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焚香记

第三十一出~第四十出

焚香记 | 作者:王玉峰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三十一出驱敌

【北点绦脣】〔淨扮张元领兵上〕宝剑风生。绯袍云染。靴尖按踹破天关。怕什么韩和范。

铁骑如云剑气雄。金城千里笑谈空。中原谩说多飞将。谁敢燕然勒汉功。自姓张。名元。字雷复。乃西夏国一员大将是也。文武兼通。威名远播。拥百万之罴貅。专四方之征伐。论用兵。孙吴当居前列。较攻战。韩彭宜在下风。随他九里山戈戟如麻。止用鎗尖儿拨成血堑。一任八门阵机关似网。只须马足儿蹂作平沙。智不让博浪之张良。勇那数拔山之项羽。振旅长驱。而敌国之兵闻风解甲。攻城掠地。而鎭藩之将面缚开门。眞个是播掀风浪番身去。收拾山河反掌间。近日蒙吾王勅旨。着俺统兵经略南朝郡县。且喜威如破竹。所向无前。争奈徐州守将种谔这厮。招纳叛亡。我士卒往往去归附了他。如今不免提兵昼夜兼行。乘他无备攻徐州。教他智不及用。勇不能施。一鼓可下。叫军士们整顿器械。连夜向徐州去。〔衆介淨〕你看初冬天气。弓劲马肥。正好征战也呵。

【北混江龙】日高烟淡。倚天长剑影衝寒。声驰沸海。令走摇山。铠砌银纹。恰便是龙驾雨。鍪斜金翅。可兀的虎生翰。气腾腾雾结。阵绕绕云连。黄沙慢起。乌角吹残。鼙鼓掩轰雷。旗纛驱飞电。指日间长驱席捲。凯奏师旋。

军士们。快趱行前去。〔衆应介〕

兵行贵神速。连宵便拔营。

指挥摧劲敌。鼓掌破坚城。

第三十二出传笺

【一枝花】〔生上〕离魂随梦远。官况缘愁浅。淹淹狂病起。惊抛闪。结髮恩多。险作伤心怨。死生关。几不免。变幻无端。又添上一番缭乱。

巫峡迢迢旧楚宫。至今云雨暗丹枫。浮生尽恋人间乐。惟有襄王忆梦中。下官前日在书院中。忽然神思困倦。只见阴风四起。黑气漫空。一阵鬼兵拥我妻桂英。口内称寃道枉。悲泣之间。不觉眼目生花。晕倒在地。那鬼兵拏我到莱阳海神庙鞫问。道我入赘在韩丞相。休了桂英。致他把罗帕缠死。赴阴司吿理。幸得海神查检簿籍。却是金垒把我书改作休书。以致夫妻离散。以此放我两下囘生。再续前缘。有此奇怪之事。差王兴到莱阳看我夫人。果然事体如何。就请他疾忙赴任相会。王兴那里。〔末上〕堂上闻呼唤。堦前听使令。老爷有何分付。〔生〕我自得此奇怪之事。坐卧不安。如今写书一封在此。差你到莱阳问取夫人消息。就请一同谢亲属到任。不可迟误。〔末介生〕还有一件。我书上虽则写明。还要你对夫人说。

【懒画眉】道是成名巳把喜音传。前日书上就请夫人到徐州任所来。指望会面殷勤在早晚间。如何消息竟茫然。莫非此书呵。被奸人套换生机变。你说因此。如今又差小人来接取夫人。请作速起程去。尙有往是来非欲细言。

待我打发盘缠。你就去罢。〔末介小生扮种谔上〕

【前腔】忽闻胡骑透重关。千里纷腾起堠烟。小校通报。种爷下马。要议军情紧急事。〔报介见介小生〕老先生晓得么。那元昊这厮。无端遣将寇中原。恐靑徐一带横生患。守御须当早戒严。

〔生〕原来如此。元帅如何处置。〔小生〕学生正来请教。那水陆城门。怕有奸细出入。合当谨闭了。〔生〕这个是呀。王兴。你如今又去不得了。〔末介生〕元帅。学生愚见。暂且固守城池。坚壁淸野以待。看他来时。作应变计策。〔小生〕老先生所言有理。但不知是何人领兵。有多少人马。打从那一路来。早上已差探子打听去了。且待他囘报。别作战守之计。〔小旦扮探子上〕

【北鬭鹌鹑】展帜追风。挥鞭度险。掩棘埋荆。则兀的衝昏破暗。闪这所虎窟龙潭。不禁那靴痿鞚软。报报。报事探子囘来也。〔见介小生〕你囘来了。那军情怎么。〔小旦〕自那日领军令呵。大踏步那顾间关。不分远近。赤律律将令难违。一桩桩军情都探。

〔小生生〕你到那一个所在。恰又早来了也。〔小旦〕

【紫花儿序】觑百里漫漫烟起。望一会隐隐尘飞。冈冈的近红日西晖。

〔小生〕那百里外见尘头起。恰近了也。你到这所在。天色将晚。他那里安营了么。〔小旦〕

【金焦叶】我只见闹嚷嚷人撩烟乱。密匝匝千迴万转。一营营鸣铃震铎。一个个埋锅造饭。

〔小生〕那时安营了。你曾潜看他军马多少。器械如何。〔小旦〕

【调笑令】侧身儿的悄行。侧身儿的悄行。暗揣他声息相传。呀。小可的猛将有数十员。大都来雄兵有十馀万。大都来雄兵有十馀万。马咆哮。浑身也挂着铁甲明耀日。戈矛刀剑立如山。戈矛刀剑立如山。赤紧的号令霜严。

〔小生生〕约有十万之衆。你可曾窥他排着阵势。立着那营寨何如。〔小旦〕

【秃厮儿】只见那门旗按四方八面。马步军分布勾连。齐臻臻左厢右厢。前驱后殿。他都甲不解。刀不鞘。弓不鬆弦。杀气漫漫。

〔小生生〕你打听得他主将姓甚名谁。要打从那一路进兵来。〔小旦〕

【圣药皇】都道是张相公不敢把名传。他可猛过项羽力拔山。勇过项羽力拔山。〔小生〕原来是张元这厮。从来军中呼他爲相公。虽则是元昊一员名将。此人有勇无谋。非吾敌手。你还探得他要攻那一处来。〔小旦〕他敢也冒巉岩。陵戏险。打徐州要路来不远。打徐州要路来不远。望元帅忙守御。紧防闲。

〔小生〕我都晓得。我这里整顿人马。与他交战便了。〔小旦〕

【尾】他那里军驰马骤疾如箭。不移时怕撞过了郊关地面。〔小生〕我自理会得。叫军校。赏他酒米猪肉羊肉。你暂去歇息者。〔小旦介〕俺这里儘残生。落得这一顿饱餐。恰纔好着意用兵机。把三军胆按。

〔下生〕贼势这般猖獗。元帅计将安出。〔小生〕学生正欲请教。久闻老先生有文武之才。若得出一妙计。学生自当效力。〔生〕不敢不敢。若论愚见。元帅可疾忙点起军马。离城二十里立寨拒战。那张元不走。必成擒矣。〔小生〕老先生何以见之。〔生〕吾闻兵法。百里而趋利者蹶上将。且彼千里而来。欲袭我无备。不衔枚出奇。乃从平坦。声息相闻。使我得知其虚实。且早晚兼行。士卒疲困。我往彼客。以逸待劳。万无不胜之理。〔小生〕老先生所见有理。正合愚意。还有一件。那中军旗号一面。上打着老先生的旗号。写道是状元参谋王。不须老先生出兵。只用此虚声耳。〔生〕却爲何来。〔小生〕元昊那厮。最畏服我朝文臣。有智谋韬略。他若望见状元参谋的旗号。先已夺气了。此所谓上战攻心也。〔生〕这个一凭元帅主张。今日就火速进兵。不宜稍迟了。〔小生〕军校传令各将官。一齐到大教场听点。〔衆应介小生〕那厮他

【节节高】无名起寇端。总狼贪。敢行千里轻索战。看挥长剑。斩娄阑。悬可汗。雄兵一一都精练。管敎不放隻轮返。明朝试听凯歌旋。霎时一洗山河怨。〔合〕

【尾声】摧锋陷敌凭神算。任纵横出奇应变。斩将搴旗呼吸间。

白马将军赤锦袍。双悬櫜鞬臂乌号。

衝锋独斩单于首。腥血淋漓汚宝刀。

第三十三出灭冦

【水底鱼】〔淨扮张元领兵上〕铁骑长驱。雄兵十万馀。鞭梢指处。把徐州四面围。把徐州四面围。

军士们。远远望见人马。连营结寨。打着中军旗号。敢是种谔这厮前来迎敌。杀上前去。

【前腔】鞭梢指处。把徐州四面围。把徐州四面围。〔下小生领兵上〕

【前腔】那贼深入悬兵。如鱼就釜烹。敎他来时有路。归去定无门。归去定无门。军士们。前面人马就是张元这厮。摆开阵势与他交战。〔淨衆上〕鞭梢指处。把徐州四面围。把徐州四面围。〔介淨〕军士们。问他那里。何人领兵。〔介小生衆〕我这里种元帅亲自领兵。还有参谋王状元在中军寨。好好投降罢。〔淨〕那怕你无名小将。白面书生。放马相持。〔战介淨败下小生〕这厮被我杀得胆丧魂飞。衆兵乱窜。都逃遁了。军校。与我再追上去。敎他来时有路。归去定无门。归去定无门。

第三十四出虚报

〔丑扮军士求乞上〕一不做。二不休。若要成。做到头。自爲何道此两句。我乃是徐州城外一个小卒。惯僱与人差使。那城中金大员外。要谋那鸣珂巷谢的女儿爲妻。那女子已有丈夫了。却是济宁王魁。上科得中状元。在徐州做佥判。见说近日有贼兵举发。围了徐州。未知胜败。那金员外与我钱钞。教我扮作求乞的军士。到他门首求乞。他若问我时。只说是徐州杀败的军。近日贼兵围了徐州。王佥判亲自出战。被贼兵杀得片甲不存。王佥判也杀在乱军中了。知他丈夫死了。必然改嫁与金员外。咳。虽然如此。也是阴隲勾当。得了他几贯钱。不得不如此。呀。鸣珂巷还在前面。待我趱步前去。〔下旦上〕

【霜天晓角】惊思幽会。瘦影依然自。垂绝半生云雨。巫山长梦初囘。

死因郞负妾。生悔怨郞非。妾死幸复生。郞魂归不归。奴那日缢死。自分永归泉世。幸得海神放我还魂。靑牛祖师救了性命。只是无端害我丈夫。也到阴司受苦。若果有此事。想他在徐州做官。那一日必然也有一场大难。天那。只道是他负我。谁想是我负他。如今杳无音信。竟不知下落。好闷人也。〔贴上〕

【前腔】人间最异。生死幽明际。多少寃情屈緖。不明不暗谁知。

〔见介贴〕大姐。你自从前日这场大难。如今容颜尙自这般消瘦。可怜可怜。〔旦〕似奴这般容颜光景。那有好的时节。今日得生足矣。〔贴〕大姐。莫道是阳间善恶。没有阴司报应。若非海神灵显。几乎屈害了你夫妻两人。〔旦〕这是连我也不信。明明是鬼兵拏我丈夫到阴司对理。他把书念与我听。说道除授徐州佥判。差人接我。随同到任。此事若果有之。他在徐州做官。如何再不见个音信。〔贴〕想早晚必竟有实信来。你且宁耐。〔旦〕姨娘。我心上好不烦苦也。

【香遍满】思量底事。敎人展转生暗疑。半道如人还似鬼。卜得死相逢。生来依旧离。姨娘。这阴司的事。杳杳冥冥。又谁知眞与虚。我丈夫呵。却也难料他生和死。

〔贴〕大姐。你身子这般模样。省些愁烦罢。我与你且到庭除前閒步一囘。少散闷怀。〔介〕

【前腔】你撇开愁虑。宽心且保多病躯。譬如你前日死了。今日幸然呵。留得残生作道理。你黄泉得再归。这神灵事岂虚。可知道姻缘数未终。必竟有相逢处。

〔丑上〕厨中有冷饭。路上有饥人。〔介〕这鸣珂巷这一就是谢了。待我叫一声。求乞求乞。〔贴〕有什么乞儿在外。我与你进去罢。不要採他。〔丑叫介旦〕姨娘。想是我前世不修今受苦。那穷苦的人。布施些他。积些阴德也好。〔贴〕也说得是。我与你同去问他。呀。是个军士打扮。爲何抄化。〔丑〕奶奶。我是徐州军士。近日被贼兵围了徐州。我这里都被他杀败了。小人幸然逃得性命。在这里没有盘缠。没奈何一路求乞囘去。〔旦〕姨娘。听他说什么徐州。陡起我心上事来。莫非就是我丈夫说徐州做佥判的所在。〔贴〕这也未可知。且问他看。〔旦〕那军士。我且问你。徐州是那个在那里做官。〔丑〕徐州没有太守。王佥判老爷在那里掌印。〔旦〕姨娘。佥判姓王。莫非是他。我再问你。那王佥判你晓得是那里人。唤甚么名字。〔丑〕他是济宁人。是前科状元王魁。〔旦〕姨娘。果然是他了。〔贴介旦〕他在那里做官好么。〔丑〕做官好。做官好。可惜这等一个好老爹。只爲要保守城池。领兵亲自督战。却被那贼兵围在中间。乱砍死了。〔旦〕原来我那丈夫又被贼兵杀了。好痛苦也。〔倒介贴〕大姐甦醒。〔介丑〕双手擘开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门。〔旦醒哭介〕我那丈夫。

【靑哥儿】当初与你在死裏空相会。如今我得重生。你反归泉世。前日是我连累你到阴司呵。还望你孤魂有路归。今番料不得你重生理。我那丈夫。前日你也爲我而身死。今日我岂肯负你而独生。难道我偸生做了负义人。忍敎你做无妻鬼。

〔介贴〕大姐。待我扶你到裏边去。你且不要啼哭。此事虚实。尙未可知。〔旦〕姨娘。我想起来。千休万休。不如死休。奴也只是寻个自尽罢了。〔贴〕说那里话。

【前腔】迢迢路隔千山水。如何轻信得传来语。大凡事体。不要一时性急了。你不记得前番一纸休书。今日之言呵。又焉知不是恶党生奸计。前日因爲轻信了书。险些死了。幸得神灵救你得再生。如今你又不审详细。又要寻死。恐又把残生枉送也成何济。

待我请公公妈妈出来。说与他知道。教他外边去问个消息。公公妈妈快出来出来。〔外丑上〕入门休问荣枯事。观看容颜便得知。你两人爲何叫得我这般慌张。〔旦哭介外丑〕爲何又在此啼哭。〔旦〕闻说我丈夫被贼兵杀了。〔外丑〕这是那里来的说话。〔旦〕方纔有个求乞的。他是徐州军士。说我丈夫在徐州做佥判。被贼围了城池。亲自领兵督战。杀死在乱军中了。〔外〕有这等事。恐怕没有这话。早上我在县前閒走。闻报事的到县裏去报道。有贼兵攻徐州。被徐州守将杀退了。如今又往别处去。故此行文到各郡县。要修辑武备。保守城池。看起来徐州官兵得胜了。岂有此事。想必是虚传。不要信他。〔旦贴〕原来如此。只愿是虚的便好。〔外〕不要慌。待我再出去细访。便知分晓。〔旦〕多谢公公。就去访问访问。〔外〕我儿。

【罗帐裏坐】我思之。就裏此事公然是虚。那徐州佥判呵。他职非武臣。何故在沙场战死。〔丑〕此事也未可知。我儿。倘他适遭其遇。你好早寻活计。〔旦〕妈妈。他若死了。生也徒然。生不得与他做夫妻。死亦随他做鬼。

〔外〕你且不要啼哭。待我出去寻问消息便了。

莫爲死伤生。从容且耐心。

万般都是命。半点不由人。

第三十五出雪恨

〔衆败军上〕力尽胡弓软。时乖铁马迟。军如丧狗。一似落汤鸡。〔淨张元上〕咄。细细叨叨说些什么。〔介〕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自攻城掠地。所向无前。料那种谔这厮。非吾敌手。领兵迳取徐州。反被他杀败了。军马折了大半。我在军前。见他摆着阵势。有正有奇。如风如雷。他那有这等本事。昨日拏得一个逃窜的。却是徐州人。问他军中事体。原来他那中军旗上。打着参谋状元王。乃是徐州佥判王魁。说道我军到时。种谔只要闭门自守。都是王魁这厮设计出兵。我到被那白面书生这场挠败。细访他小在莱阳地方。我如今星夜领兵到莱阳。乘其无备。杀进城去。掳了莱阳宝货。杀尽了王魁的小。方快我意。军士们。听吾号令。〔衆应介淨〕

【四边静】衔枚疾走莱阳地。乘虚出不意。敎他有翅也难飞。无门可逃避。军校。杀进莱阳城时。知道那个是王魁的小。与我不分眞僞。尽皆杀取。灾祸及池鱼。都来做刀下鬼。

克日到莱阳。兼程星夜行。

休言败残旅。堪作报寃兵。

第三十六出军情

【菊花新】〔生上〕朔风一夜战尘飞。云暗关河望眼迷。虎帐坐熊罴。气吐羣狐屛息。

千里云开杀气横。剑锋飞电马蹄轻。天山落尽残胡骑。瀚海波澄洗汉兵。且喜张元这厮被俺兵杀得大败。星夜遁去。但不知打从那里去了。今日种总兵收兵进城。待他来时。便知端的。〔小生上〕

【前腔】挥戈随把犬羊驱。囘首何须挽落晖。腥血洒征衣。剑锷尙流杀气。

小校去报。〔介生〕快请。元帅一奋虎威。贼兵丧胆。封疆无恙。苍生帖然。此皆坐享公之福也。〔小生〕此乃圣天子之洪福。老先生之妙算。学生何功之有。还有一件。那贼虽败去。星夜捲甲而行。我徐州一方。虽保无虞。只恐各处郡县。一时无备。被他乘虚攻掠。爲此学生一面行文到各府官。教他严加守御。一面行文到各县官。教他严加守御。一面差哨马。探听贼兵所向。可追则追。当御则御。庶免纵寇之责。〔生〕元帅神算。人不可及。然那贼这一场大败。想必遁归矣。〔小生〕老先生。你不知那张元这厮呵。

【红衲袄】他生得铁铮铮的八尺躯。雄赳赳有万人敌。虽不谙兵这几行精密机。也恰有莽撞来一团麄胆气。他那勇敢卒尙有五万馀。能战将犹存数十辈。恐他自愧无功。不敢空归也。搪向东来又突西。

〔生〕原来如此。元帅所见有理。〔小生〕不敢。哨探的想必就囘来也。〔丑上〕号令风霆迅。军情不可迟。一心忙似箭。两脚走如飞。〔见介小生〕你囘来了。打听得贼兵往那里去了。〔丑〕那日杀败之后。小的远远随他。不勾百里之地。他那里整顿残兵。衔枚捲甲。昼夜兼程而进。要到莱阳去。乘虚攻破莱阳城。只要杀尽了莱阳百姓。〔生〕如何独要攻莱阳。〔丑〕这个小的不知。但悄悄的闻得他军中几句口号道。剋日到莱阳。兼程昼夜行。休言残败旅。堪作报寃兵。〔生〕报寃兵。莱阳与他有寃雠。〔小生〕便是。只恐莱阳无备。〔生〕怎么好。倘或破了莱阳。怎生是好。〔小生〕老先生。那莱阳不是贵处。怎么大有忧色。〔生〕一言难尽。

【前腔】莱阳县虽非是松菊庐。是我受恩深。瓜葛处。〔小生〕老先生此处有什么瓜葛。〔生〕只爲前科未遂功名志。淹困于斯不得归。此时呵。影茕茕尙未妻。就在此处求婚。喜得姻缘偶然。本城谢有一女。就入赘在他了。效蒹葭。谐比翼。学生寒荆爲我受了无数凄楚。自中榜之后。还不曾见面。不知他生死安危也。如今要差人去接他到此相会。又遭此变。苦只苦三月风烟一纸书。

〔小生〕原来如此。不必忧虑。学生荷蒙朝廷勑旨。得以便宜行事。如今贼犯莱阳。虽无老先生尊眷在彼。学生岂敢按兵坐视。况有尊眷。学生亲自提兵。星夜走到莱阳。料然他不及措手。可保无虞。且请宽心。〔生〕若如此。不特学生蒙福。是亦救一方涂炭也。感德感德。还有不识进退之恳。书一封。欲差小僕王兴到寒迎取眷。一同到此。但恐兵戈阻隔。仰赖元帅护持。〔小生〕这个当得。〔生〕王兴那里。〔末上介生〕王兴。你随着种爷军校去。〔背对末云〕你访那金垒这厮。果有套书之事。就禀上种爷。依法处治他。〔末〕晓得。〔小生〕这军机不可迟缓。就此奉别。

西风猎猎阵云高。侧坐雕鞍胆气豪。

行看横戈衝虏骑。髑髅飞血溅征袍。

第三十七出收兵

【水底鱼】〔淨扮张元领兵上〕雷厉风行。惟闻人马声。敎他不及掩耳。玉石尽皆焚。玉石尽皆焚。

军士们。前面就是莱阳城了。〔内呐喊介〕你看城上呐喊。摆列器械。闭门坚守。一定是走漏了风声。他那里得以预备。呀。后面尘头起处。莫非有救兵到来。军校。疾忙一齐努力攻上城去。

【前腔】敎他不及掩耳。玉石尽皆焚。玉石尽皆焚。〔下小生领兵上〕

【前腔】鼠窜狐奔。公然敢横行。到焰魔天上。我足下快腾云。我足下快腾云。

前面就是张元军马。杀上前去。

【前腔】走到焰魔天上。足下快腾云。足下快腾云。

〔淨衆上〕又是种谔这厮。追我怎么。〔小生〕你这厮无端攻我城池。杀我百姓。我前来拏你。〔淨介小生介战介淨败下小生〕你看那贼杀得片甲不存。张元那厮单骑走了。今番料他无能爲矣。军校就在城外安寨。暂息劳顿。分付城上守城的报与本县知道。方纔乃徐州总鎭种爷。已杀退贼兵。欲进城来。恐骚扰地方。故此在城外安歇。明日就囘兵了。如今开了城门。我有公干。差人进城。不得拦阻。〔衆分付介内应介〕再差精兵二十名。在外营俟候。恐有本县官员相见。止收禀帖。明日见罢。〔衆介〕军校。前日王佥判老爷差王兴在中军。唤他来。〔末上〕顷刻狼烟静。须臾杀气收。王兴叩头。〔小生〕你如今就进城去见了你老爷的夫人。道你老爷就要请眷。剋日到任。可疾忙收拾行装。我与本县讨夫马。一路上再差精兵护送。但要作速。不可迟留了。〔末〕谢老爷。小的就进去了。

一鼓去渠魁。莱阳免祸危。

鞭敲金凳响。齐唱凯歌囘。

第三十八出往任

【鹊桥仙】〔旦上〕人亡地远。干戈相向。灾祸重山曡嶂。〔贴上合〕无凭底事正徬徨。又添上愁城千丈。

〔旦〕姨娘。福无双至原非谬。祸不单行总是眞。奴丈夫凶信。尙未知有无。如今又有贼兵攻城。甚是危急。一性命。也不可知。这塲苦楚。怎生是好。〔贴〕城中不听得声嚷。人都说不知那一路有救兵来。把贼兵杀退了。公公已出去看来。就打听你丈夫消息。待他囘来。便知分晓。〔旦〕各处干戈撩乱。莫非我丈夫死信是眞的。好苦。

【解三酲】痛伤心夫忧妻难。死生情故国他鄕。我那丈夫呵。倘幸然得保身无恙。又难卜我存亡。他若果然白骨埋荒草。奴呵。肯生把红颜对晓粧。〔合〕怕俱成枉。绵绵恨。无休不了。地久天长。〔贴〕

【前腔】念离人不堪愁况。更无端祸起萧牆。但愿天敎早晚贼兵散。你儿夫信变爲祥。那时再见太平。你夫妻重会。也未可知。澄淸倘似黄河水。懽会应如绿野堂。

〔合前外上〕

【不是路】兵势张皇。已爲苍生驱虎狼。〔旦贴〕公公囘来了。外边声息如何。〔外〕你且从容取。一儿喜事有几桩桩。〔旦贴〕有甚喜事。快说快说。〔外〕请妈妈出来一同说。〔旦〕妈妈出来。〔丑上〕睡方酣。爲何耳畔声嚷嚷。〔外〕你们晓得么。城外贼兵尽败亡。〔衆〕可喜可喜。被那个杀败来。〔外〕纔传报。正是徐州鎭守一员将。将贼杀败。幸从天降。

〔衆〕那徐州将姓甚名谁。爲何统兵来救。〔外〕方纔报道那将军姓种名谔。是他鎭守徐州。那贼兵去攻徐州。被他杀败了。追赶到这里。〔旦〕旣是徐州人马。就是我丈夫做官的所在。公公可曾问他信息怎么了。〔外〕正是我方纔细细访问。都说道贼兵被徐州军马杀败了。如今太平无事在那里。我又问。见说徐州王佥判被贼兵杀了。有此事么。那人道。徐州并不曾伤一人。岂有杀了佥判之理。看起来。前日的信。都是虚的了。〔旦〕谢天地。但愿如此便好。〔衆〕

【皂角儿】歎身沉闷海愁山。摆不开寃岚业瘴。愿从今苦尽甘来也。须信吉人天相。想当初。烽烟阻。道路长。万金书无能传向。他倘然无恙。必思故鄕。还只在目前早晚。佳音可望。〔末王兴上〕

【不是路】步急心忙。不知谢氏门存与亡。这就是谢公公了。不免迳入。〔见介旦〕王兴。你囘来了。一向如何再没有音信。你如今从那里来的。老爷好么。〔末〕听拜禀。老爷中榜之后。除授徐州佥判。只因钦限紧急。在京时呵。疾忙之任整行装。卽把捷音传。只爲书囘一向无音响。展转思量。倍感伤。一日在书房中。忽然晕倒在地。险些一命归泉壤。〔旦〕那时却怎么了。〔末〕那时百般救治。一昼夜方纔甦醒。还有许多梦幻之事。不能尽说。有书达上。有书达上。

〔旦〕可喜有书在此。公公可拆开观看。〔外〕大姐。是姐夫与你的。我不好看得。你自看了。与我说罢。〔旦〕如此。待奴看了。与公公说。〔看介〕且喜如今平安无事。在那里做官。道是前日忽然得病。死到阴司。与奴对理。是金垒把书改了休书。这些说话。与奴都是相同的。〔衆〕有这等异事。果然是金垒设计。害你们夫妻。〔旦〕他书上道。如今地方宁静了。差王兴在此接取眷。同到任所相会。公公妈妈与二姨娘。必要同去走一遭。〔外〕虽是该去。只怕许多人去。跋踄难行。〔末〕这个不妨。那种老爷与俺老爹相厚的。他领兵来时。老爹把眷相托与他。如今屯兵城外相候。一面就在莱阳起夫马。他自发亲兵护送。只因军中不可停留。明日就要起程。奶奶这里。作速收拾行李。〔外〕旣如此作急。明日就起身罢。中且把与这两个人看守。不久就要囘来也。〔末〕还有一件。老爷临行分付。若金垒改书之事果有。还要与种爷说了。军法处治他。〔旦外〕这个使得。不要放过了那厮。〔旦〕公公妈妈。不想今日又有相会之期。〔衆〕

【皂角儿】正难捱无限凄凉。谁知道懽生一旦。顿鬆开百结愁肠。打曡起万般离况。想从前。恩与怨。死和生。相厮守。如今不枉。莫辞劳攘。明朝捉装。重逢处。一骨肉。开颜抚掌。

【尾】风光满目行色壮。不惮山高幷水长。望到他鄕胜故鄕。

死别生离几散亡。又逢今日岂寻常。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第三十九出途中

【虞美人】〔小生上〕红轮闪映旌旗晓。虎帐寒差少。除残早巳慰云雷。旋听凯歌声起碧天低。

且喜张元这厮力尽计穷。单骑遁去。仅以身免。十万雄兵。歼夷殆尽。虽未得亲斩此贼。想也永不敢南侵了。军校。打听王佥判老爷眷起程。我这里卽便拔营。〔介末上〕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见介小生〕你来了。夫人与眷。卽日可就起程么。〔末〕行李俱完。就起程了。但恐一路险阻。望老爷这里方便。〔小生〕莱阳已有夫马。我这里着二百名亲兵护送。随我后哨走。不必挂念。〔末〕还有事禀上老爷。那金垒改书之事果是眞的。我老爷临行分付小人。多拜上老爷。拏下了他。〔小生〕这果是眞的。我自差兵密拏。解到徐州发落。你快囘去禀上夫人。快起马罢。我这里先行了。〔末介下小生〕

【忆莺儿】颁胜师。奏捷书。云开万骑龙甲驰。风绕千竿虎翅飞。层山障迴。衝尘鴈迷。旌头渺渺连烟树。〔合〕振长驱。懽声动地。齐带笑颜归。

军士们且慢行。少待王夫人人马上来。〔衆扮兵上〕蒙老爷密拏金垒。他先知觉了。连夜逃出城了。〔小生〕若遇逃窜的。与我拏下了。〔衆介〕

【前腔】振长驱。懽声动地。齐带笑颜归。齐带笑颜归。〔旦贴上〕

【虞美人】腾腾笳鼓催征早。梳罢粧台晓。〔外丑末〕风高日浅鴈南飞。人在他鄕。强把故鄕离。

〔衆〕泽国江山入阵图。生民他计乐樵苏。冯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你看兵戈须息。四野萧条。好凄惨人也。〔旦〕王兴。那行李都发完了么。〔末〕行李都点发人夫去了。轿马在此伺候。种爷军马早上先行。恐去远了。奶奶这里作速趱行罢。〔衆〕

【忆莺儿】风乍驱。尘满衣。岚光惨淡日影低。霜叶萧疎会语稀。崎岖路岐。娇怯瘦躯。去心忙不惮劳形瘁。〔合〕喜孜孜。一鞭行色。似就熟路驾轻车。〔衆兵上〕

种爷差亲兵二百名护送。〔末报介旦〕分付他后面行罢。〔行介衆〕

【前腔】喜孜孜。一鞭行色。似就熟路驾轻车。似就熟路驾轻车。〔下淨扮金垒上〕

【缕缕金】遭横祸。受奔驰。只因自作孽。改休书。今日官司捕。无能迴避。向深山深处暂栖迟。明朝作区处。明朝作区处。

金大员外。只因前日谋取敫桂英。改了王状元的书。如今他教种总兵差兵拏我。只得弃逃避。但不知逃得过也逃不过。

【前腔】向深山深处暂栖迟。明朝作区处。〔下小生衆上〕

【忆莺儿】野瘴迷。风色凄。排空戈戟冰乱摧。缭绕旗旌云四飞。沙淹马蹄。烟笼剑辉。寒云冻合天低树。〔合〕振长驱。懽声动地。齐带笑颜归。〔淨复上〕

【前腔】向深山深处暂栖迟。明朝作区处。

〔衆见拏住介〕你莫不是金垒。拏去见老爷。〔介小生〕你就是金垒么。到逃在这里。〔淨〕小人不是。〔小生〕还说不是。綑起来。〔淨〕不要綑。小人是。小人是。〔小生〕是了么。叫军校拏到中军官那里。先打上一百。绑在后哨。到徐州监候处治。〔衆〕

【前腔】振长驱。懽声动地。齐带笑颜归。〔旦衆上〕

【忆莺儿】山一囘。水一囘。倦马不知人意疾。转眼浑忘风物殊。冰林响珮。雪花散琪。寒容冷态皆成趣。〔合〕喜孜孜。一鞭行色。似就熟路驾轻车。

〔末〕远远望见大队人马。是种爷的了。那徐州城也将近了。趱上前去。〔合〕

【前腔】喜孜孜。一鞭行色。似就熟路驾轻车。

不辞万水与千山。相见应知在目前。

便是鴈飞不到处。也须人被利名牵。

第四十出会合

【一枝花】〔生上〕兵戈喜息肩。犹自忧难。这囘应未卜欢和怨。

山兵火正堪悲。忽报将军破虏囘。只恐佳人心似铁。到今愁绝也成灰。前日贼犯莱阳。实切担忧。幸种总鎭星夜统兵勦伐。早上有捷书到。报道贼兵大败。张元遁去。我兵卽日凯旋。虽则可喜。只是不见报我夫人的消息。竟不知他下落如何。悲欢之介。只在今日了。这番书。是我王兴齎随着种军马去。难道又有差池。

【懒画眉】封书料不阻风烟。只恐好事多磨有变迁。若前日阴司之事。果然有之呵。今生必竟续前缘。早难道意外生他患。他若幸得平安。必竟要来呵。又虑他怯弱风霜道路难。〔小生上〕

【一枝花后】电转风旋。万虏俱擒翦。且暂把干戈偃。〔军校报介相见介〕去暴除残。已爲苍生排难。

〔生〕老先生。学生有一拜。仰赖雄威。殱夷灭寇。举佩德。万姓衔恩。〔小生〕此乃国之福。生灵之幸。老先生之神助。学生何功之有。〔生〕请问张元这寇。也是劲敌。老先生千里奔追。一鼓而下。何神速如此。〔小生〕听学生细说。

【桂枝香】他愤兵贪战。趋危涉险。败残马困人疲。我乘胜长驱席捲。况他攻前未克。况他攻前未克。御追无殿。岂意奇兵疾掩。只是走了张元这一个。其馀呵。不放隻轮还。百姓无秋毫犯。莱阳已贴然。

〔生〕可喜可喜。好快意。老先生智谋勇略。历古名将也无能居右。还有所仰。小僕王兴随老先生去取荆妻眷。不知如何了。〔小生〕令夫人与合尊眷。就在后面来了。莱阳给送夫马。学生差亲兵二百护衞。想日下也就到了。〔生〕如此多谢。大德厚恩。何日可报。学生合当拜谢。

【前腔】国危难。云开雾散。凭君一战奇勳。全我百年姻眷。歎愁肠久结。歎愁肠久结。已拚终断。岂料一丝重挽。若非老先生神威拯救。想园顷刻遭涂炭。应知再会难。

〔生〕请问金垒改书一事。老先生已备知。此人果曾拏下否。〔小生〕此贼已被学生拏下。昨日发与中军官打上一百。见监在本府。叫左右。监中弔金垒出来。见王老爷。〔介淨扮禁子上〕禀老爷。禁子具呈。监犯一名金垒。昨晚三更气绝了。〔生小生〕那厮已死了。那厮虽受刑而死。也是冥司报应。〔生〕若非老先生。何由报泄此寃。聊具豆觞。与老先生洗尘。〔小生〕不敢领命了。想尊眷此时将到。不当稳便。〔衆上〕王老爷。眷已到府门外了。〔小生〕学生吿辞了。〔生〕多慢了。〔小生〕还剑锋尽。出塞马蹄穿。〔下旦衆上〕

【满江红】水渡山登。情恍惚。风光转眼。尙不道果到伊行。又逢他面。〔末〕这里已是府门外了。通报。〔衆报介进见介合〕瞥见犹疑还是梦。猛然不觉心惊闪。想那时争得有今朝。提起番伤感。

〔生衆见介生旦拜生〕夫人。不意生离。几成死别。岂知今日。又续前盟。〔旦〕相公。只爲君恩。致生妾怨。重泉复作。再世难期。〔生〕谢公妈妈二姨。也有一拜。自别常怀。不忘大德。倘成永诀。险作忘恩。〔外丑贴拜〕窃附姻■〈女连〉。重羞阀阅。不蒙弃贱。乃辱垂情。〔生〕说那里话。下官非负义之辈。夫人。下官前年中榜之后。卽寄书。中间阻隔之故。甚至奇怪。夫人。你道怎么。〔旦〕相公。书改作休书。致奴把罗帕缠死。到阴司与海神爷执证。方知是金垒套写的。蒙海神放我夫妻还魂。再得完聚。相公。你那时节也有甚么报应么。〔生〕那日一时晕倒。似梦非梦。阴司之事。与夫人毫釐不差。可见冥冥之中。鬼神难昧。金垒这厮。我已吿种总鎭拏下打一百。昨晚死了。〔衆〕这厮被种总鎭打死了。这是恶有恶报。时辰未到。〔生〕今日夫妻再合。亲故重逢。实爲奇遇。况道路风霜。天气寒冷。少备樽酒。以敍久别。左右看酒。〔生送酒〕

【梁州序】初欢重整。旧怨俱遣。追想几成变幻。谁知今日相逢。犹似当年。更喜夫荣妻贵。德报恩酬。两遂生平愿。料应从此会。永团圆。始见松姿保岁寒。〔合〕人意煖。寒威减。看冰霜景色春晖散。同话旧。谩酧劝。〔旦囘酒〕

【前腔】君恩几负。微躯难免。奴因前日休书这事。故誓与相公呵。不入黄泉无见。岂料欢生意外。犹馀薄命红颜。〔生偝与旦介〕夫人前日与下官靑丝一握。未尝释手。〔旦〕相公。我的头髮还在。奴呵。誓死完君白璧。你念我靑丝。两意坚金断。芙蓉归掌上。舞双鸾。人面桃花似去年。〔合前外丑囘生酒〕

【前腔】这奇逢天上姻缘。更占断人间魁选。老汉呵。幸桑楡有赖。晚囘靑眼。王老爷。从此箕裘复振。阀阅更新。故国声华转。你双亲窀穸杳。也开颜。封诰还期达九泉。〔合前旦贴囘生酒〕

【前腔】喜才郞德量弘宽。将往事记恩忘怨。倘相看今后。不枉从前。自愧门卑鄙。身世衰微。玷辱君风范。纵然萍水遇。也念几年间。莫道非亲忍弃间。

〔合前淨上报介〕报喜报喜。种爷差小的来报喜。朝中韩丞相老爷保奏种老爷与老爷有勦寇大功。种老爷陞授都元帅。老爷陞授翰林院学士。齎勑官卽刻就到了。〔生〕晓得了。多拜上种爷。〔淨介下衆〕贺喜贺喜。〔生〕下官正欲任满归祭扫。就讨封赠与我先父母。如今又喜陞了。不免上表乞恩归去。拜了我先父母茔。讨了封诰。然后同眷上京便了。我追想前日之事。怎知道有今日。〔衆〕

【节节高】功名非偶然。总由天。樽前顿爽风尘眼。人争羡。金马臣。玉堂选。九霄云外淸风远。凤毛池上阳春遍。〔合〕天上碧桃露华浓。日边红杏云根煖。

【前腔】峥嵘意气添。锦衣旋。山始有重归面。须早晚。丹诏颁。追封远。眼前骨肉加恩眷。重泉宗祖增光显。〔合前〕

【尾】重欢庆。眞堪羡。这会合古今难见。莫把海誓山盟作等閒。

贵贱穷通天自裁。莫施奸计巧安排。

谁言善恶无昭报。祸福皆因积上来。

焚香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