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唐宋文学 > 文昌杂录

卷六

元丰乙丑正月,以司勋员外郎彭次云为郎中。

开宝寺为礼部贡院。二月十八日,火。凡本部贡笺与夫所考试卷,须臾灰烬,略无遗者。自正月九日鏁院,方定二十八日奏号,至是火。诏以太学为贡院,再令引试,前此未有也。

元丰六年癸亥,大庆殿元会。初设五辂于廷。除夜三更,大风自北,木拔,幕屋坏,新玉辂右轮入池数尺,玉饰皆碎。观者莫不骇愕。八年正月二日,先帝不豫。二月五日,遽宣遗制。方悟为变之兆也。

二月二十七日,内出白麻,丞相而下,进官一等。是日麻案在崇政殿门,百官素服序班于门外,南北相向。通事舍人宣麻于正东西向,示变礼也。

元丰八年春,太史奏荧惑守心。是时,太清宫道士王太初奏章于太一宫真室殿之中坛。回云:至九天门下,有传上章之命者曰:「已付南陵使者告行。」太初因敬问曰:「南陵使者谓谁」答云:「见守心者是也。」已而又拜章于坛上,回云:复有传上帝之命者云:「已再付南陵使者,依命告行。」自此京师大火,焚庐舍,开宝寺为甚。未几,宫车晏驾,太初方敢传此事于人间也。余昨充北朝贺同天节接伴使。三月五日,至深州安平县。前一夕,大风,是日,寒甚,雪深数尺,林木多折。至雄州,泣覩遗制。河朔人言:虽极寒,暮春未尝有此异也。

度支员外郎陈向权兼京西转运使,以修奉山陵增员也。事毕如故云。

四月,以左司郎中范子奇为直龙图合、河北转运使,以右司员外郎范纯粹为直龙图合、京东转运使,以吏部员外郎刘奉世为京西北路提点刑狱,以户部郎中刘理为京西转运副使,以金部郎中晁端彦为利州路转运副使,以都官郎中叶温叟为秦凤路提点刑狱。又以右司郎中李之纯为太仆卿,以吏部郎中胡宗愈为右司郎中,以工部员外郎高遵惠为左司员外郎,以职方员外郎邢恕为右司员外郎,以知滑州刘挚、新知信阳张汝贤并为吏部郎中,以潞州韩宗道为户部郎中,以京西北路提点刑狱梁焘为工部郎中,以知密州范谔、考功员外郎吕和卿并为金部员外郎,以太常博士盛陶为考功员外郎,以秘书省校书郎叶祖合为职方员外郎,以合门通事舍人文贻庆为都官员外郎。

五月,左仆射王公薨。以右仆射蔡公确为左仆射,以知枢密院事韩公缜为右仆射。又以户部尚书王存为兵部尚书,以翰林学士曾布为户部尚书,以兵部侍郎许将为龙图合直学士、知成都府,以吏部员外郎文及为直龙图合、知陕州,以户部郎中曾肇为吏部郎,以考功员外郎王子韶、水部员外郎王谔并为郎中。

六月,以通判颍昌府范纯礼为户部郎中,以右司谏蹇序辰为司封员外郎。

左仆射王公珪,己未七月初九日生。知枢密院韩公缜同甲,月日皆同,惟时差异。五月十八日,王公薨。后数日,韩公拜右仆射。阴阳之说果可信邪

余奉使至雄州。五月二十二日,次白沟驿。是日晚,雨雹。其大如拳,屋瓦多碎。彼人云:岁常如此,尤有甚于此者。目所未覩也。

司马公光拜门下侍郎,辞避甚确。累遣御药院近侍召受告身。只日,特垂帘,促令告谢,押赴门下归,即归秋第。又遣入内都都知张茂则宣召供职。国朝故事:惟宰相或间遣御药院近臣传旨,都知累朝未尝遣也。召受告身,双日特开延和,又遣都都知宣召,皆非旧例。恩礼之隆,今昔绝拟。

北人谓住坐处曰捺钵,四时皆然。如春捺钵之类是也。不晓其义,近者,彼国中书舍人王师儒来修祭尊,余充接伴使,因以问。师儒答云:是契丹语,犹言行在也。

七月,以资政殿大学士吕公着为左丞。自王安礼罢,左丞久阙,至此方有除授。

初五日,诣南郊,请大行皇帝尊谥曰英文烈武圣孝,庙曰神宗。三省给、谏、侍郎已上,学士、待制、御史中丞、宗室、正任团练使、寺监长、寄禄、中散大夫已上,并预焉。

七月十六日,太皇太后生辰,上节名曰坤成。有司检讨故事,北朝当遣使人。干兴元年,章献太后垂帘,各遣生辰使人,亦曾致书。嘉佑二年,虏母听政,真宗之妻,于仁宗皇帝为弟妇,即难通问。是时,每遣国信使,即致书洪基云:请侍次闻达。其回书亦洪基传达母后之辞。使者到彼国,即洪基殿通书母后殿,传达遣使之语,及致礼物,当时以谓得礼。今洪基,英宗皇帝之弟也。于太皇太后亦难通问。朝廷方采用嘉佑故事,无以易焉。

十四日,北朝祭奠吊慰使副各素服诣皇仪殿行礼,既毕,百官立班殿门外,进名奉慰云。

以户部侍郎李定为龙图阁直学士、知青州,以宝文阁待制吴雍为户部侍郎。

沈约有《修竹弹甘蕉文》。其略曰:「渭川长兼淇园贞干臣修竹稽首言:『切寻姑苏台前,甘蕉一丛,宿渐云露,荏苒岁月。今月某日,有台西阶泽兰、萱草到园同诉,自称今月某日,巫岫敛云,秦楼开照。干光宏普,罔幽不瞩。而甘蕉攒茎布影,独见鄣蔽。虽处台隅,遂同幽谷。臣谓偏辞难信,敢察以情。登摄甘蕉左近杜若、江蓠,依源辨覆。两草各处,异列同款,既有证据,差非风闻。妨贤败政,孰过于此而不除戮,宪章安用请以见事,徙根翦叶,斥出台外,庶惩彼将来,谢此众屈。」历观自昔文集,未尝有类此制者。虽曰新奇,盖亦有所寓托也。

朝廷承五代之弊,名式未正。文德殿东西有上合门而无上合。按大唐宣政殿,周之中朝也。是谓正衙。紫宸殿直其北,是谓上合。盖自晋太极殿有东西合,天子坐以听政,合之名起于此。方唐盛时,立仗于宣政,天子坐紫宸,而金吾殿中细仗自东西上合门入,谓之唤仗。今文德殿,唐宣政正衙也。而垂拱直其北,紫宸乃在东偏。文德殿东西但有上合二门,未审以何殿为上合谓宜参详典故,正上合之名,以复有唐盛事焉。

以知蔡州黄好谦为驾部郎中,刘挚为秘书少监,以都官郎中蒲宗闵为利州路转运副使,以知明州马珫为都官郎中,以左司郎中胡宗愈为起居郎,以右司员外郎邢恕为起居舍人,以吏部郎中张汝贤为右郎中。

元丰八年七月,御史台班簿:银青光禄大夫二员,光禄大夫二员、正议大夫六员、通议大夫九员,大中大夫四员,中大夫六十员,朝散大夫七十三员,朝奉大夫八十七员,朝请郎一百二十一员,朝散郎二百一十四员,朝奉郎二百八十四员,承议郎三百六十七员,奉议郎四百八十九员,通直郎二百三十五员,分司官四十员,宣德郎二百三十八员,宣义郎一百一十四员、承事郎一百三员,承奉郎一百五十七员,承务郎一百一员,内外共一千八百余员。近者登极覃恩,各有迁改,其多如此,然旧数亦依约可见也。

史记季布传》:楚人曹丘生招权,顾金钱,事贵人赵同等。《汉书》同作谈,司马迁以父名故改之。今人与父同名者改曰同为是也。

唐慈恩题名。按《刘公嘉话录》,起自进士张莒,于长安慈恩寺闲游,题其姓名于塔下。后书之于板,遂为故事。本朝进士题名,皆刻石于相国、兴国两寺,亦慈恩之比也。

梁四公子:一人姓(蜀去虫加圭)音携。名闯,万禁反。孙原人。一人姓(左需右免),音万。名杰,音杰。天齐人。一人姓(左麦右戈),音蜀。名(左端右广),音湍。浩(左氵右亹)人。一人姓仉,音掌。名,五阮人。昭明太子曰:(蜀去虫加圭)出扬雄《蜀记》;闯出《公羊传》;(左需右免)出《世本》,字亦作简,出《三齐记》;杰出《竹书纪年》;(左麦右戈)出索纬《陇西人物志》;(左端右广)出《世本》及《广雅》;仉出《太乙符》,出《史记》。孙原,僰山名。浩(左氵右亹),洮湟之间二水名。五阮,雁门也。

浩音告,(左氵右亹)音门,今俗呼为合门河,盖疾言之,告为合耳。

吏部四选:一曰尚书左选,京朝官三千余员。二曰尚书右选,大使臣一千九百余员。三曰侍郎左选,幕职、令录、判司、簿尉四千余员。四曰侍郎右选,小使臣一万三十余员。四选除非次阙外,例多待阙及二年者,员多阙少之弊也。

唐制:天子坐朝,宫人引至殿上。故杜甫诗云:「户外昭容紫袖垂,双瞻御坐引朝仪。」天佑二年十二月,诏曰:「宫妃女职,本备内任。今后每遇延英坐日,只令小黄门祗候引从,宫人不得出内。」自此始罢也。

今三省官、谏议大夫、司谏、正言、郎中方出入重戴。盖昔者门下、中书省自侍郎、常侍、给、舍、谏议至起居遗补,尚书省自尚书、丞、郎至正郎皆重戴,是为清望官。唯员外郎不得预此。御史台至今自中丞、监察皆重戴,独此为是耳。三省皆非故事也。

周显德六年,高丽遣使献《别叙孝经》一卷、《越五孝经新义》八卷、《皇灵孝经》一卷、《孝经雌图》三卷。别叙者,记孔子所生及弟子从学之事。新义者,以越王为问目,释疏文之义。皇灵者,止说延年避灾之事及符文,乃道书也。雌图者,止说日之环晕、星之彗孛,亦非奇书。熙宁中,王徽病,诏医官马世长往治之。归,得《东观汉记》七册。彼亦自无完本。然俗好经书,至于庶贱之,各于衢路造大屋,谓之局堂,子弟昼夜诵读云。

建隆三年班簿,计二百二十四员,南班在内。元丰八年止,阶官计二千八百余员。然建隆时,两省凡二十七人,盖不专职本务,分莅中外之任焉。

神皇帝灵驾发引,自福宁出垂拱殿,由西上合门,文德殿端礼门出右升龙门至德门,而不由大庆殿平日辇路。既葬,吉仗即日东还到阙。虞主自右掖门入,由右长庆嘉肃银台承天门至集英殿奉安,列圣故事也。

中书舍人礼上有押角。尚书、八坐、丞、郎初拜,并集都坐交礼,迁又解交。《六典》载蕴位动位,省未详其义,以俟知者。

押角、解交,已检获,载后篇。

梁均王,晋天福中始葬,故妃张氏独存。考功员外商鹏为志文曰:「七月有期,不见望陵之妾;九疑无色,空余泣竹之妃。」后唐武皇师还渭北,不获入觐,幙客李龚吉作违离表云:「穴禽有翼,听舜乐以犹来;天路无梯,望尧云而不到。」五代之季,工翰墨者,无以过此也。

遗补

余记中书舍人礼上押角,未详何义。按唐《裴坦传》载:令狐绹荐坦为知制诰,裴休持不可,不能夺。故事:舍人初诣省视事,四丞相送之,施一榻堂上,压角而坐。坦见休,重愧谢。休咈然曰:「此令狐丞相之举,休何力!」顾左右索肩舆出。宋次道乃曰:舍人上事,必设紫褥于廷,面北拜厅,合长立褥之东北隅,谓之压角。宋丞相作《掖垣丛志》,亦不解其事,未知何者为是

唐国子祭酒李涪作《刊误》云:两省官上事日,宰相临焉。上事者设床几面南而坐,判三道案。宰相别施一床,连上事官南坐于四隅,谓之押角。自常侍已下,以南为上。差牙相承,实乖礼敬。何不为丞相设位于众官之南,常侍、谏议、给事、舍人循次而坐于丞相之下尊卑有序,足以为仪。由此观之,不独中书舍人,凡两省官礼上宰相皆压角也。至五代,冯道为宰相,判状尾罢之。应自此合长立于东北隅,犹谓之押角,如宋次道所记也。

又《五代会要》:晋天福五年三月,勅中书、门下五品已上,于两省上事宰臣,押角之礼宜废。

余又记:后唐同光三年洛京积善坊得古文钱曰得一元宝、顺天元宝,史不载何代铸此钱近见朝士王名御仪有《钱氏钱谱》云:史思明再陷洛阳,铸得一钱,贼党以谓得一非佳号,乃改顺天,盖史思明所铸钱也。

余前记:尚书省初拜,并集都坐交礼,迁又解交。未详其略。曰:汉制:八坐及丞郎初拜官,并集都坐交。仆射,八坐也,又无不答之文。又《东宫旧事》曰:太子至承华门,设位拜二傅,二傅交礼毕,不复登车。又后汉养老仪:天子与五更于门屏交礼,即答拜。详此,并以对拜为交礼。迁日又集,对拜而去,谓之解交也。

余前记:唐谏议遗补在左右省,而刘禹锡《送令狐博士》诗云:「谏院过时荣棣萼。」已有谏院之名,何哉按《会要》:贞元中,薛元舆为谏议大夫。奏云:「谏官所上封章,事皆机密。每进一封,两省印署。凡有封奏,人且先知。请别铸谏院印,庶免漏泄。」乃知谏院之名旧矣。

余自壬戌五月入省,至乙丑八月罢,每有所闻见,私用编录。岁月寖久,不觉滋多。官在仪曹,粗记故事。今杂为六卷,名曰《文昌杂录》。或有谬误,览者为校正焉。南安庞元英题。

文昌杂录》六卷,补遗一卷,所载朝章典故甚核。旁及琐闻轶事,亦足资考证,信说部佳本也。往岁维扬曾经镂版,惜如卷一膳部鲁郎中、《西京杂记》玉搔头二条,皆误合上条。卷二原庙奉安、晏元献相笏二条之阙文,皆错入卷三。兹据《四库提要》订正。余如卷五枢密都承旨、世里译者,本属一条,悞分为二。以及粘背之为粘皆,祭户之为祭尹,常平之为当平,与夫后为授、筳为筵、西为两、今为令、降为隆之类,殆因辗转传抄,致滋舛误,今悉与改正云。癸亥小春,张海鹏校毕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