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元朝秘史

卷十五

大王忙该、官人阿勒赤歹等奏说:“成吉思曾有圣旨:‘野外的事,只野外断;里的事,只里断。’如今古余克的事,系野外的事,只可委付巴秃自处治。”斡歌歹怒息,召古余克拜见,就责怪教训说:“你征进去,去时将军人都打遍,挫了威气。你敢想斡鲁思百姓,为怕你一人投降了?敢把哥哥来做敌人般欺侮!我成吉思皇帝曾说:‘人多则人惧,水深则人死。’如今速别额台前头遮护着,你与众人得了这几个斡鲁思种。你自己历的蹄子,不曾直得逞,好男子,初出门便惹是非。因忙该等劝谏,且罢。这事是野外的事,你同合儿合孙去,只教巴秃断者!不里行,教对兄察阿歹知者!”

斡歌歹皇帝将成吉思时守卫的,并众散班每,各各职掌,照依旧制,从新再宣谕了一遍。

斡歌歹皇帝说:“我成吉思皇帝,艰难创立国。如今教百姓每安宁快活,休教他辛苦。遂将合行之事,与兄察阿歹处商议:一、百姓羊群里,可每年只出一个二岁羯羊做汤羊;每一百羊内,可只出一个羊接济本部落之穷乏者。一、诸王、驸马等聚会时,每每于百姓处科敛,不便当;可教千户内每年出骒马,并牧、挤的人,其人马以时常川交替。一、赏赐的金帛、器械、仓库等,常守的人,可教各处起人来看守。一、百姓行分与他地方做营盘住;瓶分派之人,可于各千户内选人教做。一、川勒地面,先因无水止有野兽,无人住;如今要散开百姓住,可教察乃、畏吾儿台两个去,踏验中做营盘的地方,教穿井者。一、使臣往来,沿百姓处经过,事也迟了,百姓也生受;如今可教各千户每出人马,立定ㄢ赤,不是紧急事务,须要乘坐站马,不许沿百姓处经过。这几件事,因察乃、孛勒合答儿对我提说,我想也可行。察阿歹兄知者。察阿歹听了这话,都道:‘是,只依着这般行。’‘再说站赤一节,我自这里立起,迎着你立的站,教巴秃自那里立起,接着我立的站。’说将来了。”

斡歌歹皇帝于是将这事,又宣布于诸王、驸马等知道。其诸王、驸马等,皆道:“便当,好生是。”然后差人于各处起取上项羊、马,并守仓库、ㄢ赤等户。所摆站赤,命阿剌浅、脱忽察儿两个整治。每一站设马夫二十人,内铺马并使臣的廪给、羊马及车辆、牛只,定将则例去,如有短少者,财一半没官。

斡歌歹皇帝说:“自坐我父亲大位之后,添了四件勾当:一件平了金国,一件立了ㄢ赤,一件无水处教穿井,一件各城池内立探马赤镇守了;差了四件:一件既嗣大位,沉湎于酒;一件听信妇人言语,取斡赤斤叔叔百姓的女子;一件将有忠义的朵豁勒忽因私恨阴害了;一件将天生的野兽,恐走入兄弟之国,恐墙寨围拦住,致有怨言。”

此书大聚会着,鼠儿年七月,于客鲁涟河阔迭额阿剌勒地面处下时,写毕了。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