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社学要略

原文

自教化陵夷之后,举世不知读书为何事,师弟相督,父子相传,不过取科甲、求富贵而已。今选社师,务取年四十以上、良心未丧、志向颇端之士,不拘己、未入学者二十余人,掌印官群之文庙,饩以日食,先教以讲解《小学》、《孝经》及字学反切。一年之后,如果见识近正、音韵不差、文理粗通、讲解亦是者,掌印官下学考试,择其堪以教人,查有社学;挨次拨发。

子弟读书,大则名就功成,小则识字明理,世间第一好事。有等昏愚父母,有子不教读书,邪心野性,竟成恶人。做盗贼、犯刑宪,皆由于此。几曾见明理识字之人,肯为盗贼者乎?掌印官晓谕百姓,今后子弟,可读书之年即送社学读书。纵使穷忙,也须十月以后在学,三月以后回。如此三年,果其材无可望,省令归业。

学中以长幼为先,序就齿数。除系相亲自有称呼外,其余,少称长者兄,长呼少者名。行则右行,坐则下坐,长者立则立,长者散则散。一禁成群戏耍;二禁彼此相骂;三禁毁人笔墨书籍;四禁搬唆倾害;五禁有恃凌人。此处人五禁,犯者比读书加倍重责。

学者立身,行检为重。一戒说谎;二戒口馋,三戒村语淫言,四戒爱人财物,五戒讲人长短,六戒看人妇女,七戒交结邪人,八戒衣服华美,九戒捏写是非,十戒性暴气高。犯者比读书加倍重责。

童子每日早起,向父母前一揖,问曰:今夜安否?早饭、午饭回,见父母,揖,问曰:父母饮食多少?晚上,看父母卧处,待父母睡毕而后退。父母怒骂,跪而低头,不许劲声强辩。父母勤劳,即来待作。父母久立,忙取坐物。父母唤人,高声代唤。父母疾病,煎汤尝药。此虽人子末节,少年先须日习。至于一尊长,俱要恭敬。中凡事忍默。如有违犯,父兄即告先生,加倍重责。

行步要安详稳重,不许跳跃奔趋。说话要从容高朗,不要含糊促迫。作揖要舒徐深圆,不可浅遽。侍立要庄严静定,不可跛欹。起拜要身手相随,不可失节。衣履要留心爱惜,不可邋遢。瞻视要静正安闲,不可流乱。抄手要着衣齐心,不可怠惰。在坐要端严持重,不可箕岸。有违犯者罚跪,再三犯者重责。

每讲书,就教童子向自身上体贴。这句话与你相干不相干?这章书,你能学不能学?仍将可法、可戒故事,说与两条,令之省惕。他日违犯,即以所讲之书责之,庶几有益身心。

每日遇童子倦怠懒散之时,歌诗一章。择古今极浅、极切、极痛快、极感发、极关系者,集为一书,令之歌咏,与之讲说,责之体认。古诗如《陟岵》、《寥莪》、《凯风》、(以上父母),《棠棣》、《小明》、《杕杜》、(以上兄弟),《江汉》、《出东门》(以上男女),《鸡鸣》、《雄雉》(以上夫妇),《燕燕》(嫡妾),《伐木》(朋友),《芄兰》(童子),《葛藟》(民穷),《相鼠》(教礼),《伐檀》(训义),《采苓》、《青蝇》(戒谗),《蟋蟀》、《瓠叶》(示俭),《采蘋》(重祀),《白驹》(悦贤)。至于汉魏以来乐府古诗,近世教民俗语,凡切于纲常伦理、道义身心者,日讲一章。其新声艳语,但有习学者,访知重责。(《训蒙约》后附集诗歌,即此意也。)

初入社学,八岁以下者,先读《三字经》以习见闻;《百家姓》以便日用;《千字文》亦有义理。有司先将此书,令善书人写姜字体,刊布社学师弟,令之习学。盖姜字虽吃力,而点画分毫不苟,作字之时,能令此心不放、此心不粗。佻达纵横者厌之,以为欠苍劲、欠自然,而不知有益于性灵也。

教童子,先学爽洁。砚无积垢,笔无宿墨。蘸墨只着水皮,干笔先要水润。书须离身三寸,休令拳揉。手须日洗两番,休污书籍。案上书休乱堆斜放,书中句休乱点胡批。学堂日日扫除,桌凳时时擦抹。

念书初要数字,次要联句,次要一句紧一句。眼瞅定则字不差;心不走则书易入;句渐紧则书易熟;遍数多则久不忘。

看书不可就讲。先令童子将注帖经,帖过一番,令之回讲,然后一一细说,巧比再看。复回不知,再讲。庶几有得。

作文,出极明浅易于发挥题目。作不得题,细讲一遍,仍作此题。一题三作,其思必尽,其理自通,胜于日易一题也。

记文,须选前辈老程文,极简、极浅、极切、极清者,每体读两篇。作文之日,模仿读过文法者出题,庶易引触。读书以勤为先,童子不分远近,俱令平明到学,背书完,读新书。吃饭后,略令出门松散一二刻,然后看书、作文、写仿毕,仍读书。午饭后,再令出门松散一二刻,仍读书。日落后,分班对立,出对一个、破题一个,即与讲解,然后放学。盖少年脾弱,饭后不可遽用心力,恐食不消化也。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