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金雀记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出

金雀记 | 作者:无心子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二十一出进谒

【秋蕊香】〔外上〕一代文章司命。天朝开济元臣。紫袍玉带黄金印。承恩日。觐枫宸。

世笃忠贞播令名。上公赐爵总铨衡。谩言臣子多恩庇。深荷天恩本圣明。爲砥柱。作长城。未知何日报朝廷。只须丹献昇平策。更抱忧君与国情。下官张华。字茂先。位居冢宰。职掌天曹。名重一时。声闻海内。幸有贾逵裴頠二公。与某同心辅政。以致数载之内。朝野安宁。正是扶持国事如事。尽把愁心作喜心。〔末上〕口传皇帝旨。身自上方来。奉圣旨勑吏部张华。朕万几之暇。博览古今。感关雎之诗。欲观鸾凤和鸣赋。卿其大展才思。于中秋日呈览。谢恩。〔外〕老中贵。因何要观此赋。〔末〕先生不知。皇上后宫美人无数。每乘羊车行幸。前者七夕佳辰。与贾淑妃穿针乞巧。水泼银盆弄化生。鱼水相投。凤鸾喜遇。爲此圣上大悦。下诏命老先生作赋。于中秋日呈上。〔外〕窃虑老臣庸愚。不足以副圣望。〔末〕吿辞了。留神奉献和鸣赋。任买山中紫兔毫。〔下〕

【前腔】〔生〕纔到长安京郡。欲爲观国之宾。鲰生若也逢昌运。敢言鼓瑟齐门。

小生自别山公。行程旬月。已到京师。今日将书投到张冢宰处。此间已是府门首。不免向前。列位请了。〔淨〕是谁。〔生〕洛阳儒士。从河中而来。都督山爷。有书荐来。拜见你爷。烦兄通报一声。〔报介外〕吾别山公久矣。今喜有书到此。请那儒士耳房坐下。待我先将山爷书看。然后相见。〔进书看介〕

【一封书】涛顿首拜问。久暌违。秋复春。今投札有因。望提携。引彼人。潘岳才高班马列。腹饱珠玑学武文。抱经纶。冠儒绅。伏乞明公容进身。

呀。山公书来。引荐洛阳潘岳。吾素闻其名。快请相见。〔生见介〕老大人请上。容晚生拜见。久仰德容。未伸御李。造次门牆。不胜惶愧。〔外〕素闻才名。今幸得晤。喜瞻丰范。实获我心。请问山公近来起居何如。

【桂枝香】〔生〕伏承淸问。敬将言进。论山公政令维新。鎭河中法严都阃。且飘逸不羣。飘逸不羣。高谈阔论。志甘肥遯。〔外〕原来如此。吾知山公身在仕途。心耽诗酒久矣。〔生〕向日得契山公。遨游洛阳。以故潘岳得附骥尾。步仙尘。曾结金兰契。持书谒大人。

【前腔】〔外〕云笺传信。重劳淸问。开缄时心旷神驰。情契当年交敬。奈别来数春。别来数春。年更馀分闰。荐扬英俊。〔生〕大人念念不忘故友。足占同心辅政之雅。晚生琐尾。山野庸人。亦有仕则慕君之念。惟祈汲引。曷胜欣忭。〔外〕旣来此。且屈予门。有日风雷振。行看足步云。

〔生〕多谢大人海涵仁育。

星聚得相宜。文明气象齐。

得人轻借力。便是转身时。

第二十二出作赋

【字字双】〔丑上〕天官冢宰位三公。名重。吟诗作赋入皇宫。声动。明窗淨几趁秋风。吹送。纸墨笔砚四仙童。听用。

【嬾画眉】〔外上〕朝来帝命出曈胧。晓听疎林远寺钟。起来无语怨东风。芸窗欲作和鸣赋。七步难如子建雄。

风入池塘亭馆秋。片云孤鹤两难留。登台遥望靑山外。惟有蝉声催白头。叫纸童。文房四宝可齐备。〔丑应介外〕要作鸾凤和鸣之赋呵。

【前腔】閒拈彩笔小窗东。只见映日荷花别样红。文章声价愧难同。欲将思入风云态。转觉无端睡思浓。

偶尔文思不佳。且稳睡片时。〔丑〕你看我老爷一边写字。一边就睡着了。我也辛苦得紧。也在这阶下略睡一睡则个。

【前腔】〔生上〕神京景色豁心胸。远水遥岑翠黛浓。大庭院果重重。锦川怪石多奇样。绝胜巫山十二峯。

小生承茂先留爲门下士。闻得后面有一所花园。说道十分幽静。此间角门半开。待小生挨门进去。呀。你看亭轩寂寂。花木丛丛。那壁厢淨几。排设笔砚。却怎生张大人熟睡在此。露出一幅云笺。上写着五言提头。待我看来。呀。原来是鸾凤和鸣赋。想是神思不佳。故尔倦睡。待我援笔成之。〔写介〕

【前腔】云笺蚕茧淨溶溶。蘸得霜毫墨意浓。千军一扫马羣空。和鸣赋就鸾交凤。不觉花阴过短蓬。

〔丑〕呀。这个相公好没来历。老爷要紧的东西。你怎么写上许多字。老爷问及。必然打我。怎么是好。〔外醒介〕纸童爲何喧嚷。〔丑〕老爷这幅纸。被这位相公写坏了。〔外〕原来是潘安仁到来。〔生〕晚生见大人熟睡。几案上有鸾凤和鸣赋拟题。晚生一时意兴。聊作数言。幸恕狂妄。〔外〕妙哉妙哉。快将来我看。〔念介〕鸾兮鸾兮。何德之蔼。凤兮凤兮。昭文之彩。鸾交凤兮神庥。凤友鸾兮颐解。凤未识鸾兮。见情之戚戚。鸾欲得凤兮。乃心之凯凯。及其翔万仞之巓。会巫山之阳。日月爲之定盟。乾坤爲之主宰。鸣彻九霄。解云靉靆。阴阳和叶。震巽豪彩。葛覃恐其失时。摽梅恐其来欲。乃斯时也。悠悠扬扬。融融睦睦。有不知其爲凤。又何以识凤之爲鸾。猗欤盛哉。〔外〕情理俱到。文词烨然。得屈宋作赋之体。美哉潘生。眞锦心绣口也。老夫远拜下风矣。敬服敬服。

【香柳娘】〔外〕羡才高拟嵩。羡才高拟嵩。堪爲赋颂。锦心绣口谁能共。是文章正宗。是文章正宗。掷地似鸣钟。奇思过晁董。〔生〕狂生偶成。方将负愧不胜。大人何事见许如是。但不知何爲作此。〔外〕老夫前承圣旨。命爲此赋。于中秋日进览。适纔搆思。不觉熟睡。今得子一挥而成。且文不加点。老夫明日引子奏上金銮。在我不失以人事主之诚。在子亦得以庆风云之会也。明朝入禁中。明朝入禁中。奏闻九重。腾蛟起凤。

【前腔】〔生〕念鲰生幼冲。念鲰生幼冲。不胜惭悚。闻言自觉多惶恐。谢当朝相公。谢当朝相公。荐引及愚蒙。怕庸才似醯瓮。倘明时有容。倘明时有容。奇观胜逢。扳龙附凤。

【尾声】金銮献上和鸣颂。咫尺瞻天叨宠。眞个才高绝学。不亚雕龙。

〔生下外〕纸童。明日中秋。五鼓进朝。分付执事人役伺候。〔丑〕理会得。禀上老爷。潘相公代老爷作赋。引入圣朝。必然做个大大的官。望老爷本后带我一个名字。让小人进身一二。〔外〕你有甚么功要做官。〔丑〕小人拂纸挨墨之功。该选我管草纸的都督。〔外〕别事不管。要管草纸。〔丑〕天下做小伙儿的。那一个不到衙门裏纳些粪例。〔外〕一口胡说。

佳节値中秋。蟾光入凤楼。

文臣初献赋。声价满皇州。

第二十三出荐贤

【点绦脣】〔末上〕旌动龙蛇。旗摇日月。星将灭。漏尽铜壶。三唱鸡声彻。

蓬莱山色晓苍苍。云气遥连玉殿傍。缥缈不随仙仗散。氤氲常染御炉香。下官晋朝黄门是也。出入金銮。往来玉陛。专司传达。每掌奏章。今乃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之辰。恐有百官奏事。只得在此祗候。奏事官早上。

【出队子】〔外生同上〕玉宫金阙。玉宫金阙。瑞气祥光如电掣。一轮残月已西斜。玉珮趋朝响蹀躞。福地人天。景物自别。

此间已是通明殿了。上前献赋。〔末〕奏事官不得升殿。就此丹陛行礼。

【神仗儿】冠裳次列。冠裳次列。忠丹恳切。拜舞眞诚谒。遥望天颜欢悦。趋玉珮。上笺牒。趋玉珮。上笺牒。

〔末〕来者何官。所奏何事。〔外〕臣张华。前承玉札。命臣作鸾凤和鸣赋。臣愚作赋未成。有门下士洛阳潘岳。代臣作赋。臣不敢隐。谨用呈奏。伏望天恩钦赐御览。〔末〕大夫旣来献赋。下官与你转达天听。修文能著述。上士解言诗。〔下外〕黄门大人已将表文幷赋进呈。潘生。你看皇气象。何等巍峨。

【前腔】光明赫烈。光明赫烈。炉香满爇。直透凌霄阙。仙仗霓旌排设。香雾遶。紫云遮。香雾遶。紫云遮。

【滴溜子】〔末引二旦扮宫女上〕天官的。天官的。忠心旣竭。和鸣赋。和鸣赋。引领俊杰。文史多般涉猎。恩官沐宠荣。龙颜大悦。令授河阳。用人求协。

〔末〕圣旨已到。跪听宣读。张华献赋而不蔽人才。潘岳多文而应制纯雅。朕甚嘉之。赐华以金段表礼。用旌以人事君之谊。授岳以河阳县令。以彰随才器使之公。尔其益懋乃德。毋负宠命。谢恩。

【前腔】皇恩重。皇恩重。高如华疉。微臣的。微臣的。才庸德劣。敢不铭心罄血。风云际会时。赐环遗玦。敢谓高宗。梦得傅说。

【尾声】喜事重增眉睫悦。嘱付臣功记者。断断休休方是也。

中秋奏赋上金阶。一纸丹书下九垓。

俊士得官爲县令。尙书钦赏荐贤才。

第二十四出寄书

【淸江引】〔淨丑上〕相公文章眞奇妙。又遇时来到。平步上靑云。高把龙门跳。这富贵逼人来。非是小。

〔丑〕自古文章无价。一旦身荣堪讶。相公做了美官。我是老二。你是老大。且喜相公一到京师。参见张尙书老爷。留在门下。前者皇上玉札。命张爷作鸾凤和鸣赋。那张爷想是年纪高大。把笔运思。终日不成一字。竟去隐几而睡。多亏我相公走入园内。一挥而就。那张爷不蔽贤才。将这篇赋呈奏金銮。圣上大悦。赐张爷表礼金花。我相公除授河阳县令。昨日领凭。卽便拜辞张爷了。今日起程赴任。行李已备。却好相公来也。

【临江仙】〔生上〕圣朝天子网英豪。把俊士旁招。思量惟有读书高。不负继晷焚膏。

倚马挥毫气若虹。襟怀洒落许谁同。一封诏下天颜悦。赋就方知骇世雄。下官朽木庸才。雕虫小技。不意赋著和鸣。卽拜河阳县令。虽则圣恩深厚。皆赖张公引奏之恩。没世不敢忘报。昨日辞朝领凭。拜别张公。今日起程赴任。夜来修得有书一封。叫彩鹤过来。〔丑应介生〕你将这封泥金书囘去。报与夫人知道。我已赴任河阳。接取夫人同临任所。一路须要小心仔细。〔丑〕理会得。我有一事禀上老爷。小的蒙差遣。敢不尽心。老爷这裏何不再修书一封。待小人顺过河中。接取巫娘。一同赴任。共享荣华。可不是好。〔生〕你言之虽是。但河中之事。向未与夫人说明。少待与夫人相会之后。再差你去接取巫娘。〔丑〕老爷此言。深得省气之法。足见惧内之情。〔生〕胡说。瑶琴何在。〔淨〕小人在。〔生〕你去收拾行李。梢带银两。前去河阳。一路买办名花异卉。〔淨〕老爷今已出仕。要此花何用。〔生〕久闻河阳山水奇观。地灵人杰。嵇康阮籍诸公。咸集于此。须种花满县。使天下有花县之名。吾心足矣。〔淨〕领命。〔生〕你二人快去。〔丑淨〕领书归故里。承命出京畿。〔下生弔场介衆上〕因接恩官辞梓里。爲因贤宰出都门。河阳县人役迎接老爷。〔丑〕门子叩头。〔生〕怎么用这等老门子。〔丑〕老爷未曾到任。上司就有考语。老爷历练。门子老成。〔生〕胡说。

【朝元歌】恩颁圣朝。勑赐郞官诰。河阳路遥。喜出都门道。爲赴瓜期。敢辞迴遶。瑞世脩崇文敎。先试牛刀。管絃歌舞琴瑟调。房杜是吾曹。张汤不受嘲。〔合〕山川路杳。眞个是肃勤昏早。肃勤昏早。

【前腔】自愧靑年尤少。何心羡锦袍。一赋奏皇朝。鸾凤和鸣。才庸德少。属意命登廊庙。宠及予曹。腾蛟起凤在此朝。赤胆侍神尧。擎天岂惮劳。〔合前〕山川路杳。眞个是肃勤昏早。肃勤昏早。〔下〕

第二十五出访花

【玉胞肚】〔贴上〕昼阑人倦。苦折磨平遭兵变。幸菩萨大捨慈悲。将弱体引投尼院。苦空寂寞对枯禅。不二门中灭罪愆。

钟送黄昏鸡报晓。法鼓相催。离恨何时了。万苦千愁人易老。秋来只觉多衰草。忙处不知閒处好。工夫几个人知道。独在空堂人杳杳。天涯一点靑山小。一自兵变。守志投崖。多蒙大士慈悲。引入菴内。喜老师朝夕扶持。居此空山。无他烦扰。今乃重阳佳节。衆位尼僧。俱向施主人赴会去了。后庭栏杆外。种得一种金雀花儿。且喜十分茂盛。不免下街浇灌一番。正是寂寂空房人不到。满篱黄菊绽秋英。

【前腔】黄花开遍。正凄凉重阳节天。满阶前金雀争开。与奴聘仪同豔。令我对花无语堕花钿。闷对禅关两泪涟。

【前腔】〔淨扮瑶琴上〕恩官差遣。访名花遍历胜园。自承命。一路到此。且喜收得异样名花。今打听得紫云岩观世音菴内。有一种金雀花儿。十分奇异。待我去求他一鉢。带囘河阳。紫云岩大士禅林。闻得他有花开遍。此间已是。但见角门半开。不免挨身进去则个。抽身半掩入篱边。只见满地堆金菊蘂鲜。

〔贴〕客官。此係尼院。把菊玩花。恐别嫌疑。不得久恋。〔淨〕小师父。你却有所不知。小人非爲玩花而来。

【前腔】乞容分辨。我是路中人。因花叩禅。〔贴〕这等说。你是慕金雀花儿。特来游玩。此花生于白衣大士之前。其叶似昙花一般贵重。客官何劳尘质。挹此仙芬。〔淨〕小人因慕名花。远投福地。倘篱边短干。肯移陶令之前。境上淸风。准拟落孟嘉之帽。乞尊师方便弘施。分一鉢。感恩非浅。〔贴〕客官。此花有什么紧要。你觅他怎的。〔淨〕小人要他怎的。乃是上命差遣。〔贴〕那个差遣。〔淨〕不瞒你说。是河阳县令。潘安才子有名传。他也曾月下乘车掷果旋。

〔贴〕你说的洛阳年少潘安仁么。〔淨〕便是。

【锦缠道】〔贴〕听他言。惹起我心头恨绵。情重美姻缘。不由人秋波玉筯双悬。想那端阳日。在翠屛轩持觞席前。一霎时。共英才成就鹣鹣。夫和妇。遂心田。鼓瑟琴。幸不嫌卑贱。无端整祖鞭。到做了分珠失剑。又谁知此日信音传。

【普天乐】〔淨〕爲何因。兴长叹。对瑶琴。言一遍。〔贴〕你就是潘相公瑶琴。向日爲何不见你。〔淨〕我在园。近方来。恩主高迁。〔贴〕因爲相公做了官。你来随任了。〔淨〕是。〔贴〕且问你。潘相公爲何得了官。〔淨〕山爷写书。荐我相公于张尙书门下爲客。忽然圣旨传宣。作鸾凤和鸣赋。进呈御览。爲才华喜动天颜。忽恩来日边。成就了洛阳才子。玉堂仙眷。

【古轮台】〔贴〕叹迍邅。空门寄迹已经年。今朝喜遂心头愿。〔淨〕你何故欢容。爲甚惊猜。敢只是旧姻眷。〔贴〕我是彩凤巫姬。聘谐金雀。河中曾结好良缘。〔淨〕喜相逢。一朝厮见。问何因在此参禅。〔贴〕爲遭巨寇。顿起烽烟。守贞不屈。捨命赴深渊。蒙慈善。投师挂搭。苟延残喘。

〔淨〕原来是巫娘。爲相公守节投崖。感神垂救至此。今日天使相逢。快写书与小人。星夜到县。投复老爷。就来迎接。〔贴〕我今晚修书。明早打发去。还问你一件事。相公已做官。爲何不勤政事。先自着你遍访名花。〔淨〕河阳县山水极佳。有许多名公巨卿。咸集于彼。要种得满县皆花。使天下有花县之名。俾后世称之。〔贴〕如此。将金雀花好生移一鉢寄去。

【尾声】云笺细写心头愿。重整粉烟娇面。更与他金雀花枝去了宿缘。

守志空山历苦辛。移花越地达知音。

今日应时还得见。果然胜似岳阳金。

第二十六出报捷

【剔银灯】〔旦上〕渐迤逗寒侵绣袜。重裏上销金绣帕。玉壶冰贮凝鸳瓦。幽闺裏香添宝鸭。〔合〕嗟呀。心情似麻。望不到鳞鸿音札。

寒月沉沉洞房静。珍珠帘外梧桐影。秋霜欲下手先知。灯底裁诗觉身冷。自从相公别后。倏忽已及年馀。不知功名之事若何。交我放心不下。今日寒色侵肌。且唤侍儿生火。消遣一会。红霞。可取兽炭。装入炉中。〔丑上〕红炉盛兽炭。白雪逗鸳帏。小姐。兽炭贮满炉中了。只是一件。可惜凤楼人去。冷落鸳鸯也。

【前腔】俏才郞风流潇洒。兰闺裏曾同幽雅。门前不见靑骢马。空生怨鸾孤凤寡。非嗟。想关雎咏佳。那些个已称有

【前腔】〔中淨上〕恩东命。河阳书发。早不觉已临洛下。心忙似箭飞腾跨。似黄耳将言传达。娇娃。欢生喜洽。免交人望得眼巴。

〔淨进见介旦〕你囘来了。相公好么。〔中淨〕相公授河阳县令。有书一封。接夫人至任。同享荣华。〔丑〕小姐。恭喜了。〔旦〕红霞。取书来看。〔看介〕原来相公因代张尙书作鸾凤和鸣赋。进呈圣上。拜官河阳县令。接我同临任所。谢天谢地。

【前腔】洛阳生文章高姹。蒙圣赐覃恩优拔。功名已遂人惊讶。这离恨一时都罢。大。不同井。忙收拾。共投治衙。

红霞。可收拾行李。择日起程。

打点促行装。朝来别故鄕。

不辞途路苦。早得会河阳。

第二十七出合雀

【霜天晓角】〔老旦贴同上〕寒风嶛峭。寂寞关山道。万事不由人造。都缘命裏相招。

〔老旦〕帘外雨声滴。楼头树色苍。〔贴〕日暮归鸦乱噪。数声钟送斜阳。〔老旦〕徒弟。我和你禅关静守。远隔红尘。暮雨西风。香消鉢冷。好生岑寂也。〔贴〕待徒弟掩上柴扉。与师父持静一囘。

【六么令】禅关幽悄。日将晡。风雨萧萧。纵横一任颤花梢。心旣静。少烦焦。也知寂寞无尘扰。也知寂寞无尘扰。

【前腔】〔中淨旦上〕河阳古道。路途中意攘心劳。偶遭风雨湿衣袍。何处也寄鹪鹩。行来幸有禅林到。行来幸有禅林到。

〔中淨〕前面风雨来了。不能前进。此处有尼姑菴。借宿一宵便了。〔旦〕尼姑菴院。亦可相投。红霞。你去叫门。〔贴〕是谁叫门。〔中淨〕我们行路妇人。只因雨阻。借你菴中权宿一宵。〔贴〕外面有阻雨的妇人。欲向菴中借宿。可容他否。〔老旦〕出人当以慈悲爲本。理合相容。快开门。放他进来。〔旦进见介〕师父。轻造宝菴。幸恕唐突。〔老旦〕失迎粧次。希宥不恭。着雨了。请问檀越何方人氏。〔旦〕远从洛阳至此。适爲雨阻。感谢逗留。〔老旦〕天色已暮。这一位管。到二门外土地祠中安下。此位大姐。可与大娘在禅堂中向火少待。徒弟。我和你到厨房中。整治斋供。款待佳宾。〔贴老旦下旦〕你看这所观音菴。好庄严佛像。且自礼拜则个。

【二郞神】眞如境。看朵朵昙花靓色娇。正玉宇无尘香篆袅。金炉不断。光明灯焰冲霄。何幸今宵瞻圣表。试稽首。虔诚祝吿。法轮高。喜金雀盟坚。再会蓝桥。

【前腔】〔贴捧茶上〕今宵。女娘是大仪表。雨润桃腮颜越好。缘何说起。黄金宝雀根苗。莫不与才郞瓜葛绕。好敎我有言难道。乏香醪。请淸茶一盏。略解烦嚣。

【啭林莺】〔旦〕多承款留情意好。木桃未报琼瑶。待河阳会后将伊报。〔贴〕一盏淸茶。焉敢望报。请问檀越何方人氏。尊姓大名。今欲何往。〔旦〕井文鸾。配洛下英豪。〔贴〕原来夫人姓井。所配洛阳英豪是谁。〔旦〕安仁潘岳。主县令近承新诏。路迢迢。取来任所。相会在明朝。

〔贴〕原来是河阳县令潘爷宝眷。前者潘爷赴任之时。在荒山经过。携了一位小娘子。说道河中娶的。什么巫夫人。与潘爷十分情好意笃。此位娘子赴任。只恐相妨。〔旦〕原来我相公又娶了一个妹子。可喜可喜。〔贴〕如今世态不同。大凡人大娘。听见丈夫娶妾。皆生嫉妬之心。夫人略无猜忌。欣然有喜色。可见夫人四德兼全。这小娘子生成造化也。〔旦〕小师父。那一个做官的没有三两房小。我相公爲当世驰名才子。合配天下出色佳人。若得有金钗十二。我和他共享荣华。岂不美哉。〔贴〕好贤德夫人。小尼听见夫人对佛自言金雀盟坚之说。请问其意若何。

【前腔】〔旦〕我官人洛下称年少。掷果车月下元宵。偶然抛与黄金雀。作聘仪成就鸾交。向河中应召。从别后并无音耗。喜今朝。登庸入仕。鸳侣复同巢。

〔贴〕这等说。那金雀到是夫人聘物了。可曾带来。〔旦〕见在香囊之内。〔贴〕如此奇物。借与小尼一看。〔旦取出看介贴〕好一枚金雀。只怕没有一对。〔旦〕还有一股。分与儿夫带在身边。〔贴〕小尼也有一枚。颇与夫人的相同。〔旦〕小师父也有一股。借来一看何如。〔贴出雀介〕

【莺啼序】〔旦〕吾旧聘隔岑遥。一见脗合天巧。看双双比翼文雕。其中委曲难料。觑伊寄迹在空门。莫不是丈夫妻小。从实吿。岂河东狮吼奸狡。

【前腔】〔贴〕尼本彩凤巫氏年虽少。贞心守志甘老。河中有都督山涛。开宴令贻金雀。订姻盟。侍御栉巾。遭强寇。投崖神保。事凑巧。喜夫人一时来到。〔贴跪旦介〕

【猫儿坠】〔旦〕原来贤妹守节苦蓬飘。今幸相逢是法力招。合将令女配时髦。从敎与你共处幽闺。同事兰膏。

【前腔】〔贴〕夫人贤慧。天下把名标。趋事阶前敢惮劳。下陈深荷贵人包。从敎与你疉被铺牀。免丧蓬蒿。

〔旦〕旣是与贤妹相会。明日以白金百两。相酬师父。我与你同临任所。去会儿夫。〔贴〕多谢夫人。〔旦〕还有一说。潘郞是个不羁之士。举动太狂。你虽与他守志投崖。但相隔二千里之遥。一时到此紫云岩。恐渠以幼妇披剃爲尼。男子心肠。尤虑易生变更。待我将这金雀。藏入袖中。到任所见过儿夫。将计就计。与他说明。却留下红霞陪你。随后来接何如。〔贴〕夫人的是高见。

【尾声】空堂晤语开愁抱。不觉谯楼已四敲。烛尽香残天渐晓。

中闺已称贤。小星尤识礼。

鸾凤喜和鸣。皆得配君子。

第二十八出临任

【穿花蝶】〔生上〕承恩命。除书新授河阳令。种花满县。曷胜荣幸。赋罢气凌霄汉。文成口唾珠玑。夜常老叟执靑藜。杖上红光焰起。下官自从到河阳作令。且喜黎庶从约。士子修文。坐致物阜民安。益见太平有象。又得山公。近与嵇阮诸君子。同会此方。因此多觅奇花异卉。时复相邀。共谈诗酒。瑶琴去久。尙未囘来。待他来时。必有几种奇花异卉也。〔淨上〕正欲淸谈逢客至。偶因小飮报花来。小人囘来了。〔生〕所觅奇花。今有几种。〔淨〕花样甚多。花名不一。小人记不得许多。编成一首花歌儿。念与老爷听。〔生〕你也会作歌儿。〔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爷旣能作赋。小人岂不能作歌。〔生〕你念来。〔淨〕歌百花。数百花。细细从头说不差。丽春月季幷含笑。牡丹芍药与山茶。鹅黄鸭绿鸡冠紫。鹭白鸦靑鹤顶芽。迎春百合兼银杏。豔李穠桃及木瓜。佛见笑。小金沙。百日红开映紫霞。芙蓉莺粟蔷薇色。海棠散水木穉槎。千叶石榴葵灿锦。含香栀子茉莉花。紫荆拗。杜鹃葩。瑞香玫瑰水红花。萱草芝兰淸且秀。腊梅簷匐馥而华。凌霄玉蕊宜男佩。凤尾辛夷木笔花。红菡萏。玉屛芽。酴酥锦带粉团插。琼瓣绣毬同一色。月中丹桂岂凡杂。更有一般眞奇异。菊名金雀实堪夸。

〔生〕这一篇花歌。非一时所能。〔淨〕是小人妙作。〔生〕休得胡说。且将金雀花取来我看。〔淨〕在此。〔生〕这种金雀花名奇怪。〔淨〕奇怪。还有一个古怪。〔生〕还有甚么古怪。〔淨〕古怪古怪眞古怪。说来一场好惊骇。老爷见了这封书。管教泪溼香罗带。〔生〕又有封书信谁寄来的。待我拆开一看。呀。原来七言绝句一首。遭兵守志入空林。幸见瑶琴达远音。不识河中金雀女。可能再会月车人。

【太师引】〔生〕顿心惊。蓦地如悬罄。止不住盈盈泪零。自当日长亭分袂。问归期细嘱叮宁。却原何身离坑穽。幸得保全躯命。劈鸳鸯是猖狂寇兵。最堪怜。蓬踪浪迹似浮萍。

瑶琴。你旣遇巫娘。仔细与我说个明白。

【前腔】〔淨〕爲寻花步入招提境。紫云岩有观音殿庭。金雀花在阶前相映。閒拈弄。偶遇尼僧。因说起相公名姓。扑簌簌泪珠交迸。却原来是遭劫掠。铮铮守贞。拚投崖。遇救仗彼神灵。

【赚】〔旦丑同上〕远涉兼程。已到河阳锦绣城。〔丑〕官衙近。忙行通报便相迎。禀老爷。夫人已到。〔生〕出公庭。〔旦〕喜今官爵威仪盛。不弃糟糠感志诚。〔生〕眞侥倖。偶因代赋承新命。有惭爲令。有惭爲令。

〔丑〕禀老爷。外面上司公文紧急。请老爷上堂挂号。〔生〕夫人少坐片时。下官发遣卽来。〔生下遗书介旦念书介〕原来巫妹所寄之诗。可见相公时刻将他在念。待我藏于袖中。慢慢以言试之。

【前腔】〔旦〕巫妹。你翦雪裁冰。官人。你袖失遗书似薄情。杨花性。沾泥飞絮类书生。〔生上〕见卿卿。今朝喜得交鸳颈。〔旦〕不负当年金雀盟。〔生〕与你所分金雀。夫人想必带来也。〔旦〕妾朝夕佩在身伴。君之金雀何在。〔生〕藏在书箱内。〔旦〕当年赠别。金雀轻分。此夕重逢。依然成对。可去取来。待我仍以绣线同心。繫于一处。〔生〕多承夫人美意。下官卽当取来。呀。夫人初到。未可轻言巫氏之事。他又提起金雀。将甚么与他对合。罢罢。便将巫氏寄来的书信。与他一看。或者见他爲我守节投崖。接来完聚。也不见得。呀。书已不在袖中。怎么处。〔旦〕相公金雀怎么不取来。〔生〕寻不见书箱锁匙。待明日取来看罢。〔旦〕眞薄倖。原何陇蜀相兼倂。这般渴病。这般渴病。

〔生〕夫人忒多心了。金雀果在下官书箱内。明早取来。与夫人看便了。〔旦〕金雀乃至灵之物。先飞到我袖中来了。〔生〕在那裏。〔旦〕可不在这裏。

【江头金桂】〔旦〕休得要巧粧行径。我跟前不奈听。金雀当初婚订。得谐双姓。绾红丝牵定盟。我和你鸳鸯交颈。连枝同并。只合气求相应。共享安宁。如何觊傍枝。觅小星。大亏心短倖。〔生〕下官并无短行。〔旦〕你还说甚么。背行蹊径。空自语惺惺。〔出书介〕这题诗绝句伊谁寄。〔出双雀介〕雀解双飞却怎生。

【前腔】〔生〕非是我亏心薄行。你从来贤会称。〔旦〕便不贤会这一遭儿。〔生〕这也是儿女故态。一自与卿分手。良朋胥庆。喜巫姬守志盟。〔旦〕说甚么巫姬。我不晓得。〔生〕巫姬者。乃是巫彩凤。靑楼守志女子也。〔旦〕靑楼之女。有甚么志。〔生〕我与山公名山酌酒。见渠执爵徬徨。举止羞涩。细鞫伊情。顿生怜悯。我实无意于他。当不过山公撺掇。非干我事。因此上偶遇私成。未闻尊命。〔旦〕却又来。你旣不惑志于他。何不差人报我知道。乃率意竟行。这等大胆可恶可恶。〔生〕那时也要差人修书报知夫人。然后成事。怎奈一时情牵。欲罢不能。没奈何。只得不吿而娶。若是夫人见他靑楼守志。也要生怜。〔旦怒介〕掷果之生。忘其耻也。〔生〕那巫姬实无一端可取。〔旦〕旣无一端可取。缘何两意相投。〔生〕闻说寇兵入境。他投崖殒身。感神救之爲比僧。〔旦〕他今做了比丘尼。他也是六根淸淨。傍观不雅。使不得了。〔生〕望海涵仁育。毕吾狂兴。〔旦〕你的兴儿觉得太狂了些。〔生跪介〕免得意萦深。〔旦〕区区县令。作此态度。可不羞耻。且起来。我实对你说。〔生〕愿闻。〔旦〕这桩事断然成不得。〔生〕便不成也罢了。异哉。这金雀怎么在你手裏来了。正是鹿迷郑相应难辨。蝶梦庄周不易明。

〔旦〕夜深了。我要进房安息。有话明日再说。〔生〕夫人莫辞劳倦。卑人少伸接风之敬。〔旦〕待你心上人来接风。〔生〕你到不是我心上人。〔旦晬介推倒生下生弔场丑〕老爷怎么跌倒在地上。〔生〕适来下阶错步。〔丑〕不是下阶错步。还是夫人喫醋。〔生〕瑶琴。如之奈何。怎么处。〔丑〕这不难。夫人远来。如今进房去曲意奉承。慢慢自然成事。〔生〕他闭了门。不容我进去。〔丑〕这等说。到书房裏去。我和你两个敍一敍旧情。

榴花解相思。瓣瓣飞红血。

妇人无妬心。天下称奇绝。

第二十九出集贤

【出队子】〔小生上〕心怡神旷。心怡神旷。水廓山林景倍常。诗坛酒社乐徜徉。问柳寻花眞胜赏。浮白呼卢。歌喉有腔。

还凭躐履据胡牀。不数南楼在武昌。自是羣英多意气。诙谐不碍醉时狂。自山涛是也。向者挂冠云游。近日来此河阳胜境。不料嵇阮衆君子。一时咸集于此。潘安仁又在此间爲县令。他将奇花异卉。种得满城人皆称爲花县。昨日相约河阳别墅。酌酒玩花。县令卽爲东道主人也。适间曾有侍童相邀。少待一时。同诸友偕往。多少是好。

【前腔】〔衆上〕平生豪放。平生豪放。万竹林中作醉鄕。搊筝拨瑟韵铿锵。酌酒敲棋心意爽。笑傲乾坤。尘氛尽忘。

〔外〕自嵇康是也。〔淨〕自向秀是也。〔末〕自阮籍是也。〔老〕自王戎是也。〔中淨〕自阮咸是也。〔丑〕自刘伶便是。〔外〕山公在前。不免相见。〔衆见介小生〕列位。吾辈昔爲竹林七贤。今爲河阳游客。掷果种得满县皆花。又且是东道主人。我们步至河阳别墅何如。

【前腔】山林疏旷。山林疏旷。不复冠簪在庙廊。游山玩水任猖狂。意契心孚在草莽。豪迈顿兴。风流怎当。

【前腔】〔生上〕晴空云朗。晴空云朗。百种名花开向阳。殷红浅紫鬭芬芳。喜遇英豪皆羡仰。别墅吟哦。躭觉胜常。

〔见介〕请了。〔小生〕列位。东道主人来也。宾旣集矣。酒旣馨矣。此墅之中。不尙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去。宾主相忘。坐列无序。不云是非。不议公事。閒谈古今。静玩山水。飮酒观花。以适吾趣。道义之交。如此而已。且看酒过来。〔生把酒介〕

【六犯宫词】〔梁州序〕斯文宗匠。放情游宕。寻个偸閒适旷。浮生若寄。何须着意奔忙。〔桂枝香〕笑杀红尘客。行踪类触羊。〔甘州歌〕虚名网。薄利场。雁飞不到最堪伤。

〔傍粧台〕须知爲韩逸士从松子。绝胜云梦将军死未央。〔皁罗袍〕两疏机见。鸱夷泛航。翻身跳出红尘浪。〔黄莺儿〕问兴亡。封侯拜将。今日在何方。〔外〕对此名花。不可无佳什。共联一首。以乐天眞。若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小生〕嵇公首唱。〔外〕花在名园费品评。〔淨〕河阳开宴会仙眞。〔末〕十分春色留人醉。〔中淨〕百种花香幽阁淸。〔老〕酒美要同金谷罚。〔小生〕诗成不觉玉山倾。〔生〕人生値此昇平乐。〔外〕何用黄金贮满籯。〔小生〕刘公何独无诗。〔丑〕今日河阳会上友。你们作诗把肚肠纽。捻指岁月过隙驹。白衣彷彿成苍狗。我自留心玩百花。剩得樽中扫愁帚。莫笑予爲嘴馋人。爱飮刘伶只喫酒。〔小生〕酒有甚么好处。〔丑〕酒。酒薮。天之美禄。杜康爲首。仪狄作之。充喉适口。能开壮士之胸襟。善助文人写科蚪。消了臧父之愁。暖了吟诗之手。白鼓丁。黄芽韭。锦枝绿橘橙梨藕。直喫得流星赶月风送云。东倒西歪番筋斗。〔外〕刘公善知酒趣。恁意游乐一番。多少是好。

【长拍】种种花放。种种花放。重重酒酿。花情酒债堪赏。对花酌酒。递花枝击鼓催觞。花豔酒巵香。向百花深处。把酒樽开赏。今朝共飮中山酒。明日花飞又那厢。算将来。花酒解愁肠。眞个是酒浮花色。一团春盎。

【短拍】月上东牆。月上东牆。人游蓬厂。最可人星明月朗。人月两相当。看今月团圆。曾经照古人观赏。醉人儿扶归象牀。喜得穿窗月色。照人淸爽。

【尾声】意欢欣。情舒畅。携手同登不夜堂。且安排再整壶觞。

晋代风流迴不同。今将心事了杯中。

时人不识予心乐。只道花枝别样红。

第三十出完聚

【新水令】〔旦上〕冰淸玉润坐琴衙。对两山排闼如画。苔痕阶上绿。日影席前花。脂粉轻搽。髻包笼香罗帕。

只怕儿夫性不眞。故将金雀动伊心。若还鸾凤和鸣调。不负灯前月下人。奴已见相公。做作几番嗔詈。只道我嫉妬之心。那知我因事纳忠。相公与竹林七贤。游赏河阳别墅去了。暮夜方归。少待巫妹来到。送入绣房中去。管交三生重会约。鸾凤喜和鸣。

【步步娇】〔贴旦同中淨上〕辞禅离却云堂下。经典从今罢。重观镜裏花。水月閒心。复敎尘挂。〔丑〕来此是官衙。百年之事今方罢。

已到了。待我通报。巫娘已到了。〔旦〕快请进来。〔见介贴〕容妾拜见。〔旦〕路途劳顿。不消行礼。

【折桂令】〔贴〕谢夫人贤慧撑达。济困扶危。容纳奴。最堪怜飘泊天涯。苦遭兵变。命掩黄沙。虽只是感菩提。投师挂搭。终不失伴香奁。侍奉供茶。云阻巫峡。脸衬丹霞。愿从今手习流黄。说甚麽鬓整堆鸦。

【江儿水】〔旦〕细看巫娥貌。亭亭出水花。三贞九烈堪钦讶。从容气度眞幽雅。闺中得子眞无价。红霞。你送巫娘到绣房中。换了鲜明衣服。待相公囘来。与他完聚。巫娘呵。重整黛螺新画。相会才郞。免得夕萦朝挂。

【雁儿落】〔生〕昨赴河阳墅。未返。今日裏早归衙。来花下。虽然是与心知共酒诗。怎能彀向巫娥谈别话。〔见介〕呀。非是俺重沉酣。眼乜斜。非是俺。躭曲糱。贪杯斝。只爲心上事难抛下。也只爲意中人在一涯。卿恁怜我。鬼门上空占卦。〔旦〕休要负我。方许你二人完聚。就在此堂前拜我一拜。我便如尊命。〔生〕若肯相容。莫说一拜。百拜也不敢辞。终身不忘厚德。恕小生幸也麽差。俺这裏。愿抒情。甘罪罚。

【侥侥令】狂生眞放达。滥语似鸣。〔旦〕随我到房去。教你看一个不得意的人儿。转过绣房围屛下。你只看这人儿。可是他。

【收江南】〔贴〕呀。猛可裏喜相逢。惊觉呵。恍疑似露中花。〔生〕谢得你投崖守志足堪夸。今日裏分开破镜又重华。这金雀可佳。那金雀可佳。成就了文鸾彩凤遂心芽。

【园林好】〔小生上〕月车郞。两谐室。妻和妾。玉无玷瑕。堪羡入芸窗诗话。行庆贺。到私衙。

〔生〕山公到矣。夫人不须迴避。请山爷进来。〔小生〕潘郞。潘郞。美哉。乐哉。可称交鸾友凤矣。山人画得鸾凤和鸣一幅。见兄之功名婚姻。皆由于此。复有诗一首相赠。知君种玉有蓝田。绣幕红丝结好缘。鸾展修文离泽夕。凤腾五采下云轩。开口笑时浑似品。侧身眠处却如川。方纔了得西边事。又被东边打一拳。〔生〕所谓喜笑谑兮。不爲虐兮。

【沽美酒】〔太平令〕这情踪。实可夸。看和鸣。喜气佳。凤侣鸾俦共一。匹配有才华。掷果得风流儒雅。河阳令。放情潇洒。齐远山。举案描画。守节姬。一点不瑕。我呵。赤紧的惜花种花弄花。呀。又何虑惊鸳鸯打鸭。

【淸江引】功名富贵如飘瓦。世事休萦挂。三万六千场。良会无多价。好光阴。似加鞭。催骏马。

井文鸾欣谐佳偶。巫彩凤重会良缘。

月下老赤绳双繫。无心子燕市重编。

金雀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