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古方汇精

卷五 奇急门

[卷五] 奇急门

奇急者何。凡症必审色脉。察表里。而仓猝中不及审察。莫知何经。莫名何症。所以奇。

所效一救自缢。徐徐抱住解下。不得用刀剪断绳。上下安被。放倒。微微捻正喉咙。以手掩其口其胸竹管灌。

此百一救溺死。先以刀斡开溺者口。横放箸一只。令其牙衔之。使可出水。又令一健夫。屈溺人仰卧脐粪水即一救冻死。及冬月落水。微有气者。脱去湿衣。随解活人热衣包暖。用米炒热。囊盛。

熨心气回一救压死。及坠跌死。心头温者。急扶坐起。将手提其发。用生半夏末。吹入鼻内。少苏。

——救中恶魇死。不得近前呼叫。但唾其面。不醒。即咬脚跟。及拇指。略移动卧处。徐徐唤一方凡溺缢魇死。急取韭菜捣汁。灌鼻中。得皂角末。麝香同灌。更捷。

——救自刎断喉。自刎者。乃迅速之变。须早救之。迟则额冷气绝。不救矣。初刎时。急用油以女人刀汤急用浓葱汤。软绢蘸洗伤处。挹干。用kt子脚。挑玉红膏。(方见外科三三)放手心上捺化。捺伤口。再用旧棉花薄片盖之。外用长黑膏贴裹。周遭交扎不脱。近喉刀口两旁。再用膏药长四寸。阔二寸。竖贴两头。粘贴好肉。庶不脱落。外再用绢带围裹三转。针线缝头。

冬月三日。夏月二日。用葱汤洗挹换药。自然再不疼痛。其肉渐从两头长合。内服八珍汤。

(方见日。

[卷五\奇急门] (附)桃花散方

多年陈锻石(三两)大黄(一两五钱切片)上同炒至锻石红色。去大黄。研极细备用。

[卷五\奇急门] 中暑昏眩烦闷欲绝方

取阴凉道上干土。做一圈。围在病患脐外。使少壮撒尿于内。片时即醒。醒后不可进冷汤。

——方掘地深三尺。取新汲水。倾入搅浊。名地浆。饮数瓯。即解。并解一切恶毒。

[卷五\奇急门] 中寒厥冷僵仆方

急以绳束葱二斤切去两头。如饼式。火上烧热安脐下。上用火熨之。即苏。或米。或灶灰。

[卷五\奇急门] 刮痧方

用青铜大钱一个。系绒线。另碗盛豆油。及真烧酒。和匀。将钱蘸油酒。刮手足骨节弯。

脉恶一方治痧胀。用矾和开水温饮。或灌下。取吐泻而愈。

[卷五\奇急门] 羊毛疹方

是症所以异于痧胀者。惟于眼角辨之。痧胀、目珠青色。羊毛疹、多黄色。痧胀、指甲多青灌下

[卷五\奇急门] 五窍出血方

凡耳目口鼻一齐出血。名曰上虚下竭。死在须臾。不及用药。先将冷水当面几口。如系妇即止

[卷五\奇急门] 走精黄病方

(是症面目俱黄。多睡。舌紫甚而裂。若爪甲黑者死。)淡豆豉(五钱)牛膝(一两)煎汁。以帛蘸擦舌。去黑皮一层。再浓煎豉汤饮之。

[卷五\奇急门] 卒然肚黑方

凡大人小儿。其肚皮骤然青黑色。人事昏迷。此乃血气失养。风寒乘之。所变怪形。真危恶又有危。

[卷五\奇急门] 治截肠方

大肠头拖出寸余。痛苦之极。直候干自退落。又拖出。名为截肠病。若肠尽则不治。但初截槐

[卷五\奇急门] 臂窍出血方

炒甲片。研末罨之。

[卷五\奇急门] 鹭鸶瘟方

(两腮肿胀。憎寒恶热者是。)外用赤豆半升为末。水调敷。或捣侧柏叶敷。薄荷煎浓汤热服。

[卷五\奇急门] 解毒散

(解一切毒。并蛇虎疯犬咬等伤。毒瓦斯内攻。眼黑口噤足僵目直。势在垂危等症。)明矾(一两)甘草(一两)共为末。每服二钱。开水送下。并外擦患处。有起死回生之功。

[卷五\奇急门] 疯犬咬伤方

(咬伤额角。及人中、虎口、不治。七八岁者不治。男三十日后不治。女二十七治。上部难治。下部易治。)天南星(取白而光者)防风(各切碎炒研)等分和匀。每服三钱。

日二服。若到第七日。毒瓦斯已聚腹中。于半饥时。以滚水拌药。陈酒大便中放出血块而愈。外用温茶洗。杏仁(不拘分两去皮尖)同黄砂忌食牛、羊、猪、鸡、鱼、虾、海味、生冷、油腻、面食、烧酒、赤香菌、茄子、葱蒜、辛辣。一切发风动气之物。及锣鼓声。以百二发无救。慎之慎之。

[卷五\奇急门] 凡疯犬咬伤

最怕七日一发。发时形状天本无风。病者但觉风大。要入幔蒙头躲避。此非吉七之日。无此畏风情形。方为可治。如被咬时。即至无风处。以小便洗净齿垢。敷当即服韭菜汁一碗。隔七日再服一碗。于四十九日内。共服七碗。凡春末夏初。

人被咬者。无出上法。更须忌盐醋百二十日。一年内须忌猪肉鱼腥。终身忌狗肉保全。否则十有九死。如误服斑蝥。以致小便疼痛。急用凉水调六一散(见幼科服之。二三次。痛止。

——治毛窍节次出血。少间不出。即皮胀如臌。口鼻眼目俱胀合。病名脉溢。用生姜汁二大匙一治遍身忽肉出如锥。既痒且痛。不能饮食。此名血拥。若不早治。溃而脓出。以葱管青皮一治身上及头面上浮肿。如蛇伏状者。用雨滴磉阶上苔痕水化噙之。蛇形立消。

——治腰间忽起红泡。名白蛇缠腰。若不早治。被其缠到。不救。急用蛇壳一条。烧灰存性。

——治眼见诸般飞禽走兽。以手扑捉则无。乃肝胆邪火为患。以枣仁、羌活、元明粉、青葙子一治鼻中毛。昼夜可长一二寸。渐渐粗圆如绳。痛不可忍。虽忍痛摘去一茎。后即更生。

此时。

开水送下十粒。自然脱落。

——人忽然手足心。齐凸肿硬。此心脾肾三经。冷热不和所致。以花椒盐醋敷之。即愈。

——手十指节断坏。惟有筋连。皮内虫行如灯心。长数尺。遍身绿毛。名曰血余。以茯苓(五一凡指爪抓伤面目。以橄榄核磨水。搽之过宿。则无痕迹。

——人咬伤痛。用荔枝核焙研筛细糁之。外用荔肉盖贴。虽落水亦不烂。神效。再用青州柿饼一咬破牙黄入内。必至糜烂。急用人尿。浸二三时。洗出牙黄。再照前方敷糁。神效。

——咬伤指头。久则手指脱烂。急用热尿入瓶。将指浸之。一夕即愈。如烂用夹蛇龟壳。

烧灰一误断指头。用降香细末糁之。包以丝棉。七日不可落水冒风。不必再换。一次即痊。

——箭头针刺。入肉不出。用蓖麻子。去壳。捣烂敷之。痒即出。

又方用巴豆仁(略炙)与蜣螂同研涂之。痛定。觉微痒。待痒不可忍。便摇动拔出。以定痛生一竹木瓦刺入肉内不出者。用煨鹿角末以水调敷之。立出。久者不过一夕即出。

又方用大活虾七个。捣烂涂之。一时刺随虾出。

——鬼箭打。用山栀(七个炒)、桃头(七个)、面(炒)共捍饼贴患上。次日取下。作七丸。

投一重物压打。青肿紫赤血痕疼痛。用苏木煎汁。磨真降香涂之。不可落水。连搽数日。

其肿消散。即愈。此药军中宜多备。以治刀斧损伤。大妙。

——汤炮火烧。用蚶子壳研细末。配冰片少许。如湿处燥敷。干处麻油调搽。数次收功。

真一汤烫火烧油烙。用鸡子清磨上好京墨涂患处。上用三层湿纸盖之。则不起泡。觉冷如冰水一烫火伤。用醋调黄土敷之。效。

——热酒烫。用陈米炒焦为末。黑糖调敷。立效。

——铳子入肉。用蜂蜜不拘多少。冲好酒饮。醉即出。如无用黄蜡亦可。

——方用旧销银罐。同水银研入患处。其铅即化。随水银出。

——误吞金器。胸膈痛不可忍。以羊颈骨末。每服三钱。米饮下。过夜。其器即随大便取下一误吞金银。用真轻粉五钱。研细末。水调下。能令金银从大便出。

——误吞铁物。用烧枥炭带红研细。以砂糖调服二三钱。立愈。

——误吞铜物及铜钱。多食荸荠核桃。自能消化。

——误吞针。用米饮调炭末三钱。

——误吞木屑。抢喉不下。用铁斧磨水灌下。效。

——碗入腹。用羊脚骨(五钱)炙灰研细。置土地下。冷透。开水送下。

——瓷锋嵌脚。用三角白果。去壳衣心。不拘多少。浸菜油内。用时。捣饼贴之。再易而愈。

——骨鲠。用乌梅肉五倍子各等分。捣烂为丸。弹子大。每服一丸。含口内。其骨自化。

——骨鲠在咽。痛不可忍。不能饮食。垂危者。用栗子着肉衣(五钱研)、乳香(二钱研)、引一诸般骨鲠。用象牙屑。以新汲水一盏。浮牙屑水上。吸之。骨自下。

——天丝入目。用木梳垢。不拘分两。为一丸。放眼角边即出。或刺手指血。涂眼内。将灯草一鸡冠子落眼中。急仰卧。研浓墨。滴眼中。须臾随墨水眼泪流出。

——毒蛇咬。先吃麻油二碗。令毒瓦斯不随血走。然后用土贝母五钱为末。酒调服。令患者尽醉又方用凤仙花一株。连根叶。入独囊大蒜一个。又入人涎唾。同捣烂。空伤口。围之。

毒水一被虎咬抓伤。以蚕豆叶捣敷。如无叶时。以枯蚕豆水浸软、连皮捣敷。亦妙。

——猢狲抓伤。溃烂。以金毛狗脊焙研末掺之。或麻油调搽。立愈。

——马咬伤。溃腐。以马齿苋一握。煎汤。日日服之。以愈为度。疮口。以打马鞭子。或笼头一猪咬。溃烂。以龟板炙研细。麻油调搽。立愈。

——猫咬。或抓伤。以薄荷捣汁。或研末。搽糁渐愈。

——鼠咬。用吴萸擦猫鼻。取涎涂之。或以猫毛烧灰。香油调搽。愈。

——蜈蚣咬。用鸡冠血涂之。或用一大蜘蛛。置患处。自吮其毒。

又方。用生甘草末。生蜜调搽。或用伞纸烧烟。熏患处。并效。

——诸虫咬。用生甘草末。生蜜调搽。立效。

——蝎子伤。用杏仁(七粒)、葱白(三寸)捣烂。津唾调敷。立愈。

——蝎子螫。用蜗牛(即蜒蚰虫)捣涂。或用生半夏水磨敷。俱效。

——蜈蜂叮刺。宜急口嚼栗子敷之。或用生芋艿或芋梗叶擦之。立能止痛。

——壁镜咬。毒人多死。以桑柴灰水。煎三四滚。滤汁。调白矾敷之。立瘥。

——蜴kt(俗名扬辣子)刺人。毛飞入肉。作痛。先以水涂患处。随用马齿苋捣烂敷之。

——二次一壁虎入耳。以鸡冠血滴耳内。即出。

——壁虎咬。用大黄醋磨搽。

——臭虫入耳。以鳖甲烧烟熏耳。其虫立死。无害。过后可服菊花汤两三日。以杜火气之患。

——诸虫入耳。用皂角末吹入耳中。或以菜油滴耳内。并效。

——中蜘蛛毒遍身发肿。饮靛青汁。即解。将蜘蛛投入靛汁。即化为水。

——中天蛇毒(天蛇。即草间黄花蜘蛛是。或遭其毒。又为露水所濡。因至通身溃烂。号呼欲多一受蚯蚓毒。形如麻风。须眉脱落。或夜间被内作鸣。急用盐汤。或锻石汤。净洗。若小儿一蚕啮人。毒入肉中。令人发寒热。以苎麻叶捣汁涂之。

——诸色恶虫咬伤。用姜汁先洗患处。再用明矾、雄黄、为末。擦之。

——中诸毒。凡觉中毒。即以生豆试之。不闻腥气。即是。

——解砒毒。用绿豆粉(四两)、黄泥(四两筛净)将两味研极细。用鸡子清调匀。仍用绿豆泡一服砒未久者。取鸡蛋二十个。打入碗内。搅匀。入明矾末。三钱。灌之。吐则再灌。

吐尽尽则灌。

又方。仓猝间。急以清油多灌之。

又方。用荆芥四两。煎浓汤服下。即愈。

——中水银毒。饮以地浆水。立愈。

——中铅粉毒。以砂糖调水服。或捣萝卜汁饮之。

——中轻粉毒。有至角弓反张者。用生扁豆水浸一时。漉起。捣取汁。和地浆饮之。即愈。

——误食银硝。渐烂肠胃。延日垂死。用饴糖四两。熬作丸。不时以麻油送下。服完。再合。

——解盐卤毒。用生豆腐浆灌之。再以鹅翎绞喉。探吐即活。

又方。急灌米泔水几碗。或生黄豆浆亦可。势垂危者。以活鸡或鸭两三只。断去头。塞于口一误食桐油。呕泄不止。急饮热酒。即解。

——烧酒毒。用白萝卜汁。或热尿灌之。或用锡盖气水一杯灌下。即解。

——烧酒醉死。急用生蚌沥水灌之。或取井底泥罨心胸。或以新布蘸浸新汲水罨之。热则再易一中面毒。饮生萝卜汁。即解。

——中花椒毒。气闷欲绝者。以地浆水解之。

——过食白果。多成风醉。用白鲞头煎汤服。一二次。愈。

——中野蕈毒。急取鲜银花藤叶。捣取汁。生饮。如无鲜银花。取干者。煎浓汁饮之。如误食一中钩吻毒。(钩吻。生池旁。似芹菜。惟茎有毛。以此别之。俗名毛脚鸭儿芹。)中其毒者一中半夏毒。满口疼痛。火热。饮食难下。诸医不效。用老生姜汁半杯。忍疼呷下。候片刻一中巴豆毒。症见口干面赤。五心烦热。下利不止。用绿豆煎汤。冷服即愈。或芭蕉根叶。

——中附子毒。饮生绿豆汁。或用田螺捣碎。调水服。即解。

——误食木鳖子。发抖欲死。急用香油一盏。和白糖一两。灌之。

——中断肠草毒。服热羊血碗许。总宜吐尽为妙。

又方。用生鸡子二三枚。吞下。急以升麻汤灌吐。即效。

——凡人园圃。豢养仙鹤。其鹤或傍树枝。或卧丛草。将头搔痒。遗有顶毒。粘在树草间。

——中斑蝥毒。腹痛呕吐。烦躁欲死。以生鸡子清。三四枚。灌下。

——解诸药毒。用蚕蜕纸烧灰研细。每以一钱。冷水调下。少顷再服。虽面青脉绝。腹胀吐血一百毒所中。用绿豆甘草等分。水煎服。可解。

——验下蛊。中毒。令病患含一黑大豆。豆胀皮脱者是。凡嚼黑大豆不腥。白矾味甘。皆中毒一中牛肉毒。用乌柏树根皮酒煎服。或野菊花。连根捣汁服。

——中河豚鱼毒。用橄榄汁、芦根汁、粪清、饮之。俱可解。

——中蟹毒。用紫苏煮汁解之。或藕汁、蒜汁、亦妙。

——食毒鳖。饮蓝汁数碗。或靛青水。亦妙。

——误食蚂蝗子。肚疼黄瘦。减食。用田中泥一两。加雄黄二钱为丸。分作四服。白滚汤送下一吞蝼蚁。成漏不合。用穿山甲炙研敷。有妇人项上忽肿一块。渐至乳上。偶用刀破肿处。

——中老汁物毒。必生痈疽发背。常饮松萝茶。即解。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