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唐宋文学 > 文同诗集

卷九

赠城南观音院庵主广师

簿领日婴薄,纷然汩幽襟。驾言出城南,聊欲清此心。平冈见净刹,石通郁以深。中有苦空人,峭健奇骨森。十年一庵下,形迹了莫寻。兀如拥败褐,口吐众妙音。时下寂照堂,声绝响亦沈。默矣盖自得,其谁知少林。

赠李仲祥道士

不见先生已数年,相思惟是诵嘉篇。因来守郡空山里,又喜通名画戟前。抵掌剧谈犹矍铄,堆胸豪气尚蜿延。近闻买得鹅池住,且向人间作地仙。

赠日新禅师

嶕峣祝融峰,窈窱懒瓒岩。师也西南人,尝居彼巉巉。十年不下山,烟云烂衣衫。借问尔何为,法味见愈馋。妄萌将轧然,即以慧刃芟。既久辟门户,不须更封缄。龙神护水瓶,鬼物扶经函。叠足坐苍石,放身依古杉。一日望剑门,归心瞥如帆。过我画戟前,清晨投短衔。欣然揖师坐,未语已不凡。再勘自不破,谁敢分酸咸。大朴本无痕,巧者强削劖。师如捉龟拂,定不空喃喃。

赠淘金叟

濯石淋沙不自劳,抉光挑屑甚幺麽。世间有客能胠箧,比尔元来得校多。

斋宫

玉龙喷雾碧霏霏,钿枕珠衾照百枝。自与侍书人一处,此中全不管岷之。

张次公太博归阆中

制诏频来试玉京,清途犹自滞豪英。策高三道竟何用,恩拜二亲方尔荣。嵇阮襟怀终旷达,仪秦才术本纵横。阆中胜事知无限,且向城南烂漫行。

张道宗比部挽诗三首

学富词章妙,才高志力强。帝方知可用,官欲渐难量。始得西原使,才终石省郎。念公今止此,无语问苍苍。

张道宗比部挽诗三首

见说关西讣,危肠已似刀。抚膺成一恸,复魄遂三号。旧馆州名桂,新居里曰蒿。九泉休负恨,兰玉满儿曹。

张道宗比部挽诗三首

忆在南岐日,于今十二年。宦途聊邂逅,宾馆重留连。正喜谋黄峒,俄惊葬圃田。无由执行绋,徒尔泪如泉。

张净琬

骠骑极豪侈,后房多艳姬。可怜张净琬,不识半酣时。

张林宗司勲挽诗三首

巫峡乘轺去,涪江拥节还。方来赴京兆,又出领潼关。髀肉川涂瘦,颠毛案牍斑。音容今遂已,清血为公潸。

张林宗司勲挽诗三首

候骑排弓箙,牙门换戟衣。使麾方报入,神柩已云归。关吏惊来往,乡人叹是非。生平幽石在,谁为刻珠玑。

张林宗司勲挽诗三首

素节乡评重,清芬世阅传。谢儿侄盛,穆宅弟兄贤。展矣兹良士,嗟乎不永年。西风寄哀调,愿为唱新阡。

张骞冢祠

中梁山麓汉水滨,路侧有墓高嶙峋。丛祠蓊蔚蔽野雾,榜曰博望侯之神。当年宝币走绝域,此日鸡豚邀小民。君不见武帝甘心事远略,靡坏财力由斯人。

张少愚书院

涧水侵断桥,车马不得通。飞岚积庭礎,秋藓垂紫茸。窗纸烂溪雨,帘衣拆林风。主人殊未归,使我烟景空。

张思孺秘校挽诗二首

昔在天彭郡,侨居过一冬。感君常见访,无日不相从。远寺携棋局,高亭把洒钟。认知三载后,孤冢列新松。

张思孺秘校挽诗二首

人间常奉诧,张也好堂堂。处众谦和甚,居官志力强。当时君壮健,在座我苍浪。今日翻相哭,无言问彼苍。

张中允先生换诗三首

善颂堂中客,华严会里人。生为天所佑,没与佛相亲。祖送逾千两,哀号动四邻。宜祠瑞筠社,永配蜀江神。

张中允先生换诗三首

乡校咨橅范,闺门慕典刑。爱看高士传,欲注净名经。素节标牒,芬情勒冢铭。近谁瞻碧落,应见少微星。

张中允先生换诗三首

文行俱高妙,声名五十秋。君恩来草泽,子舍上瀛洲。有相身须尽,无谁泪不流。庭前云盖石,长伴影堂愁。

赵壹

壹也本西县,状貌徒磊砢。其才固难得,行有所不可。世有讵能掩,而尔辄自我。既慾焉得刚,所守实未果。抵罪当至死,其中遂水火。一为人所活,上赋何琐琐。为文好讥骂,恶吻事掀簸。逢陟与规辈,次第滋尔祸。无成困乡里,倔僵老愈叵。何烦遣相视,器识自幺麽。余因守汉中,作诗揭墓左。劝君莫学壹,学壹终坎轲。

折杨柳

垂杨百尺临池水,风定烟浓盘不起。欲折长条寄远行,想到君边已憔悴。

贞女吟

身外无一簪,何以供铅华。饰行不饰容,浊水白藕花。藕心乱如丝,妾心圆如珠。丝乱端绪多,珠圆瑕纇元。焉得偶君子,奉之此高节。所生虽至亲,此意安可说。

正肃吴公挽诗二首

虎节归兵日,麟符命使年。帝将还二府,人已哭三川。清议谁违者,高风自凛然。佳城空万古,一圹掩寒烟。

正肃吴公挽诗二首

晁董文章重,夔龙德丛尊。简编成故事,穹壤与长存。风旐飘寒陌,霜笳咽晚原。谁人碑有道,应不愧斯言。

正月八日峡中新花

深碧长条浅紫芽,晓丛无数傲霜华。只应耻在江梅后,未著叶时先放花。

织妇怨

掷梭两手倦,踏籋双足趼。三日不住织,一疋纔可剪。织处畏风日,剪时谨刀尺。皆言边幅好,自爱经纬密。昨朝持入库,何事监官怒。大字雕印文,浓和油墨污。父母抱归舍,抛向中间下。相看各无语,泪迸若倾泻。质钱解衣服,买丝添上轴。不敢辄下机,连宵停火烛。当须了租赋,岂暇恤襦袴。前知寒切骨,甘心肩骭露。里胥踞门限,叫骂嗔纳晚。安得织妇心,变作监官眼。

中伏日诸群君会玉峰余以病不预作诗寄呈

去年中伏在南园,同听清泉引绿樽。今日诸君又高会,独嗟移疾卧西轩。

中梁山寺

台殿晻暧山嶕峣,云霞鲜明天泬寥。侧身下望厌尘世,安得羽翼凌九宵。

中梁山寺

烟峦彩翠霜林红,层楼复阁云雾中。襟怀太爽睡不得,一夜满山铃铎风。

中梁山寺

群峰南北争嵯峨,如泻大壑翻众波。爱之欲把入图画,世无好手将奈何。

中梁山寺

上方梯磴绕岩头,谁就孤高更起楼。直望汉江三百里,一条如线下洋州。

中秋对月怀寄凤凰山邓道人

有客千岩万壑中,绿毛丹脸紫方瞳。不知今夜西楼月,几处飞仙下碧空。

中秋夜试院寄子平

忆初我来时,夜色如墨障。心常念明月,几日西南上。松梢倚楼角,一玦偃相向。渐见轮中物,依稀吐形状。今宵东岭外,滟滟金波涨。人间重此夕,一岁号佳赏。而我督秋试,锁宿密如藏。细务纷满前,约束甚鞿鞅。无由奉朋侣,彻晓坐清旷。之人富才华,笔力趫且壮。谁陪把樽酒,露下与酬唱。南墙咫尺地,使我起遐想。人生此良会,可惜已虚放。独立中夜归,俯首入书幌。

中秋夜坐遣兴

素纨不摇风满襟,露气中夜寒相侵。予怀浩然杳莫寄,伴月直到青天心。

中秋月

隔林滟滟生寒浪,倚汉岧岧数乱峰。记得旧山曾此夕,碧岩千尺坐高松。望外物容澄似水,坐中秋力凛如刀。此身直愿乘双翼,飞上三峰第一高。

种榆诗

昔我去守陵阳日,门前夹道初种榆。今年我自山南归,向椽大者皆柱粗。两边合阴若深洞,满地清影繁如铺。是时暑气正炎酷,无处容此烦病躯。昼摇清风夜筛月,日日不可离群株。闲邀亲友坐其下,左右间设琴与壶。人生适意乃为乐,此乐已恐他更无。霜飚未起枝叶在,且与诸君同此娱。

重过旧学山寺

当年读书处,古寺拥群峰。不改岁寒色,可怜门外松。有僧皆老大,待客转从客。又下白云去,楼头敲暮钟。

重送

一生自守至如此,惟道外皆非所亲。顾已通塞尽有命,是身可忍求因人。

重送

燕尾归{舶白加王}正稳,鸭头春水方深。不得同摇楚棹,与君齐到山阴。

周思道如诏亭

繁上先生教子时,义方题榜贴亭楣。当年此地开师席,今日其言入制词。乡里共传为盛事,鬼神相助使前知。后人若续成都记,第一详书不可遗。

朱康叔郎中弃宫求母于金州因会华清宫作此诗送之

蟠桃实在枝,蟠桃花已飞。相隔五十春,一旦还相依。康叔视金龟,解去如粪土。徒步入峣关,金州取其母。古人亦有此,比之康叔难。几时有古人,能如公弃官。玉莲仙宇中,相会谈此事。使我发惊叹,达晓不能寐。借问侍安舆,辇下何时过。我欲率诸君,扶服诣门贺。

朱樱歌

金衣珍禽弄深樾,禁篽朱樱斑若缬。上幸离宫促荐新,藤篮宝笼貂珰发。凝霞作丸珠尚软,油露成津密初割。君王日午坐猗兰,翡翠一盘红靺鞨。

诸葛丰

少年名特立,初为贡公起。元帝擢司隶,刺举无所避。间者何久阔,京师语如此。驰车下许章,去节自丰始。上书擿章恶,此举诚可喜。奈何少恩恕,春夏常系治。人多讼其短,遂徒城门尉。复列堪猛过,上为之切齿。制诏白其罪,不忍下丰吏。丰初在朝时,数道堪猛美。失职乃自取,不内省诸己。反惑怨其他,转誉以为毁。不欲加以刑,上怜之老矣。庶人终于,反覆丰可耻。

竹阁

回庑抱曾阁,萧然深且虚。画栏凭曲曲,高竹爱疏疏。尘滓外不到,衣襟清有余。每来聊自适,幽意满琴书。

竹棕

秀干扶疏彩槛新,琅玕一束净无尘。重苞吐实黄金穗,密叶围条碧玉轮。凌犯雪霜持劲节,遮藏烟雨长轻筠。此名未入华林记,谁念西南寂寞春。

属疾梧轩

高梧覆新叶,满院发华滋。白日一何永,清阴闲自移。暖虫垂到地,晴鸟语多时。病肘倚枯几,泊然忘所思。

拙诗六韵奉寄兴州分判诚之蒲兄

武兴山水郡,左右有佳处。仙岩蝉两壳,佛字玉一柱。神坑孕金砾,灵窦泄琼乳。乳柱石窟寺,不辨文字古。主人好事者,乃我诗酒侣。安得陪后乘,放荡此历睹。

子骏游沙溪洞

闻有沙溪洞,公将核使轮。还如探禹穴,应见避秦人。石繖形容古,琳房气象春。若逢丹辇客,问取虎文巾。

子骏运使八咏堂柏轩

沈沈敞幽轩,耸耸列寒柏。清音纳窗户,爽气逼枕席。主人重端劲,坐若对佳客。时复下抚摩,破藓交履迹。此意乃如是,来者当爱惜。大厦须良材,相期早千尺。

子骏运使八咏堂宝峰亭

嘉陵抱江回,平衍出横澨。中间筑雄垒,独据两川会。行台敞严府,磊砢北城外。潭潭走群楹,直上峦岭背。危墙缭空阔,飞阁入茫昧。上有宝峰亭,仰见白云内。岧晓占孤绝,下与万山对。层檐动寥廓,曲槛枕阛阓。主人从篮举,晚兴在公退。心掩万象远,目引八极大。钩帘拂坐榻,隐几缓衣带。诗书抉关键,笔砚产珠贝。是时众吏去,不敢呈计会。虽然彼郡邑,原本穷利害。自取金谷饶,无烦火盐碎。此地寄清襟,岁书从屡最。

子骏运使八咏堂会景亭

谁兹敞高亭,磴道绕千蹋。江山接平远,百里俱会合。人间最佳景,窗户供远纳。烟云互蔽亏,虫鸟相应答。吟笺摘奇胜,画笔写纷杂。安得日从公,短屐手自蜡。

子骏运使八咏堂山斋

职事凡少休,余复不经眼。幽斋设横榻,尽日对层巘。遥怀寄浩荡,静想索{左山右蹇}{左山右产}。松雨润书奁,竹风吹酒盏。荣名付傲兀,胜事入清简。虽有旧林泉,何须嗟去晚。

子骏运使八咏堂桐轩

晴影满空壁,晨曦上清轩。庭下双高桐,枝叶蔚以繁。种者意自远,岂并群木论。谓可絙朱丝,中有雅韵存。成之在谁手,但为培霜根。须知治世音,尽付于此孙。

子骏运使八咏堂闲燕亭

静宇占幽深,是中何所有。轩窗极清洁,砚席罗左右。公余每休此,俗客曾不受。六尺局脚床,解带就横肘。扫除闲景物,健笔当大帚。敢问公许年,得诗凡几首。

子骏运使八咏堂巽堂

华堂耸严台,地势侧随水。高临巽宫上,其取名以是。峨峨宝峰顶,日影正辰已。缭栈入云林,诘屈如篆字。轻霏互亏蔽,乱樾纷间厕。宾来获清欢,吏散生野思。静见万物本,一一齐于此。体道以行权,端居得深旨。

子骏运使八咏堂竹轩

此景绝可爱,丛筠挺修竿。侵帘复映幌,悴影何檀乐。霜威忌晚秀,雨气矜晴寒。每向极静时,幽禽发清弹。自无车马尘,飞来泊琅玕。宜遣老铃下,日日申平安。

子平寄惠希夷陈先生服唐福山药方因戏作杂言谢之

蜀江之东山色尽如赭,有道人云此是丹砂伏其下。烟云光润若洗濯,涧谷玲珑如刻画。我闻神仙草药不在丹上生,是中当有灵苗异卉之根茎。果然人言所出山芋为第一,西南诸郡有者皆虚名。就中唐福众称赏,肥实甘香天所养。有时岩头倒垂三尺壮士臂,忽然洞口直举一合仙人掌。土人入冬农事闲,千篝万锸来此山。可怜所鬻不甚贵,着价即售曾不悭。往年子瞻为余说,言君所部之内此物尤奇绝。后复寄书劝我当饵之,满纸亲题华岳先生诀。予因购之不惜钱,依方服饵将二年。其功神圣久乃觉,筋牢体溢支节坚。自问丹霄几时上,早生两翅教颺。尘世如帤不可居,待看鸿蒙对云将。

子平棋负茶墨小章督之

睡忆建茶斟潋滟,画思兖墨泼淋漓。可怜二物俱无有,记得南堂棋胜时。

子瞻戏子由依韵奉和

子由在陈穷于丘,正若浅港横巨舟。每朝升堂讲书罢,紧合两眼深埋头。才名至高位至下,此事自属他人羞。犹胜俣俣彼贤者,手把翟籥随群优。岌如老鹤立海上,退避不与鶖鶬游。文章岂肯用一律,独取无间有神术。所蓄未尝资己身,搰搰恰如蜂聚蜜。有时七日不火食,支体虽羸心不屈。陵阳谬守卑且劳,马前空愧持旌旄。平生读书若诟,老大下笔侵离骚。贫且贱焉真可耻,欲挞群邪无尺箠。安得来亲绛帐旁,日与诸生供唯唯。须知道义故可乐,莫问功名能得几。君子道远不计程,死而后已方成名。千钧一羽不须校,女子小人知重轻。

紫骝马

翩翩紫骝马,烂烂黄金鞍。流水四蹄急,飞星双目寒。拥头青玉釳,蔽臆彩丝鞶。谁取交州鼓,摸将骨去看。

自君之出矣

自君之出矣,吊影度晨夕。中门一步地,未省有行迹。闺闱足仪检,常恐犯绳尺。欲寄锦字书,知谁者云的。

自斜谷第一堰泝舟上观石门两岸奇峰最为佳绝

北风吹云落寒水,逆波刺船行五里。层峦夹空抱丛石,万剑侧脊翠烟起。草木枝叶自殊别,禽虫羽毛亦奇诡。安得鸡冠数棱田,便可诛茅此居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