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琴心记

第三十一出~第四十四出

琴心记 | 作者:孙柚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银瓶梅

第三十一出文君信诳

【祝英台】〔旦上〕盼长天秋欲暮。哀鴈寥寥度。〔贴上〕绝塞云空。书断关山路。〔合〕怎当得玉笛飞声。碧梧零露。是晚庭移步。

〔旦〕合欢未已离愁继。相见无多会面难。〔贴〕只有春山消瘦剧。近来添得泪痕斑。〔旦〕孤红。自从归。虽蒙爹爹款待。只是想著长卿。无限烦恼。闻他对爹爹说。不日就囘。如何杳无音问。教人倚闾而望。好生愁闷也。你随我到爹行前去。央他遣人打探一囘消息。多少是好。〔贴〕这箇使得。小姐请行。呀。老相公已来了。

【谒金门】〔外〕人须养女。今日悔生儿。阀阅增辉人助喜。风流美壻。仙旌指日囘舆。

两日不见女儿。欲去看他一囘。呀。女儿到与孤红在此。〔见介〕女儿连日好么。〔旦〕爹爹如此慈爱。有何他忧。只是丈夫无信。欲求大人访问一囘。〔外〕我正有此意。叫卓然过来。〔末上〕卓然卓然。就到眼前。相公有何钧旨。〔外〕你到都亭中去。访问司马老爷边方消息。速来囘报。〔末〕要知边上信。须听驿中言。〔下外与旦敍寒温介〕

【唐多令】〔丑上〕机事关心不苦。忙到赚人头路。

在下梅盛林。承恩主唐蒙之命。来哄文君。因此妆一箇抄化军士。到他门首。未免高叫一声。有人问及。我就将机就机囘他。老爹奶奶。可怜梅盛林。抄化些钱财。〔末上〕咄。这抄化的不许在此喧嚷。〔丑〕院公。可怜流落军士。〔末〕且住。你是那裏来的。〔丑〕我随司马老爷往夜邛■〈〈束束〉上火下〉中。因他罪犯朝廷。下了蚕室。故此独自逃囘。〔末〕怎么下了蚕室。〔丑〕便是割去了那话儿。〔末〕咄。老爷不日就囘。你到胡说。还不走。〔丑〕还不走。还不走。文君听见难开口。总然有日放囘来。要紧东西全没有。〔下末报介〕相公。小姐。不好了。〔外旦惊介〕怎么说。〔末〕小人纔出门。撞见了一箇抄化军士。他说道司马老爷往边。爲因得罪朝廷。下了蚕室。故得逃囘。以此小人进报。〔外旦〕快去唤他转来。〔末应下外〕孩儿不要惊。待我自去问王大尹。〔旦〕全赖爹爹。〔外〕我就去了。〔下旦贴弔场哭介〕孤红。我夜梦不祥。不意有此信来。倘有这事。教我怎生下落。天呵好苦也。去年今日别君时。忍泪含羞一送之。不道关河烽火隔。等閒烧断合欢枝。长卿。长卿。不料你生平际遇。一至此乎。

【新水令】嗟哉夫子亶通儒。嗟哉夫子亶通儒。有雄才剑横奇技。又多能综衆书。慕前贤易相如。嗟落魄无侣。空游倦凤凰羽。

【步步娇】〔贴〕梁国去曾成子虚赋。毕了驷马高车志。追思旧好初。孔美雍容仰彼怜予。传绿绮。两心娱。怨知情却爲知音起。

【折桂令】〔旦〕因此上谢冰絃永托爲妃。藉淸樽不耻当垆。肯知道命也难扶。生年浅促。薄福自苦。竟撇我放不下中庭影孤。哭难招长夜魂阻。枉使凄恻。愿你在患苦须知。若这九原可从呵。我也愿成一箇夫妇每生死同墟。

【江儿水】〔贴〕枉笑著风流主好事非。恨书生穷遇终不济。负却弹琴当日意。抛闪得人也没由去。蓦地思量心碎。小姐。怎知他绿绮双调。今做了靑鸾孤处。

〔内云〕孤红姐。卓然在此囘覆。没处寻那抄化的军士。〔旦〕这军士果然不见了。没处讨一箇的信了。如何放得下。

【雁儿落】空步著鬱萋萋乱草枯。虚听著哀呖呖断鸿度。哭声儿呑不吐。痛魂也驰难赴。边上将军。你那裏果也不果是卓文夫。先惹得泪痕多。天呵。我这裏秋天暮。他那裏长夜徂。肯信道两下裏成牵顾。孤也么孤。今夜裏琐窗前哑哑啼夜乌

【侥侥令】〔贴〕相公旧情空记取。专房宠幸到今非。虽欲归来重事你。只怕你到春归人不归。春归人不归。

小姐。还有一虑。相公总然遇难。靑囊爲何不囘。〔旦〕便是。

【收江南】总然是马相如犯罪呵。今此信付糊涂。难道是靑囊不得上征途。归来说与信音乎。偏累我睁睁眼枯。偏累我睁睁眼枯。孤红。只恐怕靑囊担病死无辜。

〔贴〕小姐不必过哀。

【园林好】且踌蹰。眞言未知。漫追思。人言有虚。且待老相公囘来。便知分晓。但愿得逃军传误。纔免得两心孤。纔免得两心孤。

〔旦〕倘爹爹回来。又没有眞信呵。

【沽美酒】望天涯难觅夫。怨军士闪人孤。转眼风波当地多。今生命复孤。爹爹呵。是一箇狠心徒。是一箇狠心徒。谁念亲故。禽兽有同羣之顾。草木有连枝之素。他呵。淸波中泛起泥汚。打奴駡奴。呀。枉捱着几年虚度。

【尾】悠悠咽咽魂难措。迢迢远远音不赴。死死生生谁与顾。

〔贴〕小姐。下蚕室是何等罪刑。〔旦〕你不晓得。言之可羞。呀。爹爹来了。〔外上〕不闻天外信。难慰閤中情。女儿。方纔问王大尹。他尙不知。你不要愁烦。且到妹处散闷一囘。〔旦〕谢爹爹。孩儿身子不快。不去了。〔外〕明知心腹事。两下不开言。〔下旦〕孤红。你知爹爹之意么。〔贴〕不晓得。〔旦〕也罢。我也不去说破他。

独有春风恶劣。惯把娇枝吹折。

一发将花揉碎。问他怎生轻别。

第三十二出相如受绁

【骂玉郞】〔生上〕月裏嫦娥水上仙。隔了蟾宫影洛浦烟。人间天上久无缘。漫劳牵。去沉沉动别经年。问何事不还。问何事不还。只因路阻关山。待何时始旋。待何时始旋。说一句梦裏心言。得与你片时相见。也胜如今日。也胜如今日。边城万里。独受风烟。自熬煎。到如今欲囘难转。眞箇是到头来不由人便。

仗节边城自拊髀。勑书何事望来稀。朝中怕有奸雄在。不使书生衣锦归。叨蒙皇上重委。招安西域。擒取唐蒙。事虽定夺。但上表请旨。未见勑谕。淹留日久。事有可疑。况兼思忆文君。朝夕忧惧。未免先发靑囊囘。一待旨到。卽驰临邛便还。却不是好。靑囊那裏。〔丑上〕身在牂牁心在蜀。不知何日始归。吿老爹。有何钧旨。〔生〕取砚笔来写书。差你囘去。〔丑〕笔砚在此。〔生〕相如再拜小姐妆次前。

【前腔】忆昔轻分九月天。独自经溪峡上濑船。奔流一夜过千山。水潺湲。闷沉沉囘首频看。放不下你望眼欲酸。你望眼欲酸。放不下你病体多般。总君王见怜。总君王见怜。博得箇浅职微官。奈其间又多牵绊。靑囊。你去多拜上。自都亭驻节。自都亭驻节。你亲前嘱付。曾有心言。到今年。多应是欢喜还。休道是薄情人恩多成怨。

靑囊过来。还有心言对你讲。〔侧耳低言介末上〕一身都是胆。满口尽胡柴。自身陈奉便是。承恩主唐蒙之命。来哄相如。此间是他辕门。假妆一箇卖箭的。撞进去。自有话儿动他。军士们。要买好箭么。〔衆〕咄。不许喧嚷。〔末〕不打紧。你门老爷是我鄕里。〔生〕左右。甚么人喧嚷。拿进来。〔衆拿介生〕你是何人。敢来喧嚷。〔末〕爷爷。小的是临邛人。卖箭的。〔生〕旣是临邛。住那裏。〔末〕将军听禀。

【归朝欢】西郊外。西郊外九坞树前。〔生〕爲何到此。〔末〕闻得将军鎭此边。敢来望。敢来望贵眼一看。〔生〕这箭呵。我军中也用得。你可认得卓王孙么。〔末〕小人认得。近柏台书院。〔生〕他没有事么。〔末〕小人不敢说。〔生〕便说何妨。〔末〕听他小姐今受蹇。〔生惊介〕怎么受蹇。〔末〕一朝春谢花零片。〔生〕晓得小姐是那一箇。〔末〕想是将军旧有缘。

〔生哭介〕我妻。你若死了呵。教我

【前腔】何心去。何心去做箇好官。衣锦敎谁带笑看。终须去。终须去抚著你棺。哭得眼昏肠断。天呵。怨当初爲甚轻分散。早知长别无由见。且自相捱过一年。

〔末〕将军不必悲啼。却是小人有罪了。就此拜辞。〔生〕也罢。我箭亦不用了。赏你一两银子去。〔末拜介〕多谢将军。此言眞是箭。直使透肝肠。〔下小外上〕在朝无直士。专阃失忠臣。自亲承圣旨。来责相如。此间是他衙门。竟入则箇。圣上有旨。跪听宣读。皇帝诏曰。朕因夜邛诸国。爲唐蒙生事。因遣司马相如往彼招安。岂故违朕谕。多得西域金钱。致令诸国怨望。甚爲误旨。著彼处有司。卽使儖车解京。没其在官行资。不许梢经本处。钦此。〔生〕天使大人。相如有何负国。朝廷这等待我。〔小外〕将军不必怨怅。你功高望重。不久自明。

【前腔】虽则是。虽则是朝廷废贤。你功名著在边。应有日。应有日君王自怜。你勳名左则全。不见人生运命多迁变。世途成败无须怨。毕竟天心与保全。

〔生〕若像今日。做那官有何用。

【前腔】谁还愿。谁还愿鵷行豸冠。待漏趋朝万国天。谁还愿。谁还愿虎符豹冠。倚剑横衝万里烟。如今呵。沉沉宦海迷难转。拘拘利锁将人缱。战马嘶风自可怜。

〔外〕学生吿辞了。从今六月霜飞处。何日三年雨到时。〔下生哭介〕靑囊。你俏俏逃囘。访问小姐之信。若他不死。不要说这桩事。倘然死了。到上拜哭一囘。若相如有生还之日。这穷骨头左右和你葬一处。〔丑哭〕相公。小人去了。放心不下。怎生是好。〔生〕我儿。你不要啼哭。被人知道。连你也带住了。不如趁早去罢。〔丑〕好苦也。眼看惟恐去。魂断欲相随。到晚孤亭宿。哀哀哭向谁。〔下末〕可恨柔奸误人国。更将阴险害忠臣。自牂牁太守。闻朝廷有旨。著下官拿下相如。此必唐蒙设陷。然事出朝廷。岂敢有违。且去进见。〔衆〕牂牁太守见。〔生〕取小帽来。〔末进见介生〕郡守公。小生被谮。送入槛车。此古来常事。就将过来。〔末〕岂敢。〔生〕郡守大人。我只怨当初读书做甚么。

【大圣乐犯】读诗书番上高竿。弄笔如鎗光未寒。奈馀锋倒向胸中窜。今日呵。逢书蠹。遇刀瘢。说甚鳞甲逢时见。空使鬚髯繫狱看。自从离以来。江云断。海气连。山妻生死见无缘。谁承望圜扉内。犴狴间。英雄翻做福堂仙。

〔末〕将军。朝廷自有公道。

【前腔】混蓬蒿必辨芝兰。翥凤终须胜集鸇。阴云自有晴天见。看主圣。释臣贤。将军呵。天将大任行当念。野鹤遭笼暂受愆。还多慰。幸勉旃。到头休说下场言。他日功名白。竹帛镌。终看千古姓名传。

将军还请到敝衙去。

长烟落日孤城闭。淡月淸霜怨角来。

寄语孤臣勿囘首。故鄕千里独登台。

第三十三出空门遇使

【谒金门】〔外上〕蟾宫开未稳。空尔住天孙。薄福牛郞身已殡。凭敎别箭。重穿孔雀金屛。

老病无端惜暮年。可堪馀恨日芊芊。如今也有开怀日。不复都亭拜马前。自悔识相如。他往使之时。只得献牛酒以交欢。谁道这厮轻薄。将言见诋。那时因他高贵。所以勉强低颜。岂料边疆偾事。今爲朝廷所执。不觉出我呕气。见有田太尉鼓盆。欲思续絃。昨日官媒来说。已曾许下文君。今日行礼。明日成亲。观其势力又大。阀阅又称。不怕女儿不从。何患相如有说。正是暗裏来暗裏去。旣无定亲茶。莫做吾壻。来过此间。未免唤文君出来。只说相如已死。我劝你改嫁罢。看他怎么说。文君何在。〔旦贴上〕

【菊花新】从知边信日销魂。病身娇怯懒开门。忽听爹行声唤紧。除非巢燕早归春。

锦字书封了。银河鴈去迟。只愁关路隔。不得到辽西。〔旦〕孤红。我自闻凶信之后。不觉病体恹恹。爹爹在堂相唤。莫是得他眞信囘了。相见则箇。〔外〕孩儿。相如已死了。见有田太尉失配。你嫁与他罢。〔旦哭〕爹爹差矣。相如讣音。有何可据。出此异言。断不敢从。〔外〕咄。氵㸒贱东西。窦圭初死之时。你言与此何异。〔贴〕老相公。当初不得爲贞女。如今必欲爲烈妇。岂可复失身于人哉。〔外〕咄。讨棍来。凡事是你牵诱。先把你打上一顿。看他嫁也不嫁。〔旦〕爹爹息怒。不须打得。任凭何日成亲便了。〔外〕好好。我儿。你出此言。方爲孝顺。我去与你打点妆奁。喜看乘龙客。相谐引凤人。〔下贴怒介〕小姐。你方纔此言。敢是忘了相如了。〔旦哭介〕孤红。你不晓得。我见他要打你。故将此言哄他。如今事已迫矣。快取翦刀来。待将头髮翦下。就与你逃入山去便了。〔贴〕小姐旣然如此。待我取翦刀来。我也说不得了。〔旦哭翦介〕

【香罗带】追思结髮人。愁空鬓云。翦刀飕飕飒飒寒怎闻。髮儿长长短短人空诮也。谁念我卓文君。苦从今翦去除怨根。铁。总凭你削下头来也。翦不断我心中镜裏人。

〔贴哭介〕好苦。我也翦下来。

【前腔】髮儿。空随绣阁人。经今几春。如何一旦香竟分。寒蝉两翼痛销魂也。这菱花镜暗昏昏。翦刀。你就是心肠铁打也难闻。当时绾出盘龙也。今日飘爲陌上尘。

〔旦〕孤红。我和你竟到峨眉山中小巫山庙裏去罢。〔贴〕小姐。此去不多路。出城数里便是。打从后门幽径中去好。相如。当初爲你离香阁。今日因君过碧山。落得凤头鞋子绽。空留香迹在人间。〔下小尼上〕雾捲黄罗帔。云凋白玉冠。野烟溪洞冷。林月石桥寒。自尼姑通性。在小巫山庙裏出释名比丘尼是也。教未入于中国。法已播于南方。一心淸淨。两手皈依。风月襟怀。烟霞态度。昙鉢淸泉。散处作爲甘露。山斋馀饭。设时用变天花。菩提树下谈玄。忘补朝阳之衲。贝叶经边入定。搜空透笋之衣。庐岳高僧。一别知经数腊。茅山道士。望来已隔三还。花心中迸出百和香。下山门人人争嗅。头顶上现出九光火。开佛殿箇箇忙参。淨扫松关。林外马来蹀■〈爕〉。皆吾比比之俦。閒开竹径。严端锡下逍遥。尽是如此之辈。小行者年无二八。到起贼心。太师行寿有三千。偏多妄想。珠幢远立苍苔。绰约风吹罗汉。宝磬频生石塔。逶迤路遶金刚。旣谓锁骨菩萨化身。正要灵感昭应。发菩提念。捨身如来转世。偏能慈悲普救。起度筏心。尼姑色相如此。正是杨枝一滴非消渴。亟作山河大地春。你看那来的妇人。举止行动。好似大人出来的。且待他到来。必有话说。不免将山门扫淨。再作理会。〔旦贴上〕

【前腔】行寻野庙门。松杉遶云。忽逢暮雨轻洒尘。感奴一念叩灵神也。今受难爲何因。巫山之神。襄王寂寞今几春。你翠幄空围也。露泣花愁不奈人。

风流今古惜年华。虚发瞿塘口上花。云雨自从分散后。人间无复到仙。孤红。此间想是巫神庙。看空山寂寂。古木森森。好生悲感。未免迳进参神。暂图安歇则箇。呀。尼姑少礼。〔尼〕娘子请坐。徒弟看茶来。〔丑上〕黄藕浓云冠。靑烟绦节笼。品流巫峡外。命籍紫微中。师父。茶在此。〔尼〕那位娘子爲何不坐。想是名分所在。〔旦〕尼姑。远来相投一言难尽。

【三仙桥】堪怜儿夫薄运。爲朝廷遇囚困。因亲改嫁。苦逼谐秦晋。尼姑。事出无奈。爲此翦香云。忙逃奔。愿弃人间进佛门。只得来投你。苦死不见丈夫身。生不得与亲。人近。我看你这裏景致呵。像一箇望夫山沉沉眼昏。似一箇逍遥谷又带著九嶷峯恨。〔尼〕娘子眞箇可怜。那位姐姐也翦下了髮儿。莫是官人的次妻。〔旦〕尼姑。你不知道。两泪流来两样分。非似哭丈夫的亲情分。

〔尼〕这等说起来。想是随从娘子的。爲主母而然。一发难得。〔旦贴〕我们二人。今日特来拜你爲师父。〔尼〕你要做我的徒弟。只怕受不得许多淡薄。你听我说。我这裏呵。

【前腔】只好著麻衣坐稳。不似你罗衣宽褪。只好喫黄虀当斋。不似你珍羞厮混。我这裏是山林静。那更虎狼羣也。又不似你鸳鸯成阵。要诵些佛谶与经文。打参时牢闭门。又不似你施朱傅粉。便上了西方成南无这般淸困。你休弃了在的繁华错认了出的淸淨。

娘子。请到裏面去坐一坐。再作理会。〔旦贴〕欲弃铅华来过此。〔尼〕不妨淸淨入空门。〔下丑上〕哭到东时哭到西。无过死别共生离。茫茫走遍关山路。愁听寒猿索莫啼。自在牂牁郡。别了相公入狱。又到临邛县。访得小姐入山。因此追来这裏。是箇古庙。不免问声。有人么。〔尼贴上〕听取敲门者。多应问路人。小娘子旣爲徒弟。当给使令。外厢有人。你可去囘他。〔贴〕师父。我从来不知规矩。今日师父暂去囘了。自此之后。俱是奴。〔尼〕你在伽蓝后听著。客官何来。〔丑〕我是问信的。纔有两个妇人经过。尼姑可曾见他。〔尼〕不曾见。〔丑哭介〕好苦。教我那裏寻他。〔尼〕客官。你寻他做甚。〔丑〕尼姑。你不知道。

【莺啼序】我东人受谤遇灾迍。一时气丧边军。更虚言谬传信。道夫人葬埋红粉。〔贴〕事有古怪。听那人声气。多似靑囊。待我上前些。再听他道来。〔丑〕因此上差我囘来。那知他被逼潜逃。向深山削髮爲尼。与一箇知心同奔。若这裏不见。教我何处追寻。望前难进。断人魂夕阳时分。

未免再赶上去。〔贴跑上〕靑囊。靑囊。且住。且住。〔丑〕呀。小姐在那裏。〔贴〕小姐在此。〔尼〕待我请他出来。〔旦上〕靑囊。你爲何到此。〔丑〕相公特差我来看小姐。〔旦〕且住。你停了气息。说与我别来缘故。〔丑〕小姐听禀。

【前腔】他去京师得遇圣主恩。到临邛曾拜王孙。嘱付了小姐恩亲。到边方广安诸郡。那晓得唐蒙这厮。恨相公拿了。反谮相公受赂。朝廷将他下狱。把忠良误作奸邪。使鹤羣被笼遭困。这箇也罢了。他又传虚信。〔旦〕怎么虚信。〔丑〕道娘行病死。乱人方寸。

因此教我逃囘。一看下落。不意撞见了张老娘。说道小姐爲相公逼嫁。逃入峨眉山去了。以此特地追寻。〔旦〕相公受刑。不是下蚕室么。〔丑〕那有这话。〔贴〕小姐好了。虽然蜡烛犹馀泪。幸得春蚕尙有丝。〔旦〕孤红。两边遭难。虽不至死。只是命运乖张。如何有出迹之日。

【琥珀猫儿坠】呼天不应。独遭这时运。长卿。我今做了霜花忽飘陨。敎伊又落在枯纒井。

〔合〕偏闷。听不得此夜山中。落叶成阵。〔丑〕小姐与孤红住在此。待我去见你老相公。看他怎生囘我。尼姑出来。你与我款待小姐在此。待与老爹说了。重重谢你。〔尼〕说那裏话。我是出人。天上人间。方便第一。〔丑〕小姐。靑囊去了。明日再来囘报。空手入宝山。拾得连城玉。〔下尼〕夫人请进去。到裏面安歇。

【前腔】我与你空门暂隐。且将六根淨。莫恨尘缘犹未尽。黄粱有梦还堪信。〔合〕权进。休得去枉赚相思。自取劳顿。〔合〕画眉不尽。且去接殷勤。把臂论心到夕曛。莫敎异日闻芳讯。囘首空山一片云。

难从父命入荆扉。喜见奴万里归。

今夜相思知较可。笑随孤梦隔江飞。

第三十四出靑囊阻嫁

【北端正好】〔丑上〕两脚受奔波一味担饥饿。恨满充肠胃。气满塞胸脯。奈全拆得伶仃苦。歎傍人见我谁知我。

寻著小姐。要见卓老儿。此间将近。如何有鼔吹之声。莫是田太尉那厮。思量娶亲了。待去访一的实。纔可撞进。正是待彼张声处。爲吾下手时。〔下淨上〕会做媒人駡两头。一千三百再加瓯。只愁反被两头駡。喝去呼来胜似牛。自官媒便是。近日与田太尉卓小姐做一头亲事。昨日行礼。今日过门。因此特来迎候。你看掌礼也到了。〔副淨上〕烂破头巾纸褙多。夫妻行礼喝兴拜。落得问龙幷撒帐。偸些喜果献婆。〔淨〕献婆。到是我喫多。〔副淨〕月老老休取笑。你看那新人不肯出门。莫是二婚娘子到要妆俏。〔淨〕不是妆俏。还是裏面洗澡。〔副淨〕若是洗澡。这盆浴汤我要。〔淨〕你要他做什么。〔副淨〕晚老婆的尿。好浇饭喫。而况洗澡水。这滋味说不尽。〔淨〕閒话休题。他裏人来了。大上前去问他。怎么不开门。

【前腔】〔丑上〕肚裏毒蛇窠。脸上钢刀刴。将了掂颩棒。发起大干戈。恼人肠迸出咆哮虎。头顶上将长江水来救火。

恰纔去访张老娘。果是今日成亲。不免到他门首。打那厮一番。〔淨副淨〕大哥。借问一声。你裏怎不开门。〔丑〕怎不开门。打你囚根。〔打介淨〕不要打。〔丑〕你是何人。〔淨〕我是官媒。〔丑〕你是官媒。打做一堆。〔又打介〕掌礼过来。你姓甚么。〔副淨〕我是张待诏。〔丑〕你是张待诏。打得你做狗叫。〔又打介末上〕自卓老相公。因小姐逃出。差我对月老说另改一箇日子。如何门外许多喧嚷。〔看介淨副淨〕大哥救我一救。〔末〕打的是谁。〔丑〕打的是谁。赏你一箇擂槌。你是卓人么。你老贼嫁了我夫人去。有何言语答我老爷。都要随我到官司去。做一箇了断。〔衆〕大哥。委实我们不是了。情愿跪你一跪罢。〔丑〕跪了。听我说。〔打淨介〕媒人这贼。你

【前腔】不在月中来。怎向冰间过。截了蓝桥水。激起楚江波。强姮娥到去联河鼓。〔打介〕待把你这头来砍腰下斧。

〔打副淨介〕掌礼这贼。

【前腔】你不识五伦尊。怎信三从大。便掌成双礼。去唱合欢歌。你这般莽撞喫不成撒帐果。只怕你恶姻缘到头来纒得苦。

〔打介〕卓的狗囚。你那老贼呵。

【北滚绣球】也到是一个鬼魔。也到是一箇贼奴。闪些儿点汚了婚姻簿。猛可的硬心肠扯断丝萝。郞不郞。秀不秀。文不文。武不武。到去与油煠猢狲的人做夫妇。那裏管伤伦败俗也犯了萧何。要使你乞怜学做亡狗。忍气甘爲缩颈鹅。始罢干戈。

你们且去。老爹囘来。自有分晓。

可怪王孙太不仁。如何反去怨媒人。

空敎掌礼遭凌辱。回报田别娶亲。

第三十五出狱中哀泣

【喜迁莺】〔生上〕穷愁难诉。奈地远天高。物在人故。狱底思君。他鄕念妇。都成影隻形孤。一点赤心虚负。九曲黄泉漫阻。徒自苦。对霜天淸角。永夜长呼。

文章憎命欲如何。始信天阶有网罗。羞杀荣华归昼锦。酒痕番少泪痕多。小生囚拘三年。辛苦万状。不知文君死葬何处。靑囊身泊何方。举目无依。空怀悲切。幸有狱官怜念。少弛枷钮。常得呻吟风雨之际。悲歌霜霰之时。今日天阴惨淡。鬼哭神号。不胜酸鼻生馀恨。一度思量一度愁。

【雁鱼锦】追伤。自昔如梦鄕。记靑年束髮多惆怅。从小有慕蔺生高尙。相如改号名扬。向靑云万里。每自轩昂。屠龙豪气长。羡胸中堆锦绣。笔底千层浪。看玉貌甚都。谩叨称美望。图王。弹剑游梁。一时际会也。须道风云壮。高文共奬。那其间名压邹枚上。兎园笑吟登赋场。烟霞句就台榭光。玉堂翰墨垂芳。闪些箇君王捐馆悲亡。分披难禁这两厢。这些时奔走中飘零琴剑悲司马。那些时欢娱处歌舞楼台忆孝王。徬徨。利锁名缰。叹从来倦游滋味谁能状。四海空囊。绾著客骑古道秋风。访旧他方。相逢气爽。都亭朝谒。更足美情佳况。只爲那王孙座上朱絃响。又惹出丹穴双飞两凤皇。玉楼琼阁。琴心飘荡。月明风细。相引赴高唐。奈贫运衰。依然新愁和泪长。生受酒垆蒙耻。临邛店笑迎商。烟花主张。敎我受尽凄凉。又早是多情雅量怜岳丈。与我带却金珠归故鄕。逢欢赏。赖子虚金门荐。扬美誉旣流芳。天书远召。拜节中郞。闷来屈指呵。辜负了锦心绣肠。羞杀了鸾衾凤帐。今日裏叹行藏。正是灯前半夜生平事。和雨都来恼客肠。

〔淨扮狱官上〕呀呀。这是谁人啼哭。闸狱老爷来了。呀。原来是司马先生。请到本房裏去。闻知新廷尉老爷王吉。是你鄕里。他到时必有好处。〔生〕此信眞的么。〔淨〕这箇那有假。〔生〕如此且喜。多谢多谢。〔并下〕

第三十六出廷尉伸寃

【称人心】〔小生上〕阴云蔽久。靑天乍得舒眸。忠臣恨三年未酬。幸赖一封朝奏。君王肯首。一霎时春囘枯树。蓦地裏光生敝帚。

友道君恩不易全。谁能披日拨云烟。今朝信有囘天力。不负交情二十年。下官大廷尉王吉。当时与契兄司马相如。都亭一别。本谓收功绝域。衣锦荣还。那知唐蒙行谮。反害他下吏三年。无人一白。小生叨居此任。只得冒死以闻。幸皇上圣明。旨下廷尉议了来说。小生直以相如爲唐蒙所谮。情所当恕。唐蒙倾陷忠良。法宜重究。覆本去了。如何不见圣旨倒下。呀。前面来的想是玉音了。

【海棠春】〔小外上〕可叹久要人。临难怜朋旧。

旨下廷尉王吉。前议司马相如之罪。皆唐蒙造言。乃复其官爵。唐蒙卽日磔诛市朝。以彰国大典。钦此。〔见介小生〕叫左右。狱中去请司马老爷出来。请他换了冠服相见。〔衆应下小生〕叫左右。锦衣衞狱中。快取唐蒙来。〔衆应下〕

【前腔】〔生上〕肯信辙中鱼。斗水重蒙救。

相如自分九死一生。谁料王祥甫奏明朝廷。拔我寃狱。友谊至此。蔑以加矣。今来唤我。不免向前趋谢。呀。杨兄也在此。〔相见哭拜介小生〕长卿本意九死爲期。不意阳和忽布。且喜又复官爵。还令文园。〔小外〕唐蒙这贼。也去狱中拿了。〔生〕且喜且喜。天呵。不觉孤忠感泣。待我望阙一拜。

【琐窗郞】想当年蒙耻拘囚。谅微骸弃不收。一时遭困。覆辙翻舟。圜扉啼怨。血沾襟袖。〔合〕感一时云开雾散春还又。逢圣主。遇良友。

【前腔】〔小生〕自都亭款接绸缪。别离后羡贵游。谁知机伏。塞马生愁。虚排忠义。受寃谗口。

〔合前生〕王杨二兄。你不知小弟另有一种忧思。

【前腔】悔当初欲觅封侯。忍轻拆鸾凤俦。堪怜别后。竟掩荒丘。至今魂梦。断烟衰柳。〔小生小外〕这到不晓得。〔合〕恨今朝前程美满谁能又。人再聚。花重茂。

【前腔】〔小外〕长卿。叹人生聚散云浮。纔生喜忽变忧。春风一夜。霜露三秋。不须成惋。且共消愁。〔合〕看他年前程美满谁能又。人再聚。花重茂。

〔小外〕此信必是唐蒙生造。不可听他。〔衆押淨上〕犯人唐蒙一名取出。〔小生〕绑去西角头斩了。〔淨〕爷爷。小的当死。请问何罪。〔小生〕还要胡说。你坏了边方大事。又去倾害忠良。事干大典。法难轻恕。绑去罢了。〔衆押下小生小外〕长卿。请到贵衙门去。明日小弟二人同来奉贺。〔作别介〕

人生悲喜苦难凭。今日相知不负盟。

万事到头终有报。天心人意自分明。

第三十七出茂陵春色

【挂眞儿】〔小旦上〕红杏枝头春已到。看双蝶花外飘颻。隔叶黄鹂。映阶碧草。抵死将人情搅。

有女怀春人不知。知心惟有素罗衣。腰间常带宜男草。袖裏时藏赠客珠。香脉脉。思依依。流苏帐裏怕闻鸡。玉郞那得常爲伴。心事空怜阿母疑。自茂陵园东邻女是也。年纪破瓜。芳姿倾国。幽情含玉。慧性宜人。喜见风花性度。闷来无事颦眉。愁躭针黹工夫。懒罢不胜囘首。杨柳垂条。比不得许多丝緖。藕花落瓣。显不尽些子莲心。隔芭蕉独立斜阳。自怜默默缘何事。倚阑干细看新月。窃叹盈盈独受孤。时与梧桐影闪过邻东。盼不见操琴学士。每听子规声啼过柳外。唤不醒挟弹郞君。池塘夜雨。烧残绦烛空悲。帘幙东风。敲断玉钗虚叹。正是绿遍芳郊。果掷桑间。无处觅红深远陌。诗题叶上有谁知。知心旣少。薄倖偏多。野合无缘。幽期莫遂。近有西邻茂陵园中。有一箇郞官在内读书。其人丰姿都雅。骨格淸奇。每听他长吁声罢。便调一曲瑶琴。短步时停。忽就数行飞草。风流难遇。岁月易迁。每向东牆偸觑。那人略不关心。正是相见无言还有恨。几囘拚却又思量。好生挂牵人也。未免乘他閒暇。再去送情。得他囘心。是奴适意。〔登梯介〕

【懒画眉】云梯三曡凤鞋高。斜捲春衫荳蔻梢。你看他远远步出西斋来了。乌纱帽侧过芭蕉。我欲卖弄一箇风前俏。故把靑梅作弹抛。〔抛介〕

【前腔】〔生上〕孤眠常自背夭桃。只爲病酒恹恹犯五痨。呀。这的是何来飞燕掠梅梢。呀。却原来露出如花貌。儘一箇风前月下妖。

虽然如此。不必看他。彼有流酸之心。我无止渴之意。自读些书史便了。〔取书介〕这是三。我也怕看他。这是孙子十三篇。我也不看你。都喫你误了我。这是轩岐之书也到好。我这病中学些服食。则有生理。〔背读介小旦〕他已见我了。爲何假卖风情。待咳嗽一声。将我心去换他转来。〔咳嗽介〕

【前腔】丁香欲吐暗芳飘。又早似茉莉风吹几阵高。〔叹介〕我叹一声呵。分明掗卖海棠娇。薄情的故把春光眼底成消耗。害得我一点香涎嚥不消。

〔生背云〕他咳嗽之声。锺情于我。虽则是色授魂消。心愉目送。只是自妻子尙不知生死下落。那有好心肠看他。

【前腔】谩思当日凤琴调。番惹得纷纷泪暗抛。茂陵女。你杏花牆外任妖娆。我旧枝未得春风信。肯学那浪蝶偸栖风露梢。

〔小旦〕亏心薄倖交。何事隔蓝桥。〔生〕蓝桥虽咫尺。无意渡春潮。东邻女。我虽感你之情。你不知我有心事来。我自有

【桂枝香】秦楼凤渺。楚山云杳。茫茫烟树迷人。盼断故园春老。你新巢空垒。呢喃空好。于飞难效。谢多娇。好入梨花去。休思画栋巢。

〔小旦〕你好薄情也。负我

【前腔】一时魂遶。千囘心倒。空惭薄命红颜。不遇多才年少。把心香浪烧。把心香浪烧。恨前缘不到。使我娇姿空老。任妆乔。不能锦帐勾春睡。虚使银缸和泪挑。

〔生转对小旦云〕东邻女。非是小生薄倖。有事关心。无缘作合。下牆去罢。怕有人来。不当稳便也。〔下小旦〕好生薄倖人。

祅庙云深水满桥。楚阳台下雨空劳。

今宵坐向月明裏。肠断高楼碧玉箫。

第三十八出卓老觅女

〔外上〕黄梅落雨晴何在。蛛网牵丝心自知。老夫前日闻知相如受罪。一时难忍。逼嫁文君。可奈此子。不从父命。眷恋夫情。夜拉丫鬟。逃奔双出。寻觅多方。杳无踪迹。我思相如之信。又恐难眞。倘若囘来。将何抵当。只得把他住院暂时封锁。一面打听相如消息。一面细访女儿下落。再作区处。正是冷热灶中烧火。难猜满肚炎凉。只有老夫腹内。甜酸苦辣都尝。〔下〕

第三十九出长门望月

【忆秦娥】〔小旦上〕愁难竟。长门望月偏孤另。〔淨女婢上〕偏孤另。愁人怨魄。凄凄相并。

〔小旦〕初入承明日。深深报未央。长门七八载。无复见君王。寒风入骨淸。独卧愁空房。躧履步庭下。幽怀空感伤。平日所爱惜。自待却非常。色美反成弃。命薄何可量。君恩实疎远。妾意徒徬徨。岂无骨肉。偏亲老北堂。此身无羽翼。何计出高牆。性命诚所重。弃割怜自戕。悠悠长门月。淸宵每断肠。词赋若可买。千金不吝。偿。妾身陈后是也。当时爲皇上宠幸。贮我金屋。何等荣贵。后因子夫夺宠。贬妾长门。色未就衰。宠已先弛。追思往昔。无限兴悲。只恐残花易败。缺月常孤。泣雨愁风。生不如死。〔淨〕吿娘娘知道。祸福无常。忧喜难定。圣上一日心悔。娘娘卽便荣还。何苦悲悽。自伤玉貌。且请保重则个。〔小旦〕你看这深宫景色。好生惨人也。

【山坡羊】露瀼瀼黄金阶冷。月明明珍珠帘静。叶萧萧南宫雁声。虫喞喞永巷和愁听。数暗萤。双双纵复横。碧云掩镜怜无影。靑鸟沉书漫有情。〔合〕君心。凄凉玉井冰。君恩。萧疎晓殿星。

〔淨〕娘娘眞箇好苦也。你看

【前腔】杵悠悠金砧衣冷。漏沉沉银牀风静。水潺潺铜沟怨声。烟漠漠络纬惊霜听。盼远萤。天河参已横。南枝去鹊留空影。深院孤鸾锁别情。〔合前〕

【前腔】〔小旦〕柳依依芙蓉池冷。草萋萋梧桐园静。乱纷纷昭阳笑声。闷悄悄独傍朱门听。嬾扑萤。阑干身半横。银缸火暗三秋影。玉笛霜飘永夜情。〔合前〕

【前腔】〔淨〕雾昏昏鸳衾香冷。晓冥冥羊车音静。思沉沉寒鸦数声。鷄喔喔忽向朦胧听。一点萤。金塘犹自横。舞衣香断临风影。团扇秋深对月情。

〔合前淨〕娘娘。天色已曙。一夜好生消受了。请去安歇罢。〔小旦〕老宫媪。君王心背。百计难囘。必待何人。可以转讽。〔淨〕吿娘娘。圣上所好者词赋。前日狗监杨得意云。有成都人司马相如。皇上所爱。若能求得此人作赋讽谏。或者有囘天之力。〔小旦〕果有高才美赋。何惜千金一买。就着杨得意卽便与我赉金往叩。务要周全。〔淨〕领懿旨。奴婢就去。

眞成薄命久寻思。不觉今宵泪似丝。

但得黄金买词赋。昭阳重见月明时。

第四十出吟寄白头

【小重山】〔丑上〕泪咽无言祇自伤。不胜心腹事。步郞当。可怜天外薄情郞。深负了栖栖孤雁行。

九疑易隔无情面。海水难量薄倖心。今日悔思前日事。错教人听断絃琴。自因小姐差往都亭。访问相公消息。始知官爵已复。不应又恋了茂陵女子。要娶爲妾。把小姐一片眞心。尽付东流。本身又爲无人担汲薪水。不得工夫上京。好生烦恼。若他果然薄倖。我也不去随他了。你看这山门黄叶。扫却还堆。好生惨人也。我且閒坐一囘。且待孤红出来。与他商议一番。纔去见小姐。呀。说犹未尽。孤红姐已出来了。

【香柳娘】〔贴上〕望天涯路长。望天涯路长。茫茫烟浪。如何鱼也难游上。盼靑霄渺茫。盼靑霄渺茫。空著雁排行。谁传这愁况。向神前合掌。向神前合掌。勤烧暗香。消除业障。

妾因小姐同入山中。三年以来。望断京师消息。今早教靑囊打听。至晚不囘。以此小姐著奴到山门首望他。未免参了神明乃去。〔参介见介〕呀靑囊。爲何不来囘覆小姐。反在此间閒耍。呀且住。你爲何抛下泪来。我猜著你了。〔丑〕你猜著甚么。

【前腔】〔贴〕岂东君受祸殃。岂东君受祸殃。遭罹法网。〔丑〕不是。〔贴〕山厨莫少斋和酿。你空担饿肠。你空担饿肠。〔丑〕不是。〔贴〕我猜著了。莫是念鄕。偏生业缘想。〔丑〕不是。〔贴背云〕事有古怪。这腌臢丑状。这腌臢丑状。除非发狂。痴心妄想。

〔丑〕孤红姐。我的苦。就是你的苦。〔贴〕怎么。

【前腔】〔丑〕见夫人惨伤。见夫人惨伤。暗添悒怏。〔贴〕又爲甚么。〔丑〕玉京人已今天上。〔贴〕这是喜信了。爲何下泪。〔丑〕奈轻迷豔妆。奈轻迷豔妆。桃李正芬芳。春风忽飘荡。〔贴哭介〕有这等事。他好负心人。教我与小姐怎生下落。〔合〕恨寃债未偿。恨寃债未偿。银河渐朗。又生风浪。

靑囊。教我怎去囘覆小姐。〔丑〕便是。我若说了。教他何以爲情。呀。小姐亦自出来了。

【前腔】〔旦〕爲恩多易伤。爲恩多易伤。肯敎情放。修眉懒画春山样。枉灵幡绣长。枉灵幡绣长。不得见才郞。空孤佛心赏。呀。我教孤红看靑囊囘来。如何在此下泪。不好了。这丫头岂春情已荡。岂春情已荡。东君无主。顿敎花放。

孤红。你两人在此。说甚言语。不要弄出歹事来。若空门怕守。你自出山去罢。〔贴丑背哭介〕小姐。不好对你说。〔旦侧听介〕

【五更转】〔贴丑〕我眉头蹙心内怏。囘思各断肠。你怪我们坏事。却不知他如今红被重翻浪。〔旦〕呀。你言及至此。岂长卿有甚恶意来。〔贴〕若欲追问缘由。敎我泪珠先放。〔旦扯贴介〕孤红。必有缘故。你就说与我知道。〔贴〕孤红不晓得。还问靑囊。〔旦〕靑囊。你过来。我问你。〔丑〕小人也不晓得。只听见人说。在京师。仍贵显。多佳况。〔旦〕有何佳况。〔贴扯丑云〕不要说。〔旦〕咄。怎生不要他说。〔贴背云〕小姐。人情浅薄难逆量。〔旦〕难逆量呵。莫是薄情的变著心了。〔丑〕好羞人也。又做出当初弄琴模样。

〔旦哭介〕天呵。有这等事。〔跌倒介贴〕小姐甦醒。〔旦〕孤红。不意薄情的断送至此。我今进退无门。如何是好。〔贴〕小姐且不要烦恼。他旣辨了寃迹。做了高官。难道就把你的恩情。我每的苦楚忘了。这段姻缘。左则我二人做的。你就写下一封书。待奴自去。递与他看。那一箇惜风情的。怎生又好似我们俊小姐。你书中把一言半语打动他。自然囘心转意。〔旦〕天呵。妾意怜靑鬓。君心弃白头。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书中有何言语。我只以白头自叹。与之吿绝罢了。孤红取笔砚来。〔贴〕小姐。笔砚在此。须尽情写下。〔旦哭介〕

【前腔】我皑如山雪深。皎如云月亮。可奈你山云竟渺茫。空孤雪月难亲傍。又似斗酒城中相逢欢赏。今日斗酒欢。祖席间。西沟上。明朝水忽东流往。渺渺双沟。咫尺东西波涨。

〔贴〕小姐。你著意打动他。

【前腔】〔旦〕又似东郭樵。西郭响。共丁丁木两厢。隔空山声似相推让。猛被执柯人断声柯上。天。嫁休啼。娶休想。凄凄怅。安得一心人。相从白首终无恙。男儿欲相知。何用钱刀爲。正是鱼尾离簁。嫋嫋风竿孤赏。

孤红。书已写就。我有金钏一隻。与你当作盘费。路上小心。定要讨箇实信囘来。〔贴丑〕这箇不消分付。就此拜别前去。

【前腔】卸袈裟。出道场。前途苦去路长。身随征雁横孤嶂。相公。你锦水空流东北鸳鸯虚荡。教小姐呵。女萝枝。空自强。谁亲傍。罢罢。小姐。你前生受业今遭障。旣出在此。还要消遣空门。暂作维摩行相。

〔贴〕师父出来。有话烦你。〔尼上〕坐视三千界。冥游不二城。忽闻龛外哭。犹有未空情。小娘子。叫我爲何。〔贴丑〕我们闻得老爷喜信。要到京中去走一遭。烦你伴小姐一两箇月。不时就来迎接。重重相酬。〔尼〕且喜。夫人早暮扶持。俱在我身上。〔贴丑〕小姐就此去罢。〔别介〕且住。还有一言相劝。莫捲龙鬚席。从他生网丝。〔行介又转介〕且留琥珀枕。或有梦来时。〔下旦〕尼姑。二人已去。我和你到那佛前。祈祷一囘则箇。〔尼〕使得。夫人先行。〔旦行介〕

【祝英台】叩慈悲。来方丈。都爲负心郞。他步入秦楼。撇下阳台。偏把旧时人旷。悽惶。寃■〈扌弃〉却难丢。欲待忘他又想。〔合〕甚日也保佑夫妻随唱。〔尼〕夫人休怏。拜如来。称大寳。业果自然忘。你身在靑山。目断瑶京。空把远愁添上。不如今夜裏呵。绳牀。松涛几阵牕前。带却茶炉声响。〔合〕我和你共坐一灯烟幌。

一封书去泬寥天。行盼神都意惘然。

可惜平生弄琴手。挑灯来卜掷金钱。

第四十一出賷金买赋

〔小外衆持金上〕玉阶初赐紫金来。欲觅文园作赋才。莫怪长门掩秋扇。春风重上柏梁台。自狗监杨得意。奉陈后之旨。赉金百斤。赐与相如。求赋长门。以悟主上。闻得他养病茂陵园中。不免到彼寻访。传宣后旨则箇。正是马卿作赋日。狗监荐贤时。〔下〕

【步蟾宫】〔生上〕朱明又过端阳矣。感时序景是人非。那堪多病更相思。卧起新蝉声裏。

一度思一惘然。天涯度日更如年。那能一滴金茎露。救取文园渴吻煎。相如别日久。闷怀难拨。前著靑囊访问文君消息。争奈杳然。近日东邻有女。虽自美好。非我思存。况兼旧疾复作。消渴难堪。当此炎蒸。益难驱遣。呀。你听门外人声。莫有佳客过访。左右看来通报。〔小外上〕大暑去酷吏。淸风来故人。左右。此间已是茂陵园。敲门则箇。〔衆介报介见介生〕杨兄久别。何幸光临。〔小外〕长卿。你高才独步。紫禁传芳。陈后久谪长门。奉旨賷金求赋。得卿含宫嚼羽。转悟天心。则幽谷生春。寒灰重暖。仙有千岁之感。相知益百倍之光。谨献匪仪。幸爲留意。〔生〕小弟爲贱内未来。思念成疾。后旨虽不敢违。鄙赋且容缓进。〔小外〕吾弟蜚英腾茂。下笔如神。不须谦让。就请挥毫。吿辞了。〔生〕待茶。〔小外〕不劳了。恐妨彩笔人。急返黄金殿。〔下生长叹介〕帝后失宠。愿以黄金买赋。至如世间夫妇。一旦爱弛。将何以迴恩义。不觉重有所感。左右取笔砚来。閒人不许喧嚷。〔衆应介〕

【前腔】〔贴丑上〕封愁缄恨人千里。风花性何处佳期。别来心事且休题。探取新撩云雨。

〔贴〕行来愁顿剧。香汗溼罗衫。〔丑〕欲探东君意。先藏信一缄。孤红姐。此间已是茂陵园了。你且暂住一囘。藏下这封书。待我空身进去。只说小姐已死。看他恋了新人。怎生放出薄情话儿。那时你便进递书。〔贴〕有理。〔丑进见介〕相公磕头。〔生〕靑囊来了。你却爲何一别四年。教我望穿两目。百事休题。且说夫人近来。〔丑〕夫人被相公气死了。〔生〕怎生是我气死。〔丑〕夫人闻相公官爵已复。娶了茂陵女爲妻。忘了旧情。一时抱忿缢死。〔生哭介〕天呵。这是那一箇造谎。害得好苦。我这四年间。谢柳辞花。悲鸾泣凤。却爲甚来。我今左则一死罢了。〔丑〕相公果无此事。不须烦恼。夫人遣孤红来探相公。〔生〕又调谎了。孤红在那裏。〔丑〕在门外。孤红姐进来。〔贴〕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见介〕相公恭喜。新夫人在那裏。我要见他一面。只是我小姐薄福。巴不得相公得意。却又如此。〔生〕孤红不要罪我。听我道

【绵搭絮】书生薄命有谁知。从来好事都非。遍数离愁无尽期。害人痴梦想俱迷。小姐不念多情留恋。番将薄倖猜疑。寃恨如天。毕竟时乖和运否。毕竟时乖和运否。

〔贴〕难道没有这话。我则道

【前腔】新人娇俺姐何如。肯信赌呪推辞。洗得来淸没一丝。好花枝瞒却开时。你知道小姐爲父亲逼嫁。削髮爲尼。自把风流蕴藉。都付与救苦慈悲。〔胸中扯书投介〕这便是小姐送来的书。可怜那无限心情。全在这封张半纸。

〔生哭拾读介〕呀。到是白头吟五解。小姐。你不惟秀色可餐。这文词益妙。眞箇女相如也。靑囊。你过来。说一箇明。〔丑〕当初小人到临邛。访问小姐下落。问知有个逃军。假报说相公下狱。那时卓老轻信。逼嫁势严。爲此小姐与孤红潜自削髮。竟逃入小巫山庙中。小人一时寻著。不敢轻离。四年无信。近日始知此情。因此著小人同孤红来奉书吿绝。并无他故。〔生〕有甚吿绝。指日相敍便了。你便囘去。卽请夫人入京。无人伴送。就央尼姑同来。〔丑〕孤红怎么不去。〔贴〕我亦要囘。只恐去后。怕生别情。姑留看管。小姐问及。就将此意囘报。〔丑〕我不去说。只说你到做了茂陵女。恋著相公。不肯囘来。〔贴〕啐。〔生〕靑囊。你去茶饭。讨些盘缠。快快起身。〔丑〕如此吿辞。苦尽甘来在此遭。奔波谁念路程遥。归来饱饭黄昏后。博得孤红一个么。〔下生〕孤红。你到裏边歇息。待我完了长门赋就出来。有话问你。〔贴〕相公有何要紧。这等匆忙。〔生〕你不知道。皇后退贬长门。上情莫夺。賷金求赋。欲还旧宠。今日狗监坐待。不敢有违。〔贴〕却原来。天下未尝无对。相公无情。皇上也无情。娘娘薄福。小姐也薄福。君臣同病。夫妇同伤。有这等奇事来。陈娘娘。陈娘娘。你好痴。你好痴。莫把黄金买词赋。相如自是薄情人。也罢。奴且进去。看杀薄情人。怎说多情话。〔下生〕眞箇今日之事。好生有感。我且作了赋。再作理会。

【前腔】夫何一佳人兮。步逍遥以自娱。魂逾不返。貌藁空居。愿赐问而自进兮。得尙君之玉音。何地承君愁。望离宫只自吁。阴云翳而四塞兮。天窈窈而昼阴。听轻雷响象君车。日黄昏而望绝兮。怅独託于空堂。空盼淸宵明月。凄凉寂寞庭除。援雅琴以变调兮。奏愁思之不可长。可怜著流徵声沉。我思悠悠谁对语。

贯历览其中操兮。意慨慷而自卬。

【前腔】徘徊倚袖。涕泗沾衣。无面目之可显兮。遂頽思而就牀。梦到君傍。可怪鸡鸣惊唤予。望天星耿耿朝稀。忽见相躔毕昴。东方晓日辉辉。望中庭之霭霭兮。若季秋之降霜。夜漫漫其若岁兮。怀鬱鬱其不可再更。不奈偃蹇踌蹰。荒落亭亭嗟独居。

〔贴偸上云〕言语巧偸鹦鹉舌。文章分得凤皇毛。相公在此作赋。待我悄悄裏听他做些甚么来。〔生〕赋已作完。不觉动了痰火。且在石牀上养息一囘。待与孤红讲话。〔贴〕相公。你作赋完了。〔生〕完了。〔贴〕讲与奴听一听。〔生〕词赋语长。一时难讲。不过怨望而已。〔贴〕难道奴不知音。就不肯说。也罢。我自去了休。〔生〕孤红姐转来。我有知音话儿对你说。〔贴〕有甚么知音话。〔生〕作赋过劳。痰疾忽动。我要眠息一囘。央你暂时扇枕。半晌煎茶。醒时谢你。〔贴〕正当驱使。〔生〕不要惊了我。手弄生绡白团扇。孤眠全仗北牕风。枝头莫放黄莺语。惊机瑶台梦不通。〔睡介贴打扇介〕痨病鬼。你教我打扇呵。分明要

【皂角儿】扇底风晚凉作雨。煎茶呵。分明要炉中火夜深求水。只怕你梦儿中上楚台热心已消。到华胥风情走矣。只愿你做一个遶南柯蛱蝶飞。梦西园池塘树。枕上淸虚。〔生睡中惊作抱态介贴〕呀。不好了。这极情的。早应见鬼。魂灵乱飞。不免把扇儿打醒他。〔打介〕笑微微。借将团扇。打伊惊起。

〔生醒抱贴介〕孤红姐。没奈何救我一条性命。〔贴〕啐。〔扭身〕不要胡厮缠。我看你这病儿呵。

【前腔】瘦骨头削尖了嘴。哑喉咙咳湾了背。小姐来时。你要敍旧情凤羽顚飞。又要与隔牆那人呵。恋新枝燕巢偸垒。只此两下。怕你打发不去。恰又要恣风情勾春兴。摘花心偸香味。你好贪痴。〔生〕便死也不顾了。〔浑介贴〕不要是这等。休扯罗衣。断了带围。被人知。笑伊村杀。呌做风流鬼。

〔生〕也罢。我与你到水亭上去。〔扶行介贴推介〕

【尾】喜得荷亭凉似水。把牀上残书拾去。将与鸳鸯作阵飞。〔下〕

第四十二出锦江晓发

高阳台】〔旦上〕簷鹊频惊。灯花旋结。夜来好梦关情。寂寂空山。谁怜甲子频更。〔尼上〕淸心试礼伽蓝问。知甚日信转瑶京。〔合〕斋钟罢。松扉共倚。愁看野云生。

〔旦〕尼姑。我昨夜独坐幽窗。最喜灯花双结。今朝閒凭小槛。又看喜鹊羣鸣。若非妄生。定爲佳兆。我与你到山门首閒步一囘。或者有消息到来。亦未可知。〔尼〕夫人请行。呀。那远远来的。不是你大官。〔旦〕呀。果然是靑囊。〔丑淨上〕人逢喜事精神爽。路到平安不觉多。自奉相公之命。来请夫人。不觉又至山中了。梢水的。你在此。待我进去。〔见介旦〕呀。爲何孤红不见。〔丑〕怕相公又生别情。只得留身在彼。〔旦笑云〕他不囘之意。我已明了。相公见书么。〔丑〕书已见了。前日之言。都是假的。特差人船在锦江滩上。候请夫人。就央尼姑伴送。望乞早早登程。〔旦〕尼姑放这裏不下。如何是好。〔尼〕夫人要去。敢不奉陪。些小山门。自有徒弟看守。〔旦〕此去锦江滩。有许多路。〔尼〕夫人。一过山湾。就是通津了。〔尼朝内云〕徒弟。你好好看守山门。我送夫人上京。不日就囘。〔内应介尼〕夫人请行。相送仙姬共出山。〔旦〕待看飞锡复南还。〔丑〕不复囘头恋空庙。〔淨〕随潮直上锦江滩。〔梢水的吿夫人〕潮已平了。请下船解缆。好风好风。待我扯起蓬来。

【甘州歌】〔旦〕篷窗漫兴。见山高月落。石没潮升。平堤初涨。多少野鸥飞竞。风飘翠袖空中举。日照新妆水底明。波纹皱。钗影横。烟花疑在镜中行。溪蒲绿。津树靑。帆樯如入画中生。

【前腔】〔尼〕禅关望已扃。看白云缥渺。乱封诸岭。薜萝衣薄。儘使峡风吹冷。遥山晚带枫林翠。别浦寒流石竹靑。恆沙渺。彼岸平。从敎寳筏济羣生。慈航度。法海澄。悠然还学渡杯僧。

【前腔】〔丑〕桃花浪几层。看鱼吹春涨。鸟下云屛。淸江碧汉。争覩画鷁飞腾飘飘雪捲芦花白。猎猎风吹荇带靑。村居远。驿岸平。云鸠拖雨过前汀。兰桨荡。桂棹轻。芰荷香裏画船行。

【前腔】〔淨〕偏谙水上情。看开篙浪急。捩柁风生。靑钱不用。行看箬裹鱼烹。长年江上谁怜我。黄帽溪头别有名。桃叶渡。杨柳汀。儘敎沙嘴落帆轻。烟波阔。风日晴。不须千里问归程。

【尾】〔合〕从敎仙子多乘兴。驾云腾雾上瑶京。争羡鹊度银河牛女星。

半篙春水滑。一段夕阳愁。

行云离蜀峡。飞梦入神州。

第四十三出片帆追送

〔外上〕万事有分定。浮生空用忙。不胜心腹事。今日自羞惶。自待文君夫妇。其实过当了些。那晓得女儿出外。相如又复官爵。他日相逢。有何面目。访知文君在小巫山庙中。不免去看他一番。只说父亲错误。不必记怀。今日特来护送入京。必定囘心转意。迤逦行来。已到庙中。不免敲门则个。〔内云〕是谁。〔外〕我是来看司马夫人的。〔内云〕今早京中差人来请。连我师父都送去了。〔外〕天呵。再早得一步儿也好。送他不著。好生烦恼。也罢。且囘去卽趱人船。追送罢了。正是

势利自亲。只爲孩儿识好人。

枉使当时情状恶。敎人都骂卓王孙。

第四十四出鱼水重谐

【似娘儿】〔生上〕巧夕遇新秋。穿针伴怅望西楼。〔贴上〕鹊桥早已安排久。伫看凤幄。行瞻龙驾。相会牵牛。

〔生〕辞远客怅秋风。千里寒云与断蓬。今夜银河风浪静。蟾光鹊影笑相逢。孤红。昨日靑囊有信附来。说小姐今日进京。你可曾打扫房栊。整治菓酒。〔贴〕这个不劳分付。呀。靑囊来了。〔丑上〕吿相公。夫人到了。〔生贴〕且喜且喜。我须与你出去迎接则箇。

【前腔】〔旦上〕景色蔼新秋。逢四美反起馀愁。〔尼上〕佳人才子今成偶。旧愁万种。新愁千緖。一笔都勾。

〔生〕呀。夫人拜揖。〔旦背介生〕夫人。向来恩情抛掷。得罪万千。且转过来。小生拜罪。〔旦又背介生〕尼姑。特央你劝。自当酬谢。〔尼〕夫人且与相公相见了。有话到房裏说。〔旦〕我要新人相见。〔生〕小姐。相如若有此事。上天可鑑。〔贴〕小姐。孤红磕头。前话果是虚传。就请相见罢了。〔旦转行礼介生〕忆昔相离衰柳前。〔旦〕经今倏忽六馀年。〔生〕空门岁月卿何苦。〔旦〕绝塞风霜我亦怜。〔生〕莫怪浪传红叶信。〔旦〕须知愁寄白头篇。〔合〕愿今同指星河誓。常似中秋月倍圆。〔生〕夫人。今日是七夕良辰。相逢甚异。小生特备果酒。与夫人欢赏。休追往事。且乐新欢。孤红取酒来。〔贴〕洗尘兼敍旧。消怨更遮羞。〔下尼〕吿老爷夫人。尼姑就此吿囘。〔生〕尼姑。夫人在你山中。多多生受了。且住在此间耍几日。差人送你囘去。〔尼〕尼姑一则放山中不下。二则趁此便船。不敢久留。〔生〕叫左右。快将白金百两。送与尼姑。助修神庙。待我囘来。再当酬谢。〔尼谢拜〕但愿老爷夫人。生男必做公卿将相。生女必配君宰侯王。福共山川俱积。寿同日月无疆。〔下贴〕相逢不是寻常会。此酒方爲第一杯。相公小姐。果酒在此。〔生〕待我递小姐一杯。

【画眉序】梧叶始知秋。劝取天孙别来酒。喜西斋风景依然还又。听琴心浥露生寒。求凤侣见花添瘦。〔合〕常敎景色增新也。惟有故人依旧。

〔旦〕我也囘奉一杯。

【前腔】团扇早辞秋。肯信今朝更携手。看胸前犹繫别时红豆。叹龙宫漂泊孤鸾。喜凤幄欢娱双宿。

〔合前旦〕孤红靑囊过来。今日是牛郞织女相会之期。你二人也看随我夫妇。受了许多辛苦。就拜了天地。今夜成亲。上下大小一样团圆。〔生〕再赏你黄金百两。〔贴背云〕不去配与那尖嘴油头。〔丑〕儘勾儘勾。〔旦〕不要推辞了。靑囊去扯他过来行礼。〔丑扯介贴〕羞人搭搭。怎生下跪。〔拜介〕

【前腔】〔贴〕斜月挂淸秋。怨指红鸾强谐偶。若瑶池仙眷错配儿俦。小姐。都是你做冷欺花。相公。君也忍将烟困柳。〔合前〕

【前腔】〔丑〕恩主共千秋。双捧金壶笑斟酒。愿人间天上共效绸缪。贺郞君玉润冰淸。祝小姐枝繁叶茂。

〔合前外上〕旣作虚心事。甘爲反面人。自追送女儿来京。此间是他寓所。不免含羞而入。〔生旦接介外〕贤壻贤壻。久违尊范。每靳老怀。孩儿。一别四年。幸逢双喜。〔生旦〕前事休提。且同今乐。〔小生小外上〕锦鸳方得侣。珠履更生春。杨兄。适闻长卿夫人已到。合当往贺。我与你同走一遭。〔见介生〕二兄请坐。妻父也在此。〔小生小外〕恭喜恭喜。呀。嫂嫂拜揖。〔旦行礼介衆跑上〕圣旨到来。圣旨到来。〔末持诏上〕有缘成眷属。无价是文章。圣旨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咨尔文园令司马相如。夫襃德录贤。劝善刑暴。帝王所繇昌也。朕德菲薄。不明于礼义。迨至元光五年。废后陈氏。安置长门。已堕万化之原。太始二年。俾卿隐处去位。冒寃失职。元首股肱之义蔑如也。是何朕耄不德至此哉。前过东掖便门。见卿作赋感朕。使昭然有闻。其复册陈氏爲后。进卿中二千石。妻卓氏贞心不替。厥迹可嘉。封蜀郡夫人。廷尉王吉。狗监杨得意。理辜进贤。法当上赏。其以三适之赏赏之。靑囊爵百户。孤红亦给牛酒。卓王孙奸滑贼伦。应籍其资。卿其祗命。以弼朕德。以丕洪基。毋懈。钦哉。望阙谢思。〔生衆谢介小生〕天使请坐。〔末〕不劳了。九重宣诏罢。一骑望云囘。〔下外〕我无颜相对诸公。暂进裏面歇息一囘。诸公请自在。忆昔都亭招宴日。谁知此际丧时。〔下生〕山妻初到。治一杯水酒。敢留二兄少坐。聊敍故旧之情。〔小生小外〕幸逢喜事。只得领命了。〔生〕左右将酒过来。〔生旦贴丑〕

【鲍老催】殷勤斗酒。感仁兄荐拔频垂手。相同欢笑怜朋旧。〔生〕再取酒来。望二兄多飮几杯。何妨扇底歌。尊前舞。花间漏。开怀共醉黄昏后。〔合〕马蹄踏碎月明阶。金鞭醉拂行人首。

〔小生小外〕学生囘敬兄嫂一杯。

【前腔】英雄困久。云番雨覆君知否。荣华富贵天成就。官爵高。才名茂。鸾凤偶。人生美愿酬八九。

〔合前衆〕今日谢天不尽。

【双声子】难消受。难消受。百年人同福寿。同福寿。古今谁更有。〔合〕君恩厚。君恩厚。难报酬。难报酬。愿天长地久。万岁金瓯。

【前腔】新声奏。新声奏。传奇应难朽。应难朽。料知音同笑口。〔合前〕

【尾】康宁富贵皆辐辏。愿子子孙孙称寿。乐不尽满堂春昼。

才子文章冠古今。佳人倾国更知音。

花间每忆相思调。月下常追隔壁琴。

分散莫嫌淸夜怨。团圆须记白头吟。

谁人爲写云和曲。落魄孙生万古心。

琴心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