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东郭记

第一出~第十出

东郭记 | 作者:孙钟龄 
热门:姑妄言 | 肉蒲团 | 红楼梦 | 红楼春梦 | 智囊全集 | 国色天香 | 玉楼春 | 杏花天

第一出离娄章句下

【西江月】〔末笑上〕莫怪吾孟老。也知徧国皆公。些儿不脱利名中。尽是乞墦登壠。长袖妻孥易与。高巾仲子难逢。而今不贵首阳风。索把齐人尊捧。

走东郭的齐人英雄本色。讪中庭的妻妾儿女深情。

隐于陵的仲子淸廉腐汉。争垄断的王驩势利先生。

第二出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

【破齐阵引】〔生靑袍儒巾扮齐人上〕高算已空赤县。孤踪尙困靑齐。妾妇名流。兼金世界。说甚淸廉道义。笑饿士西山无气色。大盗东陵有面皮。吾徒听不羁。

〔鹧鸪天〕落落男儿未有妻。隻身犹尔滞全齐。世人无眼空谈笑。吾辈多才愈滑稽。能变豹。会攘鸡。英雄那得效羣黎。他年衣锦归来日。应使鄕闾共口提。不佞齐人是也。昔爲姜氏之齐。今爲田和之齐。齐一变矣。未爲富贵之人。且爲飮食之人。我何人斯。普天下东西南北。乞食吹竽者。皆爲咱四海兄弟。尽宇内秦楚燕韩。傍门依户者。共是俺一友生。或在此。或在彼。眞如千百万亿之化身。或在前。或在后。更似高曾祖祢之一派。未奠临淄之雁。久爲卽墨之鳏。吐气扬眉。是予后来之面目。垂头俯首。乃吾今日之神情。彼一时。此一时。君子亦有穷乎。尔爲尔。我爲我。丈夫当如此矣。由他笑骂。固自豪雄。死生只命一条。朋辈有齐庶士稷下淳于髠。滑稽多智。里中王子敖。谐媚能容。更有小友二人。合之是爲四杰。相与浪游街市。狂走尘埃。虽则一时暂安。恐非终身长策。不免待他每来时。再商出处。我想俺齐人如此抱负。不知何时发迹也。

【太师引】待雄飞海内应无几。纵飢寒心宽体肥。奈枳棘凤鸾失势。儘楡枋斥鷃偏讥。道胸中奇奇异异。怎年来流离琐尾。笑不了时人口皮。分何年男儿吐气扬眉。

【前腔】把先齐豪杰还援比。钓竿儿飞熊渭涯。痛羁囚夷吾淹滞。笑牧竖甯戚寒微。一般儿相投鱼水。转眼的勳名俊伟。羡高风鸿逵可仪。一任俺齐人骥尾攀跻。

呀。却早二弟来也。〔扮淳于髠王驩并衣巾上〕

【一翦梅】〔淳〕男儿未际歎无衣。空欲飞飞。那得飞飞。〔王〕更兼飢饿不胜啼。心事齐齐。人物齐齐。

〔相见介生〕伯夷甘忍飢。商山歌采薇。〔淳王〕我辈病其隘。用是道相违。〔生〕二兄。我与你一贫如洗。日不聊生。聚首一隅。终非高见。不佞想起来。当今之日。贿赂公行。廉耻道尽。我辈用其长技。取富贵如拾芥耳。焉能鬱鬱久居此乎。〔淳王〕大兄言之然也。

【三学士】〔生〕高节淸风今已矣。英雄须识时宜。堪怜街上惟馀我。更歎闺中未有姬。〔合〕念此靑云须早致。免尘埃共笑嗤。

【前腔】〔淳王〕自古贤豪从困起。吾侪应此爲期。而今跨下无完袴。他日街头着锦衣。

〔合前生〕俺可就此分袂前去。各自求取利达。毋贻朋友之羞。〔淳王〕旣然如此。俺二人就此分别。但大兄何以教我。〔生〕吾闻规小节者。不能成荣名。恶小耻者。不能立大功。惟去西山之面皮。乃有东陵之气焰耳。〔淳王〕多谢大兄明教。俺每就此分别。〔相拜别介〕

【香柳娘】望天涯奋飞。望天涯奋飞。相看短气。论先资。全在无廉耻。〔各拭泪介〕叹知交别离。叹知交别离。千里勉同驰。十年作归计。〔合〕盼夕阳已西。盼夕阳已西。相逢莫期。仓皇挥涕。

〔淳王先下生〕他二人已是分途前去。俺不免改换行装。变易衣服。执荆藜以前进。持筐篚而远行。咳。这都是近来求富贵的机关也。〔改乞态介扮二小齐人乞态疾走上〕

【前腔】笑双双在齐。笑双双在齐。庸庸无济。有齐人兄长堪依倚。到如今傍谁。到如今傍谁。牛后我甘随。马腹兄何及。

〔合前见生介〕兄长。亏你两三人丢了俺小齐人去也。〔生〕兄弟。俺此去富贵。便来看你。好自珍重。〔二小哭介〕哥哥。俺两个是没用的花子。你去了决是饿死也。〔生〕舌在你口中。脚在你腿下。何处不得衣食乎。俺就此相别。你不索深悲。〔二小〕旣如此。则索送大兄一程。〔生二小并走介〕

【前腔】爲功名太急。爲功名太急。衣裳变易。从敎谙尽江湖味。执靑靑杖藜。执靑靑杖藜。一似狗纍纍。还愁尨也吠。〔合前〕

止爲名利走山川。孤身分手各凄然。

丈夫会应有知己。悠悠俗态何足缠。〔共下〕

第三出少艾

【忆秦娥】〔旦小旦豔妆扮二女上旦〕人间少。双双姐妹红颜好。红颜好。幽居冷落。深闺空老。〔小旦〕奴年十五眞眞小。春光提着心儿晓。不堪花外。一声啼鸟。

〔迴文菩萨蛮〕〔旦〕早来春恨双蛾扫。〔小旦〕扫蛾双恨春来早。〔旦〕莺语怪声声。〔小旦〕声声怪语莺。〔旦〕寂寥空丽色。〔小旦〕色丽空寥寂。〔旦〕肠断欲昏黄。〔小旦〕黄昏欲断肠。〔旦〕奴齐之二女。先君姜氏之裔。不幸弃世之后。止留下俺姐妹二人。藉有馀赀。聊以度日。但奴年亦已十八。妹子正在三五。寂寞门庭。蹉跎岁月。如何是好。〔小旦〕姐姐。俺看王孙公子。结驷连骑。好不繁华。俺与姐姐适人。须是这般人儿方好。〔旦〕你所言正合我心。但俺门户荒凉。姓氏未著。恐富贵者不免弃之。惟择一孤穷而倜傥者。正自有富贵之日耳。妹妹你道如何。〔小旦〕然也。

【金落索】〔旦〕婵娟体度娇。绰约姿容俏。姐妹相随两下鸾凰杳。东风翠翘。步妖娆。三五年华尔正饶。似俺蹉跎岁月人应老。兀的埋没容颜心转焦。何时好。歎靑春十八暗中销〔背介〕那能勾秦楼凤箫。明河鹊桥。双双的鸾镜还同照。

【前腔】〔小旦〕闺中两寂寥。花下齐欢笑。只恐于归不得同归了。看王孙富饶。鬭奢豪。罗帕钿车陌上挑。他纤穠玉貌应非少。我窈窕柔姿只自娇。何时好。叹靑春并姐暗中销。〔背介〕那能勾萧郞共招。牵牛共邀。翩翩的吉士还偕老。

〔旦〕妹妹。虽则如此。所爲归妹愆期。迟归有时。俺则索等待时来便了。

【刘泼帽】愆期归妹终须好。算三星可待非遥。夭桃看取佳期早。摽梅会有冰人巧。

〔小旦〕姐姐。圣人云。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似俺姐妹相得。又未必然矣。〔旦〕妹妹。你若有此心情。我与你共适一人何如。〔小旦笑介〕

【前腔】同居二女归期邈。冀同心鸠鹊双巢。大姨应得谋苹藻。小姨聊可同綦缟。

姐妹虽同居。所志不同行。

我愿不爲此。效法在皇英。〔共下〕

第四出井上有李

〔小生高巾破衣扮陈仲子上〕吾友夷齐在首阳。只今留得姓名香。滔滔浊世谁堪比。仰止高风去故鄕。小生陈仲子是也。齐君不义而窃国。齐人无耻以成风。举一国之人若狂。卽仲子之兄不免。是以甘心于遯。易姓爲陈。偕隐同志之妻。卜居于陵之地。因辟地以辟兄。颇有同淸之望。因辟兄以离母。时怀陟■〈山巳〉之思。室人辟纑。小生织屦。万锺如屣。远违朝市之风尘。十乘可捐。淸掬潇湘之日月。近来捆屦不足。织作无馀。因之饿以三旬。不复能爲一饱。耳目若丧。闻见如无。只索强捱几步。虽然饿死道旁。俺廉士甘心也。

【北脱布衫】避红尘霞韵淸孤。坐靑山云骨萧疏。弄白石迹寄樵渔。倚苍松游同豕鹿。

【小梁州】觑他每尽日营营走秽途。汎汎如凫。争趋显者似奴僕。全无骨。应自愧妻孥。

【么】俺因此呵。孤身独自奔荆楚。卜于陵此地堪居。谢狂且。离兄母。偕来室子。老死在吾庐。

【上小楼】飮河偃鼠。无过满腹。俺可也女执懿筐。自鬻芒鞋。飮食些须。常则是夫妇每爲农学圃。昔日箕颍辈也于斯得趣。

呀。十分饿得紧了。可将何物疗飢乎。

【么】俺待要吸霜华。飮露濡。乘云气。凌碧宇。当不得这枵腹空虚。两眼糊涂。两足趦趄。况又这于陵并没却田几亩。何来稻黍。夷齐兀的死山墟。陈仲子谁人及汝。

呀。俺耳目虽昏。鼻中颇闻香气。莫不是天公未绝廉士也。只索向前去着。〔匍匐介〕

【耍孩儿】鼻中香气来何处。敢天帝心怜予苦。神农虞夏忽焉徂。怯书生愿与爲徒。黜聪爲厌谈谐聒。不见随他伎俩殊。我神凝注。淸芬自合。俗物还逋。

呀。这却是井边也。井边复有何物乎。

【五煞】问淸流何物乎。井中。士大夫。总来不挂巢由目。烟风萝月无烦买。流水高山味可咀。他来脉儿深堪取。淸淸似我。淡淡如余。

呀。上边乃有一果乎。此非不义之物。可以尝之。〔作尝介〕原来却是一李。李呵。陈仲子于足下有缘。暂屈尔于淸人之腹矣。

【四煞】怜予苦似渠。井栏香若敷。须知此物非周粟。一时酸涩喉三咽。数口淸甘体半舒。这滋味全无。俗人之所弃。取不爲汚。

呀。可可耳有闻。目有见也。谁知俺廉士之命。竟生于一李乎。〔视井介〕呀。这井上却有螬虫在上。螬呵。得罪了。

【三煞】嘱伊螬休怪吾。非是咱夺汝馀。偶然昏愦叨卿俎。黄泉不免惭蚯蚓。竹实应堪比凤雏。况与汝同斯土。鄕邻之义。空乏应需。

俺不免入吿细君。免其忆念。我想仲子有如此之遭逢。可知天生廉士。不偶然也。

【二煞】报与他美且都。这夫君可偶无。天生廉士超今古。蛾眉旣使予心醉。螬食还将我口餬。这都是天张主。野人之味。隐士蔬。

【煞尾】静玩楚天霞。閒成山泽癯。看潇湘云梦还呑吐。想着我淸操。只一片首阳山石可语。

第五出则将搂之乎

【遶地游】〔生衣巾上〕浪游曲径。踪迹眞无定。爲功名四方驰骋。资斧萧然。穷途淸冷叹英雄时兮未乘。

四海无只浪游。飘零却似水东流。男儿苦没资生策。长啸尘中何处求。齐人散羣以进。望贵而投。命之未亨。其人不遇。思量俺资斧旣乏。卽次未定。只索觅一人。暂爲逆旅。庶可以营求富贵。守我些须。趁步行来。又是这般幽径也。

【金井水红花】四海寻姬媵。三齐谁舅甥。听伐木响丁丁。鸟嘤鸣友声相应。怎似俺孤身逆旅。未得叶秦盟。叹吾侪枉一生也囉。朱脣玉貌。弱骨丰肌。蕙质兰心。知何日双双照镜。想那巫臣窃夏。总是齐人此行。便那宋郞豔孔。何异齐人此情。从来游侠。偏有红妆兴。〔暂下〕

【遶地游】〔旦素妆上〕齐姜本姓。采采参差荇。歎时光柳残花剩。一种柔肠。数年愁病。怪容颜春来瘦生。

愁来频蹙两眉尖。总爲春风相滞淹。幼女未知心下事。朝朝强我看银蟾。奴姐妹孤穷。婚姻未定。此迳从无人迹。只索强行几步。以消闷怀。俺妹子年儿弱小兀自独守闺中也。

【金井水红花】吉士人何在。齐姬心早萦。听芳树语仓庚。愧吾生关关不应。甚日得良人雄俊。相与叶鸾笙。枉敎人泪偸零也囉。亲亲未遇。妹妹娇痴。姐姐情深。因此上独来幽径。想那夷光困守。何异咱每此情。想那陶朱閒访。未必他每此行。从来淑女。偏苦红颜命。

〔生上见介〕慢道齐东野。眞成越苎萝。小娘子。拜揖。〔旦〕客官。万福。〔生背介〕我齐人今日遇仙也。

【玉胞肚】齐人煞幸。陡相逢西美英。乍惊他环佩珊珊。还看他罗袜盈盈。趋前便欲问卿卿。可是瑶台旧有名。

〔旦背介〕是何方俊雅。偶然一盼。便尔踌蹰。天下有此多情之士。

【前腔】郞君可敬。负昂藏丰姿性成。觑着他顾盼徐徐。还兼他襟带靑靑。狂童狂也太多情。有女怀春我未曾。

〔生向前介〕小娘子何方居住。岂非齐之姜乎。〔旦〕妾身姐妹二人。先君姜氏之裔。〔生〕果然名族。小生何幸得逢我卿。敢问小姐已许人否。〔旦〕妾已十八。尙未字人。〔生〕卿旣无。我亦未室。倘小姐不弃。愿言偕老。意下何如。〔旦〕君实英雄。妾非淑女。幸缔姻好。实媿我心。〔生〕何言之谦也。小生明日便当央媒纳采。幸勿鄙我。或有后言。〔旦〕君子。俺便在此径中。不越数步是也。愿毋遐弃之耳。〔生〕小生怎敢。

【前腔】聆音细省。俏喉咙声声可听。看烟光织柳成丝。又东风翦草齐萦。桃花囘首不胜惊。那得逢仙忘世情。

【前腔】〔旦〕相逢一顷。早敎人心怀暗倾。动离愁是落花风。送春归有子规声。摽梅岂敢负深盟。君若归妻须迨冰。

夕阳遄西。就此吿别。〔生〕敬当遣聘。愿俟佳期。

【尾声】一时便把红鸾订。〔旦〕愧没琼瑶尔赠。〔合〕他日还当枕上盟。

〔旦〕幸妾姻缘却还未。〔生〕何殊范蠡来诸曁。

〔合〕此身旣已许君。便复同行不相讳〔别下〕

第六出齐东野人之语

【西地锦】〔扮公行子东郭氏尹士各深衣幅巾上〕稷下素夸佳胜。齐东况聚名卿。淸谈妙论堪人听。看喙长三尺偏称。

田騈愼到舌锋长。长在齐东闢讲堂。自是窃将馀论好。共挥玉麈任荒唐。〔公〕不佞临淄公行子是也。〔东〕不佞东郭氏是也。〔丑〕小生尹士是也。〔公〕俺与东郭先生读礼多闻。淸谈少憩。俺这齐东稷下。向来是田騈愼到惠施公孙龙一班儿羣聚高谈。喜的这尹先生正乃及门高足。今日约同开讲。看有甚人来听也。〔淳于髠上〕

【番卜算】口舌已天成。緖论还窃听。〔王驩上〕试来庄岳拜先生。学取些儿佞。

〔撞遇介〕呀。却是淳于兄。〔淳〕子敖。俺与大哥三人别后。不想又会于此。〔王〕小弟闻得此中士大夫讲学。特来一听。〔淳〕俺亦爲此而来。如此一同进见便了。〔进见介公〕二君何来。〔淳〕小生淳于髠。这是契弟王子敖。久慕诸公高论。敬此窃听馀谈。〔东〕野人鄙论。窃媿大方。旣荷辱临。敢藏丑拙。尹先生。俺每就此坐下閒谈何如。〔淳〕三公请登高座。小生辈侍立以听。

【惜奴娇】〔公东〕稷下儒生。早词锋无两。堪资谈柄。惭余辈未获门墙躬请。私幸高足非凡。讲席齐推。玄风嗣听。不佞。也只爲暂优閒。聊戏与齐谐一订。

【前腔】〔尹〕閒评。黄马堪赓。鸡胥三足。轮非蹍径。毛生卵。飞鸟何尝动影。想应雄辩高谈。惠子公孙。多方厮竞。休病。不读却五车书。那能勾辩才无罄。

〔公东〕诸君。古来还有多少异事也。

【鬭宝蟾】难明。古迹堪徵。那尧囚舜偪。何须深病。更来朝瞽瞍。蹙然不定。宣圣。一言正大经。千秋感不宁。更堪衡。似这鲁国名儒。又主却痈疽嬖幸。

〔尹〕老先生。岂但此老而已。

【前腔】阿衡。负俎调羹与羊皮牛口。秦臣辉映。甚鼓刀夸吕。披裘说甯。还订。人情似犬情。周声逊夏声。莫纷争。似着过泥诗书。索向齐东釐正。

〔淳王〕窃听佳谈。顿开茅塞。二生今日眞幸会也。

【锦衣香】谬悠语。谈天逞。滑稽舌。悬河挺。甚倏忽分王。触蛮争境。南箕北斗总堪凭。公行开社。东郭持盟。何处士。尹先生。齿牙馀劲。王子开茅径。淳郞鞭影。眞堪西席。何妨北溟。

【浆水令】〔合〕觑临淄犬鸡争应。儘庄岳蚓齐鸣嘈嘈横议耳偏盈。杨朱墨翟。愼到田骈。借唾沫邀馀剩。就中暗把吾徒醒。谈和论。谈和论。不妨偏逞。名和利。名和利。要得旁行。

【尾声】与君一话眞成幸。抵多少丸僚斵郢。这的是齐东野语索分明。

〔淳王别介〕承教了。〔公东〕好说。汚耳汚耳。

〔淳〕先生妙论眞不刊。〔公衆〕还媿诸君义未安。

〔王〕自此愈知游世术。〔合〕割烹五羖复何难。〔共下〕

第七出媒妁之言

【字字双】〔淨扮媒婆上〕媒婆却把两缘担。重担。世间惟我巧言谈。善探。个中事体人未谙。黑暗。却敎幼女早逢男。硬嵌。

齐东一个有名的媒婆便是。昨日遇一官人。央我爲媒。说有一女在此径中。不免迳入则个。裏面有人么。

【意迟迟】〔旦上〕忆昨郞君相过探。早是增伤感。愁緖复何堪。闺中小妹还讥俺。〔小旦上〕笑嫦娥空把闷愁耽。那儿郞恐怕心情泛。

〔旦〕何人到此。〔媒入见介〕二位小姐。是媒婆到此。前日有一官人逢大小姐于此径中。说道亲口许他。特央俺作伐。〔旦背介〕那人眞信人也。

【集贤宾】记前宵出门閒自览。陡逢伊好是怀惭。那风流浪子将咱探。语悠悠好不情酣。我伤心惨淡。竟自许问咱朱槛。〔合〕红颜减。只爲此粉慵花懒。

【前腔】〔媒〕那郞君爲伊深戴感。央咱特地相探。他翩翩浊世风标湛。是豪雄好驾鸾骖。你盈盈菡萏。正合配那靑靑橄榄。〔合前〕

【前腔】〔小旦〕婚姻簿中应细览。俺姐姐只解淸谈。陪不得寻常俗物胡氵㸒滥。使不着暮四朝三。卿须少跕。详说着萧郞风范。

〔合前媒〕并不须疑。俺说将来。大小姐自然理会得。

【琥珀猫儿坠】轩昂眉宇。端的是奇男。一种多情两眼含。不修边幅会高谈。眞堪。好打曡鸳衾。翦下春衫。

【前腔】〔旦〕听伊摹拟。半喜半羞惭。好弄箫声子晋岩。凭将靑鸟寄鸾缄。心耽。更莫笑齐东。待接周南。

【前腔】〔小旦〕劳卿传语。礼度索深谙。戎服凭敎似子南。私亲应得数刑谈。情含。这后范前模。要得相参。

〔媒〕如此别了。明朝乃是黄道吉日。那官人就入赘也。娶夫如之何。匪媒终不得。〔下旦〕妹子。我和你一胞姐妹。那忍先有室。今日虽尔应承。不免爲卿怏怏。〔小旦〕姐姐说那里话。你妹子年小。正可从容。

【皂莺儿】〔旦〕爲尔复愁含。一胞儿我独耽。你春深不免还悽惨。空房那堪。我双栖自惭。问娇花果否甘淸淡。〔小旦〕念奴穉齿。婚姻未谙。论奴心緖。孤帏自甘。贤姐姐何必将咱探。〔旦〕慢私谈。秦公五女。曾并晋侯骖。

〔旦〕有姐靑年先许姻。〔小旦〕小姨应是未成人。

〔旦〕劝卿不必深相讳。〔小旦〕他日时来自惜春。

第八出绵驹

〔扮绵驹时样衣服琵琶箫管上〕郢中歌白雪。下里笑巴人。高唐有绵老。一曲赛阳春。自非别。齐国中有名会唱的绵驹是也。俺开口成腔。转喉合拍。不论风流子弟。窈窕佳人。或爲倚门卖笑之资。或作徧国吹篪之计。都来俺处传授。嘴皮儿可也叫破。唾津儿可也嚥乾。几番要戒了这事。三日不唱便觉喉咙痒了。呀。远远两个小娘儿来也。〔扮二妓上〕未歌先会舞。有色却无声。自齐东有名妓者大花风小花风是也。我每姊妹第一会唱。纔钩引得人心动。俺索去绵老官人学一二套儿。来此已是。〔见介〕呀。绵老官人。万福了。〔绵〕二位大姐。是要学唱么。〔妓〕然也。〔绵〕少停一会。待人齐了。一幷教你。〔王驩上〕待试穿窬术。先传乞丐歌。自王驩。别了齐人之后。稷下听讲一囘。颇悟涉世之术。待把穿窬一试。匆匆未果。今者来到这高唐地面。闻得有绵驹善歌。雅俗共赏。思量俺一身空乏。前进无资。须索学些歌儿。沿门乞食。却也便当。来此已是他门。不免径入。〔绵〕客官何来。〔王〕小子从临淄来。闻得绵老官人善唱。敢求指教一二。〔绵〕却要唱甚的。〔王〕只上好新曲儿指教数套便了。〔绵〕这容易。待我先与二位大姐唱来。你二人先学两个打枣竿去。〔绵拨琵琶教妓唱介〕

挂枝儿】小娘儿却待要从良罢。恨悠悠待撇下这琵琶。几番儿旧事难撇下。那大娘儿不当耍。俺门户裏儘风华。老实的不从良。再莫妆这般假。

【前腔】小娘儿大半喉咙哑。唱将来有几个到得。遶梁音会的添声价。当筵眞爱杀。到处尽偸他。但得箇俏声儿。打也随你打。

只将这两调唱会了。明日又教你。这位要唱新曲儿。随我唱一套寄生草罢。但得合箫。唱来更好。二位大姐可会吹寄生草。〔妓〕这倒却纔学会的。〔绵〕如此却凑巧。我唱。你每吹便了。〔绵王唱妓吹介〕

【北寄生草】第一笑。书生辈。那行藏难挂牙。贱王良惯出奚奴胯。恶蒙逢会反师门下。老冯生喜就趋迎驾。不由其道一穿窬。非吾徒也眞堪駡。

【二】第二笑。官人辈。但爲官只顾。牛羊儿刍牧谁曾话。老羸每沟壑由他罢。城野间尸骨何须诧。知其罪者复何人。今之民贼眞堪駡。

【三】第三笑。朝臣辈。乂何曾一箇佳。谏垣每数月开谈怕。相臣每礼币空酬答。诸曹每供御惭无暇。不才早已弃君王。立朝可耻眞堪駡。

【四】第四笑。鄕闾辈。更谁将古道夸。盼东牆处子搂来嫁。儘邻鸡鹜偸将腊。便亲兄股臂拳堪压。豺狼禽兽却相当。由今之俗眞堪駡。

〔绵〕客官。近来齐国的风俗一发不好。做官的便是圣人。有钱的便是贤者。这是俺稷下诸儒田騈愼到所度新曲。专一笑駡此辈。你可记熟了唱去。〔王〕领教了。只怕学生后来早被他笑着了。〔妓〕好嘴脸。你难道会做官不成。〔王〕你识得甚。做官的正是我辈。〔绵〕客官果是个中人。只日后富贵时莫忘却唱曲的日子。

〔王〕新音一曲间琵琶。喜得娇娘帮衬佳。

〔衆〕爲问靑云贵公子。此中声调莫须差。

第九出则得妻

【谒金门】〔旦红衫豔妆小旦素妆随上〕梳洗罢。妆束十分潇洒。报道儿郞来绣榻芳心还复怕。〔小旦〕尙有小姨未嫁。权作小姑陪话。〔合〕这段姻缘眞可诧。一言亲许下。

〔相见介〕〔更漏子〕〔旦〕试新妆。凝翠黛。好个朱颜今坏。〔小旦〕嗟寂寞。盼欢娱。看看却有夫。〔旦〕眉自锁。羞难躱。今夜如何则可。〔小旦〕姐和妹。恨孤单。今朝独我寒。〔旦〕妹妹。昨日媒婆说。那人来赘。俺则索花烛双烧。豔妆以待。〔媒送礼物上〕报道新郞到。须将箫鼓迎。大小姐。那人来也。这是随身来的贽物。便可收下了。〔小旦收介〕就劳你赞拜便了。

【女冠子】〔生时式巾衫上〕衣冠俊雅。爲姻亲靑藜抛下。相逢一话。便央媒氏爲予传语。那人肯嫁。〔到介媒〕请新人并立。赘壻成双。〔旦并立介〕含羞非是假。见夫壻眞来。如何对答。〔合〕并双双烛下。齐右娇姝。山东豪侠。〔内鼓吹媒赞拜介与小旦拜介旦送酒介〕

【锦堂月】喜就蒹葭。欢调丝竹。齐姜幸配豪华。耀我门楣。笑把文鸾双跨。成就了百世良缘。早图箇一朝撑达。〔合〕传杯斝。看春日迟迟。慢销银蜡。

【前腔】〔生送酒介〕堪夸。俺四海无。一身逆旅。逢伊怜取天涯。姐妹双双。粉面云鬟相亚。觑姐姐嫩蕊可亲。望妹妹娇枝如画。〔合前〕

【前腔】〔小旦〕无他。爲姐姐韶华。姐夫礼意。周旋锦席朱纱。相见何妨。知是嫡亲姻娅。觑了他两意绸缪。好敎我一身羞怯。〔合前〕

【前腔】〔媒〕如花。二女娇娃。一人俊杰。眉来眼去欢洽。一捻姨娘。到底投他门下。大姨夫终作儿夫。旧女壻还爲新娅。〔合前〕

【醉翁子】〔生〕娇姹。觑姐妹每庞儿没价。与令姐相投。小姨终嫁。〔旦低介〕罗帕。今晚交加。一点新红缀玉纱。〔合〕同游耍。愿琴瑟调和。弄璋及瓦。

【前腔】〔小旦〕一搭。做阿姨的如何说话。便年纪无多。终须长大。〔媒〕休怕。久在伊。託熟佯羞自叫他。〔合前〕

【侥侥令】〔生旦〕和风纔啓甲。嫩蕊正含葩。记取此夜恩情如天大。更漏再三挝。新孔嘉。

【前腔】〔小旦媒〕娇莺啼欲駡。雏凤笑微譁。只恐他日芳时也十八。不免及时花。将破瓜。

【尾声】〔生〕齐人喜得齐姬嫁。中馈裏得人查察。从此方堪做室

〔生〕自怜出世独锺情。〔媒〕偶尔姻缘巧订盟。

〔旦〕相逢慢道初相识。〔小旦〕昨日门前遇此生。〔共下〕

第十出日攘其邻之鸡者

【普贤歌】〔王驩贼态衣巾上〕讴歌讲学煞匆忙。悟得穿窬我辈当。带巾不碍方。逢人面不惶。笑我这贼衣冠偏用罔。

俺子敖。自稷下讲学之后。省得求名觅利。须要不羁。伊尹圣人。尙且割烹媚主。我独图甚廉耻乎。近来把高唐歌儿念熟了。沿街卖唱。却也取利不多。只得改做穿窬之贼。爬牆穵壁。颇是获利。所恨这城中鸡犬颇繁。夜来大是不便。前日绵老官唱个邻鸡骛偸将腊。我今便试一试。把这邻邻舍舍鸡儿每日偸他一隻。一来免他夜啼。二来充我飢腹。且是受用。昨夜爬牆辛苦了。今日起来。早是午饭时候。肚儿有些飢了。不免再捞他隻鸡儿煑煑。〔行介〕这养了十馀隻嫩鸡儿。也被我五六日间偸了一半。今日看手段也。〔攘鸡介邻人赶上介〕

【前腔】何来狗盗太无良。隻隻鸡儿葬腹肠。今朝见了赃。原来是老王。笑杀你号冠裳忒不像。

〔生〕罢了。被你识破了。还了你罢。只是你这邻舍。便请我隻鸡儿。也不爲多。〔邻〕老先生还说这话。这般没行止勾当。不是你这样人做的。〔王〕不是我做。待那个做他。〔邻〕咳。老大人。这非君子之道也。

【玉山頽】药言陈上。论攘鸡岂我辈行藏。听邻诟駡何安。问淸夜扪心堪怆。况伊模样。又博带峨冠厮像。太觉风斯降。请囘肠。幸把馀鸡惠赦报秋窗。

〔王笑介〕老兄。我如今改过了罢。每常日取一隻。以后月取一隻便了。

【前腔】不须相谤。论攘鸡比窃国田常。祗缘咱盗小无名。还则是赃多受赏。俺权依卿讲。但一月一鸡充脏。可也廉堪奬。慢宽商。把这馀鸡璧上任鸣桑。

〔邻〕这等多谢了。

小用则割鸡。小盗则攘鸡。

攘鸡何足论。冠裳盗不齐。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