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八义记

第三十一出~第四十一出

八义记 | 作者:徐元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三十一出孤儿出宫

【三登乐】〔旦上〕自与儿夫分两下。音书无个。敎我心常挂。〔占〕被奸臣行巧诈。把我一拆破。奸雄性恶。尙不放下。

〔旦〕诈病欲求医。料想宫中总不知。未卜程婴知也未。难期。来时交付与孤儿。〔占〕出榜已多时。料想程婴不敢违。只恐来得出不得。思之。愿得奸雄醒觉迟。〔旦〕春来。自从八月十五夜生下此儿。我看他形容和驸马没两样儿。你公公父亲不知在那裏。〔占〕如今屠贼将前朝后宰门。都交人把守。只愁程婴来得去不得。

【忒忒令】〔旦〕未知果程婴挂心。未知他死生难准。未知他目下来的音信。只恐被奸人。窃窥榜下。入宫内谋事不成。

〔末扮医人上丑〕草泽医人。皇宫内苑。非比寻常。可要志诚。

【前腔】〔末〕念吾生行医志诚。〔丑〕不可调舌。〔末〕须不会调舌弄脣。对天修合方眞药圣。揭榜入宫庭。医公主切脉。便知惊风病症。

〔内云〕通报。草泽医人进宫。〔旦〕令入宫来。〔占〕娘娘令医人入宫。〔旦〕那内使迴避。〔内下旦〕那人是谁。

【宫娥泣】〔末〕拜禀公主试听。念小人姓张名鼎。〔旦〕住那裏。〔末〕居远村。惯医诸病症。〔旦〕敢是程婴。〔末〕名不唤程婴。〔旦〕是甚么人。〔末〕是个草泽医人。〔旦〕抬起头来。你们不须隐名。吾宫内并没来人。伊休战惊。宽怀放下心。今日见你来。谢得神明。〔末〕听得公主问因。非干是不言名姓。恐隔牆有耳人闻。使人欲言不语。泪珠交倾。

【前腔】〔占〕早则是业瓜分。老相公不知安顿。驸马在何处安身。〔末〕小人不知。〔旦〕你且从头说个元因。〔末〕那日离门庭。不知老相公生死吉凶。逃身他郡。驸马共程婴。方纔离府门。被军卒赶紧。两两奔前程。竟不知个音信。

【前腔】〔旦〕我只道和你们同行。和你们同行。吾驸马不识行径。那曾受途路上艰辛。泪溋溋。泪零零。恁得宽心。〔占〕公主公主后且说个如今。今日见你来。见你来使人愁闷增。忒尀耐铁心肠的奸佞。程婴你们老诚。你们志诚。好把孤儿。把孤儿交付与恁。

【红绣鞋】〔末〕公主请自宽心。请自宽心。看仪容似驸马脱眞。驸马脱眞。只恐怕那奸臣。施巧计。去无门。〔合〕脱得去。谢神明。谢神明。

【前腔】〔旦〕孤儿付与伊们。付与伊们。但愿我儿聪俊。我儿聪俊。孤儿。身长大与父亲报寃恨。屠贼灭。我儿兴。〔合〕脱得去。谢神明。谢神明。

〔末〕娘娘趁早打发小人去。恐屠贼知道。不当稳便。〔旦〕程婴取药箱过来。〔末〕娘娘。小恩主几时生的。〔旦〕此子八月十五日子时建生。你可牢记。春来。取十两银子过来与程婴。〔末〕小人不敢领。〔旦〕倘被人拿住。爲脱身之计。〔末〕如此程婴收下。〔旦〕程婴。你和孤儿囘。多多上覆你的媳妇。看他公公之面。好生看养。待他长成。说与寃枉之事。〔末〕小人记得了。〔旦〕我的儿。你在娘怀五个月。别了父亲。今离娘怀一个月。又别母亲。知他此去有相见日无相见日。兀的不痛杀我也。

【香罗带】〔末〕公主免泪零。宽怀放心。出得禁门伊再生。只愁屠贼有奸人也。若是搜将去。却不苦程婴。娘娘。凡事靠天。〔旦〕天天可怜遮护恁。〔合〕异日和他说寃恨。报取奸佞臣。程婴。若得成人也。赵府一门如再生。

【前腔】〔旦〕程婴你试听。我把孤儿付恁。想相公驸马不见影。孤儿。三百口尽被他杀了。寃都在你一身也。程婴。你不要看我分上。看他公公面。再思驸马恩。看成乳哺胜嫡亲。〔合前负箱走介〕

【前腔】〔末〕辞却离宫庭。不由人心怀战兢。〔儿哭介末〕不好了。小人踏步向前。却纔得几步。你看小恩主在药箱中啼哭起来。前朝后宰门。可不被人听见了。娘娘再分付几声。〔旦〕孩儿。你怎么这等不成器。你三百口被屠贼杀了。望你一人报寃。你到啼哭起来。孩儿。赵当灭。你到前朝后宰门啼哭起来。赵当兴。你不要啼哭。〔末〕再三嘱付小郞君也。休啼哭。莫高声。高声我死伊命倾。〔合前〕

【哭相思】〔合〕亲生骨肉分离去。不知何日再相逢。此行生死事难量。只恐别时容易见时难。〔并下〕

第三十二出韩厥死义

【梁州令】〔小生上〕单刀疋马定乾坤。果然有声名。论威风胆略冠三军。主有德。民安静。乐昇平。

姓韩名厥。三代将门。一生骁勇。十八般武艺。件件皆能。十三篇兵书。章章记得。本是忠良门下客。今爲奸佞牙爪人。似此吾心不悦。左右何在。〔丑〕不闻天子宣。惯听将军令。吿将军。有何钧旨。〔小生〕奉屠相公钧旨。在此把守后宰门。怕有奸细人入宫。藏出孤儿。不当稳便。〔丑〕朝中天子三宣。阃外将军一令。奉爷钧旨。教将军好生把守后宰门。怕有奸细人入宫。藏出孤儿。个个要搜检。〔小生〕不妨。囘去道与相公。不消嘱付。〔丑下末〕心怀有事出宫庭。如临深渊履薄冰。假饶便有泼天胆。到此应须也丧魂。程婴出此门。便是火裏莲花再生。有军马在那裏。只得大踏步抢将过去。〔小生〕拿过来。那裏来的。〔末〕冷宫中来的。〔小生〕是甚么人。〔末〕草泽医人。〔小生〕医甚人。〔末〕医德安宫主。〔小生〕甚么病。〔末〕产后惊风。〔小生〕见效么。〔末〕见效。〔小生〕药箱中有孤儿没有。〔本〕没有瓜蒌儿。〔小生〕旣没有。去罢。〔末跌介小生〕拿转来。旣没有孤儿。爲何慌张。〔末〕小人是鄕下人。从没有进城。今见将军。不由不慌。〔小生〕去。〔末跌介小生〕拿转来。左右搜一搜。〔末〕不要搜。〔搜介小生〕那里银子。〔末〕药钱。〔小生〕这是甚么。〔末〕人参。〔小生〕好大人参。〔末〕不差不差。男子汉做事若成。乃其功也。事做不成。听之天也。将军。你非不认得我。我非不认得你。你我皆赵正卿门下之人。今日你助桀爲虐。来做他手下之人。你拿我去请功。却是可惜。〔小生〕可惜甚的。〔末〕此儿是报三百口寃之主。谩自悲哀空叹息。英雄好汉助谗贼。你富你贵你身荣。我死他死说不得。他做高官宠用伊。孤儿你做黄泉客。吏官日后有公评。韩厥平生那些个表忠直。〔小生〕听得他言我泪零。男儿到此好施仁。得放手时须放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快走。〔丑〕将军放不得。〔小生〕谁要你管。〔丑〕将军专打自官司。〔儿哭介丑〕将军放硬挣些。〔末〕我程婴聪明了一世。懞懵在一时。这将军被我道了几句言语。乔做人情。却交别人拿住我。那时死又不明白。不如只就他手裏死也甘心。韩将军。〔小生〕放你去。又转来做甚么。〔末〕将军被小人道了几句言语。乔做人情。待小人出去。教别人拿住。小人死不明白。不如只就将军手裏死。小人也甘心。〔小生〕你疑我。〔末〕是疑将军。〔小生〕百户。你去报与屠相公。说孤儿拿住了。多带人马来。〔丑应下末〕将军可看赵正卿之面。〔小生〕宣子于吾多少恩。如今尽付与他孙。程婴此去休疑惑。我自尽方能见此心。〔刎介〕

韩厥刎死爲孤儿。待他长大说交知。

一心贪着中秋月。失却盘中照殿珠。

第三十三出捱捕孤儿

【七娘子】〔老旦上〕心怀慢自成悒怏。爲屠赵二人争强。几囘谏劝其心不放。多应前世曾寃枉。

贫贱荣华前世因。不在烧香幷吿神。但愿身心行好事。空中报应却分明。赵灭。屠氏兴。几番劝解不囘心。近日看守孤儿紧。直欲剗草去其根。相公近日爲因冷宫中德安公主生下孤儿。前朝后宰门却交人把守。不知消息如何。且待他来。再将几句言语劝解。饶取孤儿。多少是好。

【秋夜月】〔淨〕事在眼前。不取必成怨。须去却苗根。根须断。那时放怀从吾愿。无人报寃。

〔丑〕相公稳坐深庭院。外面安危总不知。禀爷。〔淨〕张千怎么说。〔丑〕韩厥在后宰门搜出孤儿了。〔淨〕搜出了。好了。〔丑〕搜便搜出了。被草泽医人道了几句言语。韩厥拔剑自刎而死。孤儿放去了。〔淨〕□去了。吾差错了人。韩厥本是赵盾人。可知道放去了。〔老旦〕相公。本待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相公使鉏麑。鉏麑触槐。用韩厥。韩厥自刎。相公托得好人。据妾身之见。孤儿旣走。不过些小残生。饶他有何不可。可要三思而行。再思可矣。〔淨〕夫人错了。若留一个孤儿。长大之时。必来报寃。〔老旦〕相公如今怎么。〔淨〕张千。你去街坊上分付。五爲甲。限三日拿捉孤儿。吿首者赏银五百两。三日如不出首。把同年同月一国小儿尽皆杀了。

〔淨〕五一甲限三朝。〔老旦〕一个孤儿不肯饶。

〔丑〕若无平地升天计。〔合〕目下灾殃怎的逃。

第三十四出替换孤儿

【贺圣朝】〔外上〕闷来行乐村庄。每思两相争强。程婴一去杳无踪。未审吉和凶。

事无大小。关心者乱。那日我兄弟程婴。爲屠岸贾争强。匿在我庄上四个月日。辞我归。说道探公主与妻子分娩的消息。一去四十馀日。更不闻个音信。不知祸福吉凶如何。〔末〕曙色纔分出禁城。虑他前后有奸人。心慌不怕程途远。错走前村半里程。兀的是俺哥哥庄上。门开了。不须通报。俺哥哥正坐着。不免向前。哥哥拜揖。〔外〕兄弟。你来了。〔末〕哥哥。闭上了庄门。〔外〕自从你去。日夜想念。〔出儿介〕此儿是谁。

【红衲袄】〔末〕他公公是宰相宗。〔外〕他娘。〔末〕娘是王侯流派种。〔外〕他父。〔末〕父乃簪缨豪贵戚。一儿做了虚飘飘水上踪。觑着小儿童。似爷一般面容。他是报三百口寃小主翁。

〔外〕兄弟。此子几时建生。〔末〕是八月十五子时生。

【前腔】〔外〕他生时年月冲。〔末〕有关煞么。〔外〕反覆沉吟六害凶。八月十五子时太阴得令。他未离娘怀先把爹爹送。纔离娘怀娘囚在冷宫。公公不见踪。私一旦空。他是败国忘小业种。

且问此子毕竟何人之子。〔末〕此子乃恩主赵正卿之孙。驸马之子。正是赵氏孤儿。〔外〕且喜且喜。兄弟。你去了。我忧嫂嫂怀身却如何。〔末〕兄弟于前月已生下孩儿。〔外〕贺喜贺喜。叫名甚么。〔末〕名唤惊哥。亦与此儿同月生的。〔外〕惊哥。看来亦有关煞难养。〔末〕哥哥不须閒讲。〔外〕兄弟。我且问你。公主冷宫生下孩儿。前朝后宰门。把守甚严。如何藏得出来。〔末〕我不说。哥哥不知。其时公主产下得病。出榜召草泽医人。兄弟扮爲医人入宫。药箱内藏出来。到后宰门。正遇韩厥。搜出孤儿。欲拿程婴去见屠贼。被程婴道了几句。那韩厥放出小弟和此儿。竟自刎而死。〔外〕好侠烈丈夫。后来怎么。〔末〕如今屠贼出榜。五一甲。只限三日。不见孤儿。把同年同月生下一国小儿尽皆要杀。兄弟孩儿也是死。此孤儿也是死。〔外〕兄弟。你旣看他公公父亲之面。须要好生看养。你今抱此儿在此。怎么。〔末〕兄弟与哥哥忝爲厚交。把此子安顿哥哥庄上。哥哥抚养成人。说与报寃之事。兄弟囘去。把自己孩儿惊哥到屠贼处出首。代替孤儿。以报吾主之恩。〔外〕兄弟。你晓得保孤死难么。〔末〕兄弟不晓。〔外〕你今年几十岁了。〔末〕兄弟今年四十。〔外〕却又来。你要此子报寃。该得六十岁。我今年六十三。再加二十。得八十三岁。不死也潦倒龙锺。说不得了。你旣要报主之恩。你还把孤儿抱囘去。却把你儿暗地送到我庄上。你去出首。说太平庄上有赵氏孤儿。那奸雄必定引军来杀我和这儿。你养取孤儿。待他年长。说与报寃之事。那时节却不是报主之恩。〔末〕程婴报主。理之当然。哥哥图甚。〔外〕图名不图利。有甚希罕。〔末〕又一件。兄弟去报与屠贼。屠贼必来拿哥哥。倘或拷打不过。扯扳兄弟。此事如何。〔外〕一言旣出。岂肯改易。你去你去。

〔外〕吾生六十有三年。〔末〕拚死今生不枉然。

〔合〕异日孤儿生头角。杀取仇人寃报寃。

第三十五出僞报岸贾

【生姜芽】〔淨上〕昨日忒尀耐那韩厥。令他守着孤儿。底防奸细。怎想他心先变。放出孤儿吾不及知。有罪甘自犯。拔剑刎丧黄泉。

一着不到处。满盘都是空。谁想韩厥放出孤儿。自刎而亡。我曾分付张百户。限三日要孤儿出首。如今三日限满了。如何囘话。〔丑〕禀爷。也有远的有近的。〔淨〕也罢。再限你几个时辰。〔末上〕出首孤儿。〔丑〕□爷。有人出首孤儿。〔淨〕拿过来。叫做甚么名字。〔末〕小人叫名张鼎。〔淨〕孤儿在那裏。〔末〕小人个早至城北五十里太平庄。见一老儿。手抱一子。见小人便走。小人赶着问道。老儿怎么长。怎么短。莫不是孤儿么。那老儿把小人一顿打。以此出首。〔淨〕那老儿姓甚名谁。〔末〕其时访问。那老儿姓公孙。名杵臼。〔淨〕此行果有孤儿。你有官有赏。不见孤儿。你罪却如何。〔末〕小人甘死。

〔淨〕拿住孤儿只一刀。〔末〕这囘削草不留毛。

〔丑〕好似皂鵰追紫燕。〔淨〕犹如猛虎啖羊羔。

第三十六出公孙赴义

【海棠春】〔外上〕每思世上英雄。少。不得身归荒陇。

结交须胜己。似我不如无。兄弟程婴一时许了他。他抱孩儿与我受死。今日屠贼必引兵来拿我。拚死一命。万古留名。妈妈。抱孩儿出来。我看一看。孩儿。你父到屠贼处出首去了。命在须臾了。

【驻云飞】今日明朝。杵臼惊哥命怎逃。我今年六十三岁。我儿。我死何足道。乍离娘怀抱。嗏。都是五行招。爲忠爲孝。儿。你向前行我也随后到。□只一般。生死一般只争一个老共少。

妈妈。抱了进去。休惊了他。

【前腔】休掩柴扉。只恐屠贼心下疑。只管叨叨絮。只恁閒呕气。呸。与我合着鸟嘴。又不是我来寻你。妈妈。我死埋我在伯夷首阳山根底。万古留传作话儿。〔丑领兵上〕

【前腔】〔外〕休恁猖狂。密密层层是刀共鎗。四下无拦挡。唬得小鹿儿心头撞。嗏。撇番了土泥牆。休得鬭争索强。好似长江后浪催前浪。都是一般狐羣狗党。

〔丑〕老禽兽。〔外〕小禽兽。我有甚罪犯。引兵来怎么。〔丑〕还说没有罪。窝藏叛臣在。〔外〕■〈口秃〉。你看庄门上甚么字。〔丑〕你也曾做官来。

【前腔】〔外〕休得欺咱。俺不比寻常百姓。曾伏侍君王驾。只爲朝内多奸诈。嗏不与你休干罢。又不曾贩牛杀马。〔丑〕比贩牛杀马。罪还重些。〔外〕若见屠贼指定名儿骂。我死到阴司。一殿二殿三殿四殿五殿。吿阎王不放他。

〔丑〕屠爷有请。阎王注定三更死。定不留人到五更。〔同下〕

【梁州序】〔淨带外上〕皇朝撒扎兀谁不怕。〔淨〕你怎么不跪。〔外〕我怎生跪你。〔淨〕请圣旨过来。〔外跪介〕跪只跪当今宫驾。把他一杀尽。饶他有何不可。〔淨〕他成人长大。那时报仇如何。〔外〕旣怕他成人长大。直恁寃仇何如休结下。〔打介外〕任他麻鎚撒子也琐上更添加。只恐将伊连累杀。不抵捱怕瞧破。

【前腔】〔淨〕虎狼公吏。掤扒拷打。自觉气力不加。替吾行权。莫不是就里拴科。官府事如同作耍。恨不得一鎚打死无囘话。〔末〕相公端的也是如何。好似一种黄连分两下。却敎我怎结果。

【前腔】〔外〕赵孤儿是伊跚过。把恶头踹来与我。叫一声寃屈。有谁怜我。他是隐孤儿的窝主来到。〔末慌介外〕把舌尖上话儿都呑下。〔末〕潦倒公孙也险些露根芽。〔外〕小胆程婴慌怎麽。放了。有孤儿。孤儿有。在吾。〔杀儿介〕

【前腔】〔外〕一剑下命掩黄沙。有一日还他千剐。鬼门关等待。报寃惊哥。若还是了。不枉了小唲唲。令人唾骂。异日相逢后。休想轻轻饶过他。

【尾声】杵臼惊哥担消洒。大做一场话靶。老夫死也勾了。拽起枷稍向屠贼面上打。

不随刀下死。情愿触枷亡。〔下淨〕这老贼好狠。首吿人请起。〔末〕不敢。〔淨〕你要官要赏。〔末〕小人只是要救一国小儿性命。不愿官赏。〔淨〕极是好人。你年几十岁了。〔末〕小人四十岁。〔淨〕我大你三岁。你可拜我爲兄么。〔末〕小人岂敢。也没这福。〔淨〕你干此大功。使我绝却寃之患。你是我恩人。我与你做结拜兄弟如何。〔末〕相公不弃嫌。小人情愿做个兄弟。〔淨〕兄弟有子么。〔末〕近日生得一个小儿。〔淨〕叫名甚么。〔末〕叫名惊哥。〔淨〕爲何叫作惊哥。〔末〕爲受许多虚惊。〔淨〕兄弟。我没孩儿。你肯过房与我么。〔末〕兄弟虽肯。恐夫人意下不悦。〔淨〕我夫人甚是贤德。不妨事。

〔淨〕杀却孤儿绝祸胎。〔末〕这场寃事少人猜。

〔合〕休言今日同结义。五百年前已定来。

第三十七出山神点化

【恋芳春】〔生上〕劳落山间岁月。枉受了多少磨难。暗忆奢华快乐。万愁千感。怎想恩情阻断。〔丑〕每歎息。都缘时乖运蹇。光阴转。造物安排。使人得相见。

〔生〕迅速光阴如过箭。〔丑〕劳神困苦在山间。〔生〕若得见吾公主面。尤如缺月再团圆。灵輙。我昔年在宫中受十分快乐。今日受此苦楚。如之奈何。〔丑〕只得无奈。

【梁州序】〔生〕忆昔从幼。生居宫苑。相子王孙爲伴。融和天气。红紫遍满名园。携手同歌同唱。同飮同杯。两两同欢宴。怎知遭此行困山间。野草閒花作并莲。何时见旧庭院。

【前腔】〔丑〕山中冷淡。光阴如箭。是非荣辱不管。饥来就食。醉后草阁高眠。自觉炎威不入。荡淡薰风。懒去挥纨扇。胜如仙洞府水晶宫。放下心肠免挂牵。兴衰事总由天。

【玩仙灯】〔外〕脱化变其形。来到此点化他们。

善哉善哉。自非别。乃是本山土地是也。特来点化赵朔驸马下山。假作客商爲由。不免迳入。〔生〕灵輙。何人在外面。出去看来。〔丑见〕到此何干。〔外〕天色已晚。投宿一宵。〔丑〕我这裏小房窄狭。安歇不得。〔外〕隻身一幅之地便勾了。〔生〕是谁。〔丑〕投宿的。〔生〕请进相见。不知客长何处来。〔外〕城中来。〔生〕城中有甚新闻。〔外〕没有什么新闻。晋灵公崩。晋景公登位。朝纲正道了。〔生〕公主在冷宫么。〔外〕不在冷宫了。〔生〕在何处。〔外〕在阴陵看守先君墓。〔生〕岸贾老贼尤自弄权。〔外〕岸贾老了。无人怕他。只怕儿子屠程。〔生〕屠程是程婴之子麽。〔外〕没相干。乃是赵朔之子。〔生〕灵輙。那客长好古怪。再问还有甚新闻。〔外〕没有新闻。前面有人来了。〔生囘头介外〕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下生〕不见客长。只遗两顶道巾。我晓得了。见我在山日久。分明是神明点化我二人下山。〔丑〕驸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来日灵輙和驸马扮作云游道人。下山去探公主消息。天若见怜。再得相逢。也未可知。〔生〕此行你不要叫我驸马。只叫师徒之称。〔丑〕师父请了。

改换衣装扮道人。远探公主信和音。

万事劝人休碌碌。举头三尺有神明。

第三十八出孤儿耀武

〔末上〕蜘蛛结网最贪求。蝙蝠伤人爲子仇。试看两般奇异物。寃寃相报几时休。程婴爲何说这话。只因两相争强。走了相公驸马。禁了公主。杀了公孙杵臼和惊哥。屠贼反结我爲兄弟。招孤儿爲子。时光甚疾。又不觉过了一十八年。如今孤儿长成。文武双全。有朝一日。恶缘相会。把这寃枉事说与他不迟。今日见说楚国有一奉使来我晋国。奉使唤做养由基。在教场中论武艺。夸能百步穿杨之箭。被孩儿屠程。一鎗搠下马来。想屠贼不知。不免步过画堂。问过消息。多少是好。

【贺圣朝】〔淨〕我们六十有三年。孩儿赢了养由基。咱喜欢。

今日好快活好洒落。〔末〕爲甚的快乐。〔淨〕今日楚国有一奉使。唤做养由基。来进奉。浪说百步穿杨之箭。被我孩儿一鎗搠下地来。〔末〕孩儿来了。

【燕归梁】〔小生〕今日小将逞强梁。和他论一场。堂前料应不知道。拂着衣袂见我爹娘。

二位爹爹拜揖。〔淨〕我儿。把养由基事。试说一遍。

【二犯沽美酒】〔小生〕养由基惹祸殃。惹祸殃。来进贡。到吾邦。他卖弄百步穿杨。自逞强。使屠程燥莽燥莽。攀弓箭搭上丝缰。连射去三矢齐响。那将军也不厮放。我呵。好一似天王射着太阳。呀。那养由基被屠程一鎗。落番在敎场之上。

【急板令】〔淨〕这几日不见我儿。画堂中询问仔细。忽然见你来的。说道我儿今日煞似强会。闻得交人暗生欢喜。不日裏诸国闻知。羞杀了养由基。

〔丑〕会传天外信。善达世间书。奉诸王公子将令。差来请二位老爷。爲赢了养由基。来日就北邙山下出猎。做庆喜筵席。一则重阳佳节。二则与小将军贺喜。交来日早出郊去。〔淨〕兄弟。明日引数隻猎犬。三人同北邙山去。多少是好。

〔丑〕文武官僚五百员。〔淨〕与儿庆赏设华筵。

〔小生〕时値香橙螃蟹月。〔末〕景当新酒菊花天。

第三十九出杵臼出现

【水底鱼】〔末上〕暗想年时。两相争是非。光阴如箭。赵孤儿已长成。公主和驸马不知在那裏。这一寃事。在吾心下裏。

【前腔】〔小生〕剑甲旌旗。马前如锦绮。引几隻猎犬。到北邙山游玩时。蹀迹马蹄不加鞭一似飞。诸王公子。儘今朝游戏归。

【前腔】〔淨〕持箭拈弓。腕中无气力。后生可畏。跨马却如飞。我儿虽强也须等片时。我非无气力。恨马只有两双蹄。此是那裏。〔末〕太平庄。〔淨〕有鬼。有鬼。〔末〕左右扶太7

老爷先去。〔淨下小生〕爹爹怎么见鬼。〔末〕孩儿你不知道。他十八年前在此做了些不公之事。今日到此。眼花撩乱。心疑生恶异。你自去赴宴。不要管閒事。〔小生〕迅砲一齐鸣。三军不暂停。一心忙似箭。介马疾如星。〔下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还不报。时辰未到。屠贼。想你恶贯满盈。眼见虚花。方纔见的公孙杵臼。小厮就是我的孩儿惊哥。寃寃不散。在此讨命。〔下〕

第四十出阴陵相会

【窣地锦裆】〔丑上〕驸马快行休迟滞。兀的旌旗一似飞。料应只奔我和伊。俏没个人怎躱避。

【前腔】〔生〕前头凤旄排鳞鳞。兀是襄王古墓。囘头军马乱纵横。那裏权时好隐身。

【双劝酒】〔小生引军上〕鹘打兎儿。不知音耗。前面两人。拿得分晓。赶捉怕他奔走逃。拿来定不相饶。

〔小校禀介〕方纔二犬二鹘。打得两个兔儿。大的走了。小的到被两个道人拿了。〔小生〕拿过来。你这道人怎么拿我兔儿。

【双鸂■〈氵束鸟〉】〔生〕望将军听哀吿。我两个云游道。不曾有甚触犯了。望将军休焦燥。〔小生〕我兎儿是伊藏了。这罪犯非轻小。打这无知道。料应你心不好。

【前腔】〔丑〕这痛苦敎人怎熬。惟有皇天可表。俺们若委的眞拿了。甘受你掤扒弔拷。擒住住牢扯住牢。苦怎得个人来劝好。

〔末〕自不整衣毛。何须夜夜嚎。屠程。你不赴宴还在此。〔小生〕吿爹爹。孩儿一犬二鹘。打得两个兔儿。大的走了。一个小的。被这两个道人拿了。孩儿正问他。〔末〕孩儿。他是个出人。要他何干。左右去问。果拿得还了罢。孩儿。你放了他。我说个比方你听。〔小生〕爹爹严命。孩儿拱听。〔末〕昔年有个强弱二人争强。将一犬逐着弱的。弱的走了。那强的欲杀那弱的。幸仗一人负走了。那强的又要杀弱的。弱的之子。又得一义士替死。救其子性命。其子不死。今日你把犬逐着兔儿。小的想必是这一个大的之子。这两个到像昔年强弱二人。如今你赴席去罢。〔小生〕孩儿便去。情到不堪囘首处。一齐分付与东风。〔下生〕灵輙。我教你快走。如今喫了亏了。〔丑〕喫亏不要说。那人好是程婴。〔生〕你又来。程婴那得在此。〔丑〕待我叫一声。〔生〕不要叫他。非是好人。就是程婴。也不要见他了。

【川拨棹】〔丑〕我这裏叫程婴。他那裏故阻佯羞不侧声。你害了孤儿。你害了孤儿。自取身荣。到今日见恁。好交人怨着恁。

【哭相思】〔合〕那日桑间相会。谁知此地相逢。

〔末〕灵輙哥。爲何到此。恩主如今在那裏。〔丑〕你好欺心。谁是你恩主。〔末〕驸马是恩主。〔丑〕驸马不是你恩主。屠岸贾是你恩主。〔末〕你不知其中缘故。待我见驸马。自有分晓。〔丑〕待我禀。〔生〕果然是程婴。不要见他了。〔末〕驸马爷。程婴叩头。〔生〕程婴。你忘恩负义贼。我有甚亏负你。把我孩儿在太平庄公孙杵臼处出首。与屠贼杀了。将自己孩儿。在他处享荣华受富贵。恨不得把你乌珠剜出来。今日来见我怎么。〔末〕驸马爷。你莫责倾杯哑妇。休鞭爲主耕牛。我有万千愁恨在心头。今日对伊分剖。只爲你全遭戮。空交我两泪盈眸。恩东若要报寃仇。须仗取兔儿将军之手。那太平庄杀的是我孩儿惊哥。适纔取兔儿的乃是恩主之子。赵氏孤儿。〔生〕好苦也。原来错埋怨你了。

【忆多娇】听汝说。心哽咽。人生聚散如电掣。一十八年成永诀。一旦相逢。一旦相逢。两两盈盈泪血。

【前腔】〔末〕听诉说。休泪撇。孤儿暗藏出禁阙。深感将军名韩厥。放出孤儿。放出孤儿。此恩何时报得。

〔生〕我如今要见公主。怎么得见。〔末〕要见不难。如今不在冷宫。公主与春来在阴陵守先君墓。况小人与屠贼结爲兄弟。一宅分爲两院。我做事。他不知。这阴陵军士。都伏小人管。指引驸马相见娘娘也不难。〔生〕倘屠贼知道。〔末〕都在小人身上。〔行介末〕分付把守阴陵军士。〔内应介末〕屠爷传示。要修理四面牆围。〔内应介末〕府中鄕亲。要见娘娘。閒人都退。〔内应介生叫介〕

【靑玉案】〔旦〕阴陵鎭日多烦恼。多烦恼。儿夫断音耗。今朝听得鹊声噪。未审何人囉唣。

疾风暴雨。不过寡妇之门。此乃晋襄公之阴陵。妾乃晋灵公之嫡女。当今晋侯之妹。汝何人不知进退。擅击宫门。把门军人。怎不止喝。〔生〕赵朔一十八年相别。今日方来拜见。〔旦〕谁人不知我丈夫叫名赵朔居方。故来调弄。〔生〕我当日在宫中。感得周坚替死。公主五个月身孕。生下女儿。寃枉休提。生下男儿。暗取名赵氏孤儿。着程婴扮草泽医人入宫。藏出孤儿。抚养成人。说与报寃一事。言犹在耳。〔旦〕这言语却眞的了。且开门。〔相见介〕

【临江仙】〔合〕自别伊常念想。分飞去二十馀年。今朝相会谢苍天。万般哀苦事。今日对伊言。

〔旦〕驸马。你一向在那裏安身。〔生〕我爹爹幸翳桑灵輙负归去。后来知道一三百口被屠贼杀了。哽咽而亡。多谢灵輙殡葬。〔旦悲介生〕我又在灵輙一十八载。亏他看管。说不尽许多苦楚。〔旦〕如今灵輙在那裏。〔生〕在外面。〔旦〕多谢灵輙。叫他见我。〔丑〕公主娘娘。灵輙叩头。〔旦〕你是恩人。公公亏了你殡葬。驸马生受你。无恩可报。起来。〔丑〕娘娘。程婴要见。〔旦〕程婴是忘恩负义的贼。我恨不得剜出他乌珠。还见我怎么。〔生〕也非程婴之过。待他相见。自有分晓。〔见介旦〕■〈口秃〉。程婴。你这老禽兽。我有甚亏负你。把我孩儿出首。将自己之子。过继与他。还要见我怎么。〔末〕娘娘息怒。〔生〕公主且听他说。〔末〕公主娘娘息怒。消停听咨启。自从两相争鬭。屠贼倚势相欺。纵盗奸计。遣神獒逐赶奔驰。公主与驸马宫中分别。不知驸马去向因依。投奔公孙杵臼五个月日。娘娘分娩将期。小人不敢有违驸马。扮作草泽良医。入宫见娘娘。受多少惊恐。娘娘那时分付。孤儿哭哭啼啼。来到后宰门。遇韩厥把守。被他搜出孤儿。被我道了几句。那将军自刎。放出孤儿。那屠贼知道。五一甲。限三日待首孤儿。小人心惊胆战。怎禁魄散魂飞。把自己孩儿惊哥。寄在太平庄上。将来代替孤儿。小人反到屠贼处出首。说公孙杵臼窝藏赵氏孤儿。屠贼引兵围住。拿下公孙杵臼与我孩儿杀了。傍人无不下泪伤悲。那屠贼道我爲人忠直。反招孤儿爲子。养着寃。今年一十八岁。能文能武。谁想今朝偶辏。天教他出猎打围。如今不说待何时。太平庄出首的是我孩儿惊哥。方纔取兔的是你孩儿。

【大环着】〔生旦〕听伊言。却苦了程婴。说起当初分散元因。〔末〕当时驸马使令。〔生旦〕感你不忘恩义。谢伊恩深义深。结草啣环报伊不尽。〔合〕今日裏恩报恩。怎想道相逢到此前定。

【前腔】〔末〕公主分娩。扮作医人。暗藏孤儿出离宫门。韩厥爲他自刎。累及公孙杵臼遭刑。那奸雄信吾是好人。反把孤儿与我结义相亲。

【越恁好】〔合〕父亲身丧。父亲身丧。我不见影。伊东我西十八载断音信。如今谢得伊两人重囘帝京。若还报得寃和恨。双双老景谐鸳枕。

【前腔】晚些人静。晚些人静。驸马就此行。今宵父子先厮见再完成。从头那时说事因。恩须报恩。寃定不饶过恁。

【尾声】当初只道无忠信。谁想今朝恩报恩。得报寃仇只靠恁。

〔生旦〕程婴。我要见孩儿。怎生得见。〔末〕驸马宫主灵輙。今晚蓦地都到程婴裏来。〔生〕使不得。只恐屠贼先知了。却不好。〔末〕屠贼虽与程婴共居。屠贼之宅。潭潭深处。一宅分爲两院。驸马不须忧虑。我将一十八年之事。编成一手卷。待我说与小恩主知道。就可相见。

〔生〕夫妻子母谢神天。〔旦〕天若怜寃必报寃。

〔丑〕两片菱花重相会。〔末〕一轮明月再团圆。

第四十一出报复团圆

〔末上〕造恶欺君妄自尊。杀人害命实伤心。此事若还无报应。鬍脸阎王木偶人。昨日屠岸贾与屠程出郊打猎。到十五里太平庄。忽然眼见虚花。口称有鬼。先自囘来。吾到阴陵。天差遇见驸马公主灵輙。我把杀惊哥救孤儿的事。从头说与一遍。夫妻团圆。三人俱潜到我。吾思屠贼禄尽。势败无权。今日不说与屠程得知。更待何时。我如今把两相争强。一十八年的事。画成一轴图画。不免点起画烛。在小阁儿上少坐片时。待屠程出来。从头一一说与他知。先教父子团圆。次杀屠贼报此寃。〔小生〕踏尽天涯路。平生不信邪。爲人岂怕鬼。怕鬼是心疑。那壁厢爹爹日昨口称有鬼。不知爲何。不免到这壁厢爹爹处问明。爹爹拜揖。〔末〕你那裏来。〔小生〕如今在那壁厢爹爹处来。〔末〕我问你那裏是亲的。那裏是义的。〔小生〕那边是义父。这边是屠程亲父。〔末〕你也是个不成器的。爲人怎么有许多父母。

【北村里迓歌】〔小生〕俺爹爹爲何爲何眉皱。莫不是与娘与娘争鬭。他那裏一声声骂着。骂着谁是负心禽兽。他那裏长吁气拭着泪点着头。莫不是老人近日来殢酒。

【上马娇】旣然殢酒也不煞恁忧。俺欲将扑天关手段解他愁。罢罢。又道屠程开大口。

〔末〕三六年间问是非。此情不与外人知。伊心不晓吾心事。仔细端详仔细推。〔下小生〕适纔爹爹爲何挂起画图。待我看一看。这是甚么故事。

【元和令】这几个灯下游。这婆娘将衣袂扭。这一个卧在桑林下。那两个多应是公与侯。这一个貌皱搜。这两个烧香烧香稽首。

【柳叶儿】穿红的引恶犬在街上吼。穿紫的得一个背了走。呀。想一怎有。这将军自刎自刎其首。这老子庄上遭枷扭。这一个埋尸首。这婆娘泪交流。也不知有甚寃仇。

〔末〕要知心腹事。但听口中言。屠程你看画。晓得其中之事么。〔小生〕孩儿颇知。〔末〕那一个却是。那一个却不是。〔小生〕孩儿看起来。那穿红的却不是。穿白的却是。〔末〕我说你也晓得穿红的却不是。那一个强。那一个弱。〔小生〕穿白的强。穿紫的弱。〔末〕你如今敢替那穿紫穿白的。杀那穿红的么。〔小生〕爹爹说与孩儿明白。就去杀那穿红的。〔末〕旣如此。你坐着。我站着。说与你知道。〔小生〕爹爹到站着。孩儿到坐着。傍观不雅。〔末〕你不坐。我不说。当初那画工说。若要此画讲明。须要公子坐了。方纔好说。〔小生〕孩儿吿坐了。〔末〕景遇元宵。花灯满市。〔小生〕那戴凤冠与穿着白的是谁。

【啄木儿】〔末〕这是赵驸马和公主。此楼唤名望春楼。爲结綵观灯乐盛时。那醉汉名唤周坚。赊酒飮潜奔天街。这个婆子。索酒价扭吿楼底。那醉汉与那穿白的呵。仪容动止浑无二。待还酒价留他住。那穿紫的乃是穿白的父亲。正是当朝丞相。这个地名唤做翳桑。爲劝课农民到此处。

这个饿夫呵。

【前腔】名灵輙病又饥。赐饭还留半不食。待携归奉养慈亲。因孝义赠他银米。那穿红的与穿紫的生嫉计。爲因赵老丞相劝农不曾同他去呵。遣人行刺三更裏。那刺客唤名鉏麑。闻得赵老丞相言词忠义呵。他不忍行凶反自触槐死。

那穿红的因谋不果。又生一计。他有一犬。名曰神獒。诸物不喫。止喫羊肉的。分付心腹之人。缚一草人。扮作赵老丞相模样。

【前腔】冠缁弁挂紫衣。与丞相仪容克肖的。设计儿腹匿羊羔。使恶犬终朝食之。他谗言奏主灭天理。故称外邦进一犬。名曰神獒。能识忠佞。两班文武止有赵老丞相穿紫。其时放出犬来呵。果然犬见来扑取。把个护国忠臣无计施。

当时亏了直殿将军提弥明呵。

【前腔】眞烈士义气舒。他怒执金瓜将犬击死。那丞相呵。出朝门忽遇灵輙。得他人背负前去。那穿红的知道走了赵老丞相呵。奏君又欲伤其子。这穿白的其时呵。幸周坚拚死能相替。这三百口寃仇有谁报取。

【黄莺儿】公主痛分离。在冷宫中产下儿。那穿蓝的呵。乔妆草泽入宫去。将那赵氏孤儿呵。藏出禁闱。后宰门有韩厥把守。被他搜出。穿蓝的自分必死。返触他几句伤心语。好伤悲。将军义勇。自刎放孤儿。

【前腔】出榜限三日。若出首孤儿则止。假如无出首呵。把同年儿尽诛。那穿蓝的无计可施。只得把亲生孩儿惊哥呵。俏然送到公孙处。那穿蓝的迳到穿红的府中出首。说城北十五里太平庄公孙杵臼。窝藏赵氏孤儿。那穿红的呵。领兵四围。拿了公孙杵臼和那惊哥呵。一时杀取。那穿红的错认穿蓝的是个好人。欣然结拜爲兄弟。把孤儿。螟蛉爲子。寃恨有谁知。

【簇御林】〔小生〕听言语。自三思。举一隅当三返之。看来愁容蹙迫无些喜。说明白我与彼争些气。〔末哭介〕可怜可怜。〔小生〕爹爹。你免伤悲。从头至尾。说与恁儿知。

【前腔】〔末〕将言发。又三思。说将来却甚易。只怕受恩深处寃难洗。天那。枉敎人堕下千行泪。话难提。〔小生〕我的亲爹。你有话就说。〔末〕我不是亲爹。那穿白的是你父亲。戴冠的是你母亲。穿紫的是你公公。穿红的就是屠岸贾。那穿蓝的是我。〔小生〕那赵孤儿是谁。〔末〕你就是赵孤儿。

〔小生〕呀。十八年枉叫谗贼爲父。好气杀我也。〔倒介末〕驸马公主快出来。救取孤儿甦醒。

【荷叶铺水面】〔生旦占上〕不甦醒怎奈何。屠贼那曾发付我。三百口寃尽靠着儿一个。你如今有失敎我怎生结果。伤痛怎不敎人恨杀屠岸贾。

【前腔】〔小生起介〕寻思起那匹夫。一十八年枉叫你爲父母。把我一荡绝无门路。老恩人。我爹娘知道有也无。敎我苦无伸诉。

〔见介〕我的爹娘。

【驻马听】年少愚痴。得罪逆天我是不肖儿。使人气冲牛斗。怒决江河。便死待何如。管敎屠贼受分尸。阎王注定已无辞。老恩人。你休漏深机。须防人有隔牆耳。

【前腔】〔生旦〕少长深闺。谁识人间是与非。把我阴陵囚禁。酷暑严冬。罕见天日。今朝得见我孩儿。天交夫妇重相会。触景伤悲。思量展转偸弹珠泪。

【前腔】〔末〕住哭停悲。听我从头说仔细。疾忙开宴。请他夫妻。到此相会。待吾设个小机儿。管敎中俺牢笼计。那日呵。四下裏把兵围。除非插翅难飞去。

〔生〕孩儿。我一三百口被屠贼立尽。今仗儿报寃。你心下如何。〔小生〕待孩儿奏过朝廷。〔生〕还与老恩人商议。〔小生〕老恩人有何妙计。〔末〕来日就此设席。只说有一鄕亲在此。请他夫妻。席间下手。〔小生〕倘被他知觉。不要走了。〔末〕一十八年尙不泄漏。何愁一时。〔小生〕叫小校。〔衆应介小生〕快点五百名军士。围了自府第。〔末〕去请大老爷和夫人出来陪鄕亲。

【鲍老催】〔淨〕前日我孩儿和兄弟。出郊巡历去打围。

〔见介〕兄弟请我出来。有何话说。〔末〕兄弟有两个鄕亲在此。请哥哥嫂嫂。〔淨〕旣有鄕亲。请相见。〔末〕今日是我。明日是大哥。〔淨生见介淨〕好无礼。我且下礼。他不囘礼。〔末〕他是鄕里人。不晓礼数。〔小生唤〕小校。刀要出鞘。弓要上絃。〔喝介〕屠贼。认得上面的是谁。〔淨〕好古怪。〔生〕我是谁。〔淨〕好似驸马居方。〔小生〕可知道。挷了。〔衆挷淨介〕岸贾气凌云。威权杀大臣。杀伊三百口。就死也甘心。〔下小生〕小校传令。把屠贼一老幼都杀了。〔末〕他夫人最贤。累累谏劝不从。非干他事。可饶他死。〔小生〕老恩人。屠夫人他岂不知。〔末〕累累相劝。不肯听从。〔小生〕旣是老恩人讨饶。发在浆糨房去罢。寃仇已报。酒过来。此杯酒先送那一位恩人。〔生〕先到灵輙。后到程婴。

【园林好】〔小生〕斟一杯香醪薀美。我公公若非是伊。怎脱得奸雄谋计。吾父亲困山居。不是你怎相会。

【前腔】〔小生〕赵孤儿爲人在世。这恩德将何报伊。害了公孙杵臼。又带累你孩儿。

【川拨棹】〔小生〕娘欢喜。飮一杯。休怨忆。娘在冷宫中悲慽。娘在冷宫中悲慽。父在山中怨忆。恨奸臣没道理。管敎他爲粉碎。

〔生〕孩儿。你爲何晓得此事。

【大环着】〔小生〕因孩儿观画。因孩儿观画。问及恩人。说起当初分散元因。提起交人怒憎。杀害我一老幼遭刑。恨奸臣直恁诳君。万剐凌迟报也不尽。今日裏恩报恩。怎想道相逢到此前定。

【越恁好】〔合〕事皆前定。事皆前定。寃寃相报寻。一还一报。遭诛戮怎逃命。如今谢得伊两人。重囘帝京。寃怎生饶过恁。

晋侯殿下伸寃枉。十字街头辨是非。

好手之中逞好手。喫拳须记打拳时。

八义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