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唐宋文学 > 唐诗宋词

水调歌头(十之九)

宋代·夏元鼎

闻道不嫌晚,悟了莫悠悠。过时不炼,今生乌兔恐难留。些子乾坤简易,不问在朝居市,达者尽堪修。火候无斤两,大药本非遥。

守旁门,囚冷屋,望升超。迷迷相授,生死不相饶。未识先天一气,孰辨五行生克,不向眼前求。试道工夫易,福薄又难消。

查看“夏元鼎”全部作品
(快捷键:←) 上一首 回目录 下一首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