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邯郸记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出

邯郸记 | 作者:汤显祖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二十一出谗快

【缕缕金】〔宇文笑上〕口裏蜜。腹中刀。奸雄谁似我逞英豪。来的遵吾道。那般痴老。一万重烟瘴怎生逃。门尽休了。

学生谗臣宇文融便是。一不做。二不休。卢生那厮开河三百里。开边一千里。可谓扶天翊圣大功臣矣。被我奏他通番谋叛。押斩市曹。可恨他妻子淸河崔氏奏免其死。窜居海南烟瘴地方。那里有个鬼门关。怎生活的去。中吾计也。中吾计也。则那崔氏虽一妇人。留在外间。还怕有他萧裴同年拨置生事。我昨密奏一本。崔氏乃叛臣之妻。当没爲官婢。其子叛臣之种。俱应窜去远方。圣旨准奏。其子随便居住。崔氏没入外机坊织作。得了此旨我卽刻差京城巡捉使。星夜将崔氏囚之机坊。将他儿子捻出京城去。好来囘话也。〔大使上〕兼充五城使。未入九流官。禀老爷。囘话。〔宇〕拿崔氏到局坊去了。〔使〕容禀。

【黄莺儿】半老尙多娇。听拘拿。粉泪漂。我穿通驾上人惊倒。私尽抄。儿女尽逃。则一名犯妇今收到。〔合〕好轻敲。把寃散了。长是乐陶陶。

〔宇〕你这个官儿到能事。记你一功。送吏部纪录去。〔使叩头谢介〕

杀人须见血。立功须要彻。

都是会中人。不劳言下说。

第二十二出备苦

〔淨扮贼上〕脸上几根毛。僭号鬼头刀。小子连州人。一生翦径。这几日空閒。有个兄弟在古梅村。寻他干事去。〔行介〕兄弟么。〔丑扮贼上〕半生光浪荡。混名下剔上。〔淨〕怎生叫做下剔上。〔丑〕但是讨宝。没有的。不管死活。从颏下一剔剔上去。〔淨〕快当快当。兄弟。这几日空过怎好。〔内虎吼介丑〕虎来了。和哥哥前路等人去。谁知虎狼外。更有狠心人。〔下生伞上〕行路难。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朝承恩。暮赐死。行路难。有如此。我卢生身居将相。立大功劳。免死投荒。无人敢近。一路乞食而来。直到潭州。州守同年。偸送一个小厮。小名呆打孩。背负而来。过了连州地方与广东接界。只得拚命前去。那小厮也走动些么。〔叫介〕呆打孩。呆打孩。〔童担上〕走乏了。秀才挑了去。〔生〕你再挑一程儿么。〔行介〕

【江儿水】眼见得身难济。路怎熬。凌云台画不到这风尘貌。玉门关想不上厓州道。〔童〕脑领上黑碌碌的一大古子来了。〔生〕禁声。那是瘴气头。号爲瘴母。〔叹介〕黑碌碌瘴影天笼罩。和你护着嘴鼻过去。〔走介〕好了。瘴头过了。〔童〕又一个瘴头。〔生〕怎了怎了。这裏有天难靠。北地裏坚牢。偏到的南方寿夭。

〔内虎啸介童哭介〕大虫来了。走不动。〔生〕着了瘴么。有甚么大虫。〔童〕那不是大虫。〔虎跳上生惊介〕天也天也。

【忒忒令】是不是山精野猫。观模样定然爲豹。古语云。刀不斩无罪之汉。虎不食无肉之人。咱卢生身上无肉也。〔童〕呆打孩一发瘦哩。〔生〕瘦书生怎做得这一餐东道。赛得过扑赵盾小神獒。〔虎跳介生〕怎生不转额前来跳。意儿不好。

虎有三步打。待咱张起伞来。〔张伞作鬭介内叫〕畜生不得无礼。〔虎咬童下生哭介〕大虫拖去呆打孩了。且独自行去。〔行介〕我閒想起来。朝中黄罗凉伞。不能勾遮护我身。这一把破雨伞。到遮了我身。满朝受恩之人。不能替我的命。到是呆打孩替了我命。看来万物有缘哩。〔丑淨持刀赶上〕汉子那裏去。〔生惊介〕往海南的〔丑〕讨宝来。讨宝来。〔生〕贫子有甚么宝。

【五供养】雨衣风帽。念卢生出仕在朝。〔淨〕在朝一发有宝了。〔生〕些须曾有宝。尽被虎狼饕〔丑〕难道老虎连金银都喫去了。讨打讨打。〔刀背打介生〕不要打。小生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丑〕要你有意思做甚么。〔生〕小生是个有功劳之人。〔丑〕功劳甚么用。讨宝来。〔生叹介〕咳。我想诸馀不要。则买身钱荷包在腰。谁人知意思。何处显功劳。骂你一声黑心贼盗。

〔丑〕没有宝。又骂我贼。下剔上宰了。〔杀生介生作死介丑〕前生有今日。来岁是周年。〔下生醒介〕哎哟。这颈子歪一边去。湿淋侵怎的。〔看介〕是血哩。谁在我颈颏下抹了一刀。喜的不曾断喉。且把颈子端正起来。〔踭起正头叫疼介〕呀。原来大海子。〔望介疼介〕恰好一隻船儿也。〔舟子上〕何来血腥气。触汚海潮风。汉子。救你一命。〔衆不许生上介舟子劝上介〕

【玉札子】〔衆〕是乌艚还是白艚。浪崩天雪花飞到。〔内风起介衆〕飓风起了。恶风头打住蓬梢。似大海把针捞。浮萍一叶希。带我残生浩渺。

〔生〕好了。前面靑山一带。是海岸了。〔舟〕哎哟。鲸鱼晒翅黑了天。这船人休了。〔衆哭介〕

【江神子】则道晚山如扇插云高。怎开交。遇鲸鳌。则他眼似明珠摄摄的把人瞧。翅邦儿何处落。纔一闪。命秋毫

〔内普鲁空空声介衆〕坏了。〔船覆衆下介生得木板漂走哭上介〕哎哟。天妃圣母娘娘。一片木板儿。中甚用呵。〔风起介〕好了好了。一阵飓风来。前面是岸。儘力跳上去。〔跳介〕谢天谢地。〔内大风吼介生抱颈介〕哎。紧巴着这颈子。可吹不去呢。〔风吼哭介〕吹去颈子怎好。靠着石亭子倒了去也。〔倒介扮衆鬼上各色随意舞弄介末扮天曹上〕衆鬼不得无礼。呀。此人有血腥气。〔看介〕原来颏下刀伤。将我一股髭鬚。替他塞了刀口。〔鬼替撏鬚塞口诨介天曹〕卢生听吾分付。二十年丞相府。一千日鬼门关。〔下生醒介〕哎哟。好不多的鬼也。分明一人将髭鬚塞了颏下刀口。又报我二十年丞相府。一千日鬼门关。呀。眞个长下鬍子了。〔扮二樵夫黑脸蓬头绳扛打歌上〕打柴打柴打打子柴。万鬼堂前一树槐。〔生惊介〕又两个鬼来了。〔樵〕是黑鬼。〔生〕一发吓杀我也。〔樵〕我们是这崖州蛮户。生来骨髓都黑。因此州裏人都叫做黑鬼。我是砍柴的。〔生〕原来这等。你这裏白日有鬼。〔樵〕你不看亭子大金字。〔生看念介〕呀。卢生到了鬼门关。眼见无活的也。〔樵〕你是何等人。自来送死。〔生〕我是大唐功臣。流配来此。〔樵〕州裏多见人说。有大官宦赶来。不许他官房住坐。连民房也不许借他。〔生〕好苦。〔樵〕可怜可怜。我碉房住去。〔生〕怎生叫做碉房。〔樵〕你是不知。这鬼门关大小鬼约有四万八千。但是飓风起时。白日裏出跳。则是鬼矮的离地三寸。高的不上一丈。下面住鬼打搅得荒。我们山崖树杪架些排栏。夜间护着个四德狗子睡。〔生〕怎生叫四德狗子。〔樵〕他一德咬贼。二德咬野兽。三德咬老鼠。四德咬鬼。〔生〕罢了罢了。没奈何护着狗子睡了。则我被伤之人。碉不上去。〔樵〕绳子抬罢。〔抬介〕

【淸江引】狗排栏架造无般妙。个裏难轻造。山崖斗又高。棘刺儿尖还俏。黑碌碌的囘囘直上到杪。

【前腔】八人抬坌煞那团花轿。这样还波俏。草绳繫着腰。黑鬼儿梭梭跳。这敢是老平章到头的受用了。

逃得残生命。鹪鹩寄一枝。

情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第二十三出织恨

〔末扮机坊大使官上〕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自京城巡捉使。爲抄札卢有功。超升外织作坊一个大使。此乃当朝宰相宇文老爷之恩也。老爷还要处置卢。但是他夫人织。造粗恶。未完事件。都要起发他一场。想起来也是个一品夫人。大使官多大。去凌辱他。〔想介〕有计了。督造太监将到。撺掇他去凌辱便了。在此伺候。〔丑扮内官上〕本是南内押班使。带作西头供奉官。吾乃掌管织造穿宫内使便是。好几个月不曾下局。大使何在〔末见介〕公公下局。小官整备茶饭伺候。〔丑〕你知近日朝廷有大喜事么。〔末〕不知。〔丑〕乃是吐番国降顺中华。带领西番一十六国侍子来朝。所费锦段赏犒不赀。故来催儹。你可知事。〔末〕小官知事。只是外机坊钱粮有限。无可孝敬公公。〔丑恼介〕不孝敬公公么。多大孙孙子哩。〔末〕不敢说。有一场大孝敬。只要老公公消受得。〔丑〕怎么大孝敬。〔末〕老公公半年不到此间。有个织妇。係卢尙书妻小。那尙书积贯通番。得些宝玉珍珠。都在那妻子手裏。〔丑〕难道他双手送来。〔末〕马不弔不肥。人不弔不招。弔将起来就招了。〔丑〕我内人心慈。〔末〕小官打耳眯子。〔丑〕着。凭仗太监公公。欺负卢妈妈。〔下旦贴抱锦上〕

【破齐阵】一旦内奴婢。十年相国夫人。零落归坊。淋漓当户。织处寸肠挑尽。怎禁得吚轧机中语。待学个囘环锦上文。残啼双翠颦。

〔殢人娇〕小织机坊。烟锁几重帘箔。挑灯罢。停梭梦着。流人江岭。半夜归来飘泊。宫牆近也。又被啼乌惊觉。望断银河心缅邈。恨蓬首居然织作。天寒翠袖。试綵鸳双掠。正脉脉秦川。迴文泪落。奴卢尙书之妻淸河崔氏。儿夫罪投烟瘴。奴没入机坊。止许梅香一人相随。暗想公相在朝。夫荣妻贵。府堂之内。奴婢数百馀人。奴有金貂。婢皆文绣。谁知一旦时事变迁。这也不在话下了。只是夫离子散。好不伤心呵。

【渔傲】机房静。织妇思夫痛子身。海南路。叹孔雀南飞。海图难认。〔贴〕到宫谱宜男双鸳处。怕钿愁晕。梅香呵。昔日个锦簇花围。今日傍宫坊布裙。〔合〕问天天。怎旧日今朝。今朝来是两人。

〔旦〕在此三年。满朝仕宦。没个替相公表白寃情。〔贴〕好苦好苦。

【摊破地锦花】〔旦〕大寃亲。把锦片似前程刌。一谜谜尘。白日裏黑了天门。待学苏妻织锦迴文。〔合〕奏明君。倘然间有见日分。

〔贴〕夫人。织锦迴文。献上御览。召还相公。亦未可知。笔砚在此。先塡了词。好上样锦。〔旦写介〕宫词二首。调寄菩萨蛮。待我铺了金缕朱丝。梅香班织。〔贴〕是如此。〔旦铺锦上织介〕

【剔银灯】无情緖丝头乱厮引。无断倒挑丝儿厮认。一缕缕金衬着一丝丝柔肠恨。一字字诗隐着一层层花毬晕。〔合〕廻文玉纤抛损。一溜溜梭儿撺过泪墨痕。

〔内喝介贴〕催锦的官儿将到。夫人趱起些。

【麻婆子】织就织就官锦。上辞儿受苦辛。蟋蟀蟋蟀天将冷。停梭怅远人穿花锦。滴泪眸昏。一勾丝到得天涯尽。〔内喝介合〕促织人催紧。愁杀病官身。〔末同丑响道上〕

【粉蝶儿】帽带馄饨。高带着牙牌风韵。

〔末〕已到机坊。〔丑〕还不见机户迎接可恶可恶。〔贴慌介〕督造内使来到。夫人。患难之中。只索迎接。〔旦〕我乃一品夫人。有体面的。你去便了。〔贴应跪接介〕机户迎接公公。〔丑笑介〕好好。起来起来。你就是卢夫人哩。〔贴〕机户叫做梅香。〔丑问末介〕怎么叫做梅香。〔末〕梅香者丫头之总名也。春间讨的是春梅。冬天讨的是冬梅头上害喇驴的叫做喇梅。不知是卢尙书那一时讨的。总名梅香。〔丑笑介〕梅香梅香。有甚香处。〔末〕梅香者暗香也。都在衣服裏下半截。〔低介〕弔起那一阵阵香。满屋窜来。〔丑低〕你纔说珠宝一事。这丫头可知。〔末〕他是卢尙书的通房。怎生不知。〔丑叹介〕则他便是卢尙书通房。其实欠通。〔末〕不要管他。只听我说一句。你发作一番便了。〔丑〕领教了。〔见介〕卢的那裏。〔旦〕公公少礼。〔丑恼介〕哎哟。你是管下的机户。不磕头。却教公公少礼。难道做公公的你处磕头不成。且抬犒赏夷人的锦段来瞧。〔末〕千字文编号。有个八段锦。犒赏夷人字号。宣威沙漠。臣伏戎羌。每个字号该锦八疋。八八六十四疋。〔丑〕呈样来。〔贴呈锦介〕这宣威沙漠的样锦。〔末耳语介丑〕呀。锦文嚣薄不中不中。〔贴又呈锦介〕这是臣伏戎羌的锦。〔末耳语介丑〕忒软了。〔贴〕公公是不知。这宣威沙漠字号的锦。就要沙一般薄。臣伏戎羌的锦。就要绒一般软软的。都是钦降锦样儿。〔丑问末介〕敢是钦降的。〔丑〕你去点数来。〔末点介〕只有七七四十九疋。少造了八八六十四疋。〔丑恼介〕好打哩。〔做打介贴遮旦哭介〕

【普天乐犯】锦官院把时光儘。织作署风雷迅。〔末耳语介丑〕是哩。这锦上丝文长是断的。且不打正身。打这丫头伤春懒慢。〔旦〕他作官身甚伤春。到是俺缕金丝肠断怀人。〔末耳语介丑〕是哩。怀人便是伤春。伤春便是怀人。好打好打。〔旦背哭介〕织锦字字萦方寸。怎覰的一丝丝都是泪痕滚。〔囘身指末介〕恨无端贝锦胡云。〔指锦介〕似这官锦如云。甚干忙要巴巴羯羯你这内人。

〔末背嘴介〕妇人骂老公公哩。骂你巴。又骂你羯狗。好发作了。〔丑恼介〕呀。偏我巴你不巴。我羯你不羯。本待不寻思你。不怕不寻思你。待我亲自问他。那囚妇过来。听见你丈夫交通番囘。有宝玉珍珠多少。拿送公公镶帽顶闹粧鸾带可好。〔旦〕私都打没了。那讨哪。〔末耳介丑〕是了。马不弔不肥。人不打不招。先把梅香弔起来。〔弔介末假救介〕老公公休打他。他自招来。〔丑打贴不伏介〕哎哟。宝贝都没有了。珍珠到有些儿。〔丑〕在那裏。〔贴〕裙窝裏溜的。〔贴尿诨介丑〕这是梅香下截的香窜将出来了。〔内喝道丑末慌介〕司礼监公公响道了。〔走介高上〕

【金鸡叫】帽拥貂貚。红玉带蟒袍生晕。可怜金屋裏有向隅人。何日金鸡传信。

高力士便是。〔叹介〕我与平章卢老先生交游有年。一旦远窜烟方。妻子没入外机坊织作。〔叹介〕好些时不曾看得他。知他安否。〔丑末跪接介〕督造机坊内使大使叩头迎接老爷。〔高〕去。〔进见介高〕夫人拜揖。〔旦〕不知老公公出巡。妾身有失迎接。〔高〕几番遣人送些酱菜时鲜。可到呢。〔旦〕都领下了。〔哭介〕老身好苦也。

【朱奴儿犯】机丝脆。怕彄忙摘紧。机丝润看雨暄风煴。又怕展汚了几夜残灯烬。奴便待儘时样花文帖进。〔高〕使得使得。〔旦〕奴还有一言吿禀。官锦之外。奴亲手製下粉锦一端。迴文宫词二首。献上御览。也表白罪妇一片苦心。〔高〕这不妨便与献上御前。或有囘天之喜。〔合〕凄凉运。凭谁问津。问天公怎偏生折罚罚这弄梭人。

〔贴哭叫介〕老公公饶命。〔高〕夫人。饶了这丫头罢。〔旦〕不是老身难爲他。不敢诉闻。都是贵衙门督造内使。〔高〕怎的来。〔旦〕到这也不催锦。也不看锦。只是打闹。讨宝贝若干。珍珠若干。老公公。你说罪犯之妇那讨呵。〔高恼介〕原来这等。小的儿快放下来。〔丑忙鬆绑介高〕军校带着小的。衙门伺候。〔拿丑下介〕也是大使作弄他。〔高〕连那大使拿着。〔拿介〕

【尾声】〔高〕缕金箱点数了且随宜进。〔旦〕聒杀人那促织儿声韵。〔高〕夫人老尙书呵。终有日衣锦还鄕你心放稳。

抛残红泪溼窗纱。织就龟文献内

但得丝纶天上落。犹如锦上再添花。

第二十四出功白

【六么令】〔宇文同萧上宇〕龙颜光现。探龙珠怕醒龙眠。〔萧〕五云高处共留连。黄阁老。紫薇仙。〔宇〕万年枝上葫芦纒。

〔萧〕老相公怎么说个葫芦缠。〔宇笑介〕脚不缠不小。官不缠不大哩。今日诸番侍子来朝。圣主御楼受贺。实乃满朝之庆也。〔萧〕恰好裴年兄以中书侍郞掌四夷馆事。前来引奏。必有可观。

【前腔】〔裴上〕天朝馆伴。尽华夷押入朝班。雕题侍子汉衣冠。同舞蹈。拜金鸾。长呼万岁天可汗。

〔裴〕二位平章老先生请了。今日侍子趋朝。君王受贺。旧规光禄寺排筵宴。织作坊赐文锦。俱已齐备。恭候驾临。〔宇〕衆侍子礼当丹墀站立。〔各侍子上〕古鲁古鲁。力喇力喇近随汉使千堆宝。少答戎王万疋罗。〔宇〕分付诸番侍子。门外候驾。〔各侍下内响仗介上引高力士衆上〕

【夜行船】日华高罩长明殿。遶垂旒万里江山。五国单于。三韩侍子。都俯伏在丹墀北面。

〔宇萧见介裴见介〕中书侍郞掌四夷馆事臣裴光庭谨奏我王。有吐番国侍子。领西番诸国侍子朝见。〔高〕传旨。侍子丹墀下听旨。〔裴呼万岁介宇萧裴〕恭贺万岁。天威远播。臣等谨排御筵。奏上千秋万寿。〔进酒介〕

【好事近】花舞大唐年。罄欢心太平重见。喜一天铺满和风甘雨祥烟。齐天福寿。听海外讴歌来朝献。御楼前细乐风传。玉盏内金盘露偃。〔内唱诸番侍子进酒侍子上〕古鲁古鲁。力喇力喇。吾乃吐番大将热龙莽之子。俺父亲当年战败。爲卢元帅追勦。危急之际。白雁题书。求他拨转马头。放条归路。书云。莫教飞鸟尽。留取报恩环。今日远闻卢元帅到爲咱父亲之故。负罪衔寃。父亲不忍。啓奏番王。着咱充爲侍子。领带各番侍子来朝。奏对之际。辩雪其寃。报恩之环。正在此矣。今当见驾。不得造次。〔衆古鲁介俯伏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叩头起舞介〕

【千秋岁】好尧天。单照着唐朝殿。十二柱金龙爪齐现。曡鼓声喧。阑单单做一字儿寿星来献。囘囘舞。婆罗旋。锦帽上花枝低颤。舞袖班阑捲。做狮蹲象跪。俯伏堦前。

侍子们上天可汗万万岁一杯酒。〔上〕劳你们国中远来。寡人何德致此。各言其故。〔侍〕以前诸国。倚恃山川。自外王化。自经卢元帅西征。诸番震恐。方知萤火难同日光。敬遣小臣瞻天朝贺。〔上〕原来如此。岂非前节度使卢生乎。叫内侍。将钦赏花文锦匹。唱数分给了。赴四夷馆筵宴。〔高唱礼介〕侍子朝门外领赏。叩头。〔侍子叩头呼万岁介〕自识天朝礼。方知将帅功。〔下高数锦介〕侍子跪听颁锦。细法眞红大百花四疋。绯红天马六疋。靑紫飞鱼八疋。翠池狮子锦十疋。八答云雁锦二十疋。簇四金鵰锦二十疋。大窠马打毬锦四十疋。天下乐锦五十疋。犒设红锦一百疋。啓万岁爷夷人官锦钦依散完。官锦之外。馀下一端。〔上〕取来寡人观之。〔看介〕原来织成几行字在上面。〔念介〕词寄菩萨蛮。○梅题远色春归得。迟鄕瘴岭过愁客。孤影雁囘斜。峯寒逼翠纱。窗残抛锦室。织急还催织。锦官当夕情。啼断望河明。○还生赦泣人天望。双成锦匹孤鸾怅。独泣见谁怜。流人苦瘴烟。生亲还弃杼。鸳配关河戍。远心天未知。人道赦来时。〔裴跪介〕臣览此词。可以迴文读之。〔念介〕明河望断啼情夕。当官锦织还催急。织室锦抛残。窗纱逼翠寒。峯斜囘雁影。孤客愁过岭。瘴鄕迟得归。春色远题梅。○时来赦道人知未。天心远戍河关配。鸳杼弃还亲。生烟瘴苦人。流怜谁见泣。独怅鸾孤匹。锦成双望天。人泣赦生还。〔上〕奇哉奇哉。看锦尾必有名姓。是了。外织作坊机户臣妾淸河崔氏造进。呀。淸河崔氏何人也。〔裴〕前征西节度使卢生之妻。〔上〕呀。原来卢生口。入官爲奴。伤哉此情。可以赦之。〔宇〕啓上我王。卢生通番卖国。罪不容诛。〔上〕萧卿以爲何如。〔萧〕听此侍子之言。卢生乃功臣也。〔宇文恼介〕呀。萧嵩爲臣反复不忠。万岁可倂诛之。〔上〕他如何反复不忠。〔宇〕论卢生本头有萧嵩名字。〔萧〕臣并无押花。〔宇〕臣袖有原本在此。呈上。〔高接本上览介〕平章军国大事臣宇文融同平章事门下侍郞臣萧嵩谨奏。呀。是有萧卿之名。再看奏尾。呀。萧卿押有花字。何得推无。〔萧〕此非臣之眞正花押。〔上〕怎生是眞正花押。〔萧〕臣嵩表字一忠。平日奏事花押。草作一忠二字。及搆陷卢生事情。宇文融预先造下连名奏本。协同臣进。臣出无奈。押此一花。暗于一字之下。忠字之上。加了两点。是个不忠二字。见得宇文此奏。大爲不忠。非臣本意。〔宇〕万岁看此人卖友欺君。当得何罪。〔上怒介〕呀。宇文融与卢生同时将相。掩蔽其功。谮以大逆欺君卖友。非融而谁。高力士。与我拿下。〔高绑宇介宇〕哎哟。这难题目轮到我做了。到头终有报。来早与来迟〔下上〕萧裴二卿传旨差官。星夜钦取卢生还朝。拜爲当朝首相。妻崔氏卽时放出。复其一品夫人。仍赐官锦霞帔一袭。诸子门荫如故〔叹介〕寡人若非吐番诸侍子之言呵。

【尾声】十大功臣不雪的寃。且和俺疎放他满门良贱。〔衆〕这是主圣臣忠道两全。

盆下无由见太阳。南冠君子窜遐荒。

忽然汉诏还冠冕。计日应随鸳鹭行。

第二十五出召还

【赵皮鞋】〔司户官上〕出身原在国儿监。趁食求官口带馋。蛇羹蚌酱饱腌臢。海外的官箴过得鹻。

小子崖州司户。眞当海外天子。长梦做个高官。忽然半夜起水。好笑好笑。一个司户官儿。怎能巴到尙书阁老地位。不想天弔下一个卢尙书来此安置。长说他与朝廷相知。还有钦取之日。小子因此再也不难爲他。谁想上头没有他的路。昨日接了当朝宇文丞相密旨。说他最恨的是卢尙书。叫我结果了他的性命。许我钦取还朝。不次重用。思想起来。八品官做下这场方便事。讨了钦取。有甚不好。今早缺官署印。卢生可来参见也。

【步蟾宫】〔生上〕喫尽了南州靑橄榄。似忠臣苦带馀甘。三年憔悴甚江潭。有百十倍的带围淸减。

俺卢生有罪流配此州。州无正官。便是司户官儿署掌。也不免过去见他。〔见介〕司户先生拜揖。请了。〔丑恼介〕呀。你是何人。〔生〕长在此相见的卢生。〔丑〕你不说是卢生罢。卢生流配之人。目今掌印。便是你收管衙门。不应得你叩头站立伺候。叫我一声司户。就请了去。好打好打。〔生〕谁敢。〔丑〕便叫牢子打哩。〔衆拖生打介生〕有何罪过呵。〔丑〕还不知罪。

【红衲袄】打你个老头皮不向我门下参。打你个硬骹儿不向我庭下跕。打你个蠢流民儘着■〈口婪〉。打你个暗通番。该万斩。〔生〕宇文公可恨可恨。〔丑〕宇文相公甚么样好人。你也骂他。打你个骂当朝一古子的谈。〔生〕不要哩。朝廷有用我之时。〔丑〕打你个仗当今一块子的胆。〔生笑介丑〕打的你皮开肉绽还气岩岩也。打了呵还待火烙你头皮铁寸嵌。

【前腔】〔生〕我分的大朝辩谄谗。怎到你小官司行对勘。则道住的是狗排栏身自躭。谁想过了鬼门关刑较惨。罢了罢了。旣在矮簷下。怎敢不低头。扑着口三千段朝事一谜的缄。抢着头十二分你本官前再不敢。你打的我血淋侵达喇的痛鑱鑱也。怎再领得起你那十指鑽钳泼火燂。〔铁钤生头火烙生足介使臣带将官捧朝服上〕

【缕缕金】将雨露洒烟岚。皇宣催请急旧新参。一点三台路海风吹暗。堂堂天使此停骖。过来的鬼门站。

〔内上报介〕天使到来。钦取宰相囘朝。〔丑惊喜介〕我的宇文老爷。小官还不曾替你干的事。就蒙你钦取我拜相囘朝。领戴领戴。且把老头儿监候。〔作接使臣不跪使问介〕是甚么官儿。不跪。〔丑〕天使来取司户囘朝拜相。体面不跪。〔使〕咄。快起去。卢老爷那裏。〔丑慌取生出介使〕卢老先生憔悴至此。有钦赐朝服。〔生更衣户慌介使读诏介〕皇帝诏曰。咨尔前征西节度使兵部尙书卢生。以朕一时不明。陷汝三年边障。宇文融今已伏诛。赐汝定西侯爵邑如故。钦取还朝。尊爲上相。兼掌兵权。马头所到先斩后奏。钦哉。谢恩。〔使见介〕敢问老先生到此多年了。

【红芍药】〔生〕有三年不到朝参。云阳市别了妻男。侥倖煞天恩免囚轞日南珠满泪盘沾糁。受尽热和咸。纔记起风淸河淡。〔合〕喜重归相府潭潭。有的这靑天湛湛。

〔丑自绑上请罪介〕那裏知朝廷眞有用他之时。宇文公。宇文公。弄得我没上没下的。只得前去请死。〔见介〕司户小人有眼不识太山。绑缚堦前。合当万死。〔生笑介〕起来。此亦世情之常耳。

【红衫儿】是则是世间人都扯淡。有的閒窥瞰。也着些儿肚子包含。都不计较你了。自羞惭。把你那絮叨叨口业都除忏。〔丑〕老爷纵饶狗命。狗心不稳。顚倒号令。施行了罢。〔生笑介〕疑惑我后来么。大人说过了无欺蘸。头直上靑天监。

〔丑叩头介〕天大肚子的老爷。叩头。千岁千千岁。〔生〕君命召。就此起行了。〔黑鬼三人上〕黑鬼们来送老爷。〔生〕劳苦你三年了。

【会河阳】地折底走过琼厓万儋。谢你鬼门关口来相探。〔丑〕地方要起老爷生祠。千年万载。〔生〕要立生祠。立在他狗排栏之上。生受他留我住站。我魂梦游海南。把名字他碉房嵌。司户。我去后好看覰黑鬼。要他黑爷儿稳着那樵歌担。蛋夫妻稳着那鱼船缆。

我去也。〔行介〕

【红绣鞋】皇宣一纸鸾椷。鸾椷。车尘马足■〈走参〉■〈走覃〉。■〈走参〉■〈走覃〉。笑奸贪枉愚滥。把时情憾皇恩感。乌头蘸旧朝簪。

【尾声】谗痕妬迹无沾嵌。向凤凰池洗淨征衫。今后呵。海外山川长则是画屛风边际览。

海外流人去。朝中宰相归。

举头红日近。囘首白云低。

第二十六出杂庆

【大迓鼓】〔工部大使上〕小官工作场。功臣甲第。盖造牌坊。鲁班墨线千年样。高阁楼台金玉装。〔合〕赏犒无边。愿他官高寿长。

工部营缮所一个大使。奉旨盖造卢老爷大功臣坊。勑书阁。宝翰楼。醉锦堂。翠华台。湖山海子。约二十八所。各工奏完。卢府赏银三千锭。花酒不计其数。好气槪也。

【前腔】〔廐马大使上〕小官羣牧坊。功臣赐马。夜白飞黄。方圆肥瘦都停当。稳称他一路鸣珂袅袖香。

〔合前〕学生飞龙廐一个管马大使。万岁爷御楼上见卢府各位公子。朝马肥瘦不一。诏选内廐马三十匹。送到卢府乘坐。蒙卢府赏我大使官一秤马蹄金。押马的九十馀人。各赏金钱一百贯。好不兴也。

【前腔】〔户部大使上〕小官册籍廊。爲功臣田土。诏拨皇庄。山田水碓何爲广。更有金谷名园胜洛阳。

〔合前〕小子户部黄册库大使。奉旨齎送钦赐田园数目。田三万顷。园林二十一所。送到卢府。蒙赏契尾钱一万缗。好利市也。

【前腔】〔乐官绿衣花帽上〕小官内敎坊。要功臣行乐。赐与糟糠。〔内〕连龟婆都去了。〔乐〕偸卖了一个粉头。老婆替哩。吹弹歌舞都停当。只怕夫人是个喫醋王。

〔合前〕贱子是新袭职的龟官儿。万岁爷赐功臣女乐。钦拨仙音院二十四名。以按二十四气。蒙礼部裴老爷差委。送去卢府。女妓都留着用。赏贱子砑光插花帽一顶。百花衣一件。金钱一千贯。好不兴也。〔唱合前与前三官见介乐〕三位老先唱偌。〔衆恼介〕反了反了。臭龟官敢来唱偌。〔乐〕你官多大。〔衆〕更不大也是一考三年。三考九年。朝廷大选。六品行头。出去爲民之父母。你何等样。开口唱偌。〔打介〕也罢。不要打他。瞧他小娘儿去。〔乐〕老先老先。我小娘连娘都牵在卢府去了。〔衆〕这等权把你当小娘。唱个小曲儿。唱的好罢。不然呈吿礼部堂上。打碎你的壳。〔乐〕也罢。便做小娘唱个银纽丝儿。〔唱介〕爱的是奴一貌也花。亲亲姊妹送卢。好奢华。独自转囘衙。风吹了绿帽纱。斜簪一朶花。小攒金袖软靴儿乍。撞着嘴脣皮疙癞。臭寃。把咱背克喇。鑽通鬭不着也他。我的外郞夫呵。唰龟儿我龟儿唰。〔衆〕唱的好。再唱再唱。〔乐〕罢了。〔衆诨内响道介衆〕太老爷下朝房了。走走走。正是人逢开口笑。花插满头归。〔下〕

第二十七出极欲

【感皇恩】〔旦引贴上〕依旧老平章。平沙堤上。宴罢千官拥门望。归来袍袖长。是御炉烟颺。皇恩深几许。如天广。〔贴〕御宿田园。御书楼榜。御乐仙音整排当。〔旦〕满牀簪笏。尽是绮罗生长。年光休去也。留淸赏。

〔集句〕遥见飞尘入建章。红英扑地满筵香。谁知不向边城苦。爲报先开白玉堂。相公自岭海归来。二十年当朝首相。今日进封赵国公。食邑五千户。官加上柱国太师。先荫儿男一齐陞改。长子僔翰林侍读学士。次子倜吏部考功郞。三子俭殿中侍御史。四子位黄门给事中。这梅香伏侍相公。也养下一子。叫做卢倚。因他年小。挂选尙宝司丞。孙子十馀人。都着送监读书。恩荣至矣。几日前父子侍宴御楼之上。万岁爷凭阑望见我朝马肥瘦不齐。卽便选赐御马三十匹。宴罢之际。闻得老相公中少用女乐。卽便分拨仙音院女乐二十四名。以应二十四气。又赐田园楼馆。形胜非常。此时相公出朝。我教排设宴想俱整齐。相公早到。〔衆拥生上〕向晓入金门。侍宴龙楼下。身惹御炉烟。归来明月夜。我卢生出将入相。五十馀年今进封赵国公。食邑五千户。四子尽陞华要。礼绝百寮之上。盛在一门之中。侍宴方阑下朝归府。不免缓步而行。

【中吕粉蝶儿】锦绣全唐。眞乃是锦绣全唐。闹堂餐偏醉上我头厅宰相。有那些伴飮班行。压沙堤。归软马。是我到有些美怀佳量。转东华蓦着我庭堂。又逼札的我那夫人酬唱。

〔见介〕夫人。恭喜了。进封爲赵国夫人。侍宴而归。不觉梨花月上。〔旦〕妾因御赐楼台几所。因此开红粧宴。上翠华楼。陪公相尽通宵之兴。〔生〕少待少待。你四个儿子都摆着一路头踏。鸣珂珮玉而囘。〔四子冠带上〕兄弟同日陞荫。拜见老爷老夫人去。〔见礼介〕礼乐衣冠地。文章富贵。南山开寿域。东海溢流霞。爹娘在上。容孩儿们敬上一杯贺酒。〔进酒介〕

【泣颜回】列桂捧琼觞。满冠盖靑云成浪。穿朝入苑无非戚畹宫牆。老爷。你把朝堂稳坐。一儿门户山河壮。保苍生你大古裏驰名。荷皇封小的儿沾赏。

〔旦〕院子。请官儿堂下飮酒。〔四子跪介〕禀老爷老夫人。儿子荷爹娘福庇。新受皇恩。各衙门俱有公宴。〔生〕正是。衙门公宴。不可迟迟。〔四子打躬退介〕暂赴鸳行席。长趋燕喜堂。〔下内作乐生叹美介旦〕老公相不知。此乃皇恩颁赐女乐二十四名。按二十四气。吹弹歌舞。可谓妙矣。〔生〕哎哟。我只道是常雅乐。原来教坊之女。咱人不可近他。〔旦〕怎生不可近他。〔生〕寻常女子有色无声。名爲哑色。其次有声而未必有色。能舞而未必能歌。只有教坊之女。搅筝琶。舞霓裳。乔合生。大迓鼓。醉罗歌。调笑令。但是标情夺趣。他所事皆知。所以君子可视也。不可陷也。可弃也。不可往也。且其幼色取自鲜姸。假母教其精细。容止则光风霁月。应对则流水行云。加之粉则太白。加之朱则太赤。高一分则太长。低一分则太短。诗说道。月出皎兮。美人嫽兮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那一盼你道是甚么盼。把你的心都盼去了。那一笑你道是甚么笑。把人那魂都笑倒了。故曰。皓齿蛾眉。乃伐性之斧。莺声燕语。乃叫命之枭。细唾黏津。乃腐肠之药。翻牀跳席。乃橜痿之机。老子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所以小人戒色。须戒其足。君子戒色。须戒其眼。相似这等女乐。咱人再也不可近他。〔旦〕这等。公相可谓道学之士。何不写一奏本。送还朝廷便了。〔生笑介〕这却有所不可。礼云。不敢虚君之赐。所谓却之不恭。受之惶愧了。〔旦〕公相。听你说白一篇。到躭误了几个曲儿。叫女乐近前。劝公相酒。〔女乐叩头介生〕你们都是奉旨来的。请起请起。唱的唱。舞的舞。

【上小楼】〔乐〕我则望仙楼排下这内粧。步寒宫出落的紫霓裳。一个个淸歌妙舞世上无双。把红牙儿撒朗。羯鼓儿绷邦。间的是吉琤琤的银鴈儿打的冰絃喨。吸乌乌洞箫声悠漾。把我这截云霄不住的歌喉放。唱一个残梦到黄粱。〔生〕怎说起黄粱。〔衆〕不是。唱一个残韵绕虹梁。

【泣颜回】〔生〕轩昂。气色满华堂。立宫花济楚。珠珮玲琅。谢夫人贤达。许金钗十二成行。插花筵畔捧莲杯。笑立娇模样。蚤餐他凤髓龙肝。却沾承黛绿蛾黄。

〔旦〕啓相公得知。还有酒在翠华楼。爲今夜暖楼之宴。〔生〕贤德夫人也。淡月笼云。玉堦之上可以翫赏。侍女们燃百十枝绦纱灯。细乐导引。我与夫人缓步游赏一回。〔贴衆灯笼细乐行介〕

【黄龙衮犯】踢荡荡的蹬道三条。滴溜溜的平川一掌。蔼溶溶的淡月长空。高簇簇的纱笼翠晃。抵多少银烛朝天紫陌长。〔笑跌介〕待不笑呵。不是他红生生翠袖双扶。把我脆设设的肝肠一■〈尙〉。

〔内奏乐笑声道响介生〕前面几十对纱灯晌道。问是谁。〔贴衆问介内应介〕便是我四位官儿宴归私宅。〔生笑介〕好人也。前面翠华楼了。

【扑灯蛾犯】霭靑靑烟袅袖鑪香。厮琅琅落花御沟漾。喞喳喳晚风飘细乐。齐怎怎千步廊囘向。高豔豔的金牌玉榜。软幽幽粉楼下垂杨。密札札雕簷画戟。雄纠纠有笑天狮门外滚毬场。

〔到介旦〕公相。你看翠华楼前面钦赐碧莲湖三十六景。〔生〕眞乃神仙景致。女乐们扶我与夫人上楼去。〔上介生〕大觥洒酒来。与夫人痛飮。

【上小楼犯】展嵬嵬登了阁。砌臻臻游了房。眞乃是倚着红云。踏着红莲。逗着红粧。〔旦〕老爷请酒。〔做酒翻湿袖介生〕笑的来酒影花枝。酒摇灯晕。酒生袍浪。越显的这风淸也似月朗。

〔旦〕高楼良夜。相公可以尽怀。〔乐争持生介生〕听我分付。今夜便在楼中。派定此楼。分爲二十四房。每房门上挂一盏绦纱灯爲号。待我游歇一处。本房收了纱灯。馀房以次收灯就寝。倘有高兴。两人三人临期听用。〔乐笑应介〕

【曡字犯】拍拍红喧翠嚷。匝匝情深意广。沉沉的玉漏稀。娟娟的风露凉。悉的悉喇宿鸟儿湖上。闪闪开红纱绣窗。一个个待枕席生香。落落滔滔取情儿翫赏。笑笑笑人生几百岁。醉煞锦云鄕。

〔旦〕夜阑了。相公将息贵体。〔生〕夫人。吾今可谓得意之极矣。

【尾声】论功名爲将相。也是六十载擎天架海梁。夫人。向后呵。我则把这富贵荣华和咱慢慢的享。

美景天将锦绣开。昇平元老醉金杯。

夜夜笙歌归院落。朝朝灯火下楼台。

第二十八出友歎

【挂眞儿】〔萧上〕生意尽凭黄阁下。叹元寮病染霜华紫禁烟花。玉堂风月。长好是精神如画。

故交君独在。又欲与君离。我有新愁泪。非关秋气悲。下官萧嵩忝同平章事。有首相卢老先生。乃同年至交。年今八十有馀。忽然一病三月。重大事机。诏就牀前请决。皇上恩礼异常。至遣礼部官各宫观建醮禳保。那礼部堂上是裴年兄。上香而囘。必然到此。〔裴上〕

【番卜算】元老病能瘥。圣主心萦挂。〔见介萧〕年兄。这一番祈祷是如何。要作从长话。

年兄。卢老先生平日精神甚好。因何一病缠緜。

【风入松】〔裴〕略知元老病根芽。说起一场新话。〔萧〕是阁中机务所劳。〔裴〕非关阁下伤劳杂。是房中有些儿兜荅。〔萧〕呀。难道卢老先生此时还有馀话。〔裴〕好採战说长生事大。皇恩赐女娇娃。

〔萧〕有这等的事。老夫人怎不阻他。〔裴〕都道彭祖年高八百。也用採女之术。

【前腔】〔萧〕老年人似纸烘残蜡。能禁几阵风花。千年彭祖今亡化。顚倒着折本生涯。〔裴〕卢年兄富贵已极。止想长生一路了。〔萧〕便是。论吾侪都是八旬上下。迟和蚤几争差。

卢老先旣有此失。势必跷蹊。且喜年兄大拜在卽了。〔裴〕不敢。

病到调元老。朝少国医。

惟馀一枝树。留与后来栖。

第二十九出生寤

【金蕉叶】〔旦愁容上〕愁长恨长。天样大门庭怎放。就其间有话难详。天天天怎的我老相公一时无恙。

事不三思。终有后悔。我老相公夫妇齐眉。极富极贵。年过八十。五子十孙。此亦人间至乐矣。以前止是几个丫鬟劝酒。老身时时照管。不致疎虞。近因皇帝老儿没缘没故送下几个教坊中人。歌舞吹弹。则道他老人飮酒作乐而已。谁想听了个官儿。他希求进用。献了个採战之术。三月以前。偶然一失。因而一病跷蹊。所仗圣眷转深。分遣礼部官于各宫观建醮祈祷。王公国戚以次上香。可谓得君之至矣。只恐福过灾生。未肯天从人愿。天呵。不敢望他百岁。活到九十九也罢了。〔儿子走上报介〕老夫人。老夫人。老爷不好了。分付请他出堂而坐。〔儿子梅香扶生病上〕

【小蓬莱】八十身爲将相。如今几刻时光。猛然惆怅。丹靑易老。舟楫难藏。

〔集唐〕将相兼权似武侯。谁人肯向死前休。临堦一盏悲春酒。野草閒花满地愁。夫人。我病势沉沉。精魂散乱。多因罢了。思想当初。孤苦一身。与夫人相遇。登科及第。掌握丝纶。出典大州。入参机务。一窜岭表。再登台辅。出入中外。迴旋台阁。五十馀年。前后恩赐。子孙官荫。甲第田园。佳人名马。不可胜数。贵盛赫然。举朝无比。圣恩未报。一病郞当。夫人。我和你以前历过酸辛。儿子都不知道。岂知我八十而终。皆天赐也。

【胜如花】寒窗苦。滞选场。瘦田中蹇驴来往。猛然间撞入卿门。平白地天门看榜。命直着簸箕无状。手爬沙去开河运粮。手提刀去胡沙战场。险些儿剑死云阳。贬炎方受瘴。又富贵八旬之上。〔旦〕算从前劳役惊伤。到如今疾病灾殃。

〔旦〕老相公。你此病虽然天数。也是自取其然。八十岁老人。怎生採战那。〔生恼介〕採战採战。我也则是图些寿算。看护子孙。难道是瞒着你取乐。

【前腔】〔旦〕你年过迈。自忖量。说採战混元修养。爲朝廷燮理阴阳。自体上不知消长。这一病可能停当。老相公平安罢了。有些差池。就要那二十四个丫头偿命。〔生恼介〕少道少道。〔衆子〕老夫人言词太抢。老相公尊性儿厮强。俺孝顺儿郞。爹爹拣口儿咱尽情供养。〔生〕不想喫呵。〔衆子〕这等有汤药在此。〔跪进药介〕尝了药进些无恙。

〔生恼介〕还喫甚药。〔合前内报介〕报报报。阁下裴老爷萧老爷问安到堂。〔旦〕怎好相待。〔生〕长儿子答应去。你说有劳萧叔叔裴叔叔。晚些下朝。请来有话。〔长子应下内介〕公侯驸马伯各位老皇亲问安到堂。〔生〕次儿子答应去。这都是四门亲。说有劳了。容病起叩谢。〔次应介内介〕五府六部都通大堂上官共八十员名禀帖问安到堂。〔生〕三的儿答应去。你说有劳了。〔三子应下内介〕小九卿堂上官共一百八十员名脚色问安到堂。〔生〕第四的答应去。你说知道了。〔小应下内介〕合京大小各衙门官三千七百员名连名手本问安。门外伺候。〔生〕堂候官分付都知道了。〔官应下内介〕报报报。万岁爷钦差高公公。领了御医来到。〔旦慌介生〕快取冠带加身。夫人接旨。〔高领御医上〕

【滴溜子】骠骑的。骠骑的驾前排当。领圣旨。御医前往。直到平章宅上。他病患有干係。无虚诳。俺比他富贵无聊。他百寮之上。

〔到介〕圣旨到。跪听宣读。诏曰。卿以俊德。作朕元辅出雄藩垣。入赞缉熙昇平二纪。实卿是赖。比因疾累。日谓痊除。岂遽沉顿良深悯默。今遣骠骑大将军高力士就第省候。卿其勉加针灸。爲朕自爱。深冀无妄。期于有喜。谢恩。〔旦谢恩起介生〕老公公。学生多蒙圣恩。有劳贵步。何以爲报。〔高〕宫监事烦。不得频来看望老先生。万岁爷甚是悬挂。以前虽遣中使时常问安。还不放心。以此特差本监。领这御医视药调膳。叫你千万宽养。以付眷怀。且着御医诊视。〔诊脉介〕

【榴花泣】〔御〕贵人抬手。指下细端详。手背上汗亡阳。呀。鱼游雀啄去佯佯。喜心经有脉絃长。老爷。下官太素最精。老爷心脉洪大。眼下有加官荫子之喜。下官不胜欣贺。〔生笑介〕难道难道。〔御背高介〕卢老爷脉息欠好了。魂飞散扬。争些儿要得身亡丧。〔高哭介〕可怜卢老先。几十载裏外同心。霎儿间形影分张。

〔御〕老爷容下官处方呈上。可怜医国手。空费药笼心。〔下生〕老公公。俺高年重病。医疗多难。顶戴皇恩。没身无报。

【前腔】书生何德。毫髮圣恩光。垂老病。赐仙方。微臣要挣挫做姜公望。八旬外恁的郞当。老公公。老臣不能下牀。只在枕头上叩首谢恩了。〔三叩首介〕万岁万岁万万岁。天恩敢忘。愿来生做鬼也向丹墀傍。老公公。萧裴二公虽係同年同官。还仗老公公靑目。〔高〕这是交情在前了。〔生〕要紧一事。俺六十年勤劳功绩。老公公所知。怕身后萧裴二公总裁国史。编载不全。〔高〕这个朝自有功劳簿。逐一比对。谁敢遗漏。〔生〕保门全仗高公。纪功劳借重同堂。

〔生〕请问老公公。身后加官赠谥何如。〔高〕自有圣眷。不必挂心。咱去也。〔生哭介〕哎哟。还有话。老夫有个孼生之子卢倚年小。叫来拜了公公。〔扮小公子出拜介〕好个公公好个公公。公公靑目你孙子些儿。〔生笑介〕孩子到贼哩。〔高〕小哥注选尙宝中书了。〔生〕本爵止敍边功。还有河功未敍。意欲和这小的儿再讨个小小荫袭。望公公主持。〔高〕谨记在心。不敢久停了。〔生叩头哭介〕千万奏知圣上。老臣再不能勾瞻天仰圣了。〔哭介高〕要知忍死求恩泽。且尽馀生答圣明。〔下生〕哎哟。哎哟。我汗珠儿滚下来了。丝筋寸骨都是疼的。好冷好冷哩。是了。这叫做风刀解体。谁替的我呵。叫大儿子。将文房四宝。扫席焚香。待我写下遗表。谢了朝廷。便死瞑目矣。〔旦〕公相不烦自写。〔生〕你不知俺的字是锺繇法帖。皇上最所爱重。俺写下一通。也留与大唐作鎭世之宝。〔长儿上〕老得文园病。还留封禅书。焚香在此。老爷草表。〔生叩头旦扶头正衣冠写介〕

【急板令】儘馀生丹心注香。盼堦前斜阳寸光。呀。手战写不得。罢了。起个草。儿子代书。待亲题奏章。待亲题奏章。俺战战兢兢写不成行。你整整齐齐记了休忘。〔长叹落笔介合〕从今后大古裏分张。穷富贵在何方

〔生短气介〕不要聒噪。大儿子念表文俺听。〔长念介〕臣本山东书生。以田圃爲娱。偶逢圣运。得列官序。过蒙荣奬。特受鸿私。出拥旄钺。入升鼎辅。周旋中外。绵历岁年。有忝恩造。无裨圣化。负乘致寇。履薄临兢。日极一日。不知老之将至。今年八十馀。位历三公。钟漏并歇。筋骸俱敝。弥留沉困。殆将溘尽。顾无诚效上答休明。空负深恩。永辞圣代。臣无任感恋之至。谨奉表称谢以闻。〔生〕是了。俺气尽之后。端正写了奏上。夫人。你和俺解了朝衣朝冠。收在容堂之上。永远与子孙观看。〔换旧衣巾叹介〕人生到此足矣。呀。怎生俺眼光都落了。俺去了也。〔死向旧睡处倒介衆哭介〕

【前腔】老天天把相公命亡。老爷爷俺天公寿丧。且立起容堂。且立起容堂。把一品夫人哭在中央。列位官生哭在边傍。

〔合前衆哭介旦暗去生鬚拍生背哭介〕卢郞好醒呵。〔下生作惊醒看介〕哎哟。好一身冷汗。夫人那裏。〔丑扮前店主上〕甚么夫人。〔生叫介〕卢僔。卢倜。卢俭。卢位。小的卢倚呢。咳。都在那裏去了。〔丑〕叫谁那。〔生〕我的儿子。〔丑〕你有几个儿子那。〔生〕五个哩。咳。都往前面勑书阁宝翰楼耍子。〔丑〕便只是小店。〔内驴鸣介生〕三十疋御赐的名马。可喂些料。〔丑〕只一个蹇驴在放屁。〔生〕啊。我脱下了朝衣朝冠。〔丑〕破羊裘在身上。〔生〕嗄。好怪好怪。连我白鬚鬍子那裏去了。〔看介〕你是谁。不是崔院公么。〔丑〕甚么崔院公。赵州桥店小二。煑黄粱饭你喫哩。〔生想介〕是哩。饭熟了么。〔丑〕还饶一把火儿。〔生起介〕有这等事。

【二郞神】难酬想。眼根前不尽的繁华相。当初是打从这枕儿裏去。〔提枕介〕枕儿内有路。分明留去向。向其间打滚。影儿历历端详。难道这一星星都是谎。怎敎人不护着这枕儿心怏〔叹介〕忽突帐。六十年光景。熟不的半箸黄粱。

〔吕上笑介〕山静似太古。日长如小年。卢生睡的可得意么。〔生〕老翁。太奇太奇。俺一径的抢中了唐状元。替唐天子开了三百里河路。打过了一千里边关哩。〔吕笑介〕咦。多少功劳。〔生〕老翁不知。小生也不敢诉闻。恁大功劳。还听个谗臣宇文丞相之言。赐斩咸阳都市。喜得妻儿哭救。远窜岭南。直走到崖州鬼门关外。〔吕〕侥倖侥倖。后来。〔生〕后来有得萧裴二位年兄辩救。钦取还朝。依旧拜爲首相。金屋名园。歌儿舞女。不记其数。亲戚俱是王侯。子孙无非恩荫。仕宦五十馀年。整整的活到八十多岁。〔吕〕你说大丈夫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宗族茂盛而用肥饶。然后可言得意。如子所遇。岂不然乎。此际寻思。得意何在。〔生想介〕便是呢。黄粱饭好香也。〔吕〕子方列鼎而食。希罕此黄粱饭乎。

【玉莺啼】你堂餐多饱。鼻尖头还新厨饭香。〔生〕黄粱恁般难熟。〔吕〕这黄粱是水火勾当。好枕儿边问你那崔氏糟糠。可还挑黄粱半箸。与你那儿郞豢养。〔生想介〕好多时候哩。〔吕笑介〕终不然水米无交。蚤滚熟了山河半饷你希迷想。怎不把来时路玉眞重访。

〔生笑介〕老翁教我把玉眞重访。难道来时路还在这枕根裏。〔再看枕叹介〕咳。枕儿枕儿。你把我卢生有难奔。有国难投。别的罢了。则可惜俺那几个官生儿子呵〔吕笑介〕你那儿子难道是你养的。〔生〕谁养的。〔吕〕是那店中鸡儿狗儿变的。〔生〕咳。明明的有妻。淸河崔氏坐堂招夫。〔吕〕便是崔氏也是你那胯下靑驴变的。卢配马爲驴。〔生想介〕这等。一辈儿君王臣宰。从何而来。〔吕〕都是妄想游魂。参成世界。〔生叹介〕老翁老翁。卢生如今惺悟了。人生眷属。亦犹是耳。岂有眞实相乎。其间宠辱之数。得丧之理。生死之情。尽知之矣。

【簇御林】风流帐。难算场。死生情。空跳浪。埋头午梦人胡撞。刚等得花阴过窗鸡声过牆。说甚麽张灯喫饭纔停当。罢了。功名身外事。俺都不去料理他。只拜了师父罢。〔拜介〕似黄粱。浮生稊米。都付与滚锅汤。

【啄木儿】〔吕〕成惊怳。忒遽忙。敲破了枕函。我也无伎俩。你拜了我。便要跟我云游了。〔生〕便跟师父云游去。〔吕〕求道之人。草衣木食。露宿风餐。你做功臣的人怎生享用的。〔生〕师父又取笑了。〔吕〕还一件。徒弟有参差的所在。师父当头拄杖就打死了。眉也不许皱一皱。〔生〕弟子云阳市上都不曾矁个眉。怎怕的师父打。〔吕笑介〕你虽然寐语星星。怕猛然间旧梦游扬。〔生〕白日靑天。还做甚么梦也。师父。〔吕〕你果然比黄虀苦辣能供养。比餐刀痛澁能回向。也还要请个盟证先生和你议久长。

〔生〕便随师父寻个证盟师去。

【滴溜子】跟师父。跟师父。山悠水长。那证盟的。证盟的。他何人那方。不离了邯郸道上。一匝眼煮黄粱锅未响。六十载光阴唱好是忙。

【尾声】〔生〕俺识破了去求仙日夜忙。师父。证盟师在那裏。〔吕〕有个小庵儿唤做蓬莱方丈。〔生〕这等快行快行。〔丑〕黄粱饭熟。可喫了去。〔生〕罢了罢了。待你熟黄粱。又把俺那一枕游仙担误的广。

〔下丑〕好笑好笑。一个活神仙度了卢秀才去了。

生死长安道。邯郸正午炊。

蚤知灯是火。饭熟几多时。

第三十出合仙

【淸江引】〔锺离上〕汉锺离半世有神仙分。道貌生来坌。〔曹舅上〕那虽然国舅亲。富贵做寻常论。〔合〕世上人不学仙眞是蠢。

【前腔】〔铁拐上〕这拐儿是我出海撩云棍。一步步把蓬莱寸。〔采和上〕高歌踏踏春。爨弄的随时诨。〔合前〕

【前腔】〔韩湘上〕小韩湘会造逡巡酝。把顷刻花题韵。〔何姑上〕我笊篱儿漏洩春。捞不上的閒愁闷。

〔合前衆仙起手介何笑介〕锺离公。着你高徒洞宾子奉东华道旨。下界度引眞仙。还不见到。好闷人也。〔拐打何介〕啐。做仙姑还有的想。我一拐打断你笊篱根。〔汉笑介〕大蟠桃花下走跳去。汉锺离到老梳丫髻。曹国舅带醉舞朝衣。李孔目拄看拐打磕睡。何仙姑拈针补笊篱。蓝采和海山充乐探。韩湘子风雪弃前妻。兀那张果老五星轮的稳。算定着吕纯阳三醉岳阳囘。〔衆下吕引生上〕

【仙吕点绦脣】一片红尘。百年销尽。閒营运。梦醒逡巡。蚤过了茶时分。

〔生〕师父。前面一簇高山流水是那裏。〔吕〕此乃蓬莱沧海。大修行之处也。〔生〕那裏有甚么景致。

【混江龙】〔吕〕这裏望前征进。明写着碧桃花下海仙门。到时节三光不夜。那其间四季长春。〔生〕呀。望见大海那蓬莱方丈了。那山上敢也有虎。便是这海子又有鲸鳌。〔吕笑介〕就裏这海涛中。有三番十五衆。鳌鱼转眼。到的那山岛上。止一斤十六两。白虎腾身。〔生〕海船那裏。〔吕〕你背着师父去。〔生怕介吕〕你合着眼过去。〔生背介〕一匝眼过了海也。〔望介〕喜的没有飓风。赫赫海子外没个州郡。凄凉人也。〔吕〕你道是仙人岛有三万丈淸凉界。全无州郡。比你那鬼门关。八千里烟瘴地远恶州军。〔生〕可有翦径的。〔吕〕翦径的无过是走傍门。提外事。贪天小品。〔生〕也有跳鬼的。〔吕〕跳鬼的有得那出阳神。抛伎子。散地全眞。〔生望介〕呀。云端之下。是有人。怎生穿红穿绿。跏的跛的。老的小的。是怎的起有这等一班人物。〔吕〕都是你的证明师了。数你听。有一个汉锺离。双丫髻苍颜道扮。一个曹国舅。八采眉象简朝绅。一个韩湘子。弃举业儒门子弟。一个蓝采和。他是个打院本乐户官身。一个拄铁拐的李孔目带些残疾。一个荷饭笊何仙姑挫过了残春。〔生〕他们日夜在这所在贵干。〔吕〕他们无日夜演禽星。看卦气。抽添水火。有时节点残碁。斟寿酒。笑傲乾坤。〔生〕这都是生成的神仙。怕修行的不能勾。〔吕〕虽则是受生门。绿眼睛。红脑子。仙风道骨。也恰向修行路。按尾闾。通夹脊。换髓移筋。〔生〕弟子小可能到此。〔吕〕你可也有福力开了头。崔氏宅夫荣妻贵。无业障搨了脚。唐地荫子遗孙。可是你三转身单注着邯郸道。禄尽衣绝。一睫眼猛守的淸河店米沸汤浑。〔生笑介〕弟子一生躭阁了个情字。〔吕〕蚤则是火传薪。半灶的烧残情榾柮。却怎生风鼓鞲。一锅儿吹醒睡馄饨。也因你有半仙之分。能消受遇着我。大道其间细讲论。〔望介生〕兀那来的老者眉毛多长。〔吕〕眼睁着张果老把眉毛褪。虽不是开山作祖。仙分裏爲尊。

【淸江引】〔果老上〕看蟠花两度唐尧运。甲子何劳问。蓬山好看春。只要有神仙分。〔合〕世上人不学仙眞是蠢。

〔吕稽首叫生后跪迎介吕〕张仙翁。吕岩稽首。〔张〕后面跪的何人。〔生〕前唐朝状元丞相赵国公卢生叩参。〔张笑介〕请起。老国公老丞相这等寒酸了。〔生〕做梦哩。〔张笑介〕可是梦哩。也亏你奈烦了五十年人我是非。诧异诧异。〔生〕是也。〔张〕卢生前来。〔生跪介张〕你虽然到了荒山。看你痴情未尽。我请衆仙出来提醒你一番。你一桩桩忏悔者。〔生应介衆仙渔鼓简子唱上介〕上鹊桥。下鹊桥。天应星。地应潮。响绷绷。渔鼓闹云樵。酒暖金花探着药苗。靑童笑来玉女娇。火候伤丹细细的调。转河关撒手正逍遥。莫把海山春躭误了。〔见介〕张翁稽首了。〔何见介〕洞宾先生引的这痴荅汉来了。〔吕〕仙姑。恰好蟠桃宴时节哩。〔生〕师父。只说你是何道人。原来便是吕洞宾活神仙。我拜的着也。〔张〕衆仙眞。可将他梦中之境。逐位点醒他。证盟一番。方好收度。〔衆〕仙翁主见极明。痴人跪下。〔六仙依次责问生跪介〕

【浪淘沙】〔汉〕甚麽大姻亲。太岁花神。粉骷髅门户一时新。那崔氏的人儿何处也。你个痴人。〔生叩头答介〕我是个痴人。

【前腔】〔曹〕甚麽大关津。使着钱神。插宫花御酒笑生春。夺取的状元何处也。你个痴人。〔生叩头答介合前〕

【前腔】〔李〕甚麽大功臣。掘断河津。爲开疆展土害了人民。勒石的功名何处也。你个痴人。〔生叩头答介合前〕

【前腔】〔蓝〕甚麽大寃亲。窜贬在烟尘。云阳市斩首泼鲜新。受过的悽惶何处也。你个痴人。〔生叩头答介合前〕

【前腔】〔韩〕甚麽大阶勳。宾客塡门。猛金钗十二醉楼春。受用过园何处也。你个痴人。〔生叩头答介合前〕

【前腔】〔何〕甚麽大恩亲。纒到八旬。还乞恩忍死护儿孙。闹喳喳孝堂何处也。你个痴人。

〔生叩头答介合前张〕且住。卢生被衆仙眞数落。这一会他敢醒也。〔生〕弟子老实醒也。〔张〕卢生听吾法旨。你本是邯郸道儒生未遇。爲功名想得成痴。幸直着小二店乾坤逆旅。过去了八十载人我是非。挣醒来端然一梦。道人间饭熟多时。谁信道赵州桥半夜水涨。刚打到丞相府白日鬼迷。你和那崔氏女抛残午梦。亏了洞宾子撺弄天机。黄粱饭难消一粒。葫芦药到用的刀圭。垂目睡加工水汞。自心息把东金鍊齐。心生性吾心自悟。一二三主人住持。饥时节和你安垆作灶。醒了后又怕你苦眼铺眉。叫铁拐子把思凡枕葫芦提拄碎。请仙姑女把那残花帚欛柄子传题。直扫得无花无地非爲罕。这其间忘帚忘箕不是痴。那时节骑鸾鹤朝元证圣。纔是你跨驴驹入梦便宜。〔吕〕卢生领了帚。拜谢仙翁。〔生领帚拜介〕

【北沉醉东风】再不想烟花故人。再不想金玉拖身。〔吕〕你三生配马驴。一世行官运。碑记上到头难认。〔汉曹〕富贵场中走一尘。只落得高人笑哂。

【前腔】〔生〕云阳市餐刀吓人。鬼门关挣脱了这残生〔吕〕这等惊惶你还未醒。苦恋着三台印。那其间多少寃亲。〔拐蓝〕日未■〈歹坐〉西蚤欠申。有甚麽商量要紧。

【前腔】〔生〕做神仙半是齐天福人。海山深躱脱了閒身。〔吕〕你掀开肉弔窗。蘸破花营运。卖花声唤醒迷魂。〔韩何〕眼见桃花又一春。人世上行眠立盹。〔生扫花介〕

【前腔】〔生〕除了籍看茱黍邯郸县人。着了役扫桃花阆苑童身。老师父。你弟子痴愚。还怕今日遇仙也是梦哩。虽然妄蚤醒。还怕眞难认。〔衆〕你怎生只弄精魂。便做的痴人说梦两难分。毕竟是游仙梦稳。

〔张〕朝东华帝君去。〔衆鼓板行介〕

【淸江引】儘荣华扫尽前生分。枉把痴人困。蟠桃瘦作薪。海水乾成晕那时节一番身敢黄粱锅待滚。

【北尾】度却卢生这一人。把人情世故都高谈尽。则要你世上人梦回时心自忖。

莫醉笙歌掩画堂。暮年初信梦中长。

如今暗与心相约。静对高斋一炷香。

邯郸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