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青衫记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出

青衫记 | 作者:顾大典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二十一出蛮素邀兴

【鹊桥仙前】〔贴小旦小丑上〕镜损朱颜。袖沾红泪。不道簷前鹊喜。

〔相见介〕妹子。自从相公远游京国。我和你独守空闺。那裴兴娘避难相投。恰是相公旧好。今日特陈小酌。聊叙情悰。早间已着人去请。此时想来也。玲珑。你看裴妈妈裴兴娘到来。卽便通报。〔小丑〕晓得。

【鹊桥仙后】〔丑上〕天涯相聚喜相招。〔旦上〕歎往事不堪提起。

〔相见介丑〕二位夫人。今日呼唤我娘女两人。不知有何话说。〔贴小旦〕连日多有简慢。今日特具一杯。屈过少敍。〔丑〕多承夫人美意。只是老身终日想。飮酒不下。如何是好。〔贴小旦〕休得愁烦。玲珑取酒过来。〔衆把盏介〕

【忆多娇】〔贴小旦〕你归有日。休怨忆。尊酒相邀情更密。况与我夫君爲旧识。暂时栖息。暂时栖息。愧我蜗居陋室。

【前腔】〔丑旦〕知甚日。兵燹息。山缥缈云树隔。幸托高居聊寄迹。〔贴小旦〕且宽愁寂。〔丑旦〕怎宽愁寂。深感娘行悯惜。

〔末上〕欲传青鸟信。先寄綵云笺。自白璧是也。蒙相公差囘。迎取二位小夫人。这裏已是自门首。不免迳入。有人么。〔贴小旦〕玲珑。外面有人说话。你去看来。〔小丑〕是那个。呀。白璧哥。你囘来了。待我去禀知二位夫人。〔进介〕白璧在门外要见。〔贴小旦〕着他进来。〔末进见介〕相公爲谏言忤旨。谪宦江州。特差小的囘来。迎接二位小夫人。画船已在河下了。有书奉上。〔贴小旦〕相公又谪宦在江州了。〔丑旦〕有这等事。〔贴小旦〕取书上来。旣如此。你且在外少待。待我看了书。与裴妈妈裴娘相别了。然后收拾起程便了。〔末〕晓得。河下暂停兰棹。江干专候鱼轩。〔下贴小旦看书介〕

【一封书】传书与二姬。谪江州倍惨悽。从别后岁馀。梦遶深闺思欲飞。早整行装来任所。免使覊人望眼迷。两相随。莫相违。草草缄封带泪题。

相公书中之意。要我二人早去。今日就收拾起程罢了。只是妈妈与裴娘在此。不得陪奉。如何是好。〔丑〕夫人好说。〔旦〕二位夫人在上。奴有一言相吿。当初在京时。原与相公有约。前日青衫已送还夫人。夫人旣往任所。奴欲随侍同行。重见相公一面。不知尊意如何。〔贴小旦〕长途寂寞。挈伴同行。有何不可。〔丑〕二位夫人。这个断然使不得。老身只有此女。支持门户。都在他身上。前日有个浮梁茶客。肯出千金娶他。老身尙在迟疑。他若去了。教老身依靠何人。〔旦〕母亲。你若不肯放我去。我就在。也决不接客。一心守着白相公便了。〔丑〕阿呀。贱人。羞也不羞。白相公旣在那裏做官。难以娶你。况且有二位夫人在上。闻得此位夫人善歌。此位夫人善舞。你便晓得两曲琵琶。又是北调。白相公好南的。你这个琵却琶不上了。就去也没干。〔旦〕母亲说那裏话来。我一定要去。断不依你。

【鬭黑麻】〔丑〕这贱人敢来与咱挺执。〔贴小旦〕妈妈请息怒。这是好事。你成就他罢。〔丑〕我貌丑年衰穷途吿急。伊若去转忧悒。门户凄凉。敎谁取给。〔旦〕母亲。你与我同去了罢。〔丑〕我淹淹气息。路途怎惯历。贱人。白相公是贵显名公。谁爱你烟花贱质。

【前腔】〔旦〕虽不敢与凤侣鸾俦拟匹。怎做孤鸳中途散失。担不住红袖溼。倘若他心恋绨袍。我誓无他适。二位夫人。相劝一相劝。〔贴小旦〕妈妈。你还与令爱同行便了。〔丑〕我淹淹气息。路途谁惯历。贱人。二位夫人是豔蕊琼葩。怎比你烟花贱质。

〔贴小旦〕裴娘。我们再三苦劝。你妈妈执意不从。欲待要处些财礼。与你赎身。又一时未便。你且在我房子裏住下。待我们到江州。与相公说知。另差人取你便了。〔旦〕多谢二位夫人。〔丑旦〕我娘女两人。在此打搅。还当送夫人一程。〔贴小旦〕不消送。就此拜别了罢。

【哭相思】〔丑旦〕两地相思苦挂牵。临期执手泪澘澘。〔贴小旦〕可怜又是孤舟别。〔合〕垂首无言去住难。

〔丑旦下贴〕玲珑。分付白璧。就此起程。〔小丑〕白璧哥。夫人就要登舟。快唤舟子打扶手。〔末同船上〕兰舟扶浪浅。锦缆映霞明。请夫人上船。〔上船介〕

【淘金令】〔贴小旦〕澄波泻影。画鷁随流转。绿荷泛水。翠盖擎珠浅。江水江风。香肌无汗。〔贴〕妹子。我与你呵。幸喜长途爲伴。囘首山。斜阳又隔陇树烟。远别已经年。深闺魂暗牵。重整欢娱。重整欢娱。舞裙歌扇。

夷犹青雀舫。萧瑟白苹洲。

遥指江州路。云阴天际浮。

第二十二出茶客娶兴

【山查子】〔淨上〕买笑且挥金。得意图佳耦。卖俏逞风流。整顿巾和袖。

刘员外是也。连日在裴兴奴走动。他嫌我衣帽不整齐。面庞不俏丽。我虽下许多帮衬。他全然不理。如今的袖儿窄窄。帽儿圆圆。一嘴鬍鬚去了半边。这也看得过了。难道也不留我。只是一件。他旣有了那老白。总然留我。一定也不放在心上。不若将千金娶囘爲妾。到了我裏。就由得我了。怕他不从顺我。前日妈妈已有见允之意。不免再去与他商议。此间已是裴妈妈裏了。有人麽。

【前腔】〔丑上〕覆雨共翻云。不怕颜儿厚。佳客到堂前。敛袵相迎候。〔相见介〕

呀。员外。前日多有简慢。〔淨〕好说好说。打搅。〔丑〕阿呀。员外。你今日一发打扮得俏丽。越越标致了。好巾帽。好衣服。鬚也恰像少了些。却是爲何。〔淨〕妈妈。被你女儿弄得做脱鬚了。〔丑〕员外。不是脱鬚。〔捋鬚介〕咦。其然岂其然乎。〔淨〕休得取笑。妈妈。小子有一句话儿奉吿。〔丑〕员外有何见谕。〔淨〕妈妈。我在你令爱跟前。十分帮衬。只是不理。意欲将银千两。娶归爲妾。他旣在我。也只得顺从我了。妈妈。你的意如何。〔丑〕员外。老身只有此女。本是割捨不得。员外旣有千金。也只得割爱了。〔淨〕多谢妈妈。只怕令爱不肯。如何是好。〔丑〕员外。老身做主。怕他不从。〔淨〕妈妈。

【玉胞肚】姻缘辐辏。喜红妆牵丝翠楼。赎蛾眉不惜千金。论风流肯落人后。操持箕箒抱衾裯。且载扁舟事远游。

【前腔】〔丑〕章台折柳。喜柔枝春风逗留。总黏成一段风流。愿百岁常相厮守。相看匹鸟在河洲。河汉今宵会斗牛。

员外请坐。待我唤他出来。兴奴那裏。快来。〔旦上〕终朝拭泪频。肠断爲情亲。无限伤心事。含羞嬾向人。母亲万福。〔丑〕我儿。刘员外在此。过来见了。〔旦〕母亲。我心上有事。你只管来胡缠。〔相见介旦背白〕惹厌的东西。〔丑〕你看。又来使性了。我且不打你。我对你说。你平日只想从良。虽是守着那白相公。他又杳无音信。这也是徒然了。今日刘员外将银一千两。要娶你爲妾。你从了他。也了得你终身之事。却不是好。〔旦〕孩儿与白相公原有旧约。况且刘员外是个爲客的人。贩夫俗子。教我怎生伴着他。我就死也断不嫁他的。〔丑〕我做娘的得了银子。难道罢了不成。你惯在娘面上使性。我便奉答了这一遭儿。你也不要怪我。快些梳妆。员外。我和你到外面去兑了银子。就要他下船去罢。〔淨丑下旦〕娘。我是你亲生的女。你全无骨肉之情。今日千鄕万里。把我嫁与这个茶商。闪得我好狠毒也。事出无奈。我也只得权且从他。那厮若来犯我。我到前途寻个自尽便了。

【山坡羊】急煎煎雨僝云僽。怨寥寥粉消红瘦。虚飘飘如逐浪浮鸥。眼巴巴盼不到的文鸳耦。泪暗流。孤身不自由。红颜薄命。薄命从来有。谁似今朝落人机彀。含羞。又抱琵琶过别舟。难留。不是寃不聚头。

〔淨丑上〕柳外促归航。花前逞豔妆。仙源今有约。天遣会刘郞。船已在河下了。妈妈。快请令爱上船。〔丑〕我儿。我只爲孔方兄。断送亲生女。少不得要去的。就此拜别了罢。

【临江仙】〔旦〕击破菱花半面。那堪目断江州。天涯沦落下场头。出门烟水阔。漂泊倩谁收。〔淨扯旦下丑弔场〕我那儿。你掩泪含羞辞别去。似飞花逐水悠悠。萧萧孤影向谁投。倚门空怅望。肠断楚江秋。〔下〕

第二十三出蛮素至江

【鹊桥仙】〔生上〕明光奏赋。石渠侍讲。委珮凤皇池上。一封朝奏谪江鄕。喜官舍面山虚爽。

〔眼儿媚〕烟草萋萋。小楼西。两行疎柳。一丝残照。数点鸦栖。春山碧树秋重绿。人在武陵溪。无情明月。有情归梦。同到幽闺。我前日差白璧囘去。取蛮素二姬。爲何去久。还不见来。好生放心不下。

【解三酲】想枫宸昔年立仗。效葵忠敢上封章。不道龙鳞难逆遭黜降。喜青山正对黄堂。只是寂寥夜雨芙蓉帐。冷淡秋风烟水鄕。〔合〕遥相望。岂忍使凤帏人老。云冷巫阳。

待蛮素二姬到来。我且把裴兴奴的事对他说。试他一试。

【前腔】想那日东郊欢畅。喜褰帘邂逅裴娘。与他并头交颈沙堤上。应不羡两两鸳鸯。想当初柔情绰态相亲傍。到如今水驿江程去路长。〔合前〕

【生查子】〔贴小旦小丑末同上〕千里泛长江。经月同官舫。更喜到名邦。歌舞陪新赏。

〔末报相见介贴小旦〕相公一向好么。〔生〕好。〔指贴云〕你也好。〔指小旦云〕你爲何腰肢越瘦了些。〔小旦〕这两日身子有些不好。〔生笑介〕如今来了。就好了。我且问你。你二人来。路上风景如何。〔贴小旦〕风景甚好。一路都是青山。〔生〕这青山你们到得饱看了。〔贴小旦〕不但饱看。且被我带在包裹裏来了。〔生笑介〕青山怎麽带得在包裹裏来。〔贴小旦〕相公不信。待我取来看。玲珑。你去取那青衫出来。〔小丑〕青衫在此。〔贴小旦〕相公。这青衫也曾见来麽。

【太师引】〔生见惊介〕顿惊惶这旧物浑无恙。悲坠屦难禁感伤。觑亡簪使人惆怅。歎蝇头蜗角空忙。受尽了许多风浪。转敎人心旌遥颺。这件青衫。是我失落在京师的。路迢迢何缘到你行。〔小丑诨介生〕早难道风吹云捲入兰房。

【前腔】〔贴小旦〕有一个绯衣仙子来相访。〔生沉吟介〕非衣。〔贴小旦〕他挟青衫掷还阮郞。〔生〕什么阮郞。〔贴小旦〕有个元在傍边的。他又曾与刘郞相傍。访天台同渡石梁。到如今人间天上。闪得人粉凋红丧。减芳容啼痕两行。诉不尽别来牛女做参商。

〔生〕说话有些跷蹊。且不明白。你可实对我说。〔贴小旦〕相公。你且实说。这件衣服。失落在那裏。我们纔说。

【前腔】〔生〕东郊曾访平康巷。遇佳人流连夕阳。爱红妆琵琶嘹喨。解青衫典却琼浆。〔贴小旦笑介〕说起琼浆。却是裴航的故事了。〔生〕到如今音容绝响。也只爲干戈扰攘。断鳞鸿天各一方。多应是眼前物在人亡。

〔贴小旦〕是实说了。我们也实说了罢。当时裴兴奴母子呵。

【前腔】避兵投止方鞅掌。相怜惜借居左廊。出青衫把眞情说向。反敎人寸断柔肠。相公相公。他爲你受万千磨障。狠娘行罗钳吉网。眼见得凌辱数场。爲千金要将他远嫁浮梁。

兴奴守志。不肯接那浮梁茶客。他母亲使起性来。对茶商说。你出得千金。就卖与你罢。左右在也不肯接客。那茶商已允。我来时。已闻得将成事。兴奴不肯。要与我们同来。又被他母亲毒打一场。我们愿典衣饰赎他。又不勾数。因此只得撇了他。我们自来了。相公可上紧救他纔好。

【前腔】〔生〕听伊言使我添悽怆。这时节有谁主张。兴奴兴奴。遣不去杀风景的业障。打不上影儿裏情郞。冷淡却梅花孤帐。祗落得梦魂劳攘。白头吟难禁那厢。题桥客怎生忘了凤求皇。

如今罄我宦囊。不上一二百金。怎生是好。〔贴小旦〕奴二人的钗梳。都凑在裏头。也有二三百金之数了。待他母亲送了兴奴来。再找他也不妨。只是相公就该差人去。〔生〕你们进去收拾东西起来。待我写了书。幷将这青衫寄去爲证。连夜就差人去。〔小丑对贴小旦背云〕玲珑看起来。你们二位到是鹘突的。方才到衙。如何又要去娶那裴娘。如今一时高兴。倘然取将来。樊娘烦恼起来。蛮娘又蛮将起来。那乐天相公就不乐了。不如把玲珑做了一个通房。又省了银子。却不是好。〔贴小旦〕胡说。

一番淸话总关心。急遣人归寄好音。

但愿应时还得见。须知胜似岳阳金。

第二十四出娶兴人至

【双劝酒】〔末上〕西风渐紧。长途劳顿。因求丽人。特传芳信。频盼望故国烟云。怕夕阳又近黄昏。

是白相公差囘来娶那裴娘的。迤逦行来。已是门首了。闻得裴妈妈就在我房子裏住。此间想必是了。不免叫一声。有人么。〔丑上〕孤苦方爲苦。贫未是贫。自从我女儿出去。他鄕独处。鬼也没得上门。今日是谁来相访。莫不是我女儿有信囘来。待我开门去看。〔开门介〕呀。白大叔。又囘来了。下顾老身。有何话说。〔末〕俺相公因二位夫人说了你令爱的好意。故此特差我囘来。要娶你令爱。这银子三百两。聊爲财礼。青衫一件。寄与裴娘爲表照的。妈妈。请收了。〔丑〕大叔不要说起。我那女儿自从你相公别后。终日思想。不肯接客。异鄕流落。生意萧条。只得把我女儿。嫁与浮梁茶客刘员外去了。大叔起劳你。多多禀上相公。望乞恕罪。银子青衫。大叔原自收了去。〔末〕妈妈。你女儿嫁了人也罢。只是辜负了我相公一片好心。怎么了。怎么了。〔丑〕大叔。我那女儿呵。

【好姐姐】他念青衫难忘旧恩。奈别后杳无音信。门前冷落只得嫁与人。〔合〕堪怜悯。天涯飘泊凭谁问。似水上浮萍陌上尘。

【前腔】〔末〕相公呵。念青楼薄倖可嗔。仗青衫特来求聘。奈章台柳色在别处新。

〔合前丑〕大叔。老身久在此打搅相公府上。如今干戈宁静。卽日囘到长安去了。不得叩谢相公与二位夫人。你替我多多禀上。待相公钦召到京。老身自当叩见。大叔。多有劳了。多简慢了。〔末〕好说。就此别了。

劳君千里苦奔驰。无奈娘行见识迷。

夜静水寒鱼不饵。满船空载月明归。

第二十五出乐天赏花

【画堂春】〔生上〕山迢递隔秋云。天涯谁念孤臣。〔贴小旦小丑上〕秋烟一抹远山匀。翠黛含颦。

〔浣溪沙〕〔生〕露冷风淸又杪秋。梦归思旧两悠悠。一官何事苦淹留。〔贴小旦〕你在异鄕须自遣。閒愁休得恼心头。且将歌舞答淸幽。〔生〕小蛮樊素。我谪居在此。沦落无聊。往娶兴奴。又无音耗。好生闷人也。〔贴小旦〕相公。你赐环有日。还珠可待。且自开怀。不须烦恼。奴二人。见秋花烂熳。风日淸嘉。特具一杯。以供玩赏。不知相公意下何如。〔生〕如此却好。〔贴小旦〕玲珑取酒过来。〔小丑〕酒在此。〔贴小旦递酒介〕

【集贤宾】〔生〕秋花点点浥露芬。绕碧砌苔茵。菊散丛金莲坠粉。喜寒葩似带馀春。繁华易陨。恐青女又侵青镜。〔合〕心自忖。拚取绿醑青尊同引。

【前腔】〔贴小旦〕秋风隐隐入座馨。更秋色宜人。把豔舞娇歌还再整。奈感时溅泪伤神。金风渐紧。怕玉露又催霜信。

〔合前生〕你二人久疎歌舞。今日歌一曲舞一囘何如。〔贴小旦〕奴正有此意。〔生〕玲珑取象板过来。

【猫儿坠】〔贴〕梁州低按。袅袅动芳尘。白雪飞扬遏彩云。樱桃一颗缀朱脣。含颦。看尊前扇底。逸韵生春。

〔生〕玲珑取舞裀过来。〔小旦舞介〕

【前腔】〔合〕霓裳曲按。恰称小腰身。瓣落金莲不动尘。迴旋宛转逐行云。轻盈。似盘中掌上。逸态生春。

【尾声】浮沉宦迹何须问。〔贴小旦〕况对此姸芳佳酝。〔生〕酩酊浑忘客裏身。

玲珑。撤过了酒罢。〔末上〕姻缘姻缘。事非偶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间已是官衙门首。不免迳入。〔见介生〕白璧。你囘来了。此事成否如何。〔末〕小人一到裴妈妈。就把银子青衫送与他看。说相公要娶裴娘。特差我囘来。那妈妈说道。近来生意萧条。相公又无音信。数日之前。将裴娘已嫁与浮梁茶客去了。这青衫与银子俱在此。〔生〕收了。你自迴避。〔末应下〕

【朝天子】〔生〕一夜西风忽报秋。争奈鲲絃断。鸾镜羞。封书空往倩谁收。似沉浮。枉敎人目断青楼。这盟言怎酬。这盟言怎酬。

【前腔】〔贴小旦〕无奈姻缘不到头。可惜他辞条蚤。逐浪浮。须知冰炭自难投。苦覊留。待寻消问息无由。使傍观泪流。使傍观泪流。

功名情事两蹉跎。欢乐番成怨恨多。

遇飮酒时须飮酒。得高歌处且高歌。

第二十六出刘白谒元

【喜迁莺前】〔小生从上〕皇华丹诏。看使节凌风。卿云开道。破浪乘潮。片帆摇曳。匡庐指点非遥。

〔虞美人〕潮生潮落何时了。断送行人老。消沉万古意无穷。尽在长空澹澹鸟飞中。海门几点青山小。望极烟波渺。何当驾我以长风。便欲乘桴浮到日华东。自元稹是也。自从梦得出守江州。乐天谪爲司马。相知日远。梦寐爲劳。如今幸得奉诏。安抚江南。路从江州经过。当得与二君晤面。适才已打报子去了。你看庐山在望。眼见得是江州地方。叫左右。〔衆介〕与我捲起这帘儿。待我盼望一囘。

【孝顺歌】匡庐近。瀑布高。银河半落界紫霄。五老倘相招。云松未可巢。香炉日照。秀色氤氲。芙蓉缥缈。虎溪旧约难寻。莲社从谁讨。追惠远。忆谢陶。那风流颇同调。

且下了帘儿。把舱门闭上。待我下舱。少息一囘。分付稍水。一到江州。便泊了船。看有客相访。卽便通报。〔衆应介暂下〕

【喜迁莺后】〔外生从上〕闻道故人来到。还须相访相邀。期登眺。几年分袂。暂慰同袍。

〔衆〕此间已是元爷船了。〔生外〕左右快通报。〔衆报介相见介生〕忆昔思君与君处。金鸾殿裏凤楼东。〔小生〕今日逢君在何处。庐江烟水画桥中。〔外〕皇情未使恩波极。日暮楼船更起风。〔坐定介小生〕乐天前日出京时。小弟大病。所以不能奉饯。止在枕上口占一诗。寒灯无焰影幢幢。此夜闻君谪九江。垂死病中惊起坐。暗风吹雨入寒窗。〔外〕好诗。听之使人酸鼻。〔生〕小弟到任后。曾有一函奉寄。不知曾到否。〔小生〕书到后。小弟又有一绝道。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生〕二诗都不曾领教。〔外〕此二诗乐天虽未见。外面已传诵矣。

【啄木儿】〔小生〕契阔久。梦寐劳。孤影幢幢歎寂寥。紫薇省自直通宵。未央宫漫忆同朝。分飞鵷鹭俱难保。纵横燕雀何足道。落得税驾江干驻使轺。

【前腔】〔生〕盟鸥鸟。别凤毛。曾托双鱼寄木桃。愧一枝暂寄鹪鹩。喜交知万里扶摇。行看健翮登枢要。〔小生〕想乐天不久亦当内召。〔生〕赐环敢望仍归赵。结绶空谈朱与萧。

【前腔】〔外〕承风调。附雅骚。待罪名邦景物饶。媿蒲鞭未化江皋。祇落得抚字心劳。彤廷路阻绝音耗。画船喜得追欢笑。且满泛金尊把旅况消。

乐天。我与你轮番设讌。须留微之淹留数日。方展此情。〔生〕正是。明日携具于庐山草堂一坐如何。〔小生〕钦限颇近。明日早发矣。如今还有些事。不得扳留二兄。待我午间事完。薄暮可来舟中一敍。乘月而散。却不是好。〔生〕微之旣如此说。今晚且携具同来再聚。

一江秋色满篷牕。故旧相逢喜欲狂。

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鄕。

第二十七出兴拒茶客

【步步娇】〔旦上〕恹恹鬼病难消遣。捱不了相思限。〔内撞钟介〕呀。又早钟声到客船。长夜无眠。业债前生欠。〔淨醉上〕我乘醉欲追欢。只恐阳台咫尺如天堑。

此间已是我的船了。不免跳上去。呀。兴奴姐。你还不曾睡。想是等我么。〔旦〕不识羞。那个来等你。〔淨〕兴娘。你在我船上。将及两月。从不曾与我同睡。今夜酒兴发作。一定要好一好了。〔旦〕不知那裏喫醉了。烂酒臭。闪开些。〔淨〕我的娘。没奈何。旣在我裏。难道罢了不成。一定要好一好。〔旦推介〕

【玉交枝】你休纒休恋。强将来原非夙缘。孤鸳野鹜难爲伴。空敎人背地熬煎你终朝沉醉口流涎。蛮声獠气村郞面。〔作苦介〕这覊愁似离琴断絃。这牢笼似失林槛猿。

【川拨棹】〔淨〕你空嗟怨。絮叨叨还将口钳。费黄金只爲红颜。费黄金只爲红颜。欲相亲翻来见嫌。你再推辞看我拳。再推辞把鬓撏。

【尾声】〔旦〕自怜薄命身轻贱。〔淨〕何日方谐缱绻。〔旦〕员外。你若再来缠我呵。拚取微躯赴九泉。

〔旦作关舱门下淨弔场〕阿呀。你看这贱人这等可恶。我将千金娶他。他一心只恋别人。把舱门闭上。竟自去睡了。好恼好恼。〔小丑上〕自不整衣毛。何须夜夜嚎。员外。半夜三更。爲何在此发恼。〔淨〕这小厮你不晓得。〔小丑〕员外。你不要瞒我。我都晓得了。〔淨〕你晓得什么。〔小丑〕员外方才乘其酒兴。要与兴奴姐那话儿。他执意不从。故此在这裏嚷闹。〔淨〕便是。这等无礼。可恶得紧。待我打开了舱门。拿他出来。打他一顿。方释我的气。〔小丑〕员外。你且耐心。我当初劝你不要讨他。你就说我喫醋。反駡我起来。如今费了许多心。淘了许多气。兀自不得到手。着甚来由。如今夜已深了。酒已醒了。他又睡了。门又关了。前面江边酒楼上多少妓者。也有弹的。也有唱的。何不到那裏自乐一乐。别他娘十日半月。他熬不得了。少不得要上手。〔淨〕此计甚妙。正是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去去去。〔下〕

第二十八出坐溼青衫

〔旦抱琵琶上〕影似白团扇。调谐朱絃琴。一毫不平意。幽怨古犹今。奴方才闭上舱门。拒绝那厮。且喜他使性。上崖去了。如今再上船头消遣一囘。你看江深夜静。月冷风淸。好凄惨人也。前日闻得白相公谪宦江州。此间正是江州地方了。咳。只在一处。不能勾厮见。好苦呵。稍水那裏。〔丑扮船上〕随风倒舵。顺水推船。裴娘有何分付。〔旦〕稍水。你把这船头对着月色。就泊在这芦花岸边。待我把琵琶自弹一曲。〔丑诨下旦〕碧海青天无限恨。等閒拭泪付琵琶。〔弹介〕

【新水令】鲲絃铁拨紫檀槽。断送许多年少。空林惊宿鸟。幽壑舞潜蛟。切切嘈嘈。写不尽相思调。

【步步娇】〔生外末小丑挑酒罍上〕荻花枫叶秋容老。祖饯浔阳道。山低月已高。挈榼提壶。且须倾倒。〔末〕此间已是元爷船了。〔外生〕快通报。〔末〕稍子打扶手。〔淨稍子上〕是那个。〔末〕刘爷白爷下马。〔淨〕老爷有请。〔小生上〕独坐正无聊。主人下马刚来到。

快请上船。〔相见送酒介换冠服生内穿青衫介〕

【折桂令】〔旦〕恨悠悠粉褪香消。怅忆仙郞梦绕魂劳。想他们别恋多娇。〔生外〕微之请一杯。那裏琵琶声响。〔旦〕他有樱桃素口。杨柳蛮腰。抛闪得人牛马同槽。他昏腾腾酗酒餔糟。眼睁睁受尽煎熬。〔生〕弹得好。微之再请一杯。〔旦〕到头来风月场空。那些儿云雨峰高。

【江儿水】〔外小生〕逸调来云表。淸声彻斗杓。似湘灵鼓瑟江干晓。似临邛夜弄求凰操。〔生听介〕好怪好怪。宛然是裴兴奴的指拨。〔拭泪悲介〕他穿帘入溷俱难料。谁共篷窗孤棹。暂且停桡。试问玉人消耗。

左右的。你把船移近那船。问他是什么船。〔问介丑〕我们载的是浮梁茶客。〔囘话介生〕你就问那弹琵琶的可是裴兴娘。〔衆问介旦作惊介〕他爲何晓得我。我正是。问我怎么。〔衆〕果然是。〔生〕我说是了。快请过船来。〔衆请介旦〕我已从了良。不好过来。〔生〕与他说。我是白乐天。〔衆传说介旦〕旣是他在船裏。我就过来了。〔过船相见介生拭泪介〕我说是他。

【雁儿落带过得胜令】〔旦看介〕岂忍见休文减带腰。岂忍见宋玉悲秋貌。〔生〕你可认得这件青衫么。〔旦〕重提起典青衫酒价高。免不得掩红妆把琵琶抱。〔生〕你爲何就嫁了人。〔旦〕恨娘行把我一时抛。付茶商把箕箒操。也不管参商和卯酉。逼勒咱鸾枝作鹳巢。〔生拭泪介外〕乐天爲何只管堕泪。你的青衫尽溼透了。〔小生〕连我们也要堕泪起来了。〔旦〕延烧。死灰然祅神庙。蓝桥。爲风波败久要。爲风波败久要。

【侥侥令】〔生〕一番新懊恼。几载旧根苗。〔外小生〕邂逅相逢如天造。怎忍似弃言的解佩要。弃言的解佩要。

【收江南】〔旦〕呀。算将来生死是今宵。〔外〕可惜已嫁人了。〔旦〕那筹儿都休道。二位大人。没奈何要与奴做一个主。须敎我断絃再续藉鸾胶。休疑虑章台杨柳折长条。望相怜旧交。望相怜旧交。纵春山淡了尙堪描。

【园林好】〔外小生〕敎坊中声名久标。便于归须从俊髦。出幽谷正宜及早。从今夜好迁乔。从今夜好迁乔。

〔小丑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娘子在那裏。不好了。员外大醉。落在江裏了。〔内〕娘子遇了一个旧相识。在座船上。请过去弹琵琶去了。〔小丑过船报介外〕旣然如此。明日着地方与他打捞尸首。棺殓载囘便了。〔小丑〕请娘子囘船裏去。〔外〕胡说。裴兴奴係官妓。名在教坊。你们庶人之。如何娶得他。如今就把他留下的衣饰。当他财礼退还你。兴奴自应在此値应。不得前去。〔小丑介〕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瓦上霜。〔下外〕如今兴奴已归乐天。我们就差人送他到衙裏去罢。〔生对外小生背云〕兴奴已作商人妇。恐怕使不得。〔外小生〕乐天。你生平大节不亏。官箴无玷。就有些风流罪过也何妨。〔生〕旣如此。唤从人取乘轿来。送囘衙去。〔衆〕此处没有轿。请老爷少待。须要到城裏去取来。〔小生〕旣要等轿子。何不取酒来再飮几杯。再弹一曲如何。

【沽美酒带太平令】〔旦〕谢阳侯斩鸱鴞。谢阳侯斩鸱鴞。赖恩相续鸾胶。你把今夜琵琶付彩毫。一字字继离骚。一声声彻云璈。一句句完璧归赵。朋友们千杯欢笑。夫妻们五花官诰。儿曹红绡紫绡。总只是朝云暮潮。呀。总不如百年谐老。

〔衆〕轿子来了。〔旦〕奴就此拜谢二位大人。〔外小生〕且不要谢。明日还要来奉贺。〔旦〕乍逢浑似梦。相见反成悲。〔下〕

【尾声】〔外小生〕登堂拜贺须明早。〔笑介〕乐天。他久旱逢甘在此宵。须暂时落后那杨柳樱桃。

姻缘簿上喜和同。恩怨遥传指拨中。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第二十九出裴兴归衙

【出队子】〔从持灯引旦上〕从前幽怨。从前幽怨。一曲琵琶续旧缘。归途灯火接寒烟。指点官衙葱蒨间。似旧燕归巢双语簷前。

〔从〕已是衙门首了。〔旦下轿从扣门介贴小旦小丑上贴〕昨日喜时闻鹊喜。〔小旦〕今宵灯下拜灯花。〔贴〕妹子。连夜灯花结蕊。此时深夜扣门。不是相公送客囘来。一定是裏有人到了。〔小旦〕是。玲珑开门去看。〔小丑开门介〕是那个。〔从〕是一位女客在此。老爷送囘来的。〔小丑〕到是一位娘娘。阿呀。到有些面熟。〔看介〕是裴娘。如何到在此间。〔诨介〕夫人。裴娘在此。裴娘。夫人在此。裴娘。裴娘。且来陪我们夫人一陪。正好。正好。待我闭上了门。〔相见介贴小旦〕果是裴娘。爲何到此。〔旦〕二位夫人请上。待奴拜禀。

【锁南枝】匆匆别各一方。漂流此身无主张。毕竟嫁浮梁。孤舟烟水鄕。新声奏旧话长。奴在月下停舟。偶把琵琶消遣一囘。不意相公正在江边送客。听得是奴的指拨。相邀过船。感旧兴悲。青衫泪溼。那时节有人来报。茶客酒醉溺死。相公就赎我囘来了。续前缘眞不枉。

【前腔】〔贴小旦〕从别后泪两行。音容阻隔路渺茫。邂逅水云鄕。似文鸳逐雁行。移莲步入画堂。再相逢喜相傍。

【天下乐】〔生末上〕迁客逢秋倍黯然。那堪送客楚江边。琵琶一曲溼青衫。始得鸾胶续断絃。

〔末〕此间已是衙门首了。〔扣门介〕开门。相公囘来了。〔小丑开门介贴小旦〕相公爲何归迟。裴娘已在此了。〔生〕兴奴。你到了几时了。〔旦〕方才到的。相公请坐。待奴拜见。〔拜介〕奴脱迹烟花。得操箕箒。不胜荣幸。〔生〕兴奴。破镜再合。去璧复还。深爲可喜。你与他二人可曾见礼。〔旦〕还不曾行礼。〔生〕就此行礼罢。〔三旦交拜介贴小旦〕相公。自古道新娶不如远归。今日相公与裴娘又是新娶。又是远归。乐可知矣。况秋宵正长。我们备一榼子来。与裴娘灯下坐一囘如何。〔生〕夜已深了。不消了。明日坐罢。〔贴〕相公。你忒性急了些。〔小旦〕姐姐。知趣些罢。〔贴〕旣如此。我们先进去睡。玲珑你看茶来。与裴娘喫。〔小丑〕裴娘听得茶字。头也是疼的。如今在白来。只喫些白滚汤罢。〔贴〕胡说。解道新知乐。〔小旦〕今宵且让伊。〔做转身介〕相公。明日有贺客来。又要喫酒。早些起来。〔小丑〕不是喫酒。是喫醋了。〔小旦〕唗。〔同下生〕兴娘。我与你灯下再坐一坐。把别来心事。试讲一番如何。〔旦〕如此甚好。

【江头金桂】〔生〕自那日春郊游访。爲封章谪此邦。无奈纵横豺虎。折散鸳鸯。把恩情都撇漾。受尽了多少凄凉。喜得青衫无恙。到此新愁顿减。旧愿须偿。浔阳今番作楚阳。賸把银缸照取。賸把银缸照取。玉容偎傍。谩商量。只落得感旧春如梦。惊心喜欲狂。

【前腔】〔旦〕也只爲风尘业障。苦相思在两鄕。经几度蘼芜春望。暗惜年芳。歎萍踪无倚仗。谁承望剩粉残香。番做了珠还掌上。幸遇今宵欢会。打曡柔肠。他鄕恍疑归故鄕。虽是青山黛浅。虽是青山黛浅。眉尖愁放。谩论量。相公。你还该到二位夫人那裏去。休落了宛转歌喉细。■〈遍〉跹舞袖长。

〔生〕夜已深了。我和你去睡罢。〔携手介〕

今宵相遇岂寻常。苦把相思诉一场。

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第三十出乐天蒙召

【风入松】〔外小生引从上〕昨宵邂逅豫章城。向秋江饯别长亭。听冰絃嘹喨传邻艇。喜旧爱重谐堪庆。向衙斋联镳共行。停征盖。暂逢迎。

昨晚相期。同贺乐天。此间已是他官衙了。左右的快通报。〔报介〕

【前腔】〔生上〕天涯沦落不胜情。幸江津重遇娉婷。梦囘巫峡魂难定。闻故友朝来相庆。且开尊相邀共倾。候下榻。喜逢迎。

〔出迎相见介小生外〕乐天。昨宵裴娘之事。可谓奇逢。二弟特来奉贺。〔生〕赖二兄玉成。未及造谢。敢劳先施。请坐了。〔小生〕小弟简书相迫。卽欲解维。不敢坐了。〔生〕旣到衙斋。岂有不坐之理。小设已具。略敍片时。幸勿见拒。白璧那裏。〔末上生〕你可传话后堂。唤玲珑请二位小夫人同裴娘出来。见了二位老爷。〔末应传话下介小生外〕这箇不敢。〔生〕通兄弟。相见何妨。〔贴小旦旦小丑同上〕大妇理青丝。〔小旦〕中妇饰蛾眉。〔旦〕少妇独无事。曲罢咏新诗。〔合〕上官何须起。安坐飮琼巵。〔相见介旦拜介〕多谢二位大人作主。不忘大恩。〔外小生〕好说。乐天。我们两个。也当得个媒人了。〔生〕多谢。正是月夜幸逢月老。〔小生外〕冰絃喜遇冰人。〔生〕玲珑。取酒过来。〔小丑〕有酒。

【催拍】〔生〕记当初周旋帝京。幸今日重逢友生。攻破愁城。拭拂啼痕。打曡心旌。几载暌离。百岁姻盟。〔合〕盍簪处且缓王程。三妇豔。二难幷。

【前腔】〔小生外〕喜一朝重谐旧盟。况契合金兰并馨。看新欢故情。杯酒盘桓。秉烛烧灯。妙舞娇歌。语燕啼莺。

〔合前末上报〕禀爷。朝廷诏书到了。〔生〕快排香案。〔丑扮官捧诏上〕

【探春令】九重纶綍映昭囘。捧天书特来宣召。

诏书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朕惟效力宣猷者。委质之大义。犯颜直谏者。尽瘁之忠贞。尔原任左拾遗今降江州司马白居易。偶因忤旨。谪谴江州。忠谠才猷。不忍终弃。兹特召爲礼部侍郞。兼翰林学士。赐绯衣一袭。仍佩紫金鱼袋。赞司邦礼。启沃朕心。尔其恪恭厥职。钦哉毋替。望阙谢恩。〔生〕万岁万岁万万岁。〔衆相见介〕天使大人请坐。〔丑〕王命紧急。不敢坐了。就此吿辞。〔生〕还请到馆驿中少住。〔丑〕一封来玉陛。千里促雕鞍。〔下外小生〕恭喜恭喜。〔生〕叨赖叨赖。兴奴。你过来。我虽荷君恩赐绯。青衫不忍轻弃。我他日归来。履道园中。香山社裏。还要穿他。好好收拾了。〔旦贴小旦〕足见相公不忘旧的意思。〔生〕二兄。小弟正在沦落之鄕。不意有此宠召。主上之恩。何以报答。

【大环着】〔合〕感吾皇宠召。感吾皇宠召。趋命还朝。绦节朱轮。紫泥丹诏。履舃重登廊庙。典礼春曹。金马玉堂仙。翰林淸要。齐钦羡欢增朋好。看衣紫腰金荣耀。遭昌运佐唐尧。位列夔龙。光分管鲍。

【越恁好】同声共倾倒。同声共倾倒。名誉冠时髦。满堂欢笑。金石交。凤鸾交。文章事业。风流才调。咫尺丹霄。浮云不蔽长安道。欢娱百岁同谐老。

【尾声】佳人才子从来少。荣辱升沉何足道。白雪还须续彩毫。

休论白傅与元郞。仕路从来是戏场。

一曲琵琶千古恨。翻令迁客有辉光。

青衫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