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红梨记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出

红梨记 | 作者:徐复祚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二十一出咏梨

〔生上〕铜龙漏滴已残更。素魄还留映水明。何事嫦娥音信杳。重门深掩不胜情。小生昨宵得遇小姐。眞个温柔旖旎。绝世无双。赵伯畴虚生二十二年。未曾见此香奁中物向来空忆谢素秋。每以不得见面爲恨。如今看了这小姐。难道还胜似他。小姐到有可怜之意。恨杀那不做美的老夫人睡觉。瞥然去了。约小生今晚到书房相会。昨晚怎巴得天明。今蚤又怎巴得到夜。且喜已是黄昏时候。月又上了。好把门儿掩上。坐待则个。〔闭门介〕

【黄莺儿】无语靠书窗。乍临风思欲狂。且将盼行云双眼来打当。愁鄕醉鄕。更长恨长。小姐。小姐。是你俏声儿约定在书斋访。小姐。爲甚信茫茫。蚤难道脱空说谎。不与做周方。

待久不来。昨晚不曾睡得。不觉睡魔蚤到。且睡些咱。〔作睡介杂扮差人上〕瑞麟香煖玉芙蓉。画蜡凝晖彻夜红。信道使君情意重。捲帘迟客月明中。小人雍丘县差人。钱爷差请赵相公看月。此间已是寓所。书房门蚤闭。不免低低唤声。赵相公。赵相公。〔生惊醒〕呀。小姐来了。〔急出开门抱杂〕小姐小姐。想得赵汝州苦也。〔杂〕赵相公。小人是本县差人。不是什么小姐。〔生看笑〕偶然睡去。魂梦顚倒。你是谁差来的。这蚤晚来敲我门。〔杂〕小人奉钱爷钧旨。说日间政事多冗。乘此淸夜。请相公看月。〔生〕我身子不快。不耐烦看月。烦你拜上钱爷罢。〔杂〕相公好好儿在这裏。怎么说了看月。就不快起来。小人恐钱爷见责。不敢去囘覆。〔生〕没奈何。央及你囘了罢。说赵相公身子不快。已睡觉了。你快行动些儿罢么。〔杂〕旣如此。小人只得去了。顿令北海尊虚设。〔下生弔〕还望西厢月倍明。天下最不知趣的是钱孟博。许多时不来请我喫酒。偏拣今日。我那有心情看什么月。方才差人不肯出门。则怕小姐正来。却没躱闪。如今去了。才觉自在。已近二鼓。月已中天。不见一些动静。敢是又成虚话了。不免捱进昨夜亭子边去。打听个眞消息。〔行〕此间有太湖石。且在此等候则箇。〔旦持红梨花上〕

【前腔】步月下迴廊。露溶溶溼绣裳。想荆王已先到阳台上。你看这花枝呵经几多风狂雨狂。惹得个蜂忙蝶忙。怎能勾东君爱护金铃障。呀。前边太湖石畔。遮遮掩掩。似有人行动。我且低低唤一声。前边不是赵解元么。〔生惊介低应〕赵汝州在此。小姐你来了。果是有心人也。我望东牆。魂飞魄荡。只听得小语唤檀郞。

小姐那借一步。前边就是小生的卧房。〔旦〕奴正欲相访。〔生〕小姐。路上苔滑难走。小生扶一扶何如。〔挽行介同〕

【水红花】苍苔立遍意徬徨。月昏黄。角门声响。金铃小犬吠声长。石阑旁怕有行人来往。俏俏潜踪蹑迹。嫌杀月儿光。且喜到书房也囉。

〔生〕此间已是小生书房。就请小姐进去。〔入介生跪〕小姐今日下临。就如上元之降封涉。麻姑之过方平。兰香之嫁张硕。彩鸾之遇文萧。只是赵汝州有何德能。消受得起。〔旦〕解元天下奇才。妾在闺中。闻名已久。今宵之遇。岂偶然也。〔生〕小姐手中所持是何花。〔旦〕是一枝红梨花。元是异种。奴生平最喜欢他。开时时刻不教放手。今日携来。欲博解元题咏耳。〔生〕借来一看。果是异种。但闻梨花白雪香。红的委实未见。小生胡诌一绝。小姐休笑。换却冰肌玉骨胎。丹心吐出异香来。武陵溪畔人休说。只恐夭桃不敢开。〔旦〕好高才也。奴也要请教。本分天然白雪香。谁知今日换浓妆。鞦韆院落溶溶月。羞覩红脂睡海棠。〔生拍手〕海棠怎比得他。奇才奇才。椒花柳叶。俱在下风。小姐在上。名花在侧。赵汝州何人。有此福量。知是梦裏睡裏。你看这花枝呵。

【莺花早】一似睡起未欣妆。浴温泉丰度狂。名花倾国何相让。谁承望。幽斋寂寞春偏酿。态郞当。〔旦〕意难忘。刚笑何郞曾傅粉。绝怜荀令爱熏香。〔生〕偏称沉香亭畔。昭阳殿旁。须把绦绡朝护。锦障夜藏。流莺那许轻相向。

〔生〕小姐。夜深了。〔旦〕且再坐坐。你把甁儿装着这花。就灯下再看一囘。〔生介旦〕解元。权把他做个花烛何如。

【猫儿坠】你看花簪瓶底。银烛吐辉光。花烛争辉夜未央。但愿得烛明花豔永无妨。〔生〕又愿得花烛双双照画堂。烛照花芳。地久天长。〔同〕

【尾】今宵始觉情欢畅。生恐怕亡赖鸡声报晓忙。把我无限恩情叫断肠。

〔旦〕解元。你把这花儿供养着。添些新水。奴时常要看的〔生〕敢不小心。夜深矣。睡去罢。

花潭竹树傍幽蹊。歌舞留人月易低。

惊起芙蓉新睡足。倚风情态被春迷。

第二十二出逼试

【番卜算】〔外上〕仗剑斩奸谀。朝宁方淸楚。羽书又喜报平胡。夙愤今朝吐。

时时抱国忧。白髮朝来陡。寥阔故人情。何时一尊酒。下官钱济之。向因金酋入寇。日夜忧煎。且喜近日边报稍宁。斡离不撤围而去。这都是李少傅居守之功。虽是二帝北狩于朔漠。幸得康王卽位于金陵。臣民有主。社稷可复。奸臣王黼。昨已遣人诛之于境上。心下稍快。只是连日无暇。不曾与赵伯畴敍阔。前晚月下。邀他一坐。不知爲甚托病不来。我想谢素秋在彼。必定爲他不肯赴飮。听得新天子卽位。要开选场。昨日差人去催他赴试。再三不肯。却怎么好。今蚤又遣人去了。未见囘报。且待花婆来时。问个端的。再作道理。〔老旦上〕

【前腔】鱼水意相孚。寸步相囘顾。梦魂儿不想到皇都。迷却靑云路。

老婢花婆。向同素娘在西园居住。今早钱爷着人来唤。须索进见。〔见〕老爷。花婆磕头。〔外〕起来。我问你。赵解元与谢素秋恰是怎么。〔老旦〕老爷。不要说起。果是才子佳人。果是一对夫妻。如今两下如胶似漆。一步儿不肯相离哩。〔外〕前晚请他喫酒。爲甚不来。〔老旦〕他那有心肠喫老爷的酒。〔外〕两日差人催他应试。爲甚不去。〔老旦〕也那有心肠去会试。〔外〕那谢素秋不曾说出眞名姓来么。〔老旦〕也不敢说。赵解元一些也不知。〔外〕这才是。花婆。

【醉扶归】他被丽情迷入桃源路。壮心忘却杏园图。鹏程万里兴偏孤。干费了灯下十年苦。蚤难道黄莺儿不弱玉蟾蜍。可不道书中有女颜如玉。〔老旦〕

【前腔】老爷。他两个呵。一个是爲云爲雨巫娥女。一个是多愁多病马相如。一个嬾向纱窗绣罗襦。一个无心对月浮绿醑。则待要夜去明来永欢娱。谁曾想天衢云路轻飞翥。

〔杂扮差人上〕桥有销魂处。盃多滴泪斟。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小人奉钱爷差。请赵相公赴试。特来囘覆。呀。老爷在后堂。不免竟入。〔老旦虚下杂见磕头介〕蒙爷差。请赵相公赴试。赵相公再三不肯去。〔外〕他如何说。〔杂〕赵相公起初说信息恐还未的。试期尙蚤。后来一发见怪老爷起来。〔外〕爲何怪我。〔杂〕说在此打搅老爷。甚是不安。也要囘去。〔外〕你自迴避。〔杂应下外〕花婆那裏。〔老旦上〕赵相公如何。〔外〕他只是不肯去。京中限期甚迫。只在半月内取齐。此去建康。尙有千馀里。必定明后日便起身。才不误事。〔老旦〕老婢虽不曾见赵解元。却听得素娘閒讲。那解元正好不肯去会试哩。

【皁罗袍】他把名利轻于粪土。正偎红倚翠。岂肯向衰草荒途。他说花丛莺燕恰相呼。榜中龙虎何心赴。〔合〕可惜他才高七步。赋埓两都。锦心绣腹。隐豹凤雏。却爲柳营花阵都担误。

【前腔】喜得文场初举。奈限期甚迫。途路盘纡。禹门三月浪应虚。阳台十二云翻阻。

〔合前外〕花婆。你对他说。这是园主之女。岂可久恋。倘或钱爷知道。岂不乏趣。就是别处漏洩。连钱爷分上也不好看。〔老旦笑〕他两个油锅儿般热得紧。老爷这等不着紧的说话。一年也还不起身。老婢到有一计在此。老爷只备下鞍马盘缠。老婢逞着这嘴头子。管教他卽日上路。〔外〕你如何说得他心转。〔老旦〕老婢自有发付他。今日且不要说。〔外〕如此却好。你就去。等你来囘话。

诏书前日下丹霄。京兆田郞蚤见招。

明日放参东阁去。春风催马洛阳桥。

第二十三出再错

〔生上〕茜裙紫袖映猩红。飞絮轻颺花信风。好景更兼逢窈窕。千金一刻语非空。小生自遇王小姐之后。不觉神魂飘荡。废寝忘餐。天下怎么有这等样美人。便觉功名富贵尽皆轻了。好笑钱孟博只管来催我去会试。虽则是他好意。他那知我心上事。就把一个状元撇在街上。小生谁耐烦别了那人。远远去拾囘来。昨日被我发作了几句。想必今后不差人来了。就再来。我也只是不去。且慢慢再住几时。只一件。小姐虽则绸缪缱绻。但是夜来明去。怎得寻个计较。日间相聚便好。待他今晚来时。把这话对他商议。昨日有客来访。今日要去答拜。不免趁蚤去了就囘。〔关门〕掩却白云关。言寻靑眼客。〔下老旦提篮上〕老婢花婆是也。领钱爷命。去说赵解元赴京会试。提着这篮儿。西园採花去走一遭也。

【北点绦脣】只爲着年老甘贫。满街厮趁提着个匾篮儿。爲营运。且度朝昏。将花朵儿作资本。

【北混江龙】入的园来。好花卉也。你看那洛阳丰韵。三春红紫鬭精神。白的白碧桃初绽。红的红仙杏芳芬。娇滴滴海棠开喷。香馥馥含笑氤氲。呀。什么人扯住我。〔笑〕元来是牡丹枝挂住了团花袄。蔷薇刺抓扎起石榴裙。〔拂袖〕爲甚的蝶翻了两翅粉。蜂惹的满头纷。非关是金谷园中千朵豔。端只爲卖花人头上一枝春。把蜂蝶来勾引。

呀。远远的赵解元来了也。喒只顾採花。看他问喒不问喒。〔生上〕可怜妖豔正当时。刚被狂风一夜吹。今日流莺来旧处。百般言语怨空枝。小生方才拜友而归。已到寓所。呀。什么人在那裏採花。我且上前去问一声。兀那老婆子爲甚採俺的花朵。〔老旦作惊〕

【北油葫芦】蓦听得唤一声婆子把咱嗔。引三魂。吓的我兢兢战战。可也没逃奔。那哥哥咬定牙将人狠。我这裏忙伸手将花蓝搵。我又不是园主掌花人。又没有斗大花门印。爲甚么平白地将他花枝来损。只得上前去吿个不是咱。〔见介〕哥。老婢子万福。〔生囘揖老旦〕折了花枝。是老婢子不是了。望乞恕咱。别的休说。则可看我贫老又单身。

〔生笑〕这也罢了。〔老旦〕

【北天下乐】则见他叉手忙将礼数论。囘也波嗔喜津津。〔生〕婆子。我看你年纪老了。採这许多花何用。难道自己戴。〔老旦〕老婢插戴。没福插戴他。止因爲老年人没计度饔餐。採将来卖几文。卖得来换米薪。常言道人怕老来贫。

〔生〕元来你卖花爲活。这也罢了。你只倾出来。我逐一看看。或且有用得的。就问你买几枝儿。〔老旦做倾取一枝递生生〕这是竹叶儿。插又插不的。戴又戴不的。要他则甚。〔老旦〕要他打底。哥。不争你提起竹叶来。

【北那吒令】想当初李白的开尊。虚疑是故人。王猷的造门。不须问主人。我爱他绝尘。报平安好信。哥。这竹有许多好处。摇风月。梢拂云。傲冰霜。无淄磷。你不见么。湘江上二女泪斑痕。

〔生〕再取一种来看。〔老旦介生〕这是桃花。没甚希罕。要他何用。〔老旦〕

【北鹊踏枝】这桃花从蓬岛分。休则向玄都问。谁知道前度刘郞。再来时面貌堪嚬。不争的把渔郞勾引。惹得人急穰穰争去问迷津。

〔生〕再取一种来看。〔老旦介生〕这是海棠花。也没有甚希罕。〔老旦〕

【北胜葫芦】杜鹃啼血感离人。妆点上阳春。娇似红脂嫩腻粉。这花夜间看最好。倚东风睡足。高烧银烛。烂熳月黄昏。

〔生〕再取一种来看。〔老旦〕止有柳枝儿了。〔生〕这一发没用。〔老旦〕偏有杨柳最可恨。

【幺】他在渭城客舍鬭淸新。惯会送行人。蚤已是章台今日长条尽。则看他迎风袭袭。笼烟袅袅。肠断灞桥滨。

〔生〕你篮儿裏还有别种么。〔老旦〕你不见这篮都空空的。再没有了。〔生〕元来则这几种。并没奇异。値得几文钱。〔老旦〕这园中也则有这几种。〔生〕难道则有这几种。我到有一种异花在那裏。可怜你又老又贫。送与你去多卖几文钱何如。〔老旦〕哥。生受你。借来看看。〔生〕我好好供在书房内。待我取出来。〔取花介〕这不是。你可认得这种花叫甚名儿。〔老旦取看作惊介〕呀。有鬼也。有鬼也。〔生〕婆子。靑天白日。说有什么鬼。你见这花。却怎生惊骇起来。〔老旦〕苦。哥却不知。这不是人间的花。这是鬼花。〔生〕胡说。鬼那裏有花。要你说个明。〔老旦〕误了老婢子卖花也。明日来和你说。〔生〕婆子休去。你且说一个明。〔老旦〕我说来。你休害怕。〔生〕我不怕。〔老旦〕哥。这花园是谁。〔生〕是王太守的花园。〔老旦〕可知道。你晓得盖造花园的缘故么。〔生〕不知。〔老旦〕王太守有个女儿。性爱看花。故此盖这所花园。到得春间万花开绽。那小姐日日坐在亭子上看花。不意牆外有一秀才。闯入园中。与小姐四目相觑。两情卷恋。只没处下手。那小姐终朝思想。害相思病死了。王太守与夫人捨不得他远离。就埋在亭子后边。那一灵不散。他塚墩上就长出一棵树来。开的是红梨花。那小姐每遇花开时。风淸月朗之夜。常常现形。坐在亭子裏。只要缠扰年纪小的秀才。〔生怕介老旦哭叫可怜生〕婆子。却爲何哭起来。〔老旦〕老婢有个孩儿。也是秀才。爲那城中热闹。借此花园看书。看书困倦。只见月明如昼。捱到亭子边去散步。不意亭子裏起阵怪风。现出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与我孩儿四目相窥。两情卷恋。当夜就要到孩儿书房中。只见亭子后边大叫。说老夫人睡醒了。那小姐仓忙而去。说明晚又来。到得明晚。果然又到孩儿书房中来。手中携一枝红梨花。那时孩儿年纪小。春心荡漾。与他那话儿了。从此以后。夜来明去。勾不上一月。把我孩儿送死了。咳。可怜。可怜。如今止存得一个老身好苦也。〔又哭介生作怕介〕婆子。你可曾见怎么一个模样。〔老旦〕老身那裏得见。止听得孩儿临死时说。

【寄生草】他梳妆巧。打扮新。藕丝裳爱把纤红衬。眉弯新月微微晕。樱桃小口时时哂。靑螺小髻挽乌云。千般淹润都装尽。

〔生〕这一会儿不由的害怕。〔老旦〕呸呸。有鬼也。有鬼也。哥。你看怪风来了也。

【幺】足律律旋风刮。黄登登几缕尘。咳。王小姐。王小姐。你把我孩儿缠死眞堪悯。你送得我老年孤独无投奔。你今朝又待将咱近。〔做折桃枝介生〕这是桃枝。要他何用。〔老旦〕哥。我那裏去寻法师仗剑颂天蓬。先打恁娘五十生桃棍。

〔生〕婆子。你不说。我那裏知道。兀的不諕杀我也。〔老旦〕这裏不是久站之所。我去也。〔生扯住〕没奈何。你再伴我一会儿。〔老旦〕哥。你莫不也着他手了。说与我听。〔生〕我死也。我死也。说不出。说不出。〔老旦〕咳。小姐。小姐。

【赚煞尾】我与你生前本无雠。今日箇赚得无人问。你何不把阴灵忖忖。但只顾将平人来害损。你便是追人命脑凶神。女弔客母丧门。天魔祟扑子弟。野狐涎打郞君。则恐罪业深地狱近。下阿鼻绝人身。〔哭介〕我那儿呵。可怜你三载幽魂。何处沉沦。咳。且喜波得这位哥。可蚤有替代。你生天路儿稳。〔下〕

第二十四出赴试

〔生弔场追叫〕婆子转来。阿呀。他去了。这会儿一发害怕。我那裏知这小姐到是个鬼。如今怎么好。也罢。建业开科。钱孟博几次来催。止爲着那些头脑不肯去。如今只得去了。〔思〕琴剑书箱。都在这书房裏。怎么敢再进去取。罢。撇下罢了。就今日快去别了孟博。就与他借些盘缠。快快上路去罢。〔走介〕此间已是雍丘县前。门儿闭着。敢是孟博不在衙。〔叫〕门上有人么。〔杂扮差人持物上〕呀。元来是赵相公。老爷不在衙。〔生〕那裏去了。〔杂〕下鄕劝农去了。正好不得囘来哩。相公可有什么要紧说话。〔生〕我来别老爷去会试。怎得他囘来。〔杂〕相公几时去。〔生〕今日就起身去了。〔杂〕老爷出衙之时。曾分付小人。若赵相公起身会试。把这礼物送上。就着小人跟随前去。这是老爷礼帖。〔生看帖介〕路资二十两。春衣二袭。外又轿一乘。马一匹。呀。孟博。你这等周全我也。〔杂〕老爷着小人拜上相公。

【驻马听】诏选奇才。建业新都文苑开。请相公疾忙前去。脱却泥途。蚤上金台。绿衣袭袭称身裁。朱提铄铄生光彩。〔合〕行李安排。长途稳便。何须佈摆。〔生〕

【前腔】沦落天涯。知己难逢伯乐偕。感得你市中一顾。价倍三千。怎竭驽骀。〔背〕想起那花园鬼祟。好不怕人也。〔低唱〕连宵搂抱鬼裙钗。险些儿性命因他害。公差。只是不曾面辞得老爷。怎么好。欲待囘来。只恐怕选期迫促。一时不迨。

〔杂〕老爷原说不消等别了。就请相公上路趱行罢。〔生〕旣如此。卽便起程罢。

别酒纔斟先泪流。飘零合负一春愁。

浮云聚散原无定。今夜相思月满楼。

第二十五出忆主

【普贤歌】〔丑扮平头上〕平生学得会烧汤。打水挑柴日夜忙。谁知起祸殃。国破又亡。单剩得区区没倚仗。

小人是谢一个平头。从幼跟随素娘。喜得我素娘做了上厅行首。往来的都是大来头。我小人跟随了一日。极少也近他一两赏钱。谁知恼了王黼那直娘的。拏囘去监在裏。刚刚遇了达子来打城。那直娘的竟把我素娘送与他去了。撇得我一身不■〈兀监〉不■〈兀介〉。那达子也狠得紧。把皇帝太子宫妃采女尽兴虏去了。又把汴京城裏人十停杀了九停。那时节我没奈何。只得将素娘存下那些东西。拏几件细软。逃出城来。遇着一箇江东巨商。卖货囘去。元是素娘识认的。小人将许多苦楚吿诉他。他可怜见我。带我到建康来。不料新皇帝也到这裏来建都。两日出去打听素娘消息。有认得的说道不曾跟达子去。一向在雍丘县。我一闻这信。便要到那边去寻访。闻得目下开科会试。少不得雍丘县也有举人相公们来。且打听一个眞消息。去也不迟。我想素娘其实生得好。其实大有名。

【玉胞肚】如花模样。门儿外轮蹄日忙。谭笑处尽是鸿儒。典香醪惯解鷫鸘。是春风一曲杜韦娘云雨巫山枉断肠。

闻得向在雍丘。这信不知眞否。

【前腔】你一身鞅掌。走南北山长水长。纵今是未到胡庭。这些时栖止谁旁。月寒山色共苍苍。却忆幷州是故鄕。

高髻云鬟宫样妆。一枝浓豔露凝香。

宁知草动风尘起。坠叶翻红各自伤。

第二十六出闺虑

【祝英台近】〔旦上〕怨落花。愁芳草。游子天涯裏。〔贴上〕底事佳人。闷把阑干倚。〔老旦上〕也只爲柳絮黏天。花茵藉地。〔合〕春归去音书谁寄。

玉楼春〕〔旦〕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贴〕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愁三月雨。〔老旦〕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合〕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旦老旦〕夫人磕头。〔贴扶起〕素娘。老爷因赵解元赴选。恐怕西园淸冷。教奴请你进来。西衙同住。专待解元喜信。老爷又与你除了乐籍名字。造成一宗从良文卷。解元得意囘来。就与你完成好事。今后你我只是姊妹相称。快不要行这个礼。〔旦〕多谢夫人。只是解元才得聚首。匆匆又别。行时又不曾聚话片言。花婆。不知怎么样就去了。可曾有甚言语。〔拂泪介老旦〕老婢见他儿女情多。风云气少。故此把鬼魅事激将他去。并没一些言语。〔旦〕

【祝英台】咳。花婆。他是读书人心胆怯。何是恐幽微。〔老旦〕素娘。偏有读书人最胆大。解元这些时。好在洛阳看花了。〔旦〕纵使春满洛阳。待彼来攀。我则怕病染忧疑。〔老旦〕秀才豪气三千丈。那见就疑心出病来。〔旦〕休迷。他爲甚的疾速登程。把琴剑书箱抛弃。我那解元呵。这些时你在何处飘零无倚。〔老旦〕

【前腔】听啓。他恋着翠围屛锦步障。忘却绿袍喜。因此老婢子呵将鬼语激行。提醒痴迷。不过是权宜之计。素娘。你休埋怨着我。到底。领春风十二天街。一日看花无比。那时节呵。方显得女苏张三寸功奇。〔贴〕

【前腔】闻得。新天子下诏徵贤。六月正堪飞。那时我与相公商议呵。此去建业。千里委蛇。只恐误却程期。〔老旦〕夫人。赵解元此去。插宫花。飮御酒。素娘岂不愿。他不爲这上头烦恼。须知。他虑的是看遍奇葩。又别恋长安佳俪。悔临时未得叮咛嘱记。〔旦〕

【前腔】憔悴。羞杀我镜裏孤鸾。谁与画双眉。〔贴〕素娘。你愁烦他则甚。〔旦〕我有千般闷怀。万种思惟。〔老旦笑〕方才分手。却又蚤万种思惟了。〔旦〕端不爲凤拆鸾离。〔贴〕旣如此。爲着什么。〔旦〕怕归时。认我做狐魅妖魑。怎再肯相偎相倚。可不是赚人高处掇却楼梯。

〔老旦〕素娘。你再也休虑。赵解元不是这样人。

红妆满面泪阑干。几许幽情欲话难。

乍雨乍晴花自落。东风吹恨满春山。

第二十七出发迹

【懒画眉】〔生冠带上〕金鸾罢试日犹悬。乍着银袍色正鲜。相将白日上靑天。今朝了却灯窗愿。糠粃谁知反在前。

神鱼一跃到龙门。喜见天开五色云。金勒恰宜芳草路。玉鞭偏袅杏园春。赵汝州向来会试。忝中甲科。蒙圣恩擢爲状元。方才游街囘来。

【前腔】只见马蹄踏遍杏花天。袍色晴拖杨柳烟。拥来飞盖称风喧。瑶尊玉■〈角戋〉琼浆滟。醉倒蓬莱阆苑仙。

下官得有今日。一来亏钱孟博怂恿。二来也亏那婆子提醒我。那知西园有鬼。那小姐不是人。说着也还觉毛骨耸然。好笑今早去赴宴。有好几位同年。都说谢素秋不曾往金军去。则在雍丘住。正不知下官打从雍丘来。并无影响这话那裏说起。日下正要打发公差去报钱孟博。教他跟寻一个明白。只可恨素秋赠我一诗。被那小姐取去。倘或相见问起。怎生答应他。正是锦字茫无定。同心结不开。〔杂扮公差上〕捧檄下丹宸。迢遥去问津。骅骝开要路。雕鹗拥风尘。自雍丘县差人是也。有事报知状元。不免迳人。〔见〕禀爷。小人到中书省去。适见除书。老爷荣授开封府佥判。〔生笑〕可喜可喜。〔杂〕状元是玉堂贵客。选了外职。爲何喜欢。〔生〕你那裏知道。我不喜得开封。喜得与你钱爷相聚。公差。我在此辞朝领凭。还有许多时担阁。你先囘去。报你钱爷知道。〔杂〕小人来时。老爷元分付得了喜信。速速囘来。小人见下处乏人。连日不敢说。〔生〕旣如此。你去取文房四宝来。〔杂介生写介〕

【刮鼓令】汝州拜拜宣。念暌违各一天。幸喜得名先羣彦。副吾兄属望专。又幸蚤除铨。相望咫尺河阳花县。〔笑介〕我若教他访问素秋。只怕又被孟博笑哂。〔又笑〕若果然访得眞消息。便笑我由他。〔又写介〕闻得素秋相倚在君边。望君物色幸垂怜。

书已写完。公差。你今日就去。多多拜上钱爷。等此处诸事稍完。连夜赶来。先到爷县裏会过。然后赴任。〔杂应〕领却玉堂话。忙投花县来。〔下丑扮平头上〕神龙不在沼。威凤岂卑栖。小人是谢平头。昨日长安街上放榜。我也捱去看看。好笑。只见第一名就是我的旧相知。你道是谁。却是济南赵解元相公。我想他当原思慕我姐姐。巴不得一时见面。连我们都有许多好处。他如今中了状元。我意思要去见见。只恐怕他不比向年了。也罢。放着大胆闯去。〔看介〕呀。爲何独自坐着。趁他閒时正好。〔进介磕头生〕你是谁。呀。是谢平头。爲何在此。正要问个消息。你姐姐在那裏。〔丑〕

【前腔】承尊问泪涟。痛秋娘沉九渊。闻说道远从金虏。又听得在雍丘幸瓦全。〔生〕你爲何不去访问个的信。〔丑〕我欲去苦难前。身边并无靑蚨黄匾。〔生〕也有个信息来么。〔丑〕云山迢递信音悭。〔生〕也曾寻个雍丘人问问么。〔丑〕无人识熟向谁言。

〔生〕你到来得恰好。我寓中乏人。你且在此答应几时。只是平头名字。有人认得。改你叫赵平罢。我已除授开封府。目下就去到任。你就与我打站。打雍丘经过时。访个眞消息与我。〔丑〕晓得。〔生〕红牋徒有千行字。赤鲤难逢谁寄将。〔下丑弔场笑〕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平头昨日还是小娘身边烧汤的龟子。今日做了状元裏打站的鼻头。别人使尽银子。难得进宅。偏我三言两语。便得收留。又不识三文两字。也谁知冬夏春秋。我仔细思量。那世修来的福分。何处讨来的风流。命裏有时定有。人生何必强求。〔又笑〕

【前腔】平头最有缘。恰相逢赵状元。幸喜得一朝收用。似癞黑麻飞上天。好一个大叔。只是没有好衣帽装扮。衣帽要新鲜。怎得好银一两买疋屯绢。做其一领道袍穿。好模好样向人前。

长官做了大叔。好似麞儿变鹿。

若还主人失势。须把头来再缩。

第二十八出得书

【女冠子】〔外上〕相知昔日向神州。应醉在曲江头。鱼书未到空囘首。喜昨夜灯花开楙。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尊酒。重与细论文。自从赵伯畴会试去后。心上甚是放不下。这时候想已开榜。爲甚差人还不见囘。若论伯畴的才学。果然天下无双。只爲他迷恋花酒。无志功名。故令花婆激令前去。此行定然不虚所望。

【柰子花】论才名新发吴钩。便晁董堪与爲俦。今来棘闱。定然入彀。爲甚的捷音迤逗。倚楼。敎人目断江流。〔杂扮差上〕

【前腔】奉公差奔走如流。遡长江千里悠修。昨朝建业。今日雍丘。报佳音定开笑口。〔看〕呀。老爷独坐后堂。不免进见。〔磕头介〕叩首。望公相垂情听剖。

〔外〕你囘来了。赵解元消息何如。〔杂〕

【前腔】赵解元金榜欣收。〔外〕中了进士。殿试在第几名。〔杂〕对丹墀独占鳌头。〔外〕伯畴中了状元。可喜。你曾见他游街么。〔杂〕马蹄蹀躞。春风领袖。〔外〕晓得他除授何衙门官职。〔杂〕开封府佥书初授。〔外〕又选在开封。一发可喜。〔杂〕正是。赵状元得了开封的消息。喜之不胜。〔外〕他爲何也喜欢。〔杂〕他说与老爷是至友。今喜得不时聚首。

〔外〕爲何先打发你囘来。〔杂〕赵状元说道辞朝领凭。还有几时担阁。恐老爷悬望。先发小人囘报。说先到这裏会过老爷。方去到任。书在此。〔外〕

【刮鼓令】汝州拜拜宣。念暌违各一天。幸喜得名先羣彦。副吾兄属望专。又幸蚤除铨。相望咫尺河阳花县。闻得素秋相倚在君边。望君物色幸垂怜。

公差迴避。改日有赏。〔杂〕寸波皆霈泽。片语卽阳春。〔下外笑〕伯畴。伯畴。你这等注想素秋。不知已先入我彀中矣。

【柰子花】西园中已结绸缪。有谁知暗裏藏阄。飞卿已得章台杨柳。亦何曾入他人手。待他来时。我将盃酒。细说个就中机彀。

且将来书付夫人。教他转与素秋一看。以慰其心。我想素秋呵。

一度凭阑一度愁。悔敎夫壻觅封侯。

今宵难作刀州梦。消息眞传解我忧。

第二十九出三错

【一江风】〔生上丑随上〕趁东风。袭袭飞花送。袅袅丝缰鞚。望河中。九曲风涛。天际秋云拥。羸马厌西东。羸马厌西东。〔丑〕老爷此去。便得见俺姐姐了。〔生〕我那素秋呵。你飘流类转蓬。又还愁传语成虚哄。

〔丑〕禀爷。此处已是雍丘县界了。可要行一牌去。〔生〕此是钱爷治所。不消遣牌。〔丑〕不遣牌。没有头踏应付。〔生〕要甚头踏。

【前腔】骤花骢。不强似朱轮拥。亦何必头踏重。望仁兄。渴欲相从。谩把离情控。相思千里浓。相思千里浓。今宵鸡黍同。蚤难道不入空题凤。

〔丑〕禀爷。已到雍丘县前了。待小人先去通报。县官好出来迎接。〔生〕不要大惊小怪。你押着行李。寻个僻静下处。待我拜过钱爷。慢慢遣牌到府上任。〔丑〕晓得。只因朋谊重。翻觉宰官轻。〔下生叫〕门上有人么。报进说赵状元相访。〔外急上〕

【步蟾宫】思君只夜劳魂梦。喜风雨今宵堪共。银灯花蘂夜来红。帘外鹊声高送。

〔生〕孟博兄那裏。〔外〕伯畴兄。你今番是钱济之上司了。爲何牌也不遣。有失迎接。〔生笑〕孟博说那裏话。我与你髫龀相知。岂以一官而改故吾。说起上司两字。使小弟不胜惶恐。〔拜介生〕微名幸得慰知心。千里重来喜盍簪。〔外〕伫听玄言霏玉屑。呼童煑茗话情深。伯畴兄。恭喜鳌头首占。于汤有光。〔生〕若非孟博兄相成。几误前程大事。前日公差囘时。小弟曾附八行。相烦访问谢素秋。果然在贵治么。〔外〕与兄契阔多时。欲言者不止一事。有一盃水酒。先洗尘了。慢慢相吿。小厮看酒来。〔杂扮小厮上〕一盃今夜酒。千里故人心。酒在此。〔外〕要与伯畴讲些心话。只是衙斋喧杂。西园到也寂静。小厮移酒到西园去罢。〔生〕西园小弟不去。若到西园。小弟酒都喫不自在了。〔外〕旣如此。小弟有个内书房。就在卧房侧首。只嫌窄些。就请进去。〔行介外〕小厮迴避。〔杂应下外送酒介〕

【梁州序】羡你才高贾董。抟风力猛。深幸灯窗叨共。〔生看桌上红梨花作骇介背〕呀。这分明是枝红梨花。看他丰姿如昨。敎我意惶心恐。孟博。这是什么花。〔外〕是枝红梨花。天下皆无。我西园独有。一月前开得烂熳。今已凋零。小弟喜欢看他。爲此翦綵妆就。供在这裏。这是我西园奇种。名唤红梨。不与衆卉相伯仲。〔生笑〕孟博好混帐。这是鬼花。什么奇种。把来供在此。我只爲这鬼卉妖花几送入人鮓瓮。那裏是异种奇葩直得费翦工。孟博。我与你扭碎了。〔扭花介〕休得要太懞懂。

〔外笑〕可惜了。伯畴。你方才不肯到西园去。见了这花。却又惊恐。必有缘故。细细说与小弟。〔生〕

【前腔】但说着西园孽种。使我髮毛都悚。说着也是害怕的。元来那花园亭子后边。却有个红颜荒塚。他阴灵还聚。平白地把人调弄。〔外〕有这等事。伯畴不曾遇他么。〔生〕想那日风淸月朗。他手执梨花。曾结鸳鸯梦。〔外〕伯畴。你是读书人。女子私奔。也是常事。爲何认他做鬼。那裏有载鬼张弧乘夜凶。还则是有女怀春浥露从。何须用太疑恐。

〔生〕孟博又来混帐。如今不说罢。说起连酒都喫不下了。孟博。谢素秋可在贵治么。何不使小弟一见。〔外〕果在此。已被小弟取入衙裏。因是不好同住。与寒荆在西衙另住。门儿尙锁着。待小弟亲去开他过来。暂释盃中酒。来寻花底春。〔下生笑整衣巾〕元来谢素秋果在这裏。可喜可喜。赵汝州你何来的福量。人间三事。都全了也。〔旦老旦同上旦〕秋风红叶不成媒。分付春庭燕子知。〔老旦〕好去将心托明月。管教明月上花枝。〔旦〕花婆。赵解元在此。则怕他疑我是鬼。怎好过去相见。〔老旦〕不妨。老婢同你进去。〔进介生见作骇急叫〕有鬼。有鬼。呸。有鬼。钱孟博快来。

【太师引犯】猛相逢。闪得我心儿动。甚寃雠把我时时紧从。〔旦〕伯畴。则我便是谢素秋。爲甚惊骇。〔生觑介〕分明是那人行动。怎说我素秋芳踪。〔旦〕状元。我眞个是谢素秋。休认错了。〔生〕你是鬼王小姐。今番不被你哄了。〔指旦怒〕几被你无端葬送。怎又来千般摩弄。〔老旦〕状元。认得老婢子也不认得。〔生〕好好。你也是个对证。你曾与我在花间诉衷。恁说道孩儿亦爲彼丧其躬。

〔老旦〕状元听老婢子说。这正是谢素秋。不要认错。

【前腔】与你西园已赴巫山梦。觑多娇云裳月容。〔生〕那裏是人。分明是鬼。〔老旦〕但只看衣衫有缝。行动处形影相同。〔生〕旣如此。当原爲甚说是王小姐。〔老旦〕爲是你迷留爱宠。则恐怕阻隔蟾宫。因此上老婢子与钱老爷定计。激劝状元。惭无计阿奴火攻。只指望状元及蚤猎飞熊。〔生〕你旣是我素秋。当原赠你的诗。如今在那裏。〔旦出诗卷介〕

【醉太师】诗筒。把做璚瑶珍重。〔生看〕这是我赠他的。还有他赠我的。〔旦〕就在后边。羡相衔首尾。已配雌雄。〔生〕我闻鬼祟善能摄人东西。莫不是摄来的。还则是鬼。〔老旦〕状元。可怜素娘把你这诗呵。终朝作诵。看泪痕点点斑红。呀。钱老爷来了。〔外上〕堂中。因何嘈杂声闹哄。〔生〕正是孟博快来决决。他是西园鬼王小姐。怎么苦死说是谢素秋。〔外〕这是小弟不是。先作个请罪揖才说。〔揖介〕其实是素秋。当初若还说明。你定恋着娇鸾雏凤。怎能勾抟鵾奋鹏。因此上做成机彀把鸿鹄絛笼。

〔生背〕这般说。果是我素秋了。只是我在南薰门车子内撞见的却是什么人。心上只是疑惑。〔思〕嗄是了。平头是他人。如今唤他进来。眞假立刻就见。〔对外介〕裏人赵平在外。可与小弟唤了进来。〔外叫〕小厮分付前堂皁隶。赵状元大叔赵平唤进来。〔内应丑上〕忽闻呼唤急。忙来听使令。〔进介见旦介旦〕兀的不是我平头。〔丑拜哭〕兀的不是我姐姐。爲何却在这裏。〔生笑〕如今才是我素秋了。我道天下美人。那裏就有两个。孟博。则被你瞒杀赵汝州。骇杀赵汝州也。素秋。又被你想杀赵汝州也。〔老旦〕状元。如今才信老婢子么。素娘。难得状元坚心待你。亲递状元一盃酒。〔旦递酒介〕

【绣太平】玉锺。笼翠袖殷勤手捧。〔老旦〕状元也囘奉素娘一盃。〔生递酒〕宁辞满斝囘奉。〔老旦〕状元。你好快活也。昨日个御酒黄封。今宵烛影摇红。〔外〕小弟也奉一盃。匆匆。盃盘草草媿非恭。〔生〕却不道主人情重。天色已晚。吿辞了。〔外〕今宵权在西衙一宿。明日吉日。小弟同拙荆送素娘到彼成亲。整备乘龙跨凤。西园不弱武陵溪洞。

〔生〕赵平。你把行李发到西园。且待成亲之后。发牌到府上任。〔丑〕晓得。

两两红妆笑相向。紫绡煖揭芙蓉帐。

淡云轻雨拂高唐。睡觉不知新月上。

第三十出永庆

【逍遥乐】〔贴旦上〕瑞气笼淸晓。帘捲虾鬚庭院小。歌喉宛转凤将雏。诗传红叶。玉出蓝田乐奏云璈。

芙蓉绣缛煖融和。胜事相逢喜气多。细看月轮还有意。定知靑桂近姮娥。今日赵状元与谢素娘成亲。相公因他客处。教奴整备酒肴。花灯合卺。送过西园去。酒肴已备。只等相公同往。呀。相公蚤已来矣。〔外上〕

【前腔】绝胜蓬瀛岛。凤驾鸾车初拥到。〔老旦上〕娇姿一似垂杨袅。〔旦上〕玲珑宝髻。丁冬环珮。乘风缥缈。

〔外〕夫人。筵席可曾完备了。〔贴〕完备多时了。〔外〕旣如此。我们同送谢素娘过去。〔贴〕奴怎好与赵状元相见。〔外〕下官与他情若同胞。相见何妨。〔行〕路入桃源渺。〔贴〕参横银汉微。〔旦〕月寻鸾扇下。〔老旦〕星向鹊桥飞。此间已是西园了。〔外〕花婆与我唤掌礼。请状元蚤赴佳期。〔老旦唤掌礼上〕熟读周孔礼。专谐秦晋欢。掌礼磕头。〔外〕掌礼。吉时已到。蚤请状元行礼。〔掌礼照常念生上〕

【前腔】天上人间少。玉树琼枝相映耀。刘郞正是当年少。仙娥窈窕。云英捣药。秦女吹箫。

〔外〕掌礼过来。状元老爷客处在此。只是交拜便了。〔掌礼喝拜完外〕小弟叨伯畴手足之爱。荆妇不敢避嫌。〔生〕正欲请嫂嫂叩谢。〔生旦外贴对拜生〕小弟身叨一第。姻结百年。夙愿尽酬。皆吾兄嫂之赐。〔外〕状元多才。素娘豔质。今日相逢。实爲天作之合。〔旦对生〕奴若非花婆。久已死于强暴。花婆。请受奴一拜。〔拜介老旦扶定〕折死老婢子。〔生〕旣如此。下官到任之后。再行报谢罢了。〔外〕花婆看酒来。与状元贺喜。〔外贴旦老旦送酒同〕

【一封书】春风醉碧桃。喜风微燕雀高璚楼啓碧霄。玳筵开。花烛烧。多少佳人幷才子。谁似你双双年正娇。〔合〕意坚牢。海山遥。百岁和谐琴瑟调。〔生旦同〕

【前腔】当日遇贼曹。折东西魂梦劳。今日缔久要。结绸缪。漆与胶。始信卷葹心不死。夙世姻缘今世招。〔合前〕

【尾】天敎付与双才貌。富贵风流都占了。那更福寿无疆乐圣朝。

终日昏昏醉梦间。朝看飞鸟暮看还。

高堂置酒夜击鼓。又得浮生半日閒。

红梨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