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古典文学网 > 元明清文学 > 周羽教子寻亲记

第二十五出~第三十四出 

周羽教子寻亲记 | 作者:范受益 
热门:红楼梦 | 姑妄言 | 国色天香 | 智囊全集 | 僧尼孽海 | 金瓶梅词话万历本 | 玉楼春 | 银瓶梅

【疎影】〔旦上〕愁云障海头。月冷空闺裏。生离死别。两处伤悲。梦裏人归。应嫌是沙场鬼。空留遗腹读诗书。愿取儒风不坠。

独学无友。孤陋寡闻。想我孩儿在学读书。敢胜似前番了。若得他成人。也不枉了。正是黄金满籝。不如教子一经。〔小生上〕

【临江仙】蒙娘严命去攻书。受尽万千羞耻。

〔哭跌介〕我那娘。〔旦〕呀。我那儿。爲何不在学中读书。怎么就囘来了。〔小生〕

【红衫儿】母亲敎孩儿从义学。早被人欺。〔旦〕莫不是林丑驴欺你。〔小生〕被那同窗朋友。搬喋是非。〔旦〕他怎么样欺负你。〔小生〕怎禁他打駡禁持。这寃屈诉谁。〔旦〕怎么不去禀先生知道。〔小生〕那先生呵。怜他是富室之儿。又何曾问取。

【前腔】〔旦〕莫怪人欺你。自恨无主。父身亡。娘独自。林公子呵。便打死我的孩儿。有谁来救取。〔小生〕母亲好伤悲。〔旦〕虽只是好伤悲。且宁耐。到书馆中去。攻书休得要懒痴。若得你一举成名。那时呵。谁不来敬你。

【狮子序】〔小生〕他顽劣。娘怎知。况终朝他饱食暖衣。不似我守着几瓮黄齑。又怪我杨修捷对。班马勤读。琢磨不就。反生疾忌。他駡我穷酸寒贱。管封侯万里。索甚毛锥。

【前腔】〔旦〕贫窘。难度时。况娘身力薄势卑。只愁我旦夕丧在沟渠。〔小生〕连母亲也不护孩儿了。〔旦〕非是娘不护。也有怜儿意。争奈我不如。力不如。势不如。与他们争不得閒气。〔小生〕学堂中朋友都是向他的。〔旦〕正是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

孩儿起来。我送你到学裏去。先生不打你。〔小生〕我死也不到他裏去读书。〔旦〕还不去。〔小生〕我决不去。〔旦打介〕

【东瓯令】娘言语。兀自不遵依。可知朋友中间生是非。一番打駡不成器。亏娘受十馀年吃遭际。他年若得锦衣归。端的是男儿。

【前腔】〔小生〕男文墨。女针指。敎子读书爹所爲。可怜不得趋庭训。断机将儿诲。他年便做锦衣归。早难道身挂老莱衣。

休得与人争是非。从今学内去攻书。

龙逢浅水遭虾戏。凤入深林被鹊欺。

第二十六出劝勉

〔末上〕养子不教父之过。训导不严师之惰。前日周娘子送周瑞隆在此从学。因见他贫。故留在中吃些茶饭。不想我那丑驴。把他打駡去了。是何道理。不免叫他出来。训诲一番。丑驴那裏。〔丑上〕朝爲田舍郞。暮登田舍郞。将相田舍郞。男儿田舍郞。〔末〕怎么有许多郞。〔丑〕郞多好种田。〔科介末〕我且问你。周瑞隆爲何打了他囘去。〔丑〕他吃我的饭。读我的书。倒又来羞我。怎么教我不要打他。〔科介〕

【赏宫花】〔末〕文章敎尔曹。须当择友交。有人来就学。不肯好相交。只把私来比并。不思量惟有读书高。

【前腔】〔旦扯小生上〕不合闹炒。把君书院扰。〔见介〕大人。小儿不合伤犯令郞。念儿年幼小。有罪望相饶。〔末〕非干令郞之事。〔旦〕自是村童无礼义。非干富室小儿骄。〔丑小生相打介〕

【前腔】〔末〕你孩儿眞可敎。我那畜生。因怪他读书易晓。〔指丑介〕况又是爲人之道。尙兀自与他厮闹。是你欺他幼小。懒读书将他聒噪。你在学堂内。如何比富豪。朋友当择其善。如何鱼水不相交。

【前腔】〔旦〕主人。勤敎道。一会间打駡数遭。他那裏汪汪垂泪。犹兀自道他虚骄。〔丑小生科〕你多言聒噪。可知道与人争较。你在人门下。须当要做小。〔末〕莫敎令郞做小。〔旦〕若无渔父引。怎得见波涛。

〔末〕叫书童快请先生出来。〔外上〕白日莫閒过。靑春不再来。〔见介末〕先生。二子昨日爲何争闹起来。〔外〕昨日背书。周瑞隆背得出。令郞背不出。我着瑞隆羞了他一羞。就打将起来。〔末〕先生还该痛治他。〔外〕有处。我如今出一对。对得出的不打。对不出的就打。〔末〕丑驴过来。先生要出对。怎么好。〔丑〕爹爹。对是对不出。要打便打。〔末〕胡说。待我出一对。我出桃开。你对李长便了。先生。你出的对疑难。他们对不出。待我出一对罢了。桃开。〔小生〕李长。〔丑〕老人。〔外打介丑〕里长不打。倒打老人。〔末外〕

【生姜芽】他娘亲特地来。惮勤劳。从今学业须精造。听娘道。休要顽。休要搅。一时非礼相干冒。从今有过须当敎。〔合〕只愿他日上靑霄。功名皆赖天公造。

【前腔】〔旦小生〕从今望琢磨。谢甄陶。自怜无可爲师报。眞堪笑。得进身。别图报。封亲显祖添荣耀。一时纹变南山豹。〔合前〕

【尾声】閒是閒非休争闹。学堂中继晷与焚膏。努力攻书莫惮劳。

閒是閒非不足论。主人只合让三分。

试看满朝朱紫贵。纷纷尽是读书人。

〔外〕试期将近。周瑞隆可与丑驴同去赴考。〔末〕大娘子。一路盘费。都是我的。〔旦小生〕多谢了。〔下丑〕先生走来。〔外〕怎么。〔丑〕要我去赴考。取个老婆与我纔去。〔外对末介末〕小儿未曾成人。不讨与他。〔丑〕那裏有火。教我做人。〔下〕

第二十七出应试

【一翦梅】〔旦上〕月满孤房泪满衣。痛忆良人。屈丧天涯。黄沙骨冷梦难归。争奈贫。难敎孩儿。

贫力薄。勉以诗书教子。今当大比之年。欲着孩儿求取功名。不知他学问如何。不免叫他出来商议。瑞隆那裏。〔小生上〕

【前腔】寡妇孤儿共守贫。兀坐书斋。堕泪纷纷。黄昏独自掩柴门。我做孤儿。爹做孤魂。

〔见介旦〕孩儿。大比之年。你可上京求取功名。倘得一官半职。一则可以继周氏声。二则可以雪父母之耻。〔小生〕孩儿也只愿如此。问寝承颜。难效三牲之养。扇凉温暖。可报十月之恩。父死母孤。合当在侍奉。应举求名。又是显亲之道。爲此两难。如何是好。〔旦〕孩儿。三年一度。不可挫过。就此起程。〔末上〕大比因时举。鄕书以类升。有人在此么。〔见介小生〕原来社长公公。请进。〔见旦介旦〕公公。今到寒。有何话说。〔末〕老夫此来。别无他话。如今春试在迩。令郞有此才学。不去应举。更待何时。〔小生〕功名之事。非不要去。争奈母亲在堂孤独。囊橐萧然。以此两难。不敢远行。〔末〕何爲此小节。有误前程大事。老夫薄礼相赠。〔小生〕多谢公公。〔旦哭介末〕娘子。送子求名。乃是美事。何故啼哭。〔旦〕社长公公。你不知道。古人云。男子有行。则父送之。女子有行。则母送之。教子读书。送子求名。俱是他父亲之事。今日只有我在。不见他的父亲。不由我不伤感也。

【二郞神】愁无极。只爲送孩儿。不见亲爹在侧。曾送我儿夫遭配役。不想今日又送孩儿科场求取官职。儿去科场必有荣贵日。爹去后绝无信息。〔合〕离别泪把当年离恨提起重滴。

【前腔】〔小生〕卽日堂前拜别。促装往上国。娘在中。莫爲儿惨慼。儿去途中思娘越添悲忆。便做蟾宫折桂客。要荣我灵椿怎得。〔合前〕

【三段子】〔末〕劝君此行赴南宫。文场战敌。下笔有神。顷刻赋日华五色。若还果得文章力。谩自步蹑云梯路。管取荣登仙桂籍。

【归朝欢】〔小生〕孩儿去。孩儿去。自免叹息。怕光阴如梭过隙。〔旦〕若荣耀。若荣耀。早归驰驿。莫留恋花街柳陌。倚门望你身脱白。须作禹门惊雷客。莫比庸凡空点额。

【尾声】〔末〕此行稳作蟾宫客。休恋红楼颜色。〔旦〕早早囘归。休敎娘泪滴。

〔小生〕今朝拜别赴春闱。〔旦〕欲上靑霄未可期。

〔末〕若得锦衣归故里。〔衆〕果然端的是男儿。

第二十八出选场

第二十九出报捷

【剔银灯】〔旦上〕孩儿去京华。拜紫宸。一别后杳无音信。知他有着荷衣分。知他是依旧白身。思之敎人断魂。无由得音信到我门。

【前腔】〔末〕我当初原是个解人。周秀才不曾身殒。中途放他逃得命。都道他果作孤魂。如今他孩儿步云。特来报父子喜音。

解人张文是也。当初张敏与我银子。教我中途打死周羽。若打死了他。如今孩儿高中。必然报仇。我也难免。如今买下登科录。迳到他报喜。说出前因。有何不可。此间已是。不免迳入。〔见介旦〕押狱哥。多年不见。到此何干。〔末〕特来报喜。〔旦〕有甚么喜。〔末〕令郞高中第九名进士。除授吴县尹。请看登科录。〔旦〕果然孩儿中了。谢天谢地。〔末〕令郞是小喜。还有大喜。〔旦〕还有什么大喜。〔末〕娘子请猜一猜。〔旦〕

【倾盃序】闷积愁堆。恨经年寃苦。无由得解。见说孩儿乍登甲第。略展愁怀。闻伊贺喜。你说道这般喜事。使奴惊怪。更不知这桩喜事。还从那得来。

【前腔】〔末〕堪哀。你丈夫记当初配广南。是我亲押解。恨张敏不仁。与我钱财。要将伊夫壻打死天涯。感得神明托梦。放他脱离。免他灾害。若要寻亲。相见须到鄂州界。

【前腔】〔旦〕如今谢你们得放身。便死也相感戴。二十年来永绝音耗。每日忧怀。愁锁粧台。报道儿占大魁。我夫还在。担搁狼狈。大哥。你说这桩喜事。到添我一般哀。

〔末〕周先生在鄂州地方。令郞囘来。若要寻取。迳往他处便了。〔旦〕小儿囘来。登门相谢。

〔旦〕定将恩怨说孩儿。你是恩人我怎知。

敎子喜登黄甲第。寻亲须到鄂州岐。〔末下小生衆上〕 【似娘儿】平地一声雷。桃浪暖已化龙鱼。曲江赐罢琼林宴。宫花帽簇。天香袍染。高步云梯。

一子受皇恩。全食天禄。下官承母命赴试。且喜一举成名。蒙圣恩除授平江路吴县县尹之职。囘请取母亲。一同赴任。此间已是自门首。左右迴避。〔衆下见介〕母亲请上。待孩儿拜见。〔旦〕你且不要拜我。先去拜你的父亲。〔小生〕母亲差矣。孩儿在娘怀抱。就没了父亲。如今那裏去寻父亲。〔旦〕我只道是孝顺之子。原来是忤逆之儿。兀的不气杀我也。〔小生〕

【入破】衣锦还鄕里。谁不生欢喜。我娘亲缘何番成一段愁緖。欲问还疑。未审孩儿有何罪。望娘恕责罚。从娘命。儿不敢违。〔旦〕你怎知。我吃尽万千狼狈。不因你我也丧沟渠。肯受他人禁持。〔小生〕料想我爹行。必受何人寃屈。我是个不孝儿。长养成人。兀自不知娘的就裏。〔旦〕爲筑河堤。无钱使用。吿求张敏借钱使。谁知他虚塡了空头文契。把他人杀死。诬吿你爹做杀人重罪。他计嘱官司。把你爹屈招认罪。后来逼我强婚不从。只因你在娘身。已无可推辞。只得把花容剖破。方得两分离。只这刀痕。是你娘伤心痛处。

【滚】〔小生〕听说痛言。听说痛言。使儿心碎。二十载。娘受苦。儿不闻。逆天罪大恨张敏不仁。恨张敏不仁。把我爹娘谋计。这奸贼誓不同天。难容在世。拚弃了官。拚弃了官。纵杀他。只准复雠罪。〔旦〕孩儿。杀了人要做囚犯。〔小生〕宁做重囚宁做重囚。不杀他被人笑好羞耻。〔旦〕休得差池。休得差池。爹陷他鄕里。不去寻亲。在此閒争甚的。〔小生〕母亲。孩儿此事。必定要报仇。〔旦〕若去报仇。若去报仇。必落囚牢裏。儿遭罪。娘思忆。爹不归。一裏都荒废。〔小生〕不审爹行。不审爹行。灾祸如何脱离。目今流落何方。还是甚处。〔旦〕解人张文说。押解你爹爹去时。神祠裏。感梦相怜。放他脱离。〔小生〕要寻父亲。到那裏去寻。〔旦〕你若去寻亲。若去寻亲。只在鄂州界裏寻端的。目今便作行计。又添我别离泪垂。

〔小生〕孩儿怎敢不去。二十年没了父亲。今日见说爹在他鄕。孩儿千欢万喜。岂不闻朱寿昌之事乎。幼年失了母亲。后来长成。弃官寻母。访于西川相会。朝廷以爲盛事。只不知爹爹怎生模样。望母亲说与孩儿知道。〔旦〕

【金落索】说起眞可怜。那有孩儿不识亲爹面。自别后二十年。略略彷些仪容。说与孩儿看。身材小更短。瘦容颜。白淨脸微鬚。一双淸秀眼。他平昔在呵。宽衣博带。做个儒生扮。只怕流落他鄕不似前。堪怜。念爹行不在。孩儿不识。使娘难言。

【宜春令】〔小生〕爹容貌。儿一般。得相逢在途路间。若还认得。怎生拆散。只愁他寄迹深院。何由得寻觅方便。傥得见。如何说得许多根缘。

【梧桐树】〔旦〕怕他栖身在店肆间。怕他寄迹在谁门馆。怕他酒肆茶坊。寺院和宫观。我那儿。你逢人下礼。先访问周维翰。说道边配邕州身幸免。说临别妻子方怀孕。说离了鄕二十年。终须见。只愁你囊无挑药。那取盘缠。

【宜春令】〔小生〕盘缠事。说又难。说将来恐娘心痛酸。程途路上。自能干办。〔旦〕把什么做盘缠。〔小生〕行医卖卜寻觅。〔旦〕行医卖卜。阻了路程。〔小生〕参官贵也须缉探。〔旦〕终不然去求吿人。〔小生〕孩儿刺血写经爲念。

【梧桐树】〔旦〕养你二十年。谁把你相轻贱。今日把身体伤残。怎不敎娘怨。毁伤身己。使娘痛难言。一点血流。使娘一点泪涟。不将手指刺破在人前吿。怎能勾骨肉团圆一处欢。天怜念。恁娘留恋。儿莫留连。

【宜春令】〔小生〕辞亲去。怎敢延。辨行程。把衣装改换。儿今去也。劝娘休念。途中邂逅相逢。知爹是恁般丰范。望娘亲将何凭据。与爹一观。

〔旦〕你也说得是。我写一封与你去。

【一封书】妻郭氏。寸笺上达儿夫周解元。从别后。苦万千。张敏不仁难尽言。今喜孩儿得中选。弃职寻亲到海边。见鸾笺。莫留连。及早囘来雪大寃。

【罗帐裏坐】从他别后。心事万千。我欲尽写。那取长笺。略略写些大纲。敎他放下心宽。欲将两字报平安。等不得封皮泪乾。

【前腔】〔小生〕儿今拜别。辞娘去远。急忙便走。自觉步履不前。〔旦〕我儿去了。如何又转来。〔小生〕欲言心事。敎我珠泪涟涟。〔旦〕有何心事。〔小生〕未审爹爹几时还。谁把我娘亲看管。

【前腔】〔旦〕我辛勤惯历。吃尽万千。你若挂心。怎得爹见。与我仔细遍寻。莫惮长远。直须寻见父方还。莫爲娘行便转。

【前腔】〔小生〕今日儿去。愁怀万千。有人问起孩儿。只说孩儿赴任之官。〔旦〕爲何。〔小生〕恐张贼子又逞凶顽。若还中路稍迟延。只恐孩儿不免。

【尾声】伤心只得强分散。两下裏悬悬望眼。何日母子夫妻一处欢。

【哭相思】〔旦〕莫爲娘行便转归。〔小生〕劝娘宽取莫思儿。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远别共生离。〔小生下〕

【前腔】〔旦〕儿去也泪双垂。儿行千里母心随。敎娘望断南来雁。一日思儿十二时。〔下〕

第三十出遇恩

【西地锦】〔生上〕天恩大佈均瞻仰。喜一身幸脱罗网。

彩凤朝啣五色书。阳春忽佈网罗除。已将心变寒灰后。岂料光生腐草馀。思故里。意踌蹰。咫尺天涯音信稀。可怜收录恩难报。刻骨铭心不敢违。小生幸遇天恩。欲囘故里。不免请李员外出来。拜辞而去。言之未已。员外早到。〔外上〕几载相看胜嫡亲。笑谈诗酒乐晨昏。今朝又向阳关别。唱彻骊驹不忍闻。〔见介生〕多蒙大恩。感之不尽。得遇恩宥。欲归故鄕。〔外〕你要囘去。敢是下有慢先生。故此思归。〔生〕恩深难报。何出此言。〔外〕先生一向在此。情投契合。正好盘桓。意欲屈留几日。争奈你离日久。故此不敢强留。〔生〕小生有拙词一帖。名曰台卿集。送与员外。留爲后会表照。〔外〕多谢佳章。我有白金十两。奉爲路费。〔生〕重承厚赐。何以克当。

【锦堂月】命蹇时乖。萍踪梗迹。多蒙大恩提携。此身生还。没齿怎忘恩义。便待要结草啣环。更未卜何时重会。〔合〕分别去。冷落书斋。朝夕与谁相对。

【前腔】〔外〕应知。数载蜗居。相看淡薄。斯文彼此相会。契合情投。临岐怎忍分袂。但愿你早到园。亲骨肉仍同欢会。〔合前〕

【侥侥令】〔生〕恩多难撇漾。欲去意迟迟。只恐水远山遥难相会。欲报这深恩知甚日。

【尾声】萧萧行李西风裏。西出阳关无故知。如遇鳞鸿寄便书。

此别恨绵绵。恩多难尽言。

不辞千里远。保重到园。

第三十一出血书

【缕缕金】〔小生上〕蒙娘命。去寻亲。奔波涉远水。好艰辛。来到鄂州界。人烟相近。向人前刺血写经文。慇懃问缘因。慇懃问缘因。

周瑞隆承母命来寻父亲。此处已是鄂州界上。人烟凑集。不免上前刺血写经。

【抛诵子】刺血写经结良因。七轴莲花字字新。身体髮肤受父母。毁伤身己爲寻亲。〔合〕南无佛。阿弥陀佛。

〔外〕宾客不来门户俗。诗书不教子孙愚。呀。道人着地而坐。你在此怎么。〔小生〕小道刺血写经的。〔外〕刺一字要几文钱。〔小生〕

【前腔】休言一字値千金。刺血写经有来因。父母在堂不恭敬。何用灵山见世尊。

〔合前外〕你住在何处。〔小生〕

【前腔】小道住本河南。涉水登山有万千。刺血写经心自苦。寻亲到此万般难。〔合前〕

【香柳娘】〔外〕你刺血写经。刺血写经。欢喜敬承三宝。缘何未写先有恓惶貌。看出人做作。看出人做作。只合散诞与逍遥。这般哭号陶。若惜疼怕痛。若惜疼怕痛。别作生涯计较。何须苦恼。

我且问你。爲何不曾刺破。先啼哭起来。〔小生〕小子不是刺血写经的。只爲寻父亲不见。将此做行头。〔外〕你父亲那府人氏。〔小生〕

【前腔】开封府住居。开封府住居。〔外〕你父亲离几时了。〔小生〕离二十年了。〔外〕姓甚名谁。〔小生〕周羽姓名。维翰是表。〔外〕爲甚事到此。〔小生〕被人陷害。被人陷害。母亲泣别时。我小子呵。七个月娘怀裏。〔外〕后来怎么。〔小生〕别后生下小子呵。敎读书应举。敎读书应举。弃官寻父亲。都是母亲敎道。

〔外〕敢问门下尊讳。〔小生〕学生周瑞隆。今科得中第九名进士。〔外〕原来是位大人。失敬了。你令尊周维翰。在我二十馀年。今遇天恩大赦。辞别老夫囘去了。早来得一两日。也得相见。〔小生〕旣然如此。待我赶上去。〔外〕休要急性。你是他背生之子。路上相逢。皆不认得。留一本台卿集。是令尊赐我的。今送与你。沿途看去。有人认此诗。这就是你父亲了。〔小生〕多谢了。大恩人请上拜谢。

【淸江引】严父在府。谢你週全不小。粉骨碎身恩难报。不因渔父引。怎得见波涛。〔合〕寻亲见了。骨肉团圆欢笑。

【前腔】〔外〕令尊在此留诗稿。离寒不久休焦燥。你弃官寻父亲。怜伊受劬劳。〔合前〕

伊父飘零二十年。荷蒙收录得週全。

分明指与平川路。莫把忠言作恶言。

第三十二出相逢

【缕缕金】〔生上〕鄕远。路途贫。多行十数里。不觉又黄昏。鼓角声悲咽断柴门。此间投一宿。奔前程。途中寂寞暗消魂。寂寞暗消魂。

江静潮初落。林昏障未开。暗香浮动处。应是陇头梅。天色已晚。此间借宿一宵。明日早行。店主人有么。〔丑〕门庭洒扫绝埃尘。月色风光照四隣。门外大书天下馆。中安歇四方人。那个。〔生〕我是投宿的。〔丑〕来晚了。没有房子。〔生〕年老行不上。以此晚了。〔丑〕还有什么人。〔生〕单身又无行李。但得一席之地。便可安身。〔丑〕裏边有一间书房。你且进来睡了罢。〔下生〕多谢。正是一觉放开心地稳。梦魂从此到阳台。〔睡介小生上〕

【前腔】心悒怏。好艰辛。孤村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此间一宿店。投奔好安身。思亲囘首望孤云。囘首望孤云。

叠叠遥山望白云。疎疎微雨弄黄昏。松声更带溪声急。不是离人也断魂。自来到鄂州界。得遇李员外。说我父亲囘去了。赶上来多行几步路。不觉天晚不免此间借宿一宵。店主人有么。〔丑上〕谁人。〔小生〕是借宿的。〔丑〕来迟了。没有所在。〔小生〕单身又无行李。但得一席之地。便可安身。〔丑〕裏面书房裏。有一个老客长。你与他同睡何如。〔小生〕多谢。店主人有火借些。〔丑〕有。正是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下小生〕三冬客旅叹悲辛。抱膝灯前影伴身。暗想中人夜坐。沉吟忆着远行人。蒙李员外与我一本台卿集。乃是我爹爹所作。天呵。周瑞隆收得父亲诗一本。带得母亲书一封。只见二亲笔迹。不见二亲之面。好伤感人也。

【驻马听】梗迹蓬飘。跋踄山川岂惮劳。只爲寻亲到此。母亲悬望。目断魂消。恓惶两字在怀抱。不眠愁对孤灯照。谁与我伴寂寥。惟有随身瘦影。与我不相抛。

我心上有事。睡不着。他心上无事。这等好睡。

【前腔】意逸心骄。熟睡鼾齁无事老。他那裏安然寝睡。高枕无忧。其乐滔滔事不关心。一任自淸高。关心者乱添烦恼。一般爲客在今宵。如何两般烦恼。敎我痛不了。

〔生〕这人不达时务。行路辛苦。图觉好睡。只管絮絮叨叨。岂不闻食不语。寝不言。〔小生〕是。小生不是了。〔生〕不是你不是。倒是我不是。〔小生〕好没来由。他自睡。我自睡。被他抢白了这一场。也不要怪他。这是我命该如此。李员外与我台卿集。连日在路不曾看得。今晚灯前展开看一看。〔念介〕几载藏名鬻饼。半生逃死客天涯。当时不遇孙宾石。应对东风怨落花。这是东汉赵岐的故事。被他人陷害。逃于北海。幸得孙宾石收录。我父亲得李员外收录。感此意。作此诗。

【前腔】写怨挥毫。不是逢人作解嘲。似孔明吟梁甫。赵岐危迍。屈子作离骚。二十年离恨可知道。笔端写不尽凄凉调。好笑我母亲。周瑞隆十二十三。不省人事。十五十六。也知人事。那时不教我寻父亲。今日叫我寻。却不迟了。情况最难熬。早一日寻亲见了。免得受煎熬。

更深夜静。神思困倦。不免睡了罢。正是蝴蝶梦中万里。杜鹃枝上月三更。〔睡介生〕正是愁人莫与愁人说。说与愁人展转愁。我正睡之间。听得小客语言。好似河南人声音。又说什么台卿集。这是我做来送与李员外的。如何到在他手裏。他如今睡了。待我起来看一看。〔看惊介〕

【忒忒令】这诗集是我亲手做来。不审他缘何收在。且住。若是李员外中之人。一个个都是我认得的。且待我将灯照看。是那一个。呀。觑着他庞儿俊。似我妻厮类。试将他语言猜。他丰范似开封府。这因由怎解。

【前腔】〔小生醒介〕你爲人眞个好呆。不肯睡只管惊怪。有何事将人■〈牙上心下〉怼。你起初可不道来。却不道食不言。寝不语。将人好梦惊囘。

〔生〕小客长休怪。方纔我听得你言语。好似我河南开封府声音。以此冒犯。〔小生〕小生正是开封府人。〔生〕老夫也是开封府人。正是鄕人遇鄕人。〔小生〕不觉也动情。老客长。请坐过来讲一讲。〔生〕我如今要囘去。不知小客长何往。〔小生〕也要囘。〔生〕旣然如此。做一个伴儿同行。〔小生〕长者高姓。〔生〕

【园林好】念我是周羽秀才。〔小生〕中有什么人。〔生〕妻郭氏临别怀胎。〔小生〕贵表。〔生〕表字维翰相代。〔小生〕离几时了。〔生〕离有二十载。离有二十载。

【前腔】〔小生〕听原因令人可哀。呀。你是我的爹爹了。〔生〕我没有孩儿。你不要认差了。〔小生〕我是背生儿。逆天罪大。〔生〕你旣是我背生儿。叫什么名字。〔小生〕叫周瑞隆。〔生〕原来果然是我孩儿。我那儿。〔抱哭介小生〕二十年敎爹爹飘败。不厮见。泪盈腮。相见后。喜盈腮。

【江儿水】〔生〕忆昔当年别。方纔在母怀。如今已有二十载。儿今成人身长大。但你爹娘两下愁无奈。我幸遇恩人相待。想你娘亲。必受十分狼狈。

【前腔】〔小生〕爹陷他鄕外。娘亲受苦哉。只因张敏厮禁害。〔生〕张敏无状。你母亲立志何如。〔小生〕要保全孩儿甘宁耐。〔生〕怎么绝得那寃之念。〔小生〕把花容割破。方得他心改。〔生〕割破了面皮。好苦恼。曾教你读书么。〔小生〕敎子读书登第。〔生〕你登第了。谢天地。〔小生〕弃职寻亲。万里特来南海。

【五供养】〔生〕儿今大魁。懊恨你爹身流落天涯。只愁你娘做了别人妇。爹做死尸骸。谁想道守节妇敎子成大才。背生儿寻父临边界。〔合〕提起当年事愁满怀。骨肉相逢。喜中变哀。

【前腔】〔小生〕我无钱欠财。刺血写经。走遍天涯。天怜儿受苦。寻见父亲来。爹须见儿心眼开。娘凝望儿愁无奈。〔合前〕

【川拨棹】〔生〕弹珠泪。我孩儿眞孝哉。若非你刺血写经。若非你刺血写经。父子们何由再会。苦娘亲。怎佈摆。苦娘亲。怎佈摆。

【前腔】〔小生〕娘也应知爹貌改。〔生〕把什么爲凭揣在怀。〔小生〕乍见爹欢喜颜开。乍见爹欢喜颜开。顿忘了娘书在怀。旧啼痕。方展开。新泪痕。滴下来。

【临江仙】二十年前多少事。离愁别恨休论。将书寻父我儿身。痛怜亲骨肉。重返旧门。

〔丑上〕自不整衣毛。何须夜夜号。你二人絮絮叨叨一晚。搅得各房都睡不着。是何道理。〔生〕店主人。实不相瞒。这是我背生儿。二十年不曾相见。今日偶在宝店相逢。不觉伤感。爲此惊动了列位。〔丑〕天下欢娱。不及父子相会。今在我店中相逢。岂非异事。恭喜。恭喜。〔生〕些须房金请收下。〔丑〕多谢。多谢。〔生〕店主人。我且动问。你鄂州界上李员外。你可认得么。〔丑〕我这裏店房都是他的。怎么不晓得。〔生〕原来如此。学生有一本书。烦店主人寄去。说道周维翰父子在店相会。千万与我多多致意李员外。〔丑〕当得。当得。

百梦不如书一封。百书怎比一相逢。

今朝賸把银缸照。犹恐相逢似梦中。

第三十三出惩恶

【水底鱼儿】〔末上〕开设茶坊。声名满四方。煎茶得法。非咱胡调谎。官员来往。招接日夜忙。卢仝陆羽。也来此处尝。也来此处尝。

生居柳市。业在茶坊。器皿精奇。铺排洒落。招接的都是十洲三岛客。应付的俱是四海五湖宾。来千去万。耳边厢听了多少淸谈。小心奉承。眼面上顿成几多欢喜。眞个是风流茶博士。潇洒酒人。恐有吃茶的来。不免在此伺候。〔外上〕

【夜行船】日永黄堂无外事。潜踪迹暗察民情。白叟休猜。黄童莫覩。违者断无轻恕。

山城无事早休衙。閒逐东风看落花。行处莫教高喝道。恐惊林外野人。下官范仲淹是也。本随朝宝谟阁侍制。蒙圣恩除授河南开封府尹。廉知河南一郡。俗恶民顽。倚强凌弱。恃富欺贫。我如今扮作客商。改换衣装。閒行市井之中。访察民间之事。此间一所茶坊。不免裏面一坐。茶博士那裏。〔末〕客官可是吃茶的。〔外〕你有什么好茶。拿来吃。〔末〕有茶在此。〔外〕此茶从何而来。〔末〕

【好姐姐】此茶十分细美。看烹来过如陆羽。一泉二泉。试尝君自知。休轻觑。路逢侠客须呈剑。不是才人不献诗。

【前腔】〔外〕此茶风生两腋。要乘此淸风归去。三锺四锺。非吾苦要吃。只愁取。苍生命堕巓崖裏。地位淸高总不知。

【前腔】〔淨上丑随〕我们薰薰醉归。〔丑〕员外。许多相公在此送。〔淨〕请了。多谢得诸公陪侍。到茶坊坐地。好茶吃几杯。〔末〕茶博士接员外。〔丑〕起去。〔淨〕茶博士。好茶且请张员外。醉倒王公旧酒垆。

〔末推外介〕快起来。张员外来了。走过。走过。〔淨〕这是什么人。〔末〕是远方买茶吃的。〔淨〕怎么见我也不迴避。〔末〕远方人不晓得员外的。〔淨〕旣是不晓得的。你何不与他说。可打这厮。〔末〕员外请茶。〔淨〕这茶不中吃。拿去。可恶。〔末〕小的本钱欠少。〔淨〕宋淸。他旧年领我多少银子。〔丑〕领十个。还了二十个了。〔淨〕宋淸。再与他十个。〔末〕利钱望员外饶些。〔淨〕饶你些。只还一十五个。明日来领。不来领要打。〔末〕晓得。〔淨〕走不动了。取轿来。〔外走介淨〕你这狗才。我起初饶了你。怎么转来又捱我一捱。你来讨死。宋淸。与我锁了。你不认得我张老爷。本府知府范仲淹。也让我一马头。〔外〕范仲淹。你也认得。〔淨〕前日在京中与我求玉带。我就送两三条与他。他只是这一两日到任。我着人去接他去了。你若无礼。取个帖子。送到府裏。摆佈你。〔外〕怎么摆佈我。〔丑〕你不晓我火牢也有。水牢也有。张千惯会使计。那宋淸惯会杀人。你若无礼。我就杀了你。〔外〕淸天白日。难道杀人。〔丑〕希罕杀你一个。我也曾杀几个人过。我怕那个。拿他去。〔外〕我是斯文人。拿我去怎么。〔淨〕旣是斯文人。饶他去罢。〔末〕茶博士送员外。〔丑〕去。〔淨丑衆下外〕茶博士。他是那一部的员外。〔末〕不是中进士的员外。当地土豪。称爲员外。〔外〕怎么这等强横。你将他平日事情。说与我知道。〔末〕小人不敢说。倘他知道。小的身就难保了。〔外〕不妨。你且说来。〔末〕

【孝顺歌】张员外。太不仁。私巨万。把人併呑。〔外〕怎么不与他争论。〔末〕有钱可通神。谁敢与他相争论。若有冒犯他的。拿到官府去。有甚么十分打紧。〔外〕你爲何这等怕他。〔末〕量我小小茶坊。怎不容忍。多少人。被他陷作齑粉。〔外〕他的勾当。可细说来。〔末〕若说他做作。敎君不忍闻。〔外〕但说不妨。〔末〕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外〕你这裏有什么人被他害了。

【前腔】〔末〕有个周维翰。最贫。官差做夫身受窘。他有妻。貌娉婷。无钱去吿张敏。那张生喜欣。〔外〕敢是多要他些利钱。〔末〕将一纸文契去。把实契虚塡。索钱甚紧。〔外〕可曾还他。〔末〕无可偿还。要他妻儿折准。〔外〕那妇人从也不从。〔末〕他守节不允情。又使机谋害人命。

〔外〕又是那个吃他害了。〔末〕

【前腔】他一朝怒生嗔。把黄德枉杀身。把那尸首呵。抬在周后门。诬吿官司。屈敎他认。〔外〕那周羽怎么了。〔末〕把他边配邕州。做了无主孤魂。休泄漏这段情。咱和你。不安稳。

〔外〕想是要营搆他妻子。故下这般毒手。〔末〕

【前腔】要他妻子强逼婚。那佳人抵死不肯允。一朝把花容割破做疮痕。方得离分。他有个背生孩儿。生得十分聪俊。〔外〕孩儿怎么不与父亲报仇。〔末〕方纔及第囘来。那佳人敎子寻亲。

〔外〕周羽去几年了。

【前腔】〔末〕去了二十载没信音。人来报说周羽存。若得苍天怜悯。令他见父亲。说起伤情。〔外〕当初怎么不吿。〔末〕那有廉吏淸官。断雪寃恨。〔外〕他做这样歹事。再有何人被害。〔末〕说不尽爲富不仁。

〔外〕多谢茶。三钱银子在此。〔末〕多谢了。

〔外〕此人如果太奸豪。天网恢恢岂可逃。

〔末〕不如闭口深藏舌。到底安身处处牢。

〔末下外弔场〕有名岂在镌顽石。路上行人口似碑。开封府封丘县有此等顽民。下官怎么不惩治他。叫左右拿公服。到公馆去。〔末衆拿袍带上介开门介外〕叫地方。〔丑见介外〕我问你。地方上有个张敏么。〔丑〕有。〔外〕他平日有什么恶迹。从实说来。不可稳瞒。〔丑〕他倚恃土官名分。虚塡巧取人财。飢荒穀米价高抬。私置牢狱杻械。强佔良人妻女。故杀人命堪哀。把持官府也忒该。爷爷拿下与万民除害。〔外〕叫左右。与我快拿来。〔末应介朝内叫介〕张员外在么。〔内〕是谁。〔末〕本府范爷请。〔淨上〕来了。叫宋淸快牵羊担酒。去贺太爷。叫张千送帖子。〔末〕禀老爷。张敏正来贺老爷。〔外〕他进来之时。把大门闭了。着他低头进来见我。〔末〕员外。禀过太爷了。着你低头进去相见。〔淨〕作怪。每常太守待我出来迎接。这个太守教我低头进来。待我进去。张敏拜贺老爷。〔外〕咄。抬起头来。〔淨〕不敢。呀。就是茶坊裏见过的。〔外〕叫左右剥了他的衣服。〔淨科外〕你是什么人。敢戴大帽。〔淨〕遮阴而已。〔外〕你怎么轿马出入。〔淨〕代步而已。〔外〕你怎么重簷滴水房子。〔淨〕门面而已。〔外〕你怎么私置牢狱。〔淨〕禁治而已。〔外〕你怎么强佔人妻。〔淨〕高兴而已。〔外〕你日日鸣锣击鼓。〔淨〕作乐而已。〔外〕你怎么私剥耕牛。〔淨〕当小菜而已。〔外〕我且问你。二十年前。故杀隣人黄德保正。诬陷周羽。可是实情么。〔淨〕这些小事。已经大赦。也问我不得了。〔外〕这厮还要调嘴。人命大事。十恶不赦。好好快供上来。〔淨〕

【普天乐】供状人。名张敏。年四十。图庆。自不合强佔民田。高抬米价。又不合逼人女子婚配。私置牢狱将人禁。是此供招。并无一字虚认。

〔外〕他的妻子。怎么不拿来。〔末〕出去了。〔外〕这也罢了。把张敏私给散与被害之人。把张敏上了枷。待我中奏朝廷。候旨发落。

【五马江儿水】天网疎而不漏。张敏这厮呵。你爲人太不悛。从前作过。赦后结寃。万剐凌迟谁见怜。〔合〕休想再生还。押配邕州路远。如履深渊。

【前腔】〔淨〕自小生来豪杰。中颇有钱。谁想今朝受罪。多与盘缠。好酒请咱吃几碗。〔合前〕

张敏爲人毒太多。天网恢恢怎恕他。

嫩草怕霜霜怕日。恶人自有恶人磨。

第三十四出完聚

【破阵子】〔旦上〕几载离夫别子。终朝少喜多忧。爲怕愁来眉不扫。却被愁来白了头。凝眸两泪流。

受屈飘零海角。寻亲应到天涯。此行见否事如赊。独守谁怜孤寡。空把柴门倚徧。黄昏数尽归鸦。敢因反哺不还。游子未归膝下。奴教子寻亲。离半年。并无音信囘来。知我孩儿安否若何。知我丈夫存亡如何。教奴睡寝不宁。昨夜灯花结蕊。今朝喜鹊声喧。不知喜从何来。

【剔银灯】灵鹊噪。何喜可报。莫不是爹儿归早。牛郞织女伊通报。一岁裏一度河桥。听噪一声声渐高。有何事卽忙便到。

【挂眞儿】〔生小生上〕跋踄山川知几许。今朝喜见故园桃李。

此间已是自门首。孩儿你先进去。〔小生见旦介〕孩儿囘来了。〔小生〕爹爹在外面。〔生旦见哭介〕

【哭相思】谁料今朝重厮见。似珠还合浦镜重圆。

〔生〕自别鄕二十年。脱离灾难荷天怜。〔旦〕今朝喜得重相见。〔小生〕满捧明香拜谢天。〔生〕深亏娘子守节。教子成名。感激不尽。〔旦〕想起当年分别。只道夫妻没有相见之日。今朝又得团圆。一犹如再生。〔小生〕爹爹母亲请坐。待孩儿拜见。〔生旦〕行路辛苦。不须拜罢。〔小生〕

【刮鼓令】儿不孝有罪。叹当初在娘怀抱裏。恨杀仇人张敏。起谋心将恶计施。严父配边隅。逼勒母亲偕伉俪。要全节义损芳姿。无主。囊又虚。朝思暮想锁双眉。今日裏重再会。一门裏喜无虞。

【前腔】〔生〕思昔日困危。被官差去筑堤。只爲无钱支应。将空约张去吿取。因见我娇妻。谁知从此起祸危。虚塡钱数恣非爲。杀人命。诬陷取。官司不辨是和非。屈招罪。远配离。今朝喜得返鄕闾。

【太平令】〔末上〕奉奏丹墀。节孝情词已备知。都堂勑令临边地。办香案。秉威仪。

【前腔】〔生〕本寒微。受禄无功空自愧。多蒙保奏承恩庇。劳使臣。到寒居。

〔末〕圣旨已到。跪听宣读。皇帝诏曰。朕惟教化者。刑政之本。刑政者。辅治之基。今有河南开封府知府范仲淹。奏闻吴县知县周瑞隆。有母郭氏。早相夫而同受甘苦。夫遭陷而奋不顾身。势逼临危。毁容以全节。课书教子。弃职而寻亲。同归故里。能复父仇。此人情所难。朕实嘉焉。张敏怀狼虎之心。合当处斩。已经赦宥。远配万里爲民。周瑞隆陞苏州府知府。父周羽封封丘县尹。母郭氏封贞洁宜人。各加褒异。以厉风俗。仍赐冠带。以荣终身。毋负朕意。望阙谢恩。〔生旦小生〕万岁。天使大人请坐。待茶。〔末〕不劳。〔下衆合〕

【大环着】感慈亲敎子。感慈亲敎子。跋踄山川远寻取。千辛万苦皆经历。刺血写因依。去鄂州界裏。感得恩人与父台卿集。偶来旅邸。父子相逢。一旦眞奇异。喜重相会。从今暮乐朝欢。休把良辰费。爲富不仁。今已遭边配。方遂吾心意。

【尾声】一还一报君须记。古往今来放过谁。贤者贤来愚者愚。

寻亲记终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