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红鬃烈马

第十场 大登殿

红鬃烈马 | 作者:佚名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薛平贵 道白:魏虎!你清算我一十八年粮饷!

魏虎 道白:啊!征西路上临阵脱逃,哪有大粮与你!

薛平贵 道白:讲出此话敢和我面见天子?

魏虎 道白:见有何妨!

薛魏 道白:啊~~~~!哈哈哈哈~~~~~~~!

玳瓒公主 唱:金翎鸽子把信传!大王必定有磨难。

倾国兵马催前战,这一马杀奔了西京长安。

王允 唱:天不幸老王把驾宴!魏卿护我登金銮。

耳内里忽听得人声喊~~~~!

众人役 道白:押回何处?

玳瓒公主 道白:押回大营!

薛平贵 唱:为王后宫把衣换!平贵今日作长安。

将身儿打坐在金銮殿,常随校官听心间。

金牌调来银牌宣,寒窑里宣来王宝钏。

常随 道白:娘娘上殿!

王宝钏 唱:金牌调来银牌宣,寒窑里宣来王宝钏,

道白:九龙口里向内看~~~~,哎呀!天嗒嗒!有只见奴的夫打坐金銮,

我只说朽木材能起焰,没料想烧锅底就要生烟。一摇二摆上金殿,

口呼新君万万年!万万年!

薛平贵 唱:寒窑受苦十八载,朝阳院先把蟒袍穿。

王宝钏 唱:叩一头谢主恩千千万万!寒窑里苦死了王氏宝钏!二月二龙抬头,

宝钏梳妆上彩楼,王孙公子有千万。绣球单打薛平头,寒窑受苦十八载,

等着!等着!坐皇后!

薛平贵 道白:马大!江海一声唤!把王允绑在我面前!

王允 唱:金牌调来银牌宣,宣我王允上金銮。

低下头来上金殿,唤新主宣我为哪般?

薛平贵 道白:一见王允气炸胆,气得人阵阵咬牙关!

马大江海一声唤!把王允推下吃刀弦!

王允 唱:一言不答推下斩,是何人搭救我命还?

王宝钏 道白:慢着!刀下留人!~~~~~~~!

唱:刀斧手莫要杀莫要斩!我还要上殿拿本参!

我这里提衣跪金殿,新主!再叫新主听心间。

我父把你何发犯?怎人杀他丧黄泉!

薛平贵 道白:你听着!

唱:当年定计把王害,王今杀他理应该。

王宝钏 唱:王宝钏舍命把父救,再叫新主听心间。

倘若赦了我的父,你我就有夫妻缘。

倘若不赦我的父,将凤冠摔在你面前!

薛平贵 唱:王宝钏莫要摔凤冠,法场上解下来老椿萱!

王宝钏 唱:叩一头谢恩典!杀场上解下老椿萱!

王允 唱:一言不答推下斩,险些儿我命难保全!

是何人救了我的命~~~~~!奥!

那是宝钏~~~~~~~~~儿啊!~~~~~~!

长随官 道白:如今要叫娘娘千岁!

王允 道白:要叫娘娘千岁!

长随官 道白:是的!赶快叫过!

王允 道白:好!我叫~~~!

长随官 道白:快叫!

王允 道白:娘娘!千岁!

唱:我的儿啊~~~~~~~~!从天上降下王宝钏!

王宝钏 唱:爹爹!~~~~!听说把父推下斩!吓得你儿心胆寒!

为救父你儿上金殿,险些儿蟒袍不得穿!

王允 唱:你今救得父不死,儿落个节孝两双全!

王宝钏 唱:说什么节孝两双全,你随孩儿上金銮!

九龙口里忙跪见!你把我年迈爹爹快快封官!快呀快封官!

薛平贵 唱:王宝钏见识浅,方才不斩又要官。

殿角端一把朱红交椅,等王的朝事一毕再封官!

王允 道白:谢新主!

唱:叩一头来谢恩典!打坐一旁我发熬煎!

薛平贵 道白:马大江海一声唤!把魏虎绑在我面前。

魏虎 唱:拉的拉来,掀得掀,好似二鬼扯判官。九龙口里抬头看!

上边打坐三挑担!假若饶了我不死,我情愿与你保江~~~~唉!~~~山!

薛平贵 道白:奸贼!

唱:一见魏虎气炸胆,气得人黑血上下翻,马大江海一声唤!~~~~~~!

把魏虎推下吃刀弦!

王宝钏 道白:慢着!

魏虎 道白:别忙!有亲戚呢?

王宝钏 道白:叫声主莫要斩!为妻还要问一番。

薛平贵 道白:当年寒窑怎传讯,一桩一件问实言。

王宝钏 道白:忙吩咐长随官儿把座打!唉!老贼呀!在叫魏虎小冤,当年寒窑怎传讯,你说我主被马踏,早早说了真实话,不说实话把尔杀!

魏虎 道白:哎!你三姨!你三姨不必出此言,魏虎把话说心间,害你平贵”岳”~~~~~!

唱:四娃子包扁食——包不黏了!哎!你三姨!害你平贵岳父过!光怨魏虎所为何?

王宝钏 道白:嗯!老贼呀!

唱:好汉做事好汉担,何必又把好人攀。叫我主下令把贼斩,我朝里不要魏狗官!

薛平贵 道白:马大江海一声唤!把魏虎推下吃刀弦!

魏虎 唱:岳父!你把娃撂置得不像啥了!

薛平贵 唱:斩魏虎除去王心头患,长安城拨云见青天。

转面我把梓童唤,为王把话说心间。

当殿上王赐你金车凤辇,王相府先把岳母搬!

王宝钏 唱:当殿上我领了金车凤辇,王相府先把我娘搬!

王夫人 唱:日月虽高人常明!

王宝钏 唱:这件事情儿未经!

王夫人 唱:九龙口里往上报!

王宝钏 唱:讨膳的乞儿坐朝廷!

王夫人 唱:走上前来忙跪定!

王宝钏 唱:你将我年迈母亲快快封宫!开呀快封宫!

薛平贵 唱:搀定岳母待我拜~~~~~~~~!儿三拜九叩理应该。

平贵当年离娘早,你和我亲娘都一般!

把岳母封在养老院,等儿的朝事一毕再问安。

王夫人 唱:施一礼谢恩情,多谢圣上把我封。

往上看往下看,我娃才是个福蛋蛋!

实服了宝钏好凤眼,十八年守出了龙一盘。

恨气不过要扫兴,开言再叫老相听!

你说我养女无有用,我今抓女成了名。

我女儿乌鸦成了凤,门婿鲤鱼成了龙。

龙的龙来凤的凤,他把我封到养老宫。

养老宫也非轻,你看我享荣不享荣?

王允 唱:好好好!

王夫人 唱:得胜你?

王允 唱:你享荣,我扫兴!

王夫人 道白:嗯!你该扫兴么!

王宝钏 唱:娘啊!国王江山轮流转,打墙的板儿上下翻。

忙把老娘搀下殿,回头观见老椿萱。

爹爹不信睁睛看,讨饭的乞儿坐了长安。

头戴冲天冠,蟒袍身上穿。要系白玉带,蟒袍身上穿。

端端正正,正正端端,端端正正打坐在金銮,坐了长安。

薛平贵 道白:马大江海一声唤!宣你皇姑上金銮。

马大江海 道白:皇姑上殿!

玳瓒公主 唱:离了西凉到长安,他国我国不一般。

他国吃的米和面,我国把奶子当膳餐。

走上前来用木看~~~~~!

道白:马大将军!那边厢坐的是何人?

马大 道白:他乃天朝王氏宝钏!

玳瓒公主 道白:怎么说她就是王氏宝钏?

马大 道白:正是的!

玳瓒公主 道白:皇姑近看呢?

马大 道白:施上一礼!

玳瓒公主 道白:好啊~~~~~~~~!

唱:走上前来拿礼见!

道白:这是马大将军!

马大 道白:嗳!

玳瓒公主 道白:皇姑给她见礼,她怎么捂起她肚肚来了?

马大 道白:咱们行礼是狮子大张口!她们天朝行礼是怀中抱月。

玳瓒公主 道白:好!你们下去!

唱:走上前来忙跪定,问新主宣我为那般?

薛平贵 唱:求皇姑!你姐姐坐了昭阳院,王封你西宫下院莫嫌偏!

玳瓒公主 唱:玳瓒女听一言将心悔烂,离我国到天朝反来作偏,

思一思,想一想恶火难咽,杀坏了薛平贵二反长安。

薛平贵 道白:挡住!

王宝钏 道白:慢着!

薛平贵 道白:挡住!

王宝钏 唱:慢着!我的妹妹啊~~~~~!妹妹莫要使龙泉,姐姐把话说心间、,

你我此间莫久站,随姐姐下边把酒餐!

薛平贵 道白:王允听封!

唱:你女儿坐了昭阳院,王封你当朝太师在朝班。

王允 道白:谢主龙恩!

薛平贵 道白:明日在朝设宴,众卿下边~~~~~~请!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