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居易录

卷下

上谕礼部,取霸州廪膳生员林佳荫充内官学汉文教习。旨曰:“教朕书林师之孙,其甚贫”云云。故旧不遗如此,真帝王之盛节也,恭志之。

总督湖广兵部右侍郎丁思孔,调补云贵总督,以在籍丁忧原任巡抚湖广兵部右侍郎吴?典为湖广总督,仍令服阕赴任。先是,户部尚书缺,吏部列名上,特谕候丁忧原任刑部尚书陈廷敬服阕启奏。皆异数也。

五月初八日,特谕翰詹衙门,自少詹至史官,日轮四员内直南书房。初九日,试“夏日内庭应制”(七言律)。初十日,试“赋得西园翰墨林应制”(五言排律),赐侍读学士徐嘉炎御笔陶诗临苏轼书(《间居三十载》一首。末云:“元丰四年三月望后二日,书于绿雪斋中。眉山苏轼。”)。十一日,试“赋得膏雨润公田应制”(五言律),赐右庶子孙岳颁御笔临米芾书一卷,又赐庶子陈论等三人御书石刻千文。十二日,试“赋得紫禁朱樱出上兰应制”,限韵五微(七言律),赐侍读陆肯堂等二人御书石刻千文。十三日,试“咏五台金莲花诗”,限韵八齐(五言律),御制一首,又命掌院尚书张英、太常少卿励杜纳同赋。十四日,试“赋得崇文聊驻辇应制”,限辇字(五言古)。十五日,试“赋得衣露净琴张”,限韵五微(五言律)。是日,编修仇兆鳌进所注《道德经》。十六日,试“恭读御制览贞观政要诗应制”,限韵二萧(五言律)。十七日,试“恭读御制时巡近郊悯农事有作应制”,限韵八齐(五言律)。十八日,试“恭读御制懋勤殿读尚书至无逸篇有作应制”,限韵五微(五言律),赐编修张希良御书《白羽扇》赋。十九日,雨,试“恭读御制观天仪器诗应制”,限韵九佳。是日,入直者八人(五言律),赐编修宋天业御书李白诗(渭北春天树四句)。二十日,驾幸通州。二十五日,驾入。二十六日,试“圣驾夏日阅视河堤诗应制,”限韵六鱼。是日,入直者九人(五言律)。二十七日,试“恭读御制宫门听政示阁部诸臣诗应制”,限六麻(五言律)。二十八日,试“恭请御制咏史诗应制”,限韵十灰(七言律)。二十九日,上躬祀北郊,远宫,试“浑天仪诗应制”限韵十蒸(七言律)。闰五月初一日,试“赋得虚心高节雪霜中应制”,限韵十二文(七言律)。初二日,试“读朱文公文集应制”,限韵十四寒(五言律)。初三日,试“赋得辇华林侧应制”,限韵十三覃(五言律)。

翰林院掌院、礼部尚书张英、吏部右诗郎常书等,题为钦奉上谕事。康熙三十三年五月十七日,臣等奉上谕:“朕流览载籍,见分类诸书,虽各有所长,尚多未备。《唐类函》可谓详赡,然唐以后典故艺文,亦未采录。可依《唐类函》体例,自唐迄明,辑成完书,以资观览。钦此。”钦遵。仰惟我皇上聪明天纵,问学渊涵,接尧舜之心传,发典谟之奥义。右文稽古,超轶百王。于六经四子、历代史籍通鉴纲目、性理诸书,以及诸子百之言,靡不表彰阐发,昭垂日星矣。复念分类之书,所以备考索、资闻见,实为有益。而体例详赡《唐类函》为最。但以其采录止于唐初,而五代以及宋辽金元明典故艺文,阙焉罔续。特谕翰林诸臣,分门接辑,补前代之缺略,焕本朝之臣观。益见我皇上广稽博考、好学不倦之盛心,盖无微不周也。(臣)等谨遵谕旨,分属渚臣纂修。自唐迄明典故艺文,博收精择,依类附入。俟编纂成稿之后,恭请皇上睿览裁定赐名,并御制序文冠于卷首。不独黼黻昭代,亦以嘉与千秋,有裨文治,诚非浅鲜也。其总栽分纂各官,俟命下之日,开列具题。

甲戌闰五月廿五日,慈仁寺市上得女史琼如擘窠大书“李白登华山落雁峰”云云,凡三十三字。笔势飞动,不类巾帼粉黛中人。末题“琼如”二字。小印朱篆文二字同。不知何许人也。

御制百家姓,首云:“孔师阙党,孟席齐梁;高山詹仰,邹鲁荣昌;冉季宗政,游夏文章。”即开端数语,已见崇儒重道之盛心矣。

重建太和殿,自乙亥二月二十五日鸠工。李少司空贞孟元振言,有老工师梁九者董将作,年七十余矣。自前代及本朝初年大内兴造,梁皆董其事。一日,手制木殿一区,以寸准尺,以尺准丈,不逾数尺许。而四阿重室,规模悉具,殆绝技也。初明之季,京师有工师冯巧者,董造宫殿。自万历至崇祯末,老矣,九往执役门下数载,终不得其传,而服事左右不懈益恭。一日,九独侍,巧顾曰:“子可教矣。”于是尽传其奥。巧死,九遂隶籍冬官,代执营造之事。一技之必有师承,不妄授受如此。柳子厚作《梓人传》,谓“画宫于堵,盈尺而曲尽其制,计其毫厘而构大厦,无进退焉。”殆类是与。

畅春苑荔支结实,颁赐内阁部院大臣。盖闽中急递进御,至是始熟也。近日,慈仁寺市亦有卖粤中佛桑花者,一株索值数十金。六月,吏部文选司郎中谈九乾以事罢,有旨令各部堂上官保举可任选司者以闻。本部公举贵州司郎中袁定远(康熙庚戌进士)。奉旨点用。予念之曰:“上以向来选郎,多不任职,特旨从诸曹拔尤调补。此例,从前所无,盖旷典也。予独蒙简用,遭逢不世,当积弛之后,须极力振刷。如昔选郎王东皋伯勉(顺治丙戌进士,河南汤阴人)。宋开之文运(顺治己丑进士,直隶南官人,历官刑部左侍郎,谥端悫,加太子少保)。二公之所为,方足以副上旁求至意;而予辈亦得逭于咎戾。子勉之矣。”

十一月初一日,日食,集礼部行救护礼。是日,天阴,微雪,不见。

京师某梨园部,一旦有姿首,解文义,喜诵韩阁学元少(?)制举文。一日,启奏后左门,予向韩询其人本末。孝感熊公赐履,因言金陵某乐部一旦,最喜诵杜于皇(?)诗,陈大司徒曰:“杜诗韩文,固自应尔。”众亦一笑。

一日,东阙门会议既毕,倦甚,与陈大司徒说岩(廷敬)同出端门。行稍疾回,顾诸公皆在后。予笑谓陈公曰:“今日可谓高才捷足。”陈曰:“否不,过急流勇退耳。”明日,集朝房述之,皆大笑。

六月十五日,于慈仁寺见文ㄈ写生花鸟十二幅,极妍尽态中,落花游鱼尤萧洒。ㄈ字端容,衡山征明之孙女,赵寒山宦光子妇也。

丁丑冬十月,右安门外有回回,买一牛,将入城屠宰。牛过裕亲王园,遂奋身逸入。回回逐之,牛初奔腾,继以跪伏哀鸣,百方不起。观者殆数百人,皆叹异。忽一市猾,从旁挪揄曰:“汝何愚甚?牛既难致,何如取刀砧来,就此屠之,不易易耶!”回回如其言,牛遂立死。市猾归,是夜,觉遍身骨痛。明旦视之,生疔毒数百,痛不可忍。见一牛在前索命,呼号宛转,三日竞死。张杞园(贞)说。丁丑十一月初九日,长至,上亲祀南郊。予与王颛庵少司徒(?)、田漪亭少司寇(雯)、顾观庐詹学(祖荣)候驾午门,因谈及《新旧唐书》。予言《旧唐书》载薛怀义于外戚传,此最可笑。又《汉书·元后传》有弄儿,不知是何等人。大抵《汉书》宫掖,多难言之因,未易枚举也。

康熙辛未,京城内弥陀庵三官像。一夕,自移右安门外三官庙中,如人位置者然。

枯枯脑儿台吉、渣什、把兔鲁等入觐,十一月至京。廿七日,赐宴保和殿,并赐貂帽貂裘等物,封渣什为亲王;那木占额尔德尼,贝勒;彭苏太济,贝子。

康熙三十六年七月十九日,恩诏:三十九年会试,中式进士三百名,礼部疏题明。查会试,每科汉人取中一百五十名、满洲、蒙古取中六名,汉军取中三名,共取中进士一百五十九名。今应将恩诏所加一百四十一名内,汉人加中一百三十三名,满洲、蒙古六名、汉军二名。

戊寅六月,上闻厢白旗原任步军博尔辉,年九十有九,引见畅春院。召户部左侍郎庸爱谕,给全俸,米三十八石、银八十两,终其身。又命八旗都统,查男妇高年者以闻。又得三人:其一百六岁、一百三岁,皆赐银布有差。

五月,山东巡抚王国昌进长人郑克己,长六尺八寸。兵部以闻,召见景山,赐食,留侍禁中。克己,新城人,业农,故山西宁武道佥事独复浙江嘉湖道佥事问元之族也。是时年三十二(是秋陕西亦进长人某,其长与郑等,予于乾清门见之)。

上用人慎重,多命内阁下询九卿,予从来不敢徇请托,未尝轻荐一人。丁丑戊寅间,以吏部开列应升人数内,而闻见最真者三人,从公首言于众,幸不拂于清议,独蒙点用。则临江府知府李涛,以举升两浙都转运使;襄阳府同知鞠震,咨升潞安府知府;郑阳府知府卫台?常,升陕西潼商道副使。内李、鞠,皆山东人。定例,同乡不得相荐举。予云:“明旨下问,惟期得廉能之官。知而不言,则虚上咨询之意,故破例言之,以俟公论云。”又尝举河南按察使孟世泰,寻升贵州布政使。予忝九卿已九年,所推荐不过此数人。然其人皆不知也。

副都御史额伦德公说:“京师一少年,好吹横笛,每风月之夕,辄操数弄。一日,日未暮,坐院中手笛吹之。忽有彩衣小儿自外人,顷刻至数百人,结束如一,阶墀尽满。惧避室中,引被蒙头而卧。久之,寂然阒其无人,不知所往。自是不敢复吹笛。”

西华门外广济寺老僧湛佑,有东宫睿赐方竹杖一,乃文征明故物。上有征明篆书“凤尾”二字,又八分自记一篇,是八十七岁时书。

上谕,谕户部:“朕谒孝陵,沿途体察民生。今岁雨水颇多,田禾失收,米价亦贵。来春至夏,米价愈贵,民食必致艰难,不得不预为筹画。朕意将通仓米每月发出万石。较时价稍减粜卖,止许卖与穷民,不得卖与多收贩卖商贾,似有益于民生。尔部即会同仓场侍郎议奏。”部议遵行。于今年十二月起,至来年麦收米价平贱之时价止。

康熙三十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恩诏:“军民七十以上,许一丁侍养,仍免杂汛徭役,八十以上者,给绢一匹、绵一斤、米一石、肉十斤;九十以上倍之。”诏下郡邑,各抚臣上其数子户部。直隶九十以上五百三十五人,奉天九十以上五人,山东九十以上一千三百三十人、百岁以上九人,山西九十以上二百五十人,河南九十以上四百五十一人,江南九十以上一千六十五人、百岁以上三人,浙江九十以上九百八十二人,陕西九十以上三百十七人,湖广九十以上二千八百五十人、百岁以上四人,江西九十以上五百八十人,福建九十以上三百六十九人,广东九十以上五百九十一人,广西九十以上一百十四人,四川九十以上一十三人,?南九十以上四百五十人,贵州九十以上九十四人。按:宋开宝五年,鄢陵人许永罢庐氏县尉,诣匦上言:“臣年七十五,父琼年九十九,长兄八十一,次兄七十九,欲乞近地一官,以就荣养。”上悦其父兄子弟,俱享遐龄,赐琼袭衣犀带银鞍勒马,帛三十匹、茶二十斤,授永郾城令。是时,澶密齐沂莱江吉等州,各奏八十以上吕继美等二十九人,并赐爵恭俟史册书之以为盛事,然未有如今日之盛者也。故备列也。

礼部会九卿,题为会试关天下之人材,阅卷宜照从前之定例,仰请乾断,酌复成规,以光大典事,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梅钅?题云云。该臣等会议:“会试乃聚天下之人材,而拔其尤者,以光朝廷宾兴大典。旧例分南北中卷,衡量可谓至平。又分左右,未免分析太繁。相应仍照旧例,南北卷内,不必细分左右,将庐州等府、滁州等州旧保中卷者,俱归于南卷。其?南、贵州、四川、广西四省,去其中卷名色。每科?南定为云字号,额中二名;四川定为川字号,额中二名;广西定为广字号,额中一名;贵州定为贵字号,额中一名。康熙三十九年会试,奉恩诏加额。明年会试,应将?南、四川各加中二名,广西、贵州各加中一名,庶人材不致淹抑。而远方士子,皆得均沾皇恩矣。”奉旨依议。

闻会试外帘诸公说:二月某日,贡院中忽闻小儿啼声,迹之,在明远楼上。登楼视之,果有一小儿,如初生者,卧而啼哭,莫知所从来。亦异事也。

今诸衙门满汉设官略同。其同而异者:如詹事府,满洲掌詹以下,皆不兼翰林院衙;左右春坊、司经局衔上,皆冠以詹事府;十三道监察御史,皆冠以都察院,而不分某某道是也。

五月初一日,命九卿举司道可内升京卿者,予举湖广武昌道参议庄?。?,江南武进人,康熙庚戌科进士,寻升通参。庄亦不知为予所荐也。

《菽园杂记》载,《苏州志》云:“菘菜,北方种之,一年半为芜菁,二年菘种都绝,犹橘之变于淮北云。”此说大谬。今京师以安肃白菜为珍品,其肥美香嫩,南方士大夫以为渡江所无,不知《苏志》何据云然。岂南北地气遽反易有如此耶?按:先大父方伯赠司徒公《群芳谱》疏部云:“白菜,一名菘,燕赵维扬所种最肥大而厚,一本有重十余斤者。”益可证《苏志》之妄。

五月初五日,御乾清门,选庚辰科进士张成遇(广东人,二甲第一)等四十三人为庶吉士。

江邻几《杂志》载,宋时一郊,费六百万,后至一千余万。今每岁南北郊,驾亦亲祭,亦无{宀几}费。而昭事之诚,通于神祗,寝得礼意。不知宋时所费,何以不訾乃尔。

今京师腊月,即卖牡丹、梅花、绯桃、探春诸花,皆贮暖室,以火烘之。所谓堂花,又名唐花是也。按《汉书·召信臣传》:信臣为少府,大官园种冬生葱韭菜茄,覆以屋庑,昼夜复热火,待温气乃生。唐人诗“内园分得温汤水,二御中旬已进瓜,”盖汉唐以来皆然。

上驾经宝坻,欲亲临奠故大学士杜立德墓。其子刑部郎中某恳辞,乃御书“永怀惟旧”四大字赐之。

涓来少宗伯说:刘修撰克犹(子壮),中明崇祯庚午举人。困于公车,至顺治己丑赴会试。初入京,居黄冈会馆。是夜,梦一神人,自空而下,类人间所绘画魁星者,连呼状元。刘惊起逊谢,顾曰:“数定矣,何逊谢为?”是科,遂捷南宫,殿试果及第第一。既入翰林,又一夕,梦人告曰:“君虽状元及第,然官不过五品,年不过五十,时遇覃恩,加一级,为从五品。”急请告归,归未久,病卒,年四十有三。卒时,命人洞开窗户,仰视曰:“天乐迎我,我逝矣。”又曰:“我东华真君第三弟子也,今召复故位耳。”刘生平力行功过格,制行不减古人。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