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罗成叫关评书

第六回 三次叫关回音犹在 万箭穿心视死如归

罗成叫关评书 | 作者:佚名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苏定方带兵退进了大营,营门处弓箭手密密麻麻,箭矢如雨,根本不容罗成、罗春靠前。

罗成勒马大叫:“苏定方快快出来决一死战,不然,我要马踏连营,让你们全军覆没!”

叫了半天,不见苏定方出营。罗成又饥、又渴、又累,伤口又疼痛,只好和罗春拨马往回走。

罗春说:“少王爷,今天虽然扎死扎伤无数敌兵,可没拿下苏定方的人头,回关去,两个奸王恐怕又要降罪。”

“不能,他们说了,只要我得胜回关,就将功折罪。今天并没提叫我取下苏定方人头之事。”

“那就好!”

二人边走边谈,罗成才觉得棍伤如同火燎一般,疼痛难忍,好不容易到了紫荆关前。一看,吊桥高悬,城门紧闭。罗成暗想:这两个奸王,安的是什么心呢?我和罗春杀退敌军,按理说,他们应当带大队人马迎我入关,可他们不但无动于衷,并且紧闭城门,真叫人摸不透他们想干什么!

罗成勒马叫关,城上军兵说:“元帅有令,不准罗先锋进关。我们不能开城。”

“这是为何?二位元帅现在何处?……”

罗成话还没说完,只听城楼上一阵狂笑。原来,建成、元吉、马伯良都在城楼上饮酒呢。

建成起身手扶垛口,叫道:“罗成,难道你没有看见我们吗?”

“二位元帅,你们为何不给我开城?”

“你拿下苏定方、杜定方的人头来了吗?”

“没有。”

“没有人头,就要杀你个二罪归一呀!罗成,我弟兄二人再放宽一点儿,只要你取下刘黑闼、苏定方、杜定方这三人中的一个人头,或者把刘黑闼的人马杀败赶走,就恕你无罪。这两点你若都做不到,就别想进关!”建成说完,又饮酒去了。

罗成心中暗骂:这两个奸王,分明是要害我一死!

罗春说:“少王爷,咱们干脆离开紫荆关,回往历城去吧!”

罗成说:“私离战场,岂不让天下人耻笑?再说,父仇未报,我决不离开!”说着,拨马又奔后汉大营而去。

后面罗春大喊:“少王爷,您先吃点儿东西吧!”

罗成停马问道:“罗春,哪里有什么吃的呀!”

“今日出马,我多了个心眼儿,怕出关难返,准备了些牛肉干和点心。”罗春说着,从马上跳下来,把一个兜囊递给罗成。

“真难为你想得周到,来,咱们一起吃吧。”

主仆二人,一个在马上,一个站在马旁,吃了点儿牛肉干、点心,还喝了点儿水。罗春把剩余的收拾了起来。

罗成看了看这两匹马,心里难过了,从马上跳下来,棍伤疼得他摔倒在地,罗春急忙把他搀扶起来。

罗成眼睁睁地望着自己的宝马闪电白龙驹,长叹一声,说道:“马呀,马呀!你驮着你的主人东征西战,帮助我罗成立下十大汗马功劳,我们是祸福与共呀!可今天你的主人吃了牛肉干、点心,喝了水,你却白白跟我拼死拼活,得不到一点儿吃喝,你的主人心里难过呀!”

那闪电白龙驹咴咴乱叫,好似在说:“主人哪,只要您太平无事,多多保重,我饿一顿儿两顿儿没有关系!”

罗成为它把肚带松了松,让它轻松一下。

突然,敌营一阵炮响,罗成急忙紧一紧马肚带,咬紧牙关,忍着疼痛,扳鞍纫镫上马,叫道:“罗春,你在后边给我观阵,不准你上前!”

“少王爷,你可要小心!”

罗成一拍马背,说道:“白龙驹,委屈你啦!”

他催马来到阵前,抬头一看,正是苏定方出阵,不由心中高兴,大喝一声:“苏定方,你来到正好!”说完,抖枪就要交战。

苏定方说:“且慢,我有话讲。方才我的探子报道:罗先锋得胜回去,二位元帅却不让你们主仆进关。似这样人面兽心的主子,你保他何用?我们后汉王爱才如命,思贤如渴,非常爱惜罗将军。他传令不许我们伤害你。如果没有他的命令,恐怕十个八个罗成也没命了!”

“休得胡言,来,你我决一胜负。”

“本帅何惧于你?但奉我主之命,一直没有对你下毒手。你如投顺我主,可封你为一字并肩王,那真是众星捧月,满堂果子就数你红了!我情愿把元帅大印让给你,让你掌握兵权,带领千军万马。这比起你在唐营受尽窝囊气,命都不保,不是要强几十万倍吗?”

罗成怒道:“我父死在你手,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父仇不报,算什么英雄豪杰?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若真不怕我,我提个要求。”

“你讲!”

“你知道今天就我主仆二人出关作战,你我单对单两个人动手。你杀了我,去打紫荆关;我扎死了你,算我替父报了仇。如果不分胜败,决不收兵。”

苏定方一笑,说:“好!但有一件,到吃饭的时候,我们得吃饭,吃完饭再接着战。”

“可以。白天不分胜负,晚上接着再战。”

苏定方点头应允。二人催马上阵,各显奇能,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一直战到黄昏,不分上下。

苏定方往后一带马,说道:“罗成,现在该吃饭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发慌,打仗说打仗,吃饭归吃饭。”

罗成说:“好,你去吃饭吧!”

苏定方拨马回营。罗成、罗春骑马回紫荆关,抬头一看,建成、元吉和马伯良正在城楼上摆宴,连吃带喝,比比划划。

罗成来到关下大喊:“开关!”

城楼上的军兵报与两个奸王。建成冲罗成问道:“你可杀了刘黑闼、苏定方、杜定方?”

元吉紧接又问:“你可杀败赶走了敌兵?”

罗成叫道:“全没办到。”

“那你为什么要进关?”

“我已和苏定方说好,如分不出胜负,决不收兵,准备疆场夜战。现在已到吃饭时刻,苏定方回营吃饭去了。二位元帅,请叫人开城让我主仆进城用饭,并请派几十军兵挑灯笼举火把,我好夜战捉拿苏定方。”

二奸王发出一阵狂笑。建成冲城下大叫一声:“你让本帅开城放你进来,不怕本帅杀你吗?你没有杀退敌兵,又没提来本帅所要的人头,还想进城吃饭?真是妄想!你若肚子饿了,不要紧,可以在城外看着我们吃,也许能看饱呢!”

这些尖酸刻毒的话,气得罗成眼前一阵发黑,他晃了三晃,摇了三摇,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

罗春急忙跳下马,来到近前说:“少王爷,他们这样残暴,这样不仁不义,还保他们干什么?咱们回历城去吧!”

“过一会儿,我还要和苏定方 决战,不报父仇,决不能走。”

罗春把牛肉干、点心和皮葫芦拿出来,请罗成吃、喝。吃喝不多了,罗春舍不得用了。

罗成说:“咱二人分用吧!”

“少王爷,你一个人用吧!吃饱了,喝足了,好拿苏定方!”

罗成一阵心酸,泪水簌簌而下,哽咽地说:“罗春,我对不起你了。”

他吃喝完了,还剩了点儿,让罗春用。自己上马冲到阵前等候苏定方。

苏定方已知道罗成不能进关的原因,他吃完饭出营,后边军兵举起火把,挑起灯笼,把黑夜照得如同白昼一般。苏定方来到阵前,说:“罗先锋,你来得够早啦!”

罗成心想:“我进不了关,能不早吗?”口中却说:“早来,早要你的命!”

苏定方微微一笑,又明知故问:“你阵后为何不掌灯笼火把呀?”

“你休管这些闲事!”

“好,我灯笼火把多,就让你借点儿光吧。”

二人又厮杀在一起,罗成使出全身本领,以死相拼。苏定方也不示弱,一刀接一刀,你来我往,一直打到半夜,仍不分胜负。

突然,苏定方大喊一声:“罗成,停枪!”

罗成也累得不行了,停枪便问:“你要干什么?”

“我们该吃夜宵了。”

“好,你吃去吧,我等你。”

“罗成,你回去多少也吃一点儿。”

“我不饿,用不着吃。”

苏定方说:“我回营吃,太耽搁时间,会劳你久等。也罢,我就在这儿吃。”他马上下令,叫人把菜饭送到战场上。

苏定方下了马,自有人在战场摆好酒菜,苏定方跟罗成说道:“罗先锋,你我一块儿吃吧。”

“我已经说了,我不饿。”

“不是你不饿,是建成、元吉这两个坏蛋要害你,不给你兵,不给你将,不给你开关,不给你灯笼火把,不给你饭吃,还给你下令要我的人头,对吗?你不吃饭,怎能打仗呢?还是吃一点儿吧,如你感到吃我的饭不合适,可以给我点儿饭钱。你如不吃,我可不跟你交战,因为你是饿着肚子跟我打,就是胜了你,我也不露脸!”

“少王爷,给你吃喝!”罗春催马上来,把剩的点心、牛肉干和水葫芦递了过来。

罗成一看,知道留给罗春那点儿吃喝,罗春没舍得用。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背对敌营,一行泪,一口饭,一口水,一下子全吃光喝光了。

苏定方吃完,上马提刀,两个人又战了起来。

罗成虽然英勇无比,但棍伤疼痛,也没吃饱,和苏定方只能打个平手,二人你来我往,又一直战到天亮。

苏定方看天又拂晓,大叫一声:“罗成,该用早膳啦!”

罗成说:“你吃吧,我等你!”

苏定方吃完上了马,罗成拧枪就要动手,苏定方说:“罗先锋,罗国公,罗少王,你真是宁死不折腰的英雄!可是你太糊涂了,你病体未愈,又受棍伤,拼死来交战,为谁呀?你父王不是我杀的,是自尽,何必如此恨我?真正值得你恨的是建成、元吉,他们千方百计要置你于死地,你何苦还为他们卖命呢?”

“别说了,打不退你的大队人马,我决不回去。”

“你非战不可,可先回城养伤,伤好再战。”

“你们人马不退,我就进不了关。”

“这么说,我们人马退了,你就能进关。好,我主公赏识你,不想伤害你,我成全你,现在我们就撤兵。”

苏定方拨马回营,传令三军,马上撤军。嚯,大队人马起营拔寨,浩浩荡荡离开紫荆关而去。

罗成、罗春主仆二人你瞧我看,都怔住了。罗成一想:“不对头,父仇未报,我不能放他们走呀!”他催马拧枪,追赶后汉的大队人马。殿后的敌将,轮番阻挡罗成。罗成边杀边追,一直追出去二十多里。

后面罗春追上来了,大叫:“少王爷,不能再追了,怕苏定方败中有诈。万一中计,不但老王爷的冤仇不能报,只怕少王爷的性命也难保。现在敌兵已经退了,咱们回去,两位奸王也不能不开关了。进关后,少王爷好好歇养几天再说吧!”

罗成一看战马,又难过起来了:一天一夜多了,它没吃一点儿草料,没喝一口水,真难为它了!还有罗春,跟着我遭了多少罪!嗐,回关吧!

罗成、罗春回到紫荆关下,叫军兵开城,军兵说:“先锋,没有元帅的命令,我们不敢开城。”

“我已经杀退了敌军,请转告二位元帅,放我进城。”

这两位奸王昨晚回府,命亲兵又把四大美女找来。他二人和四个美女吃喝玩乐,过了一夜。

天亮起床,建成、元吉打发走那四个美女,刚用完早膳,就有军兵来报:“启禀元帅,罗成已杀退了敌军,第三次叫关。”

建成、元吉忙派人把马伯良叫来商量。马伯良眨了眨眼,说:“这其中恐怕有诈。罗成有病带伤,缺吃少喝,怎能杀退数万大军?”

三人小声嘀咕了几句,便出府上马,登上城楼,往下观看,果然看见罗成在城外。建成喊道:“罗成,你这一阵打得如何?”

“我已经杀退敌军,请元帅命人打开城门,放我二人进城。”

建成喝道:“唗!你本领再大,也杀退不了数万大军。你在战场上和苏定方鬼鬼祟祟,分明是和他勾搭,让他假退兵,你来赚紫荆关,想里应外合夺取我大唐天下,是不是?你的诡计已让我识破,你休想进关!”

这番话把罗成气得浑身发抖,罗成冲城上高喊:“建成、元吉,你们这两个混帐东西,就因为你们不做人事,我教训了你们,你们便怀恨在心,不顾大局,把你父皇的江山置于九霄云外,全不念我十大汗马功劳。如果你们现在醒悟,放我进城,我定既往不咎。休息几天后,不灭刘黑闼,不杀苏定方、杜定方,誓不为人!”

元吉高声怪叫:“罗成,你快投你的新主子去吧。再要不走,你来看!”

罗成气得脸色煞白,嘴唇直颤,说不出话来。

霎时间,城头上站满了弓箭手。建成一声吩咐:“放箭!”

城上乱箭齐发,象雨点一般,嗖嗖嗖地射了下来。罗春说:“少王爷,快快闪开吧,太危险了!”

罗成都快气死了,这时要抓住建成、元吉,非把他俩生吃活嚼不可!可现在无能为力,只好和罗春离开险地。

罗春说:“少王爷,咱们现在无路可走,只有回历城了!再不走,恐怕老王爷的冤仇不能报,自己的性命都不能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哪!”

罗成说:“罗安死得那么惨,难道仇也不报吗?”

主仆正谈话间,忽听远处有马蹄声,二人顺声一看,罗春眼尖,说:“那不是杜定方吗?”

果然是杜定方,他奉刘黑闼之命,单人独骑来打探罗成的消息。

罗成一见他,眼都红了,那真是舍生忘死迎着杜定方冲了上去。

杜定方一看是罗成,便笑着说:“我奉主公之命,来紫荆关看罗先锋是否进城。如还进不了城,要我劝你到我们那边去,那不是一步登天吗?”

罗成根本没听他的话,端枪刺去。杜定方手挥三停刀,来战罗成,且战且退,口中说道:“我不是来和你交战的。我主公有令,不让伤害你,我只劝你,识时务者为俊杰,投顺才是你的出路。我们苏元帅正在等你,回头再见。”

杜定方向西北方向败了下去,罗成紧追杜定方,罗春紧跟罗成。杜定方边跑边回头看罗成跟来没有。

罗春大叫:“少王爷,他用的是诱骗之计,你可不能再追啦!”

罗成哪里肯听,他一直紧追不放,一心要为罗安报仇,追出去有四十来里路,前边有一条河。罗成的白龙驹虽然饿了一天,但跑起来仍如飞似箭,四蹄登开,不多时就追上了杜定方。

杜定方眼看罗成追上来了,勒马提刀,见罗成端枪刺来,忙用刀往外架,不料,罗成这一枪是虚晃,刀一架空,罗成的枪已到了,他马上一侧身,正刺中他的右肋,噗哧一声,这一枪刺得可够重的了。罗成紧接着用力往外一挑,杜定方离马落地,气绝身亡。

罗成在马上一阵狂笑,仰面朝天,叫道:“罗安,罗安,罗安哪!你听见我叫你吗?我把你的仇人挑死了,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吧!”

这时,罗成见对岸有一匹马,马上的大将正是苏定方。罗成想:“这真是天助我也,我若再扎死他,就报了父仇啦!”他到河边一看,乐了。原来河中没有水。他一催战马,想冲过去找苏定方算帐。战马没跑多远,马腿陷进去了,而且越陷越深,拔不出来了。

原来,此处名叫周西坡,这条河叫淤泥河,河中并没有水,尽是淤泥。

罗成见闪电白龙驹陷入泥中,不觉一怔。此时,突然传来一阵战鼓声。战鼓响过,埋伏在芦苇塘两边的两千弓箭手全都挺身而出,一排排,一行行,摆开队伍,手拿弓箭,眼望罗成,单等令下。

对岸的苏定方眼看自己八拜之交的好友杜定方被扎死,怒满心头,现在看罗成陷入淤泥河,便冲着罗成大叫:“姓罗的,你已经到了绝地。我要为杜贤弟报仇,取你的性命。但我主公还想要你归顺。你知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他说着,伸左手从马鞍鞯下掏出一个大梆子,右手取出棒槌儿,说道:“罗成,你来看!我手里的梆子,就是命令。一声响,叫弓箭手对准你;两声响,叫弓箭手准备;三声响,万箭齐发,你就要当箭耙子啦!现在是你的生死关头。你要前思后想,你上有高堂老母,下有妻室孩儿,难道你心如铁石,对他们全不管了吗?”

罗成一听,想起自己的老母、妻子、孩儿,不由一阵心酸,但立即振作起来,说道:“苏定方,如果要我投降,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苏定方一听:有门儿,看来人没有不怕死的,罗成要投降了!便说:“你只管讲。我主公已经说过了,你要当元帅,我苏烈让印;愿当王侯,封你一字并肩王。夺过大唐江山,我主公和你平分疆土。你还要什么条件?”

“我投降可以,先叫我摘下你项上的人头。”

苏定方听后,只气得哇呀呀大叫起来,骂道:“罗成,给你脸你不要脸!你杀了我多少大将和儿郎,如今你已死到临头,还如此嚣张,真是欺人太甚!既然你不降,就休怪本帅心狠啦!”

苏定方说完,把手中的梆子敲了两下,弓箭手全把弓拉开了,都对着罗成。如果再敲一下,罗成就会死在乱箭之下。

苏定方大喝一声:“罗成,你现在投降,还不算晚!”

罗成在马上面不改色,哈哈大笑,说道:“苏定方,我中了你们诱敌之计,身陷淤泥,但这吓不倒我罗成!支油锅,我敢跳;栽刀山,我敢上。大丈夫生在三光之下,生而何欢,死而何惧?常言道:没有不死之人,没有不败之,没有不衰之国。你来看哪!”说着,扔了五钩神飞亮银枪,解头盔,解开绊甲绦,把甲卸下,叫道:“苏定方,先死的容易,后死的更难,将来总会有人给我报仇雪恨!你下命令吧,我罗成要是皱一皱眉头,就算不得英雄好汉!”

苏定方面对这样不怕死的铁汉,又气又恨,又非常钦佩。他想:“也罢,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既有真不怕死的人,那就送他回老吧!”

他手中的梆子第三声响了,箭似飞蝗射来,眨眼间,罗成浑身上下都是雕翎箭,死在淤泥河上。

罗春催马赶来,看见罗成身亡,立时昏倒,不省人事。

刘黑闼和苏定方一商量,叫人把罗成尸体搭上岸边,盔甲枪马全归拢在一起;又把罗春救活,对他说:“我们敬你主人是个英雄,不让他抛尸露骨,准备棺椁,把他装敛起来,你把他的棺椁和盔甲枪马全带回去吧。”

罗春把罗成的棺椁和盔甲枪马运回历城。到后来,瓦岗寨群雄闹长安,搭救李世民,捉拿建成、元吉,为罗成报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