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香艳丛书

十二月花神議

(清)德清俞樾曲園

議之上

夫霏紅沓翠,大塊之文章也;翦露裁烟,化工之能事也。隋帝苑中,尚有司花之女郎;唐皇宮內,亦有惜春之御史。而謂香國繁華,都無管領乎?乃世俗所傳十二月花神,鄙俚不經,悠謬已甚。吳下養閑翁乃議更定十二月花神,屬草稾未定,辱以示余。余適將有西湖之行,笑而諾之,未遑暇也。已而舟窗獨坐,苦無聊俚。乃就養閑翁原議,以意參酌之。雖無青帝司規之權,聊附昌黎薦士之義。

正月梅花何遜

按:梅花為林處士所專久矣,原議以處士為梅花之神,允符公議。然考梁何遜作揚州法曹,廨舍有梅一株。遜常吟詠其下,後居絡,思之,再請其任。抵揚州,花方盛開,遜對樹彷徨,終日不能去。然則愛梅成癖,首推此公。杜詩云:"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唐以前言梅花事,所艷稱者。固無如何水部矣。宋趙蕃詩云:"梅從何遜驟知名"。孤山處士尚其後輩,以俎豆讓之,或亦首肯。

二月蘭花屈平

原議二月為杏花,然蘭為香祖,未敢從祧,易杏而蘭,重國香也。夫蘭之為花,得春最早。其後花者,蕙而非蘭也。世俗重閩蘭,則其花尤後,又蕙之別種矣。祀蘭春仲,以副"春蘭"之名,不敢混蕙為蘭也。然奉屈子為神,則固滋蘭而又樹蕙者,接芳錯芬,又豈徒九畹已乎。

三月桃花劉晨阮肇

原議以東方朔為三月桃花之神,然此兒饞涎,止在桃實,非愛其花也。改奉劉阮,則洞口桃花為有主矣。

四月牡丹花李白

原議四月芍藥花而以韓魏公主之。按古無牡丹之名,統謂之芍藥。魏公詩云:"鄭詩已取相酬贈,不見諸經載牡丹。"乃自唐以來,分為二種。且有"牡丹花王,芍藥花相"之說矣。故改四月為牡丹花,而以謫仙為之神。"清平"三章,何減金帶一圍也。

五月榴花孔紹安

原議以博望侯為五月榴花之神,蓋以其使西域始得此種也。然考《博物志》張騫西域所得,尚有胡桃、蒲桃諸種,非止石榴,未可專之。按《舊唐書》孔紹安傳,因侍宴應詔詠石榴詩曰:"只爲時來晚,開花不及春。"時人稱之,此事見正史,且是榴花,而非榴實。又其詩意,蓋以自喻,非泛賦一花一果者比也。然則榴花之神,似宜移祀孔君。

六月蓮花王儉

原議以周茂叔為蓮花神,然茂叔從祀尼山,未可以花神事之。《南史·庾杲之傳》:王儉用杲之為衛將軍長史,安樂侯蕭緬與儉書曰:"盛府元僚,實難其選,庾景行泛淥水、依芙蓉,何其麗也。"時人以入儉府為蓮花池,故緬書美之。韓偓《寄河南從事》詩云:"蓮花幕下風流客",趙嘏《寄桂府楊中丞》詩云:"一從開府芙蓉幕",并稱述此事,以為美談。然則,蓮花之神,無以踰儉矣。他若謝靈運有"初日芙蓉"之目,然是論詩,非事實也。至於六郎狐媚,遠公緇流,雖有涉於蓮花,亮無關於祀典。

七月雞冠花陳後主

原議七月秋葵花,而以鮑明遠為之神,因明遠賦此耳。按:謝靈運有園葵詩,亦秋葵花也,則鮑、謝似宜并祀,然於鄙意皆未甚協。考《楓窗小牘》云:"雞冠花,汴中謂之洗手花。中元節前,兒童唱賣以供祖先。"則雞冠花,古人所重。世傳雞冠即"玉樹後庭花"。蘇黃門雞冠花詩云:"後庭花草盛,憐汝系興亡。"《碧雞漫志》非之。然其云:"吳蜀雞冠花,有一種小者,高不過五六寸,目為後庭花。"則仍與黃門詩合。今擬七月改用雞冠花,而以陳後主為之神。後主以風流亡國,詞克憐之,奉為花神,或雞口猶勝牛後乎。

八月桂花郤詵

九月菊花陶淵明

十月芙蓉花石曼卿

三者均如原議

十一月山茶花湯若士

原議以石季倫為山茶花之神,未為允協。擬改用湯臨川,雖名輩較晚,然玉茗風流,回勝金谷繁華也。

十二月蠟梅花蘇東坡黃山谷

原議允協。蠟梅本名黃梅,其改今名,由蘇黃始也。

總領群花之神迦葉尊者

原議無之。按:既有群花,應有總領之者。昔迦葉尊者,於靈山會上百萬眾前,因世尊拈花,迦葉獨破顏微笑,世尊遂付以正法眼藏。今以總領群花,色空空色,一以貫之矣。

議之下

嘗讀《淮南子》,書稱有女夷之神司天和,以長百榖草木。草木有神,其說古矣。然其神必曰"女夷",意者瓊苗玉樹,固女子之祥乎。夫嬌花寵柳,雖吾輩之閒情;而訪紫尋紅,實閨人之本色。設有東都麗娟,南國佳人,椒糈蘭香,以時致祭。則迎神送神之曲,當易陽律而為陰呂矣。因亦就養閑翁原議,參酌之。以唐宮十眉圖,當羅虬九錫文焉。

正月梅花壽陽公主

原議以梅妃為之,允符公論。考《海錄碎事》,宋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含章殿簷下,梅花落額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自後有梅花妝。其事甚艷,然則移祀壽陽,亦公論也。

二月杏花阮文姬

原議二月梨花,而以謝道韞為花神。未為允協。擬改用杏花,《釵小志》云:阮文姬插鬢喜用杏花。今以為杏花之神,紅粉輕薄,占斷風流矣。

三月桃花息夫人

原議允協。

四月薔薇花麗娟

原議允協。麗娟事見《賈氏說林》。黃金買笑,誠韻事也。

五月榴花魏安德王妃李氏

原議以石醋醋為之,事出《博異志》。所謂處士崔元徽春夜獨處,忽有青衣引入楊氏、李氏、陶氏。又一緋衣小女,姓石名醋醋者也。然石醋醋止是寓言,并無其人,亦猶楊氏、李氏、陶氏,止是楊柳及桃、李耳。今以石為榴花之神,然則李氏可以為李花神,陶氏可以為桃花神矣。此議之未協者也。考《北齊書·魏收傳》,安德王延宗,納趙郡李氏女為妃,妃母宋氏薦二石榴於帝,諸人莫知其意。收曰"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孫眾多。"帝大喜。今以安德王妃為榴花之神,洵吉祥善事矣。

六月蓮花晁采

原議以西子為蓮花之神,以吳下錦帆涇有西子采蓮古跡也。然自梨園傳唱其事,久化雅而為俗矣。考唐大歷中有女子晁采,小字試鶯,少與鄰生文茂約為伉儷,及長茂寄詩通情。采以蓮子達意,墜一於盆,開花并蒂。母聞之嘆曰:"才子佳人,自應有此。"遂以采歸茂。此事絕艷。 欽定《全唐詩》載之,而世罕知者。今奉作花神,不特為蓮花添一佳話,亦且搜賢采逸之盛心也。

七月玉簪花漢武帝李夫人

原議允協。玉簪得名,由夫人始也。又按:原議以鳳仙為六月花,然六月既有蓮花,無庸兼及鳳仙。或移祀於七月,宋光宗李后諱鳳,宮中呼鳳仙為"好女兒花"。若七月改用鳳仙,而從原議以李后為之神,於理亦協。又考花史云:李玉英秋日采鳳仙花,染指甲,於月中調弦,或比之落花流水,亦韻人韻事也。附登薦章,用備采菲。

八月桂花唐太宗賢妃徐氏

原議以嫦娥為桂花神。然嫦娥乃"常儀"之轉音,實無其人。即如俗說嫦娥為月中仙人,則亦不得即以為花神也。考《唐書·太宗徐賢妃傳》,八歲曉屬文,父孝德使擬《離騷》,為《小山篇》曰:"仰幽巖而流盼,撫桂枝以凝想。"然則小山叢桂,不得專屬淮南矣。以妃為桂花神,無忝焉。

九月菊花晉武帝左貴嬪

原議九月茱萸,以賈佩蘭為花神,用《西京雜記》事也。然九月不及菊花,終有遺憾。擬改用菊花,而以左貴嬪為神,菊花一頌,允宜俎豆九秋也。

十月芙蓉花飛鸞輕鳳

原議允協。事見《杜陽襍編》。所謂"寶帳香重重,一雙紅芙蓉"也。

十一月山茶花楊太真

原議允協。山茶花有一種名"楊妃山茶",不嫌牽合也。

十二月水仙花梁玉清

原議以洛妃為之,稍嫌附會。按《瓶史》云:水仙神骨清絕,織女之梁玉清也。宜即以梁玉清主之。

總領群花之神魏夫人

原議無之。今補焉。南岳魏夫人為女仙中最貴者。《南史·鄧郁傳》稱:神仙魏夫人忽來臨降,則事見正史矣。《庶物異名疏》曰:花神名女夷,乃魏夫人之弟子。今故以魏夫人為總領群花之神。萬紫千紅,歸其統攝。何懼封十八姨乎。

【附录】

俞樾(1821-1907),清末学者。字荫甫,号曲园,光绪元年(1875年)后自号曲园老人。浙江省德清人。毕生致力于经学研究,卓有成就。1850年(道光三十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提督河南省学政时,御史曹泽弹劾其命割裂经义,遂被免职而归,38岁时为避兵燹,遂侨居江苏苏州。潜心学术,专治经学。曾主讲苏州紫阳、上海求志各书院。1868年(同治七年)起主讲浙江杭州诂经精舍31年。治经、子、小学。宗法王念孙父子,大要在正句读、审字义、通古文假借,并分析其特殊语文现象。作为清末的大学,俞樾的影响遍及海外,海内外学子纷纷负笈来学,著名的章太炎、吴昌硕、日本的井上陈政等均出自其门墙。当代著名学者、红学俞平伯乃俞樾之曾孙,从小生活在俞樾身边,深得老人钟爱。并常在春在堂新自为曾孙授课,总是要求俞平伯在职所读的书上盖上一枚"拼命著书"的印章。俞樾一生著述宏富,撰有《群经评议》、《古书疑义举例》、《诸子评议》等。能诗词,重视小说戏曲,亦长于联语,强调其教化作用,所作笔记,搜罗甚丰,包含有学术史、文学史的资料。改编石玉菎《三侠五义》为《七侠五义》。著书250卷,总称《春在堂全书》。楹联著述颇多,联语旷达,为一代大。有《春在堂楹联录存》、《春秋人地名对》、《精选楹联新编》《改良楹联维新》、《曲园楹联录》《绎山碑集字联》、《校官碑集字联》、《曹全碑集字联》、《鲁峻碑集字联》、《樊敏碑集字联》、《纪泰山铭集字联》、《金刚经集字联》等。所作联语有史料价值,也有文学价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