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赠书记

第二十一出~第三十二出

赠书记 | 作者:佚名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银瓶梅

第二十一出奸谋出使

【粉蝶儿】〔淨冠带衆随上〕飮恨难消。鎭日萦吾怀抱。

下官平章军国事衞三台的便是。前日淮阳刺史傅子虚。爲那奚奴上了辨本。我把他赴京听调。他如今已到京师。我意欲将他从重处置。人情甚是汹汹。若轻了他。又无以警戒后人。怎么样便好。〔作沉吟介〕

【石榴花】寻思计较。不觉皱眉梢。我待重处了他。争奈朝中汹汹有羣僚。我待轻恕了他。难禁怒气欲衝霄。说甚么休休雅量。度外置儿曹。且从容相机搆祸苗。料区区怎出吾圈套。管敎首领浑难保。那时仇恨始能消。

〔杂扮报子急上〕报报。〔淨〕报甚么事的。〔杂〕报军情事的。〔衆禀淨引杂进介杂〕禀丞相爷。

【缕缕金】那杨将势咆哮。时时兵马耀。向山椒。无故官兵杀。滇南骚扰。特飞驰羽檄报中朝。须臾肆天讨。须臾肆天讨。

〔淨〕我晓得了。你自迴避〔杂下淨〕嗄。我有计了。那傅子虚我正没有处他的所在。如今不免降做滇南参军。差他统兵征勦。文臣不谙武备。必然败绩。那时把失机事情杀他。有何不可。堂候官。你去对那兵部说。

【前腔】滇南路贼兵骁。官军无故杀。势难饶。今日彰天讨。将须耆老。那淮阳刺史是人豪。差他去征勦。差他去征勦。

轻来捋虎鬚决意杀狂且。

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第二十二出阴释保姆

〔老旦作乞妇上〕当日爲保姆。今朝做乞婆。老身原是贾小姐的保姆。只因小姐避难潜逃。二员外将我逐出。无所依倚。只得沿途求乞。就寻访小姐下落。来到此处。将次与长安相近。小姐一些踪迹也没有。不免再趱路前去。我沿途乞食。随意发心。〔下末便服旦巾服同上〕

【玉女步瑞云】〔末〕待罪神京。听勘何时论定。〔旦〕绕三匝南枝栖稳。〔末〕

下官傅子虚听调到京。收留义子傅贾同来。处分未有下落。好生放心不下。〔旦〕爹爹。穷通富贵。自有天数。请宽心宁耐些。〔杂上〕使功不如使过。假公因以济私。〔进见介〕小的是报事的。朝廷因杨女将骚扰滇南。如今降老爷做司马参军。统领本处人马。带罪征勦。若得胜囘来。论功行赏。若还败绩。二罪俱罚。兵部分付说。今日就要老爷起身。〔末〕晓得了。〔杂下末〕孩儿。我一向止攻簿书。那晓得武艺。况且闻滇南一路。兵疲粮寡。怎得取胜。这分明是衞丞相陷害我了。〔旦〕爹爹。事旣到此。不须忧虑。孩儿幼习兵书。粗知韬略。待孩儿到滇南去。代爹爹相机行事。〔末〕只怕你但知运筹。未能对垒。〔旦〕爹爹只管放心。孩儿自有道理。〔衆扮官军上〕朝廷天子宣。阃外将军令。〔进见介末〕快取披挂过来。孩儿。你也披挂了。〔各披挂介末〕叫衆将官。今日黄道吉日。就此发兵。沿街不许僧妇衝锋。违者以军法从事。就此起兵前去。〔老旦上〕你看那边有兵马来了。待我躱在一边。〔作躱介末旦领衆行介〕

【滴溜子】今朝的。今朝的。王三锡命。专征的。专征的。滇南前进。一时军容饬整。前遮后拥间。威风特甚。辟易中途。有谁肆行。

〔杂拿老旦介〕禀老爷。有个妇人衝道。〔旦见老旦惊介末〕我今日出兵。你该迴避。怎么敢来衝道。叫军校与我绑起来。〔老旦〕爷爷饶命。

【前腔】虔婆的。虔婆的。不知军令。将军的。将军的。乞饶草命。〔旦背介〕故人相逢路径。行藏待细询。何由得近。〔作拭泪介〕咫尺天涯。珠泪暗零。

〔旦转介〕爹爹。出兵之利钝。全不係一妇人。听他声音。是孩儿同鄕。可惜他是个无知乞婆。饶恕了他罢。〔末〕公子讨饶。饶你去罢。〔老旦作谢见旦惊介末旦衆唱辟易中途有谁肆行下老旦〕老身一命。几乎丧在这裏。幸得那先锋讨饶。方才得免。那先锋的模样。明明是我小姐。不知什么缘故。从戎到此。他旣不好认我。

【双声子】移行径。移行径。蓦地裏难相认。藏名姓。藏名姓。爲甚把三军令。对衆人。对衆人。怎细询。怎细询。想两地情踪俱似狐冰。

我如今只在京中求乞。打听他囘来。那时见他。问个明白便了。

几囘访问叹蹉跎。今日相逢在路途。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第二十三出雪寃邀宠

【燕归梁】〔生女装上〕遶匝鹪鹩暂借栖。煞强似漂泊无依。祇怜踪迹与心违。问发迹是何时。

谈麈。因被仇人诬害。扮做女子。避难尼姑菴中。不想朝廷招选宫女。又被地方里老结报在官。幸得义父不送我入宫。抚养爲义女。哎。父亲。父亲。你但怜我才貌。故此收留我你那知道我的踪迹来。〔叹介〕

【玉芙蓉】华年镜裏移。壮志闺中滞。每徘徊顾影。自觉痴迷。〔叹介〕世上人只见妇人时有英雄气。那见男子妆成美女姿。〔合〕心如沸。把行藏自思。问今朝扫眉何日得扬眉。

〔小生上〕权臣虽窃柄。公道在人心。〔见介小生〕女孩儿。你素长于诗文。我今日要你草个制词。那宰相衞三台挟私报仇。把兵部谈尙书来籍没他的产。我一向不平这事。不想他有个奚奴。上个辨寃的本。又被他蒙蔽住了。我昨日偶然看见这本。呈送爷爷御览。爷爷看了大怒。要閒置他在洞霄宫。我待发到翰林院去草个制词。恐怕事未成而机先露。如今你与我草了。待我突然自宫中发出。教他措手不及纔好。〔生背介〕不想父亲的寃屈。到也有昭雪的日子。〔转作写介小生〕你做完了。念与我听。〔生念介〕切惟平章事衞三台者。鼠藏社穴。狐假虎威。日暂蔽于蔀丰。神人爲之共愤。郄必修于身没。朝野爲之称寃。今置尔提举洞霄宫。用警官邪。以昭公论。〔小生〕做得好。待我就拿去送与爷爷看过。发将出去。正是诏虽出于袖中。威实归于圣上。〔下生叹介〕这等看起来。我义父儘有见怜之心。意欲把我踪迹诉与他得知。只是改妆一事。实爲骇听。一时难以啓齿。待我慢慢的乘便与他说个明白便是。

【前腔】寃魂雪有时。浪迹沉无底。叹改妆异事。骇听难提。好教我一时呑吐难轻语。五内踌躇不自持。

〔合前小生上〕斜封朝野快。佳製圣明扬。〔见介〕女孩儿。爷爷见了你的制词。说道直捷痛快。大爲称赏。问我是谁人草的。我就说是你草的。爷爷就要宣你入宫。我再三哀求。奴婢止有此女。靠他养老的。因此罢了。爷爷还说。尙要与你择婚。

【朱奴儿】蒙御览称扬制词。道你比谢女何疑。女孩儿。自古说一经品题。便成佳士。况且你蒙爷爷的称扬。可喜可喜。何幸今朝遇品题。顿使我一旦增辉。还怜你愆期待时。要与你择佳壻。

〔生背介〕好教我

【前腔】舌尖上沉吟几时。怕出口追悔还迟。只得忍气呑声窃三思。〔转介〕爹爹。孩儿谢尘缘旣已披缁。休提起愆期待时。谩说道择佳壻。

〔小生〕女孩儿。爷爷若做主与你择了个女壻。谁敢违拗得他。〔生作低头叹介〕

才华夙负女中难。喜得君王带笑看。

踪迹今朝言未得。赐婚他日势难瞒。

第二十四出对阵留情

【红绣鞋】〔老旦贴戎服统衆上〕官军下寨山前。山前。应兵哨聚山巓。山巓。兵甚利。甲偏坚。人奋勇。士争先。操胜算。震天关。

〔老旦〕自府女将。只因前日先锋杀伤官兵。朝廷差官前来征勦。叫喽囉们。一齐杀下山去。〔衆喊唱末二句下末旦戎服衆随上行介〕

【前腔】一朝秉钺登坛。登坛。三军驱率滇南。滇南。戈耀日。帜漫山。兵荷戟。将披坚。齐用命。向无前。

〔老旦贴上遇战老旦末各立高处介旦出马介〕谁人敢出马来。〔贴接介旦〕

【扑灯蛾】狐从营窟潜。虎负山嵎险。便猖獗不能拦。蓦地把官兵轻犯也。天诛怎免。尙不思降服山前。效螳螂当车怒暂。管须臾折衝三箭定天山。

〔贴看笑介〕先锋。你靑年妙貌。临阵之际。刀剑无情。还该三思。勿贻后悔。我看你

【前腔】翩翩美少年。休把干戈按。使一命付干鋋。〔旦〕休得胡说。快放马过来。〔贴背介〕我觑着他丰神腼覥也。教我刚肠先软。〔向衆介〕喽囉每。看我活捉那先锋过来。忍敎他锋镝摧残。待生擒〔背介〕徐谐缱绻。〔转介〕我有计在此了。这其间敎他立刻胆先寒。

〔作相战贴射倒旦马旦跌介贴〕小先锋。你今日且收兵。明日换了马再来交战罢。〔外扶旦末同下老旦〕喽囉每。且收兵囘山寨去。〔衆唱操胜算震天关下外扶旦末同上〕

【哭相思】胜负兵难预探。怪他们锋难撼。

〔末〕你这个军士叫做什么名字。到肯出死力。在阵背了先锋囘来。〔外〕小的就是奚奴。前蒙老爷极力周旋。故此今日聊申犬马之报。〔末〕亏了你了。你就在帐前听用罢。〔外应介旦〕爹爹。孩儿适纔坠马的时节。那先锋不把孩儿杀死。到叫孩儿说明日换了马再来相会。甚觉有情。若得个人去招安他。料他必然投降的。〔末〕孩儿。你怎么见得他有情。〔旦〕

【泣颜囘】女将意相怜。不住将人留盼。霜蹄暂蹶。其时注情非浅。我私心自展。若招降他料必无违犯。怎得个说客先容。也免得兵马相残。

〔外〕小人适纔在阵上看见那先锋。到像是妓女魏轻烟。不知他爲甚么到在这裏。若果是魏轻烟。旧日与小人的主时相往来。小人亦有一面之识。小人情愿亲到他山寨裏去。说他投降。若不是魏轻烟。小人就被他杀在那裏。也好报老爷昔日之恩。〔末〕这个甚妙。〔外〕老爷。

【前腔】他昔日在勾栏。曾与奚奴识善。他生平任侠。匪区区女流柔软。若说他纳款。须把言词奬借休相犯。〔旦〕这等不难。我看他儘有情于我。你就把联婚来许他就是〔外〕若许他缔结姻盟。益坚他敛戢兵端

出兵今日损威风。女将偏怜意气浓。

此去管敎输款顺。联姻胜似汉和戎。

第二十五出招降女将

【醉落魄】〔贴杂随上〕阵云中。蓦见先锋奇俊。目成心许。役梦劳魂。

魏轻烟。昨日与官军接战。见那先锋仪容俊雅。年尙靑春。意欲与他结爲婚姻。因此打他下马。又放他囘去。叫他今日相会。明明是放些情儿在他面上。不知他可会得奴的意儿来否。他若会得这意儿。今日一定该着人来招降。若是不会此意。今日又来挑战。不免生擒他到来就是。且待探哨的到来。便知端的。〔杂同外上〕纔离细柳营。又到杨府。〔杂〕你在此少待。等我禀过了先锋。然后进去。〔杂进介〕禀先锋。今日官军按兵不动。只见一个军士来到山前。说要求见先锋的。如今与他同到帐前。〔贴〕着他进来。〔杂引外进贴看介贴〕你是奚奴。爲甚么到在此处。〔外〕小的是奚奴。昔日与我官人别了先锋。来到路上。见画影图形。捱逐里。要拿官人与小的。我官人见事势急了。无计可施。只得扮做女子。独自逃难。不知往那裏去了。小的随卽到本府投到。求太爷与我上个辨寃的本。那太爷与我慨然上了。衞丞相见了大怒。把那太爷削籍听勘。把小的充军在此处。不想衞丞相又要陷害那太爷。就差他提兵在此征勦。昨见先锋不杀的美情。特差小的到此。拜上先锋。那招安一事。不知可通容否。我太爷呵。

高阳台】爲忤权臣。使参兵柄。明驱他陷阱沉沦。〔贴〕你那先锋叫做什么名字。〔外〕他唤做傅贾。他自小螟蛉。能文能武超羣。昨蒙先锋放了囘去。他啣恩。知伊兀自多情也。遣奚奴劝伊效顺。我公子还有言拜上。只是小人不敢说。〔贴〕你就说不妨。〔外〕他说约婚姻遥从凤卜。亲致冰人。

〔贴笑介〕奚奴。你如今晓得官人在那裏。〔外〕便是不知他的下落。〔贴叹介〕我前日也爲官人的事被那官校追比不过。只得逃走到此。一向便思量官府招安。囘来访你官人下落。昨见你那先锋呵

【前腔】靑春。年比终军。貌同荀令。忍将锋镝相倾。因此我昨日放了他囘去况且我不过一时避难。我权在幽径潜身。何如韦曲藏莺。如今。招安诏出朝廷也。管取率杨一齐效顺。

〔合前贴〕你如今囘去说。我统率杨女将。一同在此。专候朝廷招安的旨意一下。我便收兵到京。与先锋相会。〔外应介贴〕昨因对垒识荆州。一点芳情寄鄂舟。〔外〕今日招安逢故旧。追思往事付东流。〔外下贴〕喽囉每。快请主帅到来。〔老旦衆拥上〕对垒威风震。先锋敌忾多。〔见介老旦〕先锋。今日不出兵搦战。请老身到来。有何话说。〔贴〕官兵昨日失利。特地差人招安。我们乘着此时。大归顺。主帅的山寨旣可永保无虞。奴的身子又可生还故土。不然万一朝廷统领各路兵马。前来夹攻。那时我们应接不暇。要降降不及。悔之晚矣。不知尊意何如。〔老旦〕老身祖先素称顺义。偶爲贪官汚吏相驱。致使负固。今日官兵到来。交战失利。反来招安。必不敢轻慢我们的了。况又承先锋之命老身焉敢不从。〔贴〕主帅。我们与官兵呵

【前腔】争衡。昨逆颜行。今来抚顺。我们好乘机此际安生。若再图徼倖。未知鹿死谁人。〔老旦〕我邀灵。今朝决胜山嵎也。致他们招降有命。〔合〕共归心。屯兵境上。听令朝廷。

〔贴〕这等我们暂屯兵境上。听候朝廷的诏旨就是。正是

喜孜孜鞭敲金镫响。笑呵呵齐唱凯歌囘。

第二十六出赏功赐婚

【点绦脣】〔小生扮黄门官上〕月淡黄扉。鸡鸣绦绩。千门啓。师师济济。万国衣冠侍。

九重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下官黄门官的便是。正値早朝时分。怕有奏事官到来。只得在此伺候。〔末上〕

【前腔】受钺曩时。班师此际。私心喜。穷酋顺义。兵革无庸试。

下官傅子虚。奉命征勦杨女将。爲着招安一事。特地奏闻。〔小生〕奏事官就此俯伏。〔末跪介〕臣傅子虚奉命诛叛。仗臣义子傅贾之谋。杨一时降顺。奏闻陛下。

【驻云飞】臣仗天威。纳叛招降直一时。臣子傅贾呵。年幼多豪举。决策无遗议。嗏。遣使远招携。翕然归义。赞相功多。还赖平康妓。宥罪嘉功乞圣慈。

〔小生〕官裏道来。卿所遣使臣。与那平康妓女。是何名姓。备细奏闻。〔末〕昔日谈尙书僕奚奴。谪戍滇南。适与那先锋是中国妓女魏轻烟识熟。臣子傅贾。决策招安时节。奚奴挺身前往。那魏轻烟慨然效顺。如今统率杨兵马在境上。伏候圣旨。伏乞皇上赦两人之罪。使他还朝。论功行赏。不胜欣幸之至。

【前腔】戍谴多时。功过相当宥匪私。那魏轻烟也爲着籍没谈尙书的事。波及潜逃避。效顺辜堪恕。〔小生〕官裏道来。卿子年旣幼小。可曾娶妻未。〔末〕嗏。他幼小适流离。收爲义子。坦腹无缘。孤负东牀壻。诚恐诚惶凟圣慈。

〔小生〕退班。〔末起立介衆扮宫监捧勑上行介〕

【神仗儿】天颜有喜。天颜有喜。喜叛酋顺义。把兵端不试。捧出黄麻御制。恩波浩荡。祥云斐亹。着木凤绕丹墀。看木凤绕丹墀。

〔杂〕圣旨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怀远招携。承平之盛事。论功行赏。激劝之良规。兹尔原任淮扬刺史傅子虚受钺有嘉陞滇南安抚使。其子傅贾。决策多奇。授滇南招讨使。赐婚司礼监太监费有义女爲婚。择日成亲。奚奴奉使有功。魏轻烟归顺可奬。准傅子虚所奏。准还故鄕。赐爵鎭抚。杨女将封顺义将军。仍驻滇南。听安抚招讨二使节制。谢恩。〔末谢起介衆〕

【尾声】招携怀远非容易。看丹书襃崇特至。钦赐婚姻遇更奇。

第二十七出花烛猜谜

【上林春】〔生女妆丑扮侍女随上生〕婚赐朝廷谁不羡。祗是我神魂惊闪。〔丑〕小姐。试看堂上催妆。好把香奁检点。

小姐。良时将至。不要只管沉吟。请自梳妆。待侍儿去取了凤冠员领来。〔下生〕自谈麈。当日只爲避难。扮做女子。谁想弄假成眞。今日朝廷命嫁那傅贾。我思量起来。欲将此事就对义父说明。料他也罢了。只是皇上前日见我做了贬衞三台的制词。随卽要选我入宫。义父苦苦不肯。今日因皇上赐婚纔说是个男子。皇上不道义父被我瞒过。反疑心义父与我通共一路。欺诳朝廷了。万一见罪。如何是了。我想此事到底瞒不过的。且待成亲之后。再作区处。如今羞答答的教我怎生样梳妆。〔作梳妆叹介〕

【红衲袄】我怎生傍妆台贴翠钿我何心惜奴娇笼玉串。我本是贺新郞要捧天孙雁。到做了似娘儿轻乘帝女鸾。哎。傅郞。你只指望罗帐裏偸谐合卺欢。又谁知昼锦堂空将花烛灿。〔丑持冠带上〕小姐。良时已至。你旣梳妆完了。请带了这凤冠。穿了这锦袍。〔作与生穿带介生〕侍儿。你见我振袖倾鬟。只道锦上花添也。谁忆秦娥不耐烦。

〔丑〕小姐。老爷分付梳妆已毕。等新郞到来。出阁行礼。〔下末旦冠带衆吹打行介〕

【不是路】鼓吹喧阗。绦蜡纱笼光烛天。人争羡。婚姻御赐人生罕。似神仙。两两天风吹下凡。阆苑蓬莱何足羡。〔衆〕禀老爷到门了。〔小生生上迎介淨喝介小生生〕迎鸾幰。门阑喜气多璀灿。〔生背介〕私心惊战。〔旦背介〕私心惊战。〔淨照常喝生旦拜介共送酒介末小生〕

【贺新郞】二姓交欢。荷天恩约婚金殿。想三生分缘非浅。试看那耿耿银河良夜悬。暎华堂梅梁吐豔。〔合指生介〕香闺秀。〔指旦介〕淸朝彦。喜佳人才子谐姻眷。这乐事共相羡。

【前腔】〔生旦〕四顾琼筵。〔旦背介〕惜新人枉爲仙眷。〔生背介〕笑新郞枉垂淸盼。〔各背介〕眞个是丝幙今朝适误牵。好敎人笑啼不敢。

〔合前末小生〕叫侍儿。送新人进房。〔衆引生旦行介〕

【节节高】新郞正少年。配婵娟。良宵三五风光占。丛花豔。鹊驾塡。鸳衾灿。金莲引处香风扇。牛郞织女应相羡。何必崎岖上玉京。此中卽是神仙畔。〔末小生衆下生旦弔场分坐介〕

【宜春令】瞻衾枕。抱歉然。我和他形神一般。傥图缱绻。还愁被底双鸳闪。〔作偸顾生介〕小姐。小姐。你若是跨凤箫郞。到好做骖鸾仙眷。〔合〕这其间。雄飞雌伏。倩谁厮辨。

【前腔】〔生背介〕蒙巾帼。暗自惭。凤求凰依违眼前。觑着这锦衾灿烂。只图交颈鸳鸯暖。谁知我蔽罗帏便将面目轻藏。解罗襦难把本来偸掩。〔合前丑扮侍女持烛上〕

【三学士】玉漏沉沉夜色阑。〔作窥介〕呀。新人尙未安眠。待我进去。劝他们睡了罢。〔作进向生介〕小姐。这时候怎么还不睡。〔向旦介〕相公。你悠悠共对灯前语。〔笑介〕怎不思款款同交枕上欢。相公。他便害羞。你该去替他解了衣服。强他去睡纔是。怎么手也不动。只管陪他坐。坐到几时呢。他寳袜防身牢自绾。须强把罗带宽。

〔生背介〕我怎么与他同睡得。不免权推做有病罢。侍儿。〔丑应介〕我

【前腔】病体淹淹带懒宽。伊休乱语胡言。〔丑笑向生介〕小姐。这个是免不得的。〔旦背介〕我正没法。如今将计就计也只推有病便了。〔转介〕小姐。我今宵疾惫思高枕。也只爲当日干戈始息肩。〔生〕这等。侍儿。你送相公到书房裏去睡罢。对相公说。莫怪稽迟莺与燕。自有日合图欢。

昨日天山早挂弓。蒙恩鱼水喜和同。

今宵空把银缸照。错配鸳鸯逐晚风。

〔生下丑送旦作到书房丑下旦弔场介〕今夜之事。几乎败露。幸得小姐推病。我将计就计。到这书房中来了。不免挑起残灯。少坐片时。

【太师引】向灯前。顾影心怀歉。想当时匆匆改颜。只思量权时避难。谁承望缔合姻缘。哎。小姐小姐。不是我将伊抛闪。还是你红鸾星黯。致今朝相逢木兰。〔作四顾介〕你看小姐书房中。到有这许多书在此。待我取来看一看。且喜简编满架。儘足盘桓

〔作翻书惊介〕这■〈土巳〉桥老人的祕书。是我赠与那少年的。怎么到得小姐案头来。这事古怪得紧。〔作沉吟介〕

【前腔】检牙籤。蓦地心惊闪。这书呵。我分明相遗少年。怎今日置他几畔。好敎人犹豫灯前。我待把情踪细探。怕触讳又难觌面。我待不审个明白。这狐疑从何释然。呀。我有计了。我明日去访魏轻烟。就央他来问小姐。他们同是女人。料必有实话说的。待托他居间婉转。究悉根源。

正是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

第二十八出乞访书因

【忆秦娥】〔贴便服上〕生不偶。姻缘两字嗟僝僽。嗟僝僽。沉吟此际。蛾眉轻皱。

魏轻烟。昔日与那谈麈方订婚姻。倏遭顚沛。如今在阵前看上了傅贾。意图缱绻。他着奚奴来招安时节。亲口许我联姻。我自谓终身有托。因此竭力说化主帅。一同降顺。来到京师。满望相谐伉俪。谁想他又蒙朝廷赐婚。娶了司礼监的义女爲妻。我这婚姻事竟绝望了。〔叹介〕我此生这等不偶得紧。

【水仙子插玉芙蓉】乖张燕尔俦。孤负莺求友。我仔细思量。他薄倖名须受。他若是说朝廷赐的婚。不由他做主。也要思量朝廷爲什么赐婚。也亏我效顺天朝。因此上蒙恩偶。这是我差了。他前日堕下马来的时节。我就拿住在那裏。省得今朝泣好逑。他那裏洞房花烛暖。我这裏良夜影悠悠。前日奚奴亲口许我联婚的。待我去问他。爲甚言不应口。〔叹介〕说便如此说。与奚奴有甚相干。这却是傅郞心上的事。他到今朝恣意吹箫倚凤楼。竟将我恩义丢。我自强觅甜桃。也终落他人后。〔旦冠带杂随上〕

【靑玉案】昨宵伉俪几贻丑。今日偸閒寻故友。

下官傅贾。闻得魏轻烟昨已到京。又要央他问那祕书的消息。特来相访。叫左右。到他门上通报一声。〔杂叫丑扮侍女上杂〕傅爷要见。〔丑进禀介贴〕他今日也来见我么。我见他做甚么。你对他说。当日好相见。今日不好相见了。〔丑出说介旦〕怎么见得当日好见。今日不好见。你去说一定要求见的。〔丑进禀介贴〕他是这等说。你对他说。当日有婚姻之约。便好相见。今日有男女之分。就不好相见了。〔丑出禀介旦〕这分明是奚落下官了。待我自闯将进去。〔作闯进贴欲避介贴〕侍儿。快闭上了门。不要容外人进来。〔旦〕小娘子。下官也当得入幙之宾。那裏是外人。〔贴〕

【大圣乐】今休说入幕绸缪。我和伊陌路空相遘。〔旦〕小娘子。你怎么说这等的话。当日在阵上。尙蒙你见怜。今日怎么到说远了。〔贴〕傅相公。你还记得前日么。今朝亏你还思旧。我只道你将往事霎时休。〔旦〕小娘子。这婚姻是朝廷赐的。不干下官事得。须信道姻缘会合眞非偶。我事到其间不自由。〔贴〕傅相公。你娶的新人好么。一定胜似奴了。昨夜鸾交凤友。须知道新婚燕尔。绸密如酒。

【前腔】〔旦〕休提起昨夜衾裯。笑良宵伉俪空相偶。〔贴〕傅相公。也亏你今日这时候就起来了。〔旦〕孤帏何必眠淸昼。〔贴〕你不要在我跟前说这等假话。难道你两个昨夜不同睡。〔旦〕果然。小生身子不快。小姐亦有些小恙。下官独自在书房中歇的。〔贴笑介〕这等你也忒不卽溜了些。〔旦笑介〕小娘子。我无意觅鸾俦。〔丑〕老爷。侍儿到有句话对你说。你如今这等少年。又做了高官。便再娶位夫人。也不妨事。〔旦〕小星有待因难偶。鱼贯堪怜宠未酬。〔贴作变色起介〕你请囘去罢。新人候久。休得要绵藤话语。把乐事迤逗。

〔贴欲下旦〕小娘子。下官正有言相吿。爲何就要进去。〔贴〕先锋。奴与你是陌路人了。又有何言。〔旦〕小娘子不消着恼。下官还有一事奉求着小娘子。昨夜下官成亲之后。两下各有小恙。难以合卺。因此送下官到他书房中歇了。见他桌上有■〈土巳〉桥老人祕书二本。这书是下官赠与一个少年的。怎么到在他案头。其中必有缘故。小生欲待觌面问他。恐怕他事涉嫌疑。不好直说。还要小娘子去替小生问个来历。自当重谢。〔贴〕你们是夫妻之间。到不好问得。要我外人在中间传言送语何用。〔旦〕不是。小娘子。你们同是女伴中。说话中间必无疑虑。故央你去。听我道。

【刮古令】书斋寄凤俦。把图书暂校雠。见遗编心还问口。致狐疑暗筹。端的这因由。情踪一时浑难面剖。求伊代析这根由。那时节管姻缘两地共绸缪。〔贴〕

这个当得奉命。先锋。我好笑你

【前腔】承恩叶好逑。不思谐衾与裯。眼睁睁把良宵孤负。早难道似银河隔女牛。今日反添愁。想区区这筹何须穷究。昨宵若早会鸾俦。这疑端岂不霎时勾。

〔旦〕小娘子。这话也不消说了。如今同你到岳父裏。与小姐问个明白何如。〔贴〕先锋请先囘。奴少间就来。

昨宵堪叹悞佳期。偶阅图书费所思。

浑浊不分鲢共鲤。水淸方见两般鱼。

第二十九出轻烟辨男

【谒金门】〔生女妆上〕新妆试。又早脂殷粉憔。底事寻思无妙计。对人羞自语。

谈麈。改男做女。不过规避一时。那裏知道事到今日。朝廷赐配傅郞。昨夜成亲。被我再三推病。躱闪过了。这事到底要露出来的。我待对他说个明白。又怕惊动了他。反做出些事来。我若不对他们说。又遮瞒不过。怎么样便好。如今教我又好笑。又好苦。眞个度日如年也。〔叹介〕

【沉醉东风】忆当年衣妆改移。到今日恍如眼底。经历过。事偏奇。错偕伉俪。这其间实难区处。我待不说明白。这事儿怎支。我待说个明白。这话儿怎提。踌躇。几度心中不自持。〔贴上〕

【忒忒令】向侯门姗姗步移。望纱窗垂垂幕蔽。奴魏轻烟。蒙傅郞托我询问小姐事情。来到他门首。可有人在么。〔杂扮侍儿上贴〕你说我是杨女将。要见小姐。〔丑禀生生背介〕我正爲这些事。在此踌躇不决。又是一个好没趣。怎生样见他。〔转介〕你去对他说。我身子不耐烦。改日请见罢。说我恹恹病体。苦支吾无计。〔杂出复介贴〕你对小姐说。一定要求见的。我久矣。仰淸光。特抠衣。趋莲幕。忍敎把凤题。

〔杂进禀生介〕这等请进来。〔贴进见相惊介贴〕原来就是你。〔生低向贴介〕小娘子禁声。〔向杂介〕你们迴避。〔杂下贴〕谈郞。前日闻得奚奴说你改做女子。孤身逃难。不知去向。不料你到在这裏。你把从来的事。一一对奴说个明白。〔生〕

【尹令】改妆祇思规避。那知爲招綵女。感他抚爲义女。因此上身羁绣帏。不想朝廷又把我来配与傅郞。苦首鼠今朝怎两持。

小娘子。你怎么也在那滇南去了。〔贴〕奴也爲你的事。被那些官校终日威逼不过。只得逃避去的。

【品令】当年爲伊。避迹向天涯。今因顺义。相逢在京师。不想你今日做出这场好笑的事来。待我去请傅郞来。当面与他说个明白罢。〔生扯住贴介〕我今日呵。藏头露尾。总然难自祕。还须顾虑。这事眞堪骇异。怕言出须臾。驷马仓忙已迟。

〔贴〕你事到今日。不肯说明。还要遮瞒。

【豆叶黄】似偸铃掩耳。若个受伊欺。不如待奴与你明言就裏。免使猜疑。〔贴作笑介生〕小娘子。你笑些甚么。〔贴〕我笑那傅郞。认你做齐姜宋子。谁知到是宋朝居室。龙阳当妻。〔生〕小娘子。你若去说时。须要乘机遘会。须要乘机遘会。莫造次临岐语不投机。

〔贴〕我自有道理在此。傅郞昨夜在你书房中。见了那■〈土巳〉桥老人的祕书。他甚是疑心。央奴来问你的来历。你如今就把这书的来历说与我知道。待我慢慢的说到其间。其时与你说个明白何如。〔生〕这书是一个女郞赠我的。〔贴作沉吟介〕你且说来。〔生〕

【桃红菊】忆曩时名园寄居。偶然将枕函偸觑。随感取佳人高谊。随感取佳人高谊。相投赠追思宛如。

〔贴〕这等你曾见那女郞么。〔生〕小生不相会面。是他一个保姆拿来送与我的。〔贴〕这一发古怪了。傅郞适纔明明对我说。是他送与个少年的。少年不消说是你了。你如今又说是个女郞赠的。难道他到是个女郞不成。〔生〕正是。这事又有些古怪。适纔傅郞要小娘子问我这书的来历。我如今反要小娘子去问他那赠书的缘故了。

【川拨棹】心如沸。这奇踪难轻臆。谁能释两地狐疑。谁能释两地狐疑。〔贴〕料根苗须臾尽知。好敎人笑怎支。〔生〕好敎人羞怎支。

〔贴〕如今傅郞在那裏。〔生〕想是在书房裏。〔贴〕这等待我到书房裏去。〔生〕小娘子。你向

【尾声】书斋款款和伊语。这其间须当料理〔贴〕我自有道理。管取你们涣释狐冰在片时。

几年书剑逐漂蓬。今日相逢似梦中。

底事茫茫难自释。不堪分付与东风。

第三十出保姆识女

〔老旦上〕远来寻故主。特地谒侯门。老身是贾小姐身畔的保姆。闻得小姐在滇南囘来。入赘在费内监裏。特来相见。门上有人么。〔杂上〕侯门深似海。不许外人敲。〔见介〕老身是傅老爷的保姆。特来求见。烦通报一声。〔杂〕老爷有请。〔旦上〕

【传言玉女】心旆摇摇。兀坐正萦怀抱。忽传言故人来到。〔见抱哭介〕经年阔绝。苦朝夕魂飞梦绕。相逢此际。行藏暗晓。

〔旦顾杂介〕你在门上看。有人来卽便通报。〔杂下老旦〕小姐。我闻得你招赘在此。我到替你耽了许多忧虑。你怎能勾不露出本相来。〔旦〕昨夜喜得小姐推病。我将计就计。到书房裏睡了。事体幸不败露。今夜料难躱闪。正踌躇不决在这裏。〔老旦〕待老身与你说明白罢。〔旦〕你且慢些。我适纔央魏轻烟到小姐跟前探听消息去了。待他到来。再作区处。〔贴上〕

【上林春】疑踪管析在今朝。特向书斋倾倒。

〔见介旦〕小娘子。那祕书的来历。可曾替我问得明白么。〔贴〕先锋。祕书的来历你且慢些问。那小姐的来历到有些奇异在这裏。〔旦惊介〕怎么样奇异。〔贴〕你

【降黄龙】误结鲛鮹。眼底佳人。浪说多娇。担搁了画眉张敞。举案梁鸿。甚觉无聊。先锋。今宵。我与你相完夙约。到得个鸾顚凤倒。〔旦〕这等说。分明是奚落下官了。〔贴〕我怎么奚落你。这其间奇踪幻态。颇堪喷笑。

〔旦〕小娘子。你明白对我说罢。〔贴〕先锋。奴还要问你。你适纔对奴说。那书是你赠与一个少年。如今那小姐又说是个女郞赠与他的。这是怎么说。〔旦〕

【前腔】蹊跷。此际情踪。展转狐疑。愈难分晓。小娘子。我晓得了。私心逆料。多分眼底佳人。就是曩时年少。〔贴〕这到也差不多儿。只不知那女郞是怎么样说的。〔旦背介〕根苗。欲言还止。觉颜汗付之一笑。〔向老旦介〕保姆。你与我前因后迹。向他明吿。

〔老旦〕小娘子。那祕书是老身将去送与个少年。那少年难道是个女子不成。〔贴〕女子定不是女子了。〔旦〕这等那人爲什么将男改女了。〔贴〕我对你说。他叫做谈麈。就是谈尙书的儿子。只因朝廷缉获得要紧。因此扮做女子。逃避在尼姑菴裏出。爲因招选宫女。遇着费内相怜他才貌。留爲义女的。〔旦〕有这等奇事。〔贴〕便是。

【黄龙衮】潜踪计脱逃。潜踪计脱逃。祕迹人难料。只是赠书人。今朝踪迹无分晓。〔老旦〕小娘子。事到而今出人意表。想木兰当日裏因非巧。

〔贴〕阿呀。你说差了。木兰是女人改做男子。如今谈郞是男子改做女人的。〔老旦〕小娘子。男子改得女人。难道女人改不得男子的。〔贴〕嗄。是了是了。适纔谈郞说那书是保姆送与他的。保姆一定是妈妈了。难道先锋是个女子不成。〔旦作低头介老旦〕女子未必就是女子。男人定不是个男人。〔贴〕嗄。是了。怪道我要与你连婚。你只管推却。我那知就裏。今日待奴去与二尊人说明此事。到把小姐配与谈郞。两下裏都没病了。

【前腔】天生鸾凤交。天生鸾凤交。错合因非小。只是婚赐自朝廷。岂容草草无分晓。我代向尊前把行藏相吿。要恳他明白上陈情表。

〔老旦〕如此甚好。

昨宵心事两狐疑。不料伊行遇甚奇。

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

第三十一出错配成眞

【西河柳】〔小生冠带杂随上〕心惊耸。姻事多虚哄。壻匪乘龙。女偏跨凤。

下官费有。当日收留义女。不料是个男子。蒙爷爷赐配与那傅贾。那傅贾到是个女人。世上有这样冠履倒置的异事。特地差人去请傅老先生到来。与他商议定了。好上表奏闻。叫左右。傅爷到来。卽便通报。〔杂应介末冠带上〕

【寳鼎现】闻说奇踪。一旦令人惶悚。

〔见介小生〕老先生。你可晓得这奇事么。原来小女到是个男子。令郞到是女人。〔末〕这是谁人说的。〔小生〕魏轻烟对下官说的。他说现有奚奴与保姆可证。〔末〕这等叫他两个来。待我当面问个明白。〔小生〕左右。快去唤奚奴与保姆来。〔杂应下外冠带同老旦上〕欲知已往兴亡事。须问当年把臂人。〔见介末〕奚奴。你当日说你主死了。如今费爷的小姐就是你主。这怎么说。〔外〕听禀。

【赏宫花】他当年计穷。爲潜逃改女容。假说道身作南柯梦。其实寄迹梵王宫。遴选当年邀覆庇。今日裏眞成错配凤楼重。

〔小生〕保姆。这等你小姐怎么又扮做男子模样。〔老旦〕老爷。我小姐因他叔父爲争赀。要报他做宫女。计无所出。只得扮做男子。逃走出去的。

【前腔】他孤身遇凶。怕相仇挟入宫。只得暂把衣冠拥。漂泊泣途穷。邂逅星轺恩养久。今日裏休提女壻近乘龙。

〔小生末笑介〕有这等的奇事。只是事关朝廷。必须奏闻。我们明早同上表章罢。

【前腔】恩蒙九重。赐婚姻喜气浓。谁料误配鸾和凤。错合失雌雄。奇事从来眞罕有。交章明日达宸聪。

闻说当年有木兰。如今幻迹更无端。

明朝封事须交上。管取鸾封下九天。

第三十二出奉诏团圆

【临江仙】〔贴上〕柳妥长条空浩漾。何时堪赠仙郞。裏面有人么。

旦冠带老旦上〕两人踪迹岂寻常。一朝明辨析。相对觉周章。〔见介生作万福旦揖介贴〕你们两个到了今日。还妆这个模样做甚么。我昨已对两位尊人说明白了。他们今朝去上表章。一定就有旨意下来。我堪笑你两个呵。

【好事近】佳壻饰红妆。佳妇翻爲张敞。洞房合卺。须要顚倒鸳鸯。〔生〕茫茫。历尽许多磨障。到今日巧会鸾皇。〔旦〕小娘子。你谩道姻盟虚谎我和你贯鱼以宠。共事萧郞。

〔生〕这个足见小姐的贤德。〔外便服上〕

【临江仙】主僕从来悲撇漾。相逢帝里彷徉。〔见抱哭介〕当年两地苦参商。一朝相聚首。悲喜两非常。

昨日两位老爷叫老奴与保姆去。审问相公与小姐事体明白。今朝入朝。奏过圣上。旨意卽刻就到了。连魏娘子也赐配相公了。如今相公小姐请改了本等妆束。迎接圣旨。〔生旦贴〕正是春从天上至。恩向日边来〔下外〕保姆。你看相公与小姐这几步像得很。〔老旦〕怎么不像。俨然是生成的在那裏。

【好事近】才貌却相当。缘合未堪奇赏。出人意料。在那错联鸾凰。〔老旦〕这也亏了魏轻烟。他们茫茫。不是他剖破两边虚谎。到此际尙自徬徨。〔外〕便是这等说。他今朝同连鸳帐。是主恩渥处。挈带风光。

〔生巾服旦女妆贴冠上末小生上〕一封丹凤□。飞下九重天。圣旨已到。跪听宣读。诏曰。夫妻好合。人之常情。男女改妆。世之奇事。今据滇南安抚使傅子虚司礼监太监费有所奏。谈麈改男爲女。贾巫云改女爲男。一时错合。实出创闻。朕不胜惊喜。今卽将贾巫云所任职衔。移授谈麈。爲滇南留守。贾巫云封怀远夫人。魏轻烟旣属贾氏招安。合行同侍谈麈。赐爲媵妾。谢恩。〔生旦贴谢介末小生〕你们今日另结花烛。〔生冠带旦贴同拜介〕

【越恁好】今朝欢鬯。今朝欢鬯。遇合岂寻常。盈盈喜气扬。膺冠带未爲畅。姻缘错合难思想。不因风浪。怎显得团圞一室多奇样。词坛传播争欣赏。

赠书记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