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千金记

第四十一出~第五十出

千金记 | 作者:沈采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四十一出灭项

【水底鱼】〔淨末上〕战攻必取。临终困此途。天将亡我。无门可寻路。无门可寻路。

【前腔】〔末〕霸业空图。江东亦可都。不须前去。乌江有船渡。乌江有船渡。

〔末〕吿大王。四面都是水。不好了。被那田夫哄了。〔淨〕罢罢。这是天亡我也。今日到陷在这裏。也罢。我项羽就死在这裏了。〔末〕大王且不要慌。江边有一隻小船来了。待我唤他过来。〔淨〕问那撑船的是什么人。〔外〕小人是乌江水泊亭长。闻知大王要过江东去。泊船在此相待。〔淨〕生受你好意。只是船小。怎么载得人马。〔外〕大王。这船委的小。若是渡了人不渡马。渡了马不渡人。〔末〕旣如此。大王不若弃了此马。过江前去罢。〔淨〕咱这乌骓马是我护身龙。百战百胜。全亏这马。价値千金。教我怎么捨得。人去马不去。人在马在。都要过去。〔外末〕大王。江东父老相待。请过江去罢。〔淨〕罢罢。项羽盖世英雄。一旦葬于乌江。罢。天欲亡我也。这亭长你去罢。人马都不过去了。生死只在乌江了。你自去。我不去了。〔外〕江东虽小。亦足以王。我小人记得。杜牧有诗云。胜败兵不可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英俊。捲甲重来未可知。请大王过江去罢。〔淨〕亭长。你不知道前日带八千子弟兵过江来。如今无一人还。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决不过去了。〔内喊介〕

【玉胞肚】〔淨〕我奇才大用。苦天亡今朝计穷。〔外末〕江东父老相待。请过去罢。〔淨〕总江东父老相怜。有何颜见他承奉。八千子弟今日可有一个随我。八千子弟尽成空。几多霸业如春梦。听说罢心怀气衝。

【前腔】〔外末〕大王自重。这江东犹堪建功。况居民鸡犬相闻。养锋芒待时而动。〔合前〕

【前腔】〔淨〕闻之心痛。我何颜重兴霸功。叹英雄瓦解难扶。到头来自惭何用。〔合前〕

【尾声】从来寡不能敌衆。万颗骊珠泪泣红。罢罢。恨不得图王正考终。

〔外末〕汉兵来得紧急了。请过江去罢。〔淨〕吾闻汉兵觏我头者。赏赐千金。官封万户。锺离昧。你随我到此。与你首级去请功。〔末〕大王。小人不敢。〔淨〕这乌骓马赠亭长去罢。〔外〕小人不敢。请过江去罢。〔淨〕你看那壁厢军马又来了。〔外末慌介淨自刎介外末〕原来大王哄我两人到此。自刎而死。可惜可惜。〔外〕小将军。如今怎么好。〔末〕没得说了。只依大王临终之言。你便牵了马去。我便取了首级去。〔外〕唗。你这厮拿那裏去。俺韩元帅手下大将陈豨是也。你这厮快快放下。〔末〕将军便拿去。〔外〕堪叹将军盖世威。轻将性命丧沟渠。金风未动蝉先觉。暗送无常死不知。〔外取首级下生衆上〕

【水底鱼】闪烁旌旗。半空云影飞。鸣金报革。干羽文武威。干羽文武威。

【前腔】三分割二。霸王可就图。共成帝业。西楚一统归。西楚一统归。

〔生〕军士。这裏是江东去路。人马怎么不见一个。敢是渡江去了。〔外丑〕吿将军。前面人都不见。只见一个没头尸骸竚立在那裏。身上穿着黄金铠甲。〔生〕旣是黄金铠甲。必是项王立在那裏。〔丑〕果是项王。〔外〕呀。果是项王。我这裏追慌了。自刎在此。被人取着首级去了。如今驮他尸骸前去请功陞赏。〔陈豨送首级上介生〕军校推倒了。〔衆〕推不倒。〔生〕也罢。待我推。果然推不倒。〔衆〕他也曾五年图霸。还是请元帅赠他几句。〔生〕也罢。待我赠他几句。呀。项羽。看你

【水仙子】五年间图霸使机谋。〔外〕他有盖世英雄。〔生〕你有盖世英雄一旦休。〔外〕他有拔山之力。〔生〕拔山威势无成就。到乌江已尽头。〔外〕他还有几桩儿。〔生〕这几桩儿那裏去搜求。〔外〕他的乌骓马不知他那裏去了。〔生〕乌骓马稳载魂车走。〔外〕他还有金铠。〔生〕金锁铠飘流怎地有。〔外〕他的虞美人不知怎么了。〔生〕我到忘其所以。项羽。你虞夫人在何处。何处去风流。

〔生〕军士每。把尸骸抬去候賷赏。〔衆抬不动介〕吿元帅。抬不动。〔生〕怎么抬不动。且住。我前日也曾在他手下爲臣。待我拜他一拜。〔生拜淨倒介〕项羽。原来一拜也受我不起。怎么教我在你手下爲臣。〔衆〕待我衆人也赠他几句。

可惜将军没了头。当风流处不风流。

平生造下千般计。一日无常万事休。

第四十二出佳音

【胡捣练】〔旦上〕一从那日镜鸾分。杳无音信。边塞良人。只道功名唾手。谁知身丧暗消魂。

愁无限。愁无限。当时鸾凤早分散。轻分散。落日疎林。征鞍空盼。咸阳郊外黄云淡。淮阴市上人归宴。人归宴。一段恩情。番成离恨。奴丈夫去取功名。指望锦衣囘归。不幸戮死于他方。今日正当月朔之辰。聊备些纸钱酒醴。祭享我的丈夫。祭物俱已完备。不免且奠酒则个。

【绵搭絮】儿夫魂魄来享吾诚。丈夫。你去从军。我历尽凄凉甘受贫。怕萱亲知我劳辛。勤供旨背地慇懃。丈夫。指望你衣锦荣归。谁料人来报信音。

〔占〕若要人不知。除非我不爲。我儿在此做些什么。〔旦〕今日正当月朔之辰。奴备些祭礼。烧些纸钱与丈夫。〔占〕夫妇之情。正当如此。我儿心下好苦楚。

【忆多娇】知此信。终日闷。贤壻。英才大略谁可并。孩儿。你且休悲将衣装整。取骸骨囘程取骸骨囘程。全你夫妇节行。

〔丑上〕兵随将转。马听锣声。这裏便是韩老爹门首。不免进去通报老夫人知道。小人是高都总老爹麾下军士。〔占〕高都总怎么了。〔丑〕我老爹连平魏赵燕齐。有功于汉。如今衣锦荣归。说要过韩老爹府来。先到一到。特着小人通报。高都总老爹就在后边来了。〔占〕生受你了。孩儿。你哥哥囘来了。

【满江红】〔小生上〕衣锦还鄕。把筵再整。

进去通报。〔丑〕小人报过了。〔小生进介〕呀。母亲。妹子。解了孝衣。妹夫不曾死。〔旦〕好了。谢天地。〔小生〕母亲请坐。待孩儿拜母亲。孩儿只爲功名之事。久失侍奉。望母亲恕孩儿不孝之罪。〔占〕路上辛苦。只行两礼罢。〔旦〕哥哥。且喜荣归。〔小生〕妹子。母亲在。多承奉养。〔旦〕奉养不周。望哥哥恕罪。如今丈夫虽是得生。在那裏。请细说一番。〔小生〕母亲。我妹丈只因做连廒典客。不想被楚军劫烧了仓廪。十三人通问了死罪。那时滕公监斩。将十二人先斩。闻我妹丈有智谋才略。留取审问。孩儿一闻此信去看。不胜凄惨。谁想滕公审问之时。见我妹丈果有大才。就放了我妹丈。连夜逃囘。被萧丞相乘月赶至函关追转。奏过汉王。筑坛具礼。拜爲大将之职。连平赵魏燕齐。今封齐王。新春定囘来。向日孩儿错报。望恕不孝之罪。

【五更转】我妹丈。眞侥倖。临危得再生人之寿夭天之定。若无滕公救呵。转日囘天。霎时非命。若不是萧何荐呵。怎能勾身荣贵。专军令。如今喜佩黄金印。卽日囘鄕。把筵重整。

【前腔】〔旦〕自那日闻凶信。伤心欲自经。惟思骸骨怎得归鄕井。谁想灾危。番成侥倖。去时儿女悲。归来笳鼓鸣。好似霍去病。感滕公救死。救死恩难冺。富贵穷通。皆由天命。

〔小生〕请母亲同孩儿就此马船上囘去罢。〔占〕孩儿。你先囘去。一发待你妹丈囘来。那时着人来接我罢。〔小生〕是。

〔占〕哀声未已欢声动。〔旦〕凶信无凭喜信眞。

〔小生〕谁道苟留残喘在。〔合〕番成天上辅龙人。

第四十三出封王

【称人心】〔生上〕丈夫得志。多少凌云豪气。望淮阴何时可归。怎能勾云开雪霁。

仗剑从教记昔年。三重铁甲已磨穿。如今破敌功成后。不换宫袍昼锦鲜。左右何在。〔末上〕有福之人人伏侍。无福之人伏侍人。元帅有何分付。〔生〕吾今助汉。西定三秦。北平魏赵。东击燕齐。止有项羽乃大敌也。亦陷大泽而亡。如今天下已定。功成名就。未得还鄕。使我愁怀悒怏。恻然伤感。〔末〕元帅功高天下。富贵过人。有何伤感。〔生〕你们那裏晓得。

高阳台】从到关中。逡巡五载。燕齐赵魏已灭。定国安邦。诛残多少豪杰。〔末〕元帅这等功烈。定是靑史名标了。〔生〕功烈须知靑史名留也。只恐那朝故把人讥絏。待何日归问讯。自骨血。

【前腔】〔末〕非别。主德宽仁。将军智勇。君臣鱼水难撇。况国事初安。羣臣尙未宁帖。〔生〕閒说。周全国须难也。怎误他终朝盼望我肠结。〔合〕赐千金荣归故里。那时欢悦。

〔末〕吿元帅。朝廷有诏到了。〔生〕快与我排香案迎接。

【花严海会】〔外上〕丹书一纸。御口亲宣。黄金千镒赐英贤。福降广无边。福降广无边。四海姓名传。

诏书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朕惟天造草昧。非武不克。赖尔大将军韩信。连平魏赵。继定齐楚。有功当封。从古大典。矧闻大丈夫兴邦定国。宜封汝眞王。以定齐地。特赐黄金千镒。轻重如数。恩赐还鄕省墓。三月复命。论功再进爵。至期别膺重用。故诏。谢恩。〔生〕万岁万岁万万岁。有劳天使远来。请坐款饭。〔外〕元帅不必赐坐。上命诏下卽行。这黄金乃饯行之物。下官亲送起程。然后可复命。〔生〕这等天寒雪冷。如何起程。〔末〕元帅且随天使大人到了长亭驿间分别了。且过残冬。然后起程。却不两便。〔外〕这个也说得是。〔生〕天使大人请。

【醉太平】〔衆〕几年间举兵。无暇返庭。急取天下已功成。赐黄金助行。到如今往事休论省。摆列军营都齐整。无人不道锦衣荣。望淮阴去程。

〔淨扮驿丞丑扮铺兵上接介淨〕长亭驿驿丞接老爷。〔生〕起去。着健步铺兵伺候。〔丑〕嗄。〔衆〕

【前腔】路途人起惊。元帅。赐归荣。关山雪映锦袍明。过长亭短亭。乱纷纷道蔽旌旗影。拥簇人马车前等。经过州县尽相迎。送元戎驾行。

〔淨〕这裏就是长亭驿了。〔生〕有劳天使远涉。叫驿丞准备茶饭。〔外〕不必茶饭。下官就此吿辞去。何须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生〕起动了。〔外下生〕叫驿丞。〔淨〕嗄。〔生〕与我选个健步铺兵。一面打探长递通报文书。〔铺兵上〕上命急如火。官差不自山。吿老爹。小的是快走铺兵。〔生〕铺兵。你与我賷这文书。径到淮阴州通报。〔丑〕小人理会得。〔生〕你到淮阴州。先到我去报与夫人知道。说我卽日囘来。〔丑〕小人领命了。

【四边静】〔生〕你听我说。平安两字千金値。传递到鄕国。衣锦昼归时。相期在春日。〔合〕干戈已戢。路途可历。囘首望天涯。山楚云隔。

【前腔】〔丑〕程途惯熟如飞急。佳音报消息。暂且过残冬。春风马蹄疾。〔合前〕

远送淮阴数日程。捷书飞报锦衣荣。

年年检点人间事。惟有春风不世情。

第四十四出饯别

【满江红】〔末上〕运筹帷幄承天运。民心顺天心相应。〔生〕爲臣当效圣明君。鎭国抚安百姓。

〔末外生相见介末〕赤胆忠心助汉王。〔生〕燕齐赵魏楚俱亡。〔外〕果然三箭天山定。〔末〕一着戎衣国尽降。〔生〕军师。丞相。下官适蒙恩赐还鄕。深欲造府拜别。奈何王命疾速。是以弗果所愿。今又承垂顾。有何见命。〔外末〕闻知元帅荣归故里。特来拜送。〔生〕何劳军师丞相厚意。〔末〕丞相把盏。〔外〕军师先请。〔末〕占先了。左右将酒过来。

【排歌】酒泛金杯。淋漓锦衣。风翻虎帐旌旗。千金恩赐返鄕闾。方表男儿得意时。〔合〕漫天雪。柳絮飞。蓝关韩愈阻归迟。难分袂。忍别离。临岐携手话襟期。

【前腔】〔外〕再进杯盘。重斟绿蚁。绸缪难忍分离。临期欲赋送行诗。冻笔难题句又迟。〔合前〕

【前腔】〔生〕重荷军师。相国吹嘘。恩深感刻于肌。啣环结草报无如。又辱先施于礼亏。〔合前〕

【尾声】唱骊驹三曡矣。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外末〕生辈吿辞。〔生〕下官不及造府奉辞军师丞相了。恕罪恕罪。〔外末〕不敢。

酒满金杯腊蚁香。离歌三曡断柔肠。

漫天风雪催行色。梅柳琼瑶万木新。

第四十五出通报

【女冠子】〔旦上〕良人一去别经年。未知何日镜重圆。〔占〕看看日久人难见。怎不敎人愁念。

〔占〕孩儿。连夜灯花结蕊。终朝喜雀声喧。敢有喜事来也。

【大圣令】〔旦〕昨宵门掩淸幽。坐背银灯冷泪流。鱼沉雁杳音书远。空去马断归舟。试看那关山万曡无穷恨。江海虽深有限愁。〔合〕转转伤怀抱也。叹当初悔敎夫壻觅封侯。

【前腔】〔占〕劝孩儿休皱眉头。红润鲛绡把泪收。〔旦〕多谢母亲。人生聚散如云鸟。相见处效绸缪。辜负却桃娇柳嫩三春景。捱尽了菊老荷枯几度秋。〔合前〕

【不是路】〔丑上〕途路悠悠。特到淮阴古郡州。〔占〕是谁俦。迳入咱每有甚求〔丑〕听因由。爲韩国齐王口信投。〔占〕口信却怎么说。〔丑〕他恩赐还鄕扫墓坵。〔占〕旣如此呵。且停留。茶汤薄礼权生受。〔丑〕小人不敢久在此。就此吿囘。还要本州通报。恐稽时候。恐稽时候。

【皂角儿】〔旦〕叹当时陋巷穷愁。向淮阴受人僝僽。叹天涯五载羁留。喜功名果然成就。做高官。骑骏马。衣轻裘。横玉带。怎生消受。〔合〕贫须自守。富非强求。想人生时来早晚。似水流舟。

【前腔】〔占〕再不须盼望担忧。再不恨几多逗遛。再不向梦裏胡诌。再不把泪痕溼透。整花钿。梳云髻。解同心。还合浦。两情依旧。〔合前〕

【尾声】堂开昼锦归来后。美满生春百事有。把受过凄凉一笔勾。

满怀愁积尽消除。全把平安两字书。

报道是龙君不信。果然夺得锦标归。

第四十六出游仙

【霜天晓角】〔末上〕虽见得高陞。每日沉吟三省。听君令担惊负说不如早办归程。

失路荆溪上。依人忽转头。长桥今夜月。阳羡古三州。野火明山郭。寒更出县楼。先生能管我。何事五湖游。自乃汉国军师子房是也。那沛公未定天下。初得韩信。筑坛具礼。拜爲大将。今有十大功劳。授齐王二字。所谓爲君旣不易。爲臣良尤难。信旣有功。凡事应有加尙。今天下旣定。汉王遂有揣疑之意。有大功者都遭其贬。想昔日四皓。俱归隐商山。二士入桃源。皆爲避秦之故。我子房不免弃职隐于山中。修行学道。以避其祸。却不爲妙。你看这月朗风淸。正好修行前去。

【石榴花】狐亡兔死走狗固当烹。良弓藏高鸟散林中。如今天下尽安宁。多应是破楚亡秦。思之暗惊。太平只许将军定。又何须恋宠贪荣。只宜退步囘程。

【前腔】今人见景便生情。谁不爱贵和荣。当初一个布衣人到如今功就名成。加封匪轻。我如今撇下留侯印。辞却那凤阁龙城。归山去养残生。

【剔银灯】不思念开山股肱。逐一个寻他疾病。丁公尙且无踪影。仅存的除非是侥倖。休官惟有小生。林下何曾见一人。

【前腔】怎知我逍遥性情。只因我心灵如镜。疾忙讨个安閒静。赤松子同游咏。山中谁调水兵。没个閒愁与閒闷。

【麻婆子】听言听言出好。出的没苦辛。听言听言求閒好。求閒的免虑萦。出求閒总亡情。囘头认觑假和眞。假和眞。都不用将心改坦平。

【尾声】予今学道归山稳。不贪名利度馀生。避祸寻閒免战兢。

办道不贪名。得复韩仇称我心。

从今脱却人间俗。归山学道乐平生。

第四十七出仰役

【光光乍】〔淨上〕里长管差科。日日受奔波。得今年当役过。重新再把人做。

乃淮阴州内二保两个里长。昨日州官老爹送春囘来分付。道本州韩元帅封了齐王。恩赐还鄕。差点一百名人夫去到十里长亭迎接。不想点了九十九名。逃走一名王小二。如今被我拿在这裏。少间带去见州判老爹。如今叫他出来。觅些使用。王小二那裏。〔丑上〕犯法身无主。官差不自由。里长老官人怎么说。〔淨〕呸。这厮怎么说。靠官喫官。靠神喫神。你这逃役。少刻见官。打上四十。又要罚篓炭。这名人夫也不晓得。〔丑〕里老官人与我遮盖了罢。出来自有孝顺。〔淨〕这是州凭县解。县凭鄕解。我每当役人说了方便。就遮盖了你。〔浑介丑〕你若说了方便。一定谢你。〔淨〕你先送了东西与我了。我就与你说方便。〔丑〕只有这个帽子在这裏。送与作戏。〔淨〕这个破绒帽値几个钱。〔丑〕这是翦绒打炼的。到说不値钱。帽子虽破。带在头上却一般样的。〔淨浑介丑〕老官人。只说我有残疾。去不得的。〔淨〕说甚么残疾好。〔丑〕我扮个跎子罢。〔淨〕这个饶不过。背跎正好扯撁。〔丑〕做个矮子罢。〔淨〕这矮子不好。做个上马台。也饶不过。只好做哑子罢。〔浑介丑〕老官人若是遮盖得。出来再买一壶老酒请你。〔淨〕不要嚷。老爹出来了。

【临江仙】〔外上〕爲政淮阴。沛泽施不及黎民。心存抚字与忧勤。劝农耕绿野。和气万象春。

乾坤有道人人乐。天地无si处处春。下官乃淮阴州州判是也。前日有通报来说。本州韩元帅封齐王。恩赐还鄕。时下分付里长起夫迎接。不知曾点完否。左右。叫里长进来。〔末〕管夫里长进。〔淨〕吿老爹。人夫点完了。止有九十九名。一名逃役。小人带在此。〔外〕带进来。〔丑见作哑介外〕里长好打。怎么把这哑子搪塞官府。把壮丁隐匿了。〔淨〕一身一口不会隐匿。〔外〕把那人夫打上五板。另换一名。〔丑说介外〕元来是有声的都是里长作弊买嘱。戏弄官府。打这厮。〔淨〕老爹。小人不敢受私。人夫自妆哑。不干小人之事。〔浑介〕这是小人自造的。

【六么】〔外〕受私哄人。激得胸中怒气生嗔。买夫作弊太无情。〔合〕再不许入州门。故依法律明惟问。惩一戒百难容忍。

【前腔】〔淨〕这个歹人。受辱敎咱看甚来因。何曾放富与差贫。〔合前〕

【前腔】〔丑〕我是个好人。被伊唆令做哑无声。当官审出好羞人。〔合前〕

【前腔】〔末〕你这小人。怎生出巧舌花唇。累他进退两难存。

〔合前外〕这名人夫。就着里长押带长亭。补足伺候。仍复走脱。重责问罪不恕。

做哑前来枉着奸。当官审出好羞颜。

饶君走尽天涯路。命不通时到处难。

第四十八出释怨

【望远行】〔生上〕鄕何处。又早离邮亭几许。程途迢递。任尘土尙染征衣。

来路无辞去路赊。春风芳草一天涯。回时村落人十一。五里以上三四。此间是鄕裏了。〔末〕吿老爹。此处往南去。便是淮阴城了。〔生〕在此去城不远。不免分付水手。快快趱行前去。〔衆〕

【排歌】故道依依。行行渐近。东风暖送芳尘。红香软土逐征轮。一破靑靑草似茵。〔合〕邮亭畔。淮水滨。忘机独坐执丝纶。关山恨。今已伸。归来犹念去时贫。

〔生〕这是谁人墓。呀。乃是夏侯滕公之墓。公是我的恩人。我正欲报他恩。他辞世去了。好苦好苦。左右。且不要行。快可与我备些纸钱酒礼。待我奠他一杯酒以尽我报本之意。〔末〕吿老爹。酒牲纸钱。都完备了。〔生〕旣完了。取酒过来。

【前腔】荣归故鄕。惊闻讣音。令人暗裏消魂。深蒙救死敢忘恩。欲报君恩不见形。〔合〕陈樽俎。拜上。空将衫袖拭啼痕。靑山冷。白日昏。看汉江爲我起愁云。

左右。收拾了祭礼。迳到淮阴城。还有几日路程。〔末〕老爹。就是淮阴地方了。〔生〕旣是淮阴地方。人马都不要散了。

【前腔】微雨初收。阴风几阵。时光正是新春。隔林啼鸟唤声频。道不如归。似唤人。〔合〕皇恩重。喜气盈。一朝天下尽闻名。心间事。谁与论。还鄕端的胜苏秦。

〔生〕那跪的是什么官。〔外〕淮阴州州官接老爹。〔生〕郡官起去。〔外〕不敢。〔生〕郡官请起。下官今日虽居宠位。还是治下。〔外浑介淨丑跪介生〕郡官。后面是什么人。〔外〕是本州差来接老爹的人夫。〔生〕父母之邦。如何使得。都囘去作息罢。〔淨丑〕嗄。〔走跌倒介生〕前面两个汉子。如何这等慌张。他是那裏人。〔淨丑〕韩爷爷。小人该死。就是淮阴市上人。〔生〕你两个人可是认得我么。左右。着他抬起头来。〔淨丑浑介〕韩爷爷。貌而可是我的。身子不是我的了。〔生〕郡官。你好没分晓。怎么差这两个人接我。〔外〕下官有罪。〔生〕你不知道我当初未遇之时。曾受他两个跨下之辱。若与这厮争气。不肯宁耐。殒灭其身久矣。安能至于今日。〔外〕下官初任在此。不知其故。容俟绑送元帅府中治惩。左右的绑了。〔淨丑绑介生〕郡官起来。我也不能以德报怨。便杀了这两个小人。成何名望。郡官。且放了罢。〔释放介〕元帅有容人海量。〔淨丑〕谢老爹。下次再不敢。

【皂罗袍】〔生〕你且不须畏避。我当初贫困未遇之时。他在途中党住太无知。炎凉世态眞无义。〔合〕我今日功成名就。荣封赐归。权专征伐。炽宣武威。今能刺汝番成你。

【前腔】〔外〕元帅宽洪仁恕。把当初宿怨一笔休题。思之情理怎饶伊。不应争取狂夫气。〔合前〕

【前腔】〔淨丑〕今日多蒙饶恕。有何颜相见把头低。钝刀割去面间皮。尙难赎我前番愧。谁知今日。官封赐归。心宽量大。忘仇雪耻。爲人不可把人欺。

〔生〕郡官。这两人你带囘去。倘我手下壮士缺少。还要用他。郡官请囘治政。我还要到城南钓鱼台望一故人。〔外〕是。小官吿退了。

一朝荣贵耀门庭。往事凄凉不忍闻。

得放手时须放手。可饶人处且饶人。

第四十九出报德

【金钱花】〔丑上〕靑天白日难分。难分。终朝两目昏昏。昏昏。摸壁走。枉爲人。打死我。没双睛。

阿娘。饭熟也不曾。〔淨扮漂母上〕喫饭。正不晓得柴米从何处来。〔丑〕娘。往年有饭喫时节。河边钓鱼人也叫他囘来喫饭。如今自喫也不能勾了。〔淨〕这小厮。你晓得甚么。老娘积些阴德。如今就没饭喫。也落得脚手轻捷。不像你坏了这眼。行走不得。〔丑〕外面爲何狗叫得紧。想有多人在外。〔淨〕是谁。〔丑〕这是送阴德的。〔淨〕这小厮又来笑我了。

【临江仙】〔生上〕微时独钓空城下。浑没个故人怜我。一饭何曾忘漂母。千金来报。寸肠悬挂。

你看靑山绿水年年在。不见游人过几遭。我记得漂母正在此处。左右的。你去问一声。可是漂母么。〔末〕有谁在此。〔淨〕是谁。〔末〕你可是漂母么。〔淨〕正是。〔末〕韩老爹在此。问是漂母么。〔生淨见介生〕下官就是向蒙老母留饭的韩信。老母请起。〔丑〕莫非就是韩官人么。〔生〕就是。〔丑〕一向不见。有何勾当。〔生〕下官蒙圣恩封做元帅囘来。只因向年一饭之德未报。今我将千金在此。欲报老母之恩。左右。取金过来。老母请收了。〔淨〕元帅。折死老妾。〔衆介生〕老母。令郞的双目。爲何都不见了。〔丑〕只因有眼不识好人。故此瞎了。

【香柳娘】〔生〕昔城南钓鱼。昔城南钓鱼。不胜感戴。当初患难蒙看待。把千金报母。把千金报母。与受两应该。况兼母年迈。且收留送老。且收留送老。愼勿苦推留。与后人爲戒。

【前腔】〔淨〕谢贤达慷慨。谢贤达慷慨。把千金相贷。妾身死也难酬恩债。看王孙貌相。看王孙貌相。终有时来。一饭敢相待。果今朝贵显。果今朝贵显。重赐许多财。敎妾怎留在。

【前腔】〔丑〕恨当初幼年。恨当初幼年。胡言莫怨。只因韩老爹在先时呵。衣衫蓝缕精神倦。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天瞎我双眸。如今摸壁走。这荣归故里。这荣归故里。煌煌锦衣。令人惊骇。

〔淨〕蒙君厚意济孤贫。〔生〕一饭难忘漂母恩。

〔衆〕正是剑诛无义汉。〔淨〕果然金赠有恩人。

第五十出荣归

【破阵子】〔旦上〕鬓影朝鬆鸦翅。镜中餐饱菱花。蕙帐孤眠。兰房独守。悔不当初休嫁。

妖娆昔日容。憔悴今来质。只恐郞远归。相见不相识。奴听得街坊人沸扬。都说韩元帅还鄕了。起夫迎接。未知此事果否。母亲也出来了。〔占〕正是一子受皇恩。全食天禄。孩儿。且喜你丈夫衣锦还鄕。你可知道。〔旦〕母亲。果是归来了么。

【遶地游】〔生上〕荣归故里。犹记包羞脸觑穷簷这般狼狈。〔旦见介合〕别离久矣。再相逢如同夜寐。不由人不垂珠泪。

〔生〕卑人深亏岳母频年照顾之恩。敢不拜谢岳母之恩乎。〔占〕一别数年。贤壻如何得就功名。细说一番。与我知道。〔生〕

【小桃红】一从别后楚国投军。他授我郞官职。楚非我君。仗剑汉中兴。感得萧相国呵。荐我掌连廒被楚军焚。几死犹得命也。遂封我爲王齐楚印。〔合〕今已山河定。还思旧情。富贵囘来觅细君。

【前腔】〔占〕几年音信隔绝无闻。贤壻。你中呵。亏杀妻勤紧。筵尙存。我几欲返门。苦守孩儿爲你妻孤另也。从此一蒙福庆。〔合前〕

【前腔】〔旦〕从君别后独守蓬门。深赖我母氏。晨昏意勤。只因柴米欠缺。遇节因此将布去卖。鬻布往前村。遇强人尽被他夺去也。以后做些征衣。要送来呵。又被穿窬盗贼偸侵。

【缕缕金】〔末上〕擎丹诏。下皇州。功成当食禄。圣恩优。来到淮阴郡。不稽时候。显男儿志气果封侯。人生怎能勾。

诏书已到。跪听宣读。诏曰。朕承天运。奄有四方。抚绥一统。今汉实肇兴。降兹伊吕之俦。遂得干戈戢宁。朕尝思念大将军。师行之后。克定赵魏燕齐。随平楚霸。非卿素具戡乱之才。何以克胜。食邑一万四千户。仍许陈兵出入。其妻高氏贞操自励可嘉。照夫爵封沛国夫人。荣膺宠命。诏下之日。各赐章服冠帔。谢恩。〔生〕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环着】〔旦占〕感吾皇恩重。感吾皇恩重。特与褒封。多惭草茅沾恩宠看门闾此日光彩浓。金泥啣丹凤。玉音宣就。把田齐故步酬我功。分符刻印鎭边疆。勳阶名位隆。〔合〕怎知韦布。今朝显达。功名唾手人钦仰。诛秦灭项。封功谁能踵。竹帛垂名涌。

【前腔】〔生〕想当年似梦。想当年似梦。困守贫穷。钓淮阴水滨学太公。恨悠悠处世尘埃中。心存孙吴勇。王孙忍饥。报千金饭蒙漂母送。少年跨下受寃来。到今情可容。〔合前〕

【越恁好】百万貔貅衆。百万貔貅衆。定天山早挂弓。把勳业一时名勒鼎锺。筑坛拜将之功。〔合〕桓文冠冕怀惭竦。恩光赫奕鄕邦动。偏增重。

【前腔】王齐来朝贡。王齐来朝贡。力荐吾萧相公。夜追亡想得当万里折衝。食禄千锺。〔合前〕

【尾声】如今独把兵权总。就国安民允受封。惟愿山河磐石巩。

记取当年受苦辛。今膺恩爵却绵延。

夫妻子母皆封赠。万载昭垂作话传。

千金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