联

气格全不相类,若出两人。乃知诗全篇佳者诚难得。唐人多摘句为图,盖以此。大抵和靖诗喜于对意,如"伶伦近日无侯白,奴仆当时有卫青",〔又如:〕①"破殿静披虀臼古,斋房闲试酪奴春"之类,虽假对亦不草草,故气格不无少贬。然〔其〕五②言如"夕寒山翠重,秋静鸟行疏",③长句如"桥横水木④已秋色,寺⑤倚云峰更⑥晚晴",〔又如:〕⑦"烟含晚⑧树人远⑨,雨湿春蒲燕子低"等,何害为工夫太过。(《丛话》前二十七、《竹庄》二十四、《诗林》四、《玉屑》十七)

----------------

①《诗林》有此二字。

②《诗林》有"其"字。

③《竹庄》无以上诸语。

④《竹庄》"水木"作"野水"。

⑤《玉屑》"寺"作"树"。

⑥《竹庄》"更"作"却"。

⑦《诗林》有此二字。

⑧《竹庄》"晚"作"远"。

⑨《竹庄》"远"作"暗"。

五五、葑田

吴中陂湖间茭蒲所积,岁久根为水所冲荡,不复与土相着,遂浮水面,动辄数十丈,厚亦数尺,遂可施种植耕凿,人据其上如木筏然,可撑以往来,所谓葑田是也。林和靖诗云:"阴沉画轴林间寺,零落棋枰葑上田。"正得其实。尝有北人宰苏州,属邑忽有投牒诉夜为人窃去田数亩者,怒以为侮己,即苛系之,已而徐询左右,乃葑田也,始释之。然此亦惟浙西最多,浙东诸郡已少矣。(《丛话》前二十七)

五六、莫登楼诗

故事:春试进士皆在南省中东厢。刑部有楼甚宏①壮,旁视宣德〔门〕②,直抵州桥。锁院每以正月五日至元夕例未引试,考官往往窃登楼以望御路灯火之盛。宋宣献公在翰林时,上元,以修史促成书,特免扈从。尝赋诗云:"属书不得陪春豫,结客何妨事夜游。还胜南宫假宗伯,重③扉深锁暗登楼",盖谓此。至嘉祐中欧阳文忠公知举。梅圣俞作《莫登楼诗》,诸公相与唱和,自是遂为礼闱一盛事。④予崇宁初,为点检试卷官,尝亦屡登,壁间犹有前辈题字甚多,然无复数公之乐矣。今省废为开封府,楼亦随毁。(《丛话》前二十九)

----------------

①《宋纪》"宏"作"宽"。

②《宋纪》有"门"字。

③《宋纪》"重"作"黄"。

④《宋纪》九作"《蔡宽夫诗史》"引至此。

五七、荆公梦桀论政

荆公居中①山,一日昼寝,梦有服古衣冠相过者,貌伟甚,曰:"我桀也。"与公论治道,反复百余语,不相下。公既觉,犹汗流被体,若作气剧。因笑语客曰:"吾习气尚若是乎?"乃作小诗识之,有"尧桀是非犹入梦,因知余习未能忘"之句。(《丛话》前三十三、《诗林》三)

----------------

①《诗林》"中"作"钟"。

五八、胡归仁集句诗

荆公晚多喜取前人诗句为集句诗,世皆言此体自公始。①予有至和中成都人胡归仁诗,已有此作,自号安定八体。〔其间如"一第知何日?无端意不移。欲为青桂主,谁与白云期?傍架齐书帙,翻瓢作酒巵。文明络有托,休把运行推",又"白沙溪绕白云堆,但有何人把酒杯?专慕圣贤知志气,可怜谈突出尘埃。碧山终日思无尽,清世难群好自猜。风满老松门画掩,可怜高尚仰②天才"之类,亦自精密,但所取多唐末五代人诗,无复佳语耳。〕③不知公尝见与否也。(《丛话》前三十五、《永乐大典》百二十二引《考古质疑》)

----------------

①《宋纪》无以上诸语。

②《宋纪》"仰"作"掞"。

③《宋纪》二十引至此。《永乐大典》无"其间如"至此数语。

五九、雁奴

雁有小而善鸣者谓之雁奴,雁每群宿,雁奴辄往来巡视不瞑,微闻人声,则长鸣以警,盖亦物之能爱其类者。以故江湖间捕雁,必先以计杀雁奴,然后群雁可得。宋景文公尝著其说。王荆公亦有诗曰:"人将伺其怠,奴辄告之亟。举群寤而飞,机巧无所得。"此与乐天所赋雉媒者异也。(《从话》前三十六)

六○、白乐天和李文饶诗

白乐天,杨虞卿之姑夫,故世言与李文饶不相能。文饶藏其文集不肯看,以为看则必好之。文饶镇京口时,乐天正在苏州,元微之在越州,刘禹锡在和州,元、刘与文饶唱和往来甚多,谓之《吴越唱和集》。乐天惟首载《和文饶薛童觱栗歌》一篇,后遂不复有,亦可见情也。(《丛话》前三十八)

六一、玉堂壁画

学士院旧与宣徽院相邻,〔今门下后省乃其故地,〕①玉堂两壁,有巨然画山、董羽〔画〕②水。宋宜献公为学士时,燕穆之复为六幅山水屏寄之,遂置于中间。宜献诗所谓"忆苦唐扃禁地,粉壁曲龙闻曩记。承明意象今顿还,永与銮坡为故事"是也。唐翰林壁画海曲龙山,故诗引用之。③元丰末,既修两后省,遂移院于今枢作《春江晓景》。禁中官局多熙笔迹,而此屏独深妙,意若欲追配前人者。苏儋州尝赋诗云:"玉堂昼掩春日闲,中有郭熙画春山。"今遂为玉堂一佳物也。(《丛话》前四十二)

----------------

①《宋纪》无此语。

②《宋纪》有"画"字。

③《宋纪》九作"《蔡宽夫诗史》"引至此。

六二、贡茶

唐以前,茶惟贵蜀中所产。孙楚歌云:"茶出巴蜀",张孟阳《登成都楼诗》云:"芳茶冠六情,溢味播九区",他处未见称者。唐茶品虽多,亦以蜀茶为重,然惟湖州紫笋入贡,每岁以清明日贡到,先荐宗庙,然后分赐近臣。紫笋生顾渚,在湖、常二境之间;当采茶时,两郡守毕至,最为盛会。杜牧诗所谓:"溪尽停蛮棹,旗张卓①翠苔。柳村穿窈窕,松②涧渡喧豗",刘禹锡:"何处人间似仙境?春山携妓采茶时",皆以此。建茶绝亡贵者,仅得挂一名尔。至江南李氏时,渐见贵,始有团圈之制,而造作之精,经丁晋公始大备。自建茶出,天下所产皆不复可数。今出处壑源、沙溪,土地相去丈尺之间,品味已不同,谓之外焙,况他处乎?则知虽草木之微,其显晦亦自有时。然唐自常衮以前,闽中未有读书者。自衮教之,而欧阳詹之徒始出,而终唐世亦不甚盛。令闽中举子常数倍天下,而朝廷将相公卿每居十四五,人物尚尔,况草木微物也。顾渚涌金泉,每造茶时,太守先祭拜,然后水渐出,造贡茶毕,水稍减,至贡③堂茶毕,已减半。太守茶毕,遂涸。盖常时无水也。或闻今龙焙泉亦然。(《丛话》前四十六、《总龟》后三十)

案:苕溪渔隐曰:"北苑,官焙也,漕司岁以入贡,茶为上;壑源,私焙也,土人亦入贡,茶为次。二焙相去三四里间。若沙溪,外焙也,与二焙相去绝远,自隔一溪,茶为下。山谷诗云:'莫遣沙溪来乱真',正谓此也。官焙茶,常在惊蛰后一二日兴工采摘,是时茶芽已皆一枪,盖闽中地暖如此。旧读欧公诗有喊山之说,亦传闻之讹耳。龙焙泉即御泉也,水之增减,亦随水旱,初无渐出遂涸之异,但泉味极甘,正宜造茶耳。"

----------------

①《总龟》"卓"作"草"。

②《总龟》"松"作"桃"。

③《总龟》"贡"作"供"。

六三、玉蕊花

李卫公《玉蕊花诗》云:"玉蕊天中树,金銮昔共窥。"注以为禁林有此木。吴人不识,自文饶赏玩始得名,此为润州招隐山作也。碑今裂为四段,在通判厅中,而招隐无复此花矣。询之土人,皆莫知为何物。或云即今扬州后土祠琼花乃是,自王元之始易其名。晏元献尝以李善《文选注》质之,云:"琼乃赤玉,与花不类也。"(《丛话》前四十七)

案:张淏《云谷杂记》卷四节引其语,兼有详考可参阅。

五四、晚唐诗

唐末五代,流俗以诗自名者,多好妄立格法,取前人诗句为例,议论锋出,甚有师子跳掷,毒龙顾尾等势,览之每使人拊掌不已。大抵皆宗贾岛辈,谓之贾岛格,而于李、杜诗不少假借。李白:"女娲弄①黄土,抟作愚下人。散在六合间,濛濛若埃②尘",目曰调笑格,以为谈笑之资。杜子美:"冉冉谷中寺,娟娟林外峰。栏干更上处,结缔③坐来重",目为病格,以为言语突兀,声势蹇涩。此岂韩退之所谓"蚍蜉撼大木④,可笑不自量"者邪?(《丛话》前五十五、《全五代诗》八十九、《郑五代》十)

----------------

①《全唐诗》六"弄"作"戏"。

②《全唐诗》"埃"作"沙"。

③《郑五代十》、《全五代诗》八十九"缔"作"构"。

④《全五代诗》"木"作"树"。

六五、三花马

今世所藏韩干画马,多分其鬃为三,莫晓何意。惟白乐天《春深学士诗》云:"凤书裁五色,马鬣翦三花。"唐学士例借飞龙厩马,则应是时国马如此也。李伯时喜学韩干画,每不知三鬃之意,常难于下笔。有得乐天诗者,先为诵之,而不言所出。伯时力请之,乃使为尽工作数马,始以集示之云。(《丛话》前五十七)

六六、唐浮屠还俗

唐搢绅自浮屠易业者颇多。刘禹锡《答廖参谋》:"初服已惊白发长①,高情犹向碧云深。"李义山《呈令孤相公诗》曰:"白足禅僧思败道,青袍御史欲②休官。"以指其座中人,皆显言之,盖当时自不以为讳。近世言还俗,虽里民且耻之也。(《丛话》前五十七)

----------------

①《全唐诗》十三"长"作"玄"。

②《全唐诗》二十"欲"作"拟"。

六七、乐天诗言作鲊

吴中作鲊,多用龙溪池中莲叶包为之,后数日取食,此瓶中气味特妙。乐天诗:"就荷叶上包鱼鲊,当石渠中浸酒尊。"①盖昔人已有此法也。(《丛话》后十三)

----------------

①案此《桥亭卯饮诗》。《全唐诗》十七"尊"作"瓶"。

六八、乐天诗述唐官制

唐制:谏议大夫班给事中上,中书舍人班又次之,然自外人为谏议者,岁满始迁给事中,给事中岁满始迁舍人,盖以下为进,故有上坡下坡之说。乐天《赠丁①给事诗》所谓:"云彩误居青琐地,风流合在紫薇天。东曹渐去西垣近,鹤驾无妨更看鞭。"虽以为戏,亦当时实事也。(《丛话》前十三)

----------------

①案《全唐诗》十六"丁"当作"于"。

六九、贺遂亮韩思彦赠答诗

《国史补》载贺遂亮《赠韩思彦诗》云:"意气百年内,平生相①知心。欲交天下士,未面已虚襟。君子重名义,直道冠衣簪。风云行可托,怀抱自然深。落霞静霜景,坠叶下疏林。若上南山岸,希访北山岑。"世多传诵之。予读《大唐新话》,②乃并得思彦《答诗》云:"古人一言重,常③谓百年轻。今日投欢会,顾盼尽平生。簪裾非所托,琴酒冀相并。累日同游处,良宵款素诚。霜飘知柳膬④。雪冒觉松贞。愿言何所道,幸保岁寒名。"其词亦自闲雅可喜。大抵唐之文物,盛于开元以前,故二人虽不以诗称,而终不凡也。(《丛话》后十六、《竹庄》十三)

----------------

①《竹庄》"相知"作"一寸"。

②《竹庄》"话"作"语"。

③《竹庄》"常"作"尝"。

④《竹庄》"膬"作"脆"。

七○、晏元献题阏伯庙诗

南京高辛庙制度甚雄,世传太祖龙潜时,尝以木杯珓占己名位,自小官以渐数之,至极品皆不应,忽曰:"过是则为天子乎?"一掷而契。至今父老犹能言之。晏元献为留守日,尝以诗题庙中曰:"炎宋肇英主,①初九方潜鳞。尝因②著蔡占,来决天地屯。庚庚③大横兆,謦咳如有闻。"盖纪此也。(《丛话》后十九)

案:此事亦见叶梦得《石林燕语》,王明清《挥麈后录》一。

----------------

①《挥麈后录》"主"作"祖"。

②《挥麈后录》"因"作"用"。

③《挥麈后录》下"庚"字作"契"。

七一、太宗赐探花诗

〔唐〕①故事,〔进士朝集,尝择榜中最年少者为〕②探花郎,〔宋〕③熙宁中始罢之。太平兴国三年,〔胡秘监旦榜,〕④冯〔文懿〕⑤拯为探花,是岁登第七十四人。太宗以诗赐之曰:"二三千客里成事,七十四人中少年。"⑥始唐于礼部发榜,故座主门生之礼特盛,主司因得窃市私恩。本朝稍欲革其弊,即⑦更廷试。前一岁,吕文穆蒙正为状头,始赐以诗,盖示以优宠之意。至是复赐文懿,然状头诗迄今时有,探花郎⑧后无继者,惟文懿一人而已。此科举之盛事也。(《丛话》后十九、《总龟》后一、《历代》五十三)

案:戴埴《鼠璞》云:"《蔡宽夫诗话》亦言期集择少年为探花,是杏园赏花之会,使少年者探之,本非贵重之称,今以称鼎魁,不知何义。"

----------------

①《历代》有"唐"字。

②《历代》无此数语。

③《历代》有"宋"字。

④《历代》无此语。

⑤《历代》无此二字。

⑥《历代》引至此。

⑦《总龟》"即"作"既"。

⑧《总龟》"郎"作"诗"。

七二、王元之谪滁州时诗

国初州郡设官尚少,小郡不过四五员,复多武弁,故非雄藩都会,仕者率少官况。王元之自掖垣谪滁州,尝以诗寄旧僚云:"要见滁州谪宦情,信缘随俗且营营。不夸两制词臣贵,多伴三班奉职行。楼堞倚空乘月上,樽罍有酒对山倾。升沉得丧何须问,况是浮生已半生。"闻者颇怜之。然元之在滁阳,四方文士持文就谒者甚众。①有郑褒者最知名,留数月而去,元之为买马办装,后有劾其亏贯直者,太宗览之曰:"是能却李继迁事例者。"元之尝草继迁制,继迁送润笔数倍于常,而以面签书送元之却之不受故也。(《丛话》后十九)

----------------

①《诗林》四引至此。

七三、张乖崖诗

乖崖少喜任侠,学击剑,尤乐闻神仙事,〔为举子时,常从陈希夷欲分华山一半,希夷以纸笔蜀笺赠之,公笑曰:"吾知先生之旨矣,殆欲驱我入闹处乎?"然〕①性极清介,居无媵妾,不事服玩,朝衣之外,燕处惟纱帽皂绦一黄土布裘而己。至今人传其画像,皆作此饰。②始及第时,尝以诗《寄傅霖逸人》云:"前年失脚下渔矶,苦恋明时不忍归。为报③巢由莫相笑,此心非是爱④轻肥。"李顺之乱,乖崖帅蜀,有诗《寄陈希夷》云:"性愚不肯住山林⑤,刚要清流⑥拟致君。今日星驰剑南去,⑦回头惭愧华山云。"皆见其素志也。(《丛话》后十九、《总龟》后十九、《诗林》四)

----------------

①《宋纪》无"为举子时"至此数语。

②《宋纪》六作"《蔡宽夫诗史》"引至此。

③《西清诗话》"为报"作"寄语"。

④《西清诗话》"非是爱"作"终不羡"。

⑤《渑水燕谈录》"住山林"作"林泉住"。

⑥《渑水燕谈录》"清流"作"流清"。

⑦《渑水燕谈录》"去"作"道"。

七四、魏野赠王寇二公诗

〔莱公自永兴被召,魏野以诗进之曰:"好去上天辞富贵①,却来平地作神仙。"〕②王文正从东封〔车驾〕③回,野亦寄以绝句云:"西祀东封今④已了,⑤好来相⑥伴⑦赤松游。"⑧文正袖此诗求退,遂得谢。⑨莱公晚岁南迁,世多言文正见几知止。莱公不能用野言,⑩盖志士仁人亦各有志。观莱公末年所为,岂愧文正之退哉?山人处士,其言不得不如此,或用或不用,各系其人,要之不溺于富贵与贪得则一也。野有子,亦有父风,宋景文尝赠以诗云:"姓名高士传,父子少微星",人多称颂之。(《丛话》后二十,《总龟》后十九、《诗林》四均误作"《刘宽夫诗话》")

----------------

①《温公续诗话》"富贵"作"将相"。

②《诗林》引以上诸语,在"遂得谢"句后。

③《诗林》有"车驾"二字。

④《温公续诗话》、《青箱杂记》、《诗林》"今"作"俱"。

⑤《青箱杂记》"了"作"毕"。《国老谈苑》二作"俱礼毕"。

⑥《青箱杂记》"好来相"作"可能来"。

⑦《温公续诗话》"好来相伴"作"如今好逐"。

⑧《蒙斋笔谈》上作"好来平地作神仙";又误与前诗合。

⑨《国老谈苑》作"求退不遂"。

⑩《总龟》作"不能如文正用野言";《国老谈苑》谓"南迁后常诵此诗句"。

七五、王元之晏元献梦中诗兆

人梦中作为诗文,觉多不省,设有能省者,其事往往皆验,理固不可诘,岂祸福将至,精神自有感通者乎?王元之《商州诗》有"节及登高忽嗟叹①,经年憔悴到②京华。贰车何事③搔蓬鬓,九日樽前见菊花"之句,第四句乃梦中得也。初,元之在掖垣,忽梦赋诗御座前,既觉,独记此句,未几至贬,以十月到郡,而菊花盛开,恍然如诗话④也。元献公守亳,始至,亦尝梦赋诗云:"一年为客未归去,笑杀城东桃李花。"初莫省谓何,已而因春出游,则州之园馆皆在城东,公留亳逾年,而后移睢阳,无不合者。元之自从班谪散秩,先为之兆,固宜矣。若元献但日月淹速之间,亦有预告之者,则世间万事,何尝不有定数邪?(《丛话》后二十、《诗林》四)

----------------

①《诗林》"嗟叹"作"叹嗟"。

②《诗林》"到"作"别"。

③《诗林》"事"作"处"。

④《诗林》"话"作"语"。

七六、欧阳修答杜正献诗

(杜)①正献公以清德直道闻天下,而风姿尤奇古,年近七十,发鬓皓然,无一茎黑者。居相位,未几,以岁旦请老,上章得谢,退居睢阳。欧阳文忠公未显时,正献推荐特厚,及文忠为留守日,与公酬唱,文忠有《答公见赠》,卒章云:"报国如乖愿,归耕宁买田。期无辱知己,肯逐利名迁?"熙宁中,文忠致政归汝阴,时正献捐馆已十有五年矣。文忠复用前诗题其祠堂云:"门生今白首,墓木已苍烟。报国如乖愿,归耕宁买田。此言今始践,知不愧黄泉。"(《丛话》后二十一、《总龟》后十九)

案:苕溪渔隐曰:"《昭陵诸臣传》云:'庆历四年,正献拜中书门下平章事,每内降与恩泽者积数十而面纳上前。上尝谓谏官欧阳修曰:"外人知衍封还内降,吾居禁中有求恩泽者,每以衍不可告之而止者,多于所封还也。"由是侥幸者不悦,出知兖州。明年正旦上表曰:"臣年七十,愿上印绶",乃以太子少师致仕。议者谓故相一上章得请,以三少致仕,皆非故事,盖宰相贾昌朝嫉之也'。蔡宽夫云:'正献居相位,未几,以岁旦请老。'不言出镇东鲁,盖阙文也。"

----------------

①当有"杜"字。

七七、座主门生同列

苏参政易简取开封府解,时宋尚书白为试官,是岁状头登第,后十年,白为翰林学士,易简亦继召入,故易简赠白诗云:"天子昔取士,先俾分嗤妍。济济俊兼秀,师师鳞①与鸾。小子最承知,同辈寻改观。甲第叨荐名,高飞便凌烟。遂使拜扆坐,果得超神仙。迄今才七岁,相接乘华轩。"②庆历二年,欧阳文忠公为别头试官,王文恭公预荐,至嘉祐初,文忠在北门,文恭亦同院,仍同知贡举,故文恭公诗有"十五年前门下客,最荣今日预东堂"之句。座主门生同列,固儒者盛事,而玉堂尤天下文学之极选。国朝以来惟此二人,前此所未有也。(《丛话》后二十一、《总龟》后一)

----------------

①《宋纪》"鳞"作"麟"。

②《宋纪》三作"《蔡宽夫诗史》"引更此。

七八、淡墨书榜

〔礼部淡墨书榜首,不知始何时。或曰:〕①李程应举时,尝遇阴府吏于贡院前,问其登第人姓名,则有李和而无程,乃祈之,苍黄中用淡墨笔加王字于"和"下,果得第。后为相,因命凡榜书人名皆用淡墨,〔遂为故事。此固不可考,然相传至今。据此则所当书者,乃登第人姓名也。〕②范蜀公诗:"淡墨题名第一人,〔孤生何幸继前尘",盖得之。〕③今〔贡院〕④发榜,但以黄纸淡墨,前书礼部贡院四字,余皆浓墨,岂流传既久,遂失其本邪?(《丛话》后二十一、《历代》五十三)

----------------

①《历代》无此数语。

②《历代》无"遂为故事"至此数语。

③《历代》作"则所淡书者,登第人姓名也"。

④《历代》无此二字。

七九、唐制举情形

唐举子既发榜,止云及第,皆守选而后释褐,选未满而再试,判为拔萃于吏部,或就制举而中,方谓之登科。韩退之所谓"四举于礼部乃一得,三选于吏部卒无成",盖退之未尝登科也。自闻喜宴后,始试制两节于吏部,其名始隶曹,谓之关试,犹今之参选。关试后始称前进士,故当时书曰:"短行书了属三铨,休把新衔献必先。从此便称前进士,好将春色待明年。"故事:发榜后,贡院小吏多录新及第人姓名,以献士大夫子弟之求者举者,至是始止,而诸科所试皆在明年故也。古今沿革不同,事之琐末者,皆史氏所不记,惟时时于名辈诗话见之。(《丛话》后二十一)

八○、欧赵老年往还

文忠与赵康靖公概同在政府,相得欢甚。康靖先告老归睢阳,文忠相继谢事归汝阴。康靖一日单车特往过之,时年几①八十矣,留剧饮逾月日,于汝阴纵游②而后返,前辈挂冠后能从容自适,未有若此者。文忠尝赋诗云:"古来交道愧难终,此会今时岂易逢?出处三朝皆白首,凋零万木见青松。公能不远来千里,我病犹堪嚼③一钟。已胜山阴空兴尽,且留归驾为从容。"因榜其游从之地为会老堂。明年文忠欲往睢阳报之,未果行而薨。两公名节固师表天下,而风流襟义④又如此,诚可以激薄俗也。(《丛话》后二十三、《总龟》后三十五、《诗林》三、《玉屑》十七)

案:《历代诗话》五十六引此作《西清诗话》。

----------------

①《总龟》"几"作"已"。

②《诗林》"游"作"饮"。

③《总龟》"嚼"作"酹"。

④《总龟》"义"作"度"。

八一、荆公言使事法

荆公尝云:"诗病使事太多,盖皆取其与题合者类之,如此乃是编事,虽工何益?若能自出己意,借事以相发明,情态毕出,则用事虽多,亦何所妨。①"故公诗如"董生只为公羊感②,岂肯捐书一语真","桔槔俯仰何妨事?抱瓮区区老此身"之类,皆意与本题不类,此真所谓使事也。(《丛话》后二十五)

----------------

①《竹庄》一引至此。

②宋本《丛话》"感"作"惑"。

八二、学士院

唐学士院在右银台内含光殿,宴罢归院,多经叡武楼,故郑畋《酬通义刘相赡诗》曰:"刘刚暗借飙轮便,叡武楼中似去年",盖以尝与赡同为学士侍宴故也。故事:凡禁中有燕设,则学士院备食以延从官。宋宣献公罢禁林后,因宴日再至,以诗寄故院云:"云间乍阕仙韶曲,禁里还过叡武楼",盖用唐事。前辈立意命辞,皆不草草,此尤精确云。(《丛话》后三十五)

八三、知制诰

唐制,中书舍人六员,皆预省事,尝以其间一人专掌书画,故谓之知制诰,阙则用他官兼知。其后翰林置学士,遂分内外制。学士自外官拜者,贞元初,皆召试制书批答诗各一首,张仲素后有加赋一首,名曰五题;惟自中书舍人拜则免试,为其尝已掌外制故也。李文正公显德中以主客员外郎迁屯田郎中,为学士,窦俨以诗贺之曰:"新衔锦帐连三字,旧制星垣放五题",盖以此也。贞元以前,学士职尤①未重,故满三岁始迁知制诰。元和后,自学士入为相者十七人,故自舍人拜者,皆以为优。然制诰本中书正职事,何用更入衔。元丰官制行,虽以六舍人分隶六房事。命词书画皆随其房掌之。员阙则事简者兼,遂削去知制诰,而惟学士带之。盖制命本出中书,学士特掌之故耳。此所以为称也。(《丛话》后三十五)

----------------

①宋本、明钞本《丛话》"尤"作"犹",是。

八四、压角

唐两省官上事,皆宰相亲送之。上事官设床几面南,判案三道,宰相别施一床,坐于西隅,谓之压角,不知何义,亦不知所从起。此礼今不复存。惟中书舍人上日设毡褥于庭下,北向再拜,阁老一人别设褥位立于东北隅,候上事官拜毕,则相与揖而升阶,亦谓之压角,盖有余风也。吴正宪诗云:"压角旧仪烦阁老,濡毫逋责费公移。"宋龙图次道诗云:"圣世建官追茂制,唐压角失前规。"皆以记此宰相不亲送。或曰冯瀛王为相时,判纸尾罢之,后遂不讲。旧制辞皆有润笔,随官品定数,以谓当制官辞头疏数不同,其所得亦有多寡不均,因请集而分之。故晏元献有"润毫均厚薄"之句。其后当送而不至者,往往牒催,是以正宪公诗并及之。此皆西垣旧事。元丰官制行,遂罢润笔。今惟石刻官品物数尚龛于舍人厅壁云。(《丛话》后三十五)

八五、荆公赏卢秉诗

卢①龙图秉少豪逸,熙宁初游京师,久不得调,尝作诗曰:"青衫白发病参军,旋粜黄粱置②酒樽。但得有钱留客醉,何③须④骑马傍人门?"荆公一见曰:"此亦⑤非碌碌者。"即荐用之。前此盖未尝相识也。(《丛话》后三十六、《玉屑》十)

案:此则见《墨客挥犀》卷十。

----------------

①《玉屑》"卢"误作"灵"。

②《墨客挥犀》"置"作"换"。

③《玉屑》"何"作"那"。

④《墨客挥犀》"何须"作"也胜"。

⑤《玉屑》"亦"作"定"。

八六、詹光茂寄妻远诗

案:《能改斋漫录》卷八云:"蔡宽夫记天圣中孙冕载《詹光茂妻寄远诗》云:'锦江江上采春回,消尽寒永落尽梅。争得儿夫似春色,一年一度一归来。'乃知'惟有旧时王谢燕,一年一度到君'所本。"疑此则亦《蔡宽夫诗话》中语。

八七、王嗣宗诗

案:《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四云:"东坡云:'欲挂衣冠神武门,先寻水竹渭南村。却将旧制楼兰创,买得黄牛教子孙。'余旧见此诗于关右寺壁上,爱之,不知其何人作也。《蔡宽夫诗话》云:'是王嗣宗诗。'"则《蔡宽夫诗话》中亦当有此诗。又案:赵德麟《侯鲭录》谓是姚嗣宗诗,可参阅《王直方诗话》155条。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