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玉合记

第三十一出~第四十出

玉合记 | 作者:梅鼎祚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如意君传

第三十一出砥节

【梨花儿】〔淨沙将军丑僕上〕鹘突做官风耍性只少一个貌倾城。村的丑的偏守命。〔丑诨介〕嗏。奶奶知时请一顿。

〔淨〕千金不惜买蛾眉。拣得如花三四枝。若使得他心肯日。多应是我运通时。自归义王沙吒利的便是。俺本吐蕃部落。投顺唐朝。屡立战功。竟承茅土。卽今这宝应皇帝。好生爱俺。恩分甲第。何言去病无。宠出宫悬。岂止和戎赐乐。俺虽是个番将。烟花心性。风月襟怀。府中颇有数十房侍儿。却少一两人可意。长安城中。只有那章台柳。色豔无双。才情第一。到落在韩翃之手。向年俺院子曾在法灵寺见来。访得他近入此寺爲尼。改名非空了。俺母亲一向好佛。前遣沙虫儿去说。太奶奶请到府中诵经。他畏我的势。许着就来。倘若来时。却也不问原由。只要从俺。沙虫儿。这般时候。如何还不见到。〔丑〕他敢就到。只一件。俗说一来没惹油头。二来莫惹光头。他先是油后是光的。不要惹他。〔淨〕胡说。光则光着他。由则由得我。〔丑〕又一件。这风流行中。当以情亲。莫以势压。老爷要近人。也放温存些。〔淨〕汉自有制度。你且去府门前打听。〔丑应介老尼旦尼上〕

【三台令】〔老〕半空楼阁丹靑。花柳长安锦城。〔旦〕应召赴侯庭。怕春在泥燕捎莺。

〔老〕师弟。来到沙府门前了。小心进去。〔旦〕此来势不自由。事出无奈。全望师父调停。同来同去。〔老〕凭他怎生。决不可说出你相公来。〔旦〕知道。〔丑〕二位师父请进。〔旦老见淨叩头介淨〕你这是悟空老尼。那就是非空的么。〔老尼旦〕便是。〔淨〕看他虽是禅踪。自然冶态。正是那天生尤物。世不虚名。小尼姑。你方在妙年。空门冷落。不若住俺府中。喫些安乐茶饭如何。〔旦〕尘世无缘。禅心久习。难从尊命。请勿多言。

【山坡羊】影幢幢莲灯秋淨。气寥寥蒲团人定。〔淨〕女奴们捧妆奁来与他。〔旦〕我已断髮。将何饰妆。碧圆圆空盘髻螺。一丝丝久断双鸾镜。〔背介〕魂暗惊。盈盈泪欲倾。前缘一梦。一梦三生醒。怎撇牛车。来骖鱼乘。〔淨〕不是你吹笙鼓瑟的佳人。孤负俺惜玉怜香的子弟。〔旦悲介〕呑声。银字笙寒炙不淸。伤情。心字香残爇不成。

〔老尼〕哎老爷。你后宫那少这一个人。

【前腔】锦层层围屛幽静。翠重重閒房娇倩。他怨悠悠香销玉沉。乱纷纷碎滴珠囊迸。〔淨〕那老尼还要劝他。〔老〕贫僧是老年的人了。我难主凭。萧萧两髩星。他初来面腆。且从容些。你牢宠好放。好放些儿紧。怕做宝瑟摧絃。银缾落井。〔淨怒介〕把那老尼扯出去。〔旦抱老尼哭介老〕他别是一般人。怎好劝得。休轻。不是阳台暮雨行。閒评。却映冰壶夜月明。

〔丑扯老尼下淨〕俺适方是怪那老尼。不是怪你。你旣有这般丽色。却怎好挫过芳年。

【忆多娇】看你容满月。肤胜雪。芙蓉帐冷单枕怯。空使泪染桃花双袖黦。〔丑合〕试听啼鴂。试听啼鴂。转眼芳菲易歇。

〔旦背介〕我那韩郞呵。

【鬭黑麻】我梦断秦楼。空瞻汉月。歎古道咸阳。音尘永绝。难相见。易相别。〔转介〕你要拨柳撩花。有甚连枝带叶。〔丑〕你转心从老爷罢。〔旦〕中怀耿烈。海山盟旧设。破镜难圆。破镜难圆。宝簪半折。

〔丑慌介〕奶奶走来了。〔淨慌跪接介老旦沙母上〕属垣须有耳。啸柱是何心。你们爲甚事在此大惊小怪。〔淨〕元来是母亲。叫沙虫儿。你怎么说是奶奶来。弄我喫一大惊。〔丑〕小的也说是太奶奶。〔淨〕今后太字说高些。做定心丸。母亲。这是法灵寺尼姑。孩儿唤来。伏侍母亲诵经。〔旦见老旦介〕闻得见招。速来趋命。奈将军太相凌逼。小尼坚不肯从。幸接慈颜。愿求解脱。〔老〕元来恁的。

【忆多娇】看他恨转结。我中更热。翠钿含情羞再帖。孩儿。你御水空敎题红叶。〔旦悲介〕不如死休。〔老〕你快不要。〔淨合〕试听啼鴂。试听啼鴂。转眼芳菲易歇。

〔老〕你只一人独归。又恐中道有变。且传坏我将军名了。料想女工是你本等。暂随我去绣几尊佛。再作区处。〔旦〕

【鬭黑麻】我翠锁羞蛾。红潮印颊。便日侍琼窗。春裁綵缬。〔背介〕愁不定。计潜设。我有个道理。若要玉杵邀盟。就把金鎞刺血。〔老〕孩儿。你听他说么。〔旦〕中怀耿烈。海山盟旧设。破镜难圆。破镜难圆。宝簪半折。

〔淨〕母亲。作成孩儿娶这房小媳妇。〔内叫介〕是那里来的个娇滴滴声音。〔丑〕老爷。不好了。这眞正奶奶来了。〔老〕孩儿。你又惹动媳妇性子了。〔淨慌介〕母亲可救我一救。〔老〕尼姑便随我去。〔旦〕情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老旦旦先下淨〕沙虫儿。几乎弄出事来。〔丑〕老爷。怎么太奶奶不怕。到这般怕奶奶。〔淨〕这孩子。你不晓得老婆的娘。〔丑〕老爷。你长长大大。千军万马。一些不怕。小小一个奶奶。到是这般怕他。〔淨〕你又不晓得。蜘蛛呑象。海靑拿天鹅。这都是大怕小。〔丑笑介〕做官的人怕老婆。有几多解说。老爷爲这尼姑。费尽心计。又打脱了。你可自叹几句。小的也续两句。〔淨〕

狗爱热油又怕。蚕无桑叶空思。

〔丑〕吼动河东狮子。惊囘海底鸥儿。

第三十二出卜居

高阳台】〔小生李王孙道妆上〕眞境幽栖。高秋暮景。白苹风起天末。波冷烟沉。鳞鳞细翦枫叶。霓旌影断箫声远。问碧桃海上初结。醉春云忆宴瑶池。去年时节。

〔法驾导引〕朝元路。朝元路。同驾玉华君。千乘载花红一色。人间遥指是祥云。囘望海光新。俺自弃来此。将及二十馀年。眞个车马绝尘。只与渔樵爲友。数日前韩君平有个书来。道是目今见访。就卜他出处的事。他与俺原係金石之交。况负烟霞之性。旣非俗品。又是旧游。倘若来时。未免相见。道童那有。〔丑道童上〕道童道童。剔透玲珑。常参北斗。别号南风。师父稽首。〔做醉诨介小生〕你怎生这般醉了。〔丑〕师父。小官们那里不喫几杯酒。自古道南风之薰兮。〔小生〕师长之前。好生不敬。〔丑〕自古道南风不竞。〔小生〕閒话。韩参军说来相访。你去门前俟候。〔丑应介生冠带领衆军上〕

【胜葫芦】渭水西萦华岳尊。停使节。拥囘军。左右的。前边有个道童。问他云台观在何处。〔衆叫问介丑〕转过那松林是了。〔生〕一到山间。试把仙童问。几囘径转。松火隔秋云。

这到云台观了。问那道童。李眞人在么。〔衆问介丑〕松下问童子。言师採药去。〔生〕今在何处。〔丑〕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生〕你去说韩君平相访。〔丑〕敢是韩参军么。我去报来。〔生〕左右人马。都到山前伺候。不可在此打搅。〔衆应下小生生见介〕〔减字木兰花〕〔生〕擎拳仰止。不是凡人名尹喜。〔小生〕道骨仙风。与帝神游结信通。〔生〕献花跪酒。淸彻云璈歌益寿。〔小生〕所愿维何。愿得昇平乐事多。韩兄高掇巍科。远参名鎭。功镌五釜。价重千金。〔生〕我等碌碌。因人成事者也。至如李兄。所谓安石不起。其如苍生何。

高阳台】幻世投簪。浮名脱屣。黄尘碧海相隔。当今贼党虽平。皇舆未正。李兄虽守箕山之节。岂忘魏阙之心。九地横流。崑崙砥柱将折。须涉。褰裳濡足休迟也。早难道视同秦越。待功成还辞赤社。更归丹穴。

〔小生〕韩兄。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了。

【前腔】差别。玉女擎浆。天神对博。洞裏几番日月。唤醒黄粱。如何又迷蝴蝶。你说当今的人么。朝列。蝇营蚁聚还竞扰。这馀羶怎汚牙颊。算自有峯头玉版。鼎中金屑。

〔生〕下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敬闻嘉命。顿悟昨非。

【前腔】从别。月露光阴。风尘劳攘。朱颜镜裏飞雪。揭地掀天。昆明那辨灰劫。虚设。悬鱼挂紫空在眼。漫囘首五云双阙。愿随他升天鸡犬。怕做送春鶗鴂。

〔小生〕韩兄。你又差了。看你世缘未绝。才略有馀。先毕运筹。方宜辟穀。

【前腔】英烈。半世雄心。一腔热血。腰间宝剑谁脱。况你玉质金相。边庭正看持节。功业。封侯万里君自取。问頽当汉时龙额。还相待重扶神鼎。再传仙诀。

韩兄。你从行后。闻得阃中信息么。〔生〕向曾遣人寻访。尙未囘来。〔小生〕柳夫人落髮爲尼。轻蛾也来莲花菴做道姑了。〔生〕轻蛾如今在么。〔小生〕数月前下山去寻访柳姬了。〔生〕元来如此。〔末奚奴上〕种玉嫌山浅。传书怪鹤迟。小人出得长安。闻知相公先已囘朝。到华山下。又说在云台观了。〔见生介〕小人访问夫人信息。却在法灵寺爲尼了。讨得囘书在此。〔生〕我已知道。囘书前路去看。李兄。王程有限不得久留。就拜别了。

【尾声】欢逢一旦成悲别。待再把仙缘云外结。〔小生〕韩兄。你再来呵。只恐路遶天台空万曡。〔衆军上接〕

征西车马羽书迟。故国平居有所思。

怨别自惊千里外。论交却忆十年时。

第三十三出闺晤

〔小旦女使上〕绣幕珊瑚钩。春开翡翠楼。深情不肯道。娇倚钿箜篌。俺乃沙府中女奴。见随着新夫人。这夫人闻得原有丈夫。不知怎的在法灵寺爲尼。俺老爷诱他到府。坚志不从。几番寻死。太奶奶收在身边。同他卧起。老爷只索无奈。他虽在府中数年。镜中窥影。常则含啼。槛外将花。何能共笑。却正是龙悲别剑。鹤怨离琴。怎怪得他。昨日老爷分付俺再三劝解。且待出来。试说一囘。

【意迟迟】〔旦女妆上〕红藕香销惊雁语。记别人南浦。残梦五更风。吹成一寸愁千缕。多情谁用管无情。怎做道东边日出西边雨。

〔长相思〕朝有时。暮有时。潮水犹知日两迴。人生常别离。来有时。去有时。燕子犹知社后归。君归无定期。〔小旦〕夫人。你只不从俺老爷罢了。却这般愁闷怎的。俺府中金浆玉馔。绣闼锦衾。好生受用。老爷分付道。当令照影双来。一鸾羞镜。勿使窥窗独坐。嫦娥笑人。〔旦〕女奴。你怎知道。玉馔金浆。都成鸠毒。锦衾绣闼。便是豻牢。教我如何不闷。〔小旦〕叫府中乐部们承应一番。解闷好么。〔旦〕也都是游童豔妇之词。谁要听他。你去门前看。或有尼姑。叫他诵些经。若是道姑。唱个道情儿到好。〔小旦应出介贴轻蛾道妆上〕东游久与故人违。曾向长生说息机。借问欲栖珠树鹤。何年却向帝城飞。自特下华山。寻访柳夫人消息。谁知兵火之后。法灵寺也都燬了。闻说韩员外尙未囘朝。待再到长安城中。试看一番。〔行遇小旦介小旦〕是好一位仙姑也。〔贴〕

【北水仙子】遥天鹤唳破秋孤。几亩梅开乘月锄。三间草盖依云住。〔小旦〕你有甚道术么。〔贴〕说咒水。谈剑术。兼领他地籙天符。〔小旦〕你住在何处。〔贴〕敢列在金天仗。也曾投玉女壶。〔小旦〕这是华山来的了。〔贴〕今日裏降自淸都。

〔小旦〕这是沙府中。你且在此相候。〔进介〕夫人。门外有个道姑。华山来的。〔旦〕记得李王孙别时。曾说只在终华二山。这道姑或者知他踪迹。唤他进来。〔小旦唤贴进介旦背介〕呀。这道姑到似我轻蛾。〔贴背介〕这夫人到似我柳夫人。且把几句话探他。〔旦〕女奴。你去取茶来。〔小旦应下〕道姑。你是从幼出。是在嫁出出的。〔贴〕夫人听禀。

【么篇】香尘昔惯践轻躯。弄笛曾经伴绿珠。飞天早借茅龙驭。〔旦〕依你说是人女郞了。主人甚么名字。〔贴〕问王孙名字无。主人是李王孙。还有个侍姬来。〔旦〕他又姓甚么。〔贴〕指门前柳树千株。〔旦〕这是姓柳了。后来怎么。〔贴〕李王孙把这柳姬配与韩君平。竟入华山。后来韩君平官拜员外。也出塞参军了。算丹诀空留妇。戍萧关别有夫。〔旦〕你却如何。〔贴〕小道与那柳姬爲戎马两地奔趋。

〔旦〕呀。你敢是轻蛾么。〔贴〕夫人。你敢是柳夫人么。〔抱哭介〕

【宝鼎儿】向来几载分携。何意片言相晤。

〔旦〕你在华山。会李王孙么。〔贴〕王孙在云台观。轻蛾就在莲花菴。〔旦〕你们都在华山。只道锦水丹鳞。素书稀远。玉山靑鸟。仙使难通。那知有今日之会。〔贴〕你当时分散。还到法灵寺否。〔旦〕那时节呵。

【白练序】秋风紧似铩翮西飞雁影孤。残生寄只在宝坊莲宇。凝伫。赠锦书。〔贴〕相公书来是怎生说。〔旦〕问别后长条还在无。〔贴〕你如今在这府中。却安乐了。〔旦〕说那裏话。被他计诱到此。我朝夕只与太夫人相处。飘颺处。飞花比雪向风羞舞。

【醉太平】〔贴〕记取。韶华共享。曡■〈般〉跚绣褥。宛转金铺。风波霎起。空想旧日欢娱。模糊。迢迢归梦半成虚。更谁问画栏朱户。沙将军。你错用心了。陌头桑妇。赢得眼前驻马踟蹰。

〔旦〕轻蛾。你今在名山洞府。飮露餐霞。大强似我了。

【白练序】仙姝。俨画图。绡衣绣襦。分明是弄玉暂来天衢。〔贴〕夫人。转眼一别。又十数年。〔旦〕欷嘘。岁已徂。怎望得吹箫引凤雏。你在此伴我几时。再候韩郞信息如何。〔贴〕贫道旣游方外。岂能复久人间。况这府中人多。倘若露形。反不全美。〔旦悲介〕你就要去了。春无主。残英顿逐水流东去。

〔贴〕夫人。轻蛾吿别了。

【醉太平】须臾。天涯地角。总閒情到此。不堪分付。相公有日归来。你且宁耐。枝梧就裏。暂做淡匀轻注。只一件。归欤。怕朱门金锁护蟾蜍。许谁到百花深处。〔旦〕昔时庄姜送其妾归陈。因作燕燕于飞之诗。我今日送你。怎比得他。〔贴〕旧堂双燕。差池送别又巢春树。

【尾声】缥缈云归人间阻。〔旦〕残灯对影和梦孤。〔合〕眞道是一世生离恨有馀。

知君忘却曲江春。再到天台访玉眞。

黄鹤有心留不住。白云何事独相亲。

第三十四出道遘

【金蕉叶】〔生便服上〕千难万难。早归来星移物换。别乌衣谩驾云轩。问仙娥多奔月殿。

〔诉衷情〕烧残绦蜡泪成痕。街鼓报黄昏。碧云又阻来信。廊上月侵门。愁永夜。拂香裀。待谁温。梦来憔悴。掷果凄凉。两处销魂。自一向参军。新从入觐。仍以本官擢兼御史。前日裏奚奴将我柳姬囘信。说在法灵寺中削髮爲尼。只是长安再经吐蕃之变。知他竟是如何。适间谢恩已毕。且自乘晚出城。访他下落。多少是好。〔行介〕

【罗江怨】秋楡半隐天。秋蟾半旧絃。游梦挂碧云边。这是章台之下。当初与他相遇。正在此间。今日知他在何处么。紫骝踏处落花残也。飘过东。不道西怨。鸿飞枫叶丹。鸦啼金井寒。料等閒难识春风面。〔下旦女妆上〕

【金蕉叶】缘悭分悭。怎塡得相思限满。打不脱閒庭野鸳。盼不到上林归雁。

〔生查子〕侍女倚妆奁。故故惊人睡。那知本未眠。背面偸垂泪。懒卸凤头钗。羞入鸳鸯被。时复见残灯。和烟坠金穗。自在沙府几年。虽能全节。终是偸生。昨闻得淄靑将佐。近已入朝。想我韩郞。亦在数内。他却怎知我陷身在此。且这沙将军。朝廷好不宠幸。就便知道。不敢申言。今日府中女伴们。约我閒游。我虽没这情緖。或者在外讨个信儿。也不见得。正是已知无益事。还作有情痴。〔小旦丑上〕流苏帐暖春鸡报。油壁车轻金犊肥。啓夫人。车已驾了。他们都出延秋门去。〔旦〕也出延秋门去罢。〔上车行〕

【罗江怨】长河泪眼悬。双情故单。心如膏火夜同煎。〔小旦〕这来到金沟上了。〔旦〕金沟曲曲漱流泉也。一叶随波。怎得题红便。〔小旦〕夫人。你虽守志不从。外人都道你专房之宠哩。〔旦〕咳。韩郞听得。只道我眞个如此。新人工织嫌。故夫逢下山。做重来难见江东面。〔下生上〕

【香柳娘】问章台那边。问章台那边。画栏雕槛。晓风残月垂杨岸。我纔到法灵寺。大半烧残。那老尼也不知去向。何况柳姬。这是我不合久留在外了。歎浮生枉然。歎浮生枉然。绝塞损朱颜。深闺赚靑眼。怕珠沉在渊。怕珠沉在渊。步幄姗姗。来迟相见。〔下旦小旦丑上〕

【前腔】驾香车翠軿。驾香车翠軿。愁肠共转。萋萋芳草归程缓。算离轻会难。算离轻会难。朝雨曡阳关。秋星隔河汉。自古道兵凶战危。韩郞知他在么。怕沙场不还。怕沙场不还。倘遇华山。开棺相见。〔下生上〕

【前腔】看风氲翠烟。看风氲翠烟。东华尘满。听摇摇环珮声低转。这到龙首冈上。望见前边那駮牛驾着车儿。两个女奴在后。我且稍住。随着他行。〔傍立介旦小旦丑上〕且归笼晚骖。且归笼晚骖。〔生〕呀。那车中女子。似我柳姬一般。〔旦〕呀。那路边立的。似我韩郞一般。且开帘看。珠镂箔偸褰。檀红袖轻展。道傍立者。得非韩员外乎。〔生〕便是韩翃。车中得非柳夫人乎。〔相望各悲介合〕这相逢有缘。这相逢有缘。似环解重连。丝棼难断。

〔生〕你爲何却在此间。〔旦〕女奴可对韩相公说。妾今陷身沙府。非不能死。正图郞君一见。还寻出头日子。〔小旦应介旦〕

【前腔】误侯门几年。误侯门几年。非关盟变。图他两翼乘风便。〔生〕待我向前说一句话儿。〔丑拦介〕唗。閒人不得近前。〔生进复退介〕步踟蹰欲前。步踟蹰欲前。秀色望堪餐。层波递相盼。〔旦〕今日同行有人。难诉衷曲。明早到通政里门来。切莫爽约。我就此去也。〔生旦合〕问来期肯淹。问来期肯淹。一旦悲欢。心摇魂断。

〔旦衆下生望介〕柳姬。你怎的就去了。天杀那驾车的牛。也这般快哩。

【前腔】似飇车乍旋。似飇车乍旋。辚辚声远。驱将金犊奔龙辗。惜香云半阑。惜香云半阑。恍惚接飞仙。容光掣惊电。呀。原来遗下许多花钿也。是他头上物件。我且收拾去。拾遗来翠钿。拾遗来翠钿。恨掷人间。春归天畔。〔下旦小旦上〕

【前腔】那情踪可怜。那情踪可怜。就中牵绊。似伯劳东去西飞燕。〔小旦〕他们车儿都先去了。天色已晚。可趱入城去。〔旦〕正龙城夜严。正龙城夜严。朱户约花关。靑灯逗云闪。〔做下车小旦丑先下旦〕已到府中。怎好下泪。把双珠暗弹。把双珠暗弹。无限心间。难消枕畔。

莫卷龙鬚席。从他生网丝。

且留琥珀枕。或有梦来时。

第三十五出投合

〔小旦女奴上〕丝布涩难缝。令侬十指穿。〔丑苍头上〕黄牛钿犊车。游戏出孟津。女奴。夫人昨夜分付驾车伺候。车已驾了。原来这夫人自有丈夫。昨日出城。却好遇见。怪道他死不肯从哩。俺老爷那知他心裏事来。我把这车轮儿比着夫人。做个吴歌儿。〔吴歌〕姐儿好像个铁车轮。推去推来由子个人。外头光滑骨碌碌介转。囉哩知渠裏头自有介一条心。〔小旦〕有些意味。我把这推车的牛比着那个郞君。也唱歌儿。〔吴歌〕情郞好像驾车个牛。东山头奔子去西山头。说喊你千万弗要喫车前草。直落得个眼泪一似小水流。呀。夫人来了。我们一壁立地。〔旦女妆上〕

【谒金门前】街鼓动。惊破一痕春缝。门外绿波萦晓梦。又吹寒作淞。

罢去四五年。相见论故情。杀荷不动藕。莲心已复生。妾身昨日出游。不意龙首冈上。果然遇着韩郞。眼见得咫尺天涯。眞道是神留足往。今早约他来通政里门。再图一会。夜来分付苍头。依旧驾车相候。料不误也。〔小旦〕夫人。今日往何处去。〔旦〕到通政里门去。〔上车行介〕我那韩郞呵。

【五供养】栖分隻凤。奏绝囘鸾。迹印飞鸿。将军将军。纵君难再得敎妾若爲容。声繁思冗。怎别做瑟调琴弄。水流何日反。花恋旧春丛。对面无缘。百年残梦。〔同下生便服上〕

【谒金门后】放着心儿空。猛落得口儿频诵。纵有佳期多作哄。又添寃业重。

昨日龙首冈得遇柳姬。元来落在沙府。又已蓄髮了。看那容销色沮。不做弃旧怜新。约我今早到通政里门再会。〔行介〕只索前去。想起他昨日的行状呵。

【五供养】鬟云乍拢。镜翠慵窥。趾玉羞笼。浮踪虽浪蕊。薄命歎飞蓬。又一件。那石衞尉乔知之。岂非明鑑。还仔细着。中心自懂怕容易将人断送。我来得太早。门还未开。他还未到么。狐冰须听彻。鱼钥待传封。〔旦小旦丑驾车上〕对面无缘。百年残梦。

〔遇介〕韩郞来了。眞信人也。〔生〕柳姬眞个到此。你好多情也。

【玉交枝】画轮双控。似银河星桥路通。卿卿原是多情种。忍拚敎你西我东。我想起我故事。昔日吴王之女紫玉。欲从韩重。竟不遂而死。你不记南山之诗乎。南山有鸟雌失雄。可如紫玉从韩重。〔合〕谁破得愁城万重。谁叫得天阍九重。

【前腔】〔旦〕无枝堪共。算都来飘零趁风。妾还记得君一事。昔日韩冯之妻。爲宋王所夺。赋诗见志。相继而死。有双塚鸳鸯之异。妾得一见。死有何难。但愿韩郞别选高门。再图后事。勿以妾爲念也。君不见河水之歌乎。氵㸒氵㸒河水歌私咏。誓当心日出曈曈。你靑鸾飞入合欢宫。怕今生难作鸳鸯塚。

〔合前旦〕向日题诗鲛绡。今尙在否。〔生出鲛绡介〕鲛绡无恙。

【川拨棹】诗常讽。记题梅传故陇。这鲛绡墨透香浓。这鲛绡墨透香浓。〔投鲛绡与旦介〕不如还你。免致相思。带啼痕丝丝染红。〔合〕暂相看疑梦中。待来生寻旧踪。

〔生〕我初时与你的玉合在么。〔旦出玉合介〕玉合无恙。

【前腔】我玉合依然宝色融。〔帕包玉合投生介〕做赐玦投伊难再逢。〔生〕便留你处罢了。〔旦〕肯随他两面玲珑。肯随他两面玲珑。也难将琼瑶报同。〔合前小旦〕

夫人请囘。老爷一定有人体访。〔丑〕这相公揩了眼泪。别处去哭。〔旦悲介〕当遂永诀。愿置诚念。

【尾声】〔合〕淸秋古道霜华重。歎马足鸡声争送。多少离魂萧萧满碧空。

〔旦小旦丑并下生弔场〕呀。他又去了。看他轻袖摇摇。香车辚辚。目断意迷。失于惊尘。呀。那樵楼上早则钟动也。

【尾犯序】春隔景阳钟。一片惊尘行影娇动。待我看这玉合儿。原来一幡轻素。结着个同心。又着些香膏在内。素结同心。把香膏暗封。这玉合呵。光莹。知不做连城再返早悔却蓝田双种。当初做良工心苦。空自费磨砻。

〔丑公差上〕相看劳旋日。及此御沟花。禀韩爷。小的是淄靑帅府差来的。后日列位老爷合乐酒楼。请老爷同赴。〔生〕只恐有事。不得来了。〔丑〕衆老爷曾说。韩爷一人不至。一席爲之不欢。还望俯临。〔生〕我知道了。先去拜上。〔丑应下生〕哎。所喜将佐凯还。朝廷宴乐。只我有去帷之歎。怎能免向隅之悲。好不苦也。

公子王孙逐后尘。绿珠垂泪溼罗巾。

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郞是路人。

第三十六出出山

【天下乐】〔小生道妆上〕洞裏神仙碧玉箫。靑山隐隐水迢迢。世情已逐浮云散。岁晚谁能访寂寥。

俺自与韩君平相别。纔是秋暮。忽已冬深。未知他与柳姬得相会否。前日轻蛾来约我同下山去。轻蛾从舟。俺便由陆。一路来寒威乍减。冻雪渐开。好一片淸景也。〔行介〕

【排歌】霁雪长途。江梅野桥。马蹄遍踏琼瑶。暂依冰树识淸标。细翦天花下紫霄。这雪呵。因风起。向日消。贵人头上不曾饶。星冠映。鹤氅飘。琳宫初罢玉宸朝。

轻蛾行时。约在西岸相会。俺早到此。他还未来。呀。那前边有人泊舟了。〔贴道妆上〕

【前腔】雪断空林。冰开暗潮。相逢倚棹江皋。〔遇稽首介小生〕你来了。舟中雪景好么。〔贴〕夜乘剡水放轻舠。绝胜骑驴上灞桥。〔小生〕且喜长安城近。此时早朝初散了。〔合〕瑶京近。玉关高。谁歌黄竹和仙韶。银盃覆。缟带摇。恩光初散紫宸朝。

我与你各寻菴观且住。再探韩君平事体何如。〔贴〕正是如此。

一别心知两地秋。寒鸦飞尽水悠悠。

山中旧宅无人住。来往风尘共白头。

第三十七出还玉

〔外丑伶工老旦小旦官妓作乐上外丑〕率土归王贡。钧天梦帝游。〔老旦小旦〕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外〕今日淄靑将佐。合乐酒楼。俺们教坊人等。在此承应。官妓们。你乐器齐备么。〔老旦〕听道。吹箎先弄曲。调筝更撮絃。莺啼歌扇后。花落舞觞前。〔丑〕还有么。〔小旦〕琴曲随流水。箫声逐凤皇。细缕缠钟格。圆花钉鼓牀。你们有甚戏场么。〔外〕听道。羌笛陇头吟。胡舞龟兹曲。假面饰金银。盛服摇珠玉。〔老旦〕还有么。〔外〕卧驱飞玉勒。立骑转银鞍。纵横旣跃剑。挥霍复跳丸。〔小旦〕有甚好乐府么。〔外〕有的是将进酒。临高台。君马黄。雉子斑。这都是盛世之音。军中之乐。〔老旦〕你便做一篇将进酒看。〔外〕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囘。〔老旦〕呀。这是李太白的诗。你怎生抄他。〔小旦指丑介〕你便依本朝乐府。做一个酒乐行罢。〔丑〕昔日洛阳董糟丘。爲余天津桥南造酒楼。〔小旦〕这也是李太白的诗。你如何又抄他。〔丑〕咳。李太白诗。我们便抄不得。如今人抄得李沧溟几个字。就说做诗哩。〔外笑介〕这叫做活剥杜工部。生呑李义山。〔丑〕又道是老虎口中讨脆骨。死人项下括残盘。呀。远远的望见一簇人马。有两位老爷来了。我们作乐迎候。〔作乐介小生韦巡官生韩君平冠带上小生〕

【传言玉女】拜表初囘。又见大酺恩霈。画楼前歌姸酒美。〔生〕欢娱在眼。只暗滴心头双泪。〔合〕正太平时节。帝京高会。

〔小生〕下官韦巡官是也。〔生〕下官韩员外是也。韦巡使。俺们淄靑将佐。今日合乐酒楼。与你须索走一遭也。〔行介〕行来此间。许虞侯还不见到。且待他来者。〔末许俊冠带上〕长杨鄠杜昔知名。何似今来应圣明。正覩人间朝市乐。忽闻天上管絃声。某帅府虞侯许俊的是也。且喜那西征奏凯。国泰民安。圣上赐长安大酺五日。俺这将佐们相邀合乐酒楼。迤逦行来。只见那鼓乐喧阗。烟花缭绕。是好一座酒楼也。

【黄锺北醉花阴】宝阁雕阑凤城裏。听一派仙音乍起。铙鼓奏。管絃催。光皎皎云日交辉。蓬岛般多佳致。〔小生生共见介末〕俺们先谢过圣恩。方飮酒也。〔拜介〕愿福寿海山齐。这的是万国来朝圣天子。

〔衆送酒作乐介小生〕下官僭长。先把盏了。

【南画眉序】车马羽书迟。将士东归在。今日正歌扬杕杜。酒泛酴醾。丹墀下玉帛星联。绮席上衣冠云集。〔生悲歎介小生〕韩员外风流谈笑。绝自可人。今日却爲何惨然不乐么。官妓送酒。〔合〕黛眉粉面分行队。莫惜遇时沉醉。〔生做不飮介末起介〕

【北喜迁莺】恰甚的有心无意。打乖儿弄出虚脾。痴也么迷。没波浪秀才声气。把乐以忘忧做不知。俊虽不才。颇以义烈自许。倘可效用。决不辞劳。迟共疾。俺敢待寻生替死。自古道见哭兴悲。

【南画眉序】〔生〕含笑半含啼。便要藏头怎遮尾。〔悲介〕歎同林宿鸟。两处分飞。〔末〕说起是尊夫人的事了。乐人们都退去后楼听用。〔外丑老旦小旦下生〕不欺虞侯。向年参军出塞。姬柳氏。留寓京城。后因禄山兵变。削髮爲尼。下官归朝。到法灵寺寻他不遇。囘至子城东南龙首冈上。却向车中偶见。原来落在沙府了。相约次日通政里门再得一面。从此诀矣。难抛下剩雨残云。空闪得烦天恼地。〔末〕如此小事。左右的备马来。〔衆应末〕愿得足下数字。当立致之。且自飮酒。〔合〕黛眉粉面分行队。莫惜遇时沉醉。〔末〕

【北出队子】则早办追风单骑。把几行书亲自题。〔生写介末脱冠带戎妆介小生〕好好。腰间佩双鞬似月。座下跨疋马如云。越显得雄威八面。却胜他猛将千羣。〔末上马介〕俺此去非同小可也。管引他倩女一魂离。出落俺将军八面威。呀。你准备着筵开花烛喜。

〔末走马下小生〕好义气的人。就则去也。〔生〕去则去。未知他事体何如。我们到后楼待咱。正是靑龙共白虎同行。吉凶事全然未保。〔小生生下淨戎妆沙将军老旦贴女侍领衆军〕

【南滴溜子】军声鬨。军声鬨。长鎗大戟香尘拥。香尘拥浓妆豔质。〔衆〕禀老爷。到何处打围去。〔淨〕西郊外去。〔行介〕看野外霜风正急。呼羣大打围将鹰犬集。走兔奔林。飞鸟绝迹。〔淨衆下末走马上〕

【北刮地风】呀。这马儿忽腾腾举四蹄。怀揣着风月文移。撞辕门似入无人地。早穿过绿水桥西。又经他碧杨楼际。斜刺裏画栋朱扉。适方见沙吒利这厮打猎去了。趁着那蜂未窥。蝶未知。把暗香偸递。你道是巧张罗惯打围。俺可也见兔儿纔放鹰飞。

〔急下外军校上〕门迎朱履三千客。户纳貔貅百万兵。俺们是沙府军校。老爷早间去打猎了。这位新夫人苦不肯去。分付俺们把守着府门。呀。望见夫人走来了。〔旦上〕

【南滴滴金】重门暗锁春归急。锦树辞条岁轻掷。香车宝马相逢地。枉经心空浪迹。〔悲介〕天那。天天鉴识。区区两心还似一。还似一。百年恩爱了何日。

〔末走马上〕报报报。将军坠马。势且不救。要见夫人一面哩。〔做撞进军慌走旦见介末〕

【北四门子】病尉迟剗地临危势。召召召召夫人把骏马骑。〔旦〕你是甚人。将军召我做甚来。〔末背交书介〕这蝇头锦字交传与。可是那厢儿亲自题。〔旦见书悲介〕我那韩郞呵。〔末〕住声。作急的上马去也。〔抱旦上马速行介〕步儿要高。嗓儿要低。漏东风将流莺轻唤起。人儿又忙。马儿又迟。死央杀龙驹做美。〔末扶旦急走马下生小生上生〕

【南鲍老催】追思往昔。鲛绡半幅馀泪溼。玲珑小合馀香积。望筝雁齐。被鸳双。钗鸾匹。〔小生〕员外放心。就有好音也。〔生〕怕银瓶落井还空汲。金针坠海还空觅。侧耳听。临风立。〔末扶旦走马上〕

【北水仙子】呀呀呀日坠西。早早早早一似夜静江寒载月归。他他他做宿鸟惊还。你你你那孤凰再配。我我我凭着我破龙城打虎围。兼兼兼兼领着燕约莺期。〔生望介〕呀。许虞侯早则来也。虞侯走快些咱。〔末〕快快快快竖起花柳场中旌捷旗。把把把把章台旧垒牢牢砌。〔见生做扶旦下马介〕以君之灵。幸不辱命。〔携旦扶生介〕看看看看柳色尙依依。〔生旦抱哭介〕

【南双声子】云和日。云和日。自去后攀谁及。虚和实。虚和实。敢甚处寻消息。喜共泣。喜共泣。翻倒极。翻倒极。任高烧银烛。问今何夕。

〔生〕多谢虞侯。使下官去璧复还。破镜再合。只是一件。沙吒利那厮恩宠殊等。立见祸生。诸公何以处之。〔末〕俺们明日把此事啓知元帅。今晚且送员外夫人到馆中去。叫乐人们承应者。〔衆应作乐上行末〕今夜呵。

【北尾】祝付你那鸡儿莫啕气。算新婚不强似远别多离。沙将军。沙将军。俺打合这才子佳人直闪杀你。〔衆作乐介〕

莫辞换羽更移商。吹律阳囘一线长。

不是一番寒彻骨。争得梅花扑鼻香。

第三十八出谢諐

【双劝酒】〔淨沙将军上〕人才出羣。风流帮衬。红鸾运轮孤辰。打褪闭门。走却脚头人。〔笑介〕眞好个捕虏将军。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俺沙吒利道这两句。有个缘由。俺爲那章台柳。千方百计。弄到府中。谁知是一位古古怪怪不通情的小娘子。又遇着个遮遮护护不抽趣的太夫人。却趁着那吉吉刮刮做寃的正奶奶。辜负杀俺个标标致致惯风月的大将军。以此喫他白白的住了几年。昨日又被个人轻轻的借去一用。千军万马。只做飞尘。铁壁铜牆。就如平地。早已差沙虫儿打听来报。好多一会。想必来也。〔丑沙虫儿上〕

【普贤歌】将军情性生得村。那有些儿会着人。羊羶空满身。狼心养不驯。俺劝你列位们一劝。别个的妻儿休要问。

〔笑介〕可笑俺老爷。平空地弄甚柳夫人到府裏。准准的寡头醋喫了百来甁。活活的乾相思害了十几顿。喇喇的蒲萄架倒了十数遭。枉费辛勤。没些巴臂。近日又被个人忽的赚去。好生喫恼。着俺打听信来。就囘复他。〔见介淨〕信息何如。〔丑〕恭喜照旧随着韩员外。〔淨〕到俺府裏的是谁。〔丑〕日前淄靑部将。赴宴酒楼。韩员外席上说起事因。内中有一个虞侯许俊。将他手书。飞马请去了。〔淨〕他怎知在我府裏。〔丑〕原来那夫人出游时。中途遇见。闻得人说。把甚么玉合儿从车中投与他。〔淨〕他们再待怎生。〔丑〕小人来时。他们要见侯节度。像要动本哩。〔淨怒介〕这厮安敢无礼。想我在唐朝呵。

【大迓鼓】桓桓号虎臣。况是叨承恩宠。建立功勳。笑他们厮敢相持挺。待来朝先把封章进。玉石崑冈。须敎尽焚。

【前腔】〔丑〕雷霆且息嗔。不因亲者。到底非亲。老爷若先奏本。反惹事端。况这夫人原是韩员外的。如今去了。只叫做物归其主。那一心已许文园令。这私奔难比卓文君。救火披蓑。休敎自焚。

禀上老爷。要先奏时。只说是近方晓得。送归原夫。也道他在府数年。完名全节。若是如此。非但盛德远传。亦且圣心加悦。请自尊裁。〔淨〕这孩子也说得是。俺向年买韩员外的马。唤做如意骝。一发进献罢了。〔丑〕这等更好。倘或朝廷把这马转赐韩员外。他夫妇是一马一鞍。老爷只落得见鞍思马。〔淨〕这厮胡说。

树头树底觅残红。一片西飞一片东。

自是桃花贪结子。错敎人恨五更风。

第三十九出闻上

【生查子】〔外节度冠带上〕东方久建牙。北海将称霸。班首鹭鸳羣。身上麒麟画。

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云车驾六龙。下官侯希逸。由淄靑入觐。仰蒙圣恩。加授检校工部尙书。图像凌烟。赐封实户。未归本鎭。暂寓神京。今早贺冬囘朝。有人报道。昨日俺部将们合宴酒楼。许虞侯飞马到沙府中。夺取一女子。付与韩员外。又说这女子原是韩员外内君。眞奇事也。待他来时。须问端的。左右的。韩员外许虞侯一到。速通报者。〔衆应介生韩君平末许俊冠带上〕

【前腔】新情觉转加。旧事犹堪诧。〔末〕自有好商量。且免閒牵挂。

〔生〕许虞侯。此是元帅府门了。请同进去。〔末〕员外请。〔衆报介外见介〕昨来诸君曾宴酒楼么。〔生末〕是曾宴来。〔外〕闻得许虞侯从席上作一奇事。果有之乎。〔生〕是有。〔外〕员外。愿闻其详。〔生〕元帅听禀。

【刮鼓令】当年奉使槎。闪闺人历岁华。忽战鼓渔阳闻变。暂寄空门礼释迦。〔外〕原来尊夫人曾落髮爲尼了。后来如何。〔生〕流落五侯。〔外〕五侯是谁。〔生〕是沙吒利计诱到府。姬誓死不从。幸遇他老母向留身畔。日前下官入京。城隅乍逢。双轮东下。〔外〕相逢时说甚来。〔生〕备说前由。又自车中投一玉合。从此遂别。料归来抱蔓已无瓜。若非得许虞侯呵。又谁知枯树再开花。

〔外〕虞侯。你将酒楼中始末。试说一番。〔末〕

【前腔】靑楼大道斜。听淸讴泛紫霞。那日一席之间。惟有韩员外惨然不乐。怎忍见当筵歌笑。对东风独自嗟。把双鞬佩弧。单身飞马。〔外〕却怎进他府中么。〔末〕只说他将军坠马。要见夫人。一时闯入。衆军披靡。这时节呵。正寒云深锁绦窗纱。做宫莺啣出上阳花。

〔外〕异哉异哉。此吾平生所难事。君乃能之。

【前腔】英豪实可夸。信干城在兔罝。员外。夫人尊姓。〔生〕姓柳。李王孙待年之妾。却归下官。那王孙又将资几十万。尽数相让。竟入华山寻仙去了。〔外〕又一奇事。俺便须具奏。此事亦当上闻。况今朝廷盖造先天观。也得一位高眞。掌管教事。便到华山迎他。况说那仙风堪慕。叹吾生未有涯。把封书奏闻。安车高驾。〔生〕日前有书。约这几时下山。倘若来时。多在玄都观下。〔外〕如此就去相访。怕靑牛西出指流沙。向玄都先去问桃花。

俺闻报时。曾撰一奏草。只待诸君问明。然后奏上。且读请教。〔生末〕愿闻。〔外读介〕金部员外郞兼御史韩翃。久列参佐。累彰勳効。顷从鄕赋。有柳姬氏。阻绝凶寇。依正名尼。将军沙吒利凶恣挠法。凭恃微功。驱有志之妾。干无爲之政。臣部将兼御史中丞许俊。族本幽冀。雄心永决。却夺柳姬。归于韩翃。义切中抱。虽昭感激之诚。事不先闻。固乏训济之令。大略是如此了。〔生〕多谢主帅。〔丑公差上〕暂离靑琐闼。来报紫微郞。〔见外介〕禀老爷。小的是中书省差来的。韩爷已陞驾部郞中知制诰。是御笔亲点出的。又遣中使特召韩爷来早面对哩。〔外〕恭喜乔迁。兼承昼接。〔生〕才薄望轻。恐无此事。〔外〕员外且别。来早进对。许虞侯。你随俺入朝。〔末〕谨领。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

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第四十出赐完

【绕红楼】〔旦上〕画阁红梅照晓霜。春渐破流转风光。眼底欢来。眉尖愁放。羞减少年妆。

〔更漏子〕相见稀。相忆久。眉浅淡烟如柳。垂翠幕。结同心。待郞熏绣衾。虚阁上。倚阑望。还似去年惆怅。春欲至。思无穷。旧欢如梦中。奴自陷侯府。一意捐生。不意得遇许虞侯。复脱重围。顿还旧好。闻得侯节度也将此事奏闻。早间韦巡官来报。相公新陞驾部郞中知制诰。朝廷特遣中使引对御前。此时想多囘朝也。〔生冠带淨丑随上〕

【前腔】勑使传宣出建章。承对罢两袖天香。鳷鹊楼前。凤凰池上。归去马蹄忙。

〔衆禀介〕此间已到馆前了。〔生做下马介〕左右的。把马牵到后槽去。〔衆应介生旦见介旦〕相公囘了。闻得相公又有新擢。可喜可喜。〔生〕近日制诰阙人。中书凡两进名。御笔抄出道与韩翃。原来有个江淮刺史。却与下官同名。御笔又亲写下官寒食诗。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宫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道是与此韩翃。方知是的。〔旦〕闻得这诗向在御前供奉了。适方那马像原是我的。〔生〕这马乃是沙将军所献。赐名做如意骝。今早面对时。官裏因诵下官调马诗。就便赐与。〔旦〕敢是看李王孙调马的诗么。〔生〕正是。此马不知爲何归在沙府。〔旦〕相公行后。妆赀尽费。也将此马卖了。〔生〕夫人。钿车昔别。玉合相投。已道西陵之柏。始结同心。谁知南浦之珠。再归双掌。我和你岂容易得见今日。

【剔银灯】抵多少云劳月攘。消难尽旧时娇样。从今再把章台傍。稳倩取妇随夫唱。〔合〕双双。休轻撇漾。儘馀生风流几场。

〔旦〕相公。新欢重整。往事多惭。所谓思之又思。果然痛定犹痛。

【前腔】落侯门在深潭万丈。似黄姑把秋期悬望。算由来好事多磨障。喜玉合重归掌上。

〔合前生〕夫人。适闻李王孙轻蛾俱已下山。想必就到。叫左右。李眞人同一道姑到来。卽便请进。〔衆应介小生李王孙贴轻蛾并道妆上〕

【金菊对芙蓉】岁月空忙。河山犹壮。千年鹤返辽阳。〔到介〕门上的通报。李王孙柳道姑相访。〔衆〕卽便请进。〔生旦接见介〕故人相向。还忆别几度风霜。〔合〕眞如隔世。乍逢欢畅。转觉凄凉。

〔旦〕王孙。别来所喜道体淸佳。玄宗大振。〔小生〕夫人。别来所喜节传哀鹄。缘合孤鸾。〔生〕轻蛾。向日李兄许你是秦宫毛女。梁玉淸。果应其言。不负所志。〔贴〕相公夫人旣仍谐宿世之因。须早结来生之果。〔生〕李兄。自从华山相别。不觉白日如流。侯节度说来奉访。曾一面否。〔小生〕节度曾来见访。因知韩兄与柳夫人之事。他要举俺爲先天观主。俺也许了。〔生〕李兄爲何许他。〔小生〕俺昔年出。初见张果尊师。他命俺虔诚度物。来往人间。临别之时。又传两句眞言。道是遇华则止。遇侯则行。以此久住华山。今偶遇着侯节度。正相符合。以此许他。〔生〕轻蛾。你方外的人。休拘前礼。便请坐了。李兄。今日除夕。且逢立春。嘉会不常。旧知咸集。大少敍一囘。看酒来。

【山花子】一麾东海乘边障。黄云白草沙场。喜还京骤沐宠光。掌丝纶祕省仙郞。〔合〕问明朝屠苏遍尝。条风送腊春载阳。千官拜舞称寿觞。玉佩朝元。宝曆迎祥。

【前腔】〔旦〕胡飇乍起秋惊荡。分飞又在他行。喜双栖当年画梁。那敎倚壻爲郞。〔合前〕

【前腔】〔小生〕邯郸道傍。早破黄尘障。须看白昼翱翔。喜归来红云帝鄕。重逢题柱田郞。〔合前〕

【前腔】〔贴〕巫云梦长。唤醒梅花帐。纤珪瘦玉残妆。喜归来桃开又芳。仙源且觅刘郞。

〔合前衆〕侯老爷到了。〔外侯节度冠带领衆上〕

【菊花新】分茅列鎭号淮阳。象服蝉冠映日光。前队俨成行。满路绦驺声唱。

〔衆报生接见介生引旦见介〕这便是姬柳氏。通之义。理当出见。〔外〕韩君平。你诗传薇省。夫人。你名播兰闺。已遇好文之时。又遂合欢之愿。特来奉贺。〔生旦〕多谢多谢。〔小生见介〕昨承光重。〔外〕幸接淸辉。〔小生引贴见介〕这道姑是昨日说的轻蛾了。〔外〕下官领教之后。一倂奏闻。因留许虞侯守候。玉音少刻定到。〔衆报介〕圣旨到了。快排香案。〔末许俊冠带赉诏上〕

【前腔】天书飞下五云傍。紫陌珂声夜未央。天子坐垂裳。周道正看平荡。

圣旨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朕惟昭明大节。实开王化之源。弘奬名流。式畅玄风之旨。天絃宜广。圣德益章。兹尔驾部郞韩翃。谋参箸画。学异管窥。当代天言。用施巽令。可授中书舍人。仍知制诰。柳氏智占衞足。才敏挥毫。赵璧终完。南金愈砺。封昌黎郡夫人。仍归韩翃。王孙李筌。遗荣方外。探祕环中。赐号混元眞人。主持先天观事。侍女轻蛾。靑衣脱迹。黄籙预司。赐号通德先生。岁给禄米。及具奏工部尙书侯希逸。久著元勳。诞膺懋赏。进封淮阳王。实封二千户。中丞许俊。勇张克敌。义切全伦。出拜关东观察使。骠骑将军沙吒利。取其悔过。合有议功。赐钱二百万。呜呼。光天所覆。咸沾湛露之仁。太岳虽高。须竭纤埃之报。允承骏命。丕阐鸿猷。谢恩。〔外生旦小生贴谢恩介生〕自揣微生。忝兹嘉命。皆由主帅吹嘘。中丞汲引。〔外末〕好说好说。〔生〕李兄。你向无名字。圣上何以知之。〔小生〕贫道初名李翼。出将有功。尝爲李林甫所排。吿归隐迹。后来入道。改名李筌。〔外〕下官昨日问知。因而具奏。〔鹧鸪天〕〔外〕赫赫金貂引上公。〔末〕又分玉节出关东。〔生〕凤池草诏言如綍。〔旦〕鸾阁临妆首似蓬。〔小生〕攀海日。趁天风。〔贴〕一朝覊鹤透樊笼。〔合〕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合〕

【太和佛】仰荷天恩遍八荒。书折紫泥香。鸿钧初转。德泽布春阳。万物尽辉光灵芝曡产铜池傍。又见凤仪兽舞。郊野牧夷羊。况地出甘泉。瑞露三危降。眞道是太平有象。试看取喜气欢心共洋洋。

【舞霓裳】染翰朝朝侍君王。侍君王。列骑翩翩鎭边疆。鎭边疆。游仙任侠俱堪尙。更那妻贤节操凛冰霜。併谱入管絃歌唱。开宴处听取新声正嘹喨。

【尾声】春风折柳章台上。问旧日靑靑无恙。愿百岁人长在醉鄕。

璧月团团玉树新。尊前歌舞醉留春。

试翻翦雪裁云句。且作拈花弄柳人。

玉合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