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绣襦记

第三十一出至第四十一出

绣襦记 | 作者:徐霖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三十一出襦护郞寒

【一江风】〔旦上〕雪儿飘。四野彤云罩。万径人踪杳。想多才流落何方。天那。应做穷途莩。恩情一旦抛。恩情一旦抛。鳞鸿万里遥。细思量似把心肠绞。

倦倚绣床愁不寐。缓垂绿带髻鬟低。玉郞一去无消息。一日相思十二时。自从郑郞被赚。不知下落。奴日夜萦心。前日崔尙书说他在外求乞。银筝。不知此言果否。〔小旦〕姐姐。崔老爷见你想他。故意哄你。姐姐如何就认眞。〔旦〕银筝。今日大雪。求乞的甚多。倘有叫街的门首过。叫个进来。我问他一声。或得郑郞消息。未可知也。〔小旦〕姐姐。你听鼓板咚咚。又是一起叫化的来了。〔旦〕取针线箱来。我做些针指。待他门首过。叫个来我问他。〔生同净丑众乞丐上〕

【沽美酒】〔生〕鹅毛雪满空飞。破草荐盖着羊皮。残羹剩饭口中吃。李亚仙你怎知。破帽子在头上搭。破布衫露出肩甲。腰间系一条烂丝麻。脚下穿一双歪乌辣。上长街又丢抹。咱便是郑元和。业使尽待如何。劝郞君休似我。〔众合〕小乞儿捧定一个瓢。自不曾有顿饱。肚皮中捱饥饿。头顶上瑞雪飘。最苦冷难熬。正遇着严冬严冬天道。凛凛的似水浇。冻得咱来曲折了腰。呀。有那个官人每穿破了的绵袄。戴破了的旧帽。残羹剩饭舍些与小乞儿嚼。因此打上一回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一年纔过。不觉又是一年春。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小乞儿也曾到东岳西庙裏赛灵神。哈哈莲花落也。小乞儿摇搥象板不离身。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听锣儿铴铴铴。鼓儿咚咚咚。板儿喳喳喳。笛儿支支支。伙里伙里伙伙里伙里伙。小乞儿便也曾闹过了正阳门。哈哈莲花落也。只见那柳阴之下。香车宝马。高挑着闹竿儿。挨挨拶拶哭哭啼啼都是女妖娆。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又见那财主每荒郊野外摆着杯盘。列着纸钱。都去上新

哈哈莲花落也。

【醉太平】〔生〕卑田院的下司刘九儿宗枝。郑元和当日拜为师。传与俺莲花落的稿儿。抱柱杖走尽了烟花市。挥笔写就了龙蛇字。把摇搥唱一个鹧鸪词。这的不是贫虽贫的浪子。一年春尽不觉又是一年夏。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那财主每。凉亭水阁。散发披襟。手执纨扇。冰盘沈李赏浮瓜。哈哈莲花落也。又只见一只小舟儿。轻摇谩棹。短缆孤篷。提着鲜草。穿着鱼顋。手执莲台赏荷花。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惊起那水面上鸳鸯儿。一双双。一对对。忒楞楞腾。忒楞楞腾。飞过了浪淘沙。哈哈莲花落也。镂金的破瓢。碾玉妆成金系腰。这话敎人笑。我在莺花市上打围高。叫化些马打郞羊背皮通行钞。叫化些赤金白银珍珠玛瑙。叫化些双凤斜飞白玉搔。叫化些八宝妆成镶嵌绦。叫化一个十七十八女妖娆。在怀儿中搂着。因此打上一回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一年夏尽不觉又是一年秋。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那财主每。插着黄花。簪着红叶飮金瓯。哈哈莲花落也。可怜那小乞儿寂寂寞寞夜间愁。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又见那北来的孤鴈儿吚吚哑哑过南楼。哈哈莲花落也。叫着那个官人们娘子们。有甚么吃不尽的馒头皮儿。包子嘴儿。麻饼屑儿。馓子股儿共馍馍。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舍些与小乞儿也。强似南寺烧香。北寺看经。请着和尙。唤着尼姑。洴洴澎澎。叮叮咚咚。打着铙钹。持斋把素念弥陀。

哈哈莲花落也。

【醉太平】〔生〕遶前街后街。高大院深宅。那一个慈悲好善女裙钗。与乞儿一顿饱斋。与乞儿换一床铺盖。与乞儿绣一副合欢带。与乞儿携手上阳台。这的不是救贫的奶奶。一年秋尽不觉又是一年冬。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揉绵下絮舞长空。哈哈莲花落也。可怜见小乞儿曲曲深深把身躬。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只见头顶上淅淅索索起了几阵腊梅风。哈哈莲花落也。只见那财主每。红炉暖阁。羊羔美酒拥娇娥。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我想有时节。绒毛毯儿。高丽席儿。红绫被儿。那些铺盖睡了好快活。

哈哈莲花落也。

【醉太平】〔生〕贫穷的志高。村杀我俏难学。敎乞儿苦熬。戴一顶半新不旧乌纱帽。穿一领半长不短黄麻罩。系一条半连不断旧丝绦。这的不是风流每的下梢。〔净〕如今各人分路去。郑元和。你今日往安邑东门去。〔众下生〕老爹奶奶。好冷。〔旦〕银筝。你听外面叫街的声音。好似郑郞的。〔小旦〕待我看来。叫街的转来。〔生〕奶奶。求讨些。〔小旦〕看你不像叫化的。〔生〕娘行每娘行每听吿。叫化的也有些低高。远在山林近市朝。有钱时也曾象板鸾笙间着凤箫。俺也曾月夜花朝。凤友鸾交。结骔帽儿带着。白玉钩儿束着。琥珀珠儿垂着。纻丝袄儿穿着。斜皮靴儿登着。袜子也是绒毛。五花马儿骑着。獬■〈犭八〉狗儿随着。来兴童儿跟着。身边带着宝钞。撞着一个妖娆。他把咱来相招。引入了窝巢。日日花朝。夜夜元宵。乐乐滔滔。快活逍遥。〔小旦〕旣是这般受用。怎么出来叫化。〔生〕今日裏身子嫖得穷了。结骔帽儿坏了。白玉钩儿断了。琥珀珠儿撒了。纻丝袄儿当了。斜皮靴儿绽了。绒毛袜子破了。五花马儿杀了。獬■〈犭八〉狗儿死了。来兴童儿卖了。单单剩得个躯劳。身边没了宝钞。老鸨儿将我絮絮叨叨。把我赶出门来。受了多少苦恼。李亚仙不知那裏去了。郑元和不得已了。因此打上一回哩哩莲花哩哩莲花落也。

〔小旦〕你敢是荥阳郑公子么。〔生〕我就是郑元和。〔小旦〕呀。姐姐。郑姐夫在此。〔旦〕在那裏。〔小旦〕这不是他。〔生〕奶奶。求讨些。〔旦〕这就是他。天那。

【香柳娘】〔旦〕看他似饥鸢叫号。看他似饥鸢叫号。恁般苦恼。〔生〕皇天。好冷。求讨些。〔旦〕我闻言不觉心惊跳。你不认得我了。我是李亚仙。〔生〕原来是大姐。〔旦〕你怎么这般模样了。看肌肉尽消。看肌肉尽消。〔生〕皇天。好冷。病骨冷难熬。遮身无破袄。〔旦〕解绣襦裹包。解绣襦裹包。且扶入西厢暖阁。免敎冻倒。

〔生〕我这般模样。大姐。我不进去。〔旦〕令你一朝及此。妾之罪也。快进去。不妨。〔生〕只怕累你受气。〔旦〕今日弄得你这般模样。我就死也无怨恨。请进去。〔小旦〕姐姐。待我去看些火来。〔贴上〕甚么人喧嚷。

【前腔】听西厢暖阁。听西厢暖阁。为何闹炒。〔小旦〕妈妈。郑姐夫在此。〔贴〕这寃谁引他来到。〔生〕妈妈可怜。〔贴〕你看他枯瘠疥癞。殆非人状。快推出市曹。快推出市曹。遍体臭■〈羊星〉■〈羊喿〉。蓬头一饿莩。这般模样呵。想死期将到。想死期将到。若有人知。官司怎了。

快赶那叫化头出去。〔旦〕娘。听儿吿禀。他乃是宦子也。昔日驱高车。持金装。至孩儿。不逾年而荡尽。你与贾二妈互设诡计。舍而逐之。殆非人行。令其失志。不得齿于人伦。父子之道天性也。使其情绝。杀而弃之。又困踬若此。天下之人。尽知为孩儿所害也。况此子亲戚满朝。一旦当权者熟察其本末。祸将及矣。况欺天负人。鬼神不佑。待自贻其殃耳。请细思之。〔贴〕你待要怎么。〔旦〕孩儿今年已二十岁矣。计其资。不啻値千金。今娘年六十有余。愿计二十年衣食之用以赎身。当与此子别居。所居非遥。晨昏得以温凊。儿愿足矣。〔小旦〕妈妈。姐姐不接客。立志坚贞。你虽不容他。他也不肯干休。况那郑姐夫呵。

【前腔】他是儒林中俊髦。他是儒林中俊髦。他父亲呵。官居当道。倘一朝事露娘圈套。这罪名怎逃。这罪名怎逃。寻出祸根苗。撰钱树皆倒。愿救他潦倒。愿救他潦倒。从姐所言。不须推调。

〔贴〕决不容他。〔旦〕娘若不从。孩儿投金于水。寻个自尽。看你靠谁。〔贴〕咳。看这丫头行径呵。

【前腔】想立志已牢。想立志已牢。只得凭伊计较。依便依了你。把黄金囊槖须倾倒。丫头。你好痴心。觑他人形貌。觑他人形貌。似蛇虺不成蛟。龙门怎高跳。贱人。你只图旌表。你只图旌表。要做夫人。位高五花官诰。

你旣如此。离北隅四五。有一隙院。可税而居。〔旦〕谨依尊命。

贫寒冷彻骨。保养愿施恩。

受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第三十二出追奠亡辰

【霜天晓角】〔贴上〕亡儿生忌。娘反持觞祭。不见膝前嬉戏。空遗五采斑衣。

有子丧他邦。教娘倍感伤。故衣尙悬架。感痛何时忘。孩儿元和。身丧他邦。今日是他忌辰。昨已分付乳母。备办纸帛牲醴祭奠。乳娘何在。〔丑上〕奶奶。祭礼已完备了。〔贴哭介〕我儿。当初只望你早扳仙桂。稳步靑云。飨你五鼎之仪。显我三迁之教。今日呵。

【锦堂月】到教我无穴埋尸。何时瞑目。我那儿。谁人掩覆虆梩。我犹望生还。晨昏鎭倚门闾。不念我鬓着秋霜。反为你魂消夜雨。〔合〕愁提起。看取旧日衣裳。是娘亲制。

【前腔】〔丑〕尘几。笔网珠丝。书从蠹走。牙签帙乱离披。墙倚韩檠。忍敎肠断慈帏。你本是上国名儒。今做了穷途饿鬼。〔合前〕

【醉翁子】〔外〕悄地。听老母哀哀哭子。恨昔日无思。敎我不胜追悔。〔贴〕你将他打死。今日思量他怎么。〔外〕听取。当不得庭前。反哺慈乌月夜啼。〔合〕身后事。倩谁葬佳城绋引灵輀。

【前腔】〔贴〕过隙。论光阴人生能几。你七袠龙钟。枯杨枉自生稊。〔外〕堪悲。叹月冷沙寒。老蚌何由重孕珠。〔合前〕

【侥侥令】〔贴〕招魂空翦纸。触物动遐思。忍看寄垒人双紫燕。母子自喃喃自变量飞。

【前腔】百年无后嗣。千里丧神驹。不及蹇步驽骀浑无恙也。得骤云衢上帝畿。

【尾声】〔外〕噬脐莫及徒追悔。可惜我呜呼老矣。簪笏何人传继述。〔小生上〕

紫诏传天语。黄堂报喜音。驿丞见。〔外〕驿丞何干。〔小生〕浙江一个舍人。赉通报在此。老爷高升了成都府尹。兼剑南采访使。〔外〕取上来看。吏部一本为缺官事。剑南缺采访使。推得常州府刺史郑儋。政事优为。才能胜任。堪升成都府府尹。兼剑南采访使。奉圣旨。是。我知道了。驿丞去罢。〔小生下贴〕相公。你年老无子。枉自碌碌。不如乞休。回自在何如。

礼云七十可休官。又荷君恩升剑南。

白发乌纱心尙赤。安民报国亦何惭。

第三十三出剔目劝学

【金珑璁】〔旦上〕卖钗收古典。劝郞希圣希贤。穷理义坐靑毡。

倒橐收回万卷书。明窗净几惜居诸。寒灰余烬借吹嘘。三寸舌为安国剑。五言诗作上天梯。愿郞他日锦衣归。奴自与郑郞沐浴更衣。税一书院另居。且喜数月之间。肌肤稍腴。卒岁平愈加初。奴劝他斥去百虑。以志于学。俾夜作昼。今已三载。业虽大就。再令精熟。以俟百战。多少是好。说犹未了。郑郞已到。

【前腔】〔生上〕命途遭偃蹇。鸿鹄暂困林间。毛羽长看孤鶱。

〔旦〕官人。妾闻天之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你贫贱患难。皆已历过。何不奋志于学。以俟百战。〔生〕卑人声振京闱。名闻天下。海内文籍。莫不该览。亦可以试。书已读尽。无可庸功。〔旦〕官人。自古书囊无底。那有读得尽的。

【沈醉东风】你且对靑灯开着简编。须励志莫辞劳倦。坐待旦。竟忘眠。坐待旦。竟忘眠。干干黾勉。如与那圣贤对面。〔合〕鸢飞戾天。鱼跃在渊。察乎天地。道理只在眼前。

【前腔】看诗书不觉泪涟。〔旦〕为何哭起来。〔生〕这手泽非爹批点。〔旦〕若如此不怨父母。方是个好人。〔生〕想熊胆。苦参丸。想熊胆。苦参丸。娘亲曾勉。今日呵。亏杀你再三相劝。

〔合前生〕大姐。夜深了。去睡了罢。〔旦〕官人。岂不闻古之人悬梁剌股。以志于学。你今懒惰。焉能有成。你且读书。我做些针指。

【江儿水】刺绣拈针线。工夫自勉旃。谩配匀五彩文章炫。似补衮高才将云霞翦。皇猷黼黻丝纶展。若论裙钗下贱。十指无能。羞逞芙蓉娇面。

〔生〕大姐。你听夜深了。

【前腔】玉漏催银箭。金猊冷篆烟。〔旦〕你书到不读。敢是要睡。〔生〕奈睡魔障眼精神倦。你听红楼犹把笙歌按。倒金尊秉烛通宵宴。〔旦〕你还想红楼翠馆怎么。〔生〕淹倦情怀撩乱。听声彻檀槽。想是曲罢酒阑人散。

【玉交枝】〔旦〕你文章不看。口支离一刬乱言。读书有三到。〔生〕那三到。〔旦〕心到眼到口到。你书到不读。为何频顾残妆面。不思继美承前。〔生〕见你秋波玉溜使我怜。一双俊俏含情眼。〔旦〕你不用心玩索圣贤。却为妾又垂靑盼。

〔生〕我的娘。谁教你生得这般样好。

【前腔】〔旦〕且把书来收卷。罢罢。为妾一身。捐君百行。何以生为。我拚一命先归九泉。〔生〕大姐何出此言。〔旦〕你喜我这一双眼么。〔生〕端的一双俏眼。〔旦〕我把鸾钗剔损丹凤眼。羞见不肖迍邅。〔生〕呀。不好了。涓涓血流如涌泉。澘澘却把衣沾染。今始信望眼果穿。却敎人感伤肠断。

呀。大姐苏醒。

【玉胞肚】〔旦〕我在冥途回转。尙兀自心头火燃。你还只想凤友鸾交。焉得造鹭序鹓班。我好痴。这般不习上的。管他则甚。我向空门落发。伊休得再胡纒。纸帐梅花独自眠。

〔旦〕罢罢。我不免自去落发为尼。你若有志读书。做个好人。尙有相见之日。若只如此。我永不见你了。〔生〕罢罢。他妇人尙然如此立志。我何苦执迷如此。大姐。你不须烦恼。小生闻得上国开科。如今就此拜别。若得官回来见你。若不得官。决不见你之面。〔旦〕如此却好。我有白金十两。赠君为盘费。〔生〕多谢。

【川拨棹】明日别。朝金殿。把胸中经济展。〔旦〕论所学达者为先。论所学达者为先。早成名吾心始安。〔生〕不成名誓不还。

【尾声】〔旦〕孤帏再把重门掩。不堪离恨寄冰弦。断雨残云思黯然。

才郞快着祖生鞭。腾踏飞黄路占先。

从此闺人常侧耳。泥金帖子好音传。

第三十四出策射头名

【点绛唇】〔小生上〕金马神仙。玉堂贵显。膺天眷。勑赐传宣。鹄立文华殿。

圣主临轩日。英才殿试时。下官翰林曾联璧。钦命为考试官。今日正当策试。试士每早到。

【前腔】〔生〕帘卷虾须。扇分雉羽。参鸾驭。虎殿龙墀。口吐虹霓气。

〔小生〕试士不得近前。就此跪听试策。〔生〕诚惶诚恐。稽首顿首。万岁万岁万万岁。〔小生〕皇帝制曰。朕获承天序。钦若明训。严恭寅畏。十有六载。而大化未流。大朴未复。五刑未措。五教未敷。是用申诏羣公卿士详延谨议。尔诸士子大发所蕴。宜悉以对。成着于篇。无隐所识。朕将亲览。〔生〕臣郑元和谨对。

【耍孩儿】纲维统御为天子。纲维统御为天子。无怠无荒四海归。色荒内作今亡矣。鼎新革故思安国。鼎新革故思安国。舍己从人纳谏辞。言路平如砥。将来可谏。旣往难追。

【二煞】返翠华离蜀地。黑雾消红日丽。旧邦其命维新矣。祸消胡虏妖环日。祸消胡虏妖环日。运转唐尧虞舜时。济济来多士。任贤勿贰。去恶无疑。

【三煞】马嵬坡践贵妃。雨淋铃歌楚词。归来忍见奔云骑。风枝露叶如新采。风枝露叶如新采。万里红尘进茘枝。此贡当深去。不虐无吿。须惜民脂。

【四煞】奉祖宗孝可思。接臣下恭可思。孝思不敢违先世。恭思不敢忽臣下。恭思不敢忽臣下。视远唯明不蔽私。听德唯聪惠。此言呵。出于太甲。言岂无稽。

〔小生〕三叩头。平身。试士退班午门外。待下官转达天听。暂辞金陛去。拱候玉音来。〔下〕

【滴溜子】〔生〕玉阶下。玉阶下。浩气吐虹。金阙上。金阙上。轻云舞凤。御炉天香浮动。直言对圣君。愿期得中。天地无私。文章有用。〔小生同昭容内臣捧冠笏上〕

【双声子】〔众〕午门外。午门外。旗常列。晴霞拥。河堤上。河堤上。金鼓振。春雷动。桃浪涌。鱼化龙。鱼化龙。喜天开文运。道展儒宗。

圣旨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秀士郑元和应对详明。直言有据。极谏无隐。宜居第一。特赐袍笏各一。除授成都参军。卽日赴宴琼林。教坊司鼓乐头踏毕日。卽便走马赴任。毋得稽迟。谢恩。〔生〕万岁万岁万万岁。

【尾声】〔众〕绿袍乍着君恩重。黄榜初开御墨浓。男儿到此是豪雄。

龙楼凤阁五云迷。对策丹墀日未西。

一色杏花红十里。状元归去马如飞。

第三十五出却婚受仆

【燕归巢】〔净上〕枕流漱石乐闲居。无梦到彤闱。玉堂学士女将笄。今择壻。我为媒。

老夫崔尙书是也。荥阳郑元和。向年被娼逐出。沿街乞丐。今中了状元。曾学士有一女。欲招他为壻。特央我作伐。我想他与李亚仙如胶似漆。谅不再娶。受人之托。只得与他一说。此间是他寓所。崔兴送帖子进去。说崔老爷相访。〔末〕状元新得第。冠盖远来迎。〔丑〕崔老爷相访。〔末〕禀老爷。有崔老爷相访。

【玩仙灯】〔生〕佳客登门。倒屦出迎忻幸。

〔见科〕学生一介寒儒。谬叨首选。私淑教益。感谢不胜。〔净〕状元学问该博。自擅天下之美名。老夫衰朽樗材。敢当教益之虚誉。〔生〕未遑造拜。何当先施。〔净〕老夫有一事相吿。未知允否。〔生〕老先生有何事见谕。学生拱听。〔净〕曾学士先生有一令爱。欲招足下为壻。特凂老夫作伐。万勿推辞。〔生〕学生与李亚仙有婚姻之约。老先生所知者。况盟言在耳。岂可相背。〔净〕状元。你如今呵。

【梁州序】名魁金榜。身登廊庙。怎恋闲花野草。章台杨柳。争如玉洞仙桃。那曾学士呵。他爱你偷香韩寿。傅粉潘安。画眉张京兆。红丝牵绣幙雀屛高。犹胜龙头夺锦标。〔合〕那小姐呵。似玉肌。如花貌。靑春二八年犹少。休固执。莫推调。

〔生〕学生流落之时呵。

【前腔】我残生几丧。得蒙李亚仙把我微躯重造。不厌疮痍枯槁。酥滋肠胃。勃然雨起枯苗。劝读因他剔目。勉我悬头。刺股勤昏晓。扶持登甲第入皇朝。岂肯做薄幸区区儿女曹。

〔净〕如花似玉的小姐。不要错过了。〔合前〕状元。我还有句不知进退言语对你说。

【前腔】论先奸律有明条。况不可娶而不吿。这婚姻匪媾。把良缘辞了。偏爱熟油苦菜。飮惯茅柴。浊酒经多少。不知如蜜味有香醪。难道是不飮从他酒价高。〔合前〕

【前腔】〔生〕恶姻缘弦续鸾胶。好恩义理宜旌表。愿明王宠锡。五花官诰。目下请我父母到来。试看萱花椿树。乔木丝萝。雨露同荣耀。木桃投我也报琼瑶。〔净〕亲事定要成。〔生〕谩道银河鹊驾桥。

〔合前丑〕状元老爷。

【节节高】才高压俊髦。好英豪。气凌太华词源倒。龙门峭。万丈高。只一跳。月中丹桂连根抝。〔生〕这乃是我母亲梦中诗句你那知道。〔丑〕小的还记得有二句。〔生〕那二句如何道。〔丑〕去时荷叶小如钱。归来必定莲花落。

【前腔】〔生〕我闻言心斾摇。这根苗。你缘何却好都知道。〔丑〕老爷。小的就是来兴。〔生〕来兴。你为何在此。〔丑〕听哀吿。乞恕饶。休烦恼。老爷。你忘记了。当初鬻我来投靠。如今愿得同归棹。

〔合前净〕状元。这小厮原来是尊使。〔生〕原是学生童。〔净〕我把这小厮送还状元如何。〔生〕如此。多谢老先生。〔净〕崔兴。你跟郑老爷回去。状元。人便还了。这亲事成了如何。〔生〕别事听从。这亲事决不敢奉老先生之命。

玉堂无福做东床。苦李还寻大道傍。

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

第三十六出偕发剑门

【一翦梅】〔旦上〕一自仙郞赴选场。朝暮思量。寝食难忘。罗帏鸳被懒熏香。月冷西厢。花老东墙。

自从郑郞赴选。不知中否何如。萦心挂肚。忽染小疾。又无人看我。好闷人也。

【二犯傍妆台】抱病掩妆奁。粉容消瘦。愁黛锁眉尖。郞别去。芳容减。不见返。闷怀添。只恐朱衣头不点。又怕鱼龙甲未全。藁砧何在。山上有山。归期破镜看新蟾。

【不是路】〔生〕驺从骈阗。塞巷拦街众拥观。〔众皂喝科生〕左右回避。〔旦〕心惊战。缘何鼓吹闹闹喧。〔生〕到妆前。〔旦〕官人回来了。且喜且喜。今得见锦衣旋。〔生〕不负卿卿苦勉旃。蒙相劝。果然得中靑钱选。〔旦〕使我不胜忻忭。不胜忻忭。

官人。自你赴选之后呵。

【降黄龙】我旦夕忧烦。〔生〕忧甚么。〔旦〕怕你偃蹇功名不成空返。今日呵。喜登甲第。不枉奴剔目痛言相劝。峨然头角峥嵘。始遂心头之愿。官人。还有一桩要紧事。自古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宜当早结婚姻。以奉蒸尝。无自黯也。你如今结媛鼎族。早成姻眷。

【前腔】〔生〕休言别缔良缘。我前日求乞街坊。自分死于沟壑。多赖卿卿救吾残喘。再生恩义。愿酬以霞帔凤冠荣显。如今与你同船省亲回去。早把同心带绾。〔旦〕官人差矣。书中有女颜如玉。你今名魁金榜。怕无贵戚相扳。恋我风尘下贱。〔生〕前日曾学士央崔尙书与我作伐。以女妻我。那玉堂人曾招赘。卑人若负心呵。怎肯再三辞免。

今下官蒙圣恩除授成都参军。卽日走马上任。你可收拾行李。一同起程。

【黄龙衮】〔旦〕君今往剑南。君今往剑南。贱妾难留恋。从此分离。再不须相见。〔生〕大姐为何出此言。〔旦〕当初是我累君。故尔剔目激劝。今已复君本躯。妾亦不相负也。愿以残年归养老母。君当自爱。妾从此去矣。君今贵显。料无所愿。今永别怕牵肠收泪眼。

〔生哭科〕你若弃我而去。郑元和要这性命何用。卽当刎死大姐之前。

【前腔】〔生〕微躯赖汝完。微躯赖汝完。恩若天高远。生死相同。荣辱无殊间。向时剔目。赖卿激勉。请收拾针线箱幷书剑。

〔旦〕相公如此恩情难舍。必不得已。我与母亲送你涉江。至于剑门。当令我回。〔生背介〕也罢。待他送到剑门。再作区处。大姐请妈妈一同送我到剑门。我自差人送你回来。〔旦〕旣然如此。几时起程。〔生〕限期甚促。明日就要行了。

明日下三巴。何时再返

剑门千里远。先过长风沙。

第三十七出驰驿认丞

【赏宫花】〔净上〕风霜饱谙。千辛博一官。邮亭忙碌碌。宦途间。山寺日高僧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

乐道德是也。向来因陪郑元和赴京科举。盗得他三四百两银子。授例上纳丞差。除授成都驿驿丞。昨日报说有采访使来。不免去迎接。〔下〕

【出队子】〔外〕旌旄前导。旌旄前导。擎捧纶音赴剑南。毘陵赤子苦扳辕。手握甘霖施海甸。采访民情。风化所关。

下官常州刺史郑儋。蒙圣恩升任成都府府尹。兼剑南采访使。与夫人一路行来。剑南将近。宗禄。分付后面人夫趱行。〔末应介〕

【忆多娇】〔外〕落照边。古木间。倦鸟知还敛羽翰。白发乌纱未得闲。七十为官。七十为官。暮景桑楡汗颜。

〔净〕成都驿驿丞接老爷。〔外〕天色晚了。就在成都驿裏歇罢。〔净递脚色手本科外〕取上来。是荥阳乐道德。是我乡里了。起来作揖。〔净〕不敢。〔外〕我是常州郑刺史。〔净〕原来是郑老爷。向年有孤所托。万罪万罪。〔外〕旣往不究。不须介意。这裏到成都府。有多少路。〔净〕已将近了。

成都已将近。今夜宿邮亭。

明朝还早发。王事最关情。

第三十八出共宿邮亭

【出队子】〔生上〕高崖断碛。高崖断碛。冻合彤云万木僵。饥鸦乱噪雪飞扬。驿路迢迢多野况。劲节凌霜。梅花自香。

下官郑元和。蒙圣恩除授成都参军。亚仙母子。约定送到剑门就回。亚仙亚仙。我若无你。还要这参军做甚么。且到剑门。再作区处。左右。分付后面人夫趱上。

【忆多娇】〔旦贴〕过一山。又一山。山远天高烟水寒。两岸楼台枫叶丹。回首乡关。回首乡关。望断孤云惘然。

〔净〕成都驿驿丞接老爷。〔生〕天色晚了。就在驿中安歇罢。〔净〕驿中已有剑南采访使老爷在此了。〔生〕旣是亲临上司。我须参见。〔净〕天色晚了。老爷明日见罢。〔生〕说得是。明早相见。驿丞且回避。〔旦〕相公。我已送至此。可打发我回去罢。〔生〕且待我见过了上司。再作计较。

落日山边奏暮笳。邮亭驻节暂为

信是人间行不尽。天涯更复有天涯。

第三十九出父子萍逢

【西地锦】〔外上〕揽辔澄淸天下。星轺玉节交加。〔贴〕官居采访关风化。越敎我咨嗟。

〔外〕叫驿丞。打点人夫起程。〔净〕禀老爷。人夫齐备了。还有属官候见。

【前腔】〔生〕欲向邮亭投刺。下僚当尽其卑。旌旄拥道夸绮丽。经过草木生辉。

驿丞递帖子进去。〔净〕成都参军禀见。〔外〕取帖子上来。成都参军郑元和。呀。夫人。好古怪。那参军与我孩儿同名同姓。也叫做郑元和。夫人。你且退后。待我着他进来相见。〔生〕成都府参军参见老大人。〔外〕起来作揖。参军且把履历出身。试说与我知道。〔生〕老大人听禀。

【刮鼓令】愚生自幼时。习遗经守学规。领父命长安科试。〔外〕中第几名。〔生〕幸登庸占榜魁。〔外〕失敬了。原来是新状元。府上拟定是宦。〔生〕阀阅旧门楣。〔外〕令尊也居宦么。〔生〕父呵。见任常州刺史。郑儋名姓四方知。〔外〕令堂在么。姓甚么。〔生〕念老母虞氏相庭帏。

【入赚】〔外〕听诉因依。原来是我孩儿。〔生〕原来是我爹爹。〔外〕果是吾千里驹。孩儿。我与你父子如初。你母亲亦在此。夫人快来。〔贴〕忙移步。茫茫愁思障烟迷。〔外〕孩儿为官在此。〔贴哭科〕我亲儿。在遐陬骨肉重相会。〔外〕夫人。且止悲伤试问伊。我儿前日呵。吾捶死。焉能一旦身荣贵。你备陈原委。备陈原委。

〔生〕爹爹母亲听禀。

【前腔】向在京师。流落穷途一命危。逢乞丐。复醒微息救回归。偶啼饥。雪中得遇鸣珂妓。为我遮寒脱绣襦。〔外〕夫人。亏了此女。〔生〕多恩惠。勉旃剔目攻书史。遂登科第。遂登科第。

【掉角儿】受官衔参军重委。赴成都剑门过此。幸椿萱萍水相逢。诉衷曲顿生欢喜。李亚仙坚求退。儿强之。送到此。欲谐婚配。〔贴合〕施恩仗义。当思报取。若不是他每激励。怎能得今日荣贵。

【前腔】〔外〕论山鸡离披毛羽。配文鸳固难为对。深池藕拔起污泥。出墙花喜成连理。恁何忍遽分手。撇路岐。还相会有缘千里。

〔合前外〕孩儿。乡里乐道德也在此做驿丞。〔生〕那驿丞孩儿也道有些面善。〔外〕就着乐驿丞为媒。遣礼定下。卽在剑门筑一馆。留他母子暂住。我与你同到成都。赴任之后。整备六礼。迎他到府成亲便了。

【尾声】遣良媒行聘礼。剑南筑室且留伊。待赴任成都接彩舆。

宦海萍逢诉曲衷。春生乐意喜匆匆。

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第四十出帮宦重媒

【霜天晓角】〔贴上〕魂消驿路。何日还乡故。〔旦〕昨夜银灯结蕊。今朝喜鹊喧呼。

〔贴〕孩儿。闻得郑老爷差人筑一别馆。留我母子在此。其意不知为何。〔旦〕母亲。事虽如此。我与你只愿回去。

【水底鱼】〔净〕娶妇如何。匪媒不得它。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

乐道德是也。郑采访着我与李大妈说亲。此间是他行馆。不免径入则个。〔贴〕乐相公久别。为何到此。〔净〕薄宦在此。〔贴〕原来出仕了。相公下顾。有何见谕。〔净〕妈妈。前日令壻呵。

【一封书】在驿亭下偶过。遇爹娘感慨多。〔贴旦〕他父母为何到此。〔净〕他父亲见任此间采访使。衷曲诉始初。〔旦〕他父母晓得。敢是怪我了。〔净〕他感卿卿深爱护。为此特使我来。行聘求婚为内助。〔旦〕他要娶那个为妻。〔净〕要娶你为妻事舅姑。〔贴〕在那裏成亲。〔净〕赴成都往任所。牛女双星夜渡河。

【前腔】〔旦〕蒙抬举贱奴。笑妆奁衣饰无。〔净〕已具有凤冠霞帔在此。请收下了礼目。〔旦〕何当如此郑重。纳聘礼尽多。喜墙花今结果。追想前情深有负。〔净〕他如今都不计较了。〔贴〕荒秽包容大丈夫。

〔合前净〕我如今就去回覆郑老爷父子。择日来迎取令爱彩舆。〔贴〕多劳相公终始作成。

二姓姻缘成始终。琴调瑟弄两和同。

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第四十一出汧国流馨

【菊花新】〔外上〕宦途骨肉喜相逢。花烛筵开喜气浓。〔贴〕鱼水愿和同。早叶熊罴吉梦。

〔外〕就请乐驿丞作宾相赞礼。〔净请科〕今宵夫妇喜团圆。千里相逢岂偶然。旧女壻为新女壻。恶姻缘做好姻缘。

【遶地游】〔生〕试看宫袍出洞天香风动鼎喷龙涎。〔净请科〕重整新妆下彩楼。舅姑初见假娇羞。试看凤冠霞帔厮称好。绝胜舞罢锦纒头。〔旦〕髻耸明珠。冠缬垂羞面。〔小旦〕簇拥似神仙。

〔净〕二位旧人请。〔小旦〕二位新人。〔净〕新亲旧朋友。二位新人请上花毡。齐眉并立。伏以二姓交欢。一生谐老。新老爷荣扳仙桂。再休要问柳寻花。新夫人梦醒高唐。再莫去撩云拨雨。珊瑚枕上。虽然一对新人。红锦被中。各出两般旧物。请老爷夫人同拜高堂。〔生旦拜科〕

【三学士】〔外〕海上鳌头夸独占。金屋已贮婵娟。桂开月殿曾高折。柳亸章台懒再扳。〔合〕花烛洞房开绮宴。三星灿。二姓欢。

【前腔】〔生〕深锁阳台天黯黯。襄王梦断巫山。翻云覆雨虽分散。换羽移商反合欢。〔合前〕

【前腔】〔旦〕之子于归谐缱绻。山鸡幸配文鸳。愿操箕箒从君子。羞抱琵琶过别船。〔合前〕

【前腔】〔众〕千里相逢偿夙愿。天然骨肉团圆。从敎白日笼鹦鹉。莫把春心托杜鹃。〔合前〕

【唐多令】〔小生〕丹诏下尧天。褒封到剑南。

圣旨已到。跪听宣读。奉天承运皇帝勑曰。有恶必惩。不以贵而少逭。有善必劝。不以贱而或遗。此国之常典。天下之公论也。兹者致仕尙书崔完奏称。成都参军郑元和妻李氏。本系鸣珂妓女。乃能剔目毁容。劝夫勉学。卒底于成。虽古先烈女。不能踰也。兹用封为国夫人。呜呼。乱臣间见于世族。辱妇每出于名门。尔李氏狎邪而白坚贞之志。波靡而励中立之行。是则尤人所难者也。岂非秉彝之美。有不间耶。参军郑元和。任尔成都。知所勉矣。膺兹宠命。孰曰滥哉。谢恩。〔外贴生旦〕万岁万岁万万岁。〔外〕天使大人拜揖。〔小生〕恭喜贺喜老大人。

【大环着】〔众〕捧龙章宝篆。捧龙章宝篆。望阙朝天。报答洪恩。抚绥荒甸。天下文明运转。海不扬波争羡。扫胡尘干戈收敛。周南化风行草偃。麒麟现。出醴泉。看王气祥云远笼金殿。

【前腔】〔众〕喜书生弱冠。喜书生弱冠。赴试长安。车马金装。盛其服玩。紫府佳娃罕见。遽尔坠鞭属意。买笑挥金。暮乐朝欢。早不觉囊空长叹。娃留意。阿母嫌。看捻出机关悄然抛闪。

【余文】唱莲花六出天。襦护郞寒。剔目劝。汧国夫人元有传。

匹配本自然。人情信有缘。

烟花盟缔好。最喜两团圆。

绣襦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