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王郭两先生崇论

郭青螺先生崇论卷八

○获麟

公羊传、颜渊死子曰噫天丧予子路死子曰噫天祝予、西狩获麟孔子曰吾道穷矣史记葢本之公羊非子长笔也

○卜祷

困学纪闻载孔子病子贡出卜孔子曰子待也、吾坐席不敢先、居处若斋、食饮若祭、吾卜之久矣、论语载子疾病子路请祷诔曰祷尔于上下神祗、子曰丘之祷久矣、孔子之病、子贡请卜弗从、子路请祷弗从、今南方疾病专事卜祷岂可闻于仲尼之徒邪、

管子

管子曰整齐樽诎以辟刑僇。纤啬省用以备饥馑。此其言似俭矣。故或人有俭乎之疑。又曰节乐莫若礼。守礼莫若敬。此其言似知礼矣。故或人有知礼之疑。而要之皆其言也。行实悖之。

○五人

孟子曰孟献子有友五人焉、乐正裘牧仲其三人则予忘之矣、及读刘向新序云、鲁孟献子聘于晋宣子、宣子曰、子之孰与我富、献子曰、吾甚贫、惟有二士。曰颜回。兹无灵。恶知孟子所忘者。非颜回兹无灵邪。氏族大全、以乐正为一人、裘牧仲为一人、

○久娠

李耳母怀胎八十一载、逍遥李树下乃割左股而生是为老子、李泌母周氏既娠、凡三年、方寝而生、泌生而发至于眉、尧十四月而生、汉昭帝亦十四月而生、故武帝命钩弋夫人之门、曰尧母门、秦始皇十二月而生、秦符坚亦十二月而生、大凡生、而过十月者、皆贵征也。至三年与八十一年、则尤异矣。

○一君二谥

鲁闵公又称愍公、鲁僖公又称厘公、汉献帝蜀谥愍帝、

○优孟

史记滑稽传优孟为孙叔敖、衣冠抵掌、谈语岁余、像孙叔敖、庄王置酒优孟前为寿、庄王大惊以为叔敖复生、谓优孟即叔敖也、欲以为相欲以优孟为相也故下文曰、优孟请归与妇计之、子玄乃谓庄王欲加以宠荣、复其爵位、是未详全文。澷加抨击。

扁鹊

扁鹊传云夫子之为此方也若以管窥天、以郄视文、按郄即隙字、孔也、从隙孔、视天文也。故曰以郄视文、又云望色听声写形、言病之所在、按写与泻通、即鉴形也。

越人起虢太子始令弟子子阳厉针而太子苏、即令弟子子豹为五分熨而太子起坐、后服汤二旬如故、则针与熨之功、神于汤也、世医第知汤、不知针熨、何以起死人乎、

○虢太子

史通扁鹊医疗虢公、而云时当赵简子之日、则不疑虢而疑赵矣、考刘向说苑、称扁鹊过赵、赵太子暴疾而死、非虢太子也、

○仓公

仓公传云令人不得前后溲、按溲便溺也书曰牛溲马勃小便曰小溲、大便曰大溲、又曰前后溲、左传溺作旋、

韩非司马相如

韩非着孤愤五蠹之书、人或传其书至秦秦王见之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韩非之所著书也、秦因急攻韩、韩遣非使秦、秦王悦之、未信用、李斯姚贾害之、非自杀、司马相如着子虚赋、汉武帝读而善之、曰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狗监杨得意曰臣邑人司马相如、自言为此赋、上惊乃召相如、相如请为天子游猎赋、赋成以为郎、秦皇汉武于韩马之书、笃好之矣比至韩死狱中马止为郎恶在其同时而与游也。第相如之赋。石田也。韩非之书未纯王道。用之犹可以强国。稊稗也。此又韩马之辨也。若李斯谗非。去狗监远矣。

○秦始皇

一始皇也、纪称庄襄子、不韦传称吕子、何矛盾耶、以常理论、大期而生、当是庄襄子、

皇帝非秦始也。书曰、皇帝清问下民。黔首非秦始也。孔子曰、明命鬼神以为黔首。

○汉惠帝

汉惠帝七年不纪、而纪吕后、司马子长之失也、孟坚汉书补惠纪为当、

○汉文帝

汉文帝议论宽厚、化行天下、断狱四百、民鲜告讦、宣帝元康时、断狱二百二十二人、以数计之、似若优于文、然史称文帝刑措、魏相谓二百余人之狱、此非小变、史臣所称天下无冤、民自不冤、谀词耳、文帝察新垣平玉杯之诈、下吏诛乎。武帝识文帝牛帛之书、下吏诛成。此其明察、亦畧相当。然文帝诛平之后。益疏方士。武帝诛成之后。栾大封五利。尚公主。封太山。禅梁父。至欲自浮海。求蓬莱。末年虽有仙人妖妄之悔。晚矣。故武宣之于文帝。未可同日语也。

○任敖

史记任敖传后有以淮南相张苍为御史大夫一段当入苍传后、不宜入敖传、或恐是误、

○田禄伯桓将军

兵聚则强、分则弱、田禄伯之说吴王濞。非完计也、其后魏延亦用此计伐魏、而武侯不从桓将军之策、大是、宸濠攻安庆不下亦有说之疾据金陵者而濠不从、故与濞俱败、

○人豕人猫

吕后虐于戚姬号曰人豕、李义府柔而害物佐武后虐天下号曰人猫、

○清吏

张汤、清而酷者也。惟酷故杀身。惟清故侍中七叶。杨震、清而激者也。惟激故杀身。惟清故四世三公。孔孟、清而不酷不激也。惟不激不酷故寿。惟清故庙祀万世。

○汉唐二宣

汉宣帝初立谒高庙大将军光骖乘。上内严惮之若有芒刺在背、后唐宣宗素恶李德裕之专、即位之日、德裕奉册、既谓左右曰、太尉顾我、使我毛发洒淅、故霍氏赤族之祸。萌于骖乘。李氏崖州之贬。迫于奉册。

○严光李泌

严光加足于帝腹光忘帝之贵也。唐肃宗因李泌假寐、登床捧泌首、置于膝、良久方觉帝自忘其贵也。布衣之遇天子、至光泌极矣、桐江一丝。扶汉九鼎。历佐四圣。而后脱屣。光泌所以报人主者。亦至矣哉。

○樊晔冯异

南阳樊晔与光武少游旧、建武初征为侍御史、迁河东都尉、引见云台、初光武微时、尝以事拘于新野、晔为市吏、馈饵一笥、帝德之不忘、仍赐晔御食。及乘舆服物。因戏之曰、一笥饵。得都尉。何如。晔顿首辞谢、冯异破赤眉、入朝京师引见、帝谓公卿曰、是我起兵时主簿也。为吾披荆棘。定关中。既罢、使中黄门赐以珍宝衣服钱帛。诏曰、仓卒无蒌亭豆粥。虖沱河麦饭。厚意久不报。异稽首谢光武于一笥之饵。仓卒之粥。贵不能忘而思一报。其恢弘大业固不偶矣。

汉书会稡

班固作西汉书凡百篇未成、明帝初、人有上书言固私改史记者、诏收固京兆狱、固弟超乃诣阙上书、且呈固著述意、会郡亦封上固所为汉书、天子甚奇之、除兰台令、使成前书、唐天宝初、郑虔采集异闻、著书八十余卷、人有窃窥其稿、上书告虔私修国史、虔遽焚之、由是贬谪十余年、后从调选授广文馆博士、更纂录犹成四十余卷、名曰会稡、班郑皆史才、以未奉明旨、私纂史书、一下狱、一贬谪、则著述诚不可不慎也、近日私史褒贬时事、如吾学宪章之类岂未读班郑传邪

○韩王晏寇

韩淮阴信贫常从人寄食、其母死无以葬、乃行营高燥地、令傍可置万者、王益州浚、少有大志、尝起宅开门、前路广数十步、曰吾欲使容长戟旛旗。男儿贫贱故当如是晏平仲为相、食不重肉、妾不衣帛、一狐裘三十年。冠平仲、有官居鼎鼐、无地起楼台、一青帏二十年男儿富贵又当如是

○牛喘牛弱

丙吉出逢群鬪者死伤横道吉过之不问前逢人逐牛牛喘吐舌使骑吏问逐牛行几里矣掾吏谓前后失问吉曰民鬪杀伤京兆尹职当禁捕、宰相不亲小事、非当于道路问也、方春牛喘此时气失节、恐有所伤害、三公典调阴阳职当忧、是以问之、掾吏乃服以吉为知大体、杨再思为丞相时水沴闭坊门以禳、再思入朝有车陷于泞、叱牛不前、恚曰、痴宰相不能和阴阳而闭坊门、令我艰于行、再思遣吏谓曰、尔牛自弱、不得独责丞相牛一也丙问牛喘而自咎。杨怨牛弱而自恕。人之度量相悬。天渊如此。

○世相

汉父子丞相韦贤子玄成、平当子晏四世三公杨震、子秉、孙赐、曾孙彪、袁安、子敞、孙汤、曾孙逢、唐五世拜相社如晦、五世孙元颖、元颖侄审权、审权子让能、让能子晓八代拜相萧瑀嵩华复俛寘仿遘三世拜相、张嘉贞、子延赏孙弘靖父子丞相苏环、子颋、俱许国公、李元纮父子、【元纮父道广】戴冑、子至德、李吉甫子德裕祖孙丞相卢怀慎、孙杞一门三相岑文本中书令、从子长倩内史、羲侍中、杨师道、兄恭仁、从孙执柔、崔铉、子沅、叔父元式兄弟拜相来恒来济叔侄拜相郑絪郑余庆、宋三世拜相、吕文穆、从子文靖、从孙正献、史越王浩、从子卫王弥远、孙嵩之、然史不如吕父子宰相王溥、子贻永、吕许公、申公、韩魏公琦、仪公彦徽、范文正公仲淹、子忠宣公纯仁、章郇公得象、子申公□祖孙宰相曾鲁公、钦道兄弟宰相韩綘、韩缜、本朝不设丞相父子阁老南充陈文庄以勤、子少保于陛兄弟阁老安福彭文宪时、文思华、一状元、一会元

○莾昭

秦亡于婴、而莾立婴以嗣平、速汉之亡也。汉亡于陈留王、而昭立陈留王以继髦、速魏之亡也。莾昭之奸神矣、

○三国

曹丕之于献帝、以臣夺君也、孙策之于王朗华歆、以客逐主也、先主之于刘璋、以兄陵弟也、其失一也、故祚俱不永、

○孔明

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不为先主失之璋矣苏子瞻曰先主及刘璋兵意颇不义孔明古豪杰何以为此事

○关侯

建安二十五年春正月吴吕蒙以诡诈袭关云长蒙未膺爵而死。比传首至洛阳不数日而曹操死。呜呼异矣、

○取蜀

自古取蜀将师不利汉岑彭来歙、讨公孙述、遭刺客之祸、魏邓艾钟会、冠成都、【本文讨刘禅三、字玉成易之】皆族灭、后唐郭崇韬康延孝魏王继岌讨王衍、皆死、宋王全赟崔彦远讨孟昶、皆坐废、开禧间杨巨源李好义讨吴牺、皆为李子父所歼、余玠为宣谕、凡十年、不令终、本朝颖国公傅友德平蜀、后以暴卒、

○华歆

华歆、汉室之贼也。守豫章。失豫章。临阵不勇。臣献帝。逐献帝。事主不忠。

○荀陈王谢

汉魏之间、荀陈族樊。典午之际、王谢门高。然荀文若娶张衡之女。陈太丘送张让父之丧。未免委蛇中贵以全族。王导谢安、俱有功东晋、然淮淝之捷。玄立奇勋。石头之据。敦藏旤心。由是言之、王不如谢。至王导孙谧、授玺于桓玄。谢安孙澹、持册于刘裕。其为不肖。一而巳矣。

○懿说

死诸葛。走生仲达。知巾帼之懿可走也。懿而丈夫。即诸葛恶能走之。死姚崇。能筭生张说。知宝玩之说可贿也。说而廉士。即姚崇恶能算之。

○房杜子孙

房玄龄有法、集古今诫、书为屏风、令诸子各取其一、曰留意于此、足以保躬、妻卢氏玄龄病甚、曾剔一日、以示信、矢不二适所以为子孙鹄者、至矣、遗爱之诛、公主误之也、杜如晦、特子不肖耳、五世孙元颖、元颖侄审权、审权子让能、让能子晓、五代拜相、为唐名族、又不得与房并论者善乎孟子之言曰、子之贤不肖皆天也、非人之所能为也未可以此少房杜也李世绩戒子孙曰、房杜辛勤立门户、为不肖子荡覆无余、而敬业之诛、更甚于房杜虽然亦未可以此少世绩也。敬业讨周。为臣死忠。非不肖也。

○雪夜

唐代虏苏定方曰、虏恃雪深、谓我不能进、必休息士马、亟追之可及、若缓之、彼遁逃浸远、不可复追、省日兼功、在此时矣、乃蹋雪书夜兼行、所过收其部众、李愬伐淮西、夜半乘雪克之、擒吴元济、槛送京师、愬曰风雪阴晦、则烽火不接、不知吾至、孤军深入、则人皆致死、战自倍矣、葢确论也、

○书忍

唐张公艺九世同居帝问何以致此公艺书忍字百余以进、光禄卿王守和尝于几案间书忍字、明皇问曰卿名守和、巳知不争、好书忍字、尤见用心、守和奏曰臣闻坚而必断、刚则必折、万事之中、忍字为上。书曰必有忍、其乃有济。谚曰一忍敌灾星。少陵诗曰忍过事堪喜。吕含人本中云、忍之一事、众妙之问。忍之为用。大矣。

○汾阳

汾阳击吐蕃、单骑结回纥、回纥吐蕃、非党乎。而卒破吐蕃者、回纥也。李抱真击朱滔、直造王武俊、王朱非党乎。而卒破朱滔者、王武俊也。仲淹制元昊、犒赏诸羗、为立条约、诸羗非元昊之卿导乎。而卒制元昊者、诸羗也。故善制寇者。以寇击寇。善驭夷者。以夷攻夷。

○北门

唐开成二年复以裴度节度河东度牢辞老疾帝命吏部郎中卢弘宣谕意曰、为朕卧护北门可也、趣上道、度乃之镇、宋大中符祥元年以寇凖知天雄军契丹使尝过大名、谓凖曰、相公望重何故不在中书、凖曰主上以朝廷无事、北门锁钥、非凖不可耳、度与凖皆宰相材也、度不平章而卧护北门。凖不中书而锁钥北门。唐文宋真、何爱北门、不如爱朝廷也。

○段思平

唐时段思平生有异兆、杨于真忌而欲捕杀之、思平匿山中、得野桃、剖之、肤核有文曰、青昔、折之曰、青乃十二月、昔乃二十一日、今杨氏政乱吾当以是日举义乎、遂以是日起兵、是夕梦人斩其首、又梦玉瓶耳缺、又梦镜破、惧不敢进兵、军师董迦罗曰、三梦皆吉逃也、公为大夫、去首为天、天子兆也、玉瓶去耳为王、王者兆也、镜中有影、如人有敌、镜破则无影、无影则无敌矣、思平乃决、遂逐杨氏而有蒙国、改号曰大理、

新唐书五代史

新唐书叛臣传、有仆固怀恩。而亡吴元齐。逆臣传、有朱泚。而亡朱滔。则乱贼何惧。五代史不为韩通立传。则忠义何劝。吾为欧阳子惜焉。

○宋金二太宗

宋太宗以天下私之子、金太宗乃以天下还之侄、故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也、

论语

宋太祖劝赵普读书遂手不释卷每归私第阖户启箧取书诵之竟日及卒人发箧取书视之则论语二十篇也、尝谓帝曰臣有论语一部、以半部佐太祖定天下、以半部佐陛下致太平、李沆常读论语或问之沆曰沆为宰相如论语中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尚来能行、圣人之言、终身诵之、可也乃知古人相业本之读书读书先读论语今士大夫入官后浮诵百尘土论语其媿赵李多矣

○慎火

石林燕语载陈希夷将终密封一缄付其弟子候其死上之、既死弟子如其言入献真宗发视无他言、但有慎火停水四字而巳、或者以为道养生之言、而当时皆以为意在国事、无能解者、巳而祥符间禁中数火、遂以为先告之验、上以军营所聚、尤所当戒、乃命诸校、悉书之门、予谓贮水防火、此事甚浅、希夷临终、岂以是告君哉、火者狄也。即金狄也。水者赵姓、天水也。言慎金狄。能停天水也。其后徽钦降金、金人封徽宗为天水郡公。钦宗为天水郡侯。此停水之验也。特希夷不明言之耳。

○河清

宋徽宗大观元年宋政乱矣、黄河清而金主兴。端宗景炎二年宋将亡矣、黄河清而元主兴。元顺帝至至二十一年元将亡矣、黄河清而我明太祖兴。正德二年政亦乱矣、黄河清而世宗皇帝兴。故河清之祥不偶然也、而金元二主以虏人亦应之、乃知天之所兴、无论夏夷、惟德可眷则眷之、故诸夏君臣。勤修吾德。以俟天可也。

○北辕

宋昭云献公之子九人、惟重耳之尚存、指高宗也、又云举于有北辕之衅、言太宗之孙尽北也、高宗无嗣、不得不立孝宗、孝宗、太祖孙也、及读陆务观笔记、金贼刼迁宗室、我之有司、不遗余力、然比其去、义士匿之、获免者、犹七百人。人心可知。则太宗之后、犹存七百人。孝宗之立。择贤也。非谓太宗无后。而立太祖后也。

○世孤寒

宋雍熙二年三月己未亲试进士、梁颢以下赐及第、始唱名、内有李宗谔、宰相昉之子、吕蒙亨、参政吕蒙止之弟、王■〈糹夫〉、盐铁使明之子、许待问、度支仲宣之子、上曰、斯并世。与孤寒争路。纵以艺升。天下亦谓朕私。并下第、国朝杨新都公执政、子及第、翟公鸾执政、二子登第、张江陵公执政、二子及第、一登第、其后俱削籍不叙、乃知世孤寒争路一语。宋太宗真是确论

○耶律

耶律楚材、辽宗室子也。辽亡于金。而借元蹙金。其名曰报怨。张良之徒也。赵孟俯、宋宗室子也。宋灭于元。而忘祖臣虏。其名曰事雠。孙秀之类也。

○道统

尧曰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此十六字、万世道统之祖也、明太祖曰孝顺父母尊敬长上和睦乡里教训子孙各安生理毋作非为此二十四字、万世道统之续也、何也。尧舜之道孝弟而巳矣。

○取天下

汉高祖之取天下其在汤武之上乎以仁易暴也未闻以臣弒君也即子婴犹全之也明太祖之取天下其在汉高之上乎以华逐夷也未闻以下犯上也即顺帝孙犹遣之也

晋安帝改元元兴、明年桓玄篡位、桓温字符子。玄一称元。似若为桓氏兴起之谶。玄篡位、改元大亨、远迩讙曰、二月了其后义师起。果以二月诛玄。

汉和帝改元元兴、是年崩。孙皓改元元兴、竟入洛。晋安帝改元元兴、明年桓玄篡。元兴之不利如此。

汉文帝以戊寅称后元年甲申崩共七年景帝以戊戌称后元年、庚子崩、共三年。武帝以癸巳称后元元年、甲午崩、止二年、夫元者始也岂可称后汉文为不经矣

○如意

滁阳王郭子兴、以女妻高皇帝、即孝慈皇后、姓马从本生姓也。王次夫人张氏生女、为高皇帝妃、生蜀王豫王如意王、则郭妃亦王女也。汉高帝有赵王如意、我高帝亦有如意王、汉高因之。动摇国本。我高帝传位长孙为万世法。去汉高远矣。

○庙祀

解大绅大庖西上封事曰孔子自天子达于庶人通祀以为先师而以颜曾子孟子配、自闵子以下各祭于其乡、而鲁之阙里、仍建叔梁纥庙、赠以王爵、而以颜路曾晳孔鲤配、一洗历代之因仍、肇起天朝之文献、岂不盛哉、宋濂孔子庙堂议曰、古者立学专以明人伦、子虽齐圣不先父食久矣、故禹不先鲧、汤不先契、文武不先窟、宋祖帝乙、郑祖厉王、犹上祖也、今一切寘而不讲、颜回曾参孔伋、子也、配享堂上。颜路曾点孔鲤、父也、列祀庑间。张载则二程之表叔也、乃坐其下、颠倒彛伦、莫此为甚、吾又不知其为何说也。至嘉靖初、始建启圣祠、以颜路曾点孔鲤配启圣公其礼始正。其议则始自解宋二公。

○惠陵金陵

顾瞻先主之惠陵。而知安乐之必亡。环视金陵之宫阙。而知建文之不守。则武乡诚意、不能无遗议焉、

○陵名

本朝年号、俱从古未有者、惟永乐与方腊伪改元同、至陵名、则多与古同成祖长陵、与汉高帝同。仁庙献陵、与唐高祖同。宋光宗亦名永献陵。宣庙景陵、与唐顺宗同。一云宪宗、英庙裕陵、宪庙茂陵、与汉武帝同。宋宁宗亦名永茂陵。孝庙泰陵、与唐玄宗同。后魏宣武后宋哲宗亦名永泰陵。武庙康陵、与汉平帝殇帝宋顺祖同。世庙永陵、考宋陵皆名永。兴献帝显陵、与汉明帝石晋高祖同。穆庙昭陵、与唐太宗同。宋仁宗亦名永昭陵。

○裕陵遗诏

本朝帝崩、故事妃嫔、皆从葬、孝陵四十妃嫔、长陵十六妃、献陵七妃、景陵八妃、裕陵遗诏。不许殉葬。圣子神孙。守为定制。呜呼何其仁也。国祚万年实培于此

○大礼

大礼之议、重嗣者议虽非而心则忠。重统者议虽正而意则媚。

○宰相

宋朝进士有一榜数宰相者、太平五年苏易简下、李沆、向敏中、寇凖、王旦、咸平五年王曾下、王随、章德象、淳化三年孙何下丁谓、王钦若、张士逊、庆历三年杨寘下、王珪韩绛、王安石、吕公着、韩缜、苏颂、元丰八年焦蹈下、白时中、郑居中、刘正夫、载懒真子、以为古无有也、然至庆历三年、一榜六相。可谓极盛矣。我朝自开科以来一科数相者、亦代不乏人、建文庚辰胡文穆公广、杨文敏公荣、金文靖公幼孜、杨文定公薄、四人、永乐乙未、陈少保公循、高文义公谷、张文僖公益、许襄敏公彬、四人、永乐辛丑、王毅愍公文、薛文清公瑄、二人、宣德丁未、马襄敏公愉、萧少师公镃二人、宣德癸丑、徐武功公有贞、李文达公贤、二人、正统戊辰、彭文宪公时、岳赞善公正、万文康公安、刘文穆公吉、刘文和公珝、五人、正统丙辰、陈庄靖公文、刘文安公定之、二人、景泰甲戌、彭文思公华、尹文和公直、徐文靖公漙、丘文庄公浚、四人、天顺甲申、李文正公东阳、焦少师公芳、二人、成化乙未、谢文正公迁、王文恪公鏊、曹少保公元、三人、成化戊戌、杨文忠公廷和刘文肃公忠、梁文康公储、三人、成化丁未、费文宪公宏、蒋文定公冕、毛文简公纪、石文介公珤、四人、弘治庚戌、靳文僖公贵、袁荣襄公宗皋、席文襄公书、三人弘治乙丑、翟少傅公銮、方文襄公献夫、严少师公嵩、顾文康公鼎臣、四人、弘治丙辰、贾文靖公咏、许文简公赞、二人、正德辛未、桂文襄公萼、张文毅公治、二人。嘉靖辛丑、严少保公讷、高少傅公拱、陈文端【作庄者误】公以勤、高少保公仪、四人、嘉靖乙未、郭少傅公朴、赵文肃公贞吉、二人、嘉靖丁未、李少傅公春芳、张太师公居正、殷太保公士儋、三人、癸丑、马少傅公自强、张少师公四维、二人、壬戌、申少师公时行、王少保公锡爵、余少保公有丁、三人、乙丑、许少师公国、沈少保公鲤、二人、隆庆戊辰、赵文懿公志皋、张少师公位、王文端公屏、陈文宪公于陛、沈少傅公一贯朱少保公赓、一科六相、足继庆历三年之盛、

本朝一科之盛。无如二戊辰。正统戊辰五相。隆庆戊辰六相。一甲之盛。无如嘉靖壬戌。三及第皆相。一府之盛。无如吾吉安十相。一县之盛。无如吴县与吾泰和皆四相。一之盛。无如安福彭文宪文思公。兄弟二相。南充陈文端公父子二相。

○南北

南北风气之说、始自孔子、子曰、南方之强、北方之强、而以不报无道居南、死而不厌居北孔子北人也。未尝不君子南也。孟子曰、陈良楚产也、北学于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孟子北人也。未尝不豪杰南也。二程倡道河南、杨中立受学、学成归闽、程子曰、吾道、南矣、程子北人也。未尝不以道统属南也。王珪对唐太宗曰、孜孜奉国、臣不如玄龄、才兼文武、臣不如靖、耻君不尧舜、臣不如征珪僧辩孙南人也未尝不推让北诸君也。朱子纲目、改帝魏为帝汉、改孔明入寇、为伐魏、明是厘正通鉴、而其自序则曰、温国司马文正公、南阳胡文定公、述作之本意。有非区区所可及者。朱子南人也。未尝不推高文正文定也。明仁宗皇帝、尝言科举多弊、杨文贞对曰、科举须兼取南北士、仁宗曰、北人学问、远不逮南人、对曰、长才大器、多出北方、南人有文多浮、遂定南北中卷例文贞南人也。未尝不大器北也。若南自南北自北非所望于士大夫矣

○神仙

刘向列仙传、豫章无、晋葛洪神仙传、豫章一人、鄱阳王遥、字伯辽、唐沈汾续仙传、豫章二人、洪州建昌叶千韶、字鲁聪、南昌钱郎、字内光、宋会慥集仙传、豫章六人、九江施肩吾、字希圣、授其筌于洞宾临川王安国、字平甫、神宗时、入崇文馆、张继先、贵溪人、汉天师道陵三十代孙也、祝大伯、不知何许人、尝为佣于贵溪、周贯、不知何许人、治平熙宁间、往来南昌郡、曾志静庐陵人、独恠文许旌阳吴猛、以真仙而不列名王平甫以儒者而□为仙。则其故未之解矣。

○蛇医

予读酉阳杂俎王彦威在汴州、夏旱、时李玘因宴、王以旱为言、李醉曰、欲雨甚易耳、可求蛇医四头、水十石、瓮二枚、每瓮实以水、浮二蛇医、以木葢、密泥之、分置闹处、瓮前后设席、烧香、选十岁以下儿十余、令执小青竹、昼夜更击瓮、不得少辍、试之雨大注未审蛇医为何及读尔雅、蝾炎螈蜥蜴蝘蜓守宫四名、转相解、至陶隐居、以为其类有四种、形大纯黄色者、名蛇医。其次似蛇医而小形长尾、见人不动者名龙子。小而五色尾、青碧可爱者、名蜥蜴。形小而黑、喜缘墙壁者、名蝘蜒。按说文及字林及崔豹古今注、并以蝾螈为蛇医未省医义为何及读尔雅翼、蛇医或名蛇师。或云蛇舅母。旧说蛇体有伤。此虫辄衔草传之。故有医号。或曰口常含雹、蛇若有病、则以电疗之。今蛇遇冬入蛰、含土为圜、至春出蛰、土坚如铁石、谓之蛇黄。盖毒烈之气、聚蓄所为蛇医以雹治蛇病似恊于理乃知一物。三读书而后明。书之不可不读也如此。

○缢苏

左传宣公八年春白狄及晋平夏会晋伐秦、晋人获秦谍、杀诸綘市、六日而苏、夫人弃市、首身异处、六日而苏、恐无是理、及读子玄史通、秦谍从缢、六日而苏、夫缢而苏、容或有之、杀而苏、吾未之见也、子玄博学、当另有据、

○读一统志

谯周降晋、施宜生仕金、刘整降元、而列之人物。则熏莸同器。靖难死节诸臣、建言杖死诸臣、不一立传。则中义落魄。尉迟迥、宇文忠臣也。不着其死义。而反以为作乱。洗氏高凉义妇也。不为之立传。而堇见于祠庙。费孝先、皇甫坦、术士也。奈何与纪信魏了翁同传。户口尺籍、大政也奈何不与土产卫所同编。诸如此类、不可枚举、嗣有编者、似当厘正、

○读述异记独异志

南海有鬼母能产鬼、一产十鬼、朝产之、暮食之、【出述异记】故今之不慈者应号曰鬼姑。枭长而食母、獍长而食父、獍未睹、枭则在在有之、而蜀黔闽更甚故今之不孝者应号曰枭獍。齐王后怨死、尸化为蝉、遂登庭树、嚖唳而鸣、【独异志】故世之不夫而弃妻者应号曰冤蝉。南海有鱼、其名曰鲎、行则雄雌双双并、??鱼人先得其雌、并收其雄、先得其雄、其雌遁而去故世之不妇而弃夫者应号曰雌鲎。

○虏

利金缯之虏、真虏也。故可以金缯笼之。利土地之虏、非真虏也。不可以金缯笼之金缯既不可笼土地又不可弃战守又不可恃呜呼殆矣

○改元

王莾篡汉改元、始建国官曰、更始将军卒应圣公更始之谶。其铸钱、初名曰错刀、契刀、以为□□字、有金刀。遂罢二刀更名曰泉贷。又为光武白水真人之祥天欲兴刘即王莾之诈不能夺也后主名刘禅、谯周以为有刘氏受禅之义。改元建兴炎兴。又为晋兴之瑞天欲废刘即武侯之忠不能留也【晋司马懿父字建公司马武帝名炎】

刘后主禅始改元建兴兆司马建公之兴也。【建公懿父】既改元景耀兆司马景王之耀也。【司马师谥景王】三改元炎兴兆司马炎之兴也【晋武帝名炎】若此有数存焉。即孔明如之何哉

张成倩曰改元之兆巧合乃尔天实为之非人所能附会也

又【见养草补入】

陈公洪谟继世纪闻云、正德改元人谓前代有之、时内阁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未深考耳马冡宰文升因考斗道、出题宰相须用读书人指此予谓永乐天顺正德。皆前代所有。当时宰臣未考。第永乐天顺治。而正德乱。则治乱之机。未必尽由改元。

○武乙

通鉴云殷武乙无道为偶人谓之天神与抟不胜而戮之为革囊血仰射之谓之射天猎于河渭之间暴雷震死、邵氏闻见录载张芸叟云尝见唐野史言明皇为李辅国所弒、肃宗知其谋、不能制、不数日、雷震死、翻释名义云夏赫连勃勃据有夏州、凶暴无厌、以杀为乐后为天震死、及葬、又震出之、一不敬。一不孝。一不仁。天之殛之不以人君贷也。宜哉。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