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春芜记

第二十一出~第二十九出

春芜记 | 作者:王錂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银瓶梅

第二十一出忤奸

【三台令】〔淨登徒履跛形丑扮童扶上〕悠悠怨愤难平。使我终朝痛心。暗裏自思寻。直须害却狂生。

〔丑〕老爷。今日脚痛好些么。〔淨〕咦小厮。今日一发疼得紧。我想起来我的脚痛到还有好的日子。想那王小四的喫饭火割了去。怎麽好。〔丑〕老爷。若说起那王小四。不要说杀。就剐也不多。〔淨〕怎么说。〔丑〕老爷。你还不懂哩。他当初只指望要马扁你的钱财上手。他那里认得甚么季府裏。那些说话。都是胡说。你还要想他。〔淨〕嗄。是了呢。他骗了我。依你说。该杀的。我老爷又骗了那一个。该斫伤这隻腿。〔丑〕老爷。你要捉拿宋玉。姦季小姐。难道到是好人。〔作诨笑介〕到不好说。〔淨〕不妨。你就说。〔丑〕依小的说起来。老爷也该与他同请行的。〔淨〕到多谢你的盛情了。这是閒话。且放过一边。我仔细想起来。这桩事多分是宋玉那厮造下的计较。连日着人缉访那行刺的人。再没消息。昨日又听得唐景这两个老头儿把他荐在楚王那裏。作高唐神女赋。明日早朝。召见殿庭。我想倘然楚王用了他。他日逐使起嘴脸来。我一发弄得决撒了。如今我有个处置。今早门上传报进来说。那两个老头儿今日来望我。不免在茶话中间。把宋玉说他些不好。常言道解铃须用繫铃人。当初是他两个说他进去。如今依先要这两个说他出来。不怕他不依我说。〔丑〕咳老爷。我看你近来怎么这等懵懂得紧。他们都是一路的人。爲甚么听你说。况你平日做人。又有些儿歪僻。那一个是喜你的。我到劝你不如罢了。〔淨〕这等怎么处。咳。我好恨。

【绣带儿】追思起不觉令人恨转增。一时难按心兵。我又不曾咸腓胡行。爲甚的灭趾遭屯。〔丑〕老爷。你还说不胡行。须省。这恢恢天网难自泯。善恶事到头终应。〔淨〕嗳。这小厮可恶。我正心焦。你又来恼着我么。〔丑〕老爷。不须心焦。若是肯依我说。时时是快活的。从今把前非痛惩。方免得这无端外来忧愤。

〔淨怒介〕你不要在这里恼我。你自请出去门外立着。〔丑应下〕

【前腔】〔外末带从人上〕招寻。乘休沐联镳市井。一似求羊往来三径。〔杂禀介〕禀老爷。此间已是登徒老爷门首了。〔外末〕通报。〔杂介见介外末〕大夫。小弟们连日朝政匆匆。有失问候。尊恙可好些么。〔淨〕多蒙二位大夫枉顾。只怕不济事了。想微躯残喘难存。感同官不弃垂情。〔外末〕大夫说那里话。听禀。吾曹交谊金石盟。只是媿药饵未将芹敬。但愿取沉疴顿醒。料苍天应不把股肱摧殒。

〔淨〕今日多承二位大夫来看我。慢慢谈一谈去。〔外末〕愿领尊教。〔淨〕小弟因贱足病后。又有一月不进朝裏了。不知主上近日用人何如。〔外末〕大夫还不知道。前日主上要做高唐神女二赋。诏选词臣。因此我两人遍访国中。近得一个才子。昨已奏知主上。明日早朝。就召见了。〔淨〕大夫。我这国中。自屈大夫亡后。只有二位是才子。又有那个是有才学的。〔外末〕大夫。你这里邻居的宋玉秀才。难道不是个才子。〔淨〕这等说来。敢是你们到把他荐了。〔外末〕正是。〔淨〕咳。二位这就见差了。主上特托你两人求贤。合当寻个有名头的纔是。那宋玉不过是个黄口竖子。他是什么才子。

【红衫儿】那鲰生岂得称才俊。落魄风尘。他本是沟中瘠。难爲席上珍。咳主上。你空费着买骏黄金。〔指外末介〕怎知他把驽骀来鞚引。二位还去说不要用他。也省得玷汚了我们。若敎他位列簪缨。可不羞杀缙绅。

【前腔】〔外末〕他翩翩三楚声华振。姿貌超羣。心负云霄志。名高月旦评。〔淨〕他旣是这等好。何不自去挣个官做。到要靠别人做事。〔外末〕十年间屈首衡门。似南山修成豹文。今日裏特荐明庭。方显得处囊锥露颖。囊锥露颖。

〔淨〕大夫这等说。你们决意要用他了。〔外末〕要用他。〔淨〕嗄。如今不难我与你两个赌了。你说要用他。我偏要不用他。〔外末〕你怎么就不用得他。〔淨〕

【连枝赚】我稽首彤庭。面叩君王奏此情。■〈扌弃〉兵他相凌併。他只思量

【一】旦图徼倖。偏敎你事到临头成画饼。〔末〕嗳大夫。你休争竞。爲何抵死来相憎。〔外〕他好一似鬼蜮含沙妄射人。〔淨〕怎么就駡我。那些个言辞巽。激得人怒起难容忍。〔外末笑介淨〕你笑那一个。〔外末〕我笑伊谗佞。笑伊谗佞。

〔淨怒介〕阿也。我是朝中上大夫。你两个还在我下位。怎么就把言语来伤我。

【红芍药】出言语直恁欺人。想着我宠冠臣邻。我屈指朝中半从顺。怪伊行敢相矛盾。〔外末〕我祇将忠义存。向权门怎生卑逊。况复是同袍合簪。又何妨语言厮挺。

〔外〕景大夫。不要与他缠。我们且去着。正是常将冷眼观螃蟹。〔末〕看你横行到几时。〔下淨〕你看这两个老贼。也不别我。竟自去了。我好恼。我好恼。小厮在那里。〔丑上〕听得叫小厮。慌忙门外立。未审有何因。入门看脸色。〔淨作怒声又叫介丑〕想是那话儿不照了。〔见介〕老爷叫小的做甚么。要我去请唐爷景爷转来。〔淨〕还要说他。事到做不成。忍得他一场好气。〔丑〕老爷。我原劝你不要。定不肯听我说。如今何如。是我高么。〔淨〕看起来眞个是你有些见识。我如今一不做二不休。〔丑〕老爷。你却待怎么。

【尾声】〔淨〕我来朝定把封章进。要除却我胸头恶忿。〔丑〕只怕君王也未必听。

〔淨〕可奈同寅太不仁。〔丑〕须敎明日奏枫宸。

〔淨〕平生不作皱眉事。〔丑〕世上应无切齿人。

第二十二出献赋

【点绦脣】〔末扮黄门上〕仙仗初开。晨光渐启。祥云裏。殿影参差。玉陛千官至。

下官楚国黄门是也。主上昔游高唐。因感神女之异。曾命文武诸曹。博访雄才之士。著赋以纪其盛。昨日唐景二大夫。曾举秀士一人。名爲宋玉。雄奇博洽。逸世超羣。主上大喜。今日召对殿庭。天色渐明。已是早朝时候。主上升殿。只得在此伺候道犹未了。秀士早到。

【前腔】〔生巾服上〕日上罘罳。风传警跸。金门启。五色云车。跻跻趋金紫。〔末〕

天颜咫尺。奏事者不得近前。如有表文。就此三舞蹈执笏披宣。〔生〕郢中下臣宋玉谨叩首陛下臣本草茅贱士。叨荷圣恩。待诏殿庭。愿大王千岁千岁千千岁〔末〕主上传旨。寡人昔游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晡夕之后。精神恍惚。若有所喜。纷纷扰扰。未知何意。目色髣髴。乍若有记。见一妇人。状甚奇异。寐而梦之。寤不自识。罔兮不乐。怅尔失志。闻卿奇才。幸开我胸臆。一一赋之。孤将亲览。〔生〕臣宋玉谨以高唐之景先赋。奏闻陛下。

【降黄龙】缅忆高唐。望朝云缥缈。暮雨微茫。巫山互折。见巫山互折。步巉岩层累。下临沧漭。惊惶。洪波摇荡。忽见鼋鼍乘浪。似迢遥乘槎海畔。把碣石相望。

【前腔】重冈。独立芒芒。虎谷风悲。鹤巢云障。千岩积翠。问仙游遗躅。羡门高旷。淸赏。依稀竽籁。万壑松声传响。乍惊心凭高望远。顿生惆怅。

〔末〕主上有旨。卿赋高唐景物。摹写殆尽。恍然在目。卿当再以神女姿貌爲孤赋之。孤将鉴赏。〔生〕臣宋玉再闻陛下。

【前腔】云翔。翠盖幢幢。绣服轻盈。珮环飘颺。更修蛾豔质。遐想一天娇样。欢畅。褰帏偸御。待把情缘相向。恨须臾迁延怅别。又增凄怆。

臣更有蒭荛之言奏闻。自知冒凟天听。望陛下赦臣万死。

【前腔】君王。圣寿无疆。宵旰惟勤。武修文讲。念苞桑遗训。千载自当惩创。博访。遗贤逸士。待取岩廊弼亮。鎭金汤千秋永固。伯图雄长。

〔末〕奉圣旨。宋玉词华颖利。思致幽閒。更兼颂不忘规。孤不胜嘉悦。卽日除授上大夫之职。撤殿前卤簿之半。送归私第。叩阙谢恩。〔生〕千岁千千岁。〔末〕宋大夫。你

【衮遍】文章豹雾藏。文章豹雾藏。羽翼鹏抟上。乌帽宫袍喜气如春盎。不负萤窗十年相傍。浑一似趁龙门逐桃花浪。〔生〕

【前腔】风尘久自伤。风尘久自伤。雨露谁承望。自分凄其敝迹居颜巷。一旦遭逢天恩浩荡。从今去忝臣邻惭无状。〔二旦扮宫人持节随衆吹打上〕

【尾声】天街一派笙歌响。绮罗娇豔簇红妆。看取欢声载道傍。

第二十三出巧诋

【天下乐】〔小生扮襄王上〕淸琐词臣自异才。挥毫终日侍蓬莱。谗言无那多纷扰。载鬼车中莫浪猜。

寡人前日因宋玉赋高唐一事。见他才高倚马。文擅雕龙。体貌閒丽。微词悦人。寡人心下不胜喜悦。遂拜爲上大夫之职。昨日闻得国中士民。多有不誉。未知何故。且待登徒大夫到来。问他一番。

【粉蝶儿】〔淨拄杖上〕槃跚难挨。羞杀我职居槐宰。

我登徒履。被宋玉那厮。佔了这许多便宜。心下十分气恨不过。前日意欲央浼唐景两人去楚王跟前谤他一场。不意那两人又是护着他的。如今国人都不奬誉他。乘此机会。不免进见楚王。倘然问及。就把这些言语添些作料。诽谤他一场。楚王一定听信。岂不是将计就机。来到宫门。且自进入。〔见介小生〕寡人正有一言欲问大夫。〔淨〕不知有何圣谕。〔小生〕自寡人拜宋玉爲大夫之后。那国中士民。也无甚议论么。〔淨〕主公不问臣。臣不敢乱言。主公今日旣问及下臣。臣方敢实吿。臣自先朝以来。受前王培植之恩。主公宠绥之惠。每思奋不顾身。报效万一。岂知主公近日听信唐勒景差言语。竟将国中一个上大夫之位。轻轻把与那鲰生做了。近日来那民心多有不服。议论多有不平。主公还当三思。〔小生〕那士民他的意思怎么不平。〔淨〕待臣奏上。

【八声甘州】君王听吿。他道那书生秽行。怎佐淸朝。〔小生〕寡人只爱他才学。〔淨〕纵区区一技。料他每只抵铅刀。你垂淸空自勤三接。他遗臭难敎冠百寮。听喧嚣。定不是谗口嗷嗷。

【前腔】〔小生〕他在词曹。独擅名高。更翩翩弱冠。俊伟丰标。喜凤毛飞彩。怪纷纷枭吻争交。身依玉陛充僚佐。才彦金华压俊髦。〔淨〕主公虽是这等称美他。臣想起来。不是唐景二大夫这样没眼睛的人。料他一世也不得番身。〔小生〕大夫。不是这等说。他是英豪。肯终敎困老蓬茅。

〔淨背介〕听主公说的话。都是偏护着他的。怎么是好。

【前腔】我心焦。他语话蹊跷。算将来无计倾夺伊曹。嗄。有计了。〔转身介〕主公。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但晓得宋玉好人才。好学识。你还不知他的手段哩。〔小生〕他有何不好处。〔淨〕那东邻有女。终日裏去目挑心招。〔小生〕大夫。这是闺门暧昧之事。你怎么晓得。我知道了。多敢是那宋玉居你上位。你心下有些不平么。〔淨〕臣怎敢有此心。臣只愿夔龙济济集凤沼。怎敢做鸠鸟栖栖妬鹊巢。臣还有一句话。蒭荛。更须防宫禁游遨。

【前腔】〔小生〕他一朝。爵位崇高。妬嫉丛生。顿成谗巧。大夫。若说那东邻一事。这是佳人才子。论锺情千古难遭。他盐梅自是商佐。岂向花柳宁甘濮上嘲。思着。似无端尺水顿起波涛。

登徒大夫。你说的话。寡人已知道了。寡人还要细访。你且请囘罢。

〔淨〕君王不用太猜疑。莫信狂生擅滑稽。

〔小生〕混浊不分鲢共鲤。水淸方见两般鱼。

第二十四出秋闺

【祝英台近】〔旦上〕玉笙寒。鸡塞远。岁月已偸换。〔小旦〕晓睡初醒。捲幔凄风乱。〔合〕试看寂寞鸳衾。萧条珊枕。愁对洞房深院。

〔罗敷令〕〔旦〕辘轳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昼雨和愁。百尺虾鬚上玉钩。〔小旦〕琼窗望断双蛾皱。囘首边头。欲寄鳞游。九曲寒波不泝流。〔旦〕秋英。你看我日来愁病多端。不曾有个舒展眉头的时节。如今又是暮秋天气。好生伤感人也。〔小旦〕正是。小姐。你这几日精神意緖。比往时大不同了。你是千金之躯。况老夫人只靠你一人。还该消遣些才是。不要这等苦苦的烦恼。

【祝英台】你看玉容消。金镜冷。鬼病日恹恹。膏沐倦施。绣线慵拈。尽日画帘羞捲。庭院。看霜林无火常燃。暮霭非风自展。向瑶阶乘閒缓步。共伊消遣。〔旦做下阶倦介〕

【前腔】慵倦。步难移。心易懒。生怕倚阑干。秋英。我思量那时节呵。径草蒙茸。苑柳参差。到如今又见井梧飘乱。〔小旦〕呀。小姐。我到忘了。听得外面说那宋秀才。献甚么高唐赋与襄王。襄王喜他。竟与他官做了。〔旦〕有这等事。你不说。我也还不知道。乖蹇。他那裏宦海沉沦。我这裏愁城遥远。泪双悬凄迷心折。梦遥魂断。

【前腔】〔小旦〕休怨。你惜风情。儋月思。顦顇惣徒然。小姐。我说个比方你听。不要说世上的人有离合悲欢。就是那守寡姮娥。斟酌天寒。一任广寒无伴。小姐。你不要怪我说。你无端。空怀着彩凤文鸳。他料不想孤鸾哀雁。笑伊空自翠钿欹坠。带罗消减。

〔旦〕秋英。你说那里话。你还不知我的心事哩。

【前腔】堪叹。诉衷情。追往事。哽咽不能言。只指望做连理同芳。比翼交欢。谁料做断猿啣怨。〔小旦〕小姐。你不要痴迷。富易交。贵易妻。这是人情之常。那宋秀才一定忘记你了。〔旦〕休言。他虽是无意留连。我宁自有心萦恋。最堪怜西楼梦冷。角声凄断。

〔小旦〕这个不难。他前日是穷秀才。老夫人一定不肯与他。如今做了官。就把小姐与他。也不辱没了我门风。我就向老夫人跟前去说。〔旦〕虽然如此。我与你如何开口。且待另日。再作计较。我与你且进去罢。

〔旦〕秋来景物倍伤心。怅望佳期泪满襟。

〔小旦〕但愿应时还得见。须知胜是岳阳金。

第二十五出解嘲

【挂眞儿】〔小生带内监上〕萋菲由来成贝锦。顿敎人尽日沉吟。朝罢深宫。人閒宴处。且自向伊询问。

画虎画龙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寡人向日因爱宋玉才华。遂拜他爲上大夫之职。昨日闻得登徒大夫说他体貌閒丽。口多微词。又性好色。愿王勿与出入后宫。寡人想起来。那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宋玉才名颇盛。寡人宠爱方深。那登徒子一时媢嫉。此亦人情。今日退朝无事。不免召宋大夫到便殿中。问他一番。免我犹夷。辨他心迹。有何不可。内侍传旨。宣宋大夫进便殿。〔衆传旨介〕

【西地锦】〔生冠带上〕日落禁林淸影。风摇内苑秋声。暂归休沐有馀情。又赴九重恩命。

〔进见介〕主公。臣宋玉见。〔小生〕大夫少礼。大夫。昨日有一人诉卿于寡人。今日特召大夫前来。面质其事。〔生〕臣啓主公。不知诉臣者何人。所诉者何事。〔小生〕诉卿者卽登徒大夫也。寡人心下未有所决。

【白练序】因此狐疑处。把此事应须辨假眞。道你多洵美。那更巧言便佞。狂生辱荐绅。况醉月迷花不事君。他还对寡人说。须详审。愿隄防莫使往来宫阃。

【醉太平】〔生〕蒙问。把前言乍省。似妖狐射影。市虎惊心。纵微臣落拓。岂肯自甘无行。〔小生〕大夫。你旣不好色。颇亦有说否。〔生〕那东邻佳人。三载浪窥臣。尙兀自未成心允。那登徒子之妻。貌如嫫姆无盐。登徒子悦之。使有五子。王熟察之。谁爲好色。望君王垂悯。把中山匣底。竟成画饼。

【白练序】〔小生〕令人怒感生。他奸谋恣行。恨鸱枭恶吻。把凤雏喧憎。况你才名振楚城。更簪绂新承宠渥深。寡人知道了。他要相凌倂。故把这脣鎗舌剑陷你在锦阵花营。

叫宫门传旨。登徒子妬贤嫉能。欺君罔上。徒念彼老臣。姑免究治。着革了职。冠带閒住。〔衆传旨介小生〕请问大夫年庚几何。曾娶妻否。〔生〕臣年逾弱冠。尙未婚娶。〔小生〕那东之子还在否。〔生〕大王听啓。

【醉太平】那娉婷。锺情特甚。誓共姜节操。敬俟朱陈。〔小生〕大夫一向也知他起居否。〔生〕而今忧愤。锁深闺自怜孤另。〔小生〕大夫可也念他么。〔生〕伤情。空劳魂梦逐行云。谁念取枕馀衾剩。从前追省。一声河满。双泪珠倾。

〔小生〕大夫。此是甚么人女子。〔生〕就是季相国之女。名爲淸吴。〔小生〕原来是季相国之女。那季相国呵。

【宜春令】从先世号老臣。痛乘箕听钧天帝庭。想萧条兰玉。班衣冷落蹁跹影。试看那金屋娇姿。须配取玉堂才俊。〔合〕欢庆。管敎你便谐秦晋。

【簇御林】〔生〕分离去。岁月更。怅经时。别恨增。似分飞落雁惟孤影。把三生自拟无凭准。今日笑颜生。君恩似海。成就百年姻。

〔小生〕大夫。此事不难。寡人明日亲爲大夫主婚。卽遣景大夫。往彼作伐便了。〔生〕多谢圣恩。

〔生〕浩荡天恩敢自忘。小臣何以报君王。

〔小生〕不须玉筯愁千缕。会见银河度七襄。

第二十六出反目

【霜天晓角】〔丑上〕终朝气愤。难遣心头恨。几度暗中思忖。寃怎得离身。

登徒履的妻子便是。可恨我那老公。本等好好一个人。只因看上了那季小姐。朝也教我送下饭。暮也教我送茶果。只指望拐得他上手。马扁他一手钱财。谁知那小姐到与那宋玉好了。又去顾了近处光棍。要捉拿宋玉。不知被一个甚么人。竟把一隻脚来砍伤了。前日又到楚王前要去排陷他。又被他使个暗箭。到把我老公官爵削了。如今想将起来。我终不成只随着这跷老叫化子。意思要改嫁一个。只是一时难说。早上思量得个计策。叫他出来。寻个头由。闹他娘几场。假意要死要活。他缠我不过。也只得随顺我。那时逼他写了休书。别嫁一个。倘或好似他。却不是下半世快活。〔叫介〕老官在那裏。来与你说话。

【前腔】〔淨拄拐上〕命途困窘。残疾谁怜悯。天网恢恢眞可信。须知祸福由人。

〔见介丑作怒介淨〕奶奶。我正在那裏脚疼。你又叫我做甚么。〔丑〕你说脚疼。我还心痒哩。〔淨〕奶奶。你怎么心痒。〔丑〕怎么心痒。想我当时嫁你。指望鱼水同欢。图你一生受用。谁知你这败子。贪花恋色。不顾园。今日趁得十两。也去寻小娘儿。明日括得五两。也去寻私窠子。近日甚么来头。又去思量这东邻季小姐。叫我与他往来。三日一小送。五日一大送。拱去与他。不匡那小姐自与宋玉一心一意。拱去的东西。转手就拿与宋玉受享了。前日又被甚么人哄骗。说季小姐来与你睡。等到三更半夜。不知被个甚么人。把一隻脚竟自斫伤了。及至到楚王面前。要诽谤宋玉。指望出口气。又被他使个暗箭。楚王到把你官爵革了。閒住在。如今官又没得做。银子又没得用。〔诨哭介〕看别个妇人嫁老公。终朝罗绮。每日珍羞。好不快活。我如今这等苦恼。看了他们怎不心痒。〔淨〕奶奶。我登徒履也要做好汉的。难道到要这等。只是你我命该如此。常言道嫁鸡逐鸡飞。也说不得了。〔丑〕呸。亏你不羞这毴脸。甚么嫁鸡逐鸡飞。我原是个凤皇。到嫁了你这个逐瘟头。如今思量起来。我眞过不得日子。没奈何我到要问你讨个长短。〔淨〕奶奶罢么。我有甚长短。与你过得一日。是两个半日。〔丑〕我这等个聪明伶俐的人。跟着你这贫子过活。好苦。我如今只有两条门路。〔淨〕那两条。〔丑〕你问我那两条么。刀上一条。索上一条。与你说了。〔淨〕奶奶。这个成不得。你若死了。你吿起人命。我到去喫官司。〔丑〕不要。如今我到有个商量。〔淨〕甚么商量。〔丑〕你如今写下一纸休书。说登徒履不能养育妻子。情愿凭伊改嫁。誓不反悔。你到只当出脱了我。〔淨〕咳奶奶。你如今要嫁。也只由你了。只是我好恨。〔丑〕你敢恨着我。〔淨〕我怎敢恨奶奶。

【一盆花】我恨只恨他们忒狠。到如今敎我毁体残形。拐棒终朝不离身。顚连困苦谁来问。看田园尽倾。囊槖又贫。奶奶好了。我有计了。〔丑〕你若有计。我依旧随你。〔淨〕与你向卑田院裏。做乞食沿门。

〔丑〕啐。若要做叫化了。我也不消嫁了。〔淨〕我这等个跷子。不去叫化。有些甚么做得。

【前腔】〔丑〕你平日裏心高气硬。笑伊今日无计谋生。你日常间拱的甚么张员外李舍人。何不去与他们求乞些。也好过活。何不摇尾乞怜向朱门。将来也可资身命。〔淨〕咳奶奶。若是好手好脚的人。还有人用得着。如今走在人前先自厌人了。还有那个来採着我。〔丑〕我心中自评。敎人怒增。只是别嫁个去罢。不是我忘恩负义。也只是各自寻门。

〔丑〕笑你平生心太欺。逢人只要落便宜。

〔淨〕如今祸到临头日。追悔从前也是迟。

第二十七出赐婚

【似娘儿】〔末扮景差引衆上〕啣命出彤庭。爲二姓契合朱陈。佳人才子由来称。赤绳繫足。朱楼合卺。不须白雪窥臣。

〔衆〕禀老爷。已到季府门首了。〔末〕快通报。〔衆介杂上〕荒径频年无客到。衡门今日爲谁敲。〔见介衆〕景老爷要见你夫人。〔杂〕夫人有请。

【海棠春】〔老旦上〕门檐雀网生。车马谁相问。

〔相见介末〕夫人请上。下官有一拜。〔对拜介〕当年闺壼重贤媛。相国声旧所传。〔老旦〕寂寞自甘居陋巷。喧□何意驻高轩。请问大人。今日枉顾。不知有何见谕。〔末〕夫人尙不知道。我主上近因夫人邻居宋玉秀才。献高唐神女二赋。主上不胜喜悦。竟拜爲上大夫之职。昨日召至便殿议事。因问他婚姻一事。那宋大夫年方弱冠。尙未成婚。主上闻知宅上小姐。虽自破瓜之年。未遂摽梅之愿。今日特遣下官造府求亲。伏乞慨允。〔老旦〕寒门屡受国厚恩。但恨夫君不禄。未能图报涓埃。今小女葑菲之姿。又承圣眷。但恐宋大夫翩翩新贵。未必肯顾蓬茅。〔末〕夫人休得谦逊。

【琐窗郞】伊奕世簪缨。在先朝号老臣。才郞琰琬。淑女娉婷。喜百年姻眷。更九重恩命。〔合〕论蒹葭倚玉。总是三生定。亲执伐。奉君命。

【前腔】〔老旦〕叹孀居独守蓬门。荷明君特赐婚。感皇恩浩荡。天使殷勤。不必玄黄稠曡。把红丝爲聘。〔合〕论蒹葭倚玉。总是三生定。蒙执伐。谨依命。

〔末〕天语恭承出凤楼。管敎织女会牵牛。

〔老旦〕婚姻自是前生定。不是天缘莫强求。

第二十八出寻眞

〔外道妆上〕囘看世事转无凭。十载沉酣梦始醒。欲访仙缘何处路。寒山半出白云层。自荆佽飞是也。想俺四海论交。半生任侠。击剑喜攻长短。读书独爱纵横。报仇雪耻。曾从知己酬恩。问舍求田。不解时流生计。赌命聊凭一掷。视若鸿毛。学敌宁止万人。心存虎视。到如今淸流难俟。白首无成。囘想尘缘。恍如梦幻。先年曾记得那剑仙对俺说。他年若肯相从。可到终南寻访。昨日已别了俺故人宋兄。弃了业。竟往山中学道。你看行了数程。只见松楸远近。但闻啸虎啼猿。塚高低。惟有卧麟梦鹤。云迷野径。风撼长林。天色又早将晚也。

【北二犯江儿水】斜阳西坠。昏惨惨斜阳西坠。向仙源寻眞侣。任龙蛇扰攘。■〈扌弃〉鹿豕依栖。脱红尘如敝屣。白髮早成丝。靑山学息机。沆瀣餐饥。薜茘爲衣。伴卢敖向三山投杖履。尘凡梦稀。从今把尘凡梦稀。玄踪心契。直待要玄踪心契。俏芒鞋踏烟霞入翠微。

一路行来。仔细想那世人。都爲这一个情字。陷了多少英雄好汉。卽如俺那宋兄。祇爲着季淸吴一人。不知费了多少心机。受了多少幽怨。若不是俺荆佽飞报复于前。楚王成全于后。那宋兄宁免终身抱恨。如今纵是才郞女貌。百年相守。想起来那光景也只有限了也。

【前腔】风流佳丽。想他每风流佳丽。只道美恩情能到底。便人巢金屋。醉倚璚巵。到头来一梦裏。白日疾如驰。挥戈总是痴。怎如俺紫府神栖。丹灶尘飞。驾苍螭听云璈仙吹起。沧桑事非。任从他沧桑事非。劫灰陈迹。那管他劫灰陈迹。把百年间好光阴只抵一局棋。

【北淸江引】山图赤斧堪爲侣。笙鹤冷风起。世外御鸿濛。日下飞凫舃。望蓬莱几千重。只咫尺。

第二十九出团圆

【夜行船】〔生上〕两袖天香归路晚。啓屛山烟袅龙涎。才子风流。佳人月貌。荷君恩喜谐姻眷。

下官前日荷蒙圣恩。赐婚季府。数日前遣聘去了。拟定今日黄道吉日成亲。又蒙主上撤殿前仪仗鼓吹。赐我迎亲。适才辞谢主上囘。天色已晚。已曾分付当値的排设酒筵。不知完备未曾。当値的那里。〔杂上〕十二朱楼月正圆。淸蛾皓齿列璚筵。画堂今夜人如玉。疑是壶中一洞天。禀老爷。酒席俱已齐备了。〔生〕旣如此。分付执事人等都在府门伺候。一面唤宾相承应。〔杂应介〕

【小重山】〔老旦上〕佳婿乘龙归禁苑。仙姬跨凤下瑶天。〔旦上〕钿车翠幌拥鸣鸾。〔小旦上〕风光好。喜共结良缘。

〔杂〕禀老爷。季老夫人送夫人到门了。〔生接介丑扮掌礼随意喝生旦拜介〕

【山花子】玉堂学士声华远。更看金屋婵娟。度春风欢娱百年。星河鹊驾高悬。〔合〕问相逢三生有缘。璚楼绣幄列管絃。兰堂桂室排绮筵。孔雀屛开。丝幙红牵。

【前腔】〔生〕想禅宫乍覩春风面。料今生恩爱徒然。觑春芜靑衫泪沾。九重纶綍恩偏。〔合前〕

【前腔】〔旦〕追思往事多悲怨。儘拚拆散双鸳。喜今宵缺月再圆。凤箫吹彻双仙。〔合前〕

【前腔】〔小旦〕佳人玉貌眞堪羡。更才郞藻思河悬。似名花连枝合欢。两行绣被花牋。〔合前〕

【红绣鞋】〔衆〕洞房笑语喧阗。喧阗。一轮月上中天。中天。淸光今夜爲人圆。从此去。锦堂欢。祈百岁。结良缘。祈百岁。结良缘。

【尾声】人生如露还如电。且共时人乐少年。抵多少悲欢都只在断简残编。

尊前有酒喜如渑。暂尔高歌玩物情。

白雪旧知成寡和。淸商聊且度新声。

春芜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