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蕉帕记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六出

蕉帕记 | 作者:单本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银瓶梅

第二十一出闹题

【梁州令】〔生上〕海棠枝上拭罗巾。新红点点眞眞。怎生发付两红裙。难摆画。无倒断。枉逡巡。

灯前恍惚还疑梦。被底绸缪宛似初。要识两边玄妙处。中间须用下工夫。那晚花烛之下。我只道小姐是个旧人。那知道还是个处子。看将起来。两个小姐形容笑语。一样无差。前日相遇的小姐。不是仙姬。定是神女。小生何缘有此奇遇。今日且喜新小姐到岳母处问安去了。不免将那旧小姐衣上之诗熟玩一番。有何不可。〔向内取衣念前诗介〕他元来约我端阳之日。在天目山相会。想将起来。他与我何等恩爱。何等缱绻。总是妖怪。料不害我。看他诗儿字儿。好不令人动火。

【山渔灯犯】字儿端。诗儿俊。模想他才华有多少风韵。他爲我好不殷勤。端阳已近。〔旦暗上听介生〕果然在天目相逢稳。敢分别新旧亲亲莫论。但小心他两边喜欣。我若亲了新的小姐呵。还怕那旧底嗔着我。若亲了旧的小姐呵。又怕这新底对着我嗔。〔叹介〕添些闷。〔笑介〕更添些笑哂。〔拿衣在手介〕〔玉芙蓉〕怕相逢两边都问我还与那边亲。〔旦随手夺衣掷地介生拾衣介〕

【锦庭乐】〔锦缠道〕〔旦〕小郞君。不读书学做好人。一谜暗藏春。眼睁睁瞒人忒狠。〔满庭芳〕想着你与狂徒串勾栏染惹风尘。将几句情词调引。〔生〕什么情词。小姐请再一看。〔旦看介〕你读与我听。〔生读诗介旦夺衣又掷地介〕今日也蕉叶。明日也蕉叶。但提起蕉叶偏恨。你好好题诗的还了我就罢。〔生〕小姐在此。小生也在此。你道是那个题的。〔旦恼介〕呸呸。〔普天乐〕敢来调脣。自招人唾駡。费我香濜。

【刷子序犯】〔生〕欲说吐还呑。〔旦〕这等你是不肯说的了。〔生〕沉吟。再休提起根因。〔旦〕不要沉吟。有话便说。〔生〕小姐。说便说。你却不要喫恼。〔旦微笑介〕我不恼。你说来。〔生〕我说了呢。〔旦〕你说。〔生〕晚会花园。还有说不出云云。〔旦〕啐。又是什么晚会花园了。我那曾在花园会你。有什么云云。〔生〕眞眞。〔旦〕敢是什么精怪。假託是我。且问你这一晚你与那精怪做些什么来。〔生〕他与我先谐秦晋。〔旦〕咳。不好了。这诗儿是几时写的。〔生〕&size(20){花烛下留诗爲信。 };〔旦〕阿也。一发不好了。这精怪也到我房裏来了。〔生掩旦口介〕苦杀人。他不是精怪。是个仙女。〔旦〕咦。怕人。看起来还是个精怪。〔生又掩旦口介〕轻说些。不是个精怪。若是精怪。怎么有许多情分到我。〔玉芙蓉〕〔旦〕他有何情分。〔高声介〕我愈加恼了。〔生又掩旦口介〕方纔说过不恼的。〔旦〕恼伊爲何先去惹花神。

〔生笑介〕该恼。该恼。〔旦〕我且问你。此去天目山。有多少路程。〔生〕有一百馀里。〔旦〕要去我和你同去。〔生〕只怕岳母不允。〔旦〕这个不难。只说要去天目山仙姑庙中了还香愿。兼求子嗣。我母亲必然见允。〔生〕虽然如此。只怕路上辛苦。〔旦〕我自要去。也说不得了。

【朱奴儿犯】〔生〕须历尽山村水村。管踏破娘行脚根。〔旦〕我打抺梳妆出了门。眞和假大寻问。〔生〕你如花嫩。怕难禁苦辛。〔旦〕这等我不去也罢了。〔生〕小姐元不该去。〔旦〕我偏要去。我不去。你又与那精怪做些什么事出来。〔生〕小姐。去去去。〔旦〕你不怕我喫辛苦。〔生〕这等怕你那一件来。〔玉芙蓉〕〔旦〕怕我嗔伊这些言语都是假温存。

待我请母亲出来。与他说个明白。来早就好起行。〔生〕正当如此。〔旦向内介〕母亲有请。〔老上〕征人无信息。娇女有呼声。〔见介生〕岳母拜揖。〔老〕贤壻少礼。〔旦〕母亲万福。〔老〕孩儿到来。贤壻孩儿请我出来。有何话说。〔生〕向年劣壻曾许下天目山仙姑娘娘庙中香愿。今要与小姐一同到彼了还前愿。兼求子嗣。拣定明早起行。故此预先禀知。〔老〕夫妻求子。极是美事。我儿。只是你从来娇养。不出闺门。恐怕路上辛苦。我做娘的怎生放得你下。〔旦〕孩儿同往。方表虔诚。〔老〕神明之事。不好阻留。我去收拾些乾粮素菓。明早同去便了。〔生〕多感岳母费心。

桃源只恐路难通。寻访仙姫意甚浓。

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敎人恨五更风。

第二十二出防险

【神仗儿】〔外呼关引衆上〕桓桓将帅。堂堂臣宰。耀金盔银铠。看取风惊电骇。啣勑命。下江淮。啣勑命。下江淮。

〔中淨扮将官捧令牌冲上〕手捧金牌离帅府。口传将令到军门。前面来的军门且住着。〔衆扎住介中淨〕吴元帅有令。着送令牌到都招讨胡爷。就教同呼关二将军两路兵马。屯扎河北白鹿冈上。用意防守。待元帅不日到营。亲自查点犒劳。毋得有违。请收下令牌。〔交付牌介外〕有劳了。〔中淨〕不敢。乍逐红尘来细柳。又驱白马返高牙。〔下外〕此间离白鹿冈有多少路程。〔衆〕还有五里程途。〔外〕传令趱上前去。〔衆跑转扎住介外〕将大军分作三营。二位将军屯扎左右。老夫亲督中军。传令各营军士。俱要小心防守。不许疎虞。〔呼关〕得令。

【降黄龙】〔外〕国祚中衰。屈指胡尘。震惊多载。孤忠七尺。拚这囘马革裹尸何害。〔挹泪介〕咳。哀哉。满朝金紫。慷慨有谁担戴。〔指前场介〕刘豫这贼子。誓不与你俱生。〔按盔介〕岸兜鍪铮铮髮竖。管敎俎醯。

【前腔】〔呼舞鞭介〕鞭开。一片红埃。闪水搏霞。万人喝采。〔关舞刀介〕俺刀轮偃月。羡生平壮气未论超海。〔向外恭身介合〕明台。是军中韩范。撑住半天全赖。小将们呵。仗威灵七擒破敌。凯旋称快。

〔外〕二位将军。可传令三军。就此摆开阵势。操练一番。〔呼关〕领钧旨。〔外上台麾旗介呼关领各军转介〕

【黄龙衮】〔合〕元戎上将台。元戎上将台。飞骑分江介。〔内擂鼓介〕擂鼓三通。万马奔蜂虿。〔合〕旌旗列綵。戈矛攒黛。誓赤心。誓赤心。扫虏庭。淸边塞。

【前腔】〔合〕忙传帅府牌。忙传帅府牌。紧守天关隘。〔内号头介〕发砲连声。听进止辕门外。〔合〕旌旗列綵。戈矛攒黛。誓赤心。誓赤心。扫虏庭。淸边塞。

【尾声】〔合〕忙排掎角安营寨。且截断黄河一带。莫放他游兵半骑来。〔外下台同呼关衆引下〕

第二十三出叩仙

〔丑上〕睡起仍朦眼。离牀尙打齁。醒来还做梦。恨杀五更头。我相公小姐要往天目山了还香愿。昨晚分付整备船隻。在武林门外伺候。今日端阳佳节。船户俱不肯去。只得税下空船一隻。那小英丫头元是船帮中女儿。正好骗他做个梢婆。大弄去。城门已开。怎么相公小姐还不见来。〔候介〕

【忆莺儿】〔生旦中淨持灯引上〕鸡已鸣。天又晴。〔中淨〕小姐前来靠着灯。趁街市无人正好行。〔旦揉脚介〕阿哟。纤纤脚疼。〔生〕走得几步。脚就疼了。〔旦扯生手摸自颈介〕看些些汗生。〔生〕快了。那桥边就有船相等。〔丑〕相公小姐来了。〔生旦中淨〕快来迎。〔做上船介〕梢公甚处。解缆莫留停。

〔丑〕梢公在下。〔生旦看船介〕没有。梢公在那裏。〔丑指自身介〕梢公就是在下。〔生〕怎么你是梢公。〔丑〕今日端阳佳节。有小的船。都叫去看龙船了。止税得这隻空船。自弄去罢了。〔生〕又胡说了。没个人看梢。你怎么弄得去。〔丑〕相公。你不知道。小英元是船上的女儿。今日权做个梢婆。我便扯。他便摇。怕弄不来。〔生〕哦。这样快开船去。〔中淨摇橹丑撑篙开船介丑〕相公烧利市。好大顺风。〔生〕挂起篷来。

【前腔】〔合〕江景澄。风色增。稳坐中流不必惊。小小篷窗日脚明。〔中淨〕龙阿兴。〔丑〕胡小英。〔中淨〕把吴歌谁唱谁人应。〔丑〕不须争。大唱个。小姐相公听。

〔丑作吴语介〕婆。我里让你先唱。〔中淨〕我占子先哉呢。〔朝生唱介〕

【吴歌】张裏蜜蜂飞过李牆。飞来飞去只爲介点野花香。自园裏鲜摘摘牡丹芍药倒偏弗採也。〔点生介〕弗识介样蛆虫乃亨介惫肚肠。

〔生喝介闭眼看丑介〕龙兴。你也唱一个。〔丑作吴音介〕我里也唱一个囘你呢。〔朝旦唱介〕

【吴歌】江水上一对鸳鸯弗走开。好像梁山伯了祝英台。雌个蛆虫乃亨偏要搭子雄个走也。〔点旦介〕你逢山逢水也跟子来。〔旦中淨喝介〕

【渔傲】〔生旦〕匆匆驾一叶扁舟离锦城。随风挂几摺蒲帆浑如羽轻。〔丑中淨〕相公小姐。看前面鬭龙船的来了。〔内打锣鼓作划龙船介划船歌〕标致姐姐俊俏哥。一边打鼓一边锣。你打鼓来哄着我。我打锣来引着他。〔打和介丑中淨〕阿也。有趣有趣。〔生旦〕看两两画船波心竞。往来驰骋。〔丑中淨赶起鸟介生旦〕猛惊起对对鸳鸯。忒楞楞飞遶断汀。〔旦〕龙郞。这是什么故事。〔生〕他是学荆楚鄕风。鄕风都弔屈平。

【剔银灯】〔旦〕天目路从来未省。〔生〕况又是登山蓦岭。〔旦〕你心坚怕甚么崎岖径。若见他把佳期重订。〔生〕惺惺。今成画饼。〔旦微笑介〕撇不下花园旧情。

〔丑〕前面想是天目山了。〔生〕这样把船泊近厓去。

【摊破地锦花】〔生〕细叮咛。且泊向芙蕖泾。须慢着撑。待上去问个分明。〔旦〕龙郞。四野茫茫。一望无凭。路头生。何处去觅前程。

【麻婆子】〔生〕这搭这搭人烟静。村庄没半星。那里那里园林盛。楼台有数层。遥闻犬吠两三声。我去问个人端正。你暂在船中等。等我来到就同行。

〔中淨丑〕晓得。人去绿杨外。舟停红蓼边。〔摇旦先下生弔场〕那山窝裏有许多人。不免前去相问则个。你看野草閒花铺满地。啼猿唳鹤在空山。〔下〕

【南耍孩儿】〔小旦上〕莫说神仙心性硬。曾借芭蕉瓣。题诗句撮合书生。那酸丁。生剌剌搂去无乾淨。热碌碌一片温存性。撇不下来把天书赠。

我长春子喜得新证道果。却也旧有盟言。当初曾题诗衣上。约龙生在天目山相会。今日待赠他天书三卷。指点一路前程。谁想他和小姐同来赴约。不免再耍他一番。〔向内介〕龙郞。龙郞。转来罢。〔生上见小旦介〕呀。小姐。你怎么也上厓来了。〔小旦〕那仙姑到船上来。手拿书册一卷。说道你一世功名。都在书内。怕你逗了个空。故此叫你转去。〔生接书介〕待我收了这书。和你一同转去拜谢他便了。叫龙兴小英。放船过来。〔丑中淨摇旦上介小旦作跳上船闪下介生〕小姐。船未到岸。怎么就是这等一跳。〔旦〕我那曾上岸来。〔丑中淨〕相公。靑天白日。放正经些。〔生〕你分明追上我。说仙姑在船上了。怎么说个不曾上厓。〔旦〕我知道了。你把天目山的话儿哄着我。不过又来圆这个谎了。〔生〕是了。这书卷是那里来的。〔旦〕这书册眞是仙姑与你的。想是那个精怪又来弄把戏了。〔生掩旦口介〕轻说些。不是耍处。〔旦〕且把书来。待我看一看。〔生藏书介〕这不当耍子。待囘去。明早焚香盥手。纔好开看他哩。〔丑中淨〕我们不睡。怎么做梦。〔生〕胡说。快放船囘去。〔丑中淨摇船囘介〕

【尾双声】〔旦丑中淨〕眼前难辨神和圣。〔生〕这一卷书分明照证。〔合〕明早开时要志诚。〔旦〕龙郞。厓上有个人来了。〔生看介〕敢是仙姑。〔旦〕不是价来拿你谎的。〔生〕又来了。〔旦〕他来拿你嫽天说谎精。

〔生笑介〕且看。且看。

杨柳靑靑江水平。曲终不见使人惊。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又有情。

第二十四出造逆

【北点绦脣】〔淨刘豫末小生丑老旦旗手上〕大宋山河。将他脱货。换个君王做。两眼摩挲。盼不上金龙座。

一朝天子一朝臣。卖国何须问主人。做下平天冠一顶。可怜还要等时辰。自刘豫的便是。做官厌了。寻思做个皇帝。昨已背了宋朝。投降金国。兀朮四太子许封我做个大齐皇帝。怎么诏使还不见到来。好生焦躁。左右。〔衆应介淨〕你每会起马前课。替我排一个卦。看这皇帝做得成做不成。〔丑排卦介〕啓爷。先是个蛊卦。变作夬卦。有些古怪。〔淨〕却怎么。〔丑〕大齐皇帝倒就上头了。只怕后边要降做齐景公。〔淨喝介〕唗。只等金国有使臣来。快报我知道。〔衆应介外扮达官二旦捧金冠袍带同上〕丹诏新传下。黄袍幷赐来。通报。〔衆〕啓爷。大金皇帝圣旨到了。〔淨〕快排香案迎接。〔排案淨跪介外读诏介〕大金皇帝诏曰。天厌宋乱。特简新君。咨尔刘豫。弃暗投明。朕心嘉贺。封尔爲大齐皇帝。卽日受册。幷赐金冠一顶。蟒衣二袭。玉带二条。宝剑一口。美女十人。良马百匹。以下诸臣。便宜自爵。谢恩。〔淨叩首介〕万岁万岁万万岁。〔受册玺介外出书介〕四太子还有私书奉贺。说待新齐皇帝登基之后。就要同往南郊打围。不得有误。小官使命在身。就此吿辞。不及候朝贺了。〔淨〕上国天使。怎好慢去。烦代奏大金皇帝。说刘豫就有表章来贡谢了。〔外〕谨领旨。今朝胡地主。昨日汉宫臣。〔下淨〕文武衆官。〔衆〕臣等有。〔淨〕今日吉晨。待寡人坐下龙庭。把皇帝试演一番。尔等诸臣。不得违慢。〔衆〕领圣旨。〔淨坐高处介衆〕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淨作战身介〕衆卿平身。〔作跌下介衆〕陛下龙体。〔淨〕寡人一时身子战起来。想是不曾烧得利市。衆卿快扶着寡人。也要抖擞一番。摆个队伍。护从鸾驾囘宫。待寡人学惯。不要引坏了他。〔衆应扶行介〕

【节节高】〔合〕忙排曲柄罗。驾前呵。穿街一道金骨朶。黄旗阔。绣扇多。朱轮大。金朝谁似威风我。军民万口齐声贺。〔淨作矮人走介〕容易凡蛇变成龙。一时抖得牙关蹉。一时抖得牙关蹉。〔引下〕

第二十五出演法

〔淨上〕区区极伶俐。诸般学得会。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我妹夫。同着妹子。去到天目山。得遇仙姑。说道受他天书三卷。今日要在花园中开书演法。那吴山上三茅观王道士是我嫖友。昨日对他说了。传我一个破他法儿。几句口诀。念得烂熟。待他演时。我也捻诀步罡。等他弄不将来。耍笑一场。〔对衆介〕列位。你看那时纔有些趣哩。且躱在太湖石后。待他来时。教他有法难施。没法可治。〔虚下介〕

【霜天晓角】〔生上〕彩云如盖。缥缈天之外。〔旦中淨随上〕指点神仙何在。笑你个俊乔才。

〔生〕仙子万山中。胡麻有路通。〔旦〕天书收拾下。只怕是场空。〔生〕小英。今日教你安排香案在荼■〈艹縻〉架下。可停当未曾。〔中淨〕停当了。〔生〕小姐。同去看拆如何。〔旦〕我若同去。只怕你那个谎儿要做破了。〔生笑走介〕也看。小英点起香烛。你自迴避。〔中淨点介〕交付台场。慢拆慢唱。〔下生跪介旦立介〕

【金蕉叶】〔生上香三上香介起拆书介〕拆开。呀。元来是遁甲天书。〔揖介〕把祕法恰赐与我秀才。喜盈腮。好向人前喝采。小姐。你过来。快叩首虚空也该。

〔生扯旦介〕过来拜谢了仙姑。〔旦摇头介〕我不来。也不拜。

章台柳】〔旦〕夫子戒。不语怪。〔指生介〕你恁聪明如何着鬼卖。〔生〕怎么说是鬼。是神仙秘受的。好不信也。〔旦〕分明类齐谐。读尽圣贤书。反信祥信灾。〔生指旦介〕你一捻捻女裙钗。薄喋喋口胡开。又道五穀不熟。不如稊稗。你那知个道在稊稗。

〔旦〕我且问你。这天书要他何用。〔生〕你元来一些不晓得。

【醉娘儿】我看来。此书你定然不解。他将天地人做三卷排。〔旦〕天怎么样。〔生〕天卷可唤雨呼风。〔旦〕地怎么样。〔生〕地卷鞭石能驱海。〔旦〕那人卷呢。〔生〕那人卷召得神和怪。

〔旦〕一发胡说了。那神怪怎么召得来。〔摆头介〕定没这事。

【雁过南楼】〔生〕女娘何须浪猜。女娘何须浪猜。我将人卷一试如何。这神通弹指中埋。〔旦〕要试演。只怕用斋戒。〔生〕不必用斋。〔旦〕用搭个台儿么。〔生〕不必上台。〔旦〕这等怎麽。〔生〕一瓣香就满空云霭。把诸神召来。切莫惊骇。小姐。说过了。你却不要害怕。〔旦〕我怕你召不来。若是召得来。我也不怕。〔生〕你要召什么神道。〔旦〕我要请马赵温关。四大元帅。

〔淨暗上披髮执苕箒揑诀舞介生〕小姐。你去取了剑水来。〔旦〕使得。〔向内取介〕剑水倒有了。只怕法儿还没有哩。〔生〕也看。也看。〔持剑喷水烧符步罡介呪介〕天灵地灵。水火无情。吾今宣召。速现眞形。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勑。勑。勑。〔淨念呪介〕法作刘眞君。挂起二郞神。喝令四大将。急急转囘身。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勑。勑。勑。〔内鸣锣鼔介小旦引四大天君上转立介旦慌躱生背后介〕龙郞。不好了。快教他们去罢。〔淨慌躱随处介四将杀淨介小旦劝介旦打生背介〕没奈何。你便遣他去了。〔生〕小姐如何。〔旦〕是我不是了。〔生念介〕汝今速退。不得留停。吾奉太上老君勑。勑。勑。〔小旦引四天君转下旦坐地介生〕小姐。小姐。〔旦低头不语介〕

【山麻客】〔生〕爲甚不头抬。多管人惊坏。〔扶起介〕呀。蓦忽的容颜霎时顿改。〔淨〕救救救救。〔生向淨介〕呀。大舅也惊倒在此。〔淨〕这神通吓吓得我魂不在。〔旦〕我那仙姑娘娘。〔忙连拜介〕娘。我妇人短见可哀。望取包容。凟神还再。

〔淨叩头介〕妹夫大人。妹夫相公。妹夫爷爷。妹夫皇帝。〔生扶起介〕

【尾双声】〔淨〕几乎把我残生害。咳。贤妹夫。我平常慢你。切不可记怀。今后呵。我另做一双眼睛看待。〔丑冲上介〕相公。方纔白相公到来。是龙兴囘他去了。〔生〕他来何事。〔丑〕他来报科场挂试牌。〔生〕大舅。我和你打点者也之乎欤焉矣哉。

〔淨〕贤妹夫。你去嵌得之乎者也来的。我是嵌他不来的。若去。白白坏一个卷子。〔生笑介〕毕竟要去。〔淨〕贤姊丈。适纔这些神将。怎么凭你弄来弄去。倒也有趣。〔生〕若大舅欢喜。再召他来如何。〔淨慌介〕我的爷爷。饶我罢。〔竟跄下生〕小姐如何。〔旦〕阿也。罢么。

全凭符水叩高眞。说道无神却有神。

画虎未成君莫笑。安排牙爪始惊人。

第二十六出闹闱

〔小旦红衣执拂怀一试卷上〕命裏无官莫强求。时来喝水也西流。文章自古无凭据。惟愿朱衣一点头。俺长春子撇不下龙生。已曾授他天书三卷。如今春榜动。选场开。一发结果了他前程之事。来到这贡院裏边。我且踹上这瞭高楼。等待龙生入场。显个神通。安排他做个状元便了。〔做登高立介〕正是大抵乾坤都一照。免教人在暗中行。

【番卜算】〔丑试官末吏衆手下引上〕奉旨掌文场。明镜当头捧。谁道皇结网疎。打尽他麟和凤。

莫说登科难上难。得来只作等閒看。不用文章中天下。只要文章中试官。下官万俟卨的便是。今岁开科。亏秦太师的力量。特旨命下官做个考试官。〔笑介〕这些举子造化。遇着我这样一个有兴头的座师哩。左右开门。放举子入试。〔衆应开门介〕大门开了。〔小旦暗下取案上笔仍上立介〕

【窣地锦裆】〔生外淨小生同上生〕三千海水混鱼龙。〔外〕点点桃花阵阵风。〔淨〕不知谁向锦标中。〔小生〕夺得鳌头一丈红。

〔进见跪揖介丑〕今年主司不比往常。你每衆举子须要用心。各认东西文场字号。静坐待题。不得紊乱。〔衆打恭应介丑〕听事吏散卷。〔末应唱名散卷介〕天字号龙骧。〔生〕有。〔末〕东文场。〔生执卷出小旦将怀中卷换生卷生做不知东下介末〕地字号白元钧。〔小生〕有。〔末〕西文场。〔小生执卷西下介末〕玄字号秦埙。东文场。〔淨应执卷东下介末〕黄字号孟琪。西文场。〔外应执卷西下介末禀介〕禀爷。散卷完了。〔丑〕封门。〔衆应丑出看封门进坐介丑〕散题纸。〔衆应接末题纸下介小旦做写卷介衆上禀介〕禀爷。题纸散完了。〔小旦执拂向内一招内鸣锣鼓扮魁星上小旦从高掷笔魁星接笔跳舞介衆惊禀介〕禀爷。魁星降了。〔丑〕不要惊他。今科试官得人。魁星也来助采头了。〔内鸣鼓三声传趱文字介又鸣鼓五声传趱交卷介魁星将笔仍放案上跳下介生执卷上小旦又换生卷生上交卷介生〕交卷。〔丑〕听事吏给照出籤一枝。〔末应给介小生淨外以次交卷领籤末唱介〕一名二名三名四名。〔衆开门介〕大门开了。〔放出介衆禀介〕举子出完了。〔丑〕封门。〔衆封介〕封锁好了。〔丑〕你们外边伺候。〔衆应下介丑〕听事吏取烛来。待我老爷就在至公堂上看卷罢了。〔末取烛立边介丑〕听事吏。我老爷有句话对你说。昨日我去谢秦太师爷。太师爷就把孙儿秦埙。托我要中个状元。说文字裏边有个春字。就是他的卷子。我晓得春字头与秦字头一般。做得这个关节恰好。只一件。瞒官不瞒私。场中三四千卷子。我老爷那得许多工夫去寻他。你替我用心去寻一寻。秦相公中了状元。连你也重重有赏哩。〔末应介〕晓得。待吏典去寻。〔做寻见介〕爷。这卷裏边有个春字。想是秦相公卷子了。〔丑〕快取来我看。〔做执笔看卷介〕

【一封书】〔丑〕靑花蘸笔锋。点和圈用得浓。〔笑介〕文字却是胡说。之乎者欠通。半嫖经半酒锺。这怎么好。也罢。〔向末介〕你带得墨进来不曾。〔末〕爷的拜帖匣裏不是墨。〔丑〕辏趣。取来。待我替他改一改。中了罢。〔做改介〕抹上胭脂加上粉。淘去泥沙拔去铜。〔笑介〕如今好了。鼓鼕鼕。报公公。这样文章也得中。

〔末〕爷。中。怎么叫做中。〔丑〕他元是中不得的。〔小旦下案前拂生卷介丑开生卷内作细乐介丑〕那里作乐。〔末〕不知道。〔丑〕怪哉。

【前腔】纔开卷就起风。听喧阗响得凶。收了这卷。看道怎么。〔收卷内止介丑〕就不响了。我再开这卷。〔开介内又作乐介丑〕眞个怪哉。〔问末介〕你听得是那里响。〔末听介〕是这卷子裏边响。〔丑〕与人间乐不同。管和絃在卷中。〔又收卷内又止介又开又作介丑〕眞个怪哉怪哉。待我看文字何如。〔看介内大作乐介丑点头加圈介〕文字却绝妙。都是神仙之笔。凡人做不到的。呕出珍珠千颗莹。绣得莲花几瓣工。公然好似春字那一卷。怪道你在虚空。显神通。你把这一卷呵。另阁在高头做一宗。

〔末〕爷。文字这卷好。势力又那卷好。还把那一卷中状元。〔丑〕如今时世。只要有势力。怎么论得文字。只把春字这一卷做状元罢了。〔取前卷执笔将批介小旦执拂向上一挥作雷响介丑〕却怎么天雷响了。

【皂罗袍】把笔眞成惊恐。这些儿私事便恼天公。雷便响。状元却定用是他。〔小旦又拂内又响介丑作慌介〕主司头脑太冬烘。何劳神将都喧鬨。也罢。且阁起这卷。看这雷响不响。〔听介〕就不响了。咳。这老天平常是极势利的。滕王贵客。便帮他顺风。寒儒荐福。便春雷夜轰。如今秦太师偏不奉承他。当朝宰相倒没些儿用。

〔末〕爷若怕天。只怕还用存些公道哩。〔丑〕也罢。再把后一卷取来我看。〔末笑介小旦又拂卷内又作乐介丑〕怪哉。乐又响了。

【前腔】又是宫商迭弄。〔拍案叹介〕信阳春一字不用丝桐。看来状元还该是你。只是你的势力比不得他。文章元自有雌雄。瞒心无奈人情重。〔末〕这样怎么处。〔丑〕没奈何。就把这一卷做状元罢。〔取笔做定名次介〕还他榜首。难逃至公。〔末〕爷。这一卷呢。〔丑〕留将第二。凭他阿翁。〔末〕爷一时间怎么不怕秦太师起来。〔丑〕这弟子孩儿。不听得天雷响么。〔小旦又拂内又作雷响介丑〕如何怕天雷打下鑽没缝。

〔末〕其馀这些取上的卷子怎么处。〔丑〕都混帐塡去。明早揭榜罢了。听事吏。说便是这样说。秦太师的儿子中了状元。又要把孙儿中状元。难道状元是他一包定的。那皇天也不肯。你也有子孙读书。只是依天理做去。你看科场裏边信有鬼神。便是天大的人情。主司也做不得主哩。〔末〕爷说的是。

试官有眼总如盲。全靠天公自作成。

万事劝人休碌碌。举头三尺有神明。

〔小旦弔场〕你看这一弄儿。白夺得一个状元与龙郞。不然闪些被那贼臣孙儿压在上面了。龙郞。龙郞。你明日只晓得脱白挂绿。替那胡小姐荣耀。不知道我做有情人。费了多少气力哩。〔对衆介〕列位。这叫做从空伸出拿云手。提起天罗地网人。〔下〕

第二十七出打围

〔丑扮达官上〕飒飒西风刮面寒。单于牧马在阴山。朝来飞报军情事。不管征人两鬓斑。咱是大金天子驾下哈迷痴是也。只因兀朮四太子约定西齐皇帝。今日南郊打围。命咱催趱两人马。俱到此处会齐。道犹未了。金鼓连天。四太子与大齐皇帝一同来也。

【北新水令】〔淨刘中淨兀朮外末小生丑将官老小旦胡女上〕一声画角动南郊。撼天关鼓鼙諠譟。霜浓狐兔滑。风急雁鸿高。鹰犬飞跑。打围的一齐到。

【南步步娇】〔胡女〕宝凳斜笼双弯小。纤手把琵琶抱。乌云护锦貂。似一幅昭君和番般貌。看风颭绦裙飘。俨红云一朵飞来俏。

【北折桂令】〔衆〕咱生成猿臂熊腰。发一矢准透长空。稳落双雕。〔衆〕啓爷。大西边一阵天鹅来也。〔刘兀〕叫将校。〔衆应介刘兀〕把海靑忙解绒绳。〔衆放海靑介〕追上天鹅管甚云霄。放海燕去者。〔衆应放介〕看海燕身躯纤小。把海靑纸帽轻捎。天鹅也你飞得空高。只一击靑冥。便血洒翎飘。

〔衆喊介〕掉下天鹅来也。〔刘兀〕取者。〔内作鴈叫介衆〕启爷。大东边有一阵鴈来也。〔刘兀〕取弓来。〔衆送弓箭介内又鴈叫介〕

【南江儿水】〔衆〕旅鴈空中叫。韵寂寥。他啣芦漫过衡阳道。一字斜来知多少。替当年苏武传报。今日相逢堪恼。双矢离弦。管取向空齐落。

〔射介衆〕啓爷。两个鴈一齐中箭。都掉下来了。〔刘〕太子手段果高。寡人手段也不低。〔兀〕大齐王眼力还比咱高几分哩。〔刘笑介〕好说。将校。赶过白鹿冈去。〔衆〕啓爷。白鹿冈上。虎狼出没。只恐去不得。〔刘〕唗。

【北鴈儿落带得胜令】〔刘兀〕咱从来惯屠龙。会斩蛟。那怕他虎负嵎。狼当道。将校每。则索把扢孜孜箭搭弦。豁剌剌刀出鞘。由你插翅上靑霄。腾足向黄茅。扑刮刮风千尺。不登登路一条。炰烋。纵犬去将狐捉。飘颻。放鹰飞把兔抄。

〔衆呐喊走转介〕

【南侥侥令】〔胡女〕黄沙飞漠漠。红叶舞潇潇。呐喊连声惊天表。马如云。人似潮。马如云。人似潮。

〔衆〕赶起隻老大白鹿来也。〔兀〕大齐主。此鹿让咱射罢。〔刘〕请太子开弓。叫将校每呐喊助威者。〔衆喊介兀执弓做射鹿介〕

【北收江南】〔衆〕呀。看你个下高冈白鹿闪琼瑶。狰狞两角触风猋。咱子向兽壶中探箭捻弓弰。觑不差半毫。觑不差半毫。厮琅琅狼牙一发中阑腰。

〔作射倒介刘〕妙哉妙哉。〔衆〕愿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内鸟鹊鸣介衆〕啓爷。前面大树上鸟鹊喧鸣。想是下有虎狼。不如囘到西边平坡之上。搅扰一番。〔刘〕唗。住着。太子。寡人十年前。赤手搏死二虎。今日况有许多人马在此。若是有虎。寡人不用器械。止凭拳打脚踢。活捉一个来与太子耍子。看寡人喝个采如何。〔兀〕倒不知大齐主有这等手段。〔内虎叫介衆〕虎来了。

【南园林好】〔衆〕见鸟鹊争喧树梢。听虎狼前山怒嚎。〔刘〕咱伏虎玄坛离庙。显手段。逞粗豪。显手段。逞粗豪。〔扮虎衝上介刘做跳下马解縧脱袍介〕

【北沽美酒兼太平令】〔刘〕笑咍咍解宝縧。笑咍咍解宝縧。忙劫劫卸锦袍。〔虎扑介〕这业畜逢咱难恕饶。〔虎跳舞介〕恁张牙露爪。地振与山摇。〔扑虎介〕咱则向当头虚抱。〔指将校介〕你须将金鼓齐敲。〔虎来扑介〕引他来望前空跳弄得他眼花顚倒。〔去扑虎介〕这遭怎逃。〔虎来扑空跌倒介〕扑楞腾一交。呀。〔打踢介〕儘拳踢不数卞庄存孝。

〔虎卧地介兀〕大齐主不用器械。赤手搏虎。眞个远过卞庄子李存孝。壮哉技也。壮哉技也。〔刘〕今日之乐。可谓极矣。只不知宋兵连日声息如何。咱一面打围。一面挂心着哩。〔衆〕启太子万岁知道。探马报来。去白鹿冈三里之地。立下三个大寨。中间是宋朝主将胡招讨。左右两翼是梁山泊归顺草寇双鞭呼延灼与大刀关胜。势甚猖獗。须索策应。〔兀〕胡招讨是个文官。料想不谙武事。呼关二将。些些草寇。何足惧哉。〔刘〕太子言之有理。将校听令。

【尾声】〔刘兀〕将雄兵十万齐围了。似铁桶般没些儿孔窍。把三处红旗只一扫。

将校们。擂鼓鸣金。摆个长蛇阵势。把他三个大寨团团围了。不许走漏一人。如违枭首示衆。〔衆应领阵下〕

第二十八出报捷

【绵打絮】〔旦上〕泥金信傍。含笑罢梳妆。〔内鹊叫介〕听鹊噪红窗。想爲报佳音特故忙。鹊儿。我问你讨个消息。今日是揭晓的日子。若龙郞中了。你可再叫三声。〔内叫介中淨暗上〕小姐。鹊儿噪得早。昨夜灯花又开得好。龙相公稳稳的中了。喜非常。昨夜花灿银缸。〔旦〕你看看我的气色如何。〔中淨看介〕小姐恭喜。眉尖隐隐两道红黄。〔旦拂髩介〕是什么东西。〔中淨〕呀。小姐。是蟢子挂下来了。〔合〕刚道个打点做夫人。又辏着蟢子双双挂鬓傍。〔老衝上看旦介〕眞个好打点做夫人。你看蟢子双双挂鬓傍。

儿。我怕你等报捷的心焦。特来伴你。〔旦〕多谢母亲。〔中淨〕奶奶小姐。不要心焦。我小英的奶头极有准的。若是痒发了。那报喜的也就来了。

【太平令】〔丑急上〕心急行慌。跑得浑身汗似浆。〔见介老中淨旦〕龙兴来了。相公中了么。〔丑〕奶奶小姐。相公已中今科状。〔旦老〕不差么。〔丑〕龙兴的报。那有差的。那金榜上。写头行。

〔旦老拜介〕谢天谢地。大相公怎么。〔丑摆头介〕不得停当。〔老〕我道他不肯读书。也罢。那白相公可中么。〔丑〕白相公也中了。〔旦老〕倒也中了。〔老〕我那儿。

【前腔】你夫壻名扬。〔旦合〕他平地风雷起颉颃。〔老〕龙兴。你该在那里伏侍相公。〔丑〕恐夫人小姐悬悬望。〔老〕这也说得是。小英伏侍小姐上楼去了。我到厨下检点喜筵。龙兴。你去厅上呵。忙点烛。快烧香。

〔旦老中淨先下丑〕如今巳牌时分。这些报捷狗娘养的还不见来。我假写一张报单。贴在高处。只说有人报过了。骗他炒闹一场。倒也有趣。〔帖报单介〕

【前腔】〔外末小生急上〕问个端详。〔向内介〕老的。胡衙在那搭儿里。〔内〕前面白粉牆裏呵。〔衆〕指点胡衙白粉牆。〔打门介〕报报报。〔丑〕外边什么人。大惊小怪。〔衆〕爲状元报捷来求赏。快开门。快开门。〔丑开门介〕来报那个的。〔衆〕衙内壻。唤龙骧。

〔丑〕呸。来迟了。〔衆〕我每是头报哩。

【前腔】〔丑〕不用慌张。〔指单介〕撑开驴眼看。报过红单帖画堂。如何。〔衆〕那个天杀的鑽做头报去了。小官。你每有撦物事赏他不曾。〔丑〕已曾赏过银百两。是鬆纹。还有哩。〔衆〕还有舍物事。〔丑〕还有十疋绢。做衣裳。

〔衆嚷介〕我每让他做头报。第二报是我每的了。九十九两纔去哩。〔敲锣打椅嚷坐介淨上〕状元鳖在荷包裏。无奈人头翦绺多。什么人在此喧嚷。〔丑向淨耳边倒鬼介衆〕大爷。我每是走报的。贵衙驸马中了状元。不知是那个天杀的鑽做头报。骗了我每物事去了。故此喧嚷。〔淨〕哦。你每有多少东西。寄在我这里。〔衆〕大爷。我每是走报的。〔淨〕你方纔说骗了你的物事。想是你有丢儿放在我衙裏。可恶可恶。〔衆〕不敢。〔淨〕我且问你。你每报捷的。还是总裁老爷。察院老爷。布按两司老爷。府县各位老爷。差你来报的呢。还是自要骗物事来报的。〔衆〕这个大爷说得好笑。我每是上年规矩。怎么说这样话。〔淨〕我再问你。你晓得我姓什么。〔衆〕大爷姓胡。〔淨〕我中第几名。〔衆〕我每是报龙状元的。〔淨〕这等在我胡衙嚷什么子。叫小厮。与我一个个缚了。送他到县裏发落他去。先与我打上一造。叫小厮。打打。〔丑打介衆跑介〕

【尾声】〔淨〕官衙许你来扰嚷。〔衆〕大爷。便是打杀了要赏了去。〔淨〕叫小厮。〔丑应介淨〕赏他些拳头巴掌。〔衆眠地介〕打杀罢休。打得好。打得好。〔淨赤身拿棒槌打介衆慌跑走丢锣介丑赶打抢帽下介淨丑〕那裏撮拥这伙光儿光打光

〔淨〕龙兴如何。〔丑〕大爷停当。〔淨〕你也识货。这锣大爷自用。〔敲介〕帽子赏了你。〔丑〕谢大爷。

打得有便宜。报钱没一釐。

洞房花烛夜。金榜挂名时。

第二十九出陷差

【上林春】〔淨秦桧末堂候衆从人上〕懊恨当朝甚声势。夺去个状元容易。谁白面书生。须劈脑下他一计。

试官有眼却无珠。瞎帐眞龙混帐鱼。我本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咱秦太师。排空作雨。喝地成流。谁想把孙儿秦埙。托付万俟卨那厮。要中个状元。却不怕我。中出一个龙什么来。可是二十年来怪事。那小畜生传胪之后。也不到我私宅来拜个门生。甚是可恶。〔冷笑介〕我要摆布这个小畜生。有何难哉。那官儿。叫那万俟卨这狗弟子来。〔末应介〕

【光光乍】〔丑上〕主司命儿低。撞着打头雷。今日升堂须子细。只怕躱了天雷有霹雳

〔问末介〕今日太师爷没有什么怪我么。〔末〕说道要问万俟爷讨状元哩。〔丑惊介〕罢了。我道是这桩买卖发动了。〔进跪介〕万俟卨参见老太师爷。〔淨喝丑惊介淨〕唗。畜生。你知罪么。〔丑叩头介〕万俟卨该死。〔淨〕你把我孙儿中在那里。消不得一个状元么。〔丑又叩头介〕万俟卨该死。〔淨〕那龙什么子那里讨来的人情。你就不放我在心上。我把你畜生的头不要寄在你颈子上。〔丑〕万俟卨该死。望太师爷暂息雷霆之怒。容小官一一禀上。〔淨喝介〕有什么说。〔丑〕那日看卷之时。令孙老大人元取作状元。不想天雷打下三次。那龙骧卷子元取第二。又三次乐响。故此只得顚倒中了。万俟卨该死。该死。〔淨〕你怕天雷。不怕我秦太师么。〔丑〕那日小官怕天雷。今日天雷怕太师爷了。〔淨强笑介〕那天雷还怕我么。起来。站了说。〔丑〕不敢。〔淨〕站着。〔丑应站介淨〕那龙骧这小畜生好生倔强。不来见我。我要了了他的官儿。你这花脸。惯会算计人的。设个计较来。将功折罪罢。

【风入松】〔淨〕乔才新进太无知。他大胆道状元及第。笑蛇儿倒有蛟龙气。待设个牢笼之计。断送他前程这囘。除是你有心机。

〔丑打恭介〕这有何难哉。

【急三鎗】〔丑〕些须事。不必用烦相公虑。一举手。〔吹气介〕做飞灰。

太师爷在上。如今雷公料管不着他。依小官愚见。一发了了他的性命罢了。〔淨囘嗔作喜介〕妙妙。坐下讲。〔丑〕不敢。〔淨〕坐下好讲话。〔丑坐介淨〕依你的见识。怎么摆佈他纔是。〔丑〕小官今日见塘报。那兀朮会同刘豫围住白鹿冈一带了。太师爷就教龙骧领兵前去策应。定然送死。这是羊落虎口之计。伏乞太师爷尊裁。

【风入松】雄兵十万合重围。可易一时杀退。他书生料是无张智。不用费些儿力气。〔点纱帽介〕把他这件东西呵。就送与番人祭旗。那时节说什么状元谁。

【急三鎗】〔淨〕妙哉。这计较。眞希罕。便打点。差他去。莫敎迟。

万俟大夫。我算道你有些见识。果然。只是你把这个好门生反面就弄他一下。觉道忒狠了些儿哩。〔丑〕太师爷在上。这个也是小官的薄敬。〔淨笑介〕堂候官。就分付兵部。速差新状元龙骧。领八千人马。星夜往白鹿冈策应。不得违误。如若迟延。卽正军法。〔末应介淨〕万俟大夫。你

主张文字太糊涂。算计他人却有馀。

莫道此人全无用。也有三分鬼画葫。

第三十出分别

【琐寒窗】〔旦老上〕喜仙郞月桂初攀。又谁知诏旨颁。离他金马。去跨雕鞍。〔旦〕鸳帏寂寞。黄昏淸旦。好敎人意慵心懒。〔背悲介〕怎禁啼泪暗潸潸。〔老偸看介〕咳。是少年夫妇。怪不得有些牵绊。

〔旦〕母亲万福。〔老〕孩儿到来。方纔龙兴来报。说你丈夫今日就要起马。刚掇巍科。又当远别。怎生是好。〔旦〕便是。都是秦桧那厮的阴谋。眞个事出无奈。〔老〕此行想定与你爹爹相见。倒也是一个机会。〔旦〕只是龙郞不谙武事。不知成得功否。孩儿未免挂心。〔老〕正是呢。

【临江花】〔衆引生上〕自信如丹心一瓣。勤王敢惮间关。笑书生今日也登坛。看一股靑萍照眼。

长随。外厢伺候。〔衆应下相见介老〕贤壻。闻你就要起程。赴援河北。匆匆怎好。〔生〕劣壻此行。正求相见岳父。岳母不必挂念。〔旦〕龙郞。妾身愁你不禁劳役。又値寒冬。一时别去。好不伤感。〔悲介生〕眷恋之情。彼此皆然。只是钦限严紧。不得久住。〔老〕叫龙兴看酒过来。〔丑持酒上〕有酒。〔斟酒递旦接送介〕

【针线箱】〔旦〕好夫妻别离不惯。只爲着朝廷钦限。拚沉沉酩酊离亭盏。做个不知分散。〔生〕我功名阃外能先许。你涕泪闺中莫浪弹。〔老〕贤壻。你何时返。〔生〕怕玉门关远。满拚他头白生还。

〔丑禀介〕啓爷。兵部差官催督卽刻起程。〔生〕知道了。〔旦〕龙兴收了盏。〔丑收介〕

【捣白练】〔老〕别思萦。〔旦〕愁肠绾。〔生〕去和留左难右难。〔旦〕怎禁这般鞅掌。这般留恋。〔悲介〕天也。又恁般催趱。

〔丑〕啓爷。天色晚上来了。请起马去罢。〔生〕分付伺候着。〔丑应介〕

【三学士】〔生〕底事今朝天易晚。爲征人行色阑珊。〔旦〕我深闺欲寄书非易。你急足时传信不难。〔合〕但愿鞭将金凳挽。急唱取凯歌还。

〔内云〕报。白爷送行。〔丑〕住着。待我通报。禀爷。白爷特来饯行。〔生〕知道了。岳母。小壻就此分别去罢。

【半叫鹧鸪】〔老生〕骨肉分离在等閒。分离那値又天寒。〔旦〕我郞要识分离苦。把我分离泪眼看。

〔老扶旦下生弔介小生上末随介〕残照落长川。骊驹唱别筵。雁飞不到处。人被利名牵。〔报介见介小生〕年兄。我和你榜墨未乾。勑书早下。姦相肆谋。吾侪结舌。惶愧惶愧。〔生〕此去恰好与妻父相见。倒是不幸中之幸也。〔小生〕元来如此。看酒过来。〔末送酒介〕

【解三酲】〔小生〕乍离了玉皇香案。早建着大帅高竿。我准备一双望你旌捷眼。盼翁与壻两师班。〔生〕恐才疎难副年兄望。〔叹介〕怕计拙仍投大相姦。〔小生〕休嗟叹。休嗟叹。但仗个生平胆略。定斩楼兰。

〔内云〕衆将伺候久了。请爷起马。〔丑〕知道了。啓爷。兵部点差将校头目在此候久了。〔生〕教披挂伺候着。〔小生〕小弟别了。百凡事年兄须用保重。〔生〕领教。〔合〕正是话不断头重话话。行难分手再行行。〔小生下外淨老旦中淨将官上〕一把鸾刀箭一壶。衝锋破敌血糢糊。生平要挂封侯印。不愧人间大丈夫。兵部点差随行头目叩头。〔生〕此处到淸水湾。多少路程。〔衆〕有三十馀里。〔生〕传令赶到那边住扎。明日五更长行。〔衆应介丑大帽靑衣随行介〕

【神仗儿】〔衆〕旌旗色灿。旌旗色灿。戈矛光烂。向淸淮断岸连营。作长空飞雁。从他河北金兵百万。须淨扫。莫留残。须淨扫。莫留残。〔引下〕

第三十一出巡警

【山歌】〔淨外中淨军上〕铁衣忙着五更头。五更头霜露冷飕飕。我裏个娇滴滴婆嫌脚冷。正唤做悔敎夫壻觅封侯。

咱们是白鹿冈上把守的军士。被兀朮四太子与刘豫那厮统领十万铁骑。把我胡爷围困在此。昨日呼关二将军杀透重围。请救兵去了。我每巡警的须要小心。〔衆〕哥说得有理。我每轮流打梆敲锣。不要倦了。〔内鸦鸣介〕

【六么令】〔衆〕黄昏静悄。见呀呀鸟鹊争巢。〔内擂鼓〕营中鼓角动严宵。排短戟。列长刀。一声锣纔是初更报。一声锣纔是初更报。〔内作打一更介〕

【滴溜子】〔末上〕乘飞骑。乘飞骑。红尘一道。賷急报。賷急报。皇封两托。点差状元来到。他精兵有八千。威权不小。起马前来。只在明朝后朝。关上把守的接飞递文书。朝廷差状元龙爷来策应了。〔衆立高处接介〕晓得了。〔末〕起马前来。只在明朝后朝。

〔下衆〕哥每。我们把这角文书到十里铺叫直番的打进去便了。〔走介〕

【六么令】〔衆〕星稀月小。〔内打二更介〕听鼕鼕二鼓方交。〔内雁叫介〕满天霜露雁声高。风凛烈。夜迢遥。〔内打三更介〕霎时又是三更到。霎时又是三更到。

这是十里铺了。叫铺兵。〔丑内应介〕来了。来了。

【滴溜子】〔丑上〕邮亭内。邮亭内。风寒似扫。深夜裏。深夜裏。是谁厮叫。起来向前看着。元来是长官。巡风来到。〔衆〕快收文书。快收文书。〔丑〕投下文凭。不须闹抄。〔衆〕这是新状元龙爷领兵来策应的文书。不要误了。〔丑〕晓得。投下文凭。不须闹抄。〔下〕

【六么令】〔衆〕荒鸡叫早。〔内打四更介〕这些时四鼓频敲。冷风刮面利如刀。人寂寂。影萧萧。〔内打五更介〕又交五鼓天将晓。又交五鼓天将晓。

【滴溜子】〔小生上〕状元的。状元的。统兵将到。忙传示。忙传示。常川军校。早来特差前哨。弓都要上弦。刀须出鞘。急向军前。迎接节旄。招讨胡爷传令。教前哨官兵迎接新状元龙爷军马。不得有误。〔衆〕晓得。〔小生〕急向军前。迎接节旄。

〔下衆〕哥每。这叫做眼望旌捷旗。耳听好消息。我每快去。我每快去。〔打锣下〕

第三十二出祈雪

【倾杯玉芙蓉】〔外末小生淨中淨旗手引生佩剑上〕诏揭红旗下九重。〔吹响器三声介〕画角三声动。我则待卸了乌纱。跨了金鞍。掣了靑萍。架了雕弓。凭将虎节当头捧。看取狼烟转眼空。〔衆喊介〕军声鬨。似春雷夜轰。笑书生此行杀气正。

【玉芙蓉】〔生〕他权姦计较凶。便座主也成趋奉。喜丈人行今朝有女壻乘龙。休说我胸中胆略三军恐。便是这肘后天书万法通。刘豫的贼子。你成何用。任围如铁桶。管到时节救他垓下出重瞳。

〔住介生〕将校。什么地方了。〔衆〕这地方上名叫做捉鱼滩。〔生笑介〕倒也辏巧。捉者擒也。鱼者豫也。传令就在此安营下寨。捉那刘豫这贼便了。〔衆〕得令。〔扎介生〕叫将校。搭下一丈八尺的高台。张下红灯三十六盏。打一角紧急文书。到白鹿冈胡爷寨中投下。约定四更时分。领本部人马到冈南相会。不可误了时刻。〔衆应打文书介生〕再传一令。不论马步诸军。俱备下白甲白袍伺候。到三更时分。一齐整队。去攻打贼营。违者立时斩首。〔衆应介生〕不论大小头目。俱在帐外听候。〔衆应下介生〕军中取淨水香烛过来。〔丑应取介生〕你自迴避。〔丑下介生〕下官得蒙仙姑赐我天书。今夜依他作法。请下大雪一坛。就此进兵。学那李愬收淮蔡的故事。却不是好。〔登台仗剑烧符喷水念呪作法介衆扮神鬼小旦引上立高处暗候介〕

【普天乐】〔生〕画灵符倩神风送。借坛雪作今宵用。〔默念咒勑介小旦用箒一拂衆神鬼作扯云介生〕呀。你看彤云起。彤云起。布满西东。〔小旦用箒拂介神鬼洒雪介生〕呀。果然雪下了。早纷纷飘堕长空。〔揖介〕谢仙姬暗中。霎时间便来显应神通。

〔小旦单弔介神鬼下穿白衣扮军士同衆上〕哥儿每。怎么一会儿就下起大雪来。〔生〕将校。〔衆应介生〕诸军俱要卸下铠甲。穿上白衣听令。〔衆〕俱已换了。〔小旦执小白旗在前暗引行介〕

【驮环着】〔生〕把前军摆动。〔衆应呐喊介〕把前军摆动。〔做走雪介〕蹑迹潜踪。人尽啣枚。马皆勒鞚。趁此雪深风猛夜朦胧。认不出锦重重帜鸾旗凤。〔衆禀介〕禀爷。前面雪大。只怕去不得。〔生喝介〕唗。说什么蓝关堆拥。将校。〔衆军转身低应介生〕你每听冈上将军一铳。〔合〕就连营涌。两翼衝。管元济成擒。槛车传送。管元济成擒。槛车传送

〔衆〕将近贼营了。〔生〕将校每。大胆杀上前去。〔急走转介〕

【对玉环带淸江引】〔合〕马蹴蹄鬆。银杯散几重。车骤轮衝。玉龙碾几通。灯儿又不红。鼓儿又不鼕。杀奔中军。霎时山海崩。寒天夜深人战悚。惊起南柯梦。刀鎗没处寻。手脚无些用。杀他不留一个种。〔引下〕

第三十三出擣巢

〔小旦上〕天兵此日破重围。酒色昏迷尙不知。叛逆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我长春子。先自显个神通。与龙生大雪三尺。待迷了刘豫的行踪。只是那厮有万夫不当之勇。书生临阵。怕道抵敌不过。我如今闪入贼营。先摄了他的魂灵。使他昏迷不醒。交战之时。堕落陷坑。多少是好。正是饶君脱得去。扯破紫罗栏。〔暂下〕

【剔银灯引】〔淨刘豫老丑扮宫人上淨〕打尽娇姿一网。把中军帐做鸳鸯帐。〔老丑〕谩说羊车。何须蝶幸。拚断送一番红浪。〔合〕雪中梅放。且检点浅斟低唱。〔淨〕

寡人与四太子会兵攻打白鹿冈。已将胡招讨那厮围住在此。料他插翅也飞不出去。今夜大雪漫空。且教随行官妾歌舞一囘。做个赏雪筵宴。明日进兵。未爲迟也。内侍每。筵席完备未曾。〔老丑〕完备多时了。〔淨〕衆侍儿每。歌的歌。舞的舞。看大觥来。〔老丑〕领旨。〔内鼓乐介奉酒介〕

【好事近】〔淨〕万骑冒风霜。一霎行殿银妆。琼旌玉斾。望裏满空飘扬。何妨。去觅梅花消息。弓刀上暗递幽香。乘夜拥红裙玩赏。拚烹茶唤醒。又攻打前冈。

〔小旦暗上前场闪介淨抬头见介〕侍儿每。筵前穿白的女子是那里来的。〔老丑〕没有。并不曾见个穿白女子。〔淨〕胡说。

【前腔】筵前瞥见一娇娘。底事得入营房。敢是观音出现。〔小旦又闪介淨〕呀。怎地恁般趋跄。〔杂扮假刘豫暗上坐卓下介淨〕参详。或是瑶池王母。亲来到。奉我霞觞。〔起请介〕王母娘娘请了。淹屈你鸾车半晌。〔小旦吹气拂淨介淨坐倒睡介鬼上索牵卓下假刘豫出介小旦〕把你魂灵找去。先交付无常。

〔小旦引前鬼牵魂转下介淨作昏介老丑〕皇爷醉了。快扶到龙牀上去。一壁点茶伺候。〔扶淨下介〕

【赚】〔小旦执小旗引生衆军上〕雪紧风狂。〔衆〕禀爷。前面有一个女子在此引路。〔生〕你见他怎么模样。〔衆〕是穿白的。〔生〕是水月观音缟素妆。将校。是神仙来助阵了。你每齐催上。〔衆〕将到贼营了。〔生〕偃将旗鼓莫张皇。〔衆〕怎商量。〔生〕着几个有胆量的过来。〔衆〕有。〔生〕你潜身直到中军帐。每人各带乾柴一束。妆裹黄硝七尺长。〔衆〕将来何用。〔生〕学诸葛亮。先将一火烧博望。教他胆飞魂丧。胆飞魂丧。

〔生〕将校。放起火来。〔衆应放火介下末扮内官急上介〕

【么】〔末〕火势仓皇。报皇爷。报皇爷。〔老冲上〕皇爷醉着。不要喧嚷。〔末〕怎么了。还烂醉佳人锦瑟傍。大营外宋兵杀来了。快报皇爷。〔老急扶淨上做醉介淨〕看大觥来。〔末〕怎么了。皇爷。宋人马。不知多少。放火烧营。将近中军帐了。〔淨〕唗。来欺诳。我雄兵十万紧隄防。〔末〕事非常。白袍小将眞粗莽。烧得前营一片光。〔淨〕这等你每都厮杀去。〔末〕难担当。〔淨〕罢了。罢了。这些雪下得不好。这些酒又喫得不好。夜来却像掉了魂灵一般。怪片魂飞去靑霄上。怎么有些惚恍。有些惚恍。

〔生引衆又放火围转介下淨〕衆女侍每。你每快屯住后营。待寡人御驾亲征。〔老丑先下介〕

【扑灯蛾】〔淨〕何方棒与鎗。何方棒与鎗。那里兵和将。半夜与三更。搅散低低歌唱也。〔小旦冲上将小旗插淨颈介在前引淨路介淨〕听锣喧鼓响。怕火光后队逼娘娘。抖精神快些杀上。寒威壮。大靠个汗如浆。〔暂下〕

【前腔】〔小旦暗引生衆右上〕前军摆战场。〔立左介小旦又暗引外衆左上〕前军摆战场。〔立右介合〕后队施罗网。〔生〕将校。一面掘深坑。〔衆做掘坑介生〕再把雪来妆弶也。〔衆做拥雪介生外立高处衆低伏四角介小旦又暗引淨上淨〕内侍们。你看前面神仙引路。快些杀上去。跟神仙去向。杀他片甲不还鄕。〔小旦淨衆穿花走介引入中央用拂一扫淨作落坑倒地介小旦用拂招生外衆拿介起立中央高处介淨〕罢了。罢了。太子救人。太子救人。〔生外下高处介〕叫将校每。用挠钩将他搭上。〔衆做搭上绑介生外〕休疎放。把囚车押在一边厢。

〔小旦暗闪下衆押淨下介生外见揖介生〕小婿来迟。有劳岳父费心。〔外〕多谢救援。眞是神算。〔生〕此功全仗仙姑之力。小婿有何德能。〔外〕仙姑是谁。

【尾声】〔生〕事关覼缕眞难讲。他功绩在万军之上。〔外〕哦。元来如此。待一路上去。还要备细请教。〔合〕始信天上神仙不渺茫。

〔生〕将校传令。一面搜检贼营。一面追赶兀朮。一面写本将逆贼刘豫解京。候旨发落。〔衆应介生外〕就此班师囘去。〔衆应介内打得胜鼓介〕

雪中一战解戎衣。此日欢声震似雷。

方信鞭敲金凳响。果然人唱凯歌囘。

第三十四出相逢

【罗带风】〔旦上〕檀郞去请缨。安危未省。又不知翁壻见未曾。我那爹爹也。你缘何半载信无凭也。〔老暗上〕我那儿。你若这等忧煎。怕惹出些儿病。难道鹊声没准绳。难道灯花没准绳。〔合〕想荣归只在须臾顷。

〔老〕我儿。今早你哥哥问卜囘来。说你爹爹与你丈夫时下就有好音。且自消遣则个。〔旦〕军旅之事。吉凶未定。好生挂怀。如何消遣。〔淨急上〕母亲妹子。爹爹同妹夫擒了刘豫。得胜囘朝来了。〔旦老〕如此。谢天谢地。〔拜介衆引生外上〕

【挂眞儿】〔外〕千里提兵临虏境。喜今日谈笑功成。〔生〕士马扬威。仙灵助胜。又早荣旋鄕井。

〔衆见介外〕曾作边庭客。〔老〕常爲魂梦人。〔生旦〕一朝重会合。此日受恩新。〔老〕老相公。经年戎马。今幸凯旋。军中事情。老身不知端的。〔外〕夫人。那日呵。

【宜春带】承王命。事远征。陷重围艰难虏营。〔指生介〕赖龙生兵到。又是仙姑雪夜来策应。〔旦老〕哦。又是仙姑娘娘去到那里显圣了。〔淨缩头伸舌介〕啧啧。眞个古怪古怪。〔老〕喜麻姑此日飞符。使乐昌今朝完镜。〔外〕贤壻。只不知仙姑怎生的模样。老夫待画他一幅神像。好得焚香礼拜。〔旦老〕正该如此。〔生〕与令爱一般影形。脱幅春容。就是女仙神■〈巾登〉。

〔外老〕哦。有这等事。〔丑急上〕禀爷。朝廷差白爷賷恩诏到了。〔生外〕快排香案迎接。〔丑应排香案介末扮长班引小生捧诏书上旦老暂下介〕

【前腔】〔小生〕黄金辔。白玉鞓。打头踏趁天街乍晴。朱门将到。长班。先去禀胡爷宅裏。教快排香案中庭等。〔末〕报过多时。俱已齐备了。〔小生到介外生淨接见拱手介〕请问白老先生。今日是何诏旨。〔小生〕爲明公德著靑编。〔对生介〕又年兄鞭敲金凳。〔外生淨〕元来如此。〔小生对介〕胡大兄快换冠带。〔外〕小儿何故有冠带。〔小生〕圣旨到齐来跪听。这特典中间。又赐令郞勑命。

〔淨着武职五品服介〕列位贺喜。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纱帽。〔衆跪介小生读诏介〕诏曰。顷者胡尘纷扰。国步多艰。矢志勤王。功成翁壻。阴谋助顺。力藉神仙。兹特进尔都招讨使胡章爲兵部尙书。妻诸氏封韩国夫人。子胡连授锦衣衞正千户。状元龙骧进翰林学士。妻胡氏封秦国夫人。所奏天目山仙姑封白衣元君。有司立庙崇祀。逆贼刘豫凌迟处死。一应效劳将士俱以次论功陞赏。钦哉。谢恩。〔衆〕万岁万岁万万岁。〔外〕龙兴。看酒过来。〔丑应送酒介〕

【奈柰窗】〔合〕宝炉中香蔼金屛。绮筵间曲奏银筝。歌声杂沓。烛光交映。则索把酒盃频罄。〔合〕一轮皓月可中庭。儘交玉漏三更。

【前腔】〔丑急上〕在边厢得个风声。报中堂列位公卿。〔跪介〕权臣秦桧。一朝安静。〔衆〕怎么说。〔丑〕昨夜三更时分。被岳爷一顿铁鞭打死了。喜杀了满城百姓。〔合〕这囘上下始安宁。举头湛湛天淸。

【尾声】〔合〕扫■〈羊星〉羶。除姦佞。指日迎还二圣。管取中兴贺太平。

幸喜仙姬暗助功。一骨肉受恩封。

今朝賸把银缸照。只恐相逢是梦中。

第三十五出提因

〔小生上〕一间茅屋万重山。人住半间云半间。〔小旦〕白云长被淸风引。到底终输我辈閒。〔小生〕长春子。那龙骧功成名遂。夫贵妻荣。好不受用。好不快活。既是你成就他生前事业。我岂可不指点他日后终果。今日他阖宅到湖上赏雪。你可仍作弱妹模样。使他父母兄弟相见之时。把那花园晚会事儿。一朝冰释。只是一件。偌咱天气严寒。彤云密布。雪紧风狂。路僵冰冻。那龙骧未必到湖心亭畔。不免叫柳树精指引前来。有何不可。树精何在。〔柳树精上小生〕柳树精。你可仍变旧日枯桩。跕在西湖厓上。待龙骧繫舟之时。则用一阵好风。带到湖心亭来见俺。不得有违法旨。〔柳树精〕领法旨。〔下小生〕长春子。你道那龙骧弱妹。前身是什么样人。〔小旦〕这个弟子不知。〔小生笑介〕你还不知道。龙骧是王母烧香童子。弱妹是王母执拂侍儿。因他两人动了一点凡心。谪在尘世。王母又恐他堕落泥涂。转身不得。又使你撮合姻眷。复归正道。〔小旦〕呀。元来弟子根本。都是王母指化。〔小生〕你那时正果不明。仙凡两昧。那里知道。又一件。大凡世上之人。只要成自己功业。那管他人利害。汝乃山木之妖。一点仁心。如珠在腹。旣利龙骧之有。复念龙骧之无。伉俪功名。桩桩替他成就。故吾辈与你一粒金丹。了完你的正果。虽则是仙功德。亦是上天报应。〔小旦〕敢问师父。不知龙骧日后也可超昇到洞府来么。〔小生〕这个你不要管。他若到来。俺自有他的说话。你只将自己本等照管便了。〔小旦〕不知弟子怎么修爲。纔到上乘。〔小生〕你听者。

【赏花时】你再休想芭蕉作破题。再休想蔷薇撮影戏。〔点自心介〕把这一搭的东西。时常来料理。便是你分内鎡基。

【前腔】〔小旦〕曾与他丸内明珠作聘仪。又替他锦字高高鴈塔题。又帮衬他凯旋归。这都是长春子的气力。偌咱还要师父扶持。〔同下〕

第三十六出揭果

〔丑上〕忙排酒。忙排酒。一树桃花间株柳。等閒大雪塞长堤。旧路难寻没脚走。俺龙爷。同着阖府宅眷。要到湖上赏雪观梅。教俺备下酒船。在淸波门伺候。我想俺老爷只管自快活。那管我们受苦。这等大雪。怎生行走。且喜船已备下。不免到前面酒铺上沽他一壶。伺候上船便了。正是受他衣食凭他管。不顾天寒与天暖。若是有个别思量。自然手长衣袖短。〔下小生引小旦上小旦〕师父。你看西湖景致。好不潇洒了也。〔小生〕长春子。那洞天福地。处处是俺庄子。人间华丽世界。羡他怎么。只把咱事儿试说一遍。你须听者。〔小旦〕师父试说。弟子恭听。

【北仙吕点绦脣】〔小生〕鍊铁成钢。有收无放。泥丸上。透出灵光。照破了多少公侯相。

【混江龙】你从今已往。再休将诗谜学荒唐。则索把心猿归锁。意马收缰。赤紧的经卷丹炉放心坎内。没揣的车轮马足在耳边厢。受用此胡麻当饭。槲叶爲裳。松花酒酽。菊蕊茶香。灵芝吐秀。瑞菌呈祥。鸾声淸亮。鹤翅飘掦。打渔鼓随词按拍。吹铁笛信口无腔。閒扫白云消永昼。倦堆红叶卧斜阳。那里管乾坤荡荡。宇宙茫茫。吴兴越败。楚弱齐强。耳不闻斩蛇逐鹿。口不言失马亡羊。一任他桑田变海。海变田桑。过去四季一周到有十二月。算来百年三万止得六千场。咱想圣贤出处。自分淸浊行藏。有两个乾瘪瘪饿死首阳山。有一个苦耽耽困杀箪瓢巷。又有个自求尸葬鸱夷革。还有个他甘身跳汨江。倒把空壳落认爲正果。反将主人公撇在边傍。恰推开了生前那富贵。刚留下些死后的文章。

〔同下柳树精上〕俺领着师父的法旨。叫俺露个向来根本。仍做柳树枯桩。待等龙状元船来。繫在俺身上之时。则用一阵好风。吹那船儿到湖心亭上。与俺师父和长春子相见。了完他的正果。只得伺侯者。〔暂下随生衆上立前场介外老生旦淨丑同衆作船上〕

【南桂枝香】〔合〕波平如掌。云垂若氅。趁着几树梅开。又値六花雪颺。任悠悠画船。任悠悠画船。湖心摇荡。儘宜淸赏。〔生〕龙兴。风紧雪大。住了船罢。石尤狂。捩柁过梅屿。收船繫柳桩。

〔丑繫船介柳树精带船内作风引船下介小生小旦上立卓上介小旦〕柳树精去了多时。怎么还不见到来。〔小生〕远远一隻画船从空而来。想是他也。〔柳树精带船上生〕前面亭子上。好似仙姑娘娘。我们快上船去相见。〔作上船相见伏地介柳树精丑下介〕

【北油葫芦】〔小生〕咱凭着一朵红云借玉皇。顺风儿到此方。龙骧抬起头来。〔指小旦介〕这可是使君旧日野鸳鸯。胡章诸氏抬头起来。〔指旦小旦介〕教你识破两个孩儿样。龙骧。替你明白一主芭蕉帐。〔指旦介〕你眞弱妹烧着香。〔指小旦介〕他假弱妹顶着缸。〔笑介〕龙骧。花园内你落了狐狸弶。肚儿裏还道眞个做新郞。

【南八声甘州】〔衆〕自惭草莽。念仙凡辄敢颜行。湖波滉瀁。与恩波一样汪洋。正思天目一瓣香。底事仙风助马当。端详。这师父敢是纯阳。

〔小生笑介〕你可认得咱哩。〔指小旦介〕这可是什么人。〔生〕这是仙姑。〔小生笑介〕

【北天下乐】〔小生指小旦介〕他消受一夜春光到海棠。难也波忘。用芒鞋则一双。踏遍了九点齐烟万里苍。他至公堂强把持。他杀人场硬主张。你可思量。不爲东君爲甚忙。

【南解三酲】〔外生〕喜鹤驾并临尘壤。做景星庆云瞻仰。前程似漆难趋向。把国事叩其详。〔外生〕弟子胡章龙骧呵。徒怀忠愤悲靖康。怎得勳名继李纲。〔齐叩头介〕心难忘。心难忘。望吾师指示何妨。

〔小生〕那赵大郞不须问得。

【北那叱令】偏安的一方。那有个辟疆。胡尘的四方。自有个小康。争雄的八方。终有个下场。新人的趱旧人。后浪的推前浪。这的是阳九运世合承当。

〔外〕弟子胡章。问师父讨个终身结果。

【南长拍】挤挤豺狼。挤挤豺狼。纷纷魍魉。何日脱他罗网。〔老〕弟子诸氏。问师父讨个终身结果。崦嵫日短。更兼鸡骨久支牀。〔旦〕弟子胡氏。敢问师父。未弄瓦和璋。天上石麒麟他日可得下分褓襁。〔淨〕弟子胡连。苦恼子。苦恼子。苦难相求。作过从前都莽戆。望饶恕我蠢皮囊。〔生〕弟子龙骧。试问取几年劳攘。敢卢生一梦。饭煑黄粱。

〔小生〕胡招讨。〔外抬头起介〕弟子有。〔小生〕你前身乃紫薇殿下修文使者。上帝着你再游尘世。遍考山川。只因你做秀才时。于世上文章。妄加评隲。故中年与你一子。目不识丁。但你忠孝存心。仁慈及物。所以福禄寿考。仍还尔身。二十年后。同妻诸氏。可到华阳洞天。再与你相会。〔外〕弟子领命。〔小生〕诸氏。〔老〕弟子有。〔小生〕你爲妇能孝。爲妻能贤。但你居室之中。勤事打扫。或于蜘蛛之网。蝼蚁之垤。轻加破坏。虽是下界微虫。亦是上天生命。行游使者奏闻上帝。但与您半子之荣。不许你一儿之贵。二十年后同夫胡章。也到华阳洞天相会便了。〔老〕弟子领命。〔小生〕龙骧。〔生〕弟子有。〔小生〕龙骧。你前身是王母殿前烧香童子。只因动了一点凡心。谪在尘世。旣生阀阅之。当习诗书之礼。胡招讨与你父亲有僚穼之情。你与弱妹有兄弟之谊。焉得复盟私念。辄尔鑽窥。若不是长春子弄假成眞。你便将他败伦伤化。但天曹念尔父死于国难。有子合当富贵。且弱妹与尔有夙世姻缘。故不得不转移祸福。五十年后。甲子年七月十五日。相会在谢罗山中。不得有违法旨。〔生〕弟子领命。〔小生〕胡氏弱妹。〔旦〕弟子有。〔小生〕尔前身是王母殿前执拂侍儿。动了凡念。谪堕尔身爲女。减岁寿母。笃孝闻于上帝。代兄爲子。乐及天亲。节操凛似秋霜。雍熙和同春日。女德旣修。妇道亦备。合当与你三子一壻。俱登黄甲。五十年后。甲子岁七月十五日。一同夫壻龙骧。到谢罗山相会便了〔旦〕弟子领命。〔小生〕胡连。〔淨〕弟子有。〔小生〕胡连。汝本是王屋山下一条蟒蛇。只因咬死了两个逆子。上帝许你做个人身。足汝一生衣食。谁想毒恶不悛。乖戾如旧。弱妹旣爲兄妹。有事便当隐瞒。金钗揭证。于心何忍。若不是长春子把蔷薇花换去。弱妹冰淸玉洁。几乎被玷罹寃。那日演法之时。天曹便欲诛戮。又亏长春子求饶。留汝性命。从今已后。须作好人。把仁义忠信牢牢放在心上。日后也好受咱指挥。不然。天曹赏罚。决难轻贷。〔淨〕弟子敢不领命。

【北后庭花】〔小生〕你道一儿享荣华是那桩。都只是长春子的担当。道你肮髒世界隔天堂。特兀的咱同来下降。你休认仙道理不寻常。左右是人的比方。则要你爲臣的忠与良。爲子的孝着爹与娘。爲夫的柔与刚爲妇的端与庄。爲兄的和与光能者纳祉与祥。不能者罹灾与殃。

【南安乐神犯】〔衆〕难逃肸蠁。生前罪过到此都彰。已拚堕落淤泥鄕。反蒙提挈云霄上。甲子盂兰会。平地放毫光。脱我频婆帐。〔排歌〕夫和妇。壻与郞。一朝泥马渡康王。同稽首。齐合掌。千年仙鹤下辽阳。

〔小生〕龙骧。你须听者。

【北寄生草】你年方壮。气正强。待玉门关外驱兵将。杀人场裏分刘项。凌烟阁上图形像。〔抛纸包与生旦介〕把金丹几粒赐伊行。会你本来面目在瑶池上。〔衆扮金童玉女持宝旛引小旦小生下内作细乐介〕

【南短拍】〔外老生旦淨〕俯伏多时。俯伏多时。徘徊半晌。猛抬头见羽化翱翔。对对引旛■〈方童〉。片片天花历乱。朵朵景云沆漭。渺渺琼箫嘹喨。遥遥玉佩铿锵。

【北煞尾】鼓腹白鸥庄。舒足红梅帐。胸中无别物。曲魔儿时常作痒。不是咱山人夸伎俩。略知些腔调宫商。任閒口。漫雌黄。压着咱则是西厢琵琶记输些斤两。再难寻通方肚肠。少林拳棒。学咱不知书也打诨闹词场。

【尾声】戏编蕉帕成绝唱。那个词人不鉴赏。都道笔底生花不姓江。

若耶溪畔单槎仙。懵懂閒忙五十年。

四十九年都是梦。醒编蕉帕付梨园。

蕉帕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