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夏商野史

第三十一回 纣王拜五将征西 太公甲子灭殷纣

却说崇应彪次日升帐,传令谓诸将曰:“吾闻西师姜尚漠谋用兵,神出鬼没。又加之以殷郊、雷震皆智勇绝伦,诸将务宜遵吾节制,不得轻举妄动,以挫兵威。如违令者,斩首示众。”

诸将皆唯唯遵其约束。崇应彪曰:“吾观西兵屯下五武之寨,甚有机变。今令我亦要屯兵下五星之寨,以遏其锐气。”

第一营:前部先锋彭举,屯下名土星寨;第二营:左翼将军薛延陀,屯下名火星寨;第三营:右翼将军申屠豹,屯下名水星寨;第四营:左帐中护将军蜚廉,屯下名木星寨;第五营:右帐中护将军尉迟桓,屯下名金星寨。分遣既毕,令小将校下战书于西寨帐下,约次日在牧野决定输赢。

却说太公升帐,东兵战书投到。太公读罢,叹曰:“崇应彪岂能敌吾哉!”

遂令前锋度量兵势,取胜回报。次日,两阵相对辕门,旗开处,东兵挺出先锋彭举,西兵拥出先锋辛甲。

东兵左右翼者则是彭执、彭矫,西兵左右翼者则是雷震、殷郊。

各个人强马壮,盔甲鲜明。通过姓名,更不打话,二马相交,斗上十合,不分胜负。只见西军右翼雷震挽弓架箭,射中彭举坐马前蹄。马蹶前足,彭举落马。东兵彭矫正欲前救,却被殷郊大喝一声,斧随手起,彭矫已先劈下头来。辛甲用枪刺杀彭举,彭执见二兄弟俱被伤,忙拍马冲入西阵。被西阵上三将围住,枪刀乱刺,彭执亦死于阵中。西兵掩杀一阵,东兵前部先锋共三万余人,杀得尸横牧野,血可溢岸。只留二三千带伤残兵败卒,投本寨而去。西兵乘势欲攻大寨,太公节制已到,鸣金收军。

却说东兵残卒回报崇应彪,应彪大怒曰:“货卜村夫,焉敢挫动我前锋,斩我三将!”

传令诸将披挂,率大军前进,扫除西兵。旁有诸将土投谏曰:“小若不忍则乱大谋。今西兵深入我境,轻重粮草不赴。我师只要坚守不出,劳其将士,待彼粮尽兵退,我师从后掩击,则姬发、姜尚之首自悬我腰下矣。

总兵何耻一小战,遂欲败其大事耶!”

应彪不听,遂发兵挑战。

太公闻应彪出阵,推坐安车,纶巾羽扇,亲自前来。遥谓应彪曰:“将军乃知天命、识时务之人,今商王无道,西伯侯奉天命兴兵伐之。将军何不弃暗投明,前来纳降,反率军为敌耶?”

应彪闻太公之语,鼓掌大骂:“货卜村夫,商王无负尔处,尔却背恩忘义,动兵以犯君上。若不下马受缚以见商王,定教尔目下受殃。”

太公曰:“不必多言,汝既为主将,识吾阵乎?”

应彪曰:“尔五武之寨,乃按五虎靠山之势,何为不识?”

太公曰:“尔既识阵势,你敢破吾阵乎?”

、应彪曰:“我为大总兵,尚欲擒汝,有何不敢!”

于是,应彪怒发冲冠,抡动大刀,直奔西阵冲来。

太公以羽扇从车上指挥诸将,五寨众将一齐杀出。将应彪活捉,前来见太公,太公数其罪而斩之。东兵左帐中护将军蜚廉见总兵被捉,拍马冲入西阵。太公又指挥诸将,将五阵摆布八卦之阵,萤廉入阵,心慌胆落,忘其归路,又被殷郊捉送太公,太公令推出斩之。东兵阵上有大将方相见二将被捉,不来打阵,乃横枪拍马,直杀入武王中寨。左冲右突,四旁无人。方相大惊,正欲回马。左边冲出保驾将军散宜生、南宫适,截住大战。方相措手不及,被众将活捉,来见武王,武王喝令推出斩之。

方相步卒不上数十,回报朝歌。纣王大惊失色,问群臣曰:“谁敢出马退敌西兵?得胜则加封官职。”

两班文武各个默然无语,独有费仲奏曰:“臣虽不才,愿领精兵。若不活捉子牙,剿灭西兵,誓不回军。”

纣王大悦,即赐精兵八十万出敌西兵。

费仲非能征惯战之将,奈受纣隆宠,只得勉强领兵出城。

西兵闻知,列开阵势。众视之,乃是谗佞费仲。散宜生按住钢刀,大骂:“蠹国老贼,尚敢出马与吾争长,早早下马受缚,以便枭首示众。”

费仲闻言,更不搭话,拍马直取宜生。

二将战不上数合,费仲大败,不能抵当。正欲走入朝歌,却被南宫适将九节铜鞭望费仲中心一打,呕吐鲜血不止,奔入皇城。

太公即传令叫诸将不得休兵,乘势入皇城,活捉纣王并妲己等。

诸将得令,人人抢进,各个争先。

却说东兵阵上虽有精兵八十万,皆怨商王之残虐。连损三将,东兵皆无斗志,倒戈自相攻击,以至血流漂杵。又且朝歌百姓久怨纣王之虐,一闻西兵入城,鼓舞欢欣,一如大旱之得甘霖,赤子之见父母,各个牵牛担酒,争来相劳。是以武王之兵直奔朝歌,无所阻拦,如入无人之境。

却说纣王自败兵之日,奔入皇城。至甲子日,闻城已陷,手足无措,急宣羽林、神策等诸卫军护驾。时诸卫军兵皆无奋力厮杀,自相践踏。文武各个奔窜,死者尸横殿阶,不计其数。

纣王知大事已去,不能保身,乃举火焚烧宫室,自登鹿台之上,身衣宝玉,投入火中而死。时春三月甲子日也。后人冯犹龙有诗曰:放桀南巢忆昔时,深仁厚泽立根基。

谁知般受多残虐,烈焰焚身悔已迟。

太公传令休要走了奸臣费仲、淫妃妲己,拿得者重赏其功,卖放者同坐其罪。诸将得令,人人争寻妲己与费仲,不知其所。

只有殷郊太子原在国之内,其宫室楼台间游惯,熟知妲己只在摘星楼。

妲己见宫中火势连天,正要起一阵怪风化作金毛狐而走,却被殷郊见其本相,不能变动。那殷郊与妲己之仇,正是不共戴天之冤,怎肯甘休。妲己见殷郊忿然奔至,抱头敛膝,正欲投下摘星楼。殷郊大喝一声,抡起神斧一劈,金光灿灿,冷风逼人。殷效知其为怪,按下神斧,将妲己揪向太公面前。

却说费仲见宫中火起,投后宰门而出,却被雷震喊声活捉,亦解至太公帐下。太公请见武王曰:“商辛无道,皆由妲己、费仲之所致。今商辛自死,此二人不可轻戮。要建法场于朝歌市上,审问明白,分解其尸,与民快乐。”

于是,武王、太公及文武群臣诣于法场,数妲己、费仲之罪,令刽子手先斩妲己。妲己颜容精媚,刽子手不忍斩之。太公命斩刽子手,换过斩官。其次斩官亦爱其仪容,不忍杀之。

太公又令斩其刽子手,如是者三次,刽子手俱不忍杀妲己,而甘自受其戮。太公曰:“吾闻妲己乃妖类,必得其形,然后方可除之。”

令左右悬起照魔宝镜以鉴之,妲己遂露出本相,却是九尾之狐狸,咆哮于法场上。

太公命曰:“谁人速代我除之?”

殷郊跳出,大喊一声,手起斧落,断其狐狸以为三截。太公命将绵缠费仲之脐,燃于通衢,以快民恨。

又殷朝自成汤传至纣王,二十八君,六百四十四年而殷亡。后钟伯敬有诗云:苦陷忠良恶不悛,惟耽妲己信谗言。

黎民不道君王死,反向天街鼓舞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