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南柯记

第三十一出~第四十四出

南柯记 | 作者:汤显祖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三十一出繫帅

【三台令】〔生引衆上〕长年坐策兵机。这几日有些狐疑。檀萝欲翦快如飞。怎不见捷旌旗。

〔集唐〕纔到城门打鼔声。武陵一曲想南征。谁知一夜秦楼客。白髮新添四五茎。俺淳于棼久鎭南柯。威名颇重。近乃公主避暑瑶台。宰解檀萝之困。只愁壍江一带。别遣周弁救援。顒伺捷音。蚤已分付司农。整排筵宴十里长亭。与周弁接喜。可蚤到也。

【前腔】〔田上〕太平筵上花枝。酒旗风偃征旗。喜气欲淋漓。这胜算兵怎拟。

〔见介田〕妙算老堂翁。〔生〕协赞有司农。〔田〕准备花前酒。〔生〕来听塞上风。司农。战期已数日了。还不见捷报。俺心下忧疑。〔田〕一来国主洪福。二来府主威光。三来司宪英勇。定然得胜而囘。〔报上〕江山看是壍。草木怕成兵。报报报。周将军单马囘城来了。〔生〕司宪先囘。多应得胜。叫乐工们响动。〔内鼔吹介〕

【北醉花阴】〔周弁辐巾白袍带剑走马上〕俺这裏匹马单鞭怕提起卽渐的一儿。这裏头直上滚尘飞。一边厢擂鼓扬旗。那唱贺的欢天地。〔望介〕原来是太老先生与司农寮长。置酒在长亭之上。咳。他则道俺敲镫凯歌囘。曲恭恭来压喜。〔见介〕

请了。〔生〕呀。周司宪得胜囘来。俺同寮们安排喜酒。〔周〕好了。好了。快讨酒来。

【南画眉序】〔生〕花柳散金杯。一片惊心在眼儿裏。当初去有黄金锁子甲。怎全身赤体。卸甲投盔。覩形模事体堪疑。得胜了怎单骑而至。〔田〕不瞒堂尊大人说。周司宪此来。眞个可疑。〔合〕怎的意头儿没张致。还责取后来消息。

【北喜迁莺】〔周〕爲甚俺裸肩扬臂。热天头助喊扬威。頽也么頽。没个儿帮閒取势。激的俺赤甲山前被虏围。〔生〕呀。被围了怎的出得来。〔周〕冲围退。不是俺使些精细。险些儿头利无归。

快讨酒来。〔生〕这等是兵败了。还说酒哩。且问你。

【南画眉序】当日摆兵齐。半万个选锋尽跟你。一个个鎗来会躱。箭去能挥。如何通不见一个囘来。你一儿人马平安。那些儿何方使费。〔合〕怎的意头儿没张致。还责取后来消息。

〔周〕那五千个人去时。俺是见他来。

【北出队子】给千兵果然编配。点兵单个个齐。〔生〕战场上可有呢。〔周〕战时还有。战了后。俺通不知那裏去了。〔田〕司宪公。敢是尽被檀萝杀了。〔周〕这也难道。〔生〕则问他半万个人头。〔周〕剗单鞭投至一身亏。甚半万个人头要俺赔。呀。你便是半万个泥头俺也赔不起。

〔生〕我说人头。他说泥头。是怎的。通不听他。只以军法从事。先斩后奏了。〔周〕谁敢无礼。〔生恼介〕败军之将。还敢崛强。

【南滴溜子】败军的。败军的。全生误国。论军法。论军法。难容恕你。叫正典刑是理。诸人听指挥。将他綑执。量决一刀做个旁州之例。〔衆持刀绑周不伏介〕

【北刮地风】〔周〕呀。忽地波怒吽吽坏脸皮。那些儿刘备张飞。大槐安国内君王壻。谁不知倚势施爲。便做着你正堂尊贵。俺可也不性命低微。〔生〕快取首级哩。〔周笑介〕俺怎生般透贼围。挣得这首级归。你剗口儿閒胡戏。你便申军法俺怎遵依。斩字儿你可也再休题。

〔生〕俺是掌印官。施行你不得。叫刽子手一齐向前绑了。〔田〕禀堂尊。此事未可造次。

【南滴滴金】〔田〕念周郞至友同鄕籍。地括裏相逢忒遭际。横枝儿住札南柯地。是堂尊荐及。荐及他爲元帅。他平生也爲人今怎的堪详细。便消停到底争迟疾。

〔生〕依说便再问他。周弁。你因何犯此失机之罪。〔周〕非关小将之事。也非关五千个军人之事。都是你堂尊半万个泥头酒。诸人走渴之时。一鼔而醉。忽报檀萝索战。一个个手軃脚软。只小将一个。酒量颇高。向前迎战。独力难加。只得弃甲丢鎗。乘夜而走。你不信。有诗爲证。暑往寒来春复秋。夕阳西下水东流。将军战马今何在。野草閒花满地愁。这都是你半万个泥头酒之过也。

【北四门子】千不合。万不合。伊把半万个泥头兑。烧不是。水不是。蒙汗药醱的醅。却怎生软兀刺烧葱腿难跳踢。急麻查扶泥臂刀怎提。〔生〕这等怎生战的来。〔周〕还说战哩。〔生〕这等则怕檀萝军杀过壍江城这边来了。〔周〕这到不要慌。俺留下一计。正待抢杀进城。被俺将酒泥头尽数丢在战场之上。把他战马一个个都绊倒了。不曾抢的城来。此又半万个泥头酒之功也。那酒瓶儿似山泥头似堆。党沙场滑喇乂酬退了贼。你记他一功赎他一罪。道的个君当恕人之醉。

〔生〕周弁。你去时俺怎生说来。酒要少喫。事要多知。你都不在意。一定要正军法。〔周〕哎。从古来谁不飮酒。天若不爱酒。天应无酒星。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都爱酒。俺飮酒是兵权。汉樊哙三国周公瑾关云长都也贪杯。希罕于俺一人乎。

【南鲍老催】〔生〕你攀今比昔。那樊将军他殢酒把鸿门碎。关大王面赤非干醉。比周瑜飮醇醪量难及。也罢。俺念你一是同鄕。二是同寮。停了军法。且把你牢固监候。奏请定夺。把你贪杯子反的头权寄。上丹靑于禁身牢係。忙奏请随宽急。

〔生〕兵快们。拿周弁监了。〔衆绑周不伏介〕

【北水仙子】〔周〕呀呀呀放你的呸。〔生恼介〕拿也。〔周取剑舞介〕拿拿拿拿的俺怒气冲天舞剑晖。〔生〕住了。你道俺拿不的你么。挂起令旨旗牌来。〔挂起旗牌介田〕司宪公。酒放醒些。抬眼哩。〔周看作怕背介〕他他他他叫俺挣着迷奚。〔抹眼介〕我我我打些儿抹昧。〔囘斜看介〕可可可可怎生挂起了老君王令旨旗。你你你你敢有甚么密切钦依。〔衆〕周司宪。挂了令旨。不跪是何道理。〔周反手介〕火火火火的俺阃外将军向阃内归。少少少少不的拖番硬腿随朝跪。〔跪介生〕周司宪可伏绑了。〔周〕周弁不是伏别人。这这这这是俺爲臣子识高低。

〔生〕这等送你收监去。〔行介〕

【南双声子】前日裏。前日裏。曾劝你酒休喫。全不记。全不记。鬼弄送胡支对。输到底。输到底。倒了嘴。倒了嘴。看君王发落。权时监裏。

〔丑上〕司狱官接爷。〔生〕周司宪败军。暂请此中宽坐数日。〔周恼介〕咳。周弁何等英雄。今日到此。

【北尾】俺透重围透不出这牢牆内。背膊上好不疼也。好歹和俺瞧一瞧哩。〔衆看笑介〕一个酒刺儿大红疙瘩。〔周〕罢了罢了。敢气的俺周亚夫疽生背。俺气死不怨别的。则怨着半万个酒堆儿也。悔不当初。悔不当初枕着个破泥头做一个醉卧沙场征战鬼。〔下〕

三军斩首爲贪杯。一面权收寄剑才。

今朝酒醒知寒色。悔不当初奏凯囘。

第三十二出朝议

【小蓬莱】〔王引衆上〕世界于今几变。精灵自古如常。槐国爲王。柯庭遣将。近事堪惆怅。

〔集唐〕隋朝杨柳映堤稀。台殿云凉秋色微。闻道王师有转战。黄龙戍卒几时归。寡人槐安大国。素与檀萝小仇。近乃公主困围。侥倖驸马救解。别遣周弁。往援壍江。捷书未见飞传。右相必知消息。

【前腔】〔右相持表文上〕俨尔尊爲右相。居然翼戴君王。咳。立下朝纲。坏了边防。奏到星忙上。

吾爲右相。每念南柯重地。驸马王亲在郡二十馀年。威权太盛。常愁他根深不翦。尾大难摇。偶値公主困围。壍江失事。得他威名少损。此亦不幸中之幸也。星夜驸马奏来。请正将军周弁之罪。俺将表文带进。相机而行。〔见介〕臣右相段功见。〔王〕右相外来。颇知檀萝用兵胜算乎。〔右〕驸马飞传表文。臣谨奏上。

【琐牕郞】〔右〕念臣棼诚恐诚惶。壍江城遭寇与拦当。〔王〕有周弁领兵去。〔右〕谁料三军出境。止得一将还鄕。〔王〕这等大败了。〔右〕臣棼肺腑理难欺诳。望我王将臣削职随钦降。还议罪周弁将。

〔王〕论我国气势。得时而羽翼能飞。失水则蛟龙可制。琐琐檀萝。遭其挫败。咳。驸马好不老成也。

【前腔】倚南柯锁钥疆场。那檀萝多大势难当。怎提兵数万。战死残伤。这风声外敌把吾轻相。可恼可恼。驸马在中军帐。怎用的周弁将。

【前腔】〔右〕论边机失误非常。则二十年爲驸马也星霜。〔王〕正是。俺也念驸马在边年久。加以公主屡请还朝。止爲南柯太守难得其人。因此暂止。〔右〕驸马取囘。还有田子华在彼。看田生知略。可代淳郞。堪取囘公主到京调养。〔王〕春秋丧师。责在大夫。今日驸马之过也。〔右〕妨亲碍贵宜包奬。权坐罪周弁将。

〔王〕这等周弁失机应斩。〔右〕周弁乃驸马至交。两次荐举。斩周弁恐伤驸马之心。不如免死。立功赎罪。〔王〕依奏。

周弁免死且饶他。接管南柯田子华。

公主惊伤同驸马。卽时钦取到京华。

第三十三出召还

【意迟迟】〔贴扶病旦上〕一自瑶台耽怕恐。愁绝多娇种。泪溼枕痕红。秋槐落叶时惊梦。〔贴〕倚妆台掠鬓玉梳慵。盼宫闺不断眉山耸。

〔古调笑〕〔旦〕魂去。魂去。梦到瑶台秋意。醒来依旧南柯。折抹娇多病多。多病。多病。富贵丛中薄命。自生成弱体。加以围困惊伤。又听周弁败兵。驸马惶愧。奴一发伤心。曾惊几度啓请囘朝。图见父王母亲。一来奴得以养息。二来驸马久在南柯。威名太重。朝臣岂无妬忌之心。待俺归去。替他牢固根基。三来替儿女完成恩荫之事。未知令旨蚤晚何如。

【步蟾宫】〔生上〕一片愁云低画栋。挂暮雨珠帘微动。倚雕栏和泪折残红。消受得玉人情重。

〔见介〕公主贵体若何。〔旦〕多分是不好了。且问驸马来此多年。〔生〕整整二十年了。〔旦歎介〕淳郞夫。听奴一言。奴生长王宫。不想有你姻缘。成其匹配。俺助你南柯政事。颇有威名。近日檀萝败兵。你威名顿损。兼之廿年太守。不可再留。俺死爲你先驱蝼蚁耳。〔泣介内作树声淸亮生问介〕此声何也。〔儿上介〕禀爹娘。是槐树作声。〔旦笑介〕驸马。这树音淸亮可喜。〔生〕难得公主这一喜。〔旦〕你不知此中槐树。号爲声音。本我国中但有拜相者。此树卽吐淸音。看此佳兆。驸马蚤晚入爲丞相矣。则恐我去之后。你千难万难那。

【集贤宾】〔旦〕论人生到头难悔恐。寻常儿女情锺。有恩爱的夫妻情事冗。奴并不曾亏了驸马。则我去之后。驸马不得再娶呵。累你影悽悽被冷房空。淳于郞。你囘朝去不比以前了。看人情自懂。俺死后百凡尊重。〔合〕心疼痛。只愿的凤楼人永。

【前腔】〔生泣介〕公主呵。听一声声惨然词未终。对杜宇啼红。你去后俺甘心受喞哝。则这些儿女难同。公主呵。你的恩深爱重。二十载南柯护从。〔合前〕

【猫儿坠】〔旦泣介〕如寒似热。消尽了脸霞红。那宫女开函俺奏几封。蚤些儿飞入大槐宫。〔生拜介〕天公。前程紧处。略放轻鬆。

〔旦〕病到此际。也则索罢了。〔生〕怎说这话。

【前腔】〔生〕香肌弱体。须护好帘栊。裙带留仙怕倚风。把异香烧取明月中。〔旦〕惺忪。断魂一缕。分付乘龙。

〔儿上〕报报报。令旨到。爹爹。娘病了。怎生接旨。〔生〕儿子扶着母亲拜便了。〔紫读诏介〕令旨已到。跪听宣读。大槐国王令旨。公主瑶芳同驸马淳于棼南柯功高岁久。钦取囘朝。进居左丞相之职。其南柯郡事。着司农田子华代之。钦哉。谢恩。〔衆呼千岁起介旦〕恭喜驸马。拜相当朝。槐树淸音。果成佳兆。〔生〕多谢公主抬举。〔紫叩头介生〕周弁作何处置。〔紫〕有旨了。驸马分上。免死立功。〔生〕天恩浩大哩。且请皇华馆筵宴。〔紫〕诏许王人会。恩催上相归。〔下生〕公主。我在此多年。一朝离去。应有数日周详善后之事。待着孩儿送你先行。到朝门之外。候俺一齐朝见。〔旦〕正是。则这二十年南柯郡舍。一旦抛离。好感伤人也。〔生〕人生如传舍。何况官衙。则你将息贵体。孩儿看酒。〔酒上介〕

【皂莺儿】〔生〕杯酒散愁容。病宫在小桂丛。我儿呵。你长途细把亲娘奉。调和进供。温凉酌中。你乌纱绰鬓非无用。〔末〕承爹厚命。丁宁在胸。奉娘前进。寒温必躬。管平安遇有人传送。〔合〕靠苍穹。一美满。排备御筵红。

〔贴报介〕启公主驸马。外间官属百姓等闻的公主囘朝。都在府门外求见。〔旦〕宫婢。你说公主分付。生受你南柯百姓二十年。今日公主扶病而囘。则除是来生补报了。〔内哭介生〕叫不要感伤了公主。看轿来。

金枝玉叶病委蕤。廿载南柯寄一枝。

不是大随子去。争看贵主入宫时。

第三十四出卧辙

【浪淘沙】〔老录事上〕狗命带酸寒。不做高官。白头纱帽保平安。职掌批行和带管。有的钱鑽。

南柯府录事官便是。南柯府堂风水。单好出些老官。你不信。驸马爷二十年。田司农二十年。俺录事也二十馀年。来时油光嘴脸。如今鬍子皓白了。天恩钦取公主驸马还朝。三日前公主起行。驸马将府事交盘与田司农。今日起程。司农爷长城饯别。蚤分付了。驸马爷来时是太守。今囘朝去是个左丞相了。车路欠平。着人堆沙。塡起一隄。约有三十里长。两头结綵爲门。题着四个大字。新筑沙堤。好些小百姓来看也。

【前腔】〔扮父老持奏上〕少壮老平安。一郡淸官。贤哉太守被徵还。百姓保留天又远。要打通关。

〔见丑跪介〕参军爷。小的们有下情。〔丑〕甚么事。〔父老〕淳于爷管府事二十年。百姓安户乐。海阔春深。一旦钦取囘朝。百姓怎生捨得。〔丑〕这不干俺事。〔父老〕衆父老商量。尽南柯府城士民男妇。签名上本。保留淳于爷再住十年。京师窵远。敢央及参军爷。拨下快马十数匹。一日一夜三百里。飞将本去。万一令旨着驸马爷中路而转。重鎭南柯。但凭百姓们亲齎。恐不济事了。〔丑惊介〕你们要留太爷。怕上本迟了。央俺拨快马十数疋。一日一夜飞将本去。万一令旨着驸马爷中路而转。重鎭南柯。罢了。列位父老哥免照顾。〔父老泣介〕参军爷不准。央田爷去。〔丑〕央田爷么。你去你去。〔衆起介丑〕囘来讲与你听。便是田爷知南柯府事了。不好意思得。〔父老〕原来新太爷就是田爷。不便央他了。还是百姓们蚁行而去罢。〔丑〕着了。田爷将到。〔衆避介〕

【一落索】〔田上〕廿载府堂签判。奉旨超阶正转。长亭相送旧堂还。呀。塞路的人千万。

〔丑参见介〕禀老大人。酒筵齐备。〔田〕红尘拥路。想都是送太爷的么。好百姓。好百姓。〔丑〕鼓吹声喧。太爷早到。〔田丑走接介〕

【懒画眉】〔生引衆上〕一鞭行色晓云残。五马归朝百姓看。〔内作喊哭介〕俺的太爷呵。〔生〕拥路者数千人。因何如此。〔丑〕都是攀留太爷的。〔生〕原来是衔恩赤子要追攀。俺有何功德沾名宦。知道了。是百姓们厚意。他替俺点缀春风好面颜。

〔田跪接介〕司农田子华迎接公相。〔生〕司农请起。下车相揖。〔下介揖介生〕司农。这条官路几时修好了。呀。綵门金字。新筑沙堤。〔田〕是新筑沙堤宰相行。〔生笑介〕愿与足下同之。〔同行介〕

【前腔】〔生〕俺承恩初入五云端。〔田〕这新筑沙堤宰相还。〔生〕重重树色隐隐銮。〔田〕前面长亭了。下官备有一杯酒。便停骖只觉的长亭短。〔生〕恰正是取次新官对旧官。

〔做到介田参见介生〕蚤问别过了周司宪。便到贵衙。未得相见。借此官亭之便。拜谢司农。〔田〕不敢。〔拜介生〕廿载劳君作股肱。〔田〕堂尊恩德重难胜。〔生〕公私去后烦遮盖。〔田〕还望提携接后程。〔丑参见介〕录事官叩头。〔生〕起来。二十年的参军淸苦。俺去后司农好看觑他。〔丑叩头谢介田〕看酒。〔吏持酒上〕竹映司农酒。花催上相车。酒到。

【山花子】〔田送酒介〕喜南柯一郡棠阴满。公归故国槐安。二十载宁户安。到今朝行满功完。〔生〕印务俱已交盘了。看黄金印文边角全。文书查交仓库盘。筵席上金杯满前离恨端。〔合〕归去朝廷。跨凤骖鸾。

【前腔】〔生〕俺旧黄堂政事新人管。有一言听俺同官。休看得一官等閒。也须知百姓艰难。〔田〕喜明公敎条金石刊。下官遵承无别端。二十载故人依依离别颜。

〔合前生〕公主久行。本爵难以覊迟。吿辞了。〔生起行介〕

【大和佛】〔衆父老上〕脑项香盆天也么天。天留住俺恩官。〔跪泣介〕老爷呵。你暂留几日。待俺借寇长安。捨的便抛残。〔生泣介〕父老呵。难道我捨的。朝廷怎敢违钦限。俺二十年在此。敎我好不囘还。〔父老〕俺男女们思量。二十载恩无算。怎下的去心离眼。〔泣攀卧介〕老爷呵。俺只得倒卧车前泪斓斑手攀阑。

〔生〕少不的去了。起来起来。〔行介〕

【舞霓裳】〔衆〕衆父老拥住骏雕鞍。衆男女拽住绣罗襴。〔生泣介〕车衣带断情难断。这样好民风留着与后贤看。司农呵。爲俺把苍生垂盼。〔衆泣介〕留不得。只蚤晚生祠中跪祝讚。

〔生〕父老。我去也。

【红绣鞋】扶轮满路。遮拦。遮拦。东风囘首泪弹。泪弹。长亭外。画桥湾。齐叩首。捧慈颜。贤太守锦衣还。

〔生〕衆父老子弟们。请囘了。〔衆〕百里内都是南柯百姓送行。〔生〕生受了。

【尾声】〔衆〕官民感动去留难。〔生〕二十年消受你百姓茶饭。则愿的你雨顺风调我长在眼。

〔下父老弔场〕好老爷。好老爷。俺们一面拜见田爷。一面保留驸马爷。还是驸马爷管的百姓稳。俺们权坐一坐。每都派一名赴京。〔做派数内响道介丑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无常祸福。呀。你们父老还在这裏。〔衆〕老爷。还待赶送一程。〔丑〕你们都不知。太爷行到五十里之程。前路飞报。公主不幸了。〔衆〕怎么说。〔丑〕公主薨了。〔衆哭介〕怎么好。天也。当眞么。〔丑〕不眞哩。田爷分付俺囘来。取白绫素绢檀香去行礼。还说不真。〔衆〕这等。驸马爷不能勾囘郡了。打听是眞。俺们合衆进香去。

贤哉太守有遗恩。去郡伤哉好郡君。

自是感恩穷百姓。千年泪眼不生尘。

第三十五出芳陨

【遶红楼】〔老旦引宫娥上〕生长金枝岁月深。南柯上结子成阴。怕病损红妆。归迟紫禁。槐殿暗伤心。

〔淸平乐〕玉阶秋草。绿遍长秋道。礓石宫前红泪悄。人在楼台暗老。淑女南柯。病损多娇娇若何。极目倚门无奈。休遮小扇红罗。老身贵处深宫。自闻女孩儿瑶台惊战。日夕忧惶。喜的千岁有旨。取他夫妇还朝。昨日报来。公主带病。先行数日。知他路上如何。老身好不挂怀也。〔泣介旦扮女官走上〕靑鸟能传喜。慈鸟怎报凶。启娘娘。宫娥今日掌门。听的宫门外人说。公主病重。千岁与大小近侍哭泣喧天。不知怎的。〔老惊介〕这等怎了也。〔泣介内响道介王引内使上〕

【哭相思】钦取太迟临。问天天。你断送我女孩儿忒甚。

〔见介〕梓童梓童。淳于的主儿不幸了。〔老〕怎么说。〔王〕公主先行数日。离南柯卒于皇华公馆。〔老哭介〕俺的儿呵。〔闷倒宫娥扶醒介王〕你且休爲死伤生也。

【红衲袄】〔老〕俺几度护娇花一寸心。〔王〕俺则道他美前程一片锦。〔老〕止知他娇多好呢鸳鸯枕。〔王〕也怪他病浅长依翡翠衾。〔老〕当日个凤将雏。你巧笑禁。〔王〕今日呵。掌离珠。我成气喑。〔老〕天呵。俺曾写下了目连经卷也。谁知道佛也无灵被鬼侵。

【前腔】〔王〕梓童呵。俺则道他在凤箫楼不挂心。〔老〕谁想他瑶台城生害了恁。〔王〕又不是全无少女风先凛。〔老〕可甚的爲有姮娥月易沉。〔王〕还记的饯双飞。俺御酒斟。〔老〕谁想道洒归旌。把红泪飮。〔王〕这是前生注定了今生也。则苦了他嫩女雏男我也怕哭临。

〔老〕千岁只有这一女。凡丧葬礼仪。必须从厚。〔王〕闻得公主灵车先到。俺与梓童素服哭于郊外。将半副鸾驾迎丧于修仪宫裏。其谥赠一应礼节。着右相武成侯议之。

满拟南柯共百年。谁知公主卽生天。

礼节都从厚。要得慈恩照九泉。

第三十六出还朝

【遶地游】〔右相上〕多人何用。一个爲梁栋。咳。道南柯乘龙骖凤。廿载恩深。一方权重。恰好是到头如梦。

节去蜂愁蝶不知。晓庭还遶折残枝。自缘今日人心别。未必花香一夜衰。俺看淳于驸马。依倚至亲。久据南柯。贪收人望。俺爲国长虑。请旨召囘。尊以左相之权。防其遥制之害。谁知事不可测。公主丧亡。国王国母郊迎其丧。举朝哭临三日。谥爲顺义公主。礼节有加。昨奉旨议其葬地。只有龟山可葬。欲待奏知。听的驸马今日见朝。在此伺候。倘令旨着他面议葬地。亦未可知。道犹未了。驸马蚤到。〔生朝服执笏上〕

【前腔】断絃难弄。蚤被秋风送。生打散玉楼么凤。〔顿足泣介〕合郡悲啼。举朝哀痛。痛煞俺无门诉控。

〔见右介右〕驸马。见朝日休啼哭。〔内响鼓生舞蹈拜介〕前南柯郡太守今陞左丞相驸马都尉臣淳于棼朝见叩头。千岁千岁千千岁。〔内〕令旨到来。驸马新失公主。寡人不胜悲悼。已着尙膳监设宴后宫。其顺义公主葬地。可与右相武成侯朝门外酌议囘奏。〔生叩头介〕千岁千岁千千岁。〔起介〕右相请了。〔右〕驸马请了。〔生〕久不到朝门之外了。昨日远劳迎接。缘未朝见。故此谢迟。〔右〕不敢。〔生〕请问公主葬地。择于何方。〔右〕龟山一穴甚佳。〔生〕龟山乃国后门。何谓之吉。俺曾看见国东十里外蟠龙冈。气脉甚好。何不请葬此地。〔右〕蟠龙冈是国来脉。还是龟山。〔生〕右相不知。点龟者恐伤其壳。〔右〕驸马。便龙冈好。则枕龙鼻者也恐伤于脣。〔生〕便是龟山。也要灵龟顾子。子在何方。〔右〕便是龙冈。也要蟠龙戏珠。珠在那裏。〔生〕俺只要子孙旺相。〔右〕驸马子女俱有门荫。何在龙山。〔生〕右相怎说此话。生男定要爲将相。生女兼须配王侯。少不的与国咸休。此乃子孙万年之计。〔右背笑介〕好一个万年之计。〔囘介〕这也罢了。只是龙冈星峯太高。怕有风蚁之患。〔生〕右相于此道欠精了。虎踞龙蟠。不拘远近大小。蜂屯蚁聚。但取圆淨低囘。何怕风蚁。〔右笑介〕驸马不怕蚁伤。再向丹墀囘奏。〔右笑介〕臣右相武成侯段功谨奏。

【马蹄花】问祖寻宗。妙在龟山鼻穴中。〔内介〕龟山有何好处。〔右〕他有蛾眉对案。金诰生花。罗带临风。〔内介〕龟山可似龙山。〔右〕世人只知龙虎峯上更生峯。怎知道龟蛇洞裏方成洞。肯敎他玄武低藏。不做了蚁垤高封。

〔生奏介〕驸马臣棼谨奏。

【前腔】那龟山呵。拭泪搥胸。怎似蟠山气鬱葱。蟠龙冈呵。他有三千粉黛。八百烟花。更那十二屛峯。鸣环动珮应雌雄。辞楼下殿交鸾凤。怎贪他不住的游龟。倒抛除了活动的眞龙。

〔内介〕令旨依驸马所奏。着武成侯择日。备仪仗羽葆鼔吹。赐葬顺义公主于蟠龙冈。叩头谢恩。〔生〕千岁千岁千千岁。〔起介右〕恭喜了。爱者是眞龙。蟠龙冈十二分贵地哩。驸马可知周弁也疽背而死。其子护丧归国了。〔生哭介〕伤哉故人。〔右〕呀。朝房下有王亲酒到。〔衆扮国公酒席上〕

【卜算子】■〈衤丸〉袴插金貂。日近天颜笑。日边红杏倚云高。锦绣生成妙。

〔见介〕驸马拜揖。〔生〕列位老国公老王亲拜揖。〔衆〕右相国拜揖。〔右〕不敢。〔衆〕驸马远归。愚亲们都在二十里之外迎接。今蚤到公主府上香。知驸马谢恩出朝。故此相候。〔生〕多劳列位老国公老王亲。我淳于棼有何德能。〔衆〕二十年间。每劳驸马盛礼。时节难忘。今日拜相而囘。某等权此公酒迎贺。〔酒介〕

【八声甘州】閒身未老。喜乘龙拜相。驸马还朝。〔生〕玉人何处。肠断暮云秋草。〔衆〕驸马公主同往南柯之时。老夫们都在荣饯。〔生〕便是。南柯去时有凤箫。北渚归来无鹊桥。〔泣介合〕临鸾照。怕何郞粉泪淹消。

【前腔】〔生叹介〕有谁看着红锦袍。歎凄然繫玉。瘦损围腰。〔衆〕俺朝班戚畹。还让你人才一表。香风簇锦云汉高。夜月穿花宫漏遥。

〔合前衆〕驸马。今有请书启知。一来恭贺驸马拜相之喜。二来解闷。三来洗尘。老夫忝爲国公之长。先请驸马少敍。其馀国戚王亲。以次轮请。便请右相国相陪。〔生〕老国公王亲。可也多着。〔衆〕驸马天人也。人所尊敬。愿无弃嫌。〔生〕领命了。权重股肱相。恩光肺腑亲。满朝相造请。何日不醺醺。〔下右相弔场〕看驸马相待各位老国公王亲。气势盛矣。〔叹介〕且自由他。冷眼观螃蟹。横行到几时。〔下〕

第三十七出粲诱

【忆秦娥前】〔贴引宫女上〕宫眉样。秋山淡翠閒凝望。閒凝望。秦楼梦断。凤笙罗帐。

〔唐多令〕何处合成愁。人儿心上秋。大槐宫叶雨初收。唱道晚凉天气好。问谁上小琼楼。自郡主琼英是也。妹子瑶芳。嫁与淳于驸马。出守南柯。入爲丞相。当朝无比。不料妹子过世。举国哀伤。勑葬龙山。威仪甚盛。昨日驸马还朝。俺王素重南柯之威名。加以中宫之宠信。出入无间。权势非常。满国中王亲国戚。那一不攀附他。朝歌暮筵。春花秋月。则俺和仙姑国嫂三寡妇。出了公礼。不曾私请得他。想起驸马一表人才。十分雄势。俺好不爱他。好不重他。

【金落索】当初呵。娟娟姊妹行。出听西明讲。绣佛堂前。惹下姻缘相。秋波选郞。配瑶芳。十五盈盈天一方。瑶台贵壻眞无两。恰好翠袖风流少一双。非吾想。倘其间有便得相当。迤逗他忘怀醉鄕。伤心洞房。取情儿我再把这宫花放。

昨日约了灵芝夫人上眞子。早晚公主处上香。囘来过此。必有讲谈也。〔老同小旦道装上〕

【忆秦娥后】彩云淡荡临风泱。世间好物琉璃相。琉璃相。玉人何处。粉郞无恙。

〔见介〕琼英姐。閒坐闷愁。怎的不去公主府烧香耍子。好少的人儿也。〔贴〕怎生行礼。〔老〕俺国中王子王孙一起。侯伯王亲一起。文武官员一起。举监生员一起。僧道一起。父老儿男过了一起。然后命妇逐班而进。又是军民妻女。过了本国。是他南柯进香。依样文武吏民分班而哭。过了南柯。方纔各路各府差人以次而进。便是檀萝国也差官来进紫檀香一千二百斤。看他银山帛海。好不富贵也。

【金落索】朱丝碧琐牕。生帛连心帐。八尺金炉。日夜烧檀降。是人来进香。似同昌公主。哀荣不可当。敲残玉磬归天响。摆下鸾旌拂地长。偸凝望。可怜辜负好淳郞。据着他爲人儿纪纲。言词儿栋梁。堪他永远爲丞相。

〔老〕不论他爲人。则二十年中。我们王亲贵族。那一不生受他问安贺生庆节之礼。如今须得逐还礼纔是。

【刘泼帽】南柯太守多情况。感年年礼节风光。〔小旦〕如今又做了头厅相。〔贴〕须与他解闷浇惆怅。

〔老旦笑介〕琼英姐。你要与他解闷。你我三人都是寡居。到要驸马来做个解闷儿哩。〔小旦〕我是道情人哩。

【前腔】拚今生不看见男儿相。怕黏连到惹动情肠。〔老〕兴到了也不由的你。〔合〕倘三杯醉后能疎放。把主人见爱难谦让。

〔老〕讲定了。向后请驸马。三人轮流取乐。不许偏背。

驸马兼爲相。新来主丧亡。

旣然连国戚。相爱不相妨。

第三十八出生恣

【懒画眉】〔生冠带引衆行上〕则爲紫鸾烟驾不同朝。便有万片宫花总寂寥。可怜他金钿秋尽鴈书遥。看朝衣泪点风前落。抵多少肠断东风爲玉箫。

〔衆〕禀老爷。到府了。〔生叹介〕我连下马通忘记了。〔集唐〕这夹道疎槐出老根。金屋无人见泪痕。戚里旧知何驸马。淸晨犹爲到西园。俺淳于生。自公主亡后。孤闷悠悠。所喜君王国母宠爱转深。入殿穿宫。言无不听。以此权门贵戚。无不趋迎。乐以忘忧。夜而继日。今日晚朝。看见宫娥命妇。齐整喧哗。则不见俺的公主妻也。〔末〕报报报。有女官到。〔生〕快请。

【不是路】〔旦扮女官持书上〕莲步轻跷。翠插乌纱双步摇。〔见介生〕因何报。多应娘娘懿旨下鸾霄。〔旦〕不是。洗尘劳。琼英郡主和皇姑嫂。良夜裏开筵把驸马邀。〔生喜介〕承尊召。等閒外客难轻造。卽忙来到。卽忙来到。

〔旦〕这等。靑禽传报去。驸马一鞭来。〔下内响道介生〕许多时不见女人。使人形神枯藁。今夜女主同筵。可以一醉也。正是遇飮酒时须飮酒。不风流处也风流。〔下〕

【鹊仙桥】〔贴引女官上〕恹恹睡损。无人偎傍。有客今宵临况。〔老小旦上〕几年不见俊儿郞。叨陪侍玉楼欢唱。

〔见介老〕日暮风吹。叶落依枝。丹心寸意。愁君未知。〔小旦〕今夜琼英姐作主。与淳郞洗尘解闷。俺二人叨陪。客还未到。閒商量一会。闻的淳郞雅量。三人之量。谁可对付。〔贴〕灵芝嫂有量。〔老〕三人同灌醉了他。耍子便了。〔丑上〕驸马到。

【前腔】〔生上〕金鞭马上。玉楼莺裏。一片綵云凝望。〔笑介〕聊抛旧恨展新眉。淸夜红颜索向。

〔拜介生〕〔西江月〕自别琼英贵主。年年想像风姿。〔贴〕劳承驸马费心期。今夜一杯尘洗。〔老〕每恨淳郞新寡。〔小旦〕可怜公主差池。〔生〕原来是上眞仙子和灵芝。〔合〕且喜一无二。〔生〕小生囘朝。已蒙诸王亲公礼相请。何劳专设此筵。〔贴〕驸马不知。此筵有三意。一来洗远归之尘。二来贺拜相之喜。三来解孤栖之闷。前几日爲衆王亲国公占了贵客。俺三人商量。上眞姑是道情人。灵芝夫人与妾双寡。更无以次之人可以爲主。只得俺三人落后。轮班置酒相敬。今日妾身爲主。他二人相陪。〔生〕小生领爱了。〔贴〕内侍们看酒。〔内使女官持酒上〕驸马多年骑五马。客星今夜对三星。〔酒到贴衆把酒介〕

【解三酲犯】二十年有万千情况。今日的重见淳郞。和你会眞楼下同欢赏。依亲故。爲卿相。姊妹行打做这一行。虽不是无端美豔妆。休嫌让。捧金杯笑眼斟量。

【前腔】〔生把酒介〕则爲那汉宫春那人生打当。似咱这迤逗多娇粉面郞。用尽心儿想。用尽心儿想。瞑然沉睡倚纱窗。閒打忙。小宫鸦把咱叫的情悒怏。羞带酒。懒添香。则这恨天长。来暂借佳人锦瑟傍。无承望。酒盏儿擎着仔细端详。

【前腔】〔贴衆〕则道上秦楼多受享。则道上秦楼多受享。恰咱风吹断凤管声残。怎得玉人无恙。今何世。此消详。这是翠拥红遮锦绣鄕。〔生背介〕盼豔娇。灯下恍。则见笑歌成阵。来来往往。顚倒爲甚不那色眼荒唐。

〔贴〕月上了。驸马宽怀进酒。

【蛮儿犯】〔贴衆〕半盏琼浆且自加怀巨量〔贴背介〕听他独自温存。话儿挨挨好不情长。〔囘介〕芳心一点。做了八眉相向。又蚤阑干月上。〔合〕画堂中几般淸朗。

【前腔】〔生〕幽情细讲。对面何妨。演煞宫娥侍长。旧姊妹俨成行。就月笼灯衫袖张。〔合前〕

【前腔】〔贴衆〕风摇翠幌。月转迴廊。露滴宫槐叶响。好秋光风景不寻常。人带幽姿花暗香。〔合前〕

【前腔】〔生〕把金钗夜访。玉枕生凉。辜负年深兴广。三星照户显残妆。好不留人今夜长。

〔合前生睡介〕醉矣。〔贴〕早已安排纱厨枕帐了。〔生〕难道主人不陪。〔小旦〕怕没这样规矩。〔老〕驸马见爱。一同陪伴罢了。〔贴笑介〕这等。我三人鱼贯而入。

【鹅鸭满度船】〔衆〕怕争夫体势忙。敬色心情嚷。蝶戏香。鱼穿浪。逗的人多饷。则见香肌褪。望夫石都衬迭牀儿上。以后尽情随欢畅。今宵试做团圞相。

【尾声】〔生〕满牀娇不下得梅红帐。看姊妹花开向月光。〔合〕俺四人呵。做一个嘴儿休要讲。

乱惹春娇醉欲痴。三花一笑喜何其。

人人久旱逢甘雨。夜夜他鄕遇故知。

第三十九出象谴

【菊花新】〔右相上〕玉阶秋影曙光迟。露冷靑槐荫御扉。低首整朝衣。咽不断铜龙漏水。

我右相段功。同心共政。与我王立下这大槐安国土。正好规模。不料俺王招请扬州酒汉淳于棼爲驸马。久任南柯。威名颇盛。下官每有树大根摇之虑。且喜公主亡化。钦取囘朝。却又尊居左相。位在吾上。国母以爱壻之故。时时召入宫闱。但有请求。无不如意。这也不在话下。兼以南柯丰富。二十年间。但是王亲贵戚。无不赂遗。因此昨日囘朝之后。势要勳戚。都与交欢。其势如炎。其门如市。勳戚到也罢了。还有那琼英郡主。灵芝夫人。连那上眞仙姑。都轮流设宴。男女混淆。昼夜无度。果然感动上天。客星犯于牛女虚危之次。待要奏知此事。又恐疎不间亲。打听的昨日国中有人上书。倘然吾王问及。不免相机而言。老天。非是俺段功妬心。此乃社稷之忧也。吾王驾来。朝班伺候。〔扮内臣传呼拥王上〕

【前腔】根蟠国土势崔嵬。朝罢千官满路归。一事俺心疑。甚槐安感动的白楡星气。

〔右相见介〕右相武成侯段功叩头。千岁千岁。〔王〕右相平身。卿可闻的国中有人上书否。〔右〕不知。〔王〕书上说的凶。他说玄象谪见。国有大恐。都邑迁徙。宗庙崩坏。他说玄象。是何星象也。〔右〕正要奏知。有太史令奏。客星犯于牛女虚危之次。〔王〕那书中后面。又说衅起他族。事在萧牆。好令俺疑惑。〔右〕是。这国中别无他族了。便是他族。亦不近于萧牆。大王试思之。〔王〕别无人了。则淳于驸马非我族类。〔右〕臣不敢言。〔王〕将有国大变。右相岂得无言。〔右〕啓奏俺王。

【琐牕郞】客星占牛女虚危。正値乘槎客子归。虚危主都邑宗庙之事。牛女値公主驸马之星。近来驸马贵盛无比。他雄藩久鎭。把中朝餽遗。豪门贵党。日夜游戏。〔王〕一至于此。〔右〕还有不可言之处。把皇亲闺门无忌。〔合〕感天知。萧牆衅起再有谁。〔泪介〕可怜故国迁移。

〔王恼介〕淳于棼自罢郡还朝。出入无度。宾从交游。威福日盛。寡人意已疑惮之。今如右相所言。乱法如此。可恶可恶。

【前腔】他平常僭侈堪疑。不道他宣氵㸒任所爲。怪的穿朝度阙。出入无时。中宫宠壻。所言如意。把威福移山转势。

罢了罢了。非俺族类。其心必异。〔泪介合前右跪介〕臣谨奏。语云。当断不断。反受其乱。驸马事已至此。千岁作何处分。〔王〕听旨。

【意不尽】且夺了淳于棼侍衞。禁随朝只许他居私第。〔右〕依臣愚意。遣他还鄕爲是。〔王〕不消再说。少不的唤醒他痴迷还故里。

〔王下右叹介〕可矣可矣。虽则淳于禁锢。奈国土有危。正是

上天如圆盖。下地似棋局。

淳于梦中人。安知荣与辱。

第四十出疑惧

〔生素服愁容上〕太行之路能摧车。若比君心是坦途。黄河之水能覆舟。若比君心是安流。君不见大槐淳于尙主时。连柯并蔕作门楣。珊瑚叶上鸳鸯鸟。凤凰窠裏鵷雏儿。叶碎柯残坐消歇。宝镜无光履声绝。千岁红颜何足论。一朝负谴辞丹阙。自淳于棼。久爲国王。贵壻。近因公主销亡。辞郡而归。同朝甚喜。不知半月之内。忽动天威。禁俺私室之中。绝其朝请。天呵。公主生天几日。俺淳于入地无门。若止如此。已自忧能伤人。再有其他。咳。眞个生爲寄客。天呵。淳于棼有何罪过也。

【胜如花】无明事。可奈何。恰是今朝结果。不许俺侍从随朝。又禁俺交游宴贺。只敎俺私裏住坐。这其中纷然事多。这其间知他爲何。有甚差讹。一句分明道破。就裏好敎人无那。莫非他疑俺在南柯。也并不曾坏了他的南柯。

不要说人。便是这老槐树枝。生意已尽。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今日要再到南柯。不可得矣。罢了罢了。向公主灵位前。俺打觉一会。公主呵。〔贴扮公子泣上〕

【金蕉叶】那国那。两下裏泪珠弹破。〔见生哭倒介〕原来俺爹爹在此打磨陀。冷淸淸独对着俺亲娘的灵座。

〔生泣介〕我儿。起来起来。〔长相思〕有来由。没来由。不许随朝不许游。要禁人白头。〔贴〕好干休。恶干休。偸向椿庭暗泪流。亡萱相对愁。〔生〕儿。前日父子朝见。国王悲喜不胜。半月之间。便成此衅。却是因何。〔贴〕天大是非。爹爹还不知。〔生〕你兄弟俱在宫中。俺亲朋禁止来往。教俺何处打听。〔贴〕爹呵。这等细细听儿报来。

【三换头】无根祸芽。半天抛下。客星一夜。犯虚危汉槎。〔生〕国主何从得知。〔贴〕有国人上书。说玄象谪见。国有大恐。都邑迁徙。宗庙崩坏。〔生〕这等凶却何干俺事。〔贴〕他书后明说着。衅生他族。变起萧牆。〔生〕是那一个国人。这等胆大。便是他族。何知是俺。〔贴〕右相段功就中谗谮了。说虚危者宗庙也。客星犯牛女者宫闱事也。〔生〕牛女只俺和你母亲就是了。〔贴泣介〕他全不指着母亲。〔生〕再有谁。〔贴〕说琼芝新寡。三杯后有甚么风流话靶。〔生〕呀。段君何谗人至此。〔贴〕国王甚恼。说驸马弄权结党。不可容矣。〔生〕国母怎生劝解。〔贴〕说到萧牆话。中宫怎劝他。〔生〕儿。不怨国人。不怨右相。则怨天。天你好好的要见那客星怎的。〔贴〕那星宿寃。着甚胡缠害我的爹。

【前腔】〔生〕流言乱加。君王明察。亲儿驸马。偏然客星是他。总来被你母亲看着了。他病危之时。叫俺囘朝谨愼。怕人情不同了。今日果中其言。〔泣介〕你娘亲曾话。到如今少不得埋怨自。瘦尽风流样。腰围带眼差。〔贴〕爹爹。风流二字再也休题。〔合〕说甚繁华。泣向金枝恨落花。

【入赚】〔紫衣官上〕走马东华。来到淳于驸马。〔生〕堪惊诧。他陡从官裏来寒舍。有何宣达。〔紫〕令旨随朝下。时来宣召咱。〔生对贴慌介〕猛然心裏动。敢有甚吉凶话。〔紫〕俺看见天颜喜洽。多则是中宫记挂。这几日不曾行踏。〔生〕急切裏难求卦。是中宫可的无他。〔紫〕惊心怎么。你须是当今驸马。〔生〕紫衣官。这是右相呵。他弄威权要把江山霸。甚醉汉淳郞。独当了星变考察。〔贴〕爹爹。且暂时瘖哑。恁般时有的伤他。

〔紫辞〕你斟量囘答。俺紫衣人先去也。〔生〕儿。此去如何。〔贴〕或是好意。亦未可知。〔响道介〕

夫子常独立。鲤趋而过庭。

一闻君命召。不俟驾而行。

第四十一出遣生

【金鸡叫】〔王引内使上〕王气馀霄汉。伤心玄象。爲谁凌乱。〔老上〕非关女死郞情断。〔叹介〕意外包弹。就中离间。

〔见介老〕大王千岁。〔王〕梓童免礼。〔鹧鸪天〕千岁。默坐长秋心暗焦。这些时宫闺不见粉郞朝。〔王笑介〕你不知他凭依贵势干天象。俺处置他空房入地牢。〔老泣介〕原来这等了。天呵。则说他能笑散。美游遨。怎知他于爲国苦无聊。〔王恼介〕笑你区区儿女寻常事。败坏王基悔怎消。〔老〕千岁。一个女壻。怎么会败了你王基。〔王〕你深宫不知。有国人上书。星象吿变。社稷崩移。祸起萧牆。衅生他族。他族不是他再有谁。〔老〕难道驸马会占了你江山么。〔王〕你怎知。小小江山。也全亏一个法字。他坏法多端哩。〔老〕他不过噇些酒儿。〔王〕噇些酒儿。连琼英姪儿灵芝上眞都被着他噇去了。〔老〕谁见来。〔王恼介〕你要他乱了宫。纔爲证见么。今日设酒。遣他囘去。你把那些外甥收养了。不许多言。〔老旦泣介〕老天呵。不看女儿一面。〔报介〕驸马午门外朝见。〔王〕传旨着他进来。〔内擂鼔介生朝衣上〕

【逍遥乐】款曲趋朝。重见宫庭盈泪眼。〔叹介〕盼朱衣只在殿中间。恨远芳容。惊承严谴。暗恃慈颜。

一日不朝。其间容刀。我战兢兢行到宫门之内。礼当俯伏呑声。〔见介〕罪臣驸马都尉左丞相淳于棼叩头。俺王国母千岁千千岁。〔内使〕请驸马平身上殿。〔生应千岁起躬介王〕寡人偶以烦言。因而简礼。谅之。谅之。〔老看生哭介〕呀。驸马。何瘦之甚也。〔生躬介〕是。臣蒙天谴。幽臣私室。自思以公主之助。守郡多年。曾无败政。流言怨悖。委实伤心。〔王〕已设有酒。爲卿排闷。〔末持酒上〕冷落杯中蚁。孤恓镜裏鸾。酒到。〔王〕今日之酒。亲把一杯。

【皂罗袍】堪歎。吾贵坦。记关南饯别。对影鸣銮。〔生跪飮介王〕再斟酒。〔生跪飮介老〕内侍。连斟驸马数杯。止因淑女便摧残。看承君子多疎慢。〔生叩头起介〕臣飮过三爵。心愁万端。客星何处。天恩见宽。〔合〕风光顷刻堪肠断。

〔生背介〕怎说到风光顷刻堪肠断。〔王〕驸马沉吟。知吾意乎。幸託姻亲。二十馀年。不幸小女夭化。不得与君偕老。良用痛伤。〔生〕公主仙逝。有臣在此。可以少奉寒温。〔王〕这不消说了则是卿离多时。亦须暂归本里。一见亲族。〔生〕此乃臣之矣。更归何处。〔王笑介〕卿本人间。非在此。〔生作昏立不语介老〕淳郞忽若昏睡懵然矣。〔生作醒介〕呀。是了。俺在人间。因何在此。〔放声大哭介〕哎哟。臣忽思。寸心如割。不能久侍大王国母矣。〔王〕叫紫衣官送淳郞起程。〔生〕外甥三四。俱在宫中。还请一见。〔王〕诸甥留此。中宫自能抚育。无以爲念。〔生哭介〕这等苦煞俺也。〔老〕不用苦伤。但要淳郞留意。便有相见之期。〔生拜介〕拜谢了。

【前腔】忽忆鄕园在眼。向迷中发悟。有泪阑珊。〔王〕因风好去到人间。三杯酒尽笙歌散。〔老泣介〕驸马。你眞个去也呵。归心顿起。攀留大难。几年恩爱你将如等閒。〔合前〕

【意不尽】向尊前流涕锦衣还。二十载恩光无限。〔王老〕淳郞淳郞。则怕俺宗庙崩移你长在眼。

酒尽难留客。叶落自归山。

惟馀离别泪。相送到人间。

第四十二出寻寤

〔二紫衣上〕事不三思。终有后悔。我大槐安国王生下公主。当初只在本国中招选驸马便了。却去人间请了个淳于棼来尙主。出守南柯大郡。富贵二十馀年。公主薨逝。拜相还朝。专权乱政。谪见于天。国主忧疑。着我二人。仍以牛车一乘。送他囘去。〔笑介〕淳于棼。淳于棼。好不頽气也。正是王门一闭深如海。从此萧郞是路人。〔生朝衣上〕忽悟何在。澘然泪满衣。旧恩抛未得。肠断故鄕归。我淳于棼暂尔思。恩还昼锦。思妻恋阙。能不依依。〔泣介见紫衣介生〕请了。便是二十年前迎取我的紫衣官么。〔紫懒应介生〕想车马都在宫门之外了。〔紫〕着。〔行介〕

【绣带儿】纔提醒。趁着这绿暗红稀出凤城。出了朝门。心中猛然自惊。我左右之人都在那裏。前面一辆秃牛单车。岂是我乘坐的。咳。怎亲随一个都无。又怎生有这陋劣车乘。难明。想起来。我去后可能再到这朝门之下。向宫庭囘首无限情。公主妻呵。忍不住宫袍泪迸。看来我今日乘坐的车儿便只是这等了。待我再迟囘几步。呀。便是这座金字城楼了。怎军民人等见我都不站起。咳。还鄕定出了这一座大城。宛是我昔年东来之迳。

少不得更衣上车而行了。〔更衣介〕〔长相思〕着朝衣。解朝衣。故衣犹在御香微。囘头宫殿低。意迟迟。步迟迟肠断恩私双泪垂。〔叹介〕囘朝知几时。〔紫〕上车快走。〔紫随意行走做不畏生打歌介〕一个呆子呆又呆。大窟弄裏去不去。小窟弄裏来不来。你道呆不子也呆。〔鞭牛走介〕畜生不走。〔生〕便缓行些么。

【前腔】消停。看山川依然旧景。争些儿旧日人情。〔紫衣急鞭牛走介生恼介〕看这使者甚无威势。眞可爲怏怏如也。〔紫鞭牛走介生〕紫衣官。我且问你。广陵郡何时可到。〔紫不应笑歌走介生恼介〕咳。我好问他。他则不应。难道我再没有囘朝之日了。便不然谢恩本也写上得几句哩。〔紫笑介生〕他那裏死气淘声。怎知我心急摇旌。销凝。也则索小心再问他。紫衣官。广陵郡几时可到。〔紫〕霎时到了。〔鞭牛走介生望介〕呀。像是广陵城了。渺茫中遥望见江外影。这穴道也是我前来路径。〔又走介〕呀。便是我门巷了。〔泣介〕还傒倖依然户庭。泪伤心怎这般呵夕阳人静。

〔紫〕到门了。下车。〔生下车入门介紫〕升阶。〔生升阶介望见榻作惊介〕不要近前。我怕也。〔紫高叫介〕淳于棼。〔叫三次生不应紫推生就榻生仍前作睡介紫〕槐国人何在。淳郞快醒来。我们去也。〔急下生惊介醒做声介〕使者。使者。〔丑持酒上〕甚么使者。则我山鹧。〔溜沙上〕淳于兄醒了。我二人正洗上脚来。〔生〕日色到那裏。〔丑〕日西哩。〔生〕窗儿下甚么子。〔溜〕馀酒尙温。〔生〕呀。斜日未隐于西垣。馀樽尙湛于东牖。我梦中倏忽。如度一世矣。〔沙溜〕做甚梦来。〔生作想介〕取杯热茶来。〔丑取茶上介生〕再用茶。待我醒一醒〔丑又取茶上介生飮介〕呀。溜兄沙兄。好不富贵的所在也。我的公主妻呵。〔丑〕甚么公主妻。你不做了驸马。〔生〕是做了驸马。〔溜〕那一朝裏驸马。〔生〕这话长。扶我起来讲。〔溜沙扶起生介〕你们都不曾见那使者穿紫的。〔沙〕我三人并不曾见。〔生〕奇怪。奇怪。听我讲来。

【宜春令】堂东庑。睡正淸。有几个紫衣人轩车叩迎。你说从那裏去。槐根窟裏。有个大槐安国主女娉婷。那公主小名。我还记得。唤做瑶芳。招我爲驸马。曾侍猎于国西灵龟山。〔丑〕后来怎的。〔生〕这国之南。有个南柯郡。槐安国主把我做了二十年南柯太守。〔溜沙〕享用哩。后来呢。〔生〕公主养了二男二女。不料爲檀萝小贼惊恐。一病而亡。归葬于国东蟠龙冈上。〔丑哭介〕哎也。可怜可怜。我的院主。〔生〕猎龟山他爲防备守檀萝。葬龙冈我悽惶煞了鸾镜。〔沙〕后来呢。〔生〕自公主亡化。虽则囘朝拜相。人情不同了。势难行。我情愿乞还鄕境。

那国王国母见我思归无奈。许我暂囘。适纔送我的使者二人。他都是紫衣一品。〔丑〕哎呀。不曾待的他茶哩。〔生〕二兄。你道这是怎的。〔溜〕不知呢。〔沙〕我也不知。〔生〕怎生槐穴裏去。〔沙溜〕敢是老槐成精了。

【前腔】花狐媚。木客精。山鹧儿。备锹锄看槐根影形。〔丑取锹上介〕东人。东人。你常在这大槐树下醉了睡。着手了。〔生〕也说得是。且同你瞧去。〔行瞧介溜〕这槐树下不是个大窟栊。〔掘介〕有蚁。有蚁。寻原洞穴。怎只见树皮中有蚁穿成路迳。〔溜〕向高头锹了去。〔衆惊介〕呀。你看穴之两傍。广可一丈。这穴中也一丈有馀。洞然明朗。〔沙〕原来树根之上。堆积土壤。但是一层城郭。便起一层楼台。奇哉。奇哉。〔丑惊介〕哎也。有蚁儿数斛。隐聚其中。怕人。怕人。〔生〕不要惊他。嵌空中楼郭层城。怎中央有綘台深迥。〔沙〕这台子土色是红些。〔觑介〕单这两个大蚁儿并着在此。你看他素翼红冠。长可三寸。有数十大蚁左右辅从。馀蚁不敢相近。〔生叹介〕想是槐安国王宫殿了。〔溜〕这两个蚁蛘便是令岳丈岳母哩。〔生泣介〕好关情。也受尽了两人恭敬。

〔溜〕再南上掘去。呀。你看南枝之上。可宽四丈有馀。也像土城一般。上面也有小楼子。羣蚁穴处其中。呀。见了淳于兄来。都一个个有举头相向的。又有点头俯伏的。得非所云南柯郡乎。〔沙〕是贵治了。

【前腔】南枝偃。好路平。小重楼多则是南柯郡城。〔生〕像是了。〔叹介〕我在此二十年太守。好不费心。谁道则是些蝼蚁百姓。便是他们记下有七千二百条德政碑生祠记。通不见了。只这长亭路一道沙堤还在。有何德政。也亏他二十载赤子们相支应。〔丑〕西头掘将去。〔沙〕呀。西去二丈。一穴外高中空。看是何物。〔觑介〕原来是败龟板。其大如斗。积雨之后。蔓草丛生。旣在槐西。得非所猎灵龟山乎。〔生〕是了。是了。可惜田秀才一篇龟山大猎赋。好文章埋没龟亭。空壳落做他形胜。〔沙〕掘向东去丈馀。又有一穴。古根盘曲。似龙形。莫不是你葬金枝蟠龙冈影。

〔生细看哭介〕是了。你看中有蚁塚尺馀。是吾妻也。我的公主呵。

【前腔】人如见。泪似倾。叫芳卿恨不同棺共茔。爲国主临併。受凄凉叫不的你芳名应。二兄。我当初葬公主时。爲些小儿女。与右相段君争辩风水。他说此中怕有风蚁。我便说纵然蚁聚何妨。如今看来。蚁子到是有的了。争风水有甚蟠龙。公主曾说来。他说爲我把蝼蚁前驱眞正。〔内风起介丑〕好大风雨来了。这一科蚁子都坏了他罢。〔生慌介〕莫伤情。再爲他遶门儿把宫槐遮定。

〔盖介丑〕盖好了。躱雨去。〔衆〕不自逃龙雨。因谁爲蚁封。〔下内叫介〕雨住了。〔丑上笑介〕好笑。好笑。孩儿天快雨快晴。〔瞧介〕哎呀。相公快来。〔生沙溜急上丑〕你看这些蚁穴都不知那裏去了。〔衆惊介〕眞个灵圣哩。〔生〕也是前定了。他国中先有星变流言。国有大恐。都邑迁徙。此其验乎。

【太师引】一星星有的多灵圣。也是他不合招邀我客星。〔沙〕可知道沧海桑田。也则爲漏洩了春光武陵。〔生〕步影寻踪。皆如所梦。还有檀萝壍江一事可疑。〔丑想介〕有了。有了。宅东长壍古溪之上。有紫檀一株。藤萝缠拥。不见天日。我长在那裏歇昼。见有大羣赤蚁往来。想是此物。〔生〕着了。此所谓全萝道赤剥军也。但些小精灵能厮挺。险气煞周郞残命。〔溜〕那个周郞。〔生〕是周弁爲将。他和田子华都在南柯哩。〔丑〕有这等事。〔生〕连老老爷都讨得他平安书来。约丁丑年和我相见。〔溜〕今年太岁丁丑了。〔生〕这是怎的。可疑可疑。胡厮踁。和亡人住程。怕不是我身厢有甚么缠魂不定。

〔沙〕亡人的事。要问个明眼禅师。〔丑〕有有有。刚纔一个和尙在门首躱雨。〔生〕快请来。〔丑出请介扮小僧上〕

【前腔】行脚僧谁见请。〔见介〕原来是淳于君有何事情。〔生〕师兄从何而来。〔僧〕我从六合县来。〔生〕正要相问。六合县有个文士田子华。武举周弁。二人可会他。〔僧〕是有此二人。平生至交。同日无病而死。〔生惊介〕这等一发诧异了。〔僧〕这中庭槐树。掘倒因何。〔生〕小生正待请教。这槐穴中有蚁数斛。小生昼卧东廊。只见此中有紫衣人相请小生。去爲国王眷属。一混二十馀年。醒来一梦。中间有他周田二人在内。今闻师兄言说。知是他死后游魂。这也罢了。却又得先府君一书。约今丁丑年相见。小子十分忧疑。敢有甚嫌三怕九。恰今年遇丑逢丁。〔僧〕这等恰好。契玄本师择日广做水陆道场。你何不写下一疏。敬向无遮会上问此情缘。老师父呵。破空虚照映一切影。把公案及期参证。〔生揖介〕承师命。似盂兰听经。又感动我竹枝残兴。

〔僧〕这功德不比盂兰小会。要淸斋闭关。七七四十九日。一日一夜。念佛三万六千声。到期燃指爲香。写成一疏。七日七夜。哀祷佛前。纔有些儿影响。〔生〕领教。则未审禅师能将大槐安国土眷属普度生天。〔僧〕使得。

【尾声】〔生〕儘吾生有尽供无尽。但普度的无情似有情。我待把割不断的无明。向契玄禅师位下请。

空色色非空。还谁天眼通。

移将竹林寺。度却大槐宫。

第四十三出转情

【浪淘沙】〔僧持旛上〕顶礼大南无。击鼓吹螺。天歌梵放了紧那罗。昼夜灯旛长续命。照满娑婆。〔僧持磬上〕

【前腔】人在欲天多。怕煞阎罗。新生天裏有愁么。次第风轮都坏却。甚么娑婆。〔生捧香炉上〕

【前腔】弟子有丝萝。曾出守南柯。光音天裏事如何。但是有情那尽得。年少也娑婆。

〔生放香炉礼佛介合掌向衆介〕弟子稽首。〔衆〕一切衆生。顶礼如来威光。凭仗禅师法力。有精心的檀越。戒行的沙弥。呗讚者百千万人。海潮音如雷震沸。拜祈者四十九日。河沙泪似雨滂沱。果然无碍无遮。必当有诚有感。只待法师慧剑遥指。务令衆生以次生天。〔生稽首介〕凡诸有情。普同慈愿。〔淨扮契玄老僧威容上〕

【北仙吕点绦脣】奏发科宣。诸天灿烂。琉璃殿。梦境因缘。佛境裏参承遍。

〔生向淨稽首介〕弟子淳于棼稽首。〔衆稽首介淨〕老僧修行到九十一岁。纔做下这坛水陆无边道场。也亏了先生们虔心。斋了七七四十九日。拜了这七日七夜。这几夜河路广破暗之灯。熆口饱淸凉之食。虔求恳至。誓愿弘通。今夜道场吿终。先生可有甚祈请。替你铺宣。〔生〕小生第一要看见父亲生天。第二要见瑶芳妻子生天。第三愿儘槐安一国普度生天。〔淨〕好大愿心。你可便燃指爲香。替你铺陈情疏。倘有奇验。以报虔诚。〔衆发擂吹介生膜拜三拜介〕

【混江龙】〔淨〕这淮南卑贱。淳于棼扑地礼诸天。〔生烧指介淨〕则他恨不的皮刳烛点。则这些指顶香燃。爲他久亡过的老椿堂葬朔边。和他新眷属大槐宫变了桑田。他老亲鱼鴈信。暗寄与九重泉。他眷属怎蝼蚁情。显豁在三摩殿。仗福力如来立地。和他度情缘一衆生天。

祈请已过。待我杨枝洒水。布散香花。〔淨衆杨枝洒水介〕

【油葫芦】我待手洒杨枝有千百转。洗尘心把甘露显。〔散花介〕香风台殿雨花天。人天玉女持花献。花光水色如空旋。仗如来水月观。把世界花开现。水珠儿撒地虫儿嚥。纥哩子吐红莲。

〔淨〕多时分了。〔衆〕月待中哩。〔淨〕大衆一路行香。遶此天坛之下。则老僧与先生登于坛上。看望诸天中有甚么景像也。〔衆应介淨〕欲穷他化路。须待淨居天。〔同生下内鼔吹唱介衆〕散花林。花气深。如来佛。观世音。诸天眼。衆生心。三明度。九幽沉。〔淨持剑引生上介〕

【天下乐】呀。蹬上了天坛月正圆。天也么天。眞乃是七宝悬。闪星光。高寒露气鲜。〔生〕这天坛之上。怎生带宝剑来。〔淨〕这剑呵。坏天风几劫缘。断天魔卽世缠。恰纔个步天罡今夜演。

〔生叹介〕小生最苦是我父亲。许下丁丑年相见。则除是今夜生天相见也。

【那吒令】〔淨〕待见呵。不怕几重泉。则要你孝意坚。不怕几重天。则要你敬意虔。不怕几重缘。则要你道意专。这点心黑鑽鑽地孔穿。明晃晃天坛现。敢盼着你老爷爷月下星前。

〔生问介〕老爷儿罢了。蝼蚁怎生变了人。〔淨〕他自有他的因果。这是改头换面。〔生〕小生靑天白日。被虫蚁扯去作眷属。却是因何。〔淨〕彼诸有情。皆由一点情。暗增上騃痴受生边处。先生情障。以致如斯〔生〕几曾与虫蚁有情来。〔淨〕先生记的孝感寺听法之时。我说先生爲何带眷属而来。当有二女持献宝钗金盒。卽其人也。

【寄生草】则爲情边见。生身儿住一边。你灵虫到住了虫宫院。那騃虫到做了人宅眷。甚微虫引到的禅州县。但是他小虫虫凑着好姻缘。难道老天天不与人行方便。

〔生〕咳。小生全不知他是蝼蚁。大师怎生不早道破也。〔淨〕我分明叫白鹦哥说来。蚁子转身。你硬认是女子转身。〔生〕是小生曾听来。〔淨〕便是你问三声烦恼。我将半偈暗藏春色。头一句。秋槐落尽空宫裏。可不是槐安国。第二句。只因栖隐恋乔柯。是你因妻子得这南柯也。第三句。惟有梦魂南去日。故鄕山水路依稀。此是梦醒时节。依然故鄕也。〔生〕小生是曾沉吟这话来。〔淨背介〕便待指与他。诸色皆空。万法惟识。他犹然未醒。怎能信及。待再幻一个景儿。要他亲疏眷属生天之时。一一显现。等他再起一个情障。苦恼之际。我一剑分开。收了此人爲佛门弟子。亦不枉也。〔囘介〕淳于生。当初留情。不知他是蚁子。如今知道了。还有情于他么。〔生〕识破了又讨甚情来。〔淨笑介〕你道没有情。怎生又要他生天。呀。金光一道。天门开了。〔生看惊介〕是也。

【么】〔淨〕一道光如电。知他是那界的天。莫非是宝城开看见天宫院。宝楼开放入天宅眷。宝云开散作天州县。〔生〕呀。天上甚么声响。〔内风起介〕知他世界几由延。却怎生风声响处星河变。

〔内作奏乐报介〕忉利天门开。〔又报介〕檀萝国蝼蚁三万四千户生天。〔淨作惊介〕是忉利天门报声。檀萝国蝼蚁三万四千户生天。你看纷纷如雨上去了也。〔生〕哎。檀萝国是我之寃仇。我这一坛功德。顚倒替他生天。怎了怎了。〔淨笑介〕

【赚煞】则你有那答裏寃。这答裏缘。那蠢诸天他有何分辩。〔生〕檀萝杀了南柯多少人马。多少业报。〔淨〕恁虫豸儿杀害是前生怨。但囘头也普地生天。〔生哭介〕则要见我的亲爷。我的公主妻也。〔淨〕跟我下了天坛。向三十三诸天位下。再烧一个指顶何如。〔生〕疼也。〔淨〕哎。打捱着指轮圆。爲满门良贱。点肉香心火透诸天。等一个星儿转。步天坛你再看天面。那时节敢爷儿相见。重会玉天仙。〔淨扯生下介衆上鼔吹唱前散花林云云下〕

第四十四出情尽

〔生作指疼上〕哎也。焚烧十指连心痛。图得三生见面圆。小生虽是将种。皮毛上着不得个炮火星儿。今爲无边功德。烧了一个大指顶。到度了檀萝生天。如今老法师引我三十三天位下。又烧了这一个大指顶。重上天坛。专候我爹爹公主生天也。〔内风起生惊介〕天门开了。〔望介〕又在说天话了。〔内报介〕大槐安国军民蝼蚁五万户口同时生天。〔生喜介〕好了。好了。分明说大槐安国军民蝼蚁五万户口生天。咱南柯百姓都在了。则不见爹爹和公主的影响。苦了这坛功德也。

【香柳娘】谢诸天可怜。谢诸天可怜。则我爷儿不见。又朦胧隔着多娇面。展天坛近天。展天坛近天。〔拜介〕拜的我心虔。有灵须活现。盼云端悄然。盼云端悄然。好了好了。那北上有云烟。似前灵变。

呀。天门又开了。〔内风起介外扮老将上〕淳于棼我儿。你父亲来了。〔生跪哭介〕是我的爹。

【前腔】〔外〕歎游魂几年。歎游魂几年。你孝心平善。果然丁丑重相面。〔生〕爹爹。儿子生不能事。死不能葬。罔极之罪也。母亲同来么。〔外〕你母亲久生人世了。则我茔蚁穿。我茔蚁穿。却得这因缘。爷儿巧方便。我去也。〔生哭介〕爹爹那裏去。〔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两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见。

〔生哭介〕亲爹。你也下来。待儿子摩你一摩儿。

【前腔】痛亲爹几年。痛亲爹几年。梦魂长见。那些儿孝意频追荐。〔外〕我都鉴受了。我儿。你今后作何生活。〔生〕依然投军拜将。〔外〕快不要做他。犯了杀戒再休题将权。再休题将权。我爲将玉皇边。还怕修罗有征战。天程有限。我去也。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两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见。

〔外下生哭介右相周田三人如前扮上〕淳于公请起。休得苦伤。〔生起望介〕原来是段相国周田二君。〔衆〕是也。〔生〕右相一向谗间小生。却是爲何。〔右笑介〕淳于公。蟠龙冈风水在那裏。〔周〕淳于公。我被你气死也。〔生〕我廿载威名。都被你所损哩。〔田〕则我田子华始终得老堂尊培植。〔右笑介〕这恩怨都罢了。如今则感淳于公发这大愿。我们生天。

【前腔】〔右衆〕是同朝几年。是同朝几年。苦留恩怨。也只似南柯功德和那檀萝战。弄精灵鬼缠。弄精灵鬼缠。识破枉徒然。有何善非善。〔内鼓吹介衆〕请了。国王国母将到。〔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两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见。

〔生〕是国王国母模样也。〔跪迎介王同老旦衆掌扇拥上〕

【前腔】立江山几年。立江山几年。〔见介生〕前大槐安国左丞相驸马都尉臣淳于棼叩头迎驾。〔王〕淳郞淳郞。生受你了。〔老旦〕淳郞。别时曾说来。你若垂情。自有相见之期。那些外甥子通跑上天去了。你可见。〔生〕不曾见哩。〔老旦〕都做天男天女了。咱一门良贱。爲天眷属非魔眷。〔生〕敢问此去生天。比大槐宫何如。〔王〕去三千大千。去三千大千。不似小千般。如沙细宫殿。淳郞。我去也。公主和宫眷们后面来。〔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两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见。

〔生叩头送起介〕公主将到。小生竦身以俟。算来二十载南柯。许多恩爱。〔望介〕还不见。怎的。〔又望介〕云头上几个宫娥彩女来也。〔小旦道扮同老旦贴上〕

【前腔】误烟花几年。误烟花几年。寂寥宫院。〔生〕又不是公主。是上眞仙姑灵芝夫人和琼英姐。〔老衆笑介〕那淳于郞子风流面。〔见介生〕三位天仙请了。〔老旦叹介〕淳郞。淳郞。我四个人滚的正好。被那个国人的狗才。打断了我们的恩爱。〔生〕那裏是国人。便是那不知趣的右丞相。〔小旦〕如今这话休题了。〔生〕三位天仙下来。我有话讲哩。〔贴〕我们是天身了。怎下的来。〔老〕便下的来。你人身臭。也不中用。最人身可怜。最人身可怜。我天上有好因缘。你痴人怎相缠。〔贴〕去也。公主来了。〔合〕喜超生在天。喜超生在天。两下修行。和你人天重见。

〔下内风起介生〕这阵风好不香哩。〔听介〕你听云霄隐隐环珮之声。的是公主到也。〔拱望三次还叹风起介旦扮公主上〕

【北新水令】则那睡龙山高处彩鸾飞。这又是一程天地。金莲云上踹。宝扇月中移。辗破琉璃。我这裏顺天风响霞帔。

〔生哭介〕兀那天上走动的。莫非是我妻瑶芳公主么。〔旦〕是我淳郞夫也。久别夫君。奴在这云端稽首了。我爲妻不了误夫君。〔生〕廿载南柯恩爱分。〔旦〕今夕相逢多少恨。〔合〕万层心事一层云。〔生叩头介〕公主。感恩不尽了。你去后我受多少磨折。你可不知。〔旦〕都知道了。

【南步步娇】〔生〕受不尽百千段东君气。和你二十载南柯裏。无端两拆离。则一答龙冈。到把天重会。恰些时弄影彩云西。还只似瑶台立着多娇媚。

〔生〕公主妻呵。快下来。有话说。〔旦〕我下不来。〔生〕怎下不来也。妻。

【北折桂令】〔旦〕我如今乘坐的是云车。走的是云程。站的是云堆。则和你云影相窥。云头打话。把云意相陪。〔生〕自公主去后。我好不长夜孤恓。〔旦〕你孤恓么。可知你一生奇遇。亏了那三女争夫。我临终数语因谁。〔生〕知罪了。公主。也则是一时无奈。结个乾姊妹儿。〔旦〕你则知道一霎时酒肉上朋情姊妹。蚤忘了二十载花头下儿女夫妻。

〔生〕你如今做了天仙。想这些小事。都也不在怀了。则是我常想你的恩情不尽。还要与你重做夫妻。

【南江儿水】我日夜情如醉。相思再不衰。公主。我怕你生天可去重寻配。你昇天可带我重爲赘。你归天可到这重相会。三件事你端详传示。〔哭介〕你便不然呵。有甚么天上希奇。也吊下咱人间爲记。

〔旦〕淳郞。你旣有此心。我则在忉利天依旧等你爲夫。则要你加意修行。〔生〕天上夫妻交会。可似人间。〔旦〕忉利天夫妻就是人间。则是空来。并无云雨。若到以上几层天去。那夫妻都不交体了。情起之时。或是抱一抱儿。或笑一笑儿。或嗅一嗅儿。夫呵。此外便只是离恨天了。〔叹介〕天呵。

【北雁儿落带得胜令】但和你莲花鬚。坐一囘。恰便似线穿珠。滚盘内。便做到色界天。和你调笑咦。则休把离恨天。胡乱踹。〔生〕看了芳卿在云端就是嫦娥。〔旦〕你不知。嫦娥也就是人间常蚁。化作蛾儿。飞上天去。则他在桂树下。奴在大槐宫都一般宫苑不低微。你登科向大槐。比应举攀丹桂。都一样上天梯。〔叹介〕你便宜。见天女无迴避。伤悲。怎的俺这俏云头渐渐低。

〔旦做坠下生抱介旦〕呀。怎的吊下来。〔生〕我的妻呵。〔旦〕人天气候不同。靠远些儿也。哥。〔生〕你怎生叫我哥。〔旦〕你也曾在此寺中叫我一声妹子。〔生想介〕是曾叫来。〔旦〕你前说要个表记儿。这观音座下所供金凤钗小犀盒儿。此非淳郞一见留情之物乎。〔生想介〕是也。〔旦稽首佛前取金钗玉盒与生接介〕淳郞。淳郞。记取犀盒金钗。我去也。〔生接钗盒扯旦跪哭介〕

【南侥侥令】我入地裏还寻觅。你昇天肯放伊。我扯着你留仙裙带儿拖到裏。少不得蚁上天时我则央及蚁。

〔旦〕你还上不的天也。我的夫呵。〔生〕我定要跟你上天。〔生旦扯哭介淨猛持剑上砍开唱呀字后旦急下生騃跌倒介〕

【北望江南】呀。你则道拔地生天是你的妻。猛抬头在那裏。你说识破他是蝼蚁。那讨情来。怎生又是这般缠恋。〔叹介〕你挣着眼大槐宫裏睡多时。纸捻儿还不曾打喷■〈口弟〉。你痴也么痴。你则看犀合内金钗怎的提。

〔生醒起看介〕呀。金钗是槐枝。小盒是槐筴子。啐。要他何用。〔掷弃钗盒介〕我淳于棼这纔是醒了。人间君臣眷属。蝼蚁何殊。一切苦乐兴衰。南柯无二。等爲梦境。何处生天。小生一向痴迷也。

【南园林好】咱爲人被虫蚁儿面欺。一点情千场影戏。做的来无明无记。都则是起处起。敎何处立因依。

〔淨〕你待怎的。〔生〕我待怎的。求衆生身不可得。求天身不可得。便是求佛身也不可得。一切皆空了。〔淨喝住介〕空个甚么。〔生拍手笑介合掌立定不语介〕

【北沽美酒带太平令】〔淨〕衆生佛。无自体。一切相不眞实。〔指生介〕马蚁儿倒是你善知识。你梦醒迟断送人生三不归。可爲甚斩眼儿还则痴。有甚的金钗槐叶儿。谁敎你孔儿中做下得资。横枝儿上立些形势。早则白鹦哥洩漏天机。从今把梦蝴蝶搯了羽翅我呵。也是三生遇奇。还了他当元时塔锥有这些生天蚁儿。呀。要你衆生们看见了普世间因缘如是。〔衆香旛乐器上同淨大叫介〕

淳于生立地成佛也。〔行介〕

【淸江引】笑空花眼角无根係。梦境将人殢。长梦不多时。短梦无碑记。普天下梦南柯人似蚁。

〔衆拜介〕万事无常。一佛圆满。

春梦无心只似云。一灵今用戒香熏。

不须看尽鱼龙戏。浮世纷纷蚁子羣。

南柯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