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作 者 简 介
车站
当代西方艺术往何处去?
戴晴、朱镕基谈高行健获诺贝尔文学奖
读王蒙的《杂色》

高行健获奖后接受台湾《联合报》专访
关于《绝对信号》艺术构思的对话
文学与玄学——关于《灵山》
高行健获奖后接受法国《世界报》专访
高行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
高行健画作
绝对信号
流亡早在中国时就开始了
灵山 1-8
灵山 9-16
灵山 17-24
灵山 25-32
灵山 33-40
灵山 41-48
灵山 49-56
灵山 57-64
灵山 65-72
灵山 73-80
我的创作观
文学的理由
我与宗教的因缘
我主张一种冷的文学
戏剧:揉合西方与中国的尝试

《一个人的圣经》跋
一个人的圣经 1-6
一个人的圣经 7-11
一个人的圣经 12-16
一个人的圣经 17-22
一个人的圣经 23-28
一个人的圣经 29-35
一个人的圣经 36-42
一个人的圣经 43-49
一个人的圣经 50-55
一个人的圣经 56-61
高行健译诗一首
有只鸽子叫红唇儿 1
有只鸽子叫红唇儿 2
有只鸽子叫红唇儿 3
有只鸽子叫红唇儿 4
有只鸽子叫红唇儿 5
有只鸽子叫红唇儿 6